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情人养成91-100完结

天玄之歌2018-10-13 13:00:26

91章

李守一在聊完这个充满颜色话题后,感觉脸都有些燥热,她去卫生间,用冷水扑打自己的脸,真的太让人害羞了,不过她没想到净清也陪着自己聊,不,是撩自己还差不多,李守一觉得有点欲求不满了,好想回到净清身边,想对净清发情了。

柳净清不知道每对情侣是不是都是这样的,但是今天的尺度真有点大,她的脸也有些燥红,因为下午还有会议要开,柳净清才中断这个有颜色的话题。

小助理进来的时候,见上司脸色微红,以为柳净清身体不适,发烧了。

“柳总,你没事吧?”小助理关心地问道。

“我没事,材料准备好了吗?”柳净清马上恢复如常问道。

“准备好了。”小助理见上司确实没事,所以刚才只是脸红,只是这里又没有其他人,为何会脸红呢?难道她偷偷看那些十八禁漫画,不对啊,柳净清上次已经把那几本漫画和小说都塞到垃圾桶了,拿手机看小黄片?没想到表面正经女上司,是这样的人,不过也正常,食色性也,人之常情,小助理又觉得很正常的事情,虽然和上司的形象有点落差。

当然,柳净清大概做梦都没想到,她在小助理心中的形象变成这样了,曾经威严正经的她,有种一去不复返的感觉,都是那些十八禁漫画带来的后遗症。

 

柳净清上,就去私教那边健身,因为是曲静兰介绍的,所以就遇到刚锻炼完的曲静兰。

“你还真是每天都来,以前我拉你健身,你都推说忙,现在这么积极,看来还是爱情的力量比友情大,也是,李守一才十九岁,真是青春无敌的年纪,确实会给我们这些个老女人带来压力……”曲静兰调侃柳净清。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柳净清没好气地说道,以前她是觉得没什么,现在她觉得“老女人”这三个字有点刺耳,人一旦沾染了感情,人都变得没有那么淡定了,柳净清内心感叹道。

“你是该锻炼锻炼,不然在床上指定吃不消的,李守一才十九岁,是精力无限的时候。有个小年轻的情人也不错,都说女人三十如狼,你懂的哦!”曲静兰凑近柳净清挤眼色说道。

“你能正经点吗?除了这事,你就不能说点别的吗?”柳净清可不喜欢私密事被拿出来讨论。

“情人间床上和谐还是很重要的。”曲静兰一本正经地说道。

“没觉得那么重要。”虽然两情相悦做亲密的事情是愉悦的,但是柳净清没觉得那么重要。

“也是,你一般人不同,你这是类似养宠物养出感情,正好李守一是人,可以拿来用,和真正的爱情不同的。”曲静兰觉得柳净清对李守一的感情大概介于亲情和爱情之间,所以可能觉得那方面没有那么重要。

“从你嘴巴说出来,没一句正常的,下次别那么说李守一了。”柳净清才不要曲静兰把李守一等同于宠物,李守一现在可是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曲静兰用谈论她无数情人那种随意态度谈论,李守一和她的情人性质是不一样的,虽然她知道曲静兰没有什么恶意。

“护短了,看来李守一是扎心了,连说都不能说。”曲静兰笑着说道。

“她本来就很重要”柳净清承认道,说到李守一的时候,嘴角是甜蜜的。

看着柳净清甜蜜的样子,突然也有点想认认真真谈一段恋爱,可是谁又有这个魅力让自己认真呢?想想,曲静兰还是作罢,好像不太可能。

 

她们固定还是早中晚三通语音,后来发现有时候视频和语音不方便,柳净清觉得还是让李守一去校外租房好了,反正以后还有四年,自己会经常去看李守一,到时候也方便,免得每次都去酒店,酒店总归没有自己住的地方干净。

柳净清的提议,李守一自然没意见,虽然觉得破费,但是净清住的酒店也没便宜到哪里,不过柳净清让李守一等下次自己来学校的时候帮她搬,让李守一先找房子,她必须要确认李守一找的房子才放心让李守一入住。

其实时间还是过得很快,虽然李守一觉得很慢,两周的时间还是一天天过去了,李守一心心盼着的十一长假很快就到了,柳净清早就给她买了当天晚上回来的机票。

于是李守一在她的长假前最后一节课结束之后,就马上背着背包,坐车去机场,内心甭提多激动了。

 

