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提前下班回家,却听见女人的声音,推开门看到那一幕我沉默了

超好看文学网2018-08-10 12:02:35

看超好看小说,让自己活得更温暖


   今天公司加班,陌南秧下班的时间比以往稍晚了一些,她有些慌张的开车去超市买    菜,想着今天难得陆明翰会回家吃饭,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高兴的。


这几个月和他相处的一直很和平,说不定吃完饭他会留下来过夜……陌南秧心里七上八下的想着,忍不住又多买了一条陆明翰喜欢吃的鱼,想着回去做他最爱吃的糖醋鱼。

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刚打开门,便听到屋里传来女人的声音。

陌南秧手上掂着的整整两大袋子菜,一下子,全落到了地上。

重力带来的过强的冲击,让原本禁锢在塑料袋里的菜色洒落了一地,那条已经被开膛破肚的鱼,染了地板一地的血色。

可是,比这血色更让人心寒的,是地上零零散散被丢得满客厅,满走廊都是的衣物。

陌南秧的脸色,变得煞白,她似乎有些站不稳一般,向后退了一步,双手颤抖着,扶住了门口的鞋柜,这才让自己站稳一些。

这不是陆明翰第一次出轨了。

从他们结婚以来,整整三年,陆明翰没有碰过她一根手指头,一周只回家一次,而那唯一的一次,不是带着小三儿公然羞辱她,就是冷言冷语拿当年的事折磨她。

——他见不得她好过。

但是上两周,他对她的态度稍稍变化了些,虽然依旧没有给她好脸色,但是好歹不再恶言恶语。

她以为熬了这么些年,总算是熬到了头,陆明翰终于愿意把那段往事搁浅,跟她好好过日子了。

却没想到,原来酝酿良久,是为了今天这致命一击!

屋里的人好像听到了她屋外的动静,片刻后,她的老公陆明翰带着今日的绯闻女主从屋里出来了。

这小三儿陌南秧是认识的——陆明翰上个月推荐到陌南秧手下的模特,叫沈莱茵,一个月前还拉着陌南秧的胳膊“南姐”长“南姐”短的叫着,这么快,就跑到她家了。

他绝对是故意的。

“陆明翰,我不管你在外面跟人如何乱来,但是我似乎说过,你不能把人带到家里来。”

颤抖着,咬着牙,陌南秧一字一顿的开口道。

她胸口好像被压上了一块巨石一般无比堵塞,眼圈有些泛红,但是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面对她的咬牙切齿,陆明翰只是阴冷的瞥了她一眼,然后便不再理睬她,反倒低下头,对挽着他胳膊的沈莱茵浅笑道:“明天你就搬进来吧,搬来主卧。”

陌南秧的身形又是一僵。

搬……搬进来?他什么意思?自己还在,他就要让小三登堂入室?居然还搬进主卧!

“陆明翰,你不要欺人太甚。”一忍再忍,陌南秧实在是无法再忍下去了。

自结婚以来,他在外花边消息就没有断过,绯闻女友一抓一大把。

可这些,她都忍了,他恨她,她知道,如果这样的报复能让他心中对她的恨意少一些,她就咬牙当做没看见,沉默着承受他肆意给的伤害。

但凡事都有个底线。

她的底线就是:不能把人带回家。

这是她唯一的要求!

这是她的家,是她和他的家!尽管陆明翰不承认,她也是他的合法妻子。

如果连他们的家都被陆明翰搞得乌烟瘴气,她真的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要如何过下去了。

可如今倒好,他们高高在上的对她宣布,今日起,主卧不归她住了,该归小三儿了。

要她如何能忍?

“欺人太甚?”陆明翰终于愿意施舍给她一个眼神了,那眼神里,却满是恶毒。

他上前一把抓住了陌南秧的下巴,五指用力,在她苍白的脸上捏出五道血红的印子:“陌南秧,你有脸说我欺人太甚吗?”

