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盛宠非君莫属

每日美文速递2018-11-19 11:09:23


第一章 不得好死

凤岭山,百草堂。

作为灵曜大陆的三大圣地之一,凤岭山地势险峻,常年被云雾环绕,是唯一一座不因修仙而闻名于世的圣地。

随着修炼灵力的人与日俱增,巫师这一职业也应运而生。见证了用灵力修复伤口的神奇后,人们更愿意花重金聘请治愈能力高强的巫师为自己解决疑难杂症,也不愿遵循世代中医的问诊秘方,良药苦口,一日日的等待着疾病的康复。

短短百来年,世代相传的中医大夫早已人丁凋落。而在这片浩瀚的大陆上,唯有凤岭山这一方净土,还有那么一小撮人在坚守着老祖先耗尽无数心血凝聚而成的博大医术。

凤岭山分三峰六岭,百草堂自然坐落在主峰上。

这个经历了百余年风霜的门派,早已在现实的打压下,散去了当年的辉煌与显赫。但,就在这短短十年间,这个在世人眼中已没落的门派,却又再次出现在世人的眼中。

其中缘由有两点。

第一,现任掌门的大弟子,那位化名夜汐的贵公子,乃是身份显赫,最受皇帝宠爱的五皇子,南宫夜。

第二,现任掌门的二弟子,乃是灵曜大陆最为年轻的女天师,年仅二十五岁。也是江湖上公认的天下第一美人,冷面无情的炼药师,飘渺。

俊男美女的组合,无论出现在任何场合,都是万众瞩目的"金童玉女"。

原本对飘渺心生暗恋情愫的师弟们,也碍于大师兄非比寻常的身份,小心的收起碎掉的玻璃心。

再说,二师姐可不止一张脸好看,别忘了她天师的头衔。

五皇子对这位小师妹的情意,从未掩饰过。百草堂里的八卦人士欲深入其中探寻星点八卦,奈何二师姐那张冷漠孤傲的绝美小脸上,除了冷再无其他。

而就在这个当口,远在曜都的皇帝陛下突然传来圣旨,要离京已有十年的五皇子回京。话中的意思在明显不过,皇儿早已到了适婚年龄,对婚事却一拖再拖,这次无论如何都要给老子回来娶个媳妇儿。

"师妹,在吗?"

莹润修长的手指轻轻扣开身前单薄的门扉,久不见人回应。站在门前身材修长的男子缓缓的推开身前的木门,屋里却唯独没有那道魂牵梦绕的身影。

忍不住低头苦笑。

这次突然被传召,他也有些始料不及。原本打算在离开之前来见师妹一面,却不曾想,还是错过了。

"大师兄!"

身后传来一道惊喜的呼声,夜汐挑了挑眉,面无表情的转过身。

"小师妹。"

身着粉红色衣裙,五官清秀的少女是百草堂的神医谷一清的独生女儿,清蜓。似是早已习惯了大师兄平日里的不苟言笑,清蜓也不在意。

欣喜的跑上前来,欲伸出小手去拉夜汐的衣袖,却被对方不着痕迹的躲过。

讪讪的收回手,清蜓痴迷的盯着眼前那张俊美的容颜。"大师兄,听说,你要走了。"

"嗯。"

"还回来吗?"

"不知道。"

"那,我可以去找你吗?"

圆圆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夜汐的俊脸,清秀的小脸上满是期待。

"你是我小师妹,自然可以来找我。"

这回答模棱两可,话中的意思却再明显不过。

她,只是他的小师妹。无关其他。

"那二师姐呢?她也只是大师兄的师妹吗?"

心中所想就这般毫无预兆的脱口而出,暗自恼怒的同时,清蜓却隐隐有些期待夜汐的回答。

提到那人,一向冷漠的夜汐,湛蓝色的瞳孔中也不自然的染上了颜色。一丝柔情渐渐在那双异色的瞳孔中晕染开来。

"飘渺她,是我这一生唯一想要娶的女子。"

这次回去,一是父皇的传召。再者,也该是时候正式向父皇提起这桩婚事了。

留下原地呆若木鸡的清蜓,夜汐朝着后山的方向走去。这个时候不在屋里,多半是去了后山采药了。擦肩而过的一刹那,夜汐没有注意到清蜓眼中的那抹异色。

飘渺,飘渺,又是飘渺!凭什么那个女人什么都不用做,就轻易的抢走了她的一切。

身为百草堂神医的女儿,她本该是众人争相羡慕宠爱的那个才对。可是不仅作为掌门的爹爹偏爱飘渺,师兄师弟平日里谈起那个飘渺时,也是一副倾羡不已的样子。就连,就连她最爱的大师兄,眼里也只有那个女人。

凭什么!

