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 四 (上)

菩提如意宝珠2018-05-14 07:09:29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识!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第四品 业因果
业因果品分四:一、略说本体;二、广说自性;三、结尾;四、回向本品善根。

甲一、略说本体:
    若问:如是众生漂泊于痛苦的三有中时,感受各自不同苦乐是由什么形成的呢?
对此作答:是由业形成的。
佛说三有诸苦乐,由昔所积业产生。
    众生各自不同的业力成熟为住处、受用、苦乐等多种多样、各不相同之果。《百业经》中云:“奇哉,世间由业生,以业绘苦乐,诸缘聚生业,以业受苦乐。”又云:“众生之诸业,百劫不毁灭,因缘聚合时,其果定成熟。”《白莲花经》中云:“业作一切如画家,业即是行 如舞者。”《摄菩提资》中云:“具三烦恼及无彼,随力修福解脱业,意故业故等流故,业作者大如种子。”
   

  甲二(广说自性)分二:一、修世间之法;二、修寂灭之法。
乙一(修世间之法)分三:一、略说;二、广说;三、断除之理。

丙一、略说:
黑白二业行轮回,即是十善十不善
    行持十不善业与随福德分十善业是形成轮回之法。十善十不善是指什么呢?《宝鬘论》中云:“戒杀断盗取,远离他人妻,真戒妄两舌,粗恶及绮语,彻底断贪心,害心与邪见,此十善业道,相反即恶业。”以不善业形成恶趣痛苦,以善业获得善趣安乐。《念住经》中云:“不善恶趣受痛苦,善业善趣得安乐。”此外,《业分辨经》中云:“施主斗达之子婆罗门童子尼珠白佛言:‘世尊,以何因缘而使众生长寿短命、健康多病、貌美丑陋、权势大小、种姓贵贱、受用丰乏、智慧高低?’佛告童子尼珠:‘婆罗门童子,一切众生由业力所成而感受自份之业,业之生住者,依业而分上中下、高低贤劣也。众生之业有种种、见有种种、行有种种。以黑业转生于众生地狱、饿鬼、旁生中,以白业投生于人天中。’”

   丙二(广说)分三:一、所依;二、能依;三、果报。
丁一(所依)分十:一、宣说阿赖耶与阿赖耶识;二、识积业之方式;三、宣说识位;四、各位之识;五、宣说三界以何者为主;六、融入方式;七、各自分类;八、无色界心依四名蕴之理;九、认识四禅四色界之心;十、欲界识一异之理。
戊一、宣说阿赖耶与阿赖耶识:

   若问:彼等诸业依于何者、积于何者之上呢?
于此宣说业之所依:
所依无记阿赖耶,如镜无念本体上,
不分别境明清识,作现基故如明镜,
彼中取境五根识,自体无念如镜像。
其后二取辨境识,刹那于彼执不执,
辨别彼即染污意,不辨别彼为意识。