下巴被陆明翰死死的按着,陌南秧想低头,却是低不下,陆明翰强迫她直视着他的眼睛:“你设计害死南柯的时候,怎么不想一想,自己是不是欺人太甚了?”

听到“南柯”两个字的时候,陌南秧再也坚持不住了,眼泪顺着眼角潸然而下。

“南柯……哎呀,那不是南姐您的亲妹妹吗?”沈莱茵佯装惶恐的捂住嘴巴,在一旁煽风点火:“天啊,南姐您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儿呢?血浓于水啊。”

陌南秧像是瞬间被人抽去了所有的力气,她张张泛白的唇,哆嗦着想要解释些什么:“不……不是的……那是一场意外。”

“啪!”

陆明翰却懒得听她任何的解释,不带她说完,就一巴掌扇到了她的脸上。

那一巴掌是极其用力的,虚弱的陌南秧失了重心,顺着那巴掌的力道,被生生甩到了一遍,后背撞到了桌子上。

后背传来刺痛的感觉,应该是撞到桌子角了,然而她只是闷声哼了一声,咬牙忍着那钻心的疼痛。

伤人者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怜悯,陆明翰的语气甚至是十分愤怒的:“意外?南柯的命在你眼里就是随随便便一场意外就能抹过去的?”

“就是啊。”沈莱茵在陆明翰的身后凉凉的补着刀:“南姐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这意外杀人也是杀人,您这害死了自己的亲妹妹,拿意外来含糊其辞,这不把我们都当傻子吗?”

面对陆明翰和沈莱茵一唱一和的指责,陌南秧死死的咬着发白的下唇,一句话也不说。

她瑟缩在墙角,双手紧紧的抱着膝盖,脸色呈现出一种不健康的白,周身都在发着抖。

看着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不知为何,陆明翰心底升起一阵莫名的烦躁,让他不愿再去看陌南秧第二眼。

“明天之前,把你的东西收拾好,搬去侧卧,不然,我就全丢出去!”陆明翰冷冷的下达完这最后的通告,便带着沈莱茵扬长而去。

“砰!”大门被粗鲁的关上,一切又重归寂静。

陌南秧这个时候才敢把头埋在膝盖里,失声痛哭起来。

深夜,陌南秧独自一人包了京城最大酒吧的卡座,要了一桌子的烈酒,一边哭,一边笑,一边疯狂的灌自己酒喝。

扔了吧,都扔了吧,把家里所有关于她的都系都扔掉好了,反正被那对儿男女碰过的东西,她也不打算要了。

最好把她也扫地出门,她认输了,她放弃了……这下,他们该高兴了吧?

就在陌南秧灌了自己半桌子烈酒后,突然有些想上厕所,便摇摇晃晃的起身,拎着一瓶洋酒,边喝边向洗手间走去。

奈何她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并不知道洗手间在哪里,加之她又喝高了,七拐八拐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了那儿,只觉得周围人好多她正与向旁边的空地走过去,不知被谁一推,整个人直接冲着前面摔了下去,手里的洋酒随着她摔倒的动作,在空中被抛出一个完美的弧度。

被酒精麻痹了的大脑,反应不似之前那般灵敏,陌南秧晃神了片刻,才慌忙从男人身上抬起头来,一张小脸儿,通红无比。

“哈哈哈,不愧是慕少,刚坐下,就有美人儿投怀送抱,哎呀呀,真是羡慕煞我等也啊!”旁边传来男人同伴调笑的声音,语气里痞意十足。

陌南秧此刻还半跪在那男人的腿边,双手扶着他修长的腿。

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这身材实在是让人移不开视线,陌南秧的目光在男人腰间多停留了片刻。

“好看吗?”低沉的男音从头顶上传来,在这喧哗的背景音乐中,别具一格。

陌南秧的脸刹那间一红,说话也变得支吾起来:“不是,我是看你衣服湿了……”

说到这里,陌南秧似乎才意识到男人的衣服就是被自己拿洋酒打湿的,一时间,脸更红了,一边慌乱的道着歉,一边从自己的包里掏出纸巾,想要过去为男人擦拭,可是又觉得那位置实在是不妥,满脑子乱糟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甚至连起身都忘记了。

