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关于炮兵打靶的几个故事

西乡情韵2018-10-11 15:51:02



(长按二维码——识别二维码——关注)


相约西乡


畅吟乡土情怀


[写在前面的话]

关于炮兵这个兵种,从我一入伍开始,就从老兵那里听来了许多故事,有的故事有几份可信,有的故事匪夷所思,有的故事有几份科学道理,有的故事纯属扯蛋……但不管怎么说,这些故事无疑加深了我对炮兵的兴趣,并在今后的军旅生涯中,以自己身为一名人民炮兵为荣。尤其是在经过四年炮兵指挥院校学习之后,更是对人民炮兵有了崭新的认识。

炮兵是战争之神!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可有谁知道,无限荣光的背后是炮兵指战员汗水和智慧的付出!炮兵分队的专业性特别强,无论是观察所指挥、还是阵地指挥,都需要过硬的军事指挥技术。炮兵打得准,需要多专业协同。从侦察、计算、通信,到炮阵地的炮长、炮手、瞄准手等等,是一个综合业务素质的反馈。非常荣幸的是在近二十年的军旅生涯中,一直没有离开炮兵这个主阵营,并且对炮兵的各个专业都历练了专业的训练和研究,对炮兵射击的各种要求和要领都熟记于心。担任营、连分队指挥员时,无论是单兵专业还是综合射击指挥专业都在接受上级考核时取得优异成绩。

今天讲的几个小故事,纯属闲扯,无需较真。有的是听来的,有的是看来的;有的有一定的科普道理,有的只是听听而已的。总之,只为闲扯,看过一笑了之,不必当真。

 

 

故事一:炮  轰

有一次,某炮兵连队打靶,打出去四发炮弹,只有三发命中目标,另一发偏离目标点好几公里。连长大惊,他怕误伤了群众,忙带领侦察班长驱车赶到炮弹着落点查看。

岂知偏离的这发炮弹落在了一块西瓜地里,他不禁松了一口气。正要离开时,发现从瓜地里战战惊惊的爬起一个满脸泥土的小伙,他吓的哆哆嗦嗦地说:

“解放军同志,你们也太小题大做了吧!不就是偷个西瓜么,用得着拿大炮来轰俺吗……”

 



故事二:打得准

话说某日某炮兵部队组织打靶,封道,一老乡越界,战士阻止

战士:打炮呢,危险

老农:没事,都听惯了,听这声不是往这里打。

战士:……万一有炮弹打偏了呢,别走了

老农:听声音,打的是152榴吧

战士:……………………是的

老农:没关系,152榴准着呢,肯定打不到这里

战士:(无语)

 


故事三:蒸  发

俄罗斯军人一向以大大咧咧著称,军事演习时不出点幺蛾子简直就不像俄国军队了。2015年11月,俄军西部军区的炮兵部队在打靶过程中就出现了一次严重意外。

该射击靶场因为地形限制,靶场的构成比较狭长,宽度不足,虽然纵深是足以满足重炮远程轰击的需要,但炮弹如果打偏的话,就可能从左右两侧飞出靶场。

靶场附近,有几户村民觉得故土难离,不愿意搬迁,就一直住在靶场四周,军方对此也感到无可奈何。但那次打靶就偏偏出了意外。一个炮连的4门重炮在射击时发生了偏差,这个已经上了年岁的破旧屋子被瞬间抹平了,事后,勘察人员写道“仿佛如同从地球上蒸发了一样,连张纸都没留下”。

就在军方认为出了大事的时候——这个屋子里住着一位老农和他老伴——那位叫做尼古拉.科兹洛夫的70岁老人和老伴却蹒跚地走到了山丘,然后呆住了:自己的家呢?原来,他们出门到附近的小镇上买些生活用品,当炮击发生时正好不在家。军人们纷纷长舒了一口气,好歹没出人命。

军方最终给尼古拉.科兹洛夫赔偿了470万卢布,约合8万美元。毕竟把人家的家给轰了,而且是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老人们在附近的镇子里购买了一套新房并重新购置了生活物品。但二位老人还是觉得非常不满:以前的老房子里距离亲爱的森林很近,现在可远太多了。

 



故事四:拣 弹 皮

炮兵每年要进行年度实弹射击考核。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二十多年前,在全军各大靶场都存在着靠拣炮弹皮养家糊口的一群人。

众多拣炮弹皮的大军中,有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可不是等实弹射击结束后,再进入落弹区拣弹皮的。而是在实弹射击进行中,在落弹区拣弹皮的那群人。你要问,实弹射击时落弹区允许有人吗?肯定是不允许的呀。情况是这样的,实弹射击一般是九、十点钟开始,有时会更早些。落弹区的哨兵半夜出发进入警戒位置,可那群人比你早的多。偌大的场地,方圆几十公里,沟壑密布,树木繁多。别说十几个人,就是一个连,也能躲藏得严严实实。

