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连载】血乌鸦 / 灵灵七(连载三)

恐怖小说2019-10-10 15:29:15

  ☆、012章 鬼谷子传人

 

  我微微愣了一下,以为是外婆担心我自已去外面玩,便笑着对外婆说我跟外公出去一下,一会就回来,别担心。

  说完便看到外公已经走下木阶梯。

  我和阿齐急忙跟过去。

  身后传来外婆长长的叹息声。我还听到她说了一句话:或许是天意,谁知道呢……

  出了村,是一条通往后山的小路,上山的路很陡,阿齐从来没走过这么陡的路,几次都滑了下去,幸亏我拉住他,否则就摔下山崖了。

  这条路我以前也走过,知道一直延伸到山顶,但每次走到一半就会被表哥他们叫下来,说上面是村里的禁地,不能上去的。

  外公走得十分轻松,似乎经常走这条路一样。

  我和阿齐都不说话,跟着外公,一路向山顶爬去。

  我一路走一路想,这山那么陡,如果按小舅说的要把我妈葬在这里,岂不是抬着棺材上来?

  别说抬着棺材了,就是人爬上来都有可能摔下去。阿齐也说这么陡峭的山路,什么可能扛着一个大棺材上来?

  我想和外公说这个事,但一想外公根本听不见,只好作罢,一路跟着走。

  走走停停,到了下午一点多的时候,我们终于爬到了山顶,到了这条路的尽头。

  我和阿齐回头下望,来时的小路弯曲如鸡肠,我们至少已经爬了七八百米了。

  阿齐说这里的风景好漂亮,能葬在这里也不错啊。

  “那就好。”突然外公接过话,说道。

  我们两人吓了一大跳。

  回头看向外公,他竟然回应阿齐的话!

  我说外公,原来你能听见啊?

  外公不理我,继续前行。

  山顶上有一块平缓的低平地,看过去有五六百平方,上面长满野草,平地四周长满了松树,在风中沙沙作响。

  平地中间隆起一个巨大的坟墓,圆形的,像一个一百多平米的大房子一样,至少有三米多高,上面却是光秃秃的,显然是用水泥包完整个坟顶了。

  一条半米宽的石头路蜿蜒穿在草丛里通向那个大坟墓。外公就带着我们走向那里。

  阿齐突然把我一拉,说三狼,你外公好奇怪,你看那里有个大坟墓,要不,我们不要过去了,回去吧。

  这时外公停下脚步,回头说道:“三狼,你觉得外公会害你吗?”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外公。

  这么远的距离,阿齐那么小声说话,他竟然还能听见?

  他不是耳背吗?难道之前都是装出来的?

  阿齐大声回应道:“我说你这个老头子够古怪的啊,平白无故的叫我们爬了一个下午的山,现在又带我们来看坟墓,你到底要做什么?不说清楚我和三狼就先回去了。”

  我承认,阿齐有时候对危险的判断比我强多了,几次都是他先做了准备,我们才能化险为夷。

  我说外公是不是要把我老妈葬在这坟墓旁边啊?小舅说你带我来就是看葬老妈的地方的。

  阿齐抢着回答说不可能,这么高什么可能抬得棺材上来?

  外公笑道:“阿齐说得对啊,这么高什么可能抬你妈来葬在这里?”

  阿齐说那你是什么目的?不说我们走了。

  拉上我转身就走。

  就听外公突然冷笑一声,右手连连点出,在我们身前身后竟然呯呯呯地起了十几个火点,冒出青烟来,吓了我们一大跳。

  外公平静地说道:“你们的四周都是山鬼,刚才我只不过灭了十几个而已,只要我说一声,它们就要了你们的小命信不信?”

  我说外公,你到底是什么人?

  外公笑笑,说如果我告诉你我是鬼谷子传人,你会相信吗?

  我说鬼谷子是谁?

  外公一指那个巨大的坟墓,说他就在里面,你们快过来,别磨磨蹭蹭的,好像我要害你们一样,真是的。

  到了这个时候我已经可以确定我外公是一个隐世高人了,而且捉鬼的手段十分了得,竟然一下子就灭杀了十几只小鬼,这样一来,老妈的事就多了几分成功率,当即高兴地跑过去。

  阿齐回头看了看,也跟着跑过来。

  外公继续走,我们再也不敢乱说话,一路跟着。

  走了十分钟左右才来到那个大坟墓面前,果然看到墓碑上写着几个大字:先祖鬼谷子之魂冢。

  魂冢?

  什么是魂冢?

  我心里嘀咕几声。

  墓碑是用青石制成,上面就这几个字,没有落款,这个“冢”字我还不会读,问外公,外公才说读“ZHONG”,不是读“家”。

  外公从身上掏出三根香,点上,对着魂冢拜了三拜,插在坟前的香炉里,回头叫我们两个过去,也对着魂冢拜了三拜。

  然后外公说你们两个小鬼听好了,一会有人出来带你们进入这个魂冢,到时候老老实实跟进去,别想着逃跑。

  阿齐连连说三狼上当了吧,我说的话你不听?然后大声说道:“老东西,你果然是在骗我们!我们现在就回去!”

  我这才回想起外婆看着我摇摇头的意思,原来竟是叫我不要跟外公来。可她为什么却不出声阻止呢?

  外公冷笑一声,说你们别无选择,要么进去,要么就呆在这里,晚上让恶鬼吃了你们。

  阿齐怒吼一声,说你这个死老头子给我们兄弟使坏!信不信现在我们就杀了你?

  我说阿齐别胡说,他是我外公。

  阿齐怒道:“外公个屁!之前他们骂你外婆也不见他出个声,赶那只妖狼也不见他帮个忙,最最奇怪的是,你妈都那样了,他竟然无动于衷,你看得过去,我阿齐看不过去,早就想打他了。”

  我心里暗暗叹息一声,阿齐说的,其实就是我心里想的。

  阿齐说完就走到一边捡起两块大石头,递给我一块。

  我没接,说我绝对不会打我外公的,你也别想打我外公,扔了石头。

  阿齐说我们现在就回去,他要是敢阻拦,我可没什么耐性,先保命再说,奶奶的,要我们进一个死人坟墓里,不是想活埋我们吗,当我们是傻子?