“还没看够?”男人瞥了一眼她跪倒在地的姿势,语气暧昧。

陌南秧终于注意到自己尴尬的姿势,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急忙想要起身,可奈何她今天喝的真的是太多了,刚站起来,脚又一阵的发软,这次竟直接栽到那男人的怀里了。

“这么主动?”男人的声音染上了一丝笑意,可是眼底,却依旧没有任何的感情。

这一句话,本该让陌南秧落荒而逃的,但是陷入他怀抱的那一刻,她突然就不想起来了。

好舒服,好温暖……她已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被人拥抱过了。

尽管她都没有看清这个男人长什么样子,尽管她是有夫之妇,本不该让出陆明翰以外的男人碰她。

可是,在酒精的麻痹下,所有的这一切,都不再在考虑的范畴之内,她满脑子,只有这怀抱的温度。

不自觉的,她伸手搂住了男人强劲的腰,把整张脸都埋在了那男人结实的胸膛里。

“喂,慕少,这小妞该不会是你找来的吧?这就钻你怀里不出来了?”坐在卡座最里面的一个穿得十分时髦的男人打趣道。

秦幕泽冷眼瞥了那男人一眼,那男人立马闭嘴低头喝酒去了。

怀中的女子不安的动了一动,秦幕泽这才垂眸细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突然扑过来,还泼了自己一身酒的女人。

很瘦,小腰儿盈盈一握,瘦瘦小小的瑟缩在他怀中的样子,让人突生保护欲,睫毛又长又密,有点儿像柜台里摆着的洋娃娃,皮肤是陶瓷一样的白。

不错,是他喜欢的类型。

只不过这满身的酒气,实在是让人扫兴。

被酒水打湿的衬衣贴在身上,让他感到很不舒服,秦幕泽蹙了蹙眉,单手握住了陌南秧搂着他腰的手,稍一用力,便强迫陌南秧松开了手。

正欲起身告辞,不料刚刚站起来,却又被喝醉的陌南秧搂住了脖子。

“你别走,你再抱抱我嘛,我……我给你钱!”说着,陌南秧从包里把自己身上所有的现金都塞到了秦幕泽的手里。

“给你给你都给你。”陌南秧塞完了现金,看对方脸色好像不太好的样子,以为他嫌少,于是又把自己的银行卡,信用卡都塞到了对方的手里。

卡座里的其他人见到此番场景,差点儿没笑喷,但是迫于秦幕泽的威力,又都不敢笑出来,忍笑忍的内伤都快出来了。

秦幕泽余光扫了这帮损友一眼,双手狠狠的捏着陌南秧塞到他手里的这一票东西,表情阴晴不定。

很好,他秦幕泽在夜店当着这么多兄弟的面儿,被一个小姑娘拿钱买了!

“你别生气。”陌南秧拽着秦幕泽的衣角,眼泪“啪嗒啪嗒”的往地上落:“我不是故意的。”

她本身就长着一张惹人怜爱的脸,再这么一哭,更是让人心疼不已。

秦幕泽颇为头疼的揉了一下自己的额角,最后,伸手拉过哭成小包子脸的陌南秧,将她拉到怀中。

俯身到她的耳边,秦幕泽嘴角勾起了一抹坏笑:“既然你买下了我,可别后悔。”

说着,不待陌南秧回答,便将她拦腰抱起,丝毫不理会周围人的眼光,抱着她大步离去。

第二天,当陌南秧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张放大的俊脸浮现在她眼前,让她不由的愣神。

那是一张潦倒众生的俊脸,饶是陌南秧这种主要工作就是和各色明星模特打交道的时尚杂志的主编,也不得不承认,她从未见过有任何一张脸能与眼前的这张匹敌。

就在她失神的片刻,一双墨色的眸子映入眼帘,男人嘴角勾着一抹坏笑,下一秒,低沉却又痞意十足的声音便传进了她的耳朵里:“好看吗?”

