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爱问》:上饶集中营记忆——越狱

广播江西2018-10-31 09:00:53

请戳音频,听声音里的江西。

小提示:戴上耳机听,更精彩哦~

     ↓↓↓



  秋天是个怀念的季节。

  当上饶茅家岭的香樟树开始渐渐变黄的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北京城里,94岁的《人民日报》高级编辑季音正戴着老花镜、伏在那张堆满了书和杂志的老式书桌上修改着《越狱记》。这篇记录老人70多年前在江西上饶集中营的一段传奇经历的回忆录在人民日报《金台通讯》上连载发表后,反响热烈。



“好多老同志问我,哎呦,老季,你记性这么好!我说别的事我能忘记,集中营这段历史不能忘记。忘记意味着背叛!”



 

 几天前,《爱问》记者何灵北上京城,采访了季音老人。



季音,原名谷斯钦。1923年出生在浙江上虞一家境殷实人家。194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进入范长江任社长的国际新闻社金华通讯站担任干事。1941年1月, "皖南事变"后,季音与通讯站负责人计惜英一起被特务逮捕,囚禁于上饶集中营。


记者:“您被抓进集中营时多大年纪?”

季音:“17岁。集中营里年纪比较小的。42年逃出来。我在集中营这种非人生活过了一年半。吃过各种苦头,上过各种刑。”





  1941年“皖南事变”后, 国民党在上饶的周田、茅家岭、李村、七峰岩等地设立的一座规模庞大的法西斯式人间地狱,它对外打着所谓军政训练机关的幌子,关押的囚徒被称作“学员”,一律穿军服,佩戴有“更新”字样的臂章。实际上,上饶集中营是以“管训”为名,行迫害之实。

“国民党特务是很残酷的。他们看我年纪小,想在我嘴里头了解党的秘密。实际上当时我的党组织关系还没接上,我无可奉告。当然我在特务面前,就是知道了也不能告诉你啊。敌人对我这个17岁的孩子用了各种刑罚,拆杠子了——老鹰飞,坐老虎凳,坐长凳上,把人往后扳,脚后跟架砖头。我都尝过。”





  1942年6月,日军沿浙赣线南下,迅速逼近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所在地上饶。集中营各“囚徒队”在宪兵特务的严密监视下,开始向福建方向撤退。

  当时季音被关在被称为“顽固队”的集中营第三队,队员们都是一些“不服管教”的“顽固分子”。特务队长曾恭生为了防范他们在途中逃跑,把三队变成一个运输队,挑运长官们沉重的行李物件。

  集中营的队伍在荷枪实弹的大批宪兵严密监视下,挑运着沉重的东西,沿着闽赣公路在烈日下连续走了4天。6月10日到达铅山县石塘镇。

“到了石塘镇以后浑身都是汗,脏的不得了。那天下午特务队长发善心了,给你们洗个澡吧,就到附近小河边上,拉到去,规定10分钟,不能超过。赶快洗。旁边都是枪对着你。我这个人动作慢,忘性大。时间快到了,赶快往回跑。突然想起来,我把那个绑带放在河边上了。我就回去拿绑带,回来晚了,超过时间了。”


  等到季音拿了绑带返回时,队伍早已集合完毕。被狱友们叫做“杀人魔王”的特务队长曾恭生正在训话,见有人迟到,火冒三丈。

季音:“集中营有规矩,长官讲话要立正的。我不立正。我就叉开来。”

记者:“你是故意不立正的?”

“我故意瞧不起。反抗。队长看到我没有站好,他就打过来。我还是不站好,他就拳打脚踢把我打倒在地上。我就挣扎着爬起来,对不起,我还是两腿叉开。”



  此时整个队伍一片死寂。难友们一双双愤怒、同情、鼓励的眼睛让特务们感到了恐惧。眼看天色已近黄昏,气咻咻的特务队长急忙把队伍带回到住地。


“我们住在一个倒闭的工厂的楼上。我心里想,我非跑不行。特务肯定要找我麻烦。现在他正忙,没有时间。他非找我麻烦,整我的。我决定跑。”


  楼下有宪兵站岗,楼上唯一一个窗口也由一个叛徒班长寸步不离地把守着。怎么办?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再过一会儿,天就要亮了。季音几乎绝望了。

