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连载:《布衣官道》32~33

宝庆原生态农土特产2018-11-04 00:59:11


第三十二章     送礼事件

    面对张青云的突然袭击,耿霜明显缺乏准备,刚开始她还显得有些生涩,渐渐的开始了迎合,一番**的长吻,她只觉得全身发软。

    张青云也是上下其手,一双手早已经入侵到其内衣深处,摸着耿霜滑腻如玉的肌肤,他渐渐的开始迷失。

    “不……不……青云。这里……”

    耿霜费了吃奶的力气才阻止张青云下一步的动作,张青云倏然恢复理智,一看耿霜的嘴唇竟然被自己咬破了,溢出了猩红的鲜血,他歉然一笑,轻轻的拍了拍耿霜的后背,道:

    “耿姐,做我的女朋友吧!”

    耿霜身躯一滞,如水的眸子轻轻瞟了张青云一眼,低头不语。

    “你不做声就当你默认了。”张青云笑道,他心中也感到好笑,照说耿霜也是有过婚姻经历的人,咋还如此害羞呢?动不动就闹个红脸,这时的耿霜确实难以和女企业家联系起来。

    “你这个家伙,你……你……弄疼我了。”耿霜良久才娇羞的说道。

    张青云听得心头一荡,刚想开口开个更灰色一点的玩笑,一想又害怕耿霜和自己翻脸,连忙改口说道:

    “今晚就住这里吧!我请客,你弟弟不是给了我一张卡吗?”

    耿霜妩媚的抬了一下眼,道:“切,你那点钱还是自己留着吧!住宾馆的钱我还是有的。”

    “那是!那是!你可是我们雍平有名的企业家,我们这清水衙门的官员,哪能跟你比富。”

    “你……你……不跟你说话。”耿霜嗔怒道,嘴角却噙着微笑。

    张青云咧嘴一笑,心中颇有些后悔,自己随口说请客,没想到耿霜还真要自己开一间房,否则两人住一间房那该多好啊!不过这也只能这样想想,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耿霜的保守张青云是清楚的,没想到雍平最耀眼的女企业家,经常抛头露面的人物,竟然是一个如此保守的人,动不动就会害羞,宛如未出阁的少女一般。

    随即张青云和耿霜两人只好又在前台开了一间房,两人各自回房,洗漱完后,张青云裹着浴巾慵懒的坐在沙发上,心中不住的感叹,这简直是太浪费了,一个人一间百来平方的房间,不能共处真有些不爽。这耿霜也真是的,都默认交往了,怎么还这么不开窍呢?是不是自己能动性不够哦。

    “兹~兹”手机伴着震动在桌子上跳动。

    “喂,哪位?”

    “哪位,哪位,你老娘的声音你听不出来吗?”电话里传来尹素娥的声音。

    “哦,是妈啊,嘿嘿,我刚才没看来电显示,这么晚来电话有什么事情吗?我明天就回家了。”

    尹素娥沉吟了良久,有些犹疑的说道:“我说青云啊,你老实跟妈说,你现在调什么单位了,这两天我心里总是有些不踏实。”

    张青云哑然失笑,道:“我一个国家公务员,工作都是组织上给安排的,你有什么不踏实的呢?”

    “我也不知道,反正不踏实,这两天老有人往家里送东西,礼品都贵得很,芙蓉王、玉溪的烟,五粮液的酒都有。还有了你姨姨说马嫂那边最近也和她走得有点近,她那意思是想撮合一下你和马家那丫头的事……”

    张青云只觉得自己的头有一点大,谁会给自己送东西拜年呢?照说自己一秘书又没有实际职务,这种送礼的事情应该不会有啊。

    马珊那边倒可以理解,她老爸是富甲一方的人物,得知自己提拔了,看好自己的前途,让他媳妇活动活动也是有可能的,毕竟马栋梁是个商人,这种人势利是他们的天性,况且姨姨上次也提过这方面的事情,他们再来炒冷饭也有由头。

    老实说张青云对马珊的感官还是不错的,这丫头虽是富家女出身,但没有那股富家女的娇脾气,以前读书的时候为人也还不错,模样当然是不用说,是个花一般的人儿。不过张青云现在已经和耿霜确立关系了,这方面的心思也就淡了。

