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时事)“闻者无不落泪”苏州二院麻醉科医生写于昆山爆炸救治伤员后感

玉石网络2018-11-07 08:40:05

2014-08-02,一场灾难让很多人的命运发生了改变!半夜做了一个剖宫产。

02:00,沉沉的睡去,再醒来的时候,上白班的同事推开了值班室的门,早上八点了。和同事调侃了几句,洗洗漱漱。

08:20,我驱车离开了医院,出夜班回家。过长江路口的时候,看到一辆警车闯了红灯呼啸而过,后面还跟了一辆公交车,心里还在嘀咕,这公交车这么牛啊,跟着警车闯红灯。停好车,回到家,烧上一锅水,刚准备打开冰箱把饺子煮上,手机响了,一个我休息时最不愿意看到的内线号码出现了-65925-科主任的号码,呃,不会又要加班吧。科里来了很多烧伤病人,快回来!心头一惊,恐怖袭击?又是公交车?没时间想那么多,关火,出发。看了看时间,08:50

0915我赶到了医院,看到了我不希望看到的一幕,电梯口已经挤满了躺着烧伤病人的平车,每一个都是黑漆漆,光溜溜,全身的衣服毛发都烧光了,连牙齿都是黑的,电梯不能等了,一口气跑上六楼,手术室门口也全是躺着烧伤病人的平车,科室的同事们还在陆续接受送上来的病人(后来知道,手术室一下子送上来12位烧伤病人,全都是最重的)。

换上洗手衣,科室的朱老师把一个整理好的插管箱递给我,急诊室,快去,急插管!!!跑下六楼,冲到急诊室的时候,眼前的场景惨不忍睹,走廊,留观病房,抢救室,床上,地上,平车上,躺满了烧伤的患者,病人的呻吟声,呼喊声,医生护士询问病史要药品材料的声音充斥了所有的空间。急插管,哪个需要急插管?没有人顾得上理我,我只能一个个的去问,去评估。走廊上平车的一位伤者已经走了,头上盖着白色的被单,平车边上,一位中年男子紧紧的握着平车,小声的哭泣着,旁边甚至没有一位医护人员顾得上安慰他,所有人都在忙着!评估完所有的病人,暂时没有需要气管插管的(呼吸道水肿一般要在烧伤一段时间之后出现,那时需要气管切开干预)。泌尿外科的尤医生拉住了我,深静脉,我这个需要深静脉,外周根本挂不进去啊!他和另一名护士在不停的用手给补液袋加压,液体还是进去的很慢。我需要深静脉包,需要手套,需要消毒液,需要纱布,需要....需要的太多。

可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时间!从抢救室壁橱里,我找到了五个深静脉包,一包碘伏棉签,很庆幸,5个包里面有4个是国产包(进口包里只有深静脉穿刺套件,其它手套、纱布、缝针什么的都没有)。跪在地上,我眼前的是我今天穿的第一个深静脉的病人,已经记不清是他还是她了,和所有重度烧伤的患者一样,身上的衣物毛发都没有了,可能是送来的稍晚,抢救床和平车都没有了,她只能躺在抢救室一个角落的地上,身下只有一块蓝色的一次性治疗巾,眼睛还能睁开,呼吸也很好,和旁边一辆平车上的伤者交替着使用一个监护仪,我知道她是清醒的,还可以向旁边做资料统计的同事报出她的名字和家人的手机号码。

我想尝试进行颈内静脉穿刺,走后路。用碘伏棉签轻轻一拭,一层黑色的表皮掉了下来,露出下面红白相间的真皮层,烧到这个程度,她的皮肤已经没有疼痛感了,真皮层上不断有组织液渗出,绷的紧紧的,已经没有办法去找颈部的解剖结构了(深静脉是身体深部的静脉,一般比较粗,但是也是看不见摸不着的,颈内静脉的穿刺一般需要我们去辨认胸锁乳突肌的胸骨头和锁骨头),加上手边没有小的试穿针,决定穿锁骨下,骨性结构还是可以摸的出来的,消毒好,很顺利的穿到了锁骨下静脉,置导丝,退针,扩皮,置导管,接上补液后,我把缝合固定的工作留给了我身边的普外科的同事(常军医生,那天他一共帮我缝合固定了4-5个病人的深静脉),站起来,紧接着做了旁边平车上病人的深静脉置管,在我准备做第三个病人的时候,急诊室的烧伤患者已经几乎完成了分流工作,我和消化科的赵主任一起把他护送到了普外科,换床后在床边完成了穿刺置管。