凭什么那个论出生、论地位样样配不上大师兄的女人,却可以得到大师兄的另眼相看?可以得到她苦苦压抑在心中,日思夜想,独属于大师兄的爱意?

若不是爹爹当年好心收留她,那个出生就克父克母的孤儿,止不住早就饿死在路边了。

别以为她不知道,如果她将那个女人的身份说出去,这天下要她的命的人····

想到那张美得不染纤尘的绝色容颜,清蜓一向单纯无害的眼眸中,尽是怨毒。她要让她,不得好死。

第二章 遭遇凶兽

百草堂的后山。

平日里的广袖长裙换成了素布衣衫,银白色的及腰长发辫成了一条麻花辫绕到了胸前,紫色的眼瞳中带着一丝清冷,仿佛世间的一草一木都无法进入那双眼中。巴掌大的小脸略微瘦削,眸子如一泓溪水般清澈,专注的注视着前方,目光温婉柔和,有一种说不出的清纯。

就是这样一张绝美的容颜,在视线相交的那一刻,便能轻易的倾入人心,那不染纤尘的圣洁之美,另人一眼就将她铭记与心。

背上的背篓里已经装满了药草,为了寻找炼制复容丹的药材,半个月来,这三峰六岭都快被她跑遍了。索性功夫不负有心人,需要的草药已经尽数找齐。夕阳下的最后一抹余晖消失在山际了,飘渺背着背篓不紧不慢的走在山间的小路上。

本欲去找师妹话别,奈何却被师傅半路叫去,等到出了厢房,天色已黑尽。想到明日一早便要出发,来日方长,夜汐也只得回房去收拾行李。

飘渺将背篓中的药草小心的拿出来,挥手引了一道溪水轻柔的冲刷着手中的草药。这溪水是自山中的灵泉引出来的泉水,灵力充沛。也因着这泉水,百草堂内炼制的丹药药效也因此得到提升。所以,水源也是万万不能污染的。

炼药不仅需要掌握好火候,天时也很重要。经飘渺之手所炼制的丹药,成色和药效往往比别人的更上一个档次。其中的缘由无非是因为她极为重视借天时、占地利。

拍掉手上的水珠站起身,飘渺一个瞬步,景物流转,人已经回到了屋里。

近日也不知是何缘由,忙活了一整天,腹中却无半点饥饿感。将草药小心的收好,洗漱了一番后,飘渺着一件单衣盘膝而坐,闭上眼调整气息,吐纳着肺腑间的浊气。

作为炼药师,修行并不是他们的主职,但她自踏入这百草堂的第一天,对于修行从未松懈过。这也是除了天赋之外,她能进阶为天师的缘由。后天的努力,一次次的证明了"勤能补拙"。三年前进阶为天师后,她的修行便一直停滞不前。但是近日,她隐隐感觉到有些许征兆。

"小师妹,你怎么在这里?"

正欲进入冥想状态封闭五识,门外却传来一阵响动。听声音,是三师弟茯苓。

"我,我是来找二师姐的。"

"飘渺师姐?这么晚了。你找师姐做什么?"

"方才,我去爹爹的厢房,正好听到爹爹在和大师兄谈话,便站在门外没有进去。师兄,你还记得当年爹爹带二师姐回来时的场景吗?"

"当然记得,浑身都是血。"

"其实,有一件事,我不知道当不当讲,我也是无意间偷听到的。"

"咱们是师兄妹,也是一家人,一家人有什么话不能说的。"

一向心性温和的茯苓,自然是不知道小师妹话语中的顾虑。他本是因为在炼药的途中产生了疑惑,天色已晚,也不方便去请教师傅。大师兄明早要远行,思来想去,也只有平日这位不爱说话,本事却一等一的强的二师姐。

"师兄,其实,师姐并不是孤儿,她的娘亲还活在这个世上。"

"真的?那你赶紧进去告诉师姐。"

"可是,你可知道她娘亲,现在在哪儿?"

"在哪儿?"

"····汇灵城。师姐的娘亲,成了汇灵城盛家的当家主母。"

正盘膝打坐,心神却被门外的谈话吸引过去的飘渺听到这句话,心神震荡,体内真气倒转,走火入魔,"噗"的吐出一口鲜血。

但内心的愤恨却让她顾不得擦拭嘴角的血迹。

怎么可能?

