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25篇千字文带你认识世界医学

大河健康报2019-01-09 16:26:09



一、沿着“一带一路”远行 中医药须“入乡随俗”



一带,是“丝绸之路经济带”,覆盖亚洲、欧洲;一路,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通向美洲、澳洲、非洲。总之,是与全世界发展经济和文化交往。为此,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改委作出 《中医药“一带一路”发展规划(2016—2020)》。现对其中主要项目解读如下:


国家出资建设30个中医药交流中心。这犹如孔子学院那样。


国家出资、企业投资,建50个中医药示范基地。旨在开发海外市场。


依托“国际标准化组织中医药技术委员会”,颁布20项中医药国际标准。这是中医药国际化的基础工作,就像汽车国际标准、手机国际标准一样重要。


以药品、保健品、功能食品注册100种成熟中药产品。这个项目是本文解读重点。



100种成熟中药产品,在中国是著名药品,为什么不在海外都注册为药品,却愿意求其次,注册为保健品、功能食品呢?


原来,几乎所有国家的卫生管理体系都建立在现代医学体系上,现代医学体系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西医”。西医的药品标准如:有效成分是什么?疗效机理是什么?药理、毒理实验结果怎样?中药则“一问三不知”,所以很难像西药那样在海外注册。


不过,在东北亚、东南亚,中医药的影响历史悠久,中药可以作为药品注册。但是在其他大多数国家,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中药只能作为保健品、功能食品注册。


2004年以后,许多国家也允许传统医药作为现代医药的补充。大多数国家都有传统医药,而中国的传统医药则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所以,目前已有67个国家承认中医药的合法地位,中药可以作为“传统药品”申请注册,注册程序比西药简化,但是也必须有“有效成分”、“疗效机理”。


地奥心血康于2012年在荷兰成功注册为“传统药品”,就是因为厂家分离纯化了天然药物中的“有效成分”甾体皂苷,解释了“疗效机理”。然而,像地奥心血康这样在海外注册成功的中药却凤毛麟角,真是太少了。


2016年底,世界卫生组织公布,中医药已传播到183个国家和地区。其实传播那么广的是针灸,中药传播没有这么广,而且中药主要是以保健品、功能食品的形式传播的。


专家说:中药走向世界,最大的障碍是“解释”的障碍,“君臣佐使”“阴阳五行”“虚实寒热”,这样的解释在国内行,在国外不行。看来,中医药沿着“一带一路”远行,必须“入乡随俗”,立足于所在国的卫生管理体系,按照所在国的标准生产中药,按照现代医学解释中药。



二、 “一带一路”输入中药知多少?



中药起源于“神农尝百草”,文字记载则始于春秋。


春秋时期的《诗经》不是药典,但《诗经》最早记载药材,如“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此木瓜不是今水果番木瓜。此木瓜酸涩,不宜生食,宜煮食,可止痢疾。据统计,《诗经》中有100余种植物,多为药用或药食两用。


战国时期假托黄帝之名的《黄帝内经》是中医理论经典,但不是药典,所以仅记载13味药材。


马王堆汉墓出土西汉帛书《五十二病方》,记载药材247种。马王堆汉墓封土50年后,张骞通西域,西域药材传入中国。



东汉假托神农之名的《神农本草经》是第一部药典,收录药材365种,按“君臣佐使”的组方原则,分为上品(君)、中品(臣)、下品(佐使)。这是顺序,不是药材等级。《神农本草经》已收录西域药材,如肉桂、胡麻、葡萄,皆为上品。葡萄竟入药,足见医药经典的历史局限性。


张骞通西域,开启陆上商道,输出的主要是丝绸,输入的主要是香料。2000年后,清光绪年间,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把这条商道称为“丝绸之路”。至隋唐,“丝绸之路”贸易达到鼎盛,盖因隋唐的“租庸调”税制不征商业税。“安史之乱”以后,藩镇割据,盛世不再,“丝绸之路”转衰,但并未中断。


唐代后期至北宋,阿拉伯人掌握了航海技术,中国发明了海上指南针导航的罗盘。这期间,以陆羽《茶经》为标志的制茶业发展起来,瓷器也空前发展。所以,唐宋开启的“海上丝绸之路”输出的主要是茶叶和瓷器,输入的香料则非陆上“丝绸之路”可比,因为船载岂是驼载可比。


香料,有的是调味料,有的可入药,中医归为“走窜”药,“走窜”之意是“脏腑、经络、孔窍无所不至”。外来的“走窜”药,有的名字带“香”字,列举几例吧。


乳香:非洲索马里、埃塞俄比亚的一种树木分泌的树胶,有奶香味。


安息香:伊朗一种树木分泌的香味树胶。伊朗古称安息,故名。


苏合香:西亚一种树木分泌的香味树胶,树名叫苏合。


丁香:东南亚丁香树的花蕾。


香蜂花:中亚一种蜜源花草。


至明代,《本草纲目》载药1892种,精华、糟粕各半,即半数不该入药,但所载外来药材96种则为精华。这些来自“一带一路”的药材,自唐宋以来,多数都引种到了中国,如今只有少数仍靠进口。


清代后期,西医西药传入中国以后,中国传统医药才被称为中医中药。追溯“一带一路”历史可发现,中药其实并非都姓“中”,许多原本姓“西”,输入中国后就改了姓。



三、 舌尖上的“一带一路”


舌尖上的味蕾对烹饪的味道最敏感,而烹饪离不开油,可是夏商周秦汉没有植物油,只有动物油。“肉食者”以动物油脂煎炸肉食,老百姓则素食,连孔子也经常素食。《论语》记载孔子曾说“饭素食,饮水,枕着胳膊睡觉,乐在其中矣”。



夏商周秦汉,种大豆、种麻面积很大,但是不知道大豆和麻的籽粒可以榨油。西汉农书《  胜之书》、东汉农书《四民月令》都没有油料作物和榨油的记载。北魏《齐民要术》才有芝麻、大麻榨油的记载。北宋《图经本草》又有油菜榨油的记载。


芝麻、大麻是从西域传入的,想必是在张骞出使西域很久以后,但是仍然得感谢“丝绸之路”。不然,等到北宋才能吃上本土植物油。


油菜起源于我国,但是一直被当做蔬菜。起源于我国的蔬菜还有:萝卜、白菜、空心菜、茼蒿、冬瓜、韭菜、莲藕、芥菜、荠菜、茭白、芜菁、越椒。大致就这些了。这些就是当时的细菜了。史书中常出现“葵”这种蔬菜,很粗糙,很难吃,唐代以后就消失了。史书中还常出现把大豆叶子当蔬菜吃的记载。


陆上“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传入的蔬菜有:起源于印度的黄瓜,起源于伊朗的菠菜,起源于欧洲的包菜、洋葱,起源于美洲的西红柿、西葫芦、辣椒,具体起源地考证不清的还有芹菜、胡萝卜、莴笋、木耳菜、生菜、茄子、南瓜、豆角、芫荽、小茴香、大蒜。


这些蔬菜不仅满足了我们的口味,也让我们更加营养平衡。最重要的是西红柿和辣椒。西红柿是我国乃至世界种植面积最大、产量最高的蔬菜,辣椒则只在我国种植面积最大、产量最高。若没有辣椒,湖南人、四川人、重庆人怎么吃饭!