    轮回与涅槃的一切业均以种子的形式依存于阿赖耶。《文殊净智经》中云:“阿赖耶乃一切基,轮回涅槃清净基。”也就是说,在真如法界中所谓阿赖耶作为分基是指于何者也不分析的无记法。从依于其上或其本性中觉性本是无为法自性任运自成的角度而言,称为本性真实义阿赖耶;从无明作为基,轮回之法六识聚及习气依于它的角度而称为种种习气阿赖耶。一切善不善自性有为法皆依靠它,因此显现各种苦乐。也就是说,随福德分之一切因果依于阿赖耶;随解脱分之一切善法也同样依赖于阿赖耶,而它的离垢之果依于佛性。
广说彼等之理:
     无记法的阿赖耶上,存在有轮回因果不善业、随福德分之劣善业、涅槃所离之因——随解脱分善业、现前所有证道之菩提业等一切业。道地所摄的一切随解脱分善业也是暂时的有为法,故以离因的方式依存在种种习气阿赖耶上,它的离果依存在如来藏上,如同云是遮障太阳的所净,消散部分依于太阳一样。《宝性论》中云:“地依水依风,风尽依虚空,虚空非依风,非依水地界。如是蕴界根,依于诸业惑,业惑则恒依,非理之作意,非理作意者,尽住净心中,心自性诸法,不住于一切。”如虚空般自性清净的心性上清净佛刹及本来具有的功德等无始善法界,以二种佛性的方式存在于离基中,离基即是涅槃之所依。
   此处应当了知离基、离因、离果、所离四者。其中离基是指佛性或如来藏;离因是指能清净如来藏上一切垢染的随解脱分善道;离果是指如来藏远离一切垢染后现前功德;所离是指依赖于种种习气阿赖耶的八识聚及习气。这些按照密宗而言,共称为净基、能净、净果、所净四种。虽然名称不同,实际意义上是一致的。在这样的本性中,不清净的轮回之因及识聚和随解脱分的一切有为善法均以无有能依的方式长久依存于无明自性之种种习气阿赖耶。
    从涅槃功德依于它的角度而言,称为本性真实义阿赖耶,又名为本体空性、自性光明、大悲周遍、如宝珠般功德任运自成、无垢、无离垢、本来光明身智无合无离之密意实相;从自性清净的角度来说,虽可立名为如虚空、无相、空性、无为法等,然而并非是无有一切的断空,而是任运自成身智光明之意趣,也是解脱一切轮回法的空性。《密严庄严经》中云:“皎洁之月轮,恒无垢圆满,因时于世间,分别月盈亏。如是阿赖耶,恒具如来藏,佛说如来藏,名为阿赖耶。不晓此愚者,以自习气力,见其异苦乐,业感烦恼相。自性净无垢,德如如意宝,无迁亦无变,彻知而解脱。”弥勒菩萨说:“于此无所破,所立亦毫无,真实观真性,见真性解脱。”
    阿赖耶的异名也有本性真实义阿赖耶、无始善法界、如来藏、佛性、心之自性光明、法界、实相真如义、自性清净之真如、智慧到彼岸等;从所依之基、来源、离因等角度而立名为不可思议。
    此外,从心性上存有轮回习气的角度称为种种习气阿赖耶。为什么呢?因为善、不善、解脱、涅槃之业本来就无有自性,但它能作为积累忽然所生之诸业的所依,即善不善业均依赖于它。
    阿赖耶之本体是愚痴的缘故属于无记法。
   有人认为阿赖耶不是愚痴性,因为它既作为所有五毒之所依,又作为涅槃的所依。
    这也仅是因为他们未懂得本义而已。为什么呢?此愚痴并不是指五毒中的愚痴,而是以最初迷乱为轮回时的俱生无明而立名愚痴的。所谓的“作为涅槃的所依”也需要观察。因为阿赖耶并不能作为本来清净与净除一切客尘之具二清净的佛陀智慧及如来藏的所依,因为阿赖耶仍然需要转依的缘故。如《殊胜金光经》中云:“阿赖耶转依为本性法身。”《四大灭尽续》中云:“阿赖耶净乃法界。”