  他说完拉上我转身就走。

  我对外公说,我们不能进这个坟墓里等死,也不能在这里让恶鬼吃了,我们现在就回去,外公你也一起走吧。

  外公冷笑一声,说你们有本事回得去吗?上了鬼相山,没有我发话,谁都不可能回得去。

  原来这座山叫鬼相山,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我叹一口气,跟着阿齐转身就走。

  来时的路就在眼前,我和阿齐走了十几分钟,却发现似乎并没有走动过一分一毫,可明明我们一直都在走。

  我急忙叫阿齐停下来。

  阿齐也觉得有些异样,四处看着,石头还是那些石头,坟墓还是那个坟墓,我们的距离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外公一脸阴阴笑的样子看着我们,坐在坟墓前面,抽起卷烟丝来。

  “死老头,你敢使坏?”阿齐怒叫一声,手中的石头对准我外公就砸过去。

  我想阻止都来不及了。

  但奇怪的是,那石头明明从阿齐的手中扔出去了,而且也消失不见了,却根本没扔到外公身前,似乎扔进了一个深不可测的洞口中,连回响声都没有。

  可明明我们和外公之间的距离不过是五六米远而已。

  外公嘻嘻笑道:“服了没有?不服再来,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阿齐怒叫着,向外公冲过去。

  可奇怪的事又一次出现了,他明明向前冲,但冲了几步,却又绕到了我的身后来了,如此几次,无论如何都冲不过去。

  这一下把我和阿齐都吓呆了。

  外公笑道:“我是看你们两人颇有道缘,在给你们一个天大的好处,你们却不识好人心。服了吗?”

  阿齐还想再骂外公,我急忙拉他一下,说外公你说清楚,到底是什么回事?我是你亲外孙,他是我弟,你不会害我们的对吗?

  外公笑道:“说不害也不对,说害你们也不对,总之,就是给你们一个机缘,就看你们的造化了。今晚上对我们家来说,将是一个从未有过的腥风血雨,除了找人帮忙,没有其他办法了。”

  我说找人帮忙也不用把我们弄进坟墓里吧?

  接下来外公再次装聋作哑了,什么都不说了。

  我们问了一大堆问题,诸如什么时候可以出来,还有坟墓里有什么东西,会不会有鬼,有危险吗……

  外公选择了无语无声的方式,只顾着抽烟了。

  阿齐气得破口大骂,说就是死也不会进那个坟墓一步。

  我和阿齐又尝试了几次离开,但结果都一样,就是感觉在走,但其实就是原地踏步而已。

  真他妈的怪异。

  这样一来,又过了半个小时。

  这时,外公终于哈哈大笑,说你们当鬼谷子的传人是吃素的吗,过来吧。

  阿齐附耳说我们就过去看看,不行就劫持你外公一起进去,奶奶的。

  我说行。

  于是我们走到外公面前,也不理他。然后便看到他在地上踩着奇怪的图案,像在走八卦步。

  过了几分钟,外公停了走步,满头大汗,这时那个坟墓竟然有了轰隆隆的回响声,声音有些沉闷,似乎从远处滚过来的雷声似的。

  墓碑也开始微微抖动,墓碑上的泥土纷纷掉落下来,地面开始有隐隐的震动,似乎随时都会有一个魔鬼从里面出来似的。

  外公这时看了看天空,又掏出三根香点上,插在坟墓前,嘴中念着一些我们听不懂的经文,像那个驼背道公平时给死人念的经文差不多,又过了十分钟左右,外公咬破自己的中指,将那中指上的血往空中一弹,大声叫道:“七百五十九代鬼相门弟子鬼成子有请祖师天魂!”

  只听一阵爆响,一道青烟从墓碑下冲天而起,渐渐幻化出一张人脸来。

 

  ☆、013章 祭品

 

  这张脸十分怪异,就那样在青烟中出现,巨大无比,如同一个大磨盆。

  额头上有四个十分明显的肉球,像四个小馒头贴在额头上似的。

  脸很大,长满长长的胡子,头有点秃,鼻子又大又塌,如同无端生出一个肉包子。

  嘴巴肥厚,两片嘴唇像是两块猪肉挂在那里。

  外公急忙跪在地上,对着那个头像大声说道:“七百五十九代鬼相门弟子鬼成子,按照之前约定,送来祭品两个,请祖师笑纳。”

  阿齐愣了一下,问我什么是祭品?

  我一听,祭品?

  我再傻瓜,也知道什么叫做祭品,平时父母过节之时,都会买几斤肉,杀一只鸡一只鸭的,拿在祖宗位上、土地庙里供奉,有一次我太饿了就想偷吃一块,被老妈骂我,说这是给祖宗吃的祭品,不能吃的,否则祖宗会怪罪下来的。

  我的心猛然一沉,小声对阿齐说就是相当于过年过节摆土地庙的东西!

  阿齐啊一声,抬头看着那个巨人脸,说我们什么就成了祭品了呢?奶奶的,原来这才是你外公的真实目的啊,我们成他笼子里的老鼠了呢!奶奶的,还是中了他的套!

  我说我真没想到外公连我都当成了祭品,怎么办现在?

  阿齐奇怪地看了我一眼,说这种决断的事平时都是你来拿的,你现在问我怎么办?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我说那就看看这张脸说什么,妈的,连个脖子都没有,怕它个毛!

  那个头像低头看了我们两人一眼,肥厚的嘴巴张开,十分开心,说道:“这一次的祭品质量还不错,嗯,我收了,你说吧,有什么要求?”

  外公叩头说道:“恳求祖师今晚出面与那些阴河里的鬼王说一说,放过我们家的孩子。”

  我一听,面色大变。

  我知道经过我们家旁边那条河叫阴河,难道今晚会有阴河里的孤魂野鬼来外公家吃人?

  那个头像意味深长地说道:“你用两个祭品换你家七口人?你可知道这阴河里的阴魂野鬼有多厉害吗?它们的身份说出来吓死你,它们的怨气可冲日月星辰!我都不敢招惹它们,你们最好还是把你女儿的尸体交给它们吧,这是最好的方法,虽然你女儿会从此无法进入轮回之道,但却保全了你们全家七口人的性命。”

  外公听了犹豫了一下,说这件事原本这样也未尝不可,只是他老婆一心要保全这个女儿的尸身,要送到阴间轮回转世,他也无法说服他老婆,因此才不得不来求祖师出面。

  那张脸看了看我们两个,说这样的话,这两个祭品还不够,你得多找来五个人,规矩你懂,一个祭品保一条人命。

  我和阿齐面面相觑,满眼惊讶,对外公的心思再无怀疑了。

  外公满头大汗,沉默良久,终于一咬牙说道:“那好吧,就请祖师保全我小儿子和大孙子两人吧,他们是我们家的希望。”

  那张脸又摇摇头,说若是他们两人,只能留下一个,如果加上你的命,可以保全他们两个。

  外公面色大变,呆呆半响,才说道:“那就留下孙子。”

  那张脸冷冷道:“用你的命换你儿子的命,你都不愿意?”

  外公阴阴一笑,说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让那些阴魂野鬼来取了那个臭婆娘的命,我才不想马上就去死,我要好好的活着,活得开开心心的,再取一个小老婆,好好享用人生。我不想死,也不能死,如果全家人只能留下一人,那这个人必须是我。

  这番话一说出来,我和阿齐全惊呆了。

  而且我们更加清楚了到底是什么回事,原来这个外公竟然要用我们两人的命来换取他家人的命,这一次,当真是上了大当了。

  阿齐弯腰握住一块石头,骂道:“狗东西,你敢骗我们?!看我不杀了你!”

