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长安 | 三藏的城池

脑洞故事板2019-07-12 16:28:18

图/伊吹鸡腿子





长安。

 

金山寺的大和尚起了个大早,正准备打开门清扫寺庙,却被一颗飞来的石子砸中了头。

 

“江流儿!”连看都没看,大和尚就猜到了丢石子的人是谁,他捂着脑袋,呵斥道:“你起这么早,就是为了拿石子砸我?”

 

“师兄你可别这么自恋,我们佛门中人讲究四大皆空,你连自己都放不下,怎么能够度人?”见身份被识破,一个小和尚身手矫捷地从寺庙的横梁上翻下来,与寺里僧人不同的是,小和尚光秃秃的脑袋上并没有戒疤,而且穿着和市井人没什么两样。

 

“你再胡闹,当心我叫师父抓你回去!身为僧人却如此顽劣,早晚有一天把你逐出寺里。”大和尚撂了狠话。

 

江流儿皱眉嘟囔道:“又不是我想当和尚的……要不是我长不出头发,才懒得当这既不能吃肉又不能喝酒的和尚。”

 

大和尚听了这话更是生气,抡起扫帚就准备打。江流儿见势不妙翻身出了寺庙,边跑边喊道:“师兄啊我去给醉仙楼的姐姐们送佛经去啦!”

 

长安城共有青楼七十二间,其间最出名的,不是那个会跳霓裳舞的孙姑娘,也不是那个号称西域第一美女的陆花魁,更不是那个年纪轻轻就被期待为天下第一美人的王丫头。

 

而是一个小和尚。

 

小和尚本不想当和尚,怎奈脑袋天生长不出来头发,旁人都当他和尚,只能自己认了。小和尚无父无母,从河流边的竹筐里被当时的花魁捡到,打小从风月场长大,七十二间青楼,没有一个姑娘的闺房是小和尚进不去的。

 

小和尚十岁那年,花魁心说这么个小孩子也不能在这种地方耽误了,见他脑袋上没有头发,就送到了城里的金山寺出家。小和尚当然不愿,但是花魁既然心意已决,便不可能让小和尚肆意妄为,硬是凭借自己的影响力,令全城的青楼把小和尚拒之门外。于是无家可归的小和尚,只能不情愿地待在全是男人的寺庙里,心心念念着楼里的姐姐。

 

“陆姐姐,我来啦!”江流儿熟门熟路地摸进了陆姑娘的房间,发现陆姑娘刚刚起床,正对着镜子梳妆。

 

“你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陆花魁笑道,“不怕你干娘骂?”

 

江流儿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出门的时候和大师兄闹腾了会儿。”然后连忙从怀里掏出佛经,递到陆花魁手里,“这是师父亲手抄的静心咒,肯定能让姐姐睡个好觉。”

 

陆花魁弯腰刮了刮他的小鼻子,宠溺笑道:“知道啦知道啦,我们的小江流儿也到了能照顾人的年纪了吗?”

 

江流儿红着脸说道:“姐姐又没大我几岁。”

 

陆花魁直起身子,从果盘里拿出了一个香蕉,剥开塞进江流儿的嘴里,看着江流儿涨红着脸将香蕉咽下,咯咯笑了起来。

 

“陆婉儿!是不是那个不争气的小崽子又回来了!”楼下响起老鸨孙红颜的大嗓门,自从不当花魁之后,声音愈发高昂的孙姨娘把全身心都投入到对江流儿的教育中,这一声在江流儿听来,无异于催命魔咒。

 

“我先撤了陆姐姐!”他敏捷地翻出窗子,跳进了拥挤的人潮中。

 

陆花魁看着他的背影,脸色突然阴沉下来,她轻轻咳了两声,捂嘴的手帕上有了点点红梅。

 

 

江流儿在人群中懊恼地拍着自己的脑袋:“脑袋啊脑袋,你怎么就不长毛呢?要是有头发的话,成亲也能好办些吧。”

 




江流儿把头深深地低着,仿佛要低进尘埃里。

 