这群老乡年纪一般在三十岁上下,虽普遍体形瘦小,但个个身强力壮,精明强干。他们是那种反应迅速,动作敏捷的人。通常身着色调偏重的衣服,可能是为了隐蔽;小腿裹有绑腿,可能是为了动作灵便;肩背小筐,那是为了装弹皮。那身打扮有点象武侠片中的“大侠”。实弹射击前是看不到他们的,看到了就不会开打了。开打了,也不易见到他们。如果让指挥所看到他们也是要停止射击的。随着一发发炮弹落地,爆炸扬起的灰土把他们的身影掩盖的严严实实。只有硝烟快散开时,才能看他们闪动的身影。只见他们从这个弹坑跳到那个弹坑。时而跃进,时而卧倒;时而跳起,时而滚进;时而匍匐。动作娇健利落,干净舒展。单就是战术动作而言,训练有素的步兵也有所不及。

他们也有自己的“潜规则”。比如,为了公平,对落弹区做了划分,各自捡各自的。再如,他们是第一波进入落弹区,因此只捡大弹片。尤其特别喜欢火箭炮弹,因为那种炮弹运行部分的弹片不易炸碎。而把那些小的留给后面的人,不能独吞。再有就是实弹射击中,只是把捡到的弹片聚在一起堆起来,谁堆的归谁。

他们捡弹片,遇到多门炮同时打,就找地躲起来,说那家伙太历害,一来一大片。问他们怕不怕?他们说,刚开始怕,时间长了,摸到头绪也就不怕了。

什么炮什么时候打,打多少,他们基本上能说清。能从炮弹飞行发出的刺耳啸叫,分辩出炮种和大概的落弹区域;能从炮弹爆炸声中,判断出落弹距他们有多远,弹坑的深浅和大小......每当聊起这些,这些人的脸上总有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自豪。

虽然靶场也接到过不少部队侦察兵的报告,但到了进一步核实时,早没了人影。庆幸的是,从未听说有过任何事故和影响实弹射击的事情发生。双方在一个“度”上合谐相处。

这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从他们的身上你会悟出很多东西,是什么让他们铤而走险?

 


故事五:打炮看天气

近年来,随着我国炮兵武器装备的升级换代,火炮的射击精度也不断提升。这背后离不开炮兵综合信息保障系统,例如炮兵观瞄系统、弹道修正、毁伤评估系统的功劳。不过,提到炮兵气象系统,可能就不为人所知了。


炮兵是个十分依赖气象情报的兵种,准确的气象情报是炮兵部队遂行火力打击任务的基础,气象情报的准确与否对炮兵部队完成战斗任务作用重大。因为,炮兵部队实弹射击受气象因素影响较大比如说,在炮兵射击过程中,各种风形成的空气阻力对炮弹的落点和炸点有明显的影响,对直接影响射击精度;此外,由于海拔温度的升高,造成气压的升高,空气阻力也会增大,从而影响射击精度;同理、降水等气象因素一样会对炮兵的射击带来严重的影响。很可能同一种火炮在我国西南高寒高原使用和在东南沿海使用的弹道参数就不一样。所以必须要有精确的实时气象参数作保障才能确保射击精度。

而今机械化炮兵和信息化炮兵的自动射击更加依赖弹道气象情报的修正,没有可靠的气象弹道风条件修正通报,炮兵将难以完成火力打击任务。就连信息化程度世界第一的美国陆军,也曾经因为天气原因吃过大亏。

2002年,美军第10山地师、第101空中突击师以及第3和第5特种大队在对阿富汗东部沙希果德山谷内武装分子的清缴作战行动中,就曾吃过这方面的亏。这次代号为“蟒蛇”作战行动的阿富汗地区为海拔3800米,当时美军缺乏在如此之高的海拔气象弹道修正资料和使用经验,面对高原复杂地形气象条件,炮兵无法遂行准确的火力支援,美军原本计划3天结束的战斗拖了半个多月才完成,而且最终伤亡了数百人之多。


正因为如此,各国陆军都高度重视炮兵气象探测,都设有专门的炮兵气象分队,为了便于修正气象要素对炮兵射击的影响。炮兵气象分队需要定时对地面和高空的气压、温度、湿度和风向、风速进行探测。他们通常每隔 4小时实施一次综合探测。在两次综合探测之间,进行1~2次补充探测。每隔1~2 小时发出一次气象通报。在能见度良好和无云的天气情况下,以测风经纬仪探测时,高度可达12公里,夜间为6~8公里;以无线电探空仪探测时,高度可达25公里。气象站的弹道保障半径通常为20~50公里。气象通报使用时效一般为2小时。此外,他们还需要将探测的资料与标准气象条件进行比较和整理,求出射击所需的炮兵气象诸元,并将上述炮兵气象诸元提供炮兵部队进行气象修正。这一系列复杂的侦测活动是炮兵精确射击必不可少的。

(本文文字、图片引用网络,敬请点击并关注。投稿和联系请发631927364@qq.com)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