  我终于也愤怒地吼道:“外公,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外公猛然站起来,指着我们两个,大怒道:“为什么这样做?哼哼,你们还有脸问我?你们要是不来找我们,那些阴魂野鬼也不会跟到这里来!昨晚上,你们可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的道行和你外婆的道行加起来,才勉勉强强应付得了一个晚上,斩杀了一千多只孤魂野鬼!但今晚,肯定是无法应对的了,今晚来的可是十大鬼王,随随便便一个,都可以要了我们全村人的性命!你们两个惹下来的祸事,原本就要由你们来承担!”

  我听得呆了。

  阿齐也是哑口无言,手上的石头掉在地上。

  外公颤抖着手,指着我,说你这个背时鬼,害死了你妈妈,害死了你姐姐,现在又来害死我们全家人,你就是最该死的那个人,你不死,谁才该死?是我吗?我是你外公,活得好好的,没料到你这个灾星跑了来,把祸事都带来了,你这个灾星、背时鬼!你活着只会让所有亲人都跟着你遭殃!你不去死,谁才应该去死?你说!

  我头脑里嗡嗡作响,我从来没想过这些问题,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一切的祸事,姐姐的死,妈妈的死都是因为我而死的。

  也没想到我在外公眼里竟然是一个该死之人,而且仇恨如此!

  阿齐愤怒地大叫起来:“老东西,你别胡说八道,姐姐的死,婶婶的死跟三狼有什么关系?是李大宝害死的你知不知道?”

  外公哈哈大笑,指着我,说:“你到现在还不知道根源在哪里吗?告诉你吧,就因为你出生是三阴之时,天生就是三阴之体,原本就是那些孤魂野鬼的最爱。你妈自从生下你那日起,便一直为了保护你而被阴河里的孤魂野鬼当成玩偶一样来玩弄!你那个姐姐,更是自小就成为了阴河里那些阴魂野鬼的公共情人!一直到了八岁之时,你姐姐才被莲花山的道姑从阴河里救了上来!这些,你根本就不知道!你要是不信,你想想看,是不是一到晚上,你妈就无法入睡?甚至出现梦游之类的事情?!这些事情,你爸肯定清清楚楚的,不信你回去问你爸,而你妈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保护你,让你能够活到十八岁!你只有成人了,才不会被阴魂缠身!但万万没料到,你妈竟然被你姐变成的血乌鸦害死了,以后再也没人能保护你了,只有你死了,一切才会太平!!”

  不仅仅是我惊呆了,连阿齐都惊呆了。

  如果这些话是别人说的,我们一定不会相信,可这个人是我的外公,是妈妈的亲生父亲。而且,他根本就没去过我们村,如何知道是血乌鸦害死了妈妈?又如何知道是姐姐变成了血乌鸦?又如何知道妈妈每天晚上都睡不着?

  我是知道的,我有几次甚至看到妈妈像梦游一样从围墙上爬出去,有几次还飘出去,这些我以为我看花了眼而已,但现在回想起来,竟似乎是真的。

  我的泪水漫漫而下,一想到因为自己,让姐姐和妈妈被那些阴魂野鬼每晚每晚的上身,我的心如被刀割一样痛。

  我大声哭叫起来,我说我不相信,不相信,你骗我,外公,你骗我的,你想让我死,我死就是了,你不要用这样的理由来骗我!我不相信!我死都不相信!

  “唉,他没有骗你,孩子。”那张脸突然说道。

  阿齐握紧拳头,抬头起来,看着那张脸,说道:“你也是吃人的鬼魂对吗?那你就吃我吧,只要你答应帮我哥哥报仇就行!!”

  阿齐的眼泪也漫漫而下。

  我说阿齐,这不关你的事,别乱说你。

  然后我也看向那张脸,说我不知道你是谁,既然你也说外公说的话是真的,那请你告诉我,我要怎样做,才能为我妈妈和姐姐报了仇?!

  那张脸用无比惊讶的眼神看着我们两个人,说你们,要报仇吗?就你们两个人?

  我和阿齐异口同声,说对的,就是我们兄弟二人。

  那张脸哈哈大笑起来,额头上的肉球上下抖动,眉毛胡子乱飞,然后说道:“那你们愿意现在就去死吗?”

  我和阿齐异口同声说愿意。

  那张脸十分高兴,对外公说道:“这两个祭品我要了,你走吧,至于你们家的事,今晚会有分晓的,你快走吧。”

  外公看了我们一眼,冷笑几声,得意洋洋地快步离去。

  阿齐看着外公咬得牙齿咯咯直响。

  我说算了,我现在反而希望我死快点,好去为妈妈和姐姐报仇。

  此时原本阳光灿烂的山顶,突然阴云密布,渐渐的云层如同要坠落下来似的,将整个山顶全部的包裹起来。

  我和阿齐都没有一丝丝害怕的样子,抬头看着这些黑色的云朵,甚至在我的内心里,希望自己此刻就死去,只有这样,我才能变成一个鬼,去把阴河里的孤魂野鬼杀个精光,为姐姐和妈妈雪耻!!

  阿齐说,三狼哥,我们要死了吗?

  我说是的,你怕了?

  阿齐笑了笑,说,有点怕,不是怕死,而是突然就想见妈妈一面。

  我看到他的眼泪悄然滑落,自己难受之极,说你妈妈也一定为了你付出了太多太多了,所以,你不能死知道吗?你得好好的活着。

  阿齐突然笑了,说这不可能,你死了,我怎么可能独自活下去,从小到大,有你三狼的地方,就有我阿齐。阳间如此,阴间也一样。

  我眼圈一红,说都是我的错,都是我害的你们,对不起,来生,我再报答。

  阿齐哈哈大笑,对着满天黑云,说可惜了,没得摸一下女人的胸。

  那张巨脸哈哈大笑,说你们两个小鬼既然想死,我便给你们一次机会去死,哈哈哈,就看你们能不能死得成了。

  说完消失不见了。

  黑云越来越低沉,突然翻卷起来,如海浪般涌过来,一个巨大的黑洞高速旋转着,渐渐向我们靠近。

 

  ☆、014章 消失的道观

 

  我拉着阿齐的手,盯着那个冲下来的黑洞,几个呼吸之后,黑洞终于扑向我们。

  只觉得眼前一黑,接着一亮,就感觉到有一种古朴的气息从我们身上浮掠而过,却没有任何痛感。

  “天啊,这是什么?”阿齐一指我们的后面。

  我转身一看,顿时目瞪口呆,在我们的身前身后,满满的都是房子,而且是那种古老的房子,青砖飞檐,朱门红柱,一共有三进,将原先那四五百平米的空地全部占满了,似乎这里本来就有这些房子似的。

  而我们此时正好就站在最高的一幢房子大门前面,四根红柱子顶着七八米长两米宽的屋檐,最中间两根柱子上面挂着两块黑色的长条牌匾,上面用金字写着一副对联,右边写着“天魂殿上神仙客”,左边写着“鬼相山中宰相家”。

  大门正上方,有一块一米长半米宽竖立着的金边红底金字体的牌匾,竖写着三个工整的繁体字:天魂观。

  大门里面传来阵阵吵闹声。

  阿齐说道:“三狼哥,我们这是到了地狱里的阎王殿上了?”