西红柿、辣椒在明末清初经海路从美洲传到欧洲,又传到东南亚,再传入我国。辣椒传入之前,我国的辣味蔬菜是越椒,起源于越地的椒,越椒就是“遍插茱萸少一人”中的茱萸,茱萸只在重阳节插身上辟邪祛病,平时是吃的,但是其辣味远非辣椒可比。


遗憾的是,历史上香料贸易量最大的胡椒,在1951年才引种到我国,以至我国人民未养成食胡椒的习惯,烹调食物时偶尔放胡椒,而西方人几乎顿顿放胡椒。花椒起源于我国,但是花椒和胡椒是两种香味。


最后说说水果。我国原产的有:桃、李、梨、杏、山楂、枣、橘、柑、柚、橙、荔枝、枇杷、梅。引入的有:葡萄、石榴、芒果、香蕉、苹果、西瓜(相当于水果)。论消费量,原产的没有引入的大。


关于植物性食物起源,我们不必争民族自豪感。值得我们自豪的是“一带一路”通全球,天下物产我都有。



四、“一带一路”上的印度传统医学


“丝绸之路”出新疆向西,经中亚、西亚通到地中海,还有一条支线在中亚向南通到印度。印度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文明出现的时间相当于中国的夏朝。


中国传统医学的起源,假托华夏始祖神农、黄帝。印度传统医学的起源,则假托宗教中的神,因而颇具神秘色彩,比如炮制药材时要念咒语,治疗时要祭拜神像。


中医药最早的经典成书于汉代,印度传统医学最早的经典也成书于同期。


印度传统医学音译为“阿育吠陀”,世界医学界都用这个名词。“阿育”意为“生命”,“吠陀”意为“知识”,合起来意译为“生命之学”。


人类远古时期各民族的哲学都是源于对自然的认识,因而具有相似性。中国有金、木、水、火、土“五行”,“五行”也应用于医学。印度则有地、水、火、风、空“五大”,“五大”也应用于医学。



印度传统医学的药材包括植物、动物、矿物、海产品,与中药材近似,有的药材随佛教传入中国,如冰片、荜拨、阿魏、豆蔻等。


印度传统医学的诊断方法不叫“望闻问切”但是近似“望闻问切”。看牙齿、舌头、眼睛、皮肤、尿液、粪便;听语速;问饮食、生活习惯;测脉搏。治疗方法如下: 


1.药疗。

2.灌肠。从肛门往里灌药水,纯粹为了催泄。如今的“排毒洗肠”、“减肥洗肠”就源于此,竟有人热衷于此。

3.水浴或药浴。

4.针刺。1975年,著名中医唐由之为毛主席做的“针拨白内障”手术,据说就是唐朝时从印度传入中国的。

5.食疗。

6.瑜伽。这近似于中国的气功,但是还要加上冥想。

7.精油按摩。这方法如今很火。


印度有60万“阿育吠陀”医药师;中国有58万中医药师。印度有一半人口接受“阿育吠陀”治疗,其中大多数是农村贫困人口;中国2015年有9亿人次接受中医诊疗,但是接受西医诊疗的有68亿人次。


印度的西医医院不用传统药物,不设传统医学科室;印度传统医学的医院也不用西药,不设西医科室。


印度周边的斯里兰卡、巴基斯坦、尼泊尔、孟加拉国、缅甸,这些国家也接受印度传统医学。


在欧美,印度传统医学中的瑜伽比中国气功影响大,精油按摩比中国的推拿影响大,但是其药疗没有中药影响大,其针刺没有中医的针灸影响大。


英国殖民印度200年,英语也是印度官方语言,也是印度教学语言,所以印度“阿育吠陀”医药师的英语水平可以使之与欧美人民直接交流,而中国在国外开诊所的中医药师绝大多数英语水平很差。



五、“一带一路”上的阿拉伯传统医学



陆上丝绸之路的驼队,海上丝绸之路的船队,许多都是属于阿拉伯商人的。


阿拉伯人擅长经商,创立伊斯兰教的穆罕默德就是一个富有的商人。在中国的隋末唐初,穆罕默德率领信仰伊斯兰教的穆斯林,在20多年间统一了阿拉伯半岛各部落,建立了政教合一的国家。在以后100多年间,他的历代继任者持续向外扩张,建立了阿拉伯帝国。


今西班牙、法国南部、北非、西亚、中亚都属于阿拉伯帝国的版图,面积达1340万平方公里,人口约4000万。其面积比大唐多100万平方公里,人口少1000万。《新唐书》按波斯语音译称之为“大食”。


阿拉伯人原为沙漠游牧民族,文化相对落后,所以穆罕默德告诫穆斯林:“在哪里发现知识,都应当捡回。”“知识即使远在中国,亦当往求之”。穆斯林谨遵教诲,在帝国扩张以后,潜心学习先进文化,开展了“百年翻译运动”,把版图内的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希腊、古罗马的典籍,都翻译为阿拉伯文刊印发行,同时也吸收邻近的拜占庭文化、印度文化、中国文化。在兼容并蓄基础上创新发展,形成了辉煌的阿拉伯文化。只说其中的阿拉伯传统医学吧。


在中国的北宋初期,阿拉伯名医阿维森纳的百万字巨著《医典》出版。后世评价:阿维森纳与古希腊名医希波克拉底、古罗马名医盖伦并列为西方传统医学三巨匠;《医典》继承了古希腊、古罗马传统医学,同时也吸收了中国、印度、波斯等国的传统医学;《医典》曾经风行欧洲,直至被现代医学所取代。


《医典》与中医药的关系在于:收录的670种药材,有些来自中国;开列的膏、丹、丸、散、液等配方,都吸收了中医药配伍药理;关于切脉,列举了48种脉象,其中有35种与中国晋代《脉经》记载相吻合。

阿拉伯帝国延续600多年后,亡于成吉思汗的孙子旭烈兀,与此同时,成吉思汗的另一个孙子忽必烈在中国登基,建立了元朝。元朝的“色目”人来自原属于阿拉伯帝国的中亚、西亚,因此元朝设立专门机构,在中国推广阿拉伯传统医学。今天西北地区的回族医学、维吾尔族医学就是阿拉伯传统医学与中医药的结合体。


近百年来,西方现代医学在阿拉伯国家渐渐占据主导地位,但是阿拉伯传统医学仍有群众基础。因为阿拉伯传统医学与中医药相通相融,所以中医药在19个阿拉伯国家、3.4亿人口中也被广泛接受,中国的回族医药、维吾尔族医药在中亚、西亚也有广阔市场。



六、“一带一路”上的欧洲传统医学


“丝绸之路”的终点是欧洲。欧洲传统医学源自古希腊名医希波克拉底,他的医学理论来自古希腊哲学。古希腊哲学认为宇宙由水、火、土、气四种元素构成,这与中国古代的“五行”哲学相似。


希波克拉底认为与宇宙四种元素对应的是人体内的四种体液——血液,黏液,黄胆液,黑胆液;四体液平衡则健康,失衡则致病;草药不可治的病,则针刺放血。



希波克拉底因他的誓言而被誉为医学之父。现择录3句加以解析如下:


“我愿尽我的能力为病人谋幸福。”这是医德。


“不把有毒药物给病人。”这不是害人的毒药,而是可以治病却有较大毒性的草药。可见他行医谨慎。他既发这样的誓言,亦可见当时有的医生会把有毒的草药给病人。在中医药,这叫虎狼之药、虎狼之医。


“不为结石患者施手术,有待于专家为之。”可见他不擅长外科,而有人擅长外科。他既发这样的誓言,亦可见当时有不擅长外科的医生敢于做外科手术,那么医疗事故就在所难免了。他与扁鹊同时代,而扁鹊不会做这样的手术,由此可见古希腊医学以外科见长。


古希腊医学被古罗马医学所继承。古罗马名医盖伦与张仲景同时代,张仲景被后世中医誉为医圣,盖伦则被后世西医指为放血疗法鼻祖。盖伦继承了希波克拉底的“四体液学说”和放血疗法,但他放的血更多。


他认为:肝脏产生的血液是供全身吸收的,血液多余则致病,放血即治疗,病越重则应放血越多。此后,放血疗法血淋淋地持续1600多年,不惜整碗整盆地放血,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就是放血过多导致休克而死的。



欧洲传统医学在外科道路上致无数人死亡,但也逐步认识到人体真相:17世纪发现心脏运动和血液循环;18世纪发现“器官病理”;19世纪发现“细胞病理”和“细菌感染”;1928年发现青霉素。欧洲传统医学终于走上科学道路,成为全世界的现代医学。


在放血疗法占主导地位时期,欧洲传统医学的草药虽然微不足道,但是并没有消失。比李时珍《本草纲目》早40年,英国一个医生曾出版《草本志》,收录几百种药用植物。摘其中一句吧:“开黄花的茼蒿,让黄疸病人洗过澡后服用,可以恢复正常肤色。”这种“开黄花的茼蒿”与中药里的茵陈同为菊科蒿属,茵陈俗称“白蒿”,用于治疗黄疸型肝炎。


由此可见欧洲草药也是有疗效的。遗憾的是,欧洲的草药却未被现代医学吸收。不过,欧洲民间始终没有把草药遗忘,这正是如今中医药在欧洲的群众基础。



七、沿“一带一路”到美洲见识玛雅医学



历史上的“海上丝绸之路”通非洲,今天“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亦可通美洲。美洲的玛雅医学已有3000年历史了。


玛雅医学起源于墨西哥,也叫印第安传统医学。墨西哥有1000万印第安人,占总人口的10%,他们仍习惯接受玛雅医学。美国有250万印第安人,玛雅医学也在美国扎了根。玛雅医学具有神秘的巫医色彩,因此也吸引着好奇的其他族裔的美国人。