    种种习气阿赖耶不是佛性的所依,因为一切垢染于其中是以离因的方式存在,或者与它(形相上)是能依所依的关系。因此说,种种习气阿赖耶仅能作为有为法福慧资粮修道而成就菩提的所依而已,因为二资为道谛所摄,故安立为欺惑无常性,这也是由于它依赖于种种习气阿赖耶所致。
    若问:如果依靠它,则于其有害如何应理?
   答:这也是应理的,诸如依靠灯芯之油灯自燃或依靠薪之火自焚等,由于以依赖于阿赖耶之二资粮道而使轮回习气自净,尽除佛性与界性之垢,能现前真实如初安住的同时现量明了的菩提而称为清净缘。最后能净之对治也毁尽,因为它是由心假立的遍计善法。如《宝性论释》中云:“从现前菩提(一地)位开始,因为遣除道谛故。”《入中论》中云:“尽焚所知如干薪,诸佛法身最寂灭。”此等教证均可说明这一点。
    若问:这样一来,阿赖耶上又怎么具有无舍空性与三十七道法呢?
    答:它具有佛地所摄之无舍空性与三十七道法而并非有道谛所摄之法,因为彼等是究竟道位。
    种种习气阿赖耶也有不同名称,即俱生无明、种种习气阿赖耶、无始无终之障、大黑暗、本住无明等。也就是说,本来具有如虚空般的无始心性法界中,因为解脱依于它而称为本性真实义阿赖耶;因为轮回依于它而称为种种习气阿赖耶,并产生轮涅不同显现中的苦乐与功过。《宝性论释》中所引教证云:“无始终时界,乃为诸法处,具此故显现,众生与涅槃。”
接着宣说阿赖耶与八识聚之差别:种种习气阿赖耶是无记法如同镜子;阿赖耶识如同镜子的明清分;五根识如同显现影像;笼统观察外境或者对于五根的显现境最初浮现出“此法”的识,即是意识;其后对外境相应产生贪心、嗔心、痴心(舍心)即称为染污意。
有些前辈阿阇黎说:如果染污意没有观察,则六识聚不能积业,因为六识聚不包括在三毒任何一者中。
此种说法也需要观察。虽然在了知诸法自性者的见修行位上的确如此,但未了知此理的众生因为具有愚痴,所以还是会积累不善业。也就是说,积业之门是意根及五根的有依根;能积是染污意、思善意与中等意。积于何者上呢?积于阿赖耶上;具有给这些业增加、积累、减少等留有余地作用的是阿赖耶识。如坚慧论师在他所著的《经庄严论广释》中说:“意与眼等五根是业之门,故为趋入之所依;思善、不善、中等之意为作者;色等六境为所作;阿赖耶识留给机会;阿赖耶乃所依,如同处所或房室。”
    阿赖耶识是不执著任何境与有境的明清分,从中起现五根识,眼识是认知色法却不起分别之识的部分。同样,耳听声音、鼻嗅香气、舌品味道、身感所触,都是指认知外境而不生分别念之识的部分。从五根的显现境中产生或如实了了分明呈现相同于显现境的行相者,它既是法,也是意识。即从外境的角度而言是法,从认知外境浮现行相的角度而言称为意识。《经庄严论广释》中云:“意识即随前一外境之后相应产生之识或衡量隐蔽分外境的识,它既是境又是识。”五根识及阿赖耶识,即由前面外境或者它们中形成各自识的六部分灭尽的无间分,就称为意。《俱舍论》中云:“六种识聚已灭尽,无间之识即是意。”以色法为例,当时不执著外境明清而住之阿赖耶识与见色法之眼识二者停止下来,便立名为“灭尽”,接着,刹那间浮现出“是色法”的念头部分,就叫做意或者心;因为刹那迅速取境,而不能详细加以分别,由此称为无分别念;又因为最初觉知外境,所以也称为所取分别;随后所产生的一切细致伺察,称为能取分别。诸位瑜伽自在者认为:尽管第一刹那由意来认知,但如果伺察没有继续,就不会积累业。如《斗追道歌》中云:“六境之识聚,不为执著染,无业无异熟,见净如虚空。”
戊二、识积业之方式:
  宣说此等识积业之方式:
粗念善恶欲界因,习气依于阿赖耶,
无念明现色界因,无念一缘无色因,
轮回自性二客尘,一切时分依此障。