92章

柳净清给李守一定的是六点半的飞机,八点才能到。柳净清下班的时候六点了,直接开车去了机场,七点就到机场了,整整提早了一个小时,别说李守一归心似箭,柳净清也是想念得紧。只是她提早到了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竟比之前两周还要难等的感觉,柳净清看表不下十次了,十分焦虑。

终于机场报航班的时候,李守一所坐的航班安全到达,柳净清站了起来,马上到出口处等李守一出来。

李守一是坐飞机都嫌飞机飞得慢,恨不得坐火箭回来,终于等到飞机降落,她就一个背包,没什么行李,她背起背包就赶紧往外走,她大概是最先出来的几个人之一

陆续有人出来,柳净清就马上看到了李守一。

李守一显然也一眼就看到柳净清,简直就是飞奔出来的,奔跑到柳净清跟前,就马上紧紧抱住了柳净清。

“净清,我好想你。”李守一在柳净清耳边热切地说道。

“我晓得,我们先回家吧。”柳净清轻声说道。

“嗯。”李守一这才舍不得放开柳净清身体,净清一句话我们回家吧,比千言万语都让李守一觉得心安。

“肚子饿吗?想吃什么?”柳净清早就发现李守一的生活费花得很省,大概都是吃学校食堂。

“我现在想回家煮面吃。”李守一恨不得马上回家,去外面吃比较耽误时间,她迫不及待想回家和净清亲热了。

“也好。”柳净清点头,虽然她肚子有点饿了,但是也不差这会儿功夫了,而且她也有一个月没吃李守一煮的东西了。

柳净清在机场高速开车,李守一就侧着身子直勾勾地看着柳净清。

柳净清当然知道李守一在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她也时不时地看向李守一,微微笑了一下,这一笑,李守一觉得自己魂都被勾走了,怎么办,她觉得自己心痒难耐,若不是净清在开车,她好想把净清抱入怀中亲吻。

大概四十分钟,她们就到了家,进了屋,李守一就搂住了柳净清的腰,她觉得自己长比净清高,还是占便宜的,柳净清往自己身边一站,就显得特别小鸟依人。

“净清刚才都还没说想我呢!”李守一撒娇道,她发现自己恋爱后,特别会计较,净清少说一句想你,我喜欢你,都不行。

“我不想你,还能想谁呢?”柳净清含笑问道,从机场接到李守一后,她的心情就一直很好。

柳净清的话音刚落,李守一的唇就贴上柳净清的嘴角,从嘴角开始慢慢吻到柳净清的唇,然后舌头钻入柳净清的口中,灵巧的舌头舔抵着柳净清的牙根,把柳净清口中的蜜液卷入自己口中。虽说,李守一和柳净清的起点是一样的,也不知李守一比较年轻学习能力强,还是李守一的舌头更灵活的缘故,李守一的吻技已经高于柳净清了。

都说别胜新婚,一点都不假,一个湿热的吻,就让人两人情动不已,李守一的手已经不规矩在柳净清身上抚摸了,不过还是柳净清的理智稍多一些,主动停止了这个热情而绵长的舌吻。

“我肚子饿了,你先去煮面。”柳净清微微有些喘地说道,她觉得都快被李守一吻得要窒息了,不过她是真的肚子饿,都九点了,什么东西都还没吃。

“好,我马上去煮。”李守一虽然意犹未尽,但是她还是乖乖去煮面,她一点都舍不得饿到她喜欢的人,她不舍放开柳净清,放下自己身上的背包,钻进厨房,看了一下厨房的食材。冰箱除了鸡蛋,酸奶,牛奶,火腿,培根,其他什么食材都没有,就只能煮火腿鸡蛋面了。

李守一进了厨房,柳净清也跟了进去,分离两周,刚见面,真的是恨不得分分钟腻歪在一起。她看着李守一熟练打蛋,煎蛋,觉得贤惠的女人最可爱了。

“你不会什么都没吃就去机场了吧?”李守一一旁看自己煮面的柳净清问道。

“嗯。”柳净清应声道。

“下次接我的时候,要先吃其他东西垫垫胃,不准不吃东西。”李守一命令道。

“好。”柳净清觉得偶尔被李守一强势管一管的感觉还是不错的。

“好乖。”李守一身子侧过去,偷亲了一下柳净清的脸颊。

 