  我说你没眼睛啊还是没读过书,这明明写着“天魂观”。

  阿齐挠挠头,笑道,我就认得一个“天”字,还以为这是天堂什么的,但一想我们干了那么多坏事,不可能到天堂,应该就是地狱到了。

  我说这是一座道观,我听老师说过,一般有“观”字的,都是道观,好像里面有吵闹声,走,我们进去看看。

  我和阿齐一前一后迈步走进大门里。但眼前所见却让我们惊呆了,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在做梦?

  只见一群红卫兵正疯狂地打砸着,地上到处是塑像的残肢断臂,太上老君的塑像已经断了头和脚,歪着个身子在地上,一脸无辜地望着天空;许多功德箱被从各个房间扔出来,一齐推放在宽大的庭院之中,至少有两百个红卫兵进进出出各个房间,不一会儿,前面的空地上就堆满了各种雕像、观音像、富贵竹、香炉、蒲团、席子、床……堆得横七竖八,像一座小山一样。

  两个女红卫兵满脸潮红,四根粗大的辫子左右甩动,说说笑笑的向我们走过来,我和阿齐看到她们忍不住异口同声叫了起来:“妈妈?!”

  左边那个多丰满的就是我妈妈,右边那个多瘦点的就是阿齐的妈妈!

  她们穿着绿色的红卫兵服,年纪大约在十五六岁左右,十分漂亮。

  但对于我们的喊叫声,她们一点反应都没有。依旧是说说笑笑的向我们走过来。

  我和阿齐伸开双手,充满期待地看着她们,她们突然“穿过”我们的身体向门外跑去。

  我和阿齐吓得急忙避让开,后来发现根本没这个必要,她们似乎根本就看不见我们。

  “什么回事三狼?好邪门啊。”阿齐一脸惊恐,问道。

  我说的确有点邪门,再看看。

  我们边看着那些红卫兵以无比饱满的热情用铁棍、木棍疯狂地击打着道观里的一切,男男女女如中了魔障,这种画面令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几年前那个时候。

  这时,一个看似为首的红卫兵头子站在屋檐下的石桌上,叉着腰,右手手臂向上一挥,大声说道:“烧了,全烧了,把扔出来的东西全给烧了!”

  那些红卫兵开始淋上煤油,点火。

  阿齐大叫一声:“李大宝?!”

  我这才注意看那个红卫兵头子,果然,不是李大宝还有谁?不过他比现在瘦了许多,阳光帅气,充满了朝气。看样子也不过二十三四岁左右。

  “到底是什么回事?难道我们回到了过去?”我问阿齐。

  阿齐说你拉倒吧,明明这就是现场,还过去。

  我说这难道不是过去吗?你看,那个,那个是不是大伯?咦,那个,是我父亲!

  我看到大伯和父亲正押着一个老道士出来,脖子上挂着一块纸牌,上面写着“反革命分子”,然后用红笔划一个大大的叉。他们的年纪也不过是二十三四岁左右。当时肯定还没有我们两个人了。

  阿齐摸着头,说这啥回事呢?难道我们在做梦?

  我说不对啊,哪有梦回到几十年前我们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去?

  阿齐长叹一声,说我们果然是死了,我们不是人,是鬼了。

  我说可能吧,他们是人,看不到我们,是正常不过了。

  这时,两个红卫兵从大殿中押出一个道士,把他的头压得极低。

  其中一个我看着极为眼熟,想了想才惊呼一声:“大舅?”

  阿齐看到了,说真像是他呀,看样子才十八岁左右吧,也没比我们现在大多少。

  这时李大宝大声宣布道:“这个顽固不化的道长,根本就是反革命分子,根本就是人类精神的垃圾,是我们共产主义事业的绊脚石,是阻止我们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拦路虎,必须狠狠地批斗!但我们也不能见死不救,我们给他一个机会,让他亲自把大殿里的那尊鬼谷子道身像打碎,证明他已经觉悟到了我们无产阶级的无所不能,我们就放他一条生路,好不好?”

  一群人齐声说“好”。

  然后大舅和另一个红卫兵放开那个道士,道士揉揉腰,抬头起来看向我。

  我失声惊叫起来:“外公?!”

  阿齐也是惊呼一声:“什么是他?”

  那个穿着一身道服的人,正是我的外公!看他年纪,也就是四十多岁的样子。

  我越来越迷糊了。大舅亲自押着外公出来批斗?妈妈当时也在现场围观?父亲和大伯都在?而原来外公竟是一个道士?

  想不明白。

  只见外公不停向李大宝求饶,说这是他们鬼相一门的祖师爷道身,万万不能打烂的,否则必遭报应。

  那些红卫兵哄堂大笑起来,妈妈竟然也开怀大笑!

  大舅更是踢了外公一脚!手指点着外公的头,大声说真个是老顽固,迷信大王,都什么年代了,还执迷不悟,没有一点无产阶级的觉悟。

  于是几个红卫兵左手举着一本红色小语录,上去对外公拳打脚踢,妈妈和阿齐妈妈还直接扯烂了外公的道服。

  我急得冲上去,想拦住他们,但明明就和他们贴身在一起,就是摸不着,急死我了。

  阿齐则开心得不行,说活该活该,谁叫他骗了我们。

  然后他发现我们根本无法摸中那些人,便悄悄去到几个女孩子面前,先是用手在她们面前晃了几下,看到她们没什么反应,突然双手齐捉向她们的胸部。

  可无论他怎样捉,那些女人都没有任何反应。

  阿齐高兴极了,不停地去找女人的胸捉来捉去,像个小顽童。

  有几次差点摸中他妈妈的胸,还有我妈妈的胸,吓得他急忙收手。

  最后外公被他们架着走进了第二进房子,房门上写着三个字:天魂殿。

  我和阿齐急忙跟着人流涌进去,阿齐还是挤在女人堆里,那里摸摸,这里拍拍,兴奋之极,不亦乐乎。

  我则抬头起来看着最中央的那尊塑像,心里不禁一惊,竟然是那张人脸!

  四个肉球从额头上凸出来,满脸胡子,不是他是谁?原来他是有身子的!