“我急得不行。怎么办?那个叛徒班长突然咚咚咚下楼去了,大概上厕所。窗口没人看。我赶快起来。我把绑带扎在柱子上,溜下窗口。正在我跳的时候,我背后突然窜出来个人,比我还动作快,一下跳窗口,他叫庞斗华,我们两个人事先没有联系好,但是我们想到一块去了。跑出来以后,我躲在窗底下,特务追出来了,快追快追。幸亏庞斗华跑的声音很响,把特务引过去。我在旁边赶快翻围墙,九死一生。”


  天刚蒙蒙亮时,季音在路上又遇到了昨晚和他一起逃出来的狱友、新四军干部庞斗华。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失声痛哭。终于死里逃生了!就在季音逃出集中营的第四天,特务们在福建赤石镇郊外集体屠杀了被囚的76名新四军干部和同志。




  在北京,还有一位老奶奶叫李锦,是当年参加上饶集中营茅家岭暴动26位志士中目前唯一健在的老人。她和季音同年,今年也已94岁。《爱问》记者是在北京朝阳区一家社区医院的病床上采访李锦老人的。

记者:“您今年高寿啊?”

李锦“94。”

记者“还记得茅家岭暴动的事情吧?”

李锦“还记得。”

记者“那时候你多大?”

李锦“十八九嘛。茅家岭是个监狱。”


 

  出生于浙江宁波一富裕家庭的李锦,1938年参加新四军并加入中国共产党。皖南事变中被捕关进上饶集中营时还未满18岁。

  当时上饶集中营里关押的新四军干部中六分之五都是共产党员。他们被关过铁笼受过刑,每天过着半饥饿的生活,但始终英勇顽强,保持革命气节。1942年3月开始,国民党战事吃紧,时局混乱。茅家岭监狱的共产党员开始酝酿越狱,成立了5人暴动小组,默默地等待暴动时机的到来。


记者:事先知道要暴动吗?

李锦知道。我和纪培陵两个在女生队。男同志和我们联系了。李维贤跟我联系,说准备走。我不懂,有人来接我们啊?那时候没有斗争经验,不知道还有暴动。我以为地方上的有部队来接我。他说没有,准备自己走。




  1942年5月25日,茅家岭监狱的战友发现管理员不在,卫兵排长和班长也去开会了,监狱里面只有几个看守执勤,当机立断,举行暴动。

“卫兵上厕所去了,监狱的门没有锁,就挂上了。我们同志就用手弄开了,把门打开。里头20几个人,从监狱跑出来。卫兵就喊,出事了。我们同志就把卫兵逮住,弄水沟里,头压住,不许动。男同志就叫,新四军的快走。我们就跟着走了。我们还到卫兵房子里拿枪,我还拿了几个手榴弹。男同志就把监狱的后门打开了。我们就跟着从后门跑。结果后门下面是个稻田,我先跳下去,起来,鞋就陷在稻田里了,跑不快。纪培陵把她袜子给了我。我们都跟着集体走,在大山里走了11天。”



  在戒备森严的上饶集中营,26位赤手空拳的中国共产党员和革命志士夺枪暴动,24人成功越狱,堪称一部英雄史诗,动人心魄!

  时光飞逝,转眼“茅家岭暴动”已过去七十四年了。如今唯一健在的李锦老人也因生病住在医院,但她头脑清醒,每天看报关心国家大事。

“现在习近平领导的党中央都在实现中国梦啊,要脱贫啊,穷苦的地方都要小康啊,习近平主席我觉得挺好的。应该相信党中央的领导,我觉得中国挺有希望的。”


1941年,刚被捕入狱不久的季音在上饶茅家岭监狱外和狱友合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他们衣着破旧,但目光坚定。如今年近百岁的季老不时会看看当年的老照片,回忆起那段不同寻常的经历。

“历历在目,像昨天一样。我被捕时17岁,入党刚刚一年,党的知识非常浅薄,也没有经过党的考验。我是跟着革命的大哥哥走上了正确的路。他们给我树了榜样。到茅家岭知道了怎么做人,就要做他们这样的人。”

季音说,上饶集中营里也出现过数量极少的叛徒,但他很庆幸自己始终没走错路。因为在上饶集中营里他遇见并跟随的是一群真正的、大写的人。下周六请继续收听《爱问》-上饶集中营记忆之战友。




本期主创


以上内容来自《爱问》节目(江西新闻广播 FM104.4 AM729每周六7:30播出)

监制:何灵

播音:凌洁

图文编辑:黄通轩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