吃完面,李守一让柳净清先上楼休息一下,她收拾碗筷,洗完洗锅,把厨房都收拾完了之后,也马上上楼了。

李守一上楼进柳净清的卧室的时候,柳净清已经在浴室洗澡了。重逢的第一个晚上,怎么可能不做最亲密的事情,她从上飞机开始,就开始期待这一刻了,她有预感,今晚她和净清会突破最后一层底线,想到这里,李守一内心有些激动。而浴室传出哗哗的水声,更是让李守一的心平静不下来,一想到柳净清正赤身裸体在里面洗澡,李守一就有些迫不及待。

大概是色胆包天,直接去开浴室的门,浴室的门没有反锁,她一开就开了,里面水雾缭绕,柳净清赤裸的身体就暴露在李守一的视线中,她想象中的香辣场面更加香辣,那白皙润滑的肌肤被水流冲洗着,丰满挺翘的柔软的顶峰或许是被水流冲洗后,微微挺立,平坦的腰身,被水淋湿的三角地带,看起来简直是勾人极了,李守一看得不禁吞咽了一下口水。

柳净清没想到李守一这么急色,已经等不及直接开浴室的门,那色眯眯视线更是胶着在自己身上,似乎不放过任何一寸肌肤一般,让柳净清想起两周前那两天,身体在李守一的视线注目下竟也有了感觉。

“你怎么进来了?”柳净清故作镇定地问道。

“想净清了,也想帮净清洗澡。”李守一无比诚实地回答道,她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她想和净清洗鸳鸯浴,当然,可能不止洗鸳鸯浴那么简单。

“好啊。”柳净清也不矫情,今晚会发生的内容,似乎毫无悬念,看到李守一脱得一丝不挂,柳净清发现她也很想对这一具美丽年轻的身体为所欲为。

 

93章-96章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bL5dGa 密码: k5zh


97章

柳净清和李守一再不回柳家,柳母就快坐不住来找她们了,这不,柳母忍不住给柳净清打电话了。

“李守一回来了吗?”柳母问道。

“昨晚回来了,她在家里大扫除了一下,我们现在回去。”柳净清谎称道,她总不能把实话告诉她妈吧。

净清把自己谎称得这么勤劳,真是让人心虚,不过她也确实勤劳,不过对象不是家务,是净清的身体。

“那赶紧回来吧。”柳母点头说道 ,心想李守一还是挺乖巧,自从和净清在一起,什么家务都是她做,只是可惜了,两个女孩子在一起像什么话呢!

“嗯。”柳净清应声完,便挂了电话。

 

“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已经告诉我妈我喜欢你的事情”柳净清轻描淡写地说道。

“什么时候的事情?”李守一心中一惊,本能地问道。

“在你偷吻我之前。”柳净清回答道。

“啊!”李守一没想到那么早,净清就出柜了,但是仔细一想,她猜到净清是哪天出柜的,因为那天柳母的态度明显有变。

“柳伯母怎么说?”李守一问道。

“目前还是反对的状态,你做好心理准备,她可能在你这边下功夫,我是准备好长期抗战,你呢,你内心够坚定吗?”柳净清问道,她想给李守一先打个预防针,免得到时候李守一完全不是她妈妈的对手。

“我会坚定立场的。”李守一坚定地说道,虽然内心她是有些忐忑的。

“你要认清一个事实,我对你才是最重要的,其他人都是无关紧要的,任何时候都把这一条放在首位,万一想动摇的时候,就想想这句话。”柳净清还是有些不放心交代道。

“嗯,净清对我来说,一直都是最重要的。”李守一觉得本来就是如此,但是无论如何,李守一此刻的心态都不能像以前那般轻松地回柳家。

 

回到柳家,柳母的视线在她们两人之间来回扫视了许久,却没说什么,只是让她们洗手一起吃饭。

不知是不是李守一的错觉,吃饭期间,李守一感觉气氛有些诡异。

吃完饭,柳净清就被柳父叫到楼上,柳净清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李守一,便上楼了,她知道留李守一个人应对她妈妈不太好,但是知道,就算今天没机会,她妈肯定不会死心,免得她妈自己不备的时候找李守一做思想工作,还不如今天就遂了她妈的心意。

 

