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第7章 天香客栈

三观犹在2019-07-01 07:08:51

第7章  天香客栈


天庭不是天堂,至少居住在七环上的临时工、偷渡客、水客还有低等神仙并不这么认为。


  天庭等级森严,这些生活在最底层的仙人,还在为生计奔波忙碌。一日劳作下来,就为了在日落之前赚口饭吃,至于仙丹灵药、仙术法诀,他们想都不敢想。


  临下船前,船老大给了苏三观二百文,这也是他怀中仅有的钱财。按照臭道士交代,苏三观本要去东三环找那个老解,交了五十文进城之后,苏三观傻了眼了。


  天庭二环到七环,呈立体式分布,环与环之间以结界阻隔,若要去其他环,只能通过每个环上四个传送门。六环到三环,传送费高达一千文,这笔费用,不是苏三观能够承受得了的。


  苏三观满脸沮丧的走了出来,正要离去时,有个人拦在了他身前,苏三观不耐烦道,让开,我烦着呢。


  那人嘿嘿一笑,这位道友,你可是想要去上清天?


  苏三观说是啊,你有办法?


  那人拍了拍胸脯道,在这下三天,还没有我吕仲远办不成的事儿。这样子,你身上有多少钱?


  三四十文吧。


  那吕仲远眉头微皱,说这点钱恐怕有点困难,不过你我一见如故,我当你是兄弟,这事儿我给你办了。我那个哥们,负责东六环环级传送,今天我做东,只要把他伺候好了,你这事儿就成了一半。


  苏三观问道,那另一半呢?


  吕仲远抬头看了眼天空,说了句,看运气吧。


  没多久,吕仲远与一身穿铠甲的汉子走来。聊天得知,吕仲远竟也是这届天庭公考生之一,他毕业于蓬莱岛职业学院,据说与八仙中的某位是远房亲戚关系,在下三天比较能吃的开。


  吕仲远领路,三人来到东六环的天香客栈,待伙计领着坐下,问道,客官,点些什么?吕仲远大声道,今日我请兄弟吃饭,挑贵的上就是。


  没多久,上来六荤六素,吕仲远又点了十斤烧酒,三人喝了起来。那铠甲男子身材魁梧,却不怎么说话,只顾着低头吃饭。


  天香客栈内,食客逐渐多了起来。


  有几个身穿文官服的小仙在隔壁桌上聊天,这些小仙是天庭内基层工作者,在四环以内当值,下值后回到六环,上层天庭中的很多消息,都是他们传过来的。


  诸位可知,最近上三天发生了两件大事?


  说话这人唤作包打听,是天庭周刊的编辑,平日里喜欢来天香客栈喝几杯,他信息灵通,在这里很受欢迎,所以他一开口,众食客都纷纷不语。


  也有人配合问道,不知包编又有什么消息了?


  包打听一笑,端起酒杯缓缓饮了一口,环顾四周道,这第一件事嘛,自然是天庭公考了。自从那件事后,天庭三百年未举行过公考了,如今玉帝又重拾起公考,要重振仙纲,估计天庭要有大动作了。


  有食客道,这些都是上三天佛门与道门之间的斗争,与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关系不大。


  包打听摇头道:此言差矣,正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老马说得好,事物之间是相互联系的,大家想一下,今年以来,灵石调过几次价了?年初一块灵石才六文钱,如今已将近八文了。我洞府里的飞行法宝早已一年多没动过了。


  又有人问道,就算重开天庭公考,那也解决不了这些问题啊。


  包打听呵呵道,各位想想,天庭各职司公职人员几百年没调整过,这次公考之后,新多出来一批年轻的小神仙,肯定会引发天庭人员大换血。老人求稳,新人求功,没准到时候出台一些新政,会影响到我们下三天。


  苏三观在一旁听着,心想这次公考,竟还有这层意思在里面,也不知三俗给他弄了个名额,安的是什么心思。


  那第二件事呢?