娘亲她,怎么会嫁给那个杀父仇人?

不,这不可能。娘亲和爹爹那么相爱,怎么会在爹爹被杀害后嫁给那个杀父仇人?

"你胡说!"

"啪"的打开门,飘渺冲着清蜓怒吼道。而后转身朝着后山奔去。

"师姐,师姐。"

见飘渺状态不对,茯苓正要追上去,却被清蜓一把拦住。

"让她一个人静静吧!"

打发了茯苓,清蜓看着飘渺离开的方向,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

凤岭山因为灵泉的缘故,觊觎此处的魔兽不再少数。只是平日里张着结界,魔兽无法靠近。不过这夜深人尽的,可不能保证没有一两个灵力强大的魔兽无意中闯进来。

一路跌跌撞撞的跑到了溪水边,飘渺无助的抱着膝盖蹲坐在石头上。

"师姐的娘亲,成了汇灵城盛家的当家主母。"

当家主母?

哈哈哈哈!

真他妈的可笑。

一句话,便轻易的将她这些年的努力尽数毁灭。

在跟随着师傅迈入这百草堂的第一天,师傅便劝她放下心中的仇恨。她这些年也努力了,拼命修炼,也只是为了以后能保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

可是现在,乍然听到这句话,不论真伪,她都开始怀疑,这些年自己做的到底对不对?

如果她不放弃报仇的念头,那是不是就能早点知晓这个真相?知道母亲她,也不过是个贪慕虚荣的女子。

可是,记忆中那个温柔美丽的女人,真的不爱父亲吗?

陷入沉思中的飘渺,即使心神不宁,也注意到了空气中那股刺鼻的腥臭味,不动声色的伸出手,飘渺的指尖捏着一枚银针。

正愁一肚子的火气无处发泄,这不长眼的东西既然撞上来,就别怪她不客气。

站在溪水边身形单薄的女子,体内迸发的灵力宛如一柄出鞘的利剑,散发着凌厉的气势和杀意,让躲在暗处伺机而动的魔兽不由的心生犹豫。但在嗅到那纯正的灵体时,心中的贪婪和饥饿感,让它们那并不聪明的脑子轻易便被眼前的美食引诱。

不费吹灰之力便将这几只小杂碎解决掉。正蹙眉思忖着这些低级魔兽是从何而来时,飘渺散漫的神经突然绷紧,紫色的美眸震惊的注视着眼前张开巨大的翅膀,外貌既像老虎又像牛的怪物。

那是,上古四大凶兽之一的穷奇。

奶奶个熊。这倒还真是看得起她。

她记得这凶兽一直被师傅封印在藏书阁里,平日里进去查看书籍的师兄弟都敬而远之。莫不是因为时间间隔太久,封印松动,让这只怪物趁机跑了出来?

不,不可能。

师傅的封印岂是这般轻易就能挣脱的。再说,藏书阁外一直张有结界,有人把守,如果它逃脱,不可能没有人察觉。

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这怪物,是被人放出来的。

被封印了二十年,想来这家伙也是饿极了。张口便将地上那几只被飘渺斩杀的低级魔兽吞入腹中。具有腐蚀性的口水流到草地上,立刻一片焦黑。瞥了一眼身后清澈明净的溪水,飘渺转身便朝着山涧外奔去。就算打不过,她也不能让这个畜生脏了这一方池水。

但,天不遂人愿。

空气中一道透明的结界挡住了飘渺的去路,开了天眼定睛一看,居然是降魔阵。扫了一眼身后慢吞吞,丝毫不担心她会跑的穷奇,飘渺绝美的小脸上展颜一笑。真是讽刺,她这个人类,居然会被束缚在专门对付魔兽的降魔阵中。

啧啧啧,看来,这躲在幕后要她命的人,还真是大手笔。

如果到现在她都猜不出是有人故意而为,那她就真是个白痴二百五了。这结界,她破不掉,身后的上古凶兽,她也打不过。在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危急时刻,飘渺心中却出奇的冷静。