  看起来整个人还很儒雅,一副古道清风的神韵。

  李大宝一指那尊塑像,大声骂外公:你个资产阶级的反动分子,封建迷信的传播者,现在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上去把这塑像砸了,我们就承认你已经悔过了。

  外公跪下来,不停求李大宝,说请你高抬贵手,这真是我们鬼相门的老祖,里面有他老人家传下来几千年的一缕天魂,不能砸啊,一砸的话,我们鬼相门就完了。

  那群红卫兵哈哈大笑,李大宝说你们听听,幸亏搞了这次大革命,扫掉一切牛鬼蛇神,否则还不知道要继续毒害多少人。

  无论外公如何求,他们都不答应,最后那些红卫兵直接冲上去,几十根棍子往那尊塑像打去,其中有一根棍子打中了塑像的脖子,只听吱吱吱响,从那塑像脖子上喷出一缕黑雾,渐渐扩大,继而幻化出一个人身,悬立于半空之中,威严地俯视着下面的所有人。

  那些红卫兵吓得屁滚尿流,纷纷想跑出去,不料那道人影轻轻一抬手,几根绳子从他手里射出,将之前参加打他塑身的七八个人一一捆住,然后往大殿后门一扔。

  只听扑通扑通一阵落水声之后,阵阵惨叫声从天魂殿后面传出来。

  剩下的其他人则慌乱地逃出了天魂殿,只剩下我和阿齐,还有外公。

  这时,那个塑像竟慢慢地倒了下来,发出巨大的轰响,塑像的头从脖子上断开,滚过一边,撞在墙壁上,发出巨大的撞击声。

  整个塑像的身体全部破碎完,除了那颗头还保持完好。

  外公大声嚎叫,大声痛哭,脸上充满了绝望和慌乱。

  这时,外面的红卫兵听到了响动,个个拿着棍子又冲了进来,李大宝一声喊叫,那些红卫兵纷纷扛起那些破碎的泥身,往大殿后门跑去。

  我和阿齐跟过去一看,后面两进房子之间,竟然有一个水潭,水潭有五六十平方宽,此时水潭的水是红色的,很显然,刚才被扔进来的七八个红卫兵已经被水潭里的东西吃了。

  那些红卫兵并没有任何悲伤,相反志气更显高涨,说这是我们革命同志的光荣,为革命流血献身,死而无憾。

  他们把整个塑像的碎块全部扔进那个水潭里,激起一道道红色的水花,每扔一块,就会有阵阵欢呼声出来。

  “他们是不是疯了呢?”阿齐终于问道。

  我说也许是真的疯了,扔这些东西下去目的是什么?

  阿齐说也许下面有什么东西,让他们觉得把这些碎片扔下去后,能压邪。

  李大宝看到所有的碎块都扔下水潭里了,便大声说,这是我们红卫兵的胜利,这一次彻底的打碎了存在了几千年的迷信头子鬼谷子,我们可以回去向领导们交待战果了,大家一把火把这个道观烧了。

  于是,上百个红卫兵开始到处点火,我看到妈妈和阿齐妈、大舅、父亲和大伯五人,各拿一根火把,到处放火……

  我和阿齐不得不退出整个道观,离得远远的,看着整座道观化为了灰烬。

  我和阿齐正在嗟叹之时,眼前一切突然一变,道观不见了,那些红卫兵也不见了,眼前又出现了那个巨大的坟墓。

  坟墓正像花瓣一样从中间向四边缓缓分开,成莲花盛开的样子。然后便有一股腥臭之气从里面散发出来。

  我和阿齐急忙向后面跑开,但依旧觉得有一股晕眩之感。

  我说里面什么东西那么臭?

  阿齐说一定是死尸,僵尸,活死人。

  我说你真能想啊,这世界上有僵尸和活死人吗?

  阿齐笑道,你妈不就是个活死人吗?

  我说那是有妖狼附体。

  我们站在远处,猜测着里面会出来个什么东西。因为太好奇了,也没想着跑。

  之后十来分钟,也没有任何动静,整个画面变得安静起来。

  我和阿齐正准备要离开此处,突然,一条巨大的黑蛇从坟墓中呼啦啦一下腾空而起,至少有十五六米长,水桶一样粗,它昂立起硕大的头,黑色的信子快速伸缩,卷起一股狂风,从半空之中向我们二人扑下来。

 

  ☆、015章 因祸得福

 

  这条黑蛇至少十五六米长,像一条龙一样,突然从那坟墓中破空而出,向我们扑过来。

  阿齐往后一坐,竟然倒了下去。

  我伸手想扶他起来,却感觉到有一股臭味已然扑到身前。

  这时,那张脸悄然出现,距离我们一米左右,挡在了我们和那只黑蛇之间。

  黑蛇竟然愤怒地发出人话:“臭道士,你想反悔吗?这不是你送来的祭品吗?”

  那张脸竟然咳嗽起来,咳得要死要活那种,一下子还无法回答。

  阿齐拉着我的手重新站了起来,浑身颤抖,瞪大眼睛,小声说三狼,你掐我一下。

  我说什么了。

  阿齐说我感觉还活着。

  我说我也觉得还活着。

  阿齐说你快掐我。

  我只好用力一掐他的手臂。

  阿齐咧嘴咬牙,又不敢发出声音,小声说这蛇好大,竟然还能说人话,是不是传说中的蛇妖?

  我说不是蛇妖就是蛇精了。

  阿齐说原来这世界上还真有这东西,这巨大的坟墓里竟然有这么可怕的东西,你外公的心真是太坏了。

  我说我也没想到啊,不过这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去死了,死了之后,就可以变成鬼去为妈妈和姐姐报仇了。

  阿齐说刚才我摸着那些女人都没有一点感觉,估计要实实在在摸一个活着的女人的胸才行。要不,我们想个不去死也能报仇的办法。

  我说你还是怕死了不是?

  阿齐说这不是怕死,是突然真想有一个女人,他看了《金瓶梅》,反复看了三次,三百六十个姿势都记得,可他不想一个姿势都没用上就死了……

  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十一岁的小屁孩!竟满脑子都装着这些东西。

  那张脸终于停止了咳嗽,苦笑道:“这自然是给你的祭品,这么多年了,我可曾食言过?不过这一次,这两个人,一个是极阴之体,一个是极阳之身,一阴一阳,正好是太极两仪。这两个祭品足以让你把身子还给我了吧?”

