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公司有个登顶8000+米高峰的女同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向阳山户外俱乐部2020-04-09 23:55:21

当然是骄傲!毋庸置疑的!

虽然凯乐石的办公室里一向卧虎藏龙,登顶珠峰的总监,攀岩水平达到5.13C的经理,滑遍欧洲的设计师,拿过HK100小铜人的产品人,就遍布办公室各个角落,但登顶8000+米高峰的女同事还是开天辟地的首个!!!

钟苗,身形娇小,看上去像是个柔弱的文艺女生,当大家得知她将去攀登马纳斯鲁峰的时候都吓了一跳,殊不知,人家已经喜欢户外已经很多年了,从2013年就开始了高海拔徒步和雪山攀登。

马纳斯鲁峰(Manaslu)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中段尼泊尔境内,廓尔喀山系主峰,西距安纳普尔那峰30英里,是世界的第八高峰(海拔8163米)。钟苗第一次认识这座山是几年前在一本介绍尼泊尔山峰的书籍上看到的,当时就深深地被她吸引了,心想有一天一定要亲自去尼泊尔拜访,于是在2016年7月攀登慕士塔格后,就开始筹备梦想中的第一座八千米山峰。直到今年9月,她义无反顾地开始了这次旅程。


现在就让我们随着钟苗精彩的叙述,和她一起进入攀登8000+米高峰的惊心动魄的历程吧。



在加德满都有些工作未完成的关系,我通过直升飞机直接飞萨玛贡,在那待了一天半时间后于9月12日出发徒步到大本营。由于适应天数较少,到达4800米的大本营后开始出现轻度的高反症状,另外也许是着凉了,到大本营的时候就开始有轻微的咳嗽。煨桑的日子,记得由于高反的原因那天早上醒来时感觉眼睛都睁不开了,头也像是要裂开一样,不忍直视镜子里自己憔悴浮肿的样子,每个人看到我的样子后第一句话都是在问候我的情况。整个攀登周期我都在努力跟高反和咳嗽做斗争,几乎走几步就咳,一路从大本营咳到顶峰,又从顶峰咳回大本营。


每天在大本营休整时都会听到冰川崩塌如春雷滚滚般的轰鸣声,光听声音就可以感受到巨大冰块滚落的壮观场面,让人心惊胆颤,每天也会好几次亲眼看见冰崩和雪崩,后来也就如家常便饭一样习以为常了。马纳斯鲁技术线路不多,除了高反主要危险在于巨大的冰裂缝和大风寒冷的恶劣气候,而且冰崩、雪崩十分频繁,特别是C2的营地,就面临着雪崩的危险,2012年的一次雪崩就夺去了17名登山者的生命。在C1去C2的路上也会经过比较危险的冰崩区域,因此早上7点就要从C1营地出发,赶在中午太阳出来前通过危险落冰和雪崩区域,夏尔巴都会催促走快点,不能在这里停留。大冰壁上悬挂着大大小小的透着幽蓝的冰柱,在下面走过时要带头盔。即使带了头盔也在担心什么时候冰柱掉落砸到身上,因此要赶在中午太阳照射前快速通过。

 

每个营地之间的路都密密麻麻地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冰裂缝和冰洞。有的只要抬脚跨过去,有的要用助力跑才能跳过去,再大点的冰裂缝就要用铝梯子了。走这个梯子的时候心理压力还是蛮大的,两边没有绳索可以扶着,梯子的梯阶是圆柱造型,而脚下穿着冰爪,站上去会来回滑动,还背着背包。因此要完全靠自己在上面保持平衡感,每次过梯子之前都会先往下看一看冰裂缝有多深,每次都是不出意外的深不见底,像一张张盆血大口。登顶后下来的时候更难,需要背对着梯子走下来,因为我的队伍相比其他队伍的登顶时间要晚两三天。因此下撤的时候梯子被人走过无数次,已经饱受摧残,不像之前那么牢固,有的两端甚至已经没有了固定点,四个角中有两个角悬空在雪坡上不停地摇晃,过梯子前我都要先倒吸一口气,做一下心理准备。

 