   以粗大的能取、所取分别念与善、不善业而堕入欲界;未以证悟实相所摄之等持,也就是在对显现境不起分别的状态中修持,是转生色界之业,积于阿赖耶上;遮止显现境后不分别任何法而修行,是转生无色界之因,其种子存留在阿赖耶上。《宝积经?禅定品》中云:“以分别念所扰,即以善、不善、中等之行堕于欲界;心于何法亦不分别、不舍外境一缘修行瑜伽且远离证悟诸法体性者乃色界之行;既非色界亦非欲界之心,不见外境之迹,数数而观串习熟练者流转于无色界。此三者永远不能从此等三有中解脱,故当以正闻而闻法、以正修而串习。”
戊三、宣说识位:
心识无念悠然时,不执显现之外境,
一缘阿赖耶分位,明现然不执著彼,
阿赖耶识明清稳,破立二取五根境,
七聚笼统分别境,此等称为七识聚。

    如是对任何外境皆不分别,一缘悠然而住即是阿赖耶的阶段;明了觉知显现境时,不分别任何法坦然而住即是阿赖耶识的阶段;当时了了分明呈现行相即是五根识的阶段;第一刹那显现外境所取为意识的阶段;第二刹那夹杂烦恼观察执著为染污意的阶段。以上即是七识聚。《菩萨地论》中云:“不与外境相系且不分别即阿赖耶之分位;与外境相系而不分别即阿赖耶识之分位;分别觉知各自外境之行相即五根识之分位;初分别外境,即意识之分位,后以伺察而生二取即染污意之分位。”
戊四、各位之识:
串习此等转三界,三门迷乱痛苦因。
    与解脱道没有关系的阿赖耶位之识一缘寂止的稳固等持;明而无念禅定胜观稳固的部分;由随外境而生六根增上缘产生的粗大识,积累善恶业。由这三种业分别迷惑于无色界、色界、欲界中。原因是,这些没有以解脱摄持、没有超离所取能取。也就是说,无分别等持的境界是所取,从中不散一缘安住为能取。真实的禅定尽管是以大悲方便与不住二边之智慧的方式来修持,然而既无有境与有境之戏论,也无有堕“此境界”一边之修,所以是与不可思议的实相关联的,即使从中获得喜乐、神通神变,也无有自相之欢喜心与相状执著。其余等持则与之相反,因而超越不出轮回。当今多数禅修者已明显误入歧途,并且自己也未见拥有功德。
戊五、宣说三界以何者为主:
思维此等识于自地、他地之主次:
欲界七识聚为主,色界阿赖耶识主,
无色界中则唯以,无念阿赖耶为主,
其余二者随眠附,当知各地所具之。

    佛密论师在《观察阿赖耶与智慧论释》中说:“要知道,欲界以眼识等七识为主,其余为附;色界以阿赖耶识与趋入识为主,其余为附;无色界以阿赖耶为主,其余以随眠的方式存在。”
戊六、融入方式:
详细分类:
如是欲界夜眠时,五境根识渐入意,
意识融入阿赖耶,一缘无念无现境,
彼者融入法界故,自性远离诸戏论,
复现阿赖耶识中,意识单起而做梦,
种种破立无而现,从中觉醒六识聚,
趋入外境而造业,夜以继日如是现。

    欲界众生睡眠时,五根识与染污意融入意识,意识融入阿赖耶识,顷刻出现明而无念之状态。虽然新派有些上师承许说:“认识阿赖耶识本面的人在此基础上安住,从而无梦享受光明法性。”但(我认为)实际上是阿赖耶识融入不分别任何法的阿赖耶中,阿赖耶又融入法界而使粗细执著隐没,并显现了光明离戏之法性。如果已经认清了这一本面,才可断除迷惑。《集密智宝续》中云:“七识聚入阿赖耶识,后阿赖耶净法界,尔时显现本俱生,明空自然本智,瑜伽士当知此理。”
    从中再度起现,也就是从法界中出现阿赖耶,从阿赖耶中产生阿赖耶识,又从阿赖耶识中单独起现意识,由此显现出各种梦境,即是以习气而将意的对境——法执为我所之时。也就是说,分别动念之风与依七识聚之脉内的风由经精脉血脉而入于中脉内时,称为阿赖耶三等之识,因为三风平等合于一处的缘故。尔后此识入于中脉内成为一味一体,是阿赖耶之时,也就是处在酣睡的状态而没有梦境,有人也有整个晚上处于无梦状态中的情况。之后,阿赖耶融入法界是指中脉中央殊胜光明不变之脉具有粗明点及风不运行、明性光的自性。《普明续》中云:“中脉中之脉,不变胜光明,无实明性界,自成本智处。”所谓中脉之风精华叫做自心。当通达心性的时候,就显现出光明。此时,出现明点、光、彩虹等显现光明;现出离戏心性之空性光明;现前明觉觉受大智慧之双运光明。随后阿赖耶、阿赖耶识、意识起现的时候,即是风起现在意念所依之命脉内的时候,其后风入于依各根的能依脉中,醒来后自然对显现境产生二取执著。比如,当分别色法的同一个对境时,也可以分成各个部分,此理下文有讲述。
戊七、各自分类:
色界自识四禅定,住于阿赖耶识中,
偶生取境细微识,多时等持中安住。

    禅定正行时,以各自的无分别念为主,分别外境则以随眠的方式附属存在。一禅、二禅、三禅分别具有寻思、伺察、喜摄感受的过失,四禅偶尔会有这三过,如凡夫三地的死迁以及闻法等时。
戊八、无色界心依四名蕴之理:
无色界之自地识,即是阿赖耶自性,
空无边等之四处,住于一缘寂止中。
心相续依极细微,受想行识四名蕴,
一缘寂止劫不醒,亦未播下善种子。