天际第一缕阳光从厚重的云层间照射而下时,激战了一晚最后灵力耗尽的飘渺,被穷奇一爪子狠狠的拍中胸口,单薄的身板无助的掉入水中。

紫色的美眸缓缓闭上,被血迹染红的妖艳红唇默念着冗长的咒语。

她,还不想死。

第三章 借尸还魂

汇灵城,灵泉寺。

灵曜大陆是灵气聚集之地,其灵力的来源得益于上古蕴育而生的灵泉。一处在曜都皇城,一处在凤岭山,最后一处则是在汇灵城。

灵泉寺,乃是汇灵城的城主为了守护灵泉而修建的一座寺庙。灵曜大陆是一个以灵力来区分强弱的国度。这里的人一出生,便因其灵力的高低自然的区分出等级。

而灵力的强弱则是通过最简单的发色来判断。

普通人,毫无灵力或者灵力低微者,乃是黑发黑眸。随着灵力修行的加深,普通人也可进阶为武师,纯黑的发色也会随之改变,呈现出赤橙黄绿青蓝紫等颜色。当然,灵力修为的判断并不仅仅按照发色来定。毕竟修为越高,不仅是发色,就连容貌身形也可以随心变幻。而从武师继续修行,更上一层的则是地师和天师。

地师的标准发色为灰色,天师的则为银白色和白色。

灵曜大陆目前的天师榜上,还不足十人。其中最为年轻的天师,也是唯一的一位女天师,自然便是入阶不足三年就一命呜呼的飘渺。

灵泉寺后院的厢房。

躺在床榻上的女子,睁开纯黑的双眸,平日里自卑怯弱的眼神被独有的清冷和孤傲取代。飘渺动作缓慢的举起垂放在身侧虚弱无力的双手,怔怔的看着眼前柔若无骨的白净小手。

这,不是她的手。

常年接触药材,她的手上带着一股洗不掉的药味,再加上平日里采药和炼药,她的手自然比不上那些大家闺秀的芊芊玉手。指尖常年都带着磨不掉的薄茧。

听闻修炼到天师后,便能脱离肉体凡胎,走上仙道。在失去意识的那一刻,她不过是凭着最后一口气赌一把,将以前在古籍上所见的咒语吟唱一遍。莫非,那种突如其来的失重感,是灵魂出窍?

她真的没死?

只是,这又是什么地方?

如果她真的是灵魂出窍,那现在应该是借尸还魂,又重新活过来了。不过这借的,又是谁的身体?

闭上眼,飘渺试图用神识去感知周围的一切。丹田内却空荡荡的没有一丝灵力。这个人,不会是天生的废柴体质吧?

灵曜大陆因为灵气充沛的缘故,普通人出生的时候即使没有灵力,但后天可以通过灵力修炼或多或少的获得。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这种状况倒还是第一次碰到。突然从天才女天师跌落为废柴,巨大的落差,飘渺的心里却没有半分急躁和担忧。

脑子里只有她耗费了大半个月,终于采集齐全的药材,那可是炼制复容丹的草药。活了二十五年,除了修炼,她唯一感兴趣的东西,只有银子。

这复容丹能改变人的容貌,一颗丹药便能让人瞬间年轻十岁,这世间,最好赚的便是女人的钱。除了炼药师和天师的身份,她还有一个隐晦的秘密。忆仙坊的幕后老板。

"靖哥哥,你赶紧去看看吧!这要是死了,咱们···咱们···"

门外响起一道细弱的女声,语气虽急,却不见半点难过悲伤。

"芸儿,你别慌。她不过是家主丢弃在这里的废物,就算是真死了,也是她自己想不开。"

紧闭的房门被人"砰"的一声踹开,一身戎装面色黝黑,腰间配着大刀的年轻男子率先迈进来,大步走到床前。原本阴郁的脸在看到床上睁着大眼,一副没事人的飘渺时,灰褐色的眼眸中唰的冒出一簇火焰。

"俗话说丑人多作怪。这话当真不假。"

语气夹枪带棒,话里的嘲讽味儿十足。

丑人?

是在说她?

迷糊的转过头扫了一眼来人和他身后的女子,飘渺撑着疲软的身子坐起身。

啧啧啧,活了二十五年,还是第一次听见别人说她丑。哦,她忘了。她现在已经不是原来的身体了。

"把镜子拿过来。"

扫了一眼一身绿色衣裙的清秀女子,注意到她脸上的僵硬和眼中潜藏的一丝恨意,飘渺没有错过她紧张的交握在身前的双手。

女子的衣裙虽质地不凡,但头上的丫鬟发髻却让飘渺十分的肯定,她是个丫鬟。

虽然那一举一动倨傲的像只花孔雀。

还是那个人,还是那张丑脸,可方才那云淡风轻的一眼,却让绿芸面色一怔,内心像是被冰泉浇注般,浑身一个机灵。

是她看错了吗?