  那只黑蛇在空中扭着身子,黑色的鳞光闪着幽幽的光泽,扭动之际,让人看着心跳扑通扑通直响,特别是阿齐,竟然面色惨白,大汗淋漓。

  黑蛇两个巨大的眼睛如同灯笼一样看向我和阿齐,桀桀笑道,果然是啊,竟然如此巧合啊,嘻嘻嘻,不错不错,老不死的,你总算是做到了当年的承诺,行,这两个祭品十分合本尊的意,你这身子便还给你了。

  说罢,黑蛇身子向后三百六十度空翻几次,嗖一声,从坟墓中飞串而入。

  那张脸飘到我们面前,说你们两个不是一心求死吗,现在机会来了,一会等那个魔头还给我身子之后,你们便让那魔头吞食了,我保证你们不超过一分钟,就会死得彻彻底底,干干净净,至于死后,能不能去找阴河里的鬼王们报仇,那就是你们的事了。

  我说老头子,你原来的身子不是被扔下一个潭里了吗,难道就是这个魔潭?

  那张脸瞪了我一眼,说老头子叫谁呢,讲点礼貌行不?

  阿齐直接大骂说,你个老不死的,拿我们的命来换你的身子,你还跟我们谈礼貌,不打死你就不错了。

  说完,他右手一扇,就要去打那张脸。

  这时“呼啦”一下,从打开的坟墓里飞出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出来,正是一个巨大的身体,没了头颅。

  那张脸顿时飞掠而起,直接一扣,将自己扣在那个身子上,然后逆时针方向飞速地转动起来。

  十几圈之后,我们眼前出现了与之前看到的那个塑像一模一样的道尊,不过这一个是活的。

  他哈哈大笑,说等了将近二十年,今天终于如愿以偿,得回真身,哈哈哈……

  阿齐张口骂道,老不死,你可好了,得了真身了,我们却要死了!

  那个老头子哈哈大笑,说这关本尊屁事,你们是祭品,祭品懂不懂?你们是心甘情愿的要去死的,关本尊毛事啊,哈哈哈,本尊一缕天魂被困了十几年,现在可管不了你们了,走了,云游去了,哈哈哈……

  说完,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阿齐还在对着天空骂个不停。

  我说阿齐,要不你还是回家吧,这事原本就不关你的事,你回家告诉我父亲,说我爱他。

  阿齐看了看我,说你以为我想走就能走吗?那条黑蛇会放过我们吗?

  我说趁它现在还没出来,你快跑!

  话音刚落,从坟墓里再次腾空而出那条巨大的黑蛇,围着我们两个穿梭着,阵阵腥味扑鼻而来,那长长的信子不时舔在我们的脸上,发出嘻嘻嘻嘻的欢喜笑声。

  我和阿齐浑身发抖,我从小就怕蛇,特别怕这种滑溜溜的动物,甚至连泥鳅也不敢去捉。

  此时感觉全身的鸡皮都在像豆芽一样长出来。

  阿齐定了一会神,对那条黑蛇说道,喂,老兄弟,能不能跟你商量个事?

  那条黑蛇突然把那个巨头悬停在阿齐面前,眼睛瞪得大大的,说你小子叫我一个娘们叫老兄弟?难道你眼瞎了?

  声音果然是个女声,而且听起来年纪并没有多大,清脆悦耳。

  阿齐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是母的?

  我也觉得有些惊奇,刚才明明听到它对那个老道士说的是男人的声音。

  黑蛇嘻嘻笑道,其实我也可以是男的。

  它的声音立马变得粗大起来,又变成了男声。

  我说你到底是公是母?

  它嘻嘻笑道,其实我是一个阴阳人,不,我其实不是人,我是一只万年蛇妖,但天生就是阴阳双体,因此一直想寻找一个极阴,一个极阳之人,没想到那老道果然帮我找着了,嘻嘻,嘻,我会用你们的血肉和魂魄来炼化成丹,从此以后,我就可以变成真正的女人了,嘻嘻嘻嘻。

  我说原来你已经修炼到可以变成人的地步了?那你变一个给我们看看,哪怕死了,我们也值了。

  那条黑蛇嘻嘻一笑,身体在空中反复腾挪,突然在一阵黑雾之中,现出一个秀美绝伦的女子来。

  黑蛇少女看上去不到十八岁,一身黑袍,轻纱如梦,满头的乌丝,清冷秀美的脸蛋,无以伦比的身材,前突后翘,走路起来,勾人魂魄。

  我和阿齐目瞪口呆,看到她,我这才真正的明白了什么叫蛇腰。

  她轻轻一走,那腰身如水做的,跟着流转起来,屁股,胸部,无一处不是美到极致,那对蛇眼,虽然闪着寒光,却没有让人感觉到可怕,反而有一种喜悦在里面。

  也许是它觉得即将完成上万年的心愿,从此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了吧。

  阿齐呆呆地流着口水。

  他慢慢向那黑蛇少女走过去,伸出右手,伸向她的胸,说美女,你让我在临死之前摸一次行不?

  我心中大急,冲上一步刚想把他拉回来。便看到一个血红的大嘴巴猛然张开,一下子把阿齐的头给咬住。

  然后那个女孩摇身一变,变成了黑蛇身,身体一收缩,顿时将阿齐整个人吞了下去。然后腾空而起,在半空中不断地翻腾。

  我可以明显地看到阿齐的身子在它身体里滑动的痕迹,从脖子往下,渐渐到中间,然后停在靠后面的地方,不动了。

  但阿齐挣扎的动作还看得清清楚楚。

  黑蛇嘻嘻一笑,说果然是极阳之体,从来都没有那么暖和过,不错不错。

  然后张开血红的大嘴巴,向我扑过来。

  我长叹一声,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却听那只黑蛇传来一声惨叫。

  我睁开眼睛一看,竟然看到阿齐手里拿着一把赤红色的斧子,破开了那只蛇的肚子,滚落下来。

  我大喜。

  但见那条黑蛇仰天发出痛苦的惨叫,无数的黑血从那破开的口子滚滚流出。

  阿齐刚落地,便向我的方向扔过来一样东西,说奶奶的,原来这妖怪肚子里宝贝可多了,这是弹弓,拿着,射它眼睛。

  他边说边抹掉脸上的血和脏物。

  我伸手一接,一股腥臭味。刚想扔掉,却发现竟然是一副白玉弹弓,弓架雪白如玉,似乎是用什么玉石做的,皮筋竟然散发着淡淡的绿色,也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皮兜也是十分精致,白色的。

  我一接过弹弓,便觉得十分的顺手,看到它的样子,顿时就喜欢上了,对阿齐说,这蛇精肚子里什么会有兵器?连弹弓都有?

  阿齐这时挥舞着那把赤红色的斧头向那头蛇劈下去,一下子把后半条蛇身砍了下来。

  他大声呼叫道,爽啊,这把斧子真他妈的顺手。

  那条黑蛇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张开巨大的嘴巴,向阿齐咬过去。

  同时那截断掉的蛇身竟会自己反射回来,一下子将阿齐给缠住,连同他的斧子。

  阿齐顿时陷入了危险当中。他看着我,说你还不出手,等我死啊。

  我此时正到处找石头呢,可地上都是草,哪里有石头。

  便在此时,半空中出现了那个老头子,抛给我一包东西,说要不用这个试试?