    于往昔死亡之处,融入阿赖耶的受想行识四个部分称为四名蕴,心相续依赖于意生身,处在一缘寂止等持中,安住于空无边等四无色处长达数劫,只是像酣睡阶段一样,没有行善。虽然并没有直接造不善业,但因无色界自地属愚痴地所摄,所以自然增长愚痴。
戊九、认识四禅无色界之心:
如是四禅无色心,前果灭尽亦死亡,
本体无记愚痴故,颠倒因果而反复,
投生漂泊轮回处,故当从中得解脱。

   《无忧经》中云:“以昔所积善业力,生天界宫亦退转,禅天无色业尽后,复坠地上堕地狱。”
 

   戊十(欲界识一异之理)分三:一、修习欲心而成解脱因之理;二、宣说白日以何识为主;三、彼等一异之理。
己一、修习欲心而成解脱因之理:
  现在特别阐示欲界人身之识一体异体的道理,
如理修行欲心故,亦成上下解脱因。
   欲界众生心识较粗大,虽是善趣人类,但也属于业地之有情,并能作为修法之殊胜法器,故而可以成为解脱之因。《念住经》中云:“欲界众生播善不善种子,其心粗大之故,汝当勤修妙法也。”
己二、宣说白日以何识为主:
白日七识多为主,余二一体为附属,
当知取色之眼识,无念明分普基识,
无分别分阿赖耶,其余六识亦复然。

    如是眼见色法的部分为眼识;明而无念之识的明分为阿赖耶识;无分别念的部分为阿赖耶。同样,听声、嗅香、品味、受触以及意觉知回忆对境时,认知各自对境的部分,就是彼等之识;识的明分为阿赖耶识;无分别念的部分为阿赖耶。即使在明清不动阿赖耶识之际,也不遮各自对境的部分为五根识;从明分而言是阿赖耶识;从无念而言是阿赖耶。即便一切识聚融入一缘中时,实际上融入阿赖耶的一切部分也是以随眠的方式存在,就像太阳升起时群星以隐没的方式存在一样。佛铠论师于《观察心智释》中说:“识不分别任何法即安立为阿赖耶;仅就明分而言为阿赖耶识;觉知各自对境乃六识聚,融入无念者为阿赖耶之分位。”
己三、彼等一异之理:
宣说彼等一体异体。
一缘眠时阿赖耶,梦中阿赖耶之识,
意识二者为一体,醒时一切一本体。

    一缘睡眠时即是诸识于阿赖耶中互为一体之时,毫无外散;做梦的时候,在此状态中,意识从阿赖耶识上独自生起,所以在从阿赖耶的状态中稍许外散的当时,阿赖耶与从中出现的阿赖耶识、意识是一体存在;醒觉时诸识从阿赖耶中极度外散,所以阿赖耶与八识聚均以一体的方式存在。此等是依照《密藏疏》中所说而述。
    此处以极为明确之语归纳而言,即心性光明是一切法的所依或来源,从这一角度来衡量,无论轮回还是涅槃皆无破立、无异体、无迁变,因此称为轮涅之源——本性真实义实相如来藏。《道情歌集》中云:“唯一心性诸种子,从中显现轮涅法,能赐一切所欲果,顶礼如摩尼宝心。”《密严庄严经》中云:“所谓殊胜因,彼能生一切,无因皆成无,无作亦无有。与涅槃同体,阿赖耶无别,若与涅槃异,阿赖耶非常,无现无坏常,断除四边也。亦称如来藏,幻化本智名,互为一体藏,彼如手镯住。异地阿赖耶,亦是如来藏,彼藏阿赖耶,如来所宣说,藏名阿赖耶,浅慧者不了。”
    由于是清净本性身智等之因,故而称为无漏真实义阿赖耶;由于作为轮回所依,故而立名为有漏种种习气阿赖耶。所依事是一本体(法界无分类),是以能依法分类而安立不同名称的,此理与《现观庄严论》中所说的“由能依法异,故说彼差别”相同。意思是说,有垢染的阶段根据清净每一所净垢染时的佛性或如来藏而安立不同的名称也是合理的。如《密严庄严经》中云:“愚者虽分别,月有盈与亏,然月无盈亏,普照大小洲。如是诸愚夫,于阿赖耶识,恒分别增减,彼乃无始佛。诸法之本基,为慢等习气,分别所染污,异转则无漏。则获无漏相,彼等恒稳固。”意思是说,虽然月亮本体上无盈无亏,但随着日期,而于四大洲中照射似有增减。同样,尽管于心性光明本性中成佛无有自相苦乐,但因为流转轮回而感受善趣恶趣等不同苦乐。倘若修炼本性实义,即是所谓的“趋至阿赖耶本义”。
关于阿赖耶中所现的阿赖耶识与七识聚的内容已宣说完毕。意识由于无明迷乱而积业,如经中云:“意者为主极迅速,诸法之初意先行。”由于没有认识本性无变圆成实而产生遍计所执法,也就是在依他起心识上出现各种不清净的迷乱相,要想断除如梦般的轮回迷乱也必须通达心性圆成实,通过修持无倒之道——生圆次第方便智慧可以如实现前本基如来藏,因此应当了达此理。
这以上业之所依已宣说完毕。