玛雅的自然哲学认为神开天辟地后生了人,神制约人的灵魂,天地之间的风制约人的身体,所以人的疾病是神的惩罚、风的侵袭、情绪的淤积。针对这三种因素,采用如下诊断方法:


光石诊断法。医生以一块光滑的石头为法器,全神贯注凝视这块石头,通过这块石头与神交流,接受神的启示,而后做出诊断。

水晶球诊断法。水晶球蘸红酒,在烛光下观察水晶球的颜色,即可做出诊断。


鸡蛋诊断法。医生手握鸡蛋,默诵对神的赞词和病人的名字,然后把鸡蛋打入盛水的杯内,通过观察蛋清在水中的变化,对疾病做出诊断。


烧香诊断法。玛雅医生烧香是真正的烧香,烧的是树脂香料,不是中国民间烧的那种木屑做成的香。看火焰的形状,做出诊断。


这些诊断法,无疑是巫术。接下来的诊断才算靠谱。脉诊:玛雅医生也会号脉,但同时在祷告。手诊:就是看手相。听诊:敲击病灶听声音。触诊:一手按肚脐,一手按胸腹,感觉腔内的跳动。


治疗方法是:祭拜神灵,祷告,烧香,念咒语,请护身符以及象数疗法。这些也是巫术。其中象数疗法需要解释:玛雅历法1个月有20天,每天都有1个神来主宰人的身体,而人的身体分为20个部位,20以内的每一个数字都具有生命的能量,根据病人得病的日子和病灶的部位,医生默念相应的数字,这就是象数疗法。



接下来的治疗就比较靠谱了。分别是草药生服或煎服,药浴,药熏,针刺放血,按摩,推拿,拔罐。据墨西哥学者考证,拔罐不是玛雅原始医术,而是源于中国,在中国唐宋时期传入阿拉伯帝国,当时阿拉伯帝国版图覆盖西班牙,西班牙16世纪初入侵墨西哥,把拔罐带入墨西哥,而融入玛雅医学。


以上介绍的玛雅医学,取材于中国中医科学院2006年的一篇博士论文。该论文15万言,标题是《玛雅医学及其与中医学的初步比较》。该论文认为玛雅医学的巫医成分与中国殷商时期的巫医相似,玛雅医学的草药则与中草药近似,其中有几十种完全一样,治疗的疾病也一样。因此,美洲国家也接受中医药。



八、沿“一带一路”到欧美见识“顺势疗法”


“顺势疗法”有220多年的历史,现在欧美以及“一带一路”沿线有60多个国家允许“顺势疗法”合法存在。



“顺势疗法”由德国医生塞缪尔·哈内曼于1796年创立。当时,现代医学尚未建立,惨不忍睹的放血疗法仍大行其道,哈内曼便想创造新疗法。他未患疟疾却服用治疗疟疾的金鸡纳,而身体产生了与疟疾相似的冷热症状,于是他顺势思考:致健康人产生症状的药物,可以治疗有同样症状的患者。顺势疗法由此产生。


他和他的追随者进一步完善“顺势疗法”的理论:药物的最大剂量治疗疾病,药物的中等剂量抑制疾病,但是都有副作用,而药物的微小剂量及其产生的能量,可以刺激并激活人体自愈功能,从而让疾病痊愈,却没有任何副作用。


在临床上,顺势疗法的药物以十倍、百倍、千倍的梯次稀释下去,以至稀释到10的30次方,也就是稀释1亿亿亿亿倍。这样的浓度,根本检测不到药物的分子,完全是纯净的蒸馏水,却美其名曰“剂量无穷小,能量无穷大”。能量何来?来自每次稀释时的震荡。如此匪夷所思的理论和疗法,竟迅速风靡欧美以及深受欧美文化影响的国家。



“顺势疗法”的迅速流行,与放血疗法的备受质疑相关。中医也放血,但是中医认为气血运行保健康,气血积郁致疾病,所以只放一点点血以疏通积郁,放血多了则影响气血运行。


欧洲传统医学则认为体液平衡保健康,体液不平衡致疾病,血液多了则体液不平衡,须放血,病越重放血越多。放血的手术刀叫柳叶刀,先是医生放血,后来“济世救人”的神父也放血,直至普及到理发师放血,因为理发师善于操刀。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理发店红蓝相间的转筒标志也是这么来的,红色代表血液,蓝色代表筋管。


1797年,美国一位记者发表报道,讽刺放血疗法为减少人口做出了突出贡献。两年后,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也是因为放血过多导致休克而死。争议、质疑在继续,可是直到20世纪初现代医学建立起来,放血疗法才退出历史舞台。在这100余年里,“顺势疗法”扎下了根。又延续100余年到如今。


现代医学也否定“顺势疗法”,认为其所谓的“疗效”不过是安慰剂效果。那么为什么还允许它存在呢?


因为它治疗的疾病都是些不治疗也可自愈的“自限性”疾病,虽然它实质上无效却也安全无害。更因为如今依然有人愿意接受它。不过据有关组织调查,在美国,接受“顺势疗法”的人群,远远少于接受中医药的人群。




九、沿“一带一路”了解欧美“替代医学”



在欧美以及“一带一路”沿线许多国家,“替代医学”这个词常常出现在政府公文里和媒体上。中医药要走向世界,必须了解“替代医学”及其政策。


“替代医学”的含义是“在某种疾病的治疗上,以传统医学替代现代医学”,但是容易产生“全面替代”的歧义,所以又改称“补充医学”或“替补医学”,可是“替代医学”这个词已经先入为主了,于是三种叫法并行不悖。


以美国为例,“替代医学”其实就是现代医学之外的所有“传统医学”。包括如下几种:


1.中国传统医学,包括中医药和针灸、拔罐。

2.印度传统医学,包括印度草药、针刺、精油按摩、瑜伽。

3.印第安传统医学,也叫玛雅医学,即巫医+草药医。

4.欧洲顺势医学,即顺势疗法。以微乎其微的药物剂量起到安慰剂的效果。

5.美国整脊医学,即整脊疗法。人体31对神经连着脊髓,分布全身,脊椎压迫神经将导致许多症状,整脊或可消除症状。

6.精神疗法,包括祈祷、冥想、催眠术、引导幻想、舞蹈疗法、音乐疗法。

7.植物疗法,包括植物维生素疗法、植物营养疗法,以及中草药、印度草药、印第安草药之外的植物药物疗法。

8.运动疗法,包括形体锻炼、肢体锻炼、按摩、推拿、气功、点穴。

9.亚历山大疗法。19世纪匈牙利医生亚历山大创立的拉伸颈部和全身的疗法。


以上“替代医学”涵盖了医疗和保健,它们在美国的历史比现代医学还早,但是长期受到现代医学的排挤和歧视,常被认为“未被证实的”或“可疑的”。



上个世纪60年代,环保主义兴起,工业化国家的人民不仅生活上崇尚回归自然,医疗也崇尚回归自然,而“传统医学”则属于自然疗法,于是接受“传统医学”的人越来越多。鉴于此,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在1992年设立“替代医学办公室”,负责“替代医学”的研究并向公众提供正确的指导信息。


2000年,白宫成立“替代医学政策委员会”,制定的“替代医学”核心政策是:必须保证安全,但不强求有效;按照现代科学的方法和标准评估“替代医学”的方法和产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尊重公众的医疗保健选择权。


2004年,美国疾控部门调查发现,有62%的18岁以上的成年人一年至少接受过1次“替代医学”的方法和产品。这说明“替代医学”具有相当坚实的群众基础。


美国“替代医学”的状况是发达国家的缩影。我们不要以为在发达国家除了现代医学就是中医药,虽然中医药影响较大,但只是门类众多的传统医学中的一种,中医药必须靠疗效说话。



十、“一带一路”上怎样解释阴阳五行



中医药走向世界,必须解释阴阳五行。阴阳五行是中国古代哲学,怎样让“一带一路”上的外国人听懂呢?