“大师兄,我真的知道错了。”他委屈地说,仿佛要哭出来。

 

“你不知道师父现在是个什么状况?我们这帮师兄弟整天巴不得师父多休息,你呢?竟然还让师父帮你抄佛经?”大和尚气得想打人。

 

“就这一次!我保证……就这一次!”江流儿抬起头,两眼泪汪汪地看着大和尚。

 

大和尚最看不得别人哭,没由来的心一软,无奈地摆摆手,示意江流儿退下。

 

“悟元,没事的,我这一把老骨头,想着还能给你这小师弟出点力气,欢喜还来不及,哪里会生气?”江流儿走后,一个年迈的老僧从偏门缓缓走进来,大和尚见状,连忙上前扶住老僧。

 

“佛说普度众生,说的便是多行善事。你们整日待在寺庙里供奉佛祖,说自己一心向佛,那才是犯了错误。”老僧坐在殿中的椅子上,大和尚悟元就这样站在老僧身边,聆听老僧教诲。

 

“普度众生,不入众生,怎能普度?这一点,你们都不如江流儿。”老僧看着大和尚,笑道。

 

悟元道:“师父教诲,弟子谨记在心。”突然他面露担忧之色,“只是陆丫头那病,小师弟并不知情,师父你遣我前几日去瞧,弟子看来,恐怕没有多少时日了。”

 

老僧看着江流儿远去的方向,忧心道:“陆姑娘骗江流儿那静心咒的功效是安身助眠,瞒得过一时,瞒不过一世啊。从江流儿自己抄写的佛经到我亲手抄写的佛经,陆姑娘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

 

“江流儿啊江流儿,这是你命里的劫数吗……”

 




离了寺庙的江流儿无所事事地游荡在长安城里的大街小巷。

 

“哟,小师父,今天起的真早,来串糖葫芦?”卖糖葫芦的李大叔笑着招呼道。

 

“嘿,这不是全长安城最幸福的小兄弟吗!来来来,给你几个粽子。”卖粽子的孙二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家里的母老虎并没有在,悄声说道:“这几个粽子你留几个自己吃,剩下的给醉仙楼里的萧如花……”

 

“江小兄弟,来吃完烤饼不?你上次给我带过来的佛经真管用,不愧是金山寺大师兄亲手抄的,带着它,赌坊里都快不让我进了。”好赌的周福得意地大笑,硬塞给江流儿两个烤饼。

 

于是,当江流儿到达陆花魁的房间时,手里拿着四串糖葫芦、五个粽子以及两个香喷喷的烤饼。

 

“陆姐姐,你尝尝这个,周叔虽然好赌,但是饼做的绝对没毛病。”江流儿塞给陆花魁两个烤饼。

 

陆花魁接过来咬了一口,“嗯,真的很好吃。”

 

“好吃的话改天再给你带。”江流儿嘿嘿笑道,然后又开始抱怨:“真是的,当了这个破花魁,连楼都不能出,也不知道我干娘怎么想的……”

 

“因为姐姐是花魁啊,花魁在第一晚献出去之前,是不允许私自出楼的。”陆婉儿摸了摸江流儿的头,“不过等到下一任花魁选出来,我就能出去了。”

 

江流儿突然像炸了毛的猫一样跳起来:“姐姐为什么非要把第一晚……”他的声音突然低下来,自幼在青楼长大,那些规则他甚至比面前的女子还要熟悉。

 

陆婉儿盯着江流儿看,看得江流儿不好意思。突然陆婉儿开始捧腹大笑,吓了江流儿一跳。

 

“姐姐是在逗你罢了。”陆婉儿笑够了,狡黠地眨眨眼睛,“告诉你个好消息,姐姐我不是花魁了!”