反应过来时,人已经站到床前,恭谨的捧着手中的铜镜。

对于绿芸内心的起伏变化,飘渺全然不理会。而方才一脸嘲讽的男子,也被她华丽丽的冷落到一边。

只会吠的狗,不足为惧!

呀!这脸,还真是····奇特!

憋了半天,飘渺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铜镜中模糊的那张脸。

说丑吧,也不尽然,毕竟这五官每一处分开看都很完美,说不丑吧,可这占据了大半张脸的火焰纹是怎么回事?

如果是不懂行情的外人,也许第一眼只会以为是块丑陋的胎记。可她飘渺是在百草堂的藏书阁里泡了十几年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眼前那遍布了大半张脸,红得宛如火焰的奇特纹路,便是天底下早已失传的封印秘术——封火法印。

平静了二十五年的内心,终于开始震荡。

激动啊!生平有机会见到这早已失传的封印秘术,她怎么不激动?

无意识的紧握着小拳头,飘渺的面色越发的绯红。在另外两人眼中,却只以为她是被自己的丑脸吓到了。毕竟这位盛家七小姐,以前可是从来不敢照镜子的。

眼中的鄙夷还没表露完,就见照着镜子的人突然展颜微微一笑。平日里沉郁阴气的眼睛因为这个笑容,迸发出灼热的亮度,本来难看丑陋的面容,也因为气质的转变,突然,没那般碍眼了。

樱花般娇嫩的唇瓣因为虚弱泛着白色,激动的某人,无意识的张着贝齿咬了一下嘴唇。太过于用力,一丝浅淡的血迹在娇嫩的唇瓣上晕染开,因着那一点血色,原本苍白的唇在血的浸染下,变得妖艳妩媚,让人忍不住一亲芳泽。

察觉到自己内心的震动,男子慌忙别过眼。他居然,对这个一直痴缠着自己的丑女七小姐动了那样的心思。一时间,男子本就难看的脸色像是吞了一只苍蝇般,看着飘渺的眼中尽是厌恶。

"想找死很容易,但麻烦七小姐别连累我们。过了十五,你想怎么去死都可以。"

愤愤然的扔下这句话,男子便转身离开。走出了房门,这才突然惊觉,今日的盛戈,似乎与往日有些不同。

究竟是什么地方变得不一样了呢?

被人骂"去死",飘渺脸上却没有过多的反应。毕竟,这原身体的主人本来就已经去死了。不过,方才那小子叫她小姐,可言语中却是诸多的不敬和不以为然,想来,这人是平日里嚣张惯了,眼里完全没有她这个小姐。

罢了罢了。她本就不打算当什么小姐。

既然遇到了封火法印,她自然是回百草堂去找师傅帮忙解封印,然后拿回她的复容丹,继续做她的开心小财奴。

PS:脱离网络十多天,终于再一次有机会碰电脑了。现在正是恢复更新!

第四章 陌上人如玉

原以为重活一世,不会与盛家扯上半点关系,没想到兜兜转转,居然还是到了盛家的地盘。

躺在床上静养了几日,飘渺,哦不,现在她应该叫盛戈。扯了扯身上浆洗得有些泛白的粗布衫,瞥了一眼一身丝质长裙的绿芸,盛戈心里的小算盘又开始噼里啪啦的敲着。

一个丫鬟一月的俸禄是两文钱,而她身上那件烟云锦虽然不是上等货,但一尺也要十两银子。以一个丫鬟的俸禄,又怎么可能会将这么多银子穿在身上。

想到昨夜出去找茅厕时偶然遇见的一幕,看来,她的这个丫鬟和那个黑脸侍卫,早就暗地里私通在一起。回想起两人昨晚的对话,这盛戈死得也甚是憋屈。

竟是因为对那俊侍卫暗生情愫,却无意间撞见丫鬟和侍卫的奸情,万念俱灰之下,跳水自尽。

她会重生在这七小姐身上,大抵是因为这灵泉寺的灵泉与凤岭山上的泉水一脉相承。

佯装称病躺在床上静养几日,趁着夜间出去溜达的功夫,盛戈也渐渐清楚了自己的处境。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乃是位于汇灵城城西的灵泉寺。而盛家七小姐因自出生便被巫师判定命格诡异,命途多舛。体内更是带着一股邪气。