在整个攀登期间,会遇到两个比较大的冰壁,第一个是位于C1到C2的路途上,冰壁大概高50米左右,一开始坡度还比较缓,但到最后那一段已经快接近80至90度,当下的想法是如果给我一双冰镐就好了,可以蹭蹭蹭攀上去,用上升器还是挺费劲的。第二个大冰壁是C3到C4的大雪坡,我在C2的时候遇到正在下撤的中国队队员,他们跟我抱怨这个冰壁太高了,大概500多米,整天都要挂在安全绳上,全程要用上升器才能上去,他们一共走了9个小时,当时我听到就开始有心理压力了。果真,快到C3营地的时候我远远地就看到了一个大雪坡,雪坡好大以致上面的人就如蚂蚁一样小,但由于视觉差的关系,看不出坡度到底有多陡。我默默地观察了一会走在雪坡上的山友,基本上没怎么动过,都是走两步就停下,很担心明天自己是不是也要在上面挂上9个小时。第二天早上8点穿好装备就开始出发,从C3营地走到冰壁下面,才真正感受到冰壁的规模,坡度越来越陡,雪也比较软,如果踩点没有踩好的话走两步滑一步,暴露感很强,风也很大,如果不是把自己挂在路绳上,我感觉自己有可能会被风吹跑。到后面坡度越来越陡,在每个结点换锁时要额外小心,很怕自己没有挂好滑下去。最终我用了6个多小时就到达C4营地,庆幸今天状态还是可以的。

 

9月27日这天晚上8点我就躺在7400米的C4帐篷里戴着氧气面罩开始尝试睡觉,时间过得很慢我也不知道到底看了多少次手机上的时间后终于等到了晚上10点半,拖着疲惫的身体起来收拾东西,随便吃点东西就开始走出帐篷,即使把衣服全部穿在身上在帐篷外面还是被冻得瑟瑟发抖。距离峰顶还有700多米的爬升,有三个大坡,其余的坡度不大,都是平缓上升,偶尔比较陡的地方需要用到上升器,山间此时非常寂静,只能听到呼吸声和脚踩雪发出来吱吱吱的声音,前面不远处闪烁着队友头灯发出来的亮光。可能连续两晚没有睡觉,加上这几天都是高强度的体能损耗,走到2点半左右开始很困,昏昏欲睡,每次停下来休息的时候都感觉自己可以马上睡着。在通过一段比较陡的雪坡后大概凌晨5点钟终于来到通往峰顶的横切面,只有几十米的距离,但是要额外小心,因为两边都是悬崖,感谢山神眷顾今天没有起风,按照夏尔巴和登山领队们的说法,这是近几年难得一见的好天气。走过横切面后再经过一段向上的陡坡,就来到了顶峰的位置,登顶时间大概是凌晨5点30分,这个时候天已经快亮了,站在峰顶,可以看到远处的安娜普尔娜峰、道拉吉里峰和鱼尾峰。这个时候来不及感动自己已经真的成功登顶,因为首要任务是拿出国旗和凯乐石旗帜进行拍照。另外峰顶是一块很小的地方,两边都是万丈深渊,因此不能久留,但我还是在上面停留了大概有20分钟的时间才开始下撤。

 

下撤的时候我多数使用ACT进行下撤,觉得速度快很多而且操作方便,另外下撤的时候我精神高度紧张,总是提醒自己千万不能松懈,很多的登山事故都是发生在下撤的时候。而且眼镜总是被呼吸呼出来的雾气模糊因此很怕自己看不清楚路而在下撤时掉进冰洞或者冰裂缝里面。到达C3营地的时候队长跟我说虽然累一点,但是相信我可以下撤到大本营,队长的话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有时真的很累就停下来休息一会儿,也回头看看马纳斯鲁发会呆,想着要离开了,心里感慨万千。到晚上6点的时候终于到达大本营,我自己真的不敢相信真的可以一天从从峰顶8千多米下撤到4千多米的大本营,虽然已经临近体能崩溃状态,但还是难以言表的兴奋,从27号晚上开始到28号下午6点,我一共走了将近21个小时。


很多朋友都会问我为会么登山,记得看过瑞士登山家托马斯在《人生如登山》上他对登山阐述让我深有感触,对我而言,登山是对万物的寻找和发现,是对生命提问的积极回答。而这种积极的回答,就是包括对生命抱以最大的珍视,使用专业的KAILAS凯乐石攀登装备辅以自己最专业的保护,成功攀登唯一的判断标准是安全回家,因此,不管有没有达到我们最初登山的目的,我们都应当学会如何自如地在登山中感受大自然,进而感悟人生,并且正确地使用人生哲理指导登山。人生如登山,登山如人生。

关注向阳山微信公众平台,每天可以快速掌握最新活动招募!

长按下方指纹图片,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向阳山公众号或者微信搜索公众号向阳山户外俱乐部添加关注。

每天六点半,与您不见不散!!!


向阳山户外店、俱乐部报名地址:青岛开发区长江中路433号 世纪商城一层六号网店(黄金海岸健身俱乐部电梯口,海丰酒店南门)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