 

江流儿先是惊喜,然后是震惊:“真的?可是花魁不都是必须……难道说姐姐你……”

 

陆婉儿赏了江流儿一个脑瓜崩,笑骂道:“小小孩子整天想什么?怪不得你干娘要把你送到金山寺,是该用那些佛经把你脑子里这些脏东西冲洗干净。”

 

陆婉儿深吸一口气,道:“是因为我身体太弱啦,花魁每月都得出门造势,姨娘看我受不了折腾,就忍痛把我换下来了。”

 

江流儿惊喜道:“那以后姐姐就不用呆在这楼里了?”

 

陆婉儿笑道:“对啊,所以我想好好在城里玩一圈,江流儿,你带我去可不可以?”

 

“嗯!”江流儿重重地点了下头,笑容灿烂。

 




“这就是赌场?”

 

“嘘,姐姐你声音小点,你声音太好听了,他们没准会猜到你是谁。”江流儿把手指贴在嘴唇前,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赌场里满是男人,江流儿仗着和赌场老板交情好,这才能带着陆婉儿偷偷溜进来。

 

陆婉儿面上罩着轻纱,把那足以祸国殃民的倾城美貌遮掩住。要不然以她的美貌,在这拥挤的赌坊里,无异于是一场灾难。

 

“我也可以试一下吗?”陆婉儿怯生生地问道。

 

“放心,我钱管够。”江流儿拍了拍胸脯,“放心输,输完了,我给你赢回来。”

 

半个时辰后。

 

整座赌坊里鸦雀无声。

 

陆婉儿以无可匹敌之势赢了足足二十局。赌场老板面色发青,有种想把江流儿揍一顿的冲动。

 

陆婉儿正准备等下一局开始,却发现赌坊的人都没了动静,江流儿告诫她不要说话,可是此刻稍稍有些得意忘形的她把这句话抛到了脑后。

 

“再来啊,怎么不来了?”声音宛若银铃般动听。

 

赌场自然有风月场的老手,听声音认出来这个女子竟然是前花魁陆婉儿,随即大叫道:“花魁!她是陆花魁!”

 

江流儿见势不妙,牵起陆婉儿的手就往外跑。两人身材都很瘦小,很容易便冲出了人群。

 

“卧槽花魁!”

 

“走走走,看花魁了!”

 

反应过来的赌客们一窝蜂似的向门口涌去,企图追上前面的少年和少女,一睹花魁美貌。

 

少年牵着女孩的手,灵巧地穿梭在长安城里的每一条街巷,身后的追兵们大叫着,却怎么也追不上,夕阳里,仿佛一场灿烂的逃亡。

 




“呼……呼……”停下来的两个人喘着粗气,坐在一旁的树桩上。这一跑,竟是跑到了城郊。

 

“你……你怎么这么厉害……”江流儿用力平复下呼吸,好奇地问道。

 

“以前陪客人的时候要灌他们,就用赌博的手段,时间一长,那些赢的手段我也懂得七七八八。”陆婉儿得意道。

 

“我以后可是不敢去那个赌场了,老板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江流儿笑道。

 

“你身为佛门中人,又是赌博又是进青楼,估计在我看不见的时候还喝酒吃肉,你这样不怕师父骂你?”陆婉儿调笑道。

 

“我师父说了,求佛不如求己,向佛即是向心,万事顺应心意,也算是修行的一种。”江流儿拍了拍胸脯道,“师父说要是想的话,成亲也不是不行的。”

 

陆婉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在江流儿脑袋上弹了个脑瓜崩:“小江流儿也到了该成亲的年纪咯,看上哪家姑娘,姐姐去给你说。”

 

江流儿瞥了陆婉儿一眼,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道:“姐姐这样子的……就不错。”

 

陆婉儿哈哈大笑:“这可不行,我们可是青楼女子,虽说姐姐我还没有破身,但是哪个人能忍受得了自己家婆娘干过这个?江流儿还是太小咯。”

 

江流儿怒道:“这又怎么?师父让我万事顺心意,那我喜欢的东西我就要去喜欢,想去的地方我就要去,要爱的人就要大胆的爱!与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可没关系!”