    “是哪些人送的东西,你都记下名字了吗?”张青云沉吟良久才说道。

    “都记下了,这咋能不记下呢?”尹素娥慌忙不迭的说道,听声音彷佛如临大敌一般。

    张青云哑然失笑,心想自己家还真是世代清白之家,官场上送礼的事情是再平常不过了,可怜二老紧张成这个样子。

    “有一个叫王华华,二十多岁的小伙,高高瘦瘦的,戴一副眼镜。还有一个张倩的女孩子,鹅蛋脸……”

    尹素娥稀里哗啦的说了一大通,她说得非常详细,通过他的描述完全可以画出像来,看来张青云老妈还真有做目击证人的潜力,这一点连张青云都暗暗咂舌。

    “好了,好了,妈,人家送来了就收下吧!那几瓶酒就当过年我给老爸的礼物了,烟嘛,我回来自己抽。”张青云止住老妈的话头,笑着说道。

    他现在明白了,原来送礼的都是县委办自己的下属,自己不是分管信访和保密吗?手下倒还有几个办事员,这茬还真让自己忽略了。年关拜访自己的直属领导,是惯例,自己也不来武德拜访厉刚了吗?这是人情世故,和受贿相隔十万八千里,这在中央纪委都是默认的。

    “那……那真的没事?”尹素娥还是有些疑惑。

    “能有什么事情?你儿子现在调县城了,同事拜个年算个啥,看你弄得大惊小怪的。我不也来武德拜年了吗?”张青云苦笑的说道。

    见张青云说得这样笃定,尹素娥才松了一口气,接着她又唠叨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结束了通话,张青云自顾一笑,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暗道这世道变了,自己在不知不觉还真成了一个小领导,虽然这个官只有芝麻大点,但是带给自己的变化却是完全两样的。

    试想前几年在栗子坪做一般干部的时候,自己去报道被子都是从家里带去的,一年上头猪油都没有人送一斤,现在倒好了,身份稍微变化一下,就有人上门送重礼了,这官场啊,还真是个名利是非圈。

元一竹酒全国招商13807396339


第三十三章     傲骨?

    墙上的挂钟在滴滴答答的摇摆,张青云一个人枯燥无味的坐在沙发上,他几次都想出去到耿霜那边转转,不过终究没有鼓起勇气,他暗骂自己有色心没色胆,但也只是骂骂而已,终究没有行动。

    “叮!叮!叮!”

    张青云刚准备睡觉,房门突然敲响。

    打开门耿霜正俏生生的站在门外,她一袭白色的睡袍,露出玉一般滑腻的脖颈,领口露出一抹雪白,只勾人心魄。

    “你洗澡了?”张青云明显感觉自己心跳有些加快,头一次感觉舌头有些转不过弯来。

    “恩!”耿霜哼了一声,紧接着便是嫣然一笑,看得张青云头脑一阵眩晕。

    “老实告诉我,你今天跟赵大哥说了一些啥!”

    张青云心头一沉,暗道,这事情果然有蹊跷,十有**跟那个什么约定有关,一念及此,他也收拢了玩笑的心思,如实说道:

    “他提出通过关系调我进市里,我拒绝了!”

    “为什么?这样好的事情为什么要拒绝?你难道认为在武德市不比雍平要好?”

    张青云心里暗暗摇了摇头,耿霜毕竟没有在官场混过,官场的东西有很多她还难以看透,官场上的事情哪有那样简单,自己毫无背景,现在被提拔为县长秘书,就有人已经眼红了,贸然再进市里,那指不定会怎样呢。

    当然,最关键的是张青云认为赵传那样的关系根本靠不住,官场上最不值钱的就是义气和人情,有的只是利益。赵传调自己进市里只是完成一个承诺而已,并不能成为自己的依仗。那样自己头重脚轻的,摔跟头的几率太大,张青云可不认为自己是个安分的人。

    不过说这些说给耿霜听是不合适的,这女人已经够精明了,再给他灌输这些东西,张青云还真怕激发她的心理阴暗面,女人还是傻点好。

    “赵大哥给我说了一个什么你和他之间的约定,我虽然不知道详情,但是我判断这估计跟你重新组建家庭有关。当时我们没确定关系,这样的好意我怎可以贸然接受。”张青云正襟危坐的说道,说完这话他只觉得自己脸上有些发烫,心想自己是不是有些太过无耻了。