柳净清上楼了,大厅就只剩下柳母和李守一。

李守一或许是内心有鬼,有点不敢面对柳母,便借口去厨房切水果。

“别忙,都好久没见了,我们说说话吧。”柳母叫住了起身的李守一。

“柳伯母想说什么?”李守一心里咯噔了一下,笑着有些勉强地说道。

“你和净清现在是什么关系?”柳母倒也直截了当地问道。

“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李守一知道瞒不过,干脆直截了当承认了。

“你喜欢她,很正常,你只是感恩,对她是长辈的喜欢,并不是那种荒唐的喜欢,你不要会错情了,不然对你,对她都不好。”柳母有些强制地说道。

“不只是对长辈的喜欢,或许就是柳母所说的荒唐的那种喜欢。”若只是对长辈的喜欢,怎么会想和净清发生那些亲密至极的关系,李守一对自己的感觉很明确。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可能只是你爸爸的代替品,你和你爸爸长得那般相似,她对你爸爸的喜欢,移情到你身上,并不是真正喜欢你。”柳母看着李守一坚定的神情,她就知道,李守一对净清的感情也不会那么单纯。

“我不管净清对我的喜欢是哪种,哪怕是代替品,我也是愿意的,只要能陪伴在净清身边,就足够了。”李守一脸色微白地说道,她不愿意相信这种可能,她相信净清是真正喜欢自己,但是就算有可能像柳母说的,她也愿意陪伴在净清身边。

“你是女孩子,她也是女的,你们在一起对你,对她都没有好处,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该为净清想想,社会再开放,在中国这个社会,同性恋就是到歧视的,我并不希望,我的女儿受到歧视,而且净清待你不薄,你不该害了她,这是恩将仇报。这样吧,我出钱送你出国留学,以后毕业了,你留在国外最好,如果要回来,也不要回到这座城市,不要再找净清了,只要你离开,净清就会乖乖去嫁人生子。那才是净清正确的人生,你没有权毁了净清的人生。”柳母盯着李守一语气有些犀利地说道,看到李守一脸色惨白,心中暗喜,以为说动了李守一。

恩将仇报的指控太重了,这让李守一的脸色都一下子煞白了起来,她紧紧捏住自己大腿的肉,她都不知道费了多大劲,花了多少勇气,才没让自己在柳母的指控之下落荒而逃。

“如果净清觉得我害了她,让我离开,我一句话都不会说,就会离开。但是净清让我留在她身边,我无论如何都会留在她身边,毕竟只有她对我的人生才有决定的权利,而她的人生,也由她自己决定……” 李守一感觉自己说完这句话,心脏噗咚噗咚跳得极快。

柳母在得到李守一这个答案之后,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98章

李守一不肯离开净清身边的样子竟然和当年李钧一模一样,新仇旧恨算是合到一起。

“没想到,你和你爸一样,脸皮那么厚,就是死皮赖脸缠着净清……”柳母这话说得有些苛刻,但是作为妈妈,李守一不愿意主动离开的话,她还真拿李守一没办法,只能语言攻击李守一了。

李守一闻言脸色更白了,她脸皮本来就薄,而且她爸爸是什么样的人,她再清楚不过了,她最怕别人说她像她爸,虽然她和她爸不一样的,但是她们确实做了相同的事情,就是缠着净清,所以柳母的话,就像一把利剑,剑剑都插在她心头最柔软的地方,让她感到十分难受,可是她却只能默默忍受着这些折辱。

 

柳净清在她爸的书房,终究还是觉得不能安心,没呆太久,便很快就下楼,下楼的时候,便看到李守一脸色惨白,紧咬嘴唇,眼眶有些湿润,显然她妈妈都快把李守一欺负哭了,但是李守一硬是强忍着,不掉眼泪的样子,让柳净清看着心疼极了,有些后悔和自责把李守一单独留下来。她知道,在厉害关系面前,她妈妈有多强势犀利,虽然这些年也疼李守一,但是外人终究比不上亲生女儿,她妈妈对付李守一绝对和对付自己是不一样的。

“我们下午还有事,我们先回去了。”柳净清对她妈妈语气有些冷淡地说道,显然表达出对她妈妈欺负李守一的不满,说完便拉着李守一要走。

“净清,你这是什么态度?”下来的柳父,语气不满质问。

“妈,你不要趁我不在的时候欺负我喜欢的人,这里既然让她感到委屈了,我带她离开有什么不对?你若是不喜欢看到我们在一起,我们以后少来就好了,免得您看着心烦,我倒是乐见有一天,你们改变主意了,那样我们也可以经常回来坐坐。”柳净清说道,她相信时间久了,她父母会接受的。