 

陆婉儿眼神突然安静下来:“你不懂的,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事,之所以没有办法顺心意,是因为我们不愿意罢了。”

 

江流儿歪了歪头,一副不懂的样子。

 

陆婉儿突然从自己的头上摘下来簪子,递到江流儿手中,说道:“以后江流儿要是遇上心仪的姑娘,就把这个簪子送给她当信物好不好?”

 

江流儿看了眼簪子,塞回陆婉儿手里。

 

陆婉儿笑道:“不用给我,我房间里还有的。”说完硬塞进江流儿的手中,江流儿只能无奈地接下。

 

“姐姐,明天想去哪里玩?”江流儿收起簪子,问道。

 

“不知道,我想把这个长安城走一遭。我从小长在这座城里,却从来没有看过。听说城外的世界更大,要是可以的话,我想去我能去到的最远的地方。”陆婉儿抱着膝盖,憧憬地看着天空。

 

“我带你去看!”江流儿不知从哪里涌起一股豪情壮志。

 

陆婉儿惊诧地看了眼他,笑着摇了摇头,道:“我虽说是胡人,却从来都把自己当成一个唐人,我很喜欢这个唐国,很喜欢这座长安城,感觉这里很温暖,有你有孙姨娘还有那么多喜欢我的人,感觉就像家一样。”

 

“我也喜欢长安城。”江流儿坐在陆婉儿身边,陆婉儿这才发现,身边的这个光头小和尚已经比自己高了。“我喜欢师父喜欢大师兄,喜欢那些小贩们,”江流儿顿了顿,很认真地说,“还有陆姐姐。”

 

陆婉儿咯咯地笑,她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土。“走吧,明天再带我出来玩。”

 

江流儿连忙站起,两个人迎着夕阳,向那座巍峨的城走去。

 

这是江流儿最后一次见到陆婉儿。

 




江流儿十六岁生日那天,下了雨。

 

他就这样疯了似的奔跑在金山寺通往醉仙楼的路上,浑身上下湿透。

 

那日两人分别后,第二天他便再也没有见到陆婉儿。干娘说是婉儿昨天玩的过了头,要修养几日,江流儿便也没在意。等他发现不对,向大师兄再三逼问之下才了解到了真相。

 

草鞋嗒嗒地踩在地上,街上只有那个狂奔的少年。

 

“陆姑娘身患绝症,早已无法医治。若不是靠着师父亲手抄写的静心咒用佛力护住心脉,估计早就……”

 

“你真以为青楼的规矩会那么容易改?陆姑娘卸任花魁,那是因为陆姑娘她根本撑不到初夜竞卖!”

 

“那日你带着她那么快地跑,原本就虚弱的她回到醉仙楼便吐血一病不起,还跟我们说要瞒住你……”

 

大师兄的话不断地在他耳边回响,泪水混着雨水从他脸上留下。

 

“陆婉儿,你可不要死,我说好要带你去看长安、去看这个世界的!”

 

他一边跑一边喊,仿佛一条落魄的野狗。

 

终于,他来到了醉仙楼,推开一个个客人,他来到了陆婉儿的房间。

 

人去屋空。

 

“今早下的葬,她临走前说,让你好好活着。”孙姨娘从门后走出来,江流儿猛地扑进她的怀里,大哭起来。

 

“娘!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他声音嘶哑地喊着。

 

孙姨娘只是摸了摸他的头,强忍住眼泪不让它掉落下来。

 

深夜,金山寺主持看着那个双眼无神的少年,心痛不已。

 

“师父,我想出家了。真正的出家。”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那里还没有戒疤。

 

主持想起了很多年前自己第一次准备给这个小孩子烫戒疤的时候,孩子问他:“爷爷,我要是烫了这个,还能娶陆姐姐吗?”

 

老僧大笑,决定不再给他烫戒疤,狡猾地说道:“那爷爷就不给你烫,这样你就不算一个和尚,也就能娶妻生子了。”

 

“嗯嗯!”孩子开心地咧着嘴笑。

 

可如今他,竟然是主动要求出家。

 

此间凡尘已无眷恋,独剩一空壳而已。

 

老僧点了点头,开始完成很多年前没有完成的出家仪式。

 

“江流儿,你已遁入我佛门,当有个佛门名字,按本寺规矩,姓保留,名则由师父决定。今日起,你便叫江三藏。如何?”