这人总能一句话把陌南秧逗的面红耳赤。

愣神片刻后,陌南秧连忙一把把秦幕泽推开,慌慌张张的抓紧了被子,小鹿受惊一般颤抖着手指着秦幕泽结巴道:“你……你……你……我……我……我……我们……”

秦幕泽嘴角扬起一个十分恶劣的弧度:“嗯。”

陌南秧一下子愣在了哪里,低垂眼帘,神色落寞。

即便婚后的三年里,陆明翰情人遍地,唯独不肯碰她一根手指头,可是在她的心里,她始终是他的妻子,这段婚姻起码名义上还在。

既然名义还在,她又怎么能背着陆明翰做出这种事情?

又是一场宿醉后闯出的祸,你怎么一点儿长进都没有呢?陌南秧在心中无声的指责着自己:难道上次宿醉后惹出的事端还不够大,给你的教训还不够狠吗?

她这辈子,就不该再碰那该死的酒精!

大概是她自责的小模样过于可怜了,让秦幕泽不忍心再这样逗下去,细长的指扬起,在陌南秧小巧的鼻梁处停顿了一下,然后食指弯曲,轻轻勾了一下她的鼻子,低沉的男声再次从头顶传来:“骗你的。”

那声音里,竟掺杂着几分柔情。

陌南柯漆黑的眸子小鹿一般的睁着,抬头带着几分怯意的盯着秦幕泽,双手紧紧的握着胸前的被子,支吾道:“那……那我们……为什么……抱在一起……”

这话实在是有些羞于启齿,支支吾吾半天,陌南秧才问出口,问出口的话,也支离破碎,难成语句。

比起陌南秧的羞涩来,秦幕泽显得就坦荡的多了,岑黑的眼眸,染上了不怀好意的笑:“你还好意思问?昨晚你抱着我死活不肯撒手,洗澡都要陪着。”

说到“洗澡”二字的时候,眼角的笑意更浓了。

陌南秧的脸此刻已经红的快能滴出水来了,男人戏谑的话真假难辨,陌南秧刚好又是那种喝完酒撒完酒疯第二天什么都不会记得的体质,所以别人说什么,她也只能信什么了。

洗澡都不肯放……那他们是如何洗的澡……想到这里,陌南秧的脸红的都快能滴出水来了。

“抱……抱歉。”陌南秧羞愧的低着头,身子下意识般往被子里缩了缩:“我……我喝多了……”

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细若蚊吟,让人只能根据她一张一合的朱唇大抵猜测到她在说些什么。

陌南秧酒量是相当好的,但是酒品却差的不是一点儿半点,人们都说她喝醉后和没喝醉之前简直判若两人,但是陌南秧属于那种喝醉后第二天醒来什么都不记得的体质,所以她喝醉后到底玩儿的有多疯,她一概不知。

陌南秧正在懊悔自己昨天的宿醉,头顶突然落下一个巨大的阴影。

措不及防,旁边的男人突然靠近了她,单手将她禁锢在了身下,陌南秧一脸惶恐。

男人的嘴角购勾起一抹邪魅的笑:“下次,我可不会再这么好心的放过你。”

他俯身在她耳边,声音低沉而沙哑,带着成年男子特有的魅力。

陌南秧的心跳瞬间漏了好几拍。

“穿这个。”秦幕泽丢给陌南秧一个精致的纸袋子,纸袋子上的Logo陌南秧是很熟悉的——DORI,国际知名女装。

看着这房子的装潢,陌南秧也猜想到这男人身份绝对非比寻常,心里恍惚了一下,暗自乞求他可千万被跟陆明翰认识,否则这事儿一旦传到了陆明翰的耳朵里,即便什么也没发生,她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陌南秧抱着衣服,本欲等到秦幕泽离开之后再换,可奈何这男人似乎并没有出去的意思,反倒盯着她不怀好意的笑。

陌南秧被他赤果果的目光盯得一阵的面红耳赤,低头小声支吾道:“你,你转身。”