   丁二(能依)分二:一、宣说根本无明;二、宣说不善业。
戊一、宣说根本无明:

现在宣说能依之业:
一切诸法之所依,业之根本即无明,
本体三毒贪嗔痴,所生三有黑白业。

    由于最初没有了达光明心性的本来面目而成为二取迷乱之基,进而迷乱为轮回中的一切众生。《般若摄颂》中云:“佛说诸有情,皆由无明生。”下等恶趣众生、中等人类、上等天众均由各自业力而感受种种苦乐,这一切的根本即是无明,由此产生与之相应的三毒、与这相应的不善业,以及随福德分善业的轮回乐果。

   戊二(宣说不善业)分二:一、宣说分基;二、宣说分类。
己一、宣说分基:
以善业获得善趣享受安乐,以不善业转生恶趣遭受痛苦。此处宣说不善业。
令堕轮回上下趣,十不善业各自现,
十不善中次第分,身三语四意三业。

   什么是不善业呢?不善业就是能令众生从善趣堕入恶趣唯受痛苦的十不善业,其中杀生、不与取、邪淫三种是身不善业;妄语、离间语、绮语、恶语四种是语不善业;贪心、嗔心、邪见三种是意不善业。

己二(宣说分类)分三:一、身业;二、语业;三、意业。
庚一、身业:
宣说身之三种不善业:
故意无误杀他众,同分殴打等害命,
不与取即盗他财,同分狡诈受他财,
与他所属行邪淫,同分非处不净行。

    对于乃至蚊虫蜂蝇以上的众生,明明知道却故意断其生命即是杀生,殴打责打等为其同分;盗窃他人财产即是不与取,其同分为以缓和的方式令他人给予财物;与他人之夫或妻、自己的亲友作不净行,以及在其他根门、非处、非时进行交媾即是邪淫,其同分用手指等在彼非处作淫行。《俱舍论》中云:“杀生即是故意中,无误杀害他众生;不予取以力暗窃,他财据为己所有;欲想前往非行处,所行邪淫有四种。”《众生分辨经释》中云:“近似真实者,与彼之分相同,所生之果与彼相似。即以棍棒殴打等(为杀生之同分);依承侍受取他财等(为不与取之同分);自以肢根勤行等(为邪淫之同分)。”
庚二、语业:
   语之四不善业:
妄语骗他知词义,同分直言欺他心,
离间言说挑拨语,同分他言复传离,
绮语恶论无稽谈,同分无关非法语,
粗语刺伤他心言,同分令他不悦语。

   这些是通过语言而造业,故而称为语业。言说改变他人之想法的不真实语即是妄语,见到以直言可欺骗对方便言说为其同分;口出挑拨他人关系之词为离间语,一人所说之语到另一人前漫说为其同分;供施诗韵等以及违背正法的各种无稽之谈为绮语,谈论与时间毫不相干的话语是其同分;不悦耳并刺伤他人之言为粗语,虽然动听却令他人不悦之语是其同分。《俱舍论》中云:“妄语即转他想法,词义明显被了知。离间即为分他者,染污性心之词语,粗语则指刺耳语,所有染污皆绮语。”《俱舍论释》中云:“虽是直言亦为欺骗之性,是妄语的同分;如其所说而言告他人为离间语的同分;与时无关之语是绮语的同分;虽动听却令他人不悦即是粗语的同分。”
庚三、意业:
   意之三不善业:
贪心图财欲己有,同分贪他闻等福,
害心嗔恨损他众,同分不利生嗔心,
邪见常断无因果,同分增损等倒见。