“你为了一个外人,难道连父母都不要了吗?”柳母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上次和李钧结婚已经让他们二老心寒了一次,这次还是要一意孤行,实在是太让她心寒了。

“她不是外人,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让我如何选择,我还是一周回来一次,你们一天不接受她,我就不会带她回来,请你们也不要私下去找她。”柳净清看着她妈妈掉眼泪,心里也不好受,为什么,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就是如此困难,为什么父母就一定认为必须结婚才是得到幸福的唯一通道呢?她过去的人生已经妥协够了,柳净清不想妥协。

“如果你选择在一起,就不要回来了。”柳父愤怒地说道。

“我回不回来,是我的自由,你们开不开门,是你们的自由,我们先走了。”柳净清便拉着李守一出了柳家的大门。

两老看着毅然离开的女儿,却无计可施。

 

柳父欲断绝关系的态度,让李守一内心感觉到异常难受,她有点觉得自己害了净清了,有点想打退堂鼓了。

“净清……”李守一本能地喊着柳净清的名字,但是却不知道此刻说什么才好。

“我没事,预料到了,他们肯定会以亲情威胁,其实比我预想得要轻松多了,其实我最怕他们拿性命威胁,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还好他们不是那么极端的人。我回家,你觉得他们会真的不让我进门吗?”柳净清笑着问李守一。

“柳伯父和柳伯母就你一个孩子,又那么疼你,舍不得,但是……”李守一心里还是觉得担心,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柳家二老真和净清断绝关系,那该怎么办。

“没有万一,我是成年人了,会好好处理和父母的关系,你就别操心这事。你倒是和我说说看,我妈和你说什么呢?”柳净清问道,她想知道她妈妈都用什么手段欺负李守一,以后也好有所防备。

“没什么。”李守一谎称道,她不想让净清知道,她觉得自己可以承受,也应该由自己承受。

“撒谎,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老实告诉我,我不喜欢你向我撒谎。”柳净清语气有些严肃地说道,她必须要知道。

“柳伯母说她给我钱,让我去国外读书,她还说我是我爸的代替品,你对我只事对我爸移情作用……”李守一确实很少向柳净清撒谎,所以选择说了其中两条,至于柳母说的其他让她十分难受的话则没有说。

“亏她想得出这样的办法和这样理由,你怎么回答她的?”柳净清问道。

“我和她说,我不要去国外,我就是要留在你身边,就算是代替品也愿意。”李守一据实回答道。

“那,你觉得自己是代替品吗?”柳净清又问道,显然如果李守一还是有些动摇,不然就不会回答说就算是替代品也愿意,她的小女友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吗?

“不,我觉得净清是真心喜欢我的,虽然我长像我爸,但是净清喜欢我绝对不会是因为我长得像我爸的原因。”李守一刚才的内心只是有微小的动摇的, 其实还是相信柳净清喜欢她,和她爸爸没关系,而且直觉,净清和以前喜欢她爸的女人都是不一样的,以前她还未喜欢上净清的时候就察觉到,刚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会被柳母说得有些动摇了,所以此刻的回答倒是挺坚定的。了

柳净清对李守一这个答案姑且算是满意,然后微微点头。

“我没喜欢过你爸,你难道没发现我昨晚和你做的时候,还是处女吗?”柳净清问道,李守一有时候还真的是挺迟钝的。

“啊!”李守一这才后知后觉地想到,是啊,净清和自己昨晚做的时候都是第一次,昨晚她就那么理所当然觉得净清也是第一次,如今想来,净清是第一次才不合理,那代表着净清和她爸根本没发生关系。这么大的事情,自己现在才发现,自己也真够蠢,李守一为自己蠢哭的超长反射弧拍了一下脑门,不过内心却为这个发现雀跃不已。

 

99章

柳净清看着李守一这迟钝的样子,真是单蠢得有些可爱,她伸手摸了一下李守一的头,整个动作都透着一股温柔且宠溺的样子。

李守一看着柳净清,刚才被柳母刺伤的心,好像瞬间愈合了起来,她好喜欢净清,为了净清,就算和全世界作对,她都是愿意的。

“净清,我爱你,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们以后要一辈子在一起。”李守一看着柳净清由衷地说道,似乎更是向全世界宣布一般,内心比任何时候都要坚定。