用现代哲学语言解释阴阳五行,外国人或许能懂。现代哲学产生于西方,通行世界。


这样解释:阴阳即矛盾的对立统一,矛盾双方互相转化,此消彼长;五行在直观上是水火木金土五种物质,但五行之“行”其实是运行,运行即运动,那么五行就是事物的五种运动形式,而又互相制约,表现为相生相克;相生相克是比喻,并非实质性生与克;相生相克可以理解为事物是普遍联系的,事物的运动也是普遍联系的。


以此为基础,再去解释阴阳对应的受寒受热,五行对应的身体五脏和药物五味。


为什么是五行,而不是四行或六行?解释是:中国古代哲学还包括“数术”,从1到10,规定5个奇数为阳数,5个偶数为阴数,故而设定了“五行”,这样,阴有五行,阳有五行,于是,“阴阳”、“五行”、“数术”就构成完整的哲学体系。古希腊哲学则是水、火、土、气“四元素”哲学。


为什么都是以水、火、土等自然之物为哲学元素?解释是:因为各民族古代哲学的产生,都是始于对自然的认识。


解释阴阳五行不能简单化,简单化就成了庸俗化。中国中医药大学教授郝万山在央视 “百家讲坛” 讲道,有个中医把他的诊所按“五行”来布置:东墙上挂一只桌腿代表木,西墙上挂一个旧钟代表金,南墙根放一只火炉代表火,北墙根放一口水缸代表水,地面中间缺一块地板砖露出土。郝万山说,他这不是五行,只是五种装饰材料。 


解释阴阳五行不能神秘化,神秘化就成了巫医。网上有个中医指导乙肝患者养生:五行对应五脏,也对应五色;木对应肝,也对应青色;肝病患者不能穿青色衣服,要穿白色衣服;白色为金,金克木,可保肝。岂有此理!中医或将毁于这样的人。


哲学是“哲理之学”,其理论自圆其说,无需实证。阴阳五行不是科学,科学近几百年才有。科学是“实证之学”,其理论建立在实证基础之上。那么怎样给外国人科学解释中医药呢?


这样解释:中医药的精华都是经过长期临床验证的,以科学的眼光回望古代,宋代以前的“经方”、宋代以后的“时方”都蕴涵着科学,只是还没有把其中的有效成分都提取出来,不过地奥心血康的甾体皂苷、青蒿里的青蒿素已经提取出来了,但是没提取有效成分的验方照样有疗效,有疗效才是硬道理,有疗效就是有科学。



十一、看“一带一路”毗邻的日本汉方医学


唐代,日本派出一批批“遣唐使”学习中国文化,引入了中医药。中医药在日本叫“汉方医学”,“汉方”是指东汉张仲景《伤寒杂病论》的药方。



清代,中国搞“洋务运动”之时,日本搞“明治维新”。“明治”是日本天皇的年号。日本的天皇,是神的化身,据说始于中国的春秋时期,一脉相传,未曾失国,传到明治,是第122代。


中国东汉,日本诸侯混战。中国西晋,日本统一。中国南宋,日本大诸侯执政,天皇被架空,直到明治天皇登基才夺回权力。明治天皇联合各个小诸侯,通过战争推翻了执政的大诸侯。既要维新,又要维护天皇体制,于是日本实行“君主立宪”。中国“洋务运动”为了“师夷长技以制夷”,日本“明治维新”则要脱亚入欧,全盘西化,包括医学的西化。


西方医学最早是荷兰传教士传入日本的,所以称为“兰方医学”。在“明治维新”时,西医已使用水银温度计和听诊器,用水杨酸镇痛,用奎宁治疟疾,用吗啡、一氧化二氮、乙醚、氯仿做麻醉剂,用酒精和蒸汽灭菌消毒,能做胸腹腔手术,在许多疾病治疗上超过汉方医学。



1883年,日本实行西方的执业医师考试制度,考的是西方医学。从此,汉方医学被置于卫生体制之外,汉方医生成了民间郎中,但是汉方药物未被禁止,这就是所谓的“废医存药”。


1967年,日本为汉方制药立法,达到标准,可入医保。日本的汉方制药不要求像西方的草药制剂那样提取单一成分或主要成分,但也必须做临床试验,说明书必须像西药那样标明具体的“不良反应”。这比中国的中成药严格,中成药的“不良反应”往往是“尚不明确”,因为没有做临床试验。


日本至今已有217种汉方制药符合国家标准而纳入医保,但是纯粹的汉方医生已不存在。汉方药物由西医开处方,大多数西医都自学中医,却学得很浅。2006年,日本把《中医学概论》列入医科大学生必修课。2008年,日本西医医师执业资格考试科目加入了中医学。如此看来,日本的西医好像都懂中医,其实他们掌握的中医知识依然很浅。


日本80%的人口愿意接受汉方制药,汉方制药也确实比中成药精细,但汉方制药销售额只占本国医药品总销售额的百分之几,而中国的中药销售额则占国内医药品总销售额的百分之二十几。有报道说日本汉方制药占据了国际中药市场80%的份额,但是有人考证说这可能是报道者没把日元换算成美元。


实际上,日本汉方制药出口远没有中国中药出口量大,沿“一带一路”而行,中药出口量将更大。



十二、看“一带一路”毗邻的韩国四象医学


韩国四象医学源于中医,却以“四象”冠名,这是韩国民族自尊心的体现。几千年的藩属国地位,孕育了韩国强烈的民族自尊心。


武王伐纣,纣王的叔叔箕子率五千人赴朝鲜建国,统治土著。周武王怜箕子贤,以诸侯待之。史称“箕子朝鲜”。


秦末大乱,燕人卫满率千人入“箕子朝鲜”,后取而代之,史称“卫氏朝鲜”。

汉武帝灭“卫氏朝鲜”,设四郡。西汉末,朝鲜四郡建高句(gou)丽国。



隋唐,高句丽不执藩礼。隋炀帝三征高句丽失败。唐太宗亲征高句丽逼和。唐高宗灭了高句丽,设安东都护府。


五代,中原混战,统一于宋。朝鲜半岛也混战,统一后称高丽。


高丽向宋、辽、金、元称臣。


明初,高丽武将篡位,改国号为朝鲜,向明朝称臣。明万历年间,日本侵略朝鲜,明朝出兵,战胜日本。明亡清立,朝鲜向清称臣。甲午战争,清败,日本侵占朝鲜。


出于民族自尊心,朝、韩各自独立后将其民族历史延长。学者们“考证”出神话中的檀君即朝鲜始祖,于公元前2333年建国,竟比中国夏朝还早200多年。1993年,北朝鲜竟宣布发现檀君遗骨。


出于民族自尊心,韩国1986年颁布的《医疗法》将沿用1500年的“中医”、“汉医”改称“韩医”。


韩医四象理论出于韩国名医李济马1894年出版的《东医寿世保元》。“东医”一词出于明末朝鲜国王之口,他按所在地称誉中国名医李东垣、朱丹溪、刘宗厚分别为“北医”、“南医”、“西医”,朝鲜名医许浚则被他誉为“东医”,“东医”在朝鲜代指中医;“寿世保元”即长寿保健,借用明朝《寿世保元》书名。


四象其实源于阴阳五行。张仲景《伤寒杂病论》根据阴盛阳衰、阳盛阴衰及其盛衰程度,把病征分为三阴三阳;李济马则简化为二阴二阳,此为四象,四种表象的意思,既指病征,亦指体质。

中医藏(cang)象理论按五行分为心、肺、脾、肝、肾五个系统;李济马则简化为肺、脾、肝、肾四个系统,肺盛、脾盛为阳,肝盛、肾盛为阴。请注意:中医五行藏象,韩医四象,皆非解剖医学的生理、病理概念,而是自圆其说的哲学概念,是人为赋予的概念,所以可以人为改变。


或许出于对四象理论的自信,韩医协会宣称:如果韩国政府像中国政府那样重视传统医学,韩医将在10年内超过中医。这倒未必。不过韩医成药确比中成药精细。韩医制药企业全部采用国际通行的《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从中国进口药材,加工为成药出口,在国际市场所占份额竟超过中成药。




十三、看“一带一路”上越南中医药


越南中医药几乎就是中国中医药,这是地缘关系、文化关系使然。


“越”的称谓始于越国。越国在东南,属于南蛮。越国之南,是未开化之地,部族众多,史称“百越”。


秦灭六国,出兵岭南,“百越”皆入版图。秦末大乱,秦将赵佗自封“南越武王”,据有我国今广东、广西和越南北部。汉武帝平“南越”,设置郡县,今越南北部为交趾郡。交趾是坐姿。汉人依礼跪坐,双腿曲于后,臀坐于脚。越人不拘礼,臀坐于地,双腿曲于前,脚掌相对,脚即趾,故曰交趾。


唐朝在交趾设安南都护府,交趾改称安南。唐亡,中原五代交替,中原之外十国割据,其中南汉割据于“南越”。南汉境内,安南也割据。宋太祖平南汉,却未能平安南,便册封安南首领为郡王。郡王是爵位,但安南行政独立,从此成为藩属国。