  我接过去,一摸,里面都是圆形之物,咯咯咯咯响,来不及细看,掏出来一枚,放进皮兜里,呼一下,射向了那条黑蛇的眼睛。

  它急忙一闪,避开了。回头对我吼叫不停,说你们敢伤我,我让你们连骨头都不剩!还说你们两个小鬼头,死到临头了还敢反抗,简直是不自量力。最后仰头看向那半空中的老头子,恨声说道:“原来都是你在搞鬼,你等着!”

  老头子笑而不语。

  我连忙掏出三枚,连续嗖嗖嗖射过去,将蛇头的三个避让方向都预料到了。

  果然,有一枚噗一下,射中了那只黑蛇的眼睛,一片血雾化作一片黑烟顿时飞溅而出。

  它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但似乎对阿齐是势在必得,又再次张开大口,咬向阿齐的头。

  我知道到了生死关头了,用脚一踢那袋东西,十几枚圆形物飞掠而起,我顺手一捞一射,一捞一射,一口气射出了十几枚,竟有一大半射中了那只黑蛇的额头、牙齿、眼睛,还有七寸位置。

  阵阵血雾飞起,阵阵黑烟冒起,阵阵惨叫声四起。

  但黑蛇去势太急,那张巨大的蛇口还是一口把阿齐吞了下去。

  然后巨大的蛇身轰然倒下,连同阿齐也倒在了地上。

  蛇身不停地蠕动着,阿齐的身子慢慢向蛇嘴里移动。

  阿齐这时趁机扔出那把斧子。

  我跑过去,拿起来,疯狂地砍在蛇身上……

  “三狼,停了停了,你自己看看,它被你砍了多少斧子?”

  阿齐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一看,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一条十几米长的黑蛇,此时已经被我砍成了至少五十截,无数的黑血流满一地。阿齐正擦拭着身上的蛇涎,不停说臭死了。

  那老头子这时飘然而下,说你们这两个小鬼果然与众不同,命大得很啊,这样都能活下来,呵呵呵呵,奇迹奇迹。

  然后他掏出一个大袋子,往空中一抛,地上那些蛇身纷纷进入那个袋子里。

  他说这些东西可不能浪费了,用来修炼,极容易成仙,还说送给我们的东西要收好,这可是可以杀鬼怪的宝物。

  他还说不许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任何人,不许说见过他,不许告诉任何人那两样宝贝是他送的,不许自称是鬼谷子弟子……

  说罢收起袋子,腾空而去。

  “好奇怪的谷子。”阿齐看着我手里的圆形子弹双眼放光,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说道。

 

  ☆、016章 水鬼

 

  我这才注意到,刚才我射出去的圆形之物,竟然是一粒粒拇指大小的稻谷,散发着阵阵糯米的香味。

  “谷子?竟然是谷子?”我真是被自己的这个结论给电中了。

  我对谷子太熟悉了,而且这种谷子是属于糯米谷,偏圆,微尖,与一般的谷子两头尖不一样,但也从来没有见过拇指大小的一粒谷子啊。

  阿齐拿过去又看又闻,还掂了掂,说果真是糯米谷子,而且比较沉,倒像是铁球,难怪刚才那么远的距离你射得像枪毙人的子弹。

  我们都笑了,想到刚才那个场面,现在都有些不敢相信。

  我说小时候听妈妈讲鬼故事,就说遇到鬼时,用糯米撒过去,可以杀掉鬼怪,刚才这谷子射在那只蛇妖身上,竟然冒出阵阵黑烟,我还奇了怪了,原来是这样。

  阿齐大喜,说这么说来,那老头子是一个厉害的人物啊。

  我说当然厉害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身子会被那只蛇妖给扣压了二十年,对了,刚才我们像是做梦一样的那些场景看来也是真的了。

  阿齐说,难道是这个老头子故意让我们看到以前的场景,好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我说应该就是这样了,我只是没有料到,我妈妈那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认得了李大宝,唉……

  阿齐说你叹什么气,这么早认得李大宝的又不只是你妈妈,我妈不也一样吗?

  我不再说话了。

  有些话只能烂在肚子里。

  我说,好了,别说那些了,这一次总算是有惊无险,还得了两样宝贝,算是因祸得福了,哈哈哈。

  阿齐说就是就是,只要不死,什么都好说,奶奶的,差点被那蛇妖吃了。

  我们将那些散落的稻谷子收集起来,一数,竟然有二十粒,放进那个袋子里,突然便隐形不见了。

  我惊喜之极,也把弹弓放进去,果然也是可以隐形不见了。

  我把袋子绑在腰带上,竟然如同没有东西一样。

  而阿齐手里的斧子,竟可以变大变小,想来想去,他干脆就直接让它变成小拇指大小,塞进了下身之中,说这样最保险了,而且隐蔽性强。

  我说不顶你的东西?

  阿齐神秘地一笑,也不说话。

  我说这样能走路吗,能跑步吗?

  阿齐就向前走几步,再跑几步,竟是一点影响都没有,奇了怪了。

  我们做完这一切,便向山下跑去,刚跑得十来米远,突然天空传来一声巨响,一道闪电劈下来,把那个坟墓彻底劈烂,看过去什么都没有了。

  黑云渐渐散去,西边的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山去了。

  我说快走,天要黑了,不知道外婆怎么样了。

  阿齐说还能怎么样,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我说再什么的,也不可能来得那么快的吧,一般都是凌晨零点左右鬼怪才开始出来的。

  阿齐说我觉得我们在你外公眼里已经死了,我们是不能光明正大的回去了,只能偷偷从后面溜进去,先吓死你外公再说,妈的。

  我说这样行,我们就躲在暗处,实在是迫不得已才出手,我想看看我外公这个道士到底有什么真实水平,还有我外婆,竟然也是一个高手,我竟然一直都不知道。

  阿齐说我也觉得你外婆十分神秘。

  我说我们先到山下的水潭里洗干净身子和衣服再说吧。

  于是我和阿齐快速地向山下跑去。

  路又窄又陡又滑,不知道刚才什么时候又下了一点雨了,路边的草都含着水珠。

  我们上山之时用了一个多小时,现在下山,一路溜一路跑的,用了一个小时左右才下到了半山腰。

  天色已经全黑了,一轮残月挂在西天。

  阿齐说休息一下吧,累死了今天。

  我说我担心外婆,还是不休息了吧。

  阿齐说真是走不动了,这黑天瞎火的,再走就坠崖了。

  我想了想,只好同意了。

  我们便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休息。

  从我们的地方向山下看过去,整个村庄灯光点点,沿着一条窄长的山谷呈现出整个村庄的轮廓,像一张鹅蛋型的男人的脸。

  这座鬼相山的山脚下,就是一潭清澈的水潭,一条小河连接到潭边,常年流水不息。

  此时我隐隐约约的看到有些村民已经来到了水潭里游泳了。

  阿齐说会不会有女人来游泳呢?