    “你呀,你呀,要我说什么好!我好心好意想帮你一把,奈何……”耿霜摇了摇头,“可惜了……,赵大哥是言出必践的人,过了期限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张青云神色一动,一时大为好奇,连忙询问事情的原委。

    张青云一问,耿霜倒有些扭捏了,沉吟良久她才说出事情的经过。

    原来,耿霜和前夫孙科拿结婚证仅五天,酒宴都没办,孙科就死了。孙科的死严格来说是赵传指挥失误造成的,而且孙科在世的时候,他就是赵传的亲信,所以赵传当时还是有些痛心的。

    作为孙科的遗孀耿霜当然便受到了赵传的重点关注,耿霜的弟弟就是当时入伍的,入伍两年就提干了,渐渐的也成了赵传的亲信。同时赵传还承诺耿霜,当她再要成家的时候,赵传会帮他老公设法谋一份好差事,两人也好过一个安乐日子。

    不过军人出身的赵传,身上总有些怪异的地方,为了让耿霜早点走出丧夫的阴影,他给了耿霜一个期限,时间为两年,两年之内他要求耿霜重新组建家庭,否则约定无效!当初他们约定的时候是99年,现在期限马上就要到了,耿霜这才带张青云过去。

    “弄了半天,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说耿霜为啥这么心急呢!原来是过了这个村,就没有店了。”张青云暗道,他刚想开口说几句玩笑话,抬眼看见耿霜的神色明显有些不对。

    “青云,我也知道自己配不上你,我是个苦命人,我带你见赵大哥也不过是不想浪费这样一个机会,你有才华,只是根子浅,所以才想帮一下你,你万望不要介意才好。”耿霜神色有些黯然的说道,眼角也很自然的噙满了泪珠儿,晶莹剔透的,甚是惹人怜爱。

    张青云一下慌了手脚,这女人的性情还真有些难以揣测,怎么说得好好的,突然就变脸了。

    “耿姐,和你交往我可是真心的,你条件那么好,我还算是高攀了,你咋能这样想呢?”

    耿霜默然不语,良久才哼了一声,道:“是吗?那你为什么跟赵大哥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弄得我下不了台。”

    张青云噎然不语,心中恍然,刚才耿霜来之前肯定和赵传通过电话了,不然不可能知道得这么详细,她这是来我房间找麻烦的,自己还想歪了。

    “哈哈!”张青云大笑数声道:“我的乖乖,原来你为这个生气。我根基浅,底子薄,但我也想靠自己的奋斗弄处一点成绩来,靠你和赵大哥那个什么约定,我纵然获得荣华富贵,心中也会有遗憾,所以当时我才如此说话,看你想到哪儿去了。”

    张青云说完这些豪言壮语,自己都都感觉有些违心,这哄女人还真得有演技才行。

    耿霜目视张青云良久,突然嫣然一笑,张青云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的这一“哄”字决起到效果了。连耿霜这样精明的人都被自己给“唬”住了。

    “你呀,你呀,你怎么能这样想呢?现在官场上谁不靠关系,有很多人扔出大把钱财就是想找点关系,你这样迂腐可不行。”

    张青云哑然失笑,心想自己有那么纯洁吗?不过口中却道:

    “我可不是迂腐的人,不过我一想到那个约定心中就有疙瘩,你现在可是我的女朋友,是我一个人的!”

    耿霜的双眉一挑,张青云的话她哪能听不懂呢?原来这冤家是嫌弃自己这个约定是因孙科而起的,他心生妒忌。一念及此,耿霜心头涌过一丝暖意,只觉得自己能找的这样一个男人,当此生无悔了。

    其实耿霜身世是复杂的,他和孙科并没有什么感情(后文会交代),孙科之死对她也并未有什么悲痛,反而有一种解脱。可是孙科死后,她戴上了一个烈士遗属的帽子,想寻觅一个知己也不容易,她本想自己这辈子可能再无所爱之人了,没想到老天爷如此垂青自己,给自己送来了一个张青云。

元一竹酒全国招商13807396339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