宋以后,安南一次次向南扩张,据有今中部、南部地带。清嘉庆年间,安南欲以“南越”为国号,奏报朝廷,因汉代有“南越”,嘉庆皇帝朱笔改为“越南”。1885年中法战争,清政府求和,放弃对越南的宗主权,越南成为法国殖民地。



秦汉到两宋,越南使用汉字。元朝,越南利用汉字设计本国文字:一个汉字表示越南语的音,另一个汉字表示越南语的意,这等于两个汉字组成一个越南字。要学习越南字,必须先学习汉字,这实际上仍在使用汉字。


清朝,欧洲传教士用拉丁字母拼读越南语音,用于传播《圣经》。法国殖民者把这种拼音文字定为越南国语,废止了汉字,但是从汉至清传入越南的中医药典籍以及越南医家撰写的医书药书都是汉字,佛教经书也是汉字,所以汉字仍然存在。


越南最早的医书是《公余集论》,越南史书记载是中国战国名医崔伟在越南行医时所写。越南最著名的医书《海上医宗心领全轶》是清代越南名医黎有卓用汉字写成。


法国殖民者推行西医,禁止中医药,但是越南中医以及民众强烈抵制,中医药终未能禁。越南独立后,胡志明倡导中西医结合,这个政策至今未变。



越南不设中医院,所有医院都有西医、中医。越南也有民族特色的传统医学,与中医合称“东医”,是相对于西医而言的。越南产药材称“南药”,从中国进口的药材称“北药”,“北药”用量是“南药”的4倍。从中国进口的中成药也超过越南生产的成药。越南的南药、北药、中成药、越南成药年销售额接近医药品总销售额的30%,这个比例与中国相同。毕竟西医药仍是主流。越南的西医大都相信中医,几乎没有中西医之争。



十四、“一带一路”上回望台湾中医药


沿“一带一路”远行的中医药,也有零星台湾的,却与大陆的有所不同。回望台湾中医药,或有大陆可借鉴之处。

1
教育


大陆中医本科5年制(含1年实习),中医课时60%,西医课时40%。中医也要学西医,这有利于中西医结合。


台湾中医本科有3种学制。


中医、西医双学位8年制(含实习中医1年、实习西医1年),西医课程不少于西医本科,而中医课程自然也不会少。毕业后既可执业中医,也可执业西医。

中医、西医双学位7年制(含实习中医1年),中西医课程与8年制同。毕业后只能执业中医。


学士后中医本科5年制(含1年实习),只有取得其他学士学位才能报考,这些学生文化底蕴厚,矢志中医,犹如古代秀才学中医,录取后中医课程多于西医课程。毕业后只能执业中医。


2
执业


台湾西医即使有中医学位或中医执业资格也不准开中药。而大陆西医既开西药,也可开中药,所开中药或是浪费。


台湾中医即使有西医学位或西医执业资格也不准开西药,不准做手术,这就不得不钻研中医。而大陆一些中医俨然西医一般,往往不钻研中医。当然大陆也不乏纯中医翘楚和中西医结合之翘楚。


3
制药


台湾也有传统中成药,但更多的是“科学中药”,其实就是从单味药或复方药中提取的精制浓缩药,或散剂,或颗粒剂,便于服用。因为比原始药材和传统中成药“科学”,所以就以医保来鼓励“科学中药”,而抓药煎汤和传统中成药却不入医保。


为什么台湾中医教育必须开设与西医教育等量的西医课程呢?为什么台湾中医不准开西药呢?这是排斥中医的历史惯性使然。早在清末,西学东渐,知识阶层崇尚西医,贬低中医。


1912年,教育部《中华民国教育新法令》把中医排除在高等教育之外。1929年,卫生部通过“40年内逐步废除中医提案”。1943年,国民参政会通过的《医师法》禁止中医使用西药。台湾被日本占领50年,日本“明治维新”后对中医药实行的“废医验药”政策也在台湾实行。国民党撤退台湾以后,带着历史的惯性,面对台湾中医界的抗争,采取折中政策,既承认中医,又以“科学”改造中医。


不过,坏事变好事:台湾中医坚实的西医基础或文化基础,以及不准开西药的限制,更有利于中医提高医术;台湾也提倡“中西医结合”,但不是诊断的结合、用药的结合,而是中医师所具备的中医理论与西医理论的结合,唯此,中医才能与时俱进。


在台湾,中医药医保仅占医保总额的4%,这说明台湾西医的主流地位比大陆更突出。



十五、“一带一路”之东南亚华人与中医药




孔子说“道不行,乘桴浮于海”,说明在春秋时期就有人移民海外。从春秋到唐宋,移民东南亚的华人,其后代已经属于原住民了。现在所说的“5000万海外华裔,80%在东南亚”,是指明清民国移民的后代。


印尼人口2.5亿,其中华裔1000万。荷兰殖民印尼350年,在东南亚各国中,荷兰人最早欢迎精明、勤劳的中国人前来经商,开垦、经营农场。


泰国人口6500万,其中华裔900万。明朝,泰国向中国称臣。清朝乾隆中期,泰国第二代华人郑信将军消灭割据势力,统一泰国,做了国王,向清朝入贡。后来发生宫廷政变,篡位者冒称郑信之子,得到清朝承认。泰国王位世袭至今,郑姓未改。


所以,泰国一直对华友好。泰国港口多,从清朝到民国,华人移民接踵而至。老挝不靠海,老挝20万华裔大多来自泰国。柬埔寨80万华裔亦如此。柬埔寨仅有的西哈努克港1950年才建成。



马来西亚人口3000万,其中华裔700万。马来西亚是英国殖民地,中英1860年签订《北京条约》,允许英国从中国招幕劳工,至1929年世界经济大萧条之前,大量华人来到马来西亚。新加坡1965年脱离马来西亚建国,如今人口550万,其中华裔350万。缅甸也是英国殖民地,缅甸华裔大多来自马来西亚。如今缅甸人口5400万,其中华裔150万。


菲律宾人口1亿,其中1000万有华人血统,但是已经属于原住民。保存中国文化的200万华裔,是抗日战争时期移民的后代。


“哪里有海水,哪里就有华人。”哪里有华人,哪里就有中医。东南亚原住民相信中医的也很多。



印尼卫生部委托中医协会负责中医的考试、发证、推荐,经卫生部审核备案,即可开诊所。但在西医医院,不准中医师执业,只有经过中医培训的西医师才可执业中医。马来西亚亦如此。盖因长期沦为西方殖民地,养成了深厚的西医观念。


泰国的中医在法律上长期没地位,但是政府从来不限制。2000年,泰国政府终于颁布《关于批准使用中医方法治疗疾病的规定》。老挝、柬埔寨医学落后,鼓励发展本国草药,中国中医也受欢迎,但很少。


菲律宾华裔移民历史短,看中医吃中药仍然是他们的生活方式。



新加坡以华人为主体,中医备受重视:注册成为中医师,必须有中医大学学历,还需考试;中国中医师来新加坡执业,须有8年行医经历,旨在引进富有经验的人才。


中医药在新加坡可入医保,在其他国家未入医保。



十六、“一带一路”上澳大利亚的“中医药立法”



西方国家的医疗体制建立在现代医学之上。中医药是传统医学,长期以来被西方国家列为补充医学,供公民自费选择。这个“补充”,就是允许存在,但是中医师不是注册医师,是健康指导,中药不是药,是保健品或食品,并不纳入国家医疗体制。


这种局面终于在澳大利亚被突破。


那是2012年,澳大利亚联邦政府通过了中医药立法。立了法,中医药就纳入了医疗体制,纳入了医疗体制,也就纳入了医保,纳入了医保,寻求中医药治疗的人就更多。


纳入医疗体制,在分级诊疗的各级医院里就必须有中医、中药。


纳入医保的,包括全民享有的国家医保和国家鼓励公民购买的保险公司的商业医保。在公立医院看病,国家医保按医保项目负担85%的费用;在私立医院看病,国家医保按医保项目及其在公立医院的价格负担75%的费用。其余部分,由商业医保负担。在私立的中医诊所看病,由商业医保负担相应部分的费用。




纳入医疗体制和医保,对中医师的要求就像对西医师的要求一样严格,必须有学历,必须考试,其中英语必须达到雅思6分以上,达不到的必须配翻译。来自中国的中医师,医术高,但英语水平低,为此抱怨,但必须入乡随俗。


中医药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澳大利亚在西方国家率先通过“中医药立法”,是推行“多元文化”的结果。那么为什么要推行“多元文化”呢?需从早期的单一文化说起。