其实她本来想说的是:“你能不能出去一下”,可奈何被他这么看着,竟让她有点儿不敢开口,硬生生的把到嘴边的“出去”换成了“转身”。

男人嘴角恶劣的扬起:“怕什么羞。”

说着,随意站起身来。

陌南秧下意识的低下头,脸上一片潮红。

就在这之后,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钢琴曲,这曲子陌南秧是很熟悉的,那是自己的手机铃声。

顺着声音偏过头去,陌南秧看到旁边地毯上安静的躺着自己的包,声音就是从包包里传来的。

陌南秧连忙在被子里换上了衣服,然后从包里掏出了手机。

来电话的是她的助理姚青青,一个很能干的小姑娘,可是让陌南秧没有想到的是,刚按下接听键,就听到姚青青急的快哭出来的声音:“南姐,你在哪儿啊,快回来呀!出事了!”

从姚青青出任自己助理以来,陌南秧还没有见她这么慌张过,顿时心头一紧。

但是她表面上还是维持着该有的镇定,稳声安慰姚青青道:“别慌,我现在就过去。”

旁边的秦幕泽饶有兴趣的看着刚刚还羞涩如邻家少女一般的女子,现在竟在片刻后瞬间切换为职场女精英的模式,心里不禁一笑:有意思。

“那个……”挂下电话后,陌南秧又恢复了之前的小家碧玉,盯着秦幕泽看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位俊美到缺少了几分烟火气的男子叫什么名字。

“我姓秦。”秦幕泽眼角含笑。

陌南秧微低了一下头,似乎并不敢只是秦幕泽的眼睛:“秦先生,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衣服的钱我改天再给您。”

言罢,甚至不敢等秦幕泽回答,就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

昨个儿她银行卡身份证信用卡一件儿不落的都给了他,包里只剩一部手机,估计出门连打车的钱都没有,这是要跑着回去吗?秦幕泽摇摇头,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

片刻后,秦幕泽开车追上了陌南秧,摇下车窗命令道:“上车!”

男人的语气不容人置疑,陌南秧竟下意识的就上了车,就跟听到长官命令的新兵一样,根本就是本能反应。

“去那儿?”男人随口问道。

“东街西口,南尚杂志社。”陌南秧声音软软的。

《南尚杂志》秦幕泽是听说过的,是国内蛮知名的一家时尚杂志,衣服搭配,页面布局都蛮别出心裁的。

没想到,还捡到宝了。秦幕泽嘴角勾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来。

“你是陌南秧?”秦幕泽不动声色的问道。

居然能被人认出来,陌南秧稍稍有些惊讶,但心里更多的却是喜悦,毕竟能凭借自己主编的书认出自己,多少说明自己的杂志不错。

“恩。”陌南秧低声答道。

男人的声音里染上了些笑意来,不知是错觉还是怎么的,陌南秧觉得他似乎透过后视镜瞟了自己一眼:“真人要比杂志上好看的多。”

路途并不是很遥远,很快便到了杂志社,陌南秧匆匆答谢之后,便小跑着进了公司。

望着陌南秧瘦小的身影,秦幕泽从口袋里摸出陌南秧的身份证来,嘴角勾了一抹笑。

应该很快就能再见吧?

陌南秧前脚刚迈进公司,便看到公司里的几个女孩儿十万火急的冲她跑了过来,为首的便是她的私人助理姚青青。

“南姐,您可算是回来了,出事儿了!”姚青青抓着陌南秧的胳膊,声音听上去都带上了哭腔:“上午突然紧急召开了董事会,现在都还没散会,我听阿东说,他们这次突然召开董事会,是要商讨把你换掉!”

姚青青口中的阿东是姚青青的男朋友,陈立东,同时他也是陆明翰手下的得力干将。

从陈立东口里传出来,那这换主编的意思,肯定是陆明翰的意思了。

公司里的人都知道南尚杂志社最大的股东陆明翰是他们主编陌南秧的老公,确有极少人知道,陆明翰最恨的人,也是陌南秧。

“南姐,你也别太担心,陆董肯定不会答应的。”几个凑过来小姑娘企图安慰她:“陆董手上的股份最多,他不答应,这事儿肯定就成不了!”

