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关注湘潭“三超”治理重碾之下的城乡公路在呻吟

湘潭晚报2018-11-04 13:50:25

10月19日,一辆超载的货车在湘乡治超站卸载。


近年来,公路“三超”(超载、超高、超长)早已成了民众耳熟能详的一个名词,而“三超”背后隐藏的灰色利益链更是让人讳莫如深。国家从2004年开始实施的九部委联合治超行动,如今即将届满10年。然而,“三超”年年治,“三超”却年年有!面对政府职能部门的打击,“三超”行为为何屡禁不止?为此,我们对包括生产企业、物流公司、货运司机及相关执法部门等单位或人员进行了深入的走访调查,试图多角度对屡禁不止的“三超”行为进行剖析。可喜的是,就在我们走访调查期间,湘潭市于10月13日召集相关部门和单位,吹响了全市全面“治超”的集结号。


“为了逐利,超载一倍甚至几倍”


对于在市区上班,家却在雨湖区姜畲镇建中村的卢师傅来说,每天晚上骑车从市区沿国道回家的这一段旅程,是他感觉最胆战心惊的时候。卢师傅是一个稳当人,车骑得并不快,让他感觉不安的是迎面而来、呼啸着从他身边经过的那一辆辆装载得满满当当的大货车。“那种气势,能让你产生恍若有一座移动的小山朝你压过来的感觉。”如果“运气”好,短短半个小时的回家之旅能让他“享受”这种恐慌几十次!卢师傅说,有一天晚上,他甚至不得不把车停在路边,对从身边呼啸而过的大货车行注目礼,时间长达十几分钟!


面对这种状况,卢师傅的担心是出于对自身安全的考虑,而作为专职治超人员,张育安和他的同事们则表达了另一层次上的担忧。张育安说,多年的治超生涯,让他对车辆超载有了一种非常敏锐的感觉。他说,一辆车有没有超载,听声音就能辨认出来,这就好像是在听一个人的呼吸,轻装上阵喘息平和,负重而行则呼吸粗重。没有超载的车,发动机和传动装置发出的声音是柔和的;一辆严重超载的车,即使隔得很远,也能让你感觉脚下的土地在微微颤动。而这也是最让他们警觉和痛恨的:一条有相应技术参数的公路,即使它的修建标准再高,也经不起这些超载者们长期的碾压。


货车是否超载,在技术参数上是有着严格要求的。比如,卢师傅所说的那种“装得满满当当的大货车”,即我们俗称的所谓“后八轮”。但在业内,货车的载重数量却是根据传动轴数量的多少来进行区分。“最直观的分别是看轮胎的多少,一组轮胎即为“一轴”,有四组轮胎的货车为四轴货车,有五组轮胎的即为五轴货车,依此类推。而按照相关规定,驾驶室所处的两组轮胎轴载量为每轴6吨,其它各组轮胎的承重量则一般是10吨;轴数越多,载重量也相应增加,但所有的轴载量相加,最高也不得超过55吨,否则即被视为超载。也就是说,根据相关技术参数及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四轴货车的载重量最多不得超过32吨;五轴货车的载重量最多也不得超过42吨;六轴甚至七轴的货车载重量最多也不能超过55吨!“但在实际的运作中,不顾车辆技术性能和相关法律规定的操作却比比皆是。为了逐利,他们能超载一倍甚至几倍!”张育安分析说。


超载对道路的损坏令人心痛


不顾后果的超限超载行为,其结果是让包括所有公路人在内的大多数民众痛恨和心痛。这种心痛,第一是体现在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人们日日行走的公路上。


作为我市交通运输动脉之一的G320国道,每昼夜的车流量达到27000余台次。而对它的修修补补甚至动“大手术”也最为频繁;如果你能到那些交通相比起来似乎并不是太繁忙的县道和乡道上去走一走,那么让你心痛的感受也许会更深刻一些。


在雨湖区,修建于2009年的匣烟路(匣锦塘—烟山),从它建好的第二年就开始破损,现在的路面早已是破损不堪,坑洞遍地。行走其上的是络绎不绝的装运片石的重型货车。这条只有18公里的道路,一路颠簸,花了我们一个多小时。


在湘潭县,途经石潭、杨嘉桥镇,连通湘潭县与湘乡的高标准沥青县道湘湘线,建成通车虽然还不到一年,但由于超载重车的碾压,许多地段的路面上已经开始出现一个又一个的凹陷和鼓包。


湘潭县公路局路政大队的韩超说,过不了多久,只要雨水一泡,这些凹陷或鼓包的地方就会变成泥水坑!而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并非出自工程质量,而是非法超载者的“功劳”!


在采访中,很多人告诉我们,因为超限超载的普遍,由此导致的路面破损不但祸及国、省、县道,就连连通广大乡村的乡、村、组道也不能幸免。湘乡市龙洞乡乐昌村村支书沈长根就一直为村里的道路伤脑筋,由于村里的片石资源,使得重型货运卡车往来不断,它们在活跃了村里经济的同时,也给村道及临近的县道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龙洞乡主管交通的副乡长告诉我们,在龙洞乡22个行政村160余公里已硬化的村道中,80%以上的道路现在都已损毁严重。


交通运输部曾进行过这样的测验,用各种不同型号和超载量各不相同的车辆对路面进行碾压,结果发现:车辆超限超载运输对路面的损坏程度将呈几何级数倍增。当车重增大至路面设计承重的两倍时,其对路面的损坏将增大到原来的20倍!超载100%的车辆通过沥青路面一次,相当于标准车辆通过256次;通过水泥路面一次,则相当于标准车辆通过65500次!核载10T的货车超载一倍,它由此对公路造成的破坏力相当于正常载重时的16倍!


这种破坏包括让沥青砼路面推移、龟裂、拥包,让水泥砼路面断板以及造成路基沉陷、翻浆、桥涵开裂、垮塌等等。也就是说,一条设计使用年限15年的公路,在超载车辆的碾压下,它的使用寿命将缩短90%。


我市境内G107、G320两条国道近五年的大、中修费用也相当巨大:2009年2816万元,2010年8751万元,2011年9670万元,2012年4417万元,2013年6345万元。如果再加上那些遭受严重破坏的省、县、乡和村道的修复或重建,其所需费用将是天文数字。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