在中国乾隆末年,英国的囚犯被流放到澳大利亚时,这里的土著人还处在旧石器时代,以采集和狩猎为生,没有农业和养殖业。原始文化与白人带来的工业文明不相容,则冲突,土著人血泪斑斑。


鸦片战争以后,澳大利亚发现金矿,英国从中国招募劳工前来开采,这是最早的华人移民,有几万人,带来了中国文化,也带来了中医药。到了1880年,澳大利亚开始禁止华人以及其他有色人种移民,甚至驱赶华人。




为什么?因为白人种族主义兴起,实行“白澳政策”,要建立“白色人种的澳洲”,只接受欧洲移民,以保持文化的“纯洁性”。


二战后,澳大利亚和欧洲人口锐减,而发展经济需要移民,只好接受亚洲移民,于是,“白澳政策”渐渐废除,“多元文化政策”渐渐推行。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实行“多元文化”已成为基本国策,从而大大推动了经济发展。


现在澳大利亚有2400万人口,其中华人160多万。中医师、中药师、针灸师有4500多人,中医诊所有2500多家,年门诊量300多万人次,其中80%的病人不是华人。



十七、“一带一路”上瑞士对中医的全民公投



瑞士4万多平方公里,800多万人口,26个州。瑞士高度民主,对国家事务只要有10万人签名,或国会议员提出,就可举行全民公投表决。


针灸在上世纪70年代末传入瑞士,体验过的都说好。1996年,瑞士一家公司从中看到商机,与中国中医药管理局下属的传统医药国际交流中心合作,在瑞士开办连锁式中医诊所,由中国选派针灸师、中医师。这些医生的医术自然值得称道,求医的患者应接不暇。更多人看到商机,几年间,中医诊所在瑞士遍地开花。


接受针灸和中医治疗,许多瑞士人都可医保报销。医保分为两部分:基本医保,覆盖全民,人人都得买,对低收入者,国家给予补贴;附加医保,自由购买,覆盖2/3人口。瑞士卫生部门1999年就将针灸和中医纳入基本医保,可是到了2005年又取消,只同意纳入附加医保,理由是“疗效证据不足”。



热爱针灸和中医的公民群体开始呼吁。到2009年,10万人签名提交动议,国会议员也提交议案,于是进行全民公投表决。表决结果:全国67% 的公民赞成纳入基本医保,而且每个州的投票都是多数压倒少数。


瑞士卫生部门毕竟是现代医学观念,竟对医生做出限制:必须是西医执业针灸,或执业中医,才能纳入基本医保,否则,只能纳入附加医保。不过,西医执业针灸的也不少,但是执业中医的很少。来自中国的执业针灸、执业中医的医生,几乎都不是西医,只纳入附加医保,但求医的患者也不减少。


这样的全民公投表决,世界上唯有瑞士。其他国家都是随机取样调查,只能反映民意,没有法律效力。



或曰:老百姓给自己增加福利,咋不投赞成票呢?其实瑞士老百姓不这样想,他们是因为有疗效才投赞成票的。如果没有疗效,要这样的福利有什么用!而且医保只报销90%,自己须负担10% ,没疗效不是白花钱吗?


所以,这次公投,表面上看是对医保的公投,实质上是对疗效的公投。


瑞士卫生部门所持“疗效证据不足”的理由,依据的是按西医方法所做的临床实验,实验结论认为针灸和中医对有些病有疗效,对另一些病的疗效其实是安慰剂效应。可是,对于这些疾病,西医连安慰剂效应也没有。



西医、中医各有所长。瑞士已进入老龄化社会,老年人多发颈椎病、腰椎病、关节痛、肌肉痛、肩周痛、坐骨神经痛、内分泌紊乱,治疗这些病,中医胜过西医。患者最乐于接受的是针灸,其次是按摩,然后选择接受草药、拔罐、艾灸等。



十八、“一带一路”上看美国针灸和中医药




中医药随华人移民传到美国。华人移民始于1848年美国开发旧金山金矿。1878年美国与清政府签订了《中美天津条约续增条款》,其中一项条款为“两国人民可随时自由来往、游历、贸易、久居”,据此,美国在中国招募华工,华人移民更多。


美国的“中医热”缘起于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中医热”以“针灸热”为先导。“针灸热”因新闻报道而兴起。



在尼克松访华之前的1971年,敏感的《纽约时报》就派遣记者罗斯顿来中国采访。他采访期间患了急性阑尾炎,在《纽约时报》第一版上发表了治疗的过程,写道:



中国总理周恩来请来了11位医学权威为我会诊,然后由反帝医院(即北京协和医院)为我做了阑尾切除术。术后第二天晚上,我的腹部胀痛,针灸医生征得我的同意后,在我的右外肘和双膝下3处分别扎进了细长针,又把两支燃烧着的像廉价雪茄烟的草药艾卷放在我的腹部熏烤,并不时地捻动一下扎在我身上的针。不到一小时,我的腹胀腹痛明显减轻而且以后再也没有复发。




这篇报道引起美国人的好奇和兴趣。


1972年尼克松访华时,随行记者也采访了针刺麻醉手术并加以报道。1973年,哈佛大学医学教授来中国考察针灸,拍下了针刺麻醉全过程,在美国电视台播放。接着,几乎所有美国媒体都介绍了中国针灸。


美国“针灸热”由此兴起,并带动了“中医热”。



1995年,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将针灸列为医疗器械,美国卫生署对针灸的医疗价值做出明确肯定。


2000年,美国白宫成立“替代补充医学政策委员会”,以指导美国卫生体制外日益发展的各国传统医学,中医药因为针灸的带动而发展最快。


2007年,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发布《替代补充医学产品管理指南(草案)》,将替代补充医学体系中的中医药称为“独立的健康保健医学体系”,这是在认识上的升华,但是仍按替代补充医学来管理。可是,我国主流媒体的报道却理解为“独立的科学体系”,引发一厢情愿的遐想,仿佛美国将要把中医药纳入医疗体制,与西医药比肩。不过,美国对中医药管理一向宽松。



中医药在美国的真实情况是:


1

没有中医师考试,只有针灸师考试,合格者颁发针灸师执照,但是针灸师也可以开中药,而中药不被视为药,因为未经批准,所以被视为保健品、食品;

2

中药须按西药程序提取出有效成分并做临床试验才可能被批准为药,但是仅提取有效成分这一步中药就不可能做到;

3

没有中药当然就没有中医,于是中医师都参加针灸师考试。




十九、“一带一路”上看欧盟《传统草药注册程序指令》


古希腊名医希波克拉底主要用草药治病,代代相传,所以欧洲草药也有悠久历史,也有久经验证的有疗效的处方。


欧洲工业革命以后,商品经济发展,商人们根据古代治疗的记载,把草药包装出售。政府则征以很高的税,却并不监管。以英国为例,直到1930年,政府才规定必须在包装上注明处方,但也仅此而已。


随着现代医学发展,1968年,英国制定药品法,把药品分为医生开的处方药和药师卖的非处方药。处方药、非处方药基本上是合成药(西药),是经过理化、微生物、药理、毒理、临床等试验而获得“药”字号批文的,可入医保。


未获“药”字号批文的草药被视为保健品,谁都可以卖,不能入医保。中医药在英国的发展就得益于这部药品法,不过中药是作为保健品销售的。而欧洲许多草药制剂为了进入处方药、非处方药而入医保,也纷纷做试验,申请批文。



1990年,为了促进草药制剂全面升级换代,英国规定:草药制剂都必须像合成药品(西药)那样做试验,申请审批,而“不能仅凭趣闻式的药效证明”。


一些草药商游说,英国卫生部变通:科学文献记载某种成分无毒、有效,可以免试验。可是科学文献记载寥寥。草药商游说不成,只好从命。


2004年,欧盟颁布《传统草药注册程序指令》,基本体现了英国的做法,但比英国的规定宽松一些:具有悠久应用史(包括在欧盟应用15年)的草药,可免证明其有效性的试验,但必须提供证明其安全性的资料才能上市。安全性资料主要是进口、批发、零售、副作用等记录。



中成药具有“悠久应用史”,但是绝大多数药物难以找到“欧盟应用15年”的安全资料,因为作为保健品,从未留意于此。即便找到了,药企还须通过欧盟的“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认证。


可是,我国药企的设备和管理大多达不到欧盟的标准,要达标,须投资千万元,然后药物审批费用也不菲,而且没有安全资料,没有科学文献记载,就得做试验,试验费用则以亿元计,所以我国药企几乎没有申请欧盟“药”字号的。