  我说有啊,不过在下游,我就自己偷偷去看过一次。

  阿齐说行啊你,那时多大?

  我说也就五六岁吧,以前还小,不懂事,有一天晚上自己在水潭里游完泳上岸后,顺着小河往下游走,表哥和小舅他们都不敢去。

  阿齐大笑,说原来你也这么色!这才象个男人嘛。

  我也笑了,说其实就是好奇,老是听说有女人在下面游泳,都是光着身子的,我就想去看看真假。

  阿齐来了劲,说后来呢,看到了?

  我说我一路往下走,结果一路上都看到草丛里躲着许多男人。

  阿齐哈哈大笑,说我早就想到会这样,换是我,也会去偷看的。

  我说我走到他们说的那地方,果然是看到有一个女人在洗澡,而且也是脱光了身子泡在水里的。

  阿齐眼里放光,说漂亮吗。

  我说当时我也没敢太靠前,就跟着一哥们躲在一棵龙眼树上往下看,结果等了半天,那个女人都没有起身,就一直泡在水里。

  阿齐奇怪地说什么可能啊,她总要游泳的吧?

  我说她不游。

  阿齐说为什么不游。

  我说当时我也这么想啊,结果来了几个年轻的女子,刚准备脱衣服下水,就尖叫一声,说死了人啊。

  阿齐啊一声,说你逗我是不?

  我哈哈大笑,说这件事是真的,当时那个女人进了水里便突然心脏病发作,直接就死掉了,后来来了许多人,我也不敢再看,直接回外婆家了。

  阿齐嘻嘻笑道,那后来呢?

  我说没有后来了,出了这个事,谁还敢去下面游泳,听说从那以后,一直以来保持了几十年的风俗就取消了,女人都各自在家里冲凉了。

  阿齐长叹一声,说当时你什么不叫我一起来,真是不够兄弟。

  我说当年我才五六岁,哪里由得我作主……

  我们边说边笑,休息十分钟左右,继续赶路。

  渐渐下到了山脚,阿齐已经摔了几次,全身都是泥。我也摔了一次。

  我笑着说阿齐你就象一头刚从田里滚泥上来的牛。

  阿齐说泥巴倒没有什么,刚才被那黑蛇精吞下肚子里,浑身难受。

  我说我正想问你呢,什么突然就有一把斧子一把弹弓在你手里?

  他说当时他就听到有人说拿斧子劈它,然后手里就出现了一把斧子,当时几乎要断气了,根本没想那么多,直接一斧子往身下劈下去。

  然后从蛇肚子里出来后才发现左手里还有一把弹弓,我当时就想到你平时射弹弓那么漂亮,想也不想,直接扔给你了。

  我说这样说来,这两样东西是那个老道士故意放在那只蛇精的肚子里的?他是怎样放在那只蛇的肚子里,而且还能告诉你的呢?他又怎么知道我玩弹弓是高手中的高手呢?还知道你平时老用斧子劈柴呢?他明显就是针对我们两个人的长处来弄的,对不对?

  阿齐说你这么想问题的话,那他腾空而去这种事又该怎样解释?

  我说也是,还有这鬼怪、万年蛇妖、百年妖狼……还有那只血乌鸦,还有这手指大小的谷粒,能变大小的斧子、隐形的袋子,哪一件是我们能解释得通的呢?若不是亲眼所见,打死我也不会相信的。

  阿齐说他就觉得奇怪的是,那老头子那么厉害,干嘛不自己亲自动手杀了那条蛇精?反而提供武器给我们杀它,这算不算借刀杀人?

  我说可能他有什么苦衷吧,你想啊,他的身子被那条蛇精一直扣住,他每年都不得不提供祭品给它吃,这说明这个鬼谷子根本不是蛇精的对手。

  阿齐大笑,说有可能,就只有我们兄弟俩配合才能杀了它,哈哈,还得了一把神奇的斧头,这一次是赚大了,你外公若是知道了,不知道该多生气呢。

  我说你那东西放在那里面不碍事吗?换个地方不行吗?

  阿齐笑说你也是打过架的人,知不知道什么叫出奇不意?这东西放那里,我往里掏,别人还以为我要撒尿呢,砍死了他还不知道是谁砍死的呢。

  我说就怕不小心把你那根割了,成了太监。

  我们又是哈哈大笑。

  不知不觉到了水潭边,在淡淡的月光下,看到果然还有四个人在水潭北面游泳,而我们在南面,看不清对方的模样。

  我们直接脱光了下水。

  阿齐还把那小斧头掏出来藏在潭边的石头缝里。然后把衣服也拉进水里搓洗。

  我从岸边找来一种心型的草,丢给阿齐,说这种草可以代替肥皂功能,你用来洗你那身臭腥味。

  我自己也用来洗身子。

  洗着洗着,突然北面岸边传来几声惊叫声。

  接着听到扑通扑通的杂乱的打水声,似乎是同时几个人在水面上拍打着水,而且听声音似乎是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我和阿齐急忙停下,抬头向那边看过去。

  却只见一波一波的水波向我们这边涌过来,北面的声音渐渐消失不见了。

  阿齐说啥回事呢,这叫了几声就上岸了?

  我说不太像啊,难道全沉水里了?

  阿齐说不可能,要是沉下去也不可能同时三四人一起沉吧?

  我说奇怪了,什么就没声音了呢,水波也没有刚才那么大了,不好,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阿齐说能有什么事?估计是上了岸了。

  我说我在这里玩水多了,知道那北面要上岸的话,不可能这么快时间的,因为那边有几块大石头突出水面来,想从那边上,只能爬上石头。

  我说阿齐,快,出事了,他们可能沉入水里了,快去救人。

  边说边向北面划过去。

  阿齐应答一声,就把衣服往岸边一扔,正准备和我一起划水过北面。

  这时却突然听到一声轻笑:“哼哼!”

  笑声从北面的水面上如水波一样轻轻飘荡过来,似乎是通过水波传导过来的,因此整个水面都能听到那极轻极轻的“哼哼”声。

  我的头皮瞬间发麻起来。

  阿齐大声叫道:“三狼,快上岸!”

  阿齐身子一翻,已经翻身上了岸边。

  而我原本是要向北面划去的,已经接近水潭中央了。

  无论我往哪个方向划,距离都差不多。

  我就这样停在了水中央。

  四周开始响起一阵阵冷笑,一阵阵讥笑,一阵阵大笑。

  都是些古怪的调调。

  我大声对阿齐说,遇到水鬼了,你别下来。

  阿齐说那你还不上来,等水鬼拉你下水啊?

  我说我感觉脚下有几双手在拉着我的脚呢,能走早走了。

  我刚说完,身子猛然往水下一沉。

  整个人沉入水中。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