自小接触过她的人,顷刻间便被烧成灰烬。为了守护一方安稳,盛家家主大义灭亲,但念其为亲生骨肉。无奈之下,只得将其囚禁在这寺庙中,希冀借灵泉的浩然正气压制她体内的邪气。

这借口,还真他妈的冠冕堂皇。她若是真的盛戈,估计此刻也会感激涕零了。可惜,她是盛飘渺。

是盛家前任家主的独生女儿,盛飘渺。

捏着指尖那枚土黄色的药丸,这是她这些天偷偷制作的简易***。因为手边没有合适的药材,她能用的除了那个叫绿芸的丫鬟每日端来的苦药外,再无其他。

那药表明上是给她调理身体,可里面的药材却尽是洗髓伐骨的宝贝,如果她没猜错,过了十五,这条小命怕是也要一命呜呼了。

上古神兽九尾狐封印在她体内已有十五年,二者的精气魂魄已然融为一体。而盛家的守护神兽是朱雀。只可惜神兽就是神兽,又岂是凡人能随意驱使的。降服不了神兽,盛家那个男人势必会将目光转移到她身上。听那两人偷偷提起,这再过几日后便是四大家族十五年一次的比武大会。

这次大会,正是这几大家族暗中较量,争夺头筹的好机会。想到那个黑脸侍卫含糊不明的那句话,盛家这次,怕是想利用她来夺胜。或者说,是利用她体内封印的九尾狐。

哼哼!可惜,她不是那个任人搓扁的盛戈,她是百草堂的女药师盛飘渺。

汇灵城,盛家主宅。

"少爷,老爷请您去一趟议事厅。"

"知道了。"

紧闭的沉重檀木门被人从外面缓缓的推开,映入眼帘的是一身火红的装束。

眼前一身火红皮衣的美少年,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银月般的小脸,姿态闲雅,孤高。火红的长发用一根缎带松松的系在脑后,衬着珍珠白色的脖颈如诗意般光泽。

近乎火红的瞳仁如红宝石,泛着明亮夺目的光芒。长长的睫毛在小脸上落下诱惑的弧度,偶然抬起,屋里的人不由的呼吸一紧,好一张翩若惊鸿,倾国倾城的容颜。

世人道"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眼前这张脸,比起那第一美人绛凌丝毫不逊色。也难怪江湖中会用"陌上人如玉"来指代盛家的这位九公子,盛陌玉。

"父亲,你找我!"

面如表情的站在众人面前接受着他们肆无忌惮的打量,看着众人眼中的惊艳,眼中的厌恶一闪而过。少年公子盛陌玉弯腰行了一礼,便抱着双臂站在盛家家主面前。

"玉儿,这次的比武大会,我要你代表盛家出战。"

盛陌玉虽不是盛家的长子,却是盛家家主最为宠爱的儿子。因其天资聪颖,资质极高,年仅十二岁便步入地师,如今已修炼到地师五级,是众人眼中羡慕嫉妒的天才。在加上有盛家的庇护神兽朱雀的偏护,年轻一辈中能与他打成平手的,估计只有楚家那位无双公子了。

"是。"

似是早已料到父亲会有此举,盛陌玉的脸上不见半分惊讶亦或是喜色。荣宠不惊的态度显然让盛家家主大悦。单单这份气度,就是其他几子所望尘莫及的。

"去吧!好好准备。"

"是,孩儿定不负父亲的期望。"

火红的身影消失在门后,众人才从方才的惊艳和震惊中缓过神来。家主他,怎能将如此重任交托在一个十三岁的少年身上。

"家主,老朽觉得此举不妥。"

站起身欲抗议,却见盛弑天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众位的担忧,盛某自然清楚。不过,众位是不是忘了。我们盛家手中除了神兽朱雀,可还握着一张王牌。"

"家主的意思是?"

"在座的都是活了百余年的人,对于炼魂之术想必并不陌生。这十五年,那畜生的魂魄与那个小贱种渐渐融合,只要再催动炼魂之术。即使它是上古神兽,也一样可以为我所用。"

明知道盛弑天口中的小贱种,是他名义上的女儿,是个活生生的人。可在场的人却无一人出声反驳,反而因为他的这番言论激起了内心的贪欲。

在众人的利益面前,别说一条命,就是千万人的性命,都在所不惜。

就在众人得意洋洋的憧憬在那丑陋的阴谋中时,没有人注意到原本紧闭的檀木门外,一抹火红的身影一闪而过。


                                   



v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