按欧盟《传统草药注册程序指令》,2014年7月1日以后,中成药即使作为保健品也不得在欧盟销售,但是欧盟并未再发文件明令禁止,所以仍可销售,或因消费者需要吧。


世界药品的30%是草药制剂,市场巨大。欧美的草药制剂都经过试验获得审批,所以占了国际贸易绝大部分份额,而中成药仅占百分之几。中成药若不升级换代,不获得欧美“药”字号批文,那只好永远作为保健品销售了。



二十、“一带一路”上看欧美现代草药制剂



我们熟悉中成药,不熟悉欧美现代草药制剂。那就举两个例子吧。


第一个是单味草药制剂德国生产的治疗抑郁症的药,叫“路优泰”,是圣约翰草提取物。圣约翰草是世界性植物,在我国叫贯叶金丝桃,是一种中药,用于治疗肝气郁结、情志不畅、心胸郁闷,这些症状就属于抑郁症。但是路优泰疗效更好,因为它是提取物,有效成分的剂量大。


第二个是复方制剂,也是德国生产的,治疗脑血管硬化和冠心病的,叫“星瑙灵片”,是欧洲山楂花、南美锯叶棕、大蒜、大黄、白头翁(草本植物)、毒芹(野芹菜)、石松子(石松的种子般的孢子)、山金车花(北美植物)等8种植物的提取物,每一种提取物在人体内各有作用的靶标。



如果吃这8种植物或者煎服,因为胃肠容量有限,吃进去的有效成分的剂量肯定不足,而吃进去的其他有机分子或有几百种,则都是无效成分,甚至干扰有效成分。这就是中成药与现代草药制剂的差别。


路优泰、星瑙灵片已在我国销售,都是“药”字号,在我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网站可以查到。还可查到几十种欧美生产的“药”字号草药制剂。在欧美,这样的草药制剂有几百种,单产、销量都很大,超过中成药。销量大是因为疗效确切,而且入医保。日本、韩国和我国台湾也生产这样的草药制剂。


中成药出口欧美只能做保健品,欧美草药制剂出口中国却是“药”字号,因为人家做了理化、微生物、药理、毒理、临床等试验。


我国中医药界有些专家,总拿中药的“君臣佐使”复方理论,批判西方针对单味药单一成分的试验审批制度不符合中药药理,所以我有意举了德国星瑙灵片这个8味药的复方草药制剂的例子,仅举单味药制剂路优泰说服力不够。



“君臣佐使”复方可否减味呢?


河南中医药大学毕业生、美国西奈山医学院教授李秀敏在美国治哮喘,按现代医学药理,将传统的14味药减为3味药,疗效却更好,并且好于西药。这为中药减味、提取有效成分、走现代制药之路提供了案例支持。


世界卫生组织充分肯定传统草药的健康作用,但是也鼓励传统草药与现代医学相结合。


早在1987年,世界卫生大会就要求成员国:对传统草药进行广泛鉴定、评价,用现代技术制定适当标准,生产上采用药品质量管理强制标准。1989年,世卫组织召开第5届国际药政会议,专题讨论传统草药缺乏质量、安全、管理等标准的问题。



中药现代化是历史趋势,应与时俱进,岂能故步自封而千年不变?



二十一、“一带一路”上看中医针灸与西方针灸


全世界有224个国家和地区,中医的针灸已传入183个国家和地区。但是中医针灸的理论和方法,已被国外的研究者基于解剖学、病理学加以改变,改变后称为西方针灸,而采用西方针灸的针灸师几倍、十倍于采用中医针灸的针灸师,接受两种针灸的患者比例亦如此。


中医针灸理论是经络学说。经是主干,络是分支,构成纵横信息通道,联系脏腑,达及体表,调控全身。穴位是经络上的敏感点,针刺穴位,可以通过经络的传导,引起身体相应部位的反射,达到治疗效果。    

  

西方针灸理论则基于肌筋膜学说。肌即肌肉。筋不是俗话说的青筋,青筋其实是皮下静脉血管。筋也不是肌肉中索状的肌腱。生理学上把“筋”与“膜”组成名词“筋膜”,筋膜是薄薄一层网状的膜。肌的筋膜就是包裹着一块块肌肉的网状的膜。肌肉隔着筋膜附着于骨骼和骨关节。全身每一块肌肉的筋膜都是相互连接的,筋膜上有毛细血管,有末梢神经。全身肌筋膜上还有“肌筋膜线”,共12条。


肌筋膜线上有许多压痛点,健康状态下,压了才痛,不压不痛。肌肉疼痛患者,压痛点就在疼痛区,它可通过肌筋膜线的传导引发周围其他压痛点疼痛。肌筋膜线的传导,实质是神经的传导。针刺疼痛区的压痛点,可以缓解甚至解除疼痛区的疼痛,也可以通过肌筋膜线的传导(神经的传导)缓解甚至解除周围其他压痛点的疼痛。



其原理有二:一是针刺破坏了神经细胞,于是起到镇痛作用;二是针刺刺激神经系统释放阿片肽,阿片肽可止痛。阿片肽是神经系统产生的一种激素,肽由若干氨基酸组成,阿片即鸦片,鸦片可止痛,于是把这种激素命名为阿片肽。


比较一下:经络和穴位是抽象的,而肌筋膜线和压痛点是具体的;肌筋膜线的传导作用与经络的传导作用殊途同归,所以中医认为12条肌筋膜线就是12条经脉,但是西方医学不这样认为;针刺压痛点止痛与针刺穴位止痛异曲同工,所以中医认为压痛点就是穴位,事实上确有2/3的压痛点与穴位是重合的,但是西方医学也不这样认为,因为还有1/3的压痛点不是穴位;中医认为不是穴位的压痛点叫“阿是穴”,阿是穴是不固定的穴位,哪疼哪就是穴位,这与压痛点相符合。



阿是穴是象声词。指压,有疼痛感,患者“啊”的一声;继续压,有舒服感,患者连声“是是是”,故名。


西方针灸方法简单,不考虑穴位,哪疼扎哪,用电针,不捻针,效果不亚于中医针灸,甚至更好,所以易学易推广。



二十二、“一带一路”上中医药不妨“一国两制”



中医药界内部存在着“继承”与“创新”之争,那么中医药不妨实行“一国两制”,一部分人继承传统中医药,一部分人创新现代中医药。


传统中医药不仅在国内,在国外也有人深信不疑。尤其在国外,许多国家规定中医不得开西药,不得借助西医的检查设备,那真是纯粹的传统中医药。不过传统中药在西方国家只能作为保健品,只有提取出有效成分才能申请国外的“药”字号。有效成分之药就是现代中药。



中药的有效成分,是一种或若干种分子,不是所有分子。单味药有几十种分子,复方药有几百种分子,大部分不起作用,这是人体生理决定的。

吃下去的药物分子,经胃肠吸收,进入血液,随血液循环进入肝脏,肝脏里的酶催化代谢掉一部分,剩下的继续随血液循环到达全身细胞。细胞里有受体,受体就是糖蛋白或脂蛋白。受体选择性地与药物分子结合,被结合的药物分子叫做配体。


受体选择配体,是选择它的静电,它的静电由它的分子结构决定,那么也可以说是选择它的结构。受体犹如一把锁,配体犹如一把钥匙,钥匙的锯齿与锁眼吻合才能插进去。



受体与药物分子结合后,能催化细胞里的生化反应,进而引发生理效应,这种生理效应就是药物的疗效。引发生理效应以后,分子的静电改变,就脱离受体,重新回到血液循环里去,而受体再与新的同样的分子结合,继续引发生理效应。大多数西药的有效成分是单一的分子,剂量大,作为配体,足够轮流与受体结合。


大多数中药的有效成分是若干种分子,而细胞的受体也有若干种,可以同时与若干种分子结合。除此之外的那么多种分子,因结构不同而不能与受体结合,所以基本上是无效的,而且因为它们存在,降低了有效成分服用剂量,从而降低了药效。


把中药的有效成分提取出来服用,经临床证明,治疗效果更好。可是,除了少数中药材的有效成分已被提取,大多数中药材和复方中成药的有效成分还未确定,因而无从提取。



药物分子不是人体必需的,先是经肝脏代谢,最后经肾脏代谢排到体外。代谢过程不仅加重肝脏、肾脏负担,而且有可能产生毒副作用。传统中药有那么多种分子,代谢产生毒副作用的可能性更大。“是药三分毒”的科学原理就在于此。