 

江流儿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不,师父,我要姓唐。”

 

老僧虽说感到奇怪,只是可怜这孩子今日遭逢如此变化,也没说什么,答应了他。

 

“我虽然是个胡人,却从来都把自己当成一个唐人,我很喜欢这个唐国,很喜欢这座长安城,感觉这里很温暖,有你有孙姨娘还有那么多喜欢我的人,感觉就像家一样。”

 

我以后姓唐。

 

你喜欢的那个唐。

 




“金蝉子,我派你到凡间历练十世,最后一世,你会来到这个人间最为强大的国度,弘扬我佛法的重任就靠你了……”

 

“金蝉子,大乘佛法的奥义就在雷音寺里,这场戏,你必须要演好……”

 

“金蝉子,你不过是师兄的一条狗而已!”

 

唐三藏猛地坐起,额头大汗淋漓。

 

明媚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耀眼的让唐三藏睁不开眼。

 

门外的大和尚听见动静连忙走进来,看见醒了的唐三藏,惊喜地抱着了他。

 

“师弟,你可算是醒了,这三个月可叫我们担心坏了!”

 

三个月?我睡了这么久?唐三藏疑惑。

 

听见大和尚的声音,主持和干娘连忙从门外赶来,孙姨娘抱住唐三藏开始嚎啕大哭起来,主持没有哭,却也是高兴地合不拢嘴。

 

“你烫完戒疤就去睡了,谁想到这一睡就是三个月,身子还热的吓人,可把我和你师父吓坏了。你说说婉儿那丫头刚走,要是你也……”孙姨娘哭的梨花带雨。

 

三藏这才明白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好生安慰一番之后,他穿上僧袍就出了门,急匆匆地绕过了所有人,来到了城郊。

 

因为他发现醒来后自己的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

 

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似乎除了自己,没有人能看到他,他就这样笑吟吟地看着这一切,寸步不离的跟在自己身边直到这荒郊野外。

 

“你是谁?”三藏冷声道。

 

“贫僧金蝉子,正是施主你自己。”年轻僧人笑道,眼中却满是漠然。

 




“你是说,我是你的第十世转世?”唐三藏听完金蝉子的讲述,放下了警惕,靠着树坐下来,慵懒地问道。

 

“是,佛祖派我前来,正是为了在长安城里弘扬大乘佛法。不久后我佛门会给你们当今的皇帝托梦,到时候他自然会来寻你,之后你便可以踏上西天取经之路,取得真经,普度众生。”金蝉子笑道。

 

“不去。”唐三藏很干脆地回答道。

 

“为什么?”金蝉子脸色冷了下来。

 

“我在这多好,为什么非得受那份罪。老子就喜欢在长安城里待着,给个神仙都不让去。”唐三藏闭上眼睛,示意金蝉子离去,“我劝你还是早点回去,给你们佛祖复命,说这一世的小兄弟不干了,劝他换个人。”

 

金蝉子脸上再次绽放出笑意:“你很喜欢这座城?”

 

唐三藏点了点头。

 

“那我就把它毁掉。”金蝉子轻轻一挥手,三藏的脚边便炸开了一个大洞。“我有这份力量。”他说道。

 

“按理说,当你烫上戒疤便算入我佛门,依据我之前在你身上下的印记,那时候我就能夺取这个肉身。可惜在你昏迷的三个月里,似乎有种执念总是消不去,这才让我以这种灵魂姿态出现在你面前。不过我现在虽然是个只有你能看到的灵魂,但是力量仍在,毁掉这座城池易如反掌。”金蝉看了眼那个大坑,淡然道。

 

三藏沉默不语,许久,抬起头嬉笑道:“大师,既然你知道那佛法,直接教给我不就行了?何必费那些功夫。”

 

金蝉子道:“我直接交给你能让人信服,还是你长途跋涉前去取经更能让人信服?”