“这一生可是很长的,你不怕腻了吗?”柳净清问道,她要的不是情浓时的情话,她要得是一个可以一直陪伴自己身边的伴。

“净清会吗?”李守一专注地看向柳净清问道。

“自然不会。”柳净清对自己的心性还是比较有信的。

“净清不会,我也肯定不会。”李守一坚定地说道。

“嗯,我相信你。我们回去吧。”柳净清说完,便李守一系好安全带,开车回去了。

回家之后,两人又像连体婴一样,粘上了,毕竟和父母闹得不愉快,所以她们现在更需要的是温情,而不是激情。柳净清躺在李守一腿上,让李守一念国外的十四行诗歌给她听,这太考验李守一的英文能力,李守一表示亚历山大。

“净清,有的单词我不会……”李守一的英文水平也只是限于应付高考而已,她很早就发现了一个问题,审美,品位什么好像根本不在一条线上,虽然有时候还是会让她很自卑的,好在净清多数情况下,似乎都不是很在意。

“你照着念,会的就念,不会的就停下来。”柳净清不在意地说道。

李守一乖乖念着,不会的单词就停了下来,柳净清帮她补上,然后让她继续,李守一念完了一首。

“我知道是什么意思吗?”柳净清问道。

“似懂非懂。”李守一老实回答,换个说法就是不懂。

“我翻译给你听:

对天生的尤物我们要求蕃盛,
  以便美的玫瑰永远不会枯死,
  但开透的花朵既要及时凋零,
  就应把记忆交给娇嫩的后嗣;
  但你,只和你自己的明眸定情,
  把自己当燃料喂养眼中的火焰,
  和自己作对,待自己未免太狠,
  把一片丰沃的土地变成荒田。
  你现在是大地的清新的点缀,
  又是锦绣阳春的唯一的前锋,
  为什么把富源葬送在嫩蕊里,
  温柔的鄙夫,要吝啬,反而浪用?
  可怜这个世界吧,要不然,贪夫,
  就吞噬世界的份,由你和坟墓。

 

李守一就觉得柳净清翻译真好,加上柳净清柔软的声音念着,有种听声音就能高潮的错觉。李守一心中,柳净清的光环越发的闪亮刺眼,这么美好的女人是自己的,想想,李守一都觉得自己做梦都会笑醒,似乎要确定柳净清是她的一般,她低头吻了一下柳净清的额头,似乎要印下自己的专属印记一般。

“净清如此优秀,让我好有压力。”李守一由衷地说道,她对净清的喜欢里,或许还有一些崇拜。

“你天天都念一段给我听,十年后,你自己也都会了。”柳净清觉得没什么,而且李守一年轻漂亮的优势才是未来十年自己的压力才对,这会让自己显得很没自信,所以她才不要说出来。

“净清永远都是比我厉害。”李守一觉得净清的脑子本来比她聪明,十年后,净清不就知道得更多了么,自己永远追不上。

热恋的时候,做什么事,都是甜蜜得掺着蜜一般。

傍晚的时候,两人就手牵手一起去逛超市,然后回来,李守一做饭,两人俨然就像一对恩爱的已婚夫妻一般。

晚上两人无可避免继续不可描述,极尽亲密的事情。

 

国庆七天,两人有大半的时间在床上度过,家里的床明显不够用了,换了一床又一床,两人在床事上也异常和谐。李守一在床底之间,占尽了优势,她年轻,大胆热情,放得开,让柳净清觉得自己都快被李守一玩坏了,当然她也在努力折腾李守一,你来我往,不知疲倦的一般。

七天长假结束后,李守一又回学校过上了大学生活,柳净清又继续荒废了近两周的健身。两周后,柳净清又来到李守一所在城市,在李守一大学附近买了一套小套的房子,让李守一住。

 

大学头一年,两人几乎都是如胶似漆的热恋期,到第二年也不可避免渐渐缓了下来,虽然感情越发深了,但是生活不仅仅只有恋爱,李守一想让自己变得更好地回到柳净清身边而努力着。

第二年开始,李守一开始去宠物店打工,还偷偷养了一只猫,柳净清来的时候,她就放在同学那,偷偷摸摸养了一个多月后,就被柳净清知道了,柳净清虽然讨厌一切有毛的生物,但是见李守一实在喜欢,也就作罢了,还经常和猫吃起醋了。