第四个患者是一位女性,听声音三十岁左右,1401床,帮她做穿刺的时候,1402床,听声音应该还是一个小姑娘,不停和护士要求要镜子,一定要看看自己烧成什么样子了,护士一直在安抚,效果也不是很好,这时,1401床说了一句别看了,人都不像了,你看看我就知道了....”小姑娘立刻就不说话了,很难过,没有哭,因为烧伤,体内严重脱水,她已经没有眼泪可以流了。看着让人心酸。在普外科,一共完成了四个病人的穿刺,两例锁骨下,两例颈后。

确认过后,再跑回手术室,遇到了一位我觉得让我心里最难过的病人,那是一位小姑娘,她说她只有二十岁,今天才第二天上班,全身三度烧伤,应该是我接触到病人里面最重的一个,因为皮肤张力太高,四肢都挛缩着,无法伸直了,因为解剖结构无法辨认,加上皮肤张力高,就像塑料纸一样,我到的时候,我的同事们换了几个人,分别从颈内中后路,股静脉试穿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很幸运,我从锁骨下找到了机会。小姑娘一直呻吟着我觉得身体好紧,能不能让我松松....好渴,能不能再让我喝一口水....”因为之前一直没有静脉通道,一位护士用吸管间断让她喝水。需要插导尿管,两位老护士试了几次,才很困难的放进。处理好小姑娘,手术室内所有的病人都完成了深静脉的开放,换下湿透了的洗手衣,电话又响了,骨科有四个病人需要开放深静脉,我和我的两位同事带齐材料,一路跑去骨科,路过急诊的时候,急诊室已经分流结束。

兵分三路,刻不容缓。我们到的时候,骨科医生已经完成了清创包扎的过程,一个医生两个护士负责一个病人,秩序井然。第一例很顺利,穿好后遇到同事做的一个患者也是穿刺困难,我上去试穿了几次也没有成功,最后是另外一位同事从右股静脉置管成功。再回到手术室,已经是中午12:30

换掉湿透了的洗手衣,泌尿外科打来电话,说他们的一个病人烦躁的时候把已经穿好深静脉拔下来了,我和同事赶到的时候遇到了一直在泌尿外科帮忙开放深静脉的科室里的余老师,他也已经完成了7例穿刺开放。这次拔掉导管的是一位青年男性,也是重度烧伤,唯一还有表皮的脖子上全都是水泡,他在病床上不停的翻滚着,止痛药已经用过了,他一直在要求喝水,他用他的家乡话和我说求求你了,给我一杯水,我不要喝那个咸的水,给我一杯自来水就行,越多越好!护士一直用吸管和针筒给他喂水,他喝了就要吐,抱怨胃好酸(耐信-胃粘膜保护剂已经用过了),这是我今天穿刺的第9个病人,也是最困难的一个,我不知道我用了多少时间,试穿了多少次,我只知道,如果没有静脉通道,他连第一关休克关都过不了,余老师和同事都试穿过了,他没有退路,我也没有!最后,在右腹股沟韧带,以12.5px一个间隔,一针针的平行试穿,先找到了股动脉,再找到了股静脉(这个时候,多希望科室下个月才能到货的麻醉用b超能立刻就起作用)。这当中,上海瑞金医院的烧伤科专家已经赶到了,在给每一个烧伤患者做评估,他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全部是80%以上烧伤的重症患者。

再一次回到科室的时候已经是下午13:20,手术室的病人都送到各个病房和ICU了,同事们正在吃饭,而我早就饿过了,也吃不下去了。

14:00楼下急诊室来了许多的救护车,特警已经封锁了急诊区域,我和同事在六楼窗户看了一下,当中有昆山120,苏州120,无锡120,最多的时候有9辆救护车排队等待转运病人,把他们送到上海苏州无锡的条件更好的医院。我的同事告诉我,转运之前,五官科医生在上海专家的要求指导下给大部分的病人做了气管切开术,希望他们好运!等待他们的至少还有五关:休克,呼吸道水肿,多器官功能衰竭,感染,数十次的制皮削痂矫形....他们当中,大部分人的预后都不乐观,包括那个三度烧伤的年仅20岁的小姑娘。

回到家已经快4了,洗完澡,四点半,吃到了今天第一顿饭。

妻子的医院收治了更多的病人, 她告诉我,在她们医院,有一个小姑娘,在气管切开前,医生问她有什么要说的(气管切开后就不能说话了),小姑娘说别告诉我妈,她会受不了的....”还有一位女患者要求见见门外等候的丈夫,再见一面吧,不见也许就见不着了....”闻着无不落泪。珍惜眼前所拥有的吧,

2014-08-02 七夕情人节,很多人的命运在这天发生改变!

后记:记得曾经看过一个电影,里面有句台词“每天顺利的度过12点,就是幸福”,希望每个人都能珍惜自己,珍惜旁人,因为生命是那样的脆弱,随时可能都是最后一句话,最后一次见面。朋友珍重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