  包打听压低声音道,据说天庭要在近期召开海天盛筵,三界之内的道门神仙都受到了邀请,说是商议讨伐那“逆贼”的事情。


  说起那“逆贼”,在座众人义愤填膺,纷纷站起,冲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苏三观不解,连问吕仲远怎么回事。


  吕仲远解释道:西游传经之后,佛门在九州之中势力渐盛,每年在人间收集的香火之力也慢慢超过了道门,直接导致了天庭重要能源——天池灵石迅速减产,十多年后,天庭爆发了能源危机,大量神仙因缺乏香火之力死亡。


  随后,为抢夺香火之力,三界爆发了第二次佛道之战。本来道门占据了上风,在关键时刻,有人却偷走了天庭凌霄殿重宝补天石,导致道门全线溃败,从此一蹶不振。


  如今,天庭虽仍以玉帝为尊,暗中却收到雷音寺方面各种制约。如今天庭变成这等模样,与那恶贼脱不了干系,所以大家在说起那“逆贼”时,都恨不得生啖其肉。三观你若真想了解,不妨去读一下《天庭近代史纲》。


  有人大声道:这几百年来,天庭派三万神将巡游三界,都没有抓住那龟儿子,如今召开个劳什子海天盛筵,不会是趁机借这个由头,花天酒地吧。


  包打听冷冷道,你也太小觑道门天庭了,这几百年来,道门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夺回补天石,重振道门风光,如今既然敢公开叫板,自然有所仰仗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纷纷。


  就在此时,一名素衣女子闲庭信步迈了进来。


  苏三观望去,这女子双眸似水,带着一丝清冷,美艳无双,又些许风尘之色,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感觉,让他觉得口干舌燥。


  众人见此女子,纷纷噤声,就连方才口若悬河的包打听,此刻竟呆若木鸡,不敢半点动弹。


  女子看了包打听一眼,包打听扑腾坐在了地上。


  女子缓缓道,天香客栈成立至今,向来只谈风月,不谈仙事,这规矩你忘了嘛?


  包打听声音打颤,陈四娘,小人头昏多喝了几碗黄汤,还请四娘不要怪罪。女子冷哼道,掌嘴。


  包打听一脸沮丧,手中却闲不下,竟真抡起巴掌打了起来。没几下,包打听整张脸竟肿了起来。


  女子这才道,你在别处嚼舌根子我不管,进了我天香客栈,就要守我客栈的规矩,若有下次,我直接割了你舌头。你可懂得?


  包打听连连点头。


  滚。


  女子看也不看他,径直上了二楼,临行之前,忽然驻足,稍停了片刻,又消失不见。


  苏三观心说这女子好强的气场,一出场竟将整个客栈所有人吓得不敢说话。


  吕仲远低声道,这女子叫陈清扬,还没过门就成了寡妇,也不知为何来了天庭,在六环外经营了这家客栈,据说这女子极有背景,与上清天某个神仙有关系。  


  几杯酒下肚,苏三观也渐渐有了醉意。吕仲远端起酒杯道,今日咱们三人相逢便是有缘,苏兄弟去三环一事,还请马大哥多费心了。


  那铠甲男子闷声点了点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只是他酒量有限,这杯下去,竟然摇摇欲吐,吕仲远说在再这稍等,我带他去去就回。


  苏三观边饮边吃,左等右等, 却未见两人回来,便问伙计,方才那两个去茅坑的人呢?伙计笑道,他俩啊,早就走了。


  苏三观哦了一声,也要离开,被那伙计拦在门口,一共八百文。


  苏三观心中凉了一截,原来被吕定远那小子给骗了,口中却道,不对啊,你这人好没道理,他们请我吃饭,你找我付钱作甚?说着低头就要往外冲。


  伙计道,老板娘,有人吃白食!


  蓬!


  一道劲力扑面而来,苏三观被撞入内厅之中,头脑嗡嗡直响。却见陈清扬去而复返,苏三观道,你凭什么打人?


  陈清扬一撩裙摆,在一张八仙桌上坐下,风情万种,她笑道:上一个在老娘店里吃白食的人,如今坟头的草都三尺多高了。吩咐伙计道,把他手脚砍去,扔七环之外自生自灭。


  苏三观暴怒,一个女子竟敢动用私刑,这天庭还有没有王法了?正要开口骂她,却听陈清扬道,等等!


  陈清扬看着苏三观,把他看的心里直发毛。过了许久,陈清扬才道,你欠了老娘八百文,准备怎么还?


  苏三观道,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陈清扬笑道,没想到你这么有骨气,还是砍了手脚,扔天河里喂王八吧。


  苏三观连嘻嘻道,别啊,你说怎么还就怎么还,就算以身相许,我这人虽没什么别的优点,就是长得还不错,勉为其难牺牲点色相,也不是不可以。


  陈清扬扑哧一笑,把旁边的伙计看呆了,老板娘平日冷冰冰的,怎的今日对这小子竟刮目相看了,想到此,心中不由来气,踹了苏三观一脚。


  陈清扬绷住脸道,把他玉简扣下,在客栈洗半月盘子抵债。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