 

柳家二老,在头一两年,还坚决反对,时间久了,渐渐也接受现实,到毕业的时候,虽然还没松口,却也已经不再动不动劝她们分手。因为柳净清和李守一之间的感情似乎更深了。柳净清和李守一在一起的时候,两人的视线就会不由自主跟着对方。比如柳净清有次肺炎住院,生病后的柳净清十分粘李守一,李守一更是紧张眼睛都哭红了,本来没多严重的病,让两人表现出像绝症似的,二老看着都不禁觉得,她们似乎都离开不了对方。

于是,李守一大学毕业后,二老作为接受的条件,要求李守一二十六岁的时候,生一个孩子,老人家的观念觉得,一个家庭,有个孩子才算完整。二老觉得,女儿年纪不小了,自然由年轻力壮的李守一生孩子更好,当然柳净清若知道她爸妈心里这么想的,大概就会吐血。柳净清没有反对李守一的原因,是因为她觉得李守一似乎很喜欢孩子,而且比自己贤惠多了,也更会照顾人,而且她也想有个孩子,让二老享受含饴弄孙的乐趣。

李守一本来很就喜欢孩子,她反而怕柳净清不喜欢孩子,净清怕麻烦,怕吵闹,对自己占有欲强,不喜欢自己把精力分散在她以外的任何事物上,猫养了好多年,净清才渐渐接受的。没想到要孩子的事情,柳净清轻而易举松口了,这让李守一感到十分高兴,她想要生一个净清的孩子,不过柳净清不肯。

为这个问题,从李守一大学毕业,23岁争到26岁,才争出个结果,这是李守一除当初报外地志愿外,第二个没向柳净清妥协的事情。

 

100章

“你的狗没什么问题了,明日无需再来做检查。”李守一温柔对年轻漂亮的女孩说道,她颜值高,医术好,性格又温柔有耐性,她开的宠物诊所,生意极好,追求者更是一波接着一波,源源不断。柳净清虽然追求者也不少,但是根本比不上李守一,李守一真的是男女通吃,命犯桃花,桃花旺到柳净清都觉得不可思议。

“李医生,我以后可以来找你吗?”年轻的女孩红着脸问道,她好喜欢这个温柔又漂亮宠物医生,她直觉这个宠物医生和自己是同一类人。

“我很忙,怕没空招待你。”李守一说道,看着女孩脸红的样子,便知道对方对自己有意思,她总体对女性追求者会比对男性温柔许多。

“没关系,我自己呆着就好。”她觉得自己看着眼前的女子,就觉得开心了。

“我已经有爱人了。”李守一这几年拒绝追求者,早已经非常熟练了,表明自己非单身,最简单有效。

果然年轻漂亮的女孩愣了一下,想想也是,这么漂亮温柔的女子,怎么可能还是单身呢?想着,她心里就有些难过,但是她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获得眼前女子的欢心。

“我和她相识十一年,相爱七年了,打算今年年底,我们一起要个孩子。”李守一说柳净清的时候,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她也是女人吧?”女孩笃定地问道,心里非常羡慕那个早早就认识李守一的女人,她能感觉到李医生一定很喜欢那个人。

“嗯,我们同为女子,等下她会来接我。”李守一并没有隐瞒,净清今天公司没什么事情,所以会来接自己,其实净清是醋坛,就是来威慑一下对自己有意思的追求者,想着李守一又不禁笑了。

“嗯。”女孩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决定下来等李医生所喜欢的人。

 

大概一个小时后,柳净清准时在六点来李守一开的宠物诊所来接李守一,李守一的诊所生意很好,不过李守一为了有时间陪柳净清,她都是准时关了诊所下班。

李守一长成温柔小姐姐一枚了,柳净清还是一个很有气质的御姐,因为这几年坚持健身,样貌没有太大变化,身材反而变得更好,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三十七岁的熟女。两人床笫上的欢好,并没有像其他老夫老妻一样对性事不大有兴趣,她们还是很热衷床笫之欢。李守一泰迪属性得到充分的挖掘,随着李守一年纪渐长,女人特有的魅力和味道也渐渐出来了,本来强烈的欲望,简直就是一碰就湿的体质。好在柳净清常年健身,她的体力反而比以前更好了,她现在更热衷把李守一攻得不要不要。李守一在床上骚气得,让柳净清每次想把李守一死在床上,特别是李守一无意间又招惹了不少桃花的时候,她就会在李守一身上留下很多印记,以宣誓主权。