这本该是安慰的话,却像一大块石头压在了陌南秧的心头。

是啊,陆明翰手中的股份最多,他想让她滚蛋的话,简直是轻而易举。

姚青青是知道其中的内情的,三言两语喝走了过来凑热闹的小姑娘,然后跟着陌南秧来到了陌南秧的办公室。

小心翼翼的关上了门,姚青青确认四周没人偷听后才焦急的跑到陌南秧的身边,怒道:“陆明翰这不是东西,南姐,不能让他得逞啊,不如我们现在联系一下陆老爷,或者陆阿姨?”

陌南秧有些疲惫的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没用的,他决定的事,公公婆婆根本改变不了。”

更何况,她的公公婆婆也根本不会站在她这边……

正说着,门突然人一脚踹开了,沈莱茵挽着陆明翰的胳膊,扭着水蛇腰进来了。

“哎呀,南姐你在这里呀?昨晚您怎么也没回家?我和明翰好担心你呢!”一上来,沈莱茵就拖着长调子,装出一副关切的样子,实则句句都是毒药。

陌南秧的脸变得煞白,毫无血色的脸,总是让人疑心她下一秒会不会就这么直勾勾的晕过去。

这边闹的动静有些大了,同事们都围了过来,彼此小声的嘀咕着什么。

姚青青有些看不下去了,冷眼扫了沈莱茵一眼,怒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主编办公室也是你想来就来的?赶紧给我滚出去!”姚青青气不打一处来。

沈莱茵显然有些恼了,但是碍于陆明翰还在自己面前,不好动怒,所以她强忍了。

“哎呀呀,你还不知道呢?”沈莱茵蛇一般依偎在陆明翰身上,声音柔媚无骨:“亲爱的,你来宣布好不好?”

然后陆明翰却没有理她,他只是沉着岑黑的眸子,面色阴冷的凝视着陌南秧。

陌南秧难得一次没有别过头去,抬头直视着陆明翰冰冷的双眸,四目相视,冷暖自知。

“你换她当主编了是吗?”令人意外的,陌南秧声音居然很平静,平静到她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其实当时沈莱茵来她手下做模特的时候她就很困惑,因为沈莱茵大学本科修的其实是艺术鉴赏,辅修服装设计,还是巴黎大学的高材生,屈居在她手下做三线模特,委实可惜了。

原来,他只不过是想拿沈莱茵羞辱她一顿罢了:你看,一个三线的小模特,只要我想,就能取代你。

为了折磨她,他还真是煞费苦心啊。

“怎么可能!”陌南秧的话音刚落,姚青青便怒不可遏的表示抗议:“她不过是个三线的小模特,你让她来取代南姐做《南尚》的主编?”

听到这里,陆明翰万年不变的冰山脸这才染上一丝笑意,那笑意里掺杂着碍眼的讽刺:“没错。”

董事会都给了确定答案了,那换主编必然就是真的了,在场围观的群众一片哗然,议论纷纷。

沈莱茵似乎不是很满意姚青青称呼她的那句“三线小模特”,恶狠狠的瞪了姚青青一眼后,慌忙摆出一副端庄优雅的模样,安抚在场的同事们道:“大家不用担心,之前陆总安排我过来做模特,其实是为了让我提前熟悉一下《南尚》的环境,以底层的身份和大家相处,更多的了解大家。”

她款款上前,俨然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南尚》的主人:“现在,请允许我重新做一下自我介绍,我是《南尚》新来的主编,沈莱茵,在巴黎大学主修艺术鉴赏,曾在巴黎周刊跟着著名的服装设计师马琳娜老师学习过一年。”