“运用现代科学技术,促进中医药理论和实践的发展。”这是2017年7月1日起施行的《中医药法》总则第三条所言。中医药界“创新”派期待法律能促进中药加快现代化步伐。



二十三、“一带一路”上中医药理论与时俱进



《黄帝内经》是中医药理论典籍,成书于秦汉之际。从西汉开通“丝绸之路”,到如今“一带一路”通全球,两千多年来中医药理论一直在与时俱进,不断完善。


《黄帝内经》的理论是古人认识自然以后产生的哲学理论。


阴阳


看书中记载的13个药方。如:以酒为药,必以稻米酿造,因上受天阳,下受水阴,聚天地之和。这是说水稻既灌水,又晒田,所以聚阴阳。如:泽泻、白术、鹿衔草泡酒饮用去热烧。这是因为这三种药材皆生于阴凉湿润处,主阴,主寒,所以去阳火。


如:蜀椒、干姜、桂辛泡酒擦身去寒痹。这是因为这三种药材味道辛辣,主阳,主火,所以去寒痹。  


藏象


心、肝、脾、肺、肾五脏为实体,藏精气而不外泄,故五脏为五藏。胆、胃、大肠、小肠、膀胱、三焦(胸腔、上腹腔、下腹腔)为空腔,存水谷而进出,故六腑为六府。


五脏为阴,六腑为阳,脏腑相表里。且五脏为五行,相生而相克。疾病则是脏腑的表象,治病的药则分为苦、辛、酸、甘、咸五味,五味分别入五脏。  



可以看出,阴阳、五行是环环相扣的人为规定,在这种规定下用药,不可能都治病,但是必有可以治病的。误打冒撞尚可治病,何况有严密的体系。几千年下来,积累了几千个有效的处方,其中必蕴含着现代科学。



黄帝内经》的哲学理论,不断被后世发挥和完善。


东汉张仲景《伤寒杂病论》把外寒伤身所致疾病分为“三阴三阳”,“三阴”的阴渐次大于阳,“三阳”的阳渐次大于阴,须准确辨证施治,用药不超过5种,即收效显著,被誉为经典之方,简称经方。唐宋用药与脏腑联系。金元用药与经络联系。  

明代一些医家认为有些常见病和传染病不是风、寒、暑、湿、燥、热“六邪”引起,而是“温邪”所致。温邪就是病毒、细菌,当然古人没有现代科学知识,因此产生“温病派”,用药不同于经方,处方开药多达十几种、几十种,被称为时方。  

清代产生“温补派”,温补脾胃治病防病。从汉到清,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不仅给中医药输入大量外来药材,还输入外来理论。如印度传统医学理论认为“天下物类,皆是灵药”,所以李时珍《本草纲目》收录药材多达1800多种。


以上简述中医药史,意在说明中医药历史上的与时俱进。那么在如今科学时代,按《中医药法》总则第三条所言“运用现代科学技术,促进中医药理论和实践的发展”,才是今天的与时俱进。



二十四、“一带一路”上看世界药物发展史



在18世纪以前,西方也是用草药治病。


到了1798年,无意中产生了化学合成药物。这一年,英国一个化学实验室来了一个实验员,他喜欢体验自己的工作成果,每制备一种气体,都要闻一闻。有一天,他闻了一氧化二氮,顿觉心情愉快,禁不住笑了起来。不久,他拔了牙,疼痛得郁闷,就又闻了一氧化二氮,再次觉得心情愉快,而牙却不疼了。


从此,一氧化二氮就被工厂化生产,用于牙科麻醉。



一氧化二氮的药用,纯属偶然发现,化学家们并未从此开始化学合成药物之旅,因为不知道什么化学制剂能治疗什么病。


但是,一氧化二氮给了启示:化学分子可以做成药物。


不是已经知道许多草药可以治病吗?那么就提取草药的有效成分。



在整个19世纪,药物化学家都在提取草药的有效成分,用于治病,发现疗效更好。从罂粟中提取吗啡,用于镇痛。从金鸡纳树皮中提取奎宁,治疗疟疾。从麻黄中提取麻黄碱,治疗哮喘。从颠茄中提取阿托品,治疗心律紊乱,等等。从柳树皮中提取水杨酸,进而改造水杨酸,合成阿司匹林,是化学合成药的里程碑。柳树也叫水杨柳,提取物故名水杨酸,用于解热镇痛。



水杨酸对胃有刺激,如果改造水杨酸分子,或可避免对胃的刺激。改造水杨酸,用的是醋酸酐,醋酸酐是2个醋酸分子脱去1个水分子而成的。1897年,德国化学家用水杨酸与醋酸酐合成,得到乙酰水杨酸,这就是阿司匹林,解热镇痛效果更好,而且几乎不刺激胃。水杨酸其实也可以化学合成,比从柳树皮中提取成本低。从此,开始了化学合成药物之旅。


化学合成药物在20世纪朝5个方向迅速发展。



针对受体


受体是人体细胞的蛋白质,不同受体与不同结构的药物分子相结合,然后才能产生药效。


针对代谢


有的药物进入体内没有药效,被代谢以后改变了分子结构才有药效。


针对细菌


细菌浸染导致疾病,能够抑制细菌即为有药效。


针对酶


病理过程也是酶催化的过程,药物抑制酶的活性即可产生药效,或者药物被酶催化改变分子结构而产生药效。


针对基因


基因突变导致疾病,药物修复突变的基因即可产生药效。



与化学合成药物结伴而行的,还有利用微生物发酵生产的抗生素药物,以及从未停止过的从草药中提取药物。


把中草药纳入世界药物发展史,可以这样说:


以植物体为药,是初级阶段

从草药中提取有效成分,是中级阶段

利用化学合成的方法,合成草药的有效成分,或对有效成分的分子结构加以改造,是高级阶段



二十五、“一带一路”上“以药为食”路漫漫



中草药出口东南亚和非洲一些国家被当作“药”,出口欧盟和美国却被当作“食”,准确名称叫“膳食补充剂”,相当于我国的保健品。在欧美食品药品法规中没有“保健品”这个名称。


西药绝大部分是化学合成药,或单一分子,或若干种分子。草药的分子种类要多得多,或有几十几百种,所以不被当作“药”。



西方医学认为药品的分子种类越少越好,但又认为历史悠久的草药是现代西药的宝库,这两种认识相结合,产生了审批草药提取物的新观念:


1

从复方草药中提取有效成分,因为分子种类太多,所以每一种分子的治疗作用都要弄清楚。这样做的难度,比发明一种新的合成药还难。中成药都是复方药,几乎不可能转化为西药。


2

从单一草药的单一部位提取有效成分,因为分子种类少,所以弄清楚主要分子的治疗作用即可。从草药中提取的西药,都是走这个途径,需几年时间、几亿美元和雄厚的科技实力,只有跨国制药巨头才能这样做。


比如治疗流感的达菲就是从大茴香中提取的。中药材大多是单一植物的单一部位,也可以走这个途径,但是我国中药企业大多不具备科技实力,所以《中医药现代化发展纲要2002—2010》只敢提出“争取2~3个中药品种进入国际医药主流市场”,至今跻身欧美“药”字号的中药仍然凤毛麟角。



欧洲和美国,许多中小草药制剂企业,并不是生产“药”字号的,而是生产膳食补充剂的,大多是单一草药提取物,少数是复方草药提取物。所用西方草药与中草药的历史一样悠久,足可以证明其安全性和有效性,所以只需达到质量管理标准即可销售。


我国出口欧美的中成药,就是与这些不是“药”字号的西方草药提取物为伍的,但是中成药所占市场份额只有百分之几,而市场规模则有几百亿美元。



既然中成药不能为“药”,那就争取占有草药膳食补充剂尽可能大的市场份额吧。这是一条漫长的路,时时需要做到:


1
不能含有珍稀动植物
2
不能含有有毒化合物和重金属
3
农药残留不能超标
4
不能标示治疗什么病
5
不能标示外国人看不懂的中医药术语,如利尿、镇痛、解痉等
6
不能标示定量功能如“降低胆固醇”,只能标示定性功能如“维持正常胆固醇水平”


欧美食药监部门对草药膳食补充剂的管理原则是:只强求安全,不强求疗效。这正适合中成药,因为中成药的疗效确实不如西药,比如降胆固醇,哪个中成药也不如他汀类药。但是中成药要占有更大份额,一定要提高疗效,消费者才会选择。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后台联系小编删除





大河健康报

全 生 命 周 期 的 健 康 呵 护

专业|专注|大爱|责任


统筹:朱海萍

编辑:刘婧超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