 

三藏嬉笑不变:“传教这事,人家愿意信就信,不愿意信就不信,这不就得了?”

 

金蝉子漠然道:“我佛慈悲,弘扬佛法普度众生。佛法是对人们的恩赐,佛国是对君主的无上荣耀,不受的,自然是妖魔鬼怪,自当铲除。”

 

“变成佛国有什么好处?”三藏认真地问道。

 

“人人一心向佛,一心供佛,此乃极乐净土,无喜无悲。、佛国有佛光,可以庇护国内所有百姓,不受邪魔侵害。”金蝉子双手合十,以示虔诚。

 

“那我去取经,路上这么多妖魔鬼怪,总得有个帮手吧。”三藏摊了摊手。

 

“佛祖为你准备了三个徒弟,他们会护送你前往大雷音寺。此路说是艰辛,不过佛门已经告诫了此行路上的妖怪们,你可放心前去。”金蝉子似乎了解三藏的心思。

 

唐三藏舒了口气,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念咒。

 

金蝉子一头雾水,似乎不明白三藏在做什么。然而随着经文的诵读,他额头开始冒出来冷汗。

 

“你想干什么!”他下意识想使用自己的神力,却发现与天地不能沟通。

 

“静心咒而已。”三藏停止了念诵经文,看着越来越小的金蝉子,笑道:“你说我是你的转世?不如说是一段预先埋伏在我灵魂里的记忆。时机一到,便把记忆返还给我,这样无论我这一世遭遇了什么,在注入了你的记忆之后定会认为自己就是金蝉子,如此便达成了‘转世’的假象。”

 

“只是如今你的这种状态,怕是因为我在婉儿死后情绪起伏过大,强行反抗你的记忆注入我的脑中,这才导致你以这种相貌出现在我面前。”

 

“既然如此,我只需要念诵静心咒平复心境,确定此刻的我就是真正的我,不是什么狗屁佛门金蝉子,便可维持自己的人格。你方才使出的力量,其实是我的,只不过我不会使用罢了。当你被我封印,便不能控制这个身体里潜藏的力量,于是自然施展不出神通。”

 

“金蝉子,我说的可对?”三藏笑眯眯地说道。

 

金蝉子沉默不言,显然三藏所言无误。片刻后他开口说道:“你怎么可能那么熟练地使用静心咒?”

 

“因为我只会这一种咒。”三藏淡然道。

 

那是唯一能护住陆婉儿心脉的佛经,他怎能不清楚?

 

“就算你能封印住我,但是若你不去取经,佛界天界大军将一齐讨伐唐国!神佛之下,不会允许不臣服他们的存在!”金蝉子最后冷声道,然后化为一道金光,钻进了三藏的眉心。

 

三藏悠然抬头,看向那高高在上的天空。

 

“那我的敌人,就是这片天空了?”

 




三月后,在佛门安排下已经成为国师的唐三藏站到了长安城的城门口。

 

长安城里最大的情报部门头子站在唐三藏身边,恭敬道:“国师大人,你安排的我已经照办了。”

 

三藏双手合十以示感谢。

 

同时,天下所有的妖怪都听到了这样的一个传言:

 

吃到唐三藏的肉,可以长生不老。据说这条消息是唐三藏本人不小心说漏了嘴,这才流传出来。于是所有的妖怪撕毁与天界的协议,磨刀霍霍,等待着那位远道而来的肥羊。

 

三藏回了下头,看向长安城的某个方向。

 

那是陆婉儿的墓,可他连接近都做不到。

 

一旦接近,情绪起伏过大的他,可能丧失静心咒的效力,让金蝉子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我答应过你,要守护好这座城。”

 

他大步迈出了城门,仰天长笑道:

 

“神仙妖怪佛祖魔鬼,有本事,都朝着贫僧来!”