    怀有他的资财等若是我的该多好的想法,即是贪心,心怀愤恨暗想对方的多闻等福德若为我所有该多好,为其同分;损害他众的念头即为害心,不愿饶益其余众生并且心生嗔恨为其同分;诽谤业因果堕于常断边即是邪见,对正法及如理讲法的善知识等进行诽谤为其同分。《俱舍论》中云:“贪心颠倒图他财,害心即于众生嗔,视善不善不存在,即是所谓之邪见。”《众生分辨经释》中云:“嗔他多闻等福为贪心之同分;不乐利他且怀嗔恨为害心之同分;诽谤善知识、正法与他众为邪见之同分。”此处仅仅说诽谤正法与善知识是邪见的同分,而《般若八千颂》中说:“须菩提,积谤正法之业者即堕入恶趣转生为邪见众生,于无间大地狱受苦,直至为火坏劫出现时,方转生于他世间界诸大地狱中,至为火坏之劫出现时亦有其余……”其中宣说了此类人将受无量痛苦。《寂灭定幻经》中云:“纵经数多劫,身五百由旬,彼头亦五百,每一头上有,不少五百舌,一舌上耕犁,不少五百数,极炽而耕作,诽谤罪业致。”《宝积经》中云:“迦叶,吾与同吾者方能认定法与补特伽罗,凡夫不可认定法与补特伽罗。否则,会堕落之故。”

    丁三(果报)分三:一、略说自性;二、各自分类;三、彼等摄义。
戊一、略说自性:
宣说十不善业之果报:
境心意乐加行劣,行十不善之果报,
异熟果与等流果,增上果及士用果。

    此等不善业是由对境不善、等起(即动机)不善、意乐不善、加行不善而产生的,诸大论中说其果报有异熟果、等流果、增上果。窍诀论中说在此三果基础上,加上士用果,共有四种。

   戊二(各自分类)分四:一、异熟果;二、等流果;三、增上果;四、士用果。
己一、异熟果:
小品不善转旁生,中品不善转饿鬼,
大品不善堕地狱,感受异熟之苦果。

   《念住经》中云:“以此等小品不善之异熟果将转为旁生;如是以中品不善转为饿鬼;以大品不善堕入地狱。”

   己二(等流果)分二:一、同行等流果;二、感受等流果。
庚一、同行等流果
等流分二同行果,经说所行同其果。
  《百业经》中云:“因为行不善业之串习力而于后世中亦依不善、行不善、转为随行不善业者。”
庚二、感受等流果:
佛说感受等流果,虽已获得诸善趣,
亦成短寿多病者,资具贫乏敌共用,
夫妻丑陋成怨仇,多遭诽谤受他欺,
眷仆恶劣不和睦,所闻粗言成诤语,
语言无力辩才微,贪欲强烈不知足,
不求饶益他害处,极为狡诈具恶见,
十恶依次各具二,此为感受等流果。