介绍到了尾声,沈莱茵动作优雅的行了个见面礼,为她的自我介绍做了结尾:“今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话音一落,刚刚还窃窃私语的众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大家秉着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声,抬头看看这边的陆明翰和沈莱茵,又扭过投头去看看另一边的陌南秧,手心都捏着一把汗。

最先沉不住气的还是陌南秧的助理姚青青,她自到《南尚》来工作后,陌南秧就把她当亲妹妹一样亲自指导,在她心里,陌南秧一直是她奋斗的目标,现在随便找一个不知从那儿冒出来的才实习过一年的毕业生来取代陌南秧做主编,她接受不了。

“董事会不会同意的!她只是一个毛丫头,凭什么取代南姐?南姐这些年为《南尚》做了多少!凭什么随便找一个毕业生来代替她?”姚青青咬牙切齿,竟是在瞪着陆明翰发问。

众人心里都为姚青青捏下一把汗来,其实他们心里也不服,但是都迫于陆明翰的地位不敢出声,毕竟陆明翰除了是《南尚》的主要股东以外,陆家在京城也不是好惹的。

如今,身为一个小助理的姚青青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用这种态度跟陆明翰说话,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然而,陆总却毫不在意。

实际上,他就是希望姚青青为陌南秧出面,姚青青把沈莱茵贬的越低,才能把陌南秧对比的越不堪。

“谁说董事会没同意?”沈莱茵双手插着细腰,表情嚣张跋扈不可一世:“不好意思,我出任《南尚》新主编,董事会百分之六十通过,过半了哦。”

董事会当然会百分之六十通过,别人也许不知道,但是陌南柯清楚的很,陆明翰刚刚收购了《南尚》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由原来的百分之四十股份一下子涨到了高达百分之六十,他一个人同意,就代表董事会同意了。

“你!”姚青青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陌南秧拦住了,今日无论他们怎么挣,都是输定了,她陌南秧可以从《南尚》滚出去,但是不能连累姚青青。

见陌南秧终于有所动作,沈莱茵迈着优雅的步子款款上前来,走到了陌南秧的跟前,亲切的挽住了陌南秧的胳膊:“南姐,这就对了嘛,大家都是一家人,虽然现在我变成了《南尚》的主编,你成了副主编,但是你心里千万不要不平衡。”

她涂着深红口红的嘴唇一张一合的吐着毒液:“平常我不在的时候,你还是《南尚》的主编!”

说着,她还嫌不够,又转过身来对着围观的同事高声道:“大家听到了没有?我不在的时候,南姐还是《南尚》杂志的一把手,我在她在,都是一样的!”

被人这样公然挑衅,就连旁边围观的同事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可是陌南秧却依旧无动于衷。

沈莱茵不过是陆明翰请过来的枪把子罢了,她没必要跟一个枪把子置气,真正让她心寒的,是哪个一直站在她对面,冷眼看着她的男人。

那个男人,自从进屋以后,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她,当她苍白的脸上显出任何绝望痛苦的表情后,那个男人的脸上,就会浮现出相应的报复的块感。

他竟是这么的恨她。

“陆明翰。”陌南秧隔着沈莱茵,目光悲凉的遥望着对面那个她曾穷尽全身力气去爱的男人:“《南尚》是我和南柯一起合办的,里面也有南柯的一份心愿,你为了报复我,真的不惜毁掉南柯的心愿?”

陆明翰英俊的脸突然布满了寒冰,眼神阴鸷可怕。

他一步一步靠近了陌南柯,表情之恐怖,气魄之压人,让挡在他和陌南柯中间的沈莱茵踉踉跄跄的后退,若不是身后有个桌子扶着,险些要摔倒在地。

可陌南秧没有躲,她以前也很害怕盛怒中的陆明翰,但是现在她不害怕了。

——因为已经习惯了。

陆明翰突然伸手狠狠的捏住了陌南秧的下巴,表情像是恨不得要将陌南秧活活吞掉一样。

“你胆敢,胆敢再在我面前提起南柯!”陆明翰咬着牙,每一字每一句都是从牙缝中逼出来的。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