 

 




西游十万里路,只不过是不断地将一只脚放在另一只脚旁边罢了。

 

五指山下,他遇见了一只猴子,猴子文绉绉的,很像长安城里的那个老学究。

 

云寨洞里,他遇见了一个猪妖,猪妖很自卑,但是有个长得很彪悍的媳妇。

 

流沙河中,他遇到了一个河妖,河妖很怂,但他能见到河妖眼神中藏着的光。

 

他把很多很多还不错的女妖精骗到长安城里的醉仙楼,他又让自己的徒弟把那些凶神恶煞的恶妖打的灰飞烟灭。他遇到了很多艰难险阻,然后一一挺了过来,他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害怕那些磨难的。

 

但他还是遇到了真正的关卡。

 

“圣僧,我能和你一起去吗?”女儿国里,那个叫杨木然的女皇帝逃离了早朝,穿上她从来没穿过的粗布衣服,站在师徒四人的马前。

 

三藏犹豫了半天,嬉皮笑脸地说:“不行。”

 

女皇帝失落地低下了头。

 

“你去长安城等我吧。”这句话又让女皇眼神里又充满了光。

 

“长安城?”女皇帝疑惑地问道。

 

“那是我出发的地方,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城池。”和尚笑道,“等我取完佛经,就会回到长安城里。那时候应该是春天,长安城里的花好看极了……”他缓缓地向她展现长安城里的每一个角落。

 

“那我去。”杨木然重重地点头。

 

和尚从怀中摸出一个簪子,递到杨木然手里,认真说道:“这是我的宝贝,现在交给你保管,算是信物,等我回到长安城,就去娶你。”

 

“你不骗我?”她疑惑道。

 

“出家人不打诳语。”和尚笑道,然后策马和徒弟们向更西方行去。

 

十里之后。

 

和尚转头看向那座险些中断他旅程的小国,默然不语。

 

多年之前他曾对那个女孩说:“相爱便去爱,喜欢的人便要说喜欢。”如今却是终于明白当日陆姐姐说的那句话。他不愿意去顺应自己的喜好做事,对那个女孩说了谎话。

 

他再也不会回去了。

 


十一



西天,大雷音寺。

 

接受完佛祖的封赏,师徒四人出了大殿。

 

他看着沙僧终于有勇气面对那些神仙,他看着八戒勇于拥抱自己的人生,他看着悟空终于决定顺应自己的心意,开怀大笑。

 

看来这个师父,自己当的还是蛮可以的嘛。

 

然后他转身,进殿,来到那尊大佛前。

 

“师弟,所来何事?”佛高高在上。

 

和尚盘膝坐下,微笑道:“杀你。”

 


十二



“你不是金蝉。”如来漠然道。

 

“我当然不是你们的那个狗屁蝉子,我是唐三藏。”和尚骂道。

 

“金蝉的死活并无所谓,重要的是你要去传经。”如来声音没有丝毫波动。

 

“我就说你们这帮王八蛋都是帮冷血的主。”和尚无奈道,“我为什么要去传经,我都说了我是来杀你的。”

 

“佛识人心,我知道你的执念。”如来低头看了他一眼,“我能帮你复活她。”

 

声如炸雷。

 

和尚低下头去,沉默不语。如来张开自己的手掌,仿佛五百年前一样,要把一切控制在自己掌中。

 

“不了。”和尚突然抬起头来,嬉皮笑脸道:“我还是更喜欢那座城。”

 

如来又道:“唐国若不成佛国,满天神佛十万里妖魔,都将讨伐与它。”

 

和尚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我大徒弟想必如今和我那三徒弟在去天宫的路上,猜猜他们会做什么?至于妖魔?”

 

“我散播那些吃了我就能长生不老的谣言,在这路上就仿佛一个吸引妖怪的磁石,如今妖魔已经被我三个徒弟打的所剩无几,剩下的则被我劝去长安城生活。你想怎么讨伐?”