因为李守一下午五点就开始清场,所以柳净清到李守一诊所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人,柳净清对爱慕李守一的人还是很敏感的,她一看到那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就知道又是李守一招惹的桃花,有些不是滋味。好在她对自己和对李守一都是有信心的,不然要时刻泡在醋缸里,不过遇上李守一非常优质的追求者的时候,柳净清忍不住会倒出一小瓶苹果醋来喝。比如现在,她心头又开始泛着微酸,李守一又招惹到漂亮的小妹妹了,柳净清还是有些在意自己比李守一大那么多岁。

柳净清下班来接李守一的,所以她现在穿着是职业装,那常年健身姣好的身材藏在职业装里面,此刻看起来,性感又禁欲,加上柳净清对待外人的时候又有些,所以柳净清看起来并没有李守一看起来那么有亲和力,相反给人感觉有些疏远,反而更有女神范的感觉。

年轻的女孩看到柳净清,直觉这就是李守一喜欢的人,看着如此优秀漂亮的柳净清,觉得和李守一十分匹配,她觉得自己输心服口服,特别是柳净清来了之后,李守一的视线就经常停留在柳净清身上。她们打了招呼之后,女孩就识趣主动离开了。

李守一觉得自己真的是色情无药可救了,每次看到净清穿职业套装的时候,就忍不住想扑倒净清,真的是太勾人了,有好几次,有时候明明已经都滚两三遍床单才起床,但是在柳净清穿好职业装后,李守一又忍不住从背后抱住柳净清,把柳净清压在墙上做坏事,若是柳净清上班迟到,那一定都是李守一害的。

李守一在柳净清来了之后,就快速收拾了一下,关诊所和柳净清一起回去。

“你今天不乖,又招惹小妹妹了。”柳净清侧过身帮李守一系安全带的时候,往李守一下巴下的脖子处轻轻咬了一口,让李守一会疼又不会伤的力道。

“我只招惹净清的小妹妹。”李守一抱住柳净清,不让柳净清马上回座位,她吻上柳净清的唇,十年如一日的让自己迷恋的味道。

“等下,我要罚你的小妹妹!”柳净清说完之后,身子才转正。

“我和我小妹妹,都想净清一天了。”李守一不害臊地说道,谁能想象得到脸皮薄的,性格温柔,颜值高的李医生,内里这么好色呢?

“李守一,我能不能退货,你小时候不是这样的。”柳净清觉得最近嘴皮都快扯不过李守一了,李守一现在是越来越无下限了,开起黄腔简直肆无忌惮了,反倒是柳净清很多太色的话,说不出口。

“我恨不得我小时候也这样。” 李守一觉得自己认识净清十一年,浪费了前四年时间,若是早点开窍的话,在净清辅导自己功课的时候,把净清压在书桌上,辅导功课,那该是多美妙的事情,想想就觉得特别刺激,恨不得时间倒回十年前。不过想想,十年前,她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胆。

“净清,给你。”李守一把一本存递给柳净清,这是她这几年存的钱,不算物价贬值的话,勉强才能把她爸所欠下的债务还掉大半。

“这个什么?”柳净清打开一看,很明显这是李守一存的私房钱,数额比她想象中要大一些。

“我爸和我的债务,我打算把我爸的债务还完就好,而我欠下的债务,这辈子都不还,我们要纠缠一辈子。”李守一看着柳净清说道,这债务毕竟是她们相爱之前欠下的,不能因为相爱,就把债务抵消了,不过为了怕柳净清觉得自己和她分得太清楚,所以只还她爸的。

李守一的说法,柳净清欣然接受,她把存折收下了,不收的话,怕李守一一直为这件事在意。

“好,我收下了,免得你存私房钱金屋藏娇,至于你欠我的债务,你肉偿就好了。”柳净清开玩笑地说道。

“以后我的收入卡,全都交给老婆大人,绝对不存私房钱。我的债务肉偿,绝对可以有,净清有需要,我随时提供最完美的服务,净清想玩年轻漂亮肉体,随时奉上……”李守一也笑着说道。(全文完)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