   《百业经》中云:“……一旦转到天界、人间,也是以杀业所感而成短寿多病者;以不与取而感资具乏少且与怨敌共用;以邪淫所感夫妻不悦意且与他(她)人共享;以妄语所感多遭诽谤且为他众所欺;以离间语所感眷仆恶劣且互不和睦;以粗语所感闻不悦耳之语且成争论之言;以绮语所感言词无力且辩才不定;以贪心所感贪欲强烈且贪不厌足;以害心所感不寻利益且成损害根源;以邪见所感持执恶见且成十分狡诈者。”《宝鬘论》中云:“杀生感寿短,(损害多灾难,)偷盗乏受用,邪淫敌共享。妄说遭诽谤,两舌亲叛离,粗语闻恶声,绮语言无力。贪心失所望,嗔心招怖畏,邪见生恶执。”
己三、增上果:
成熟外境增上果,不净依他起即时,
杀生环境极贫瘠,树叶花果饮食等,
力微损寿难消化。不与取生畏惧处,
庄稼果实不成熟,常遭霜雹饥灾荒。
邪淫生于粪淤泥,污秽不堪恶臭境,
狭窄悲惨不悦意。妄语生于畏不合,
财富不稳受欺境。离间语业所生处,
深渊狭谷悬崖等,凹凸难行不悦境。
粗语生于盐碱地,瓦砾荆棘枯树干,
尘土飞扬劣果蔫,令人不喜粗糙处。
绮语生处果不熟,不长稳住季颠倒。
贪心生处果等少,糠多见贤时节变。
害心生处稼苦辣,王蛇盗匪野人等,
自然灾害众多境。邪见生处无宝源,
药树花果极鲜少,无有依怙无亲友。
    这些增上果是依照《摄抉择论》中所说而述。《辨中边论释》中说:“根据外境不同,善业亦增上。”由此可知,十不善业也可以成熟于内心。
己四、士用果:
不善业之士用果,所作增上生痛苦。
   《略念住经》中云:“愚痴之士造罪,其后罪业复增上而受剧苦。”
戊三、彼等摄义:
总之自性十不善,何人行此如服毒,
以大中小生剧苦,当勤弃之如怨仇。

  《毗奈耶?教诫圣者嘉哦耨品》中云:“不善业如毒,微小亦生大苦故;不善业如野人,摧毁善资故。”因此,应当精勤弃恶从善。《宝鬘论》中云:“当以身语意,断诸不善业,恒常奉行善,此说三种法。”
  

   丙三(断除之理)分三:一、善趣之因;二、十善之果;三、取舍之教言。
丁一、善趣之因:
善趣之因十善业,即断十恶之善心,
戒杀戒盗不邪淫,不说妄语离间语,
绮语粗语离贪心,以及害心与邪见。

   仅仅断除十不善业还不能构成十善业,因为没有守护自相续的缘故。所谓十善业是指断除十不善业的十种善心。《中般若经》中说“吾亦断杀生……”宣说了十种善心。
丁二、十善之果:
小品转生于人间,中品善业生欲天,
大品等持禅无色,能得上二界安乐,
四果与前皆相反,当知十善果善趣

    由行持小品中品善业而生于欲界的人间、天界中,依靠与等持相关联的大品善业转生于上二界(色界无色界),也就是说,行持十善可阻塞恶趣之门,获得善趣。《宝鬘论》中云:“依此法解脱,地狱饿鬼畜,且得人天中,王位圆满乐,禅无量无色,能享梵等乐。”
丁三、取舍之教言:
佛说以随福德分,十善投生善趣中,
十不善业堕恶趣,取舍黑白因果者,
世间善道人天乘。以此后世转善趣,
故立真实解脱因,善缘众生当依止。

   《中般若经》中云:“须菩提,真实行持十善业道者生于善趣,趋入十不善道者堕入恶趣。”《妙法莲华经》中云:“人天乘即十善。”又如《胜藏经》中云:“天乘即四禅、四无色;人乘即十善,此乃妙法之所依。”
   从梵语“雅那”引申为乘或坐骑,因为乘坐它可达到各自目的地之故。《般若摄颂》中云:“乘之诸众至涅槃,乘如虚空无量宫,能获喜乐乘之最。”根据众生的意乐次第,佛宣说不同乘,于寂灭根基者前说一乘。《妙法莲华经》中云:“究竟一乘无三乘,说彼三乘不了义。”佛也说过有二乘,如《无垢虚空经》中云:“相合众意乐,我说有二乘。”二乘就是指大乘和小乘。佛又说过有三乘,《妙法白莲花经》中云:“为调烦恼之法门,虽说八万四千种,然诸佛陀真意趣,乃为无别一本体。我虽开示三乘法,亦随众力意乐说。”总之,如画家般的心可幻变出无量相,但是从了义上来说,何者也不缘。《楞伽经》中云:“乃至心流转,乘边无穷尽,一旦心灭尽,无乘无有情。”此处所指即是佛所说的人天乘。《楞伽经》又云:“天乘梵净乘,声闻缘觉乘,我说一切乘。依于人天乘,决定趋涅槃,后则修无缘。”(待续见下文)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