 

如来沉默片刻,道:“从一开始你就在布局,就连你的徒弟也是你的棋子。”

 

“我只是让他们顺应自己的心意而已。”和尚笑道。

 

“长安若成佛城,万世不朽。”如来提出了自己的方案。

 

“没用,如来。”和尚站起身子,磅礴的力量开始在他的身体里涌动。

 

“我喜欢的城池,是有好赌的周福、好色的孙二以及形形色色的人组成的。周福叔虽然好赌,但是从来没有输红了眼要抵押老婆孩子;孙二叔虽然好色,但是对他家那个胖媳妇是真没得说;李二叔的糖葫芦最好吃,大师兄的佛经抄的最仔细……他们是我喜欢的长安城,是我注定要保护的长安城。”

 

“而且这也是她喜欢的城池,也是她在的城池。”他的眼神充满了温柔,继而凌厉起来。

 

“所以你要把它变成你的佛国,我唐三藏,不答应!”

 

“你能胜我?”如来周身金光大绽。

 

“我不行,不代表你的师弟不行。”唐三藏气势骤然提高,隐约有了能和金光分庭抗礼之势。

 

“每个转世所蕴含的力量是一定的,所以也就说我如今拥有的力量和你师弟属于同一水准。”唐三藏大喝一声,“你真当我这十万八千里是一路躲在徒弟身后过来的不成?”

 

他高高跃起,一拳击向那座大佛。佛以金光应对,炽热的光线向他凶猛地袭来。

 

那天你说你要去最远的地方,我就走了十万八千里路,帮你看遍人间风景。

 

那天你说你最喜欢这座城池,所以就算和满天神佛为敌,我也要帮你护住。

 

陆姐姐,其实如来说要复活你,我还是有点动心的。

 

但是我还是更喜欢那座城池,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我喜欢城里面连同你所存在的一切。

 

只是女皇陛下,原谅我,我可能真的不会回去了。

 

他跳进了那道金光,金光闪烁,一场巨大的爆炸从大雷音寺中蔓延开来,佛界化为乌有,只剩下几个幸存的僧人,前往天界求援。

 

烟雾散去,满身伤痕的唐三藏背对着遥远的东方,恍若一尊战神般,屹立不倒。

 

他至死依然守护着他身后的城。

 


十三



长安城里下了雨。

 

已经来到长安城里的杨木然抬头看着阴沉沉的天,握着那个簪子,突然哭了起来。

 

她突然有一种预感,他不会回来了。

 


十四



“这里就是长安城最高的地方?”陆婉儿坐在城墙上塔楼的房顶上,抱着膝盖问着身旁的少年。

 

“对啊,我可是好不容易跟守城的大哥打了招呼,才把咱们放上来的。”江流儿得意地说。

 

其时已经是黄昏,两个人就这样看着这座即将陷入沉睡的雄城。

 

“江流儿,你说这座城,会有一天被攻打吗?”陆婉儿没由来的问:“在我家乡也有座城,后来战争发生了,那座城就这么没了。”

 

“不会的,陆姐姐要是喜欢这座城的话,那么我江流儿就算拼了命也不会让人伤它分毫的。”江流儿拍了拍瘦弱的胸脯。

 

陆婉儿被逗笑了,笑骂道:“你只是个和尚,又不是当兵的。”

 

江流儿本想争辩,眼睛却突然被远处的壮丽景色吸引住了。

 

“陆姐姐快看啊,晚霞!”他指着远处大喊。

 

仿佛赤红的鎏金般霞云就这样铺设在两人面前,像一幅壮丽的画卷。

 

陆婉儿将头缓缓靠在江流儿的肩上,江流儿的身体骤然绷紧,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两个人就这样坐在塔楼的房顶,看着脚下的城池。

 

那天晚霞很美,他一记就是一生。





作者《西游》系列推荐:


悟空 | 一只有理想的猴子


卷帘 | 一个很怂的神仙


英雄|一个猪的爱情




图片作者:伊吹鸡腿子

图片来源:http://weibo.com/p/1003061789124483/home?from=page_100306&mod=TAB&is_hot=1#place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