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男人在乎女人的八大表现,你对上几个?女人要了解~

女神来看小说2018-10-09 08:07:39

点击上方 女神来看小说 加关注,方便下次阅读

(图片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楔子

晚上八点五十分,离九点整的天文奇观九星连珠只有十分钟了,温竹筠被表妹胡筱筱一路拽着往家里赶。

“你既然着急,刚才干嘛还要去超市买这么多的东西?”手里大包小包,还要飞快的赶路,竹筠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九星连珠,只有十几分钟。接下来我还要继续追我的连续剧呢,手里不拿点儿吃的怎么行?”活力旺盛的胡筱筱,头也不回的往前冲着。

“你给我老实交代,你这次是不是打算在我家常住了,我刚才看你还买了好多日用品。”竹筠扯住筱筱的胳膊,不让她继续前行。

“呵呵,是有这个打算。不过我不是白吃白住的,这几个月我会给你收拾房间,还包做饭。表姐,你也要多与活人接触一下啊,不然天天和死尸待在一起,尸气吸多了,小心你会中毒的。”胡筱筱一向古灵精怪,说这些话时,表情更是夸张。

“你会这么好心?说吧,你妈这次派你过来,又想干嘛?”竹筠干脆站住,也不往前走了。

“姐,我妈也是好心嘛。大姨和大姨父走得早,我妈就是想早点儿帮你找到个人,心疼你啊。所以现在把这任务分派给我了,九月份开学之前,我务必帮你找到这个人。”筱筱干脆把‘表’也去掉,直接叫‘姐’,套着近乎。

“胡筱筱,我知道你涉猎广泛,怎么连红娘也打算踏足了?回去和你妈说,好意心领了,你就别胡闹了。”竹筠说完就往前走,筱筱听出了表姐语气不佳,这会儿不能再继续这个话题,于是小心的跟在她身后。

“姐,你那个望远镜调好没?回去现调,时间可够呛啊。”筱筱试图打消刚才的不愉快,于是说起了别的。

“你要是再不快点儿,就什么也赶不上了。”竹筠现在倒好像脚下生风似的,走得飞快。

两人一进小区,就直奔竹筠住的那幢楼,可是出了电梯后,眼前却是一片漆黑。

“怎么楼道里的灯又坏了?不行,明天我找你们物业去,上次我刚让他们修好,这才几天啊?这服务素质太差了。”筱筱一边嘟囔着,一边掏出手机照亮。

“姐,你们这楼道装修了吗?怎么墙壁都换成了石头的?”她声音有些发颤,这哪是什么楼道啊,她和表姐分明是在一个山洞里。 

第一章 该死的穿越


“我的胸啊,怎么我的胸部没有了?我的声音,我的手啊,怎么都变了?”胡筱筱惊声尖叫,她的声音在黑暗的山洞里回响着,有点儿让人发憷。

“好了,筱筱,我想我们大概是穿越了,这里应该是个山洞,电梯门已经消失了。”竹筠一向为人冷静,此时她借着手机的亮光,查看着四周的情况。

“靠,穿越就穿越呗,干嘛还让我变小了。我怎么感觉我现在说话这声儿和我小学那会儿差不多,不要啊,那也太幼齿了。”筱筱痛苦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行了,现在需要的是找到出口,没工夫儿讨论你的胸部。”竹筠借着手机的亮光,四处照着这个山洞,想要找个出路。

“姐,你那电梯门是任意门吗?怎么一进一出,就能空间变换了?”筱筱跟在竹筠身后,嘴里一贯的喋喋不休。

“别废话了,一会儿出去,要看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山洞,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森林里,不知道是否有野兽。”竹筠的话,终于让筱筱静了下来,她提心吊胆的跟在表姐身后。

两人凭借手机微弱的灯光,走了五分钟之后,眼前豁然开朗,也有光线射入。又走了约五分钟的时间,两人终于来到洞口。

正如竹筠猜测的一样,这山洞位于森林里,出了山洞,便看见满眼的绿色。竹筠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阳,推断现在大概是清晨。

姐妹俩,沿着树林间的小路,向山下慢慢的走去。

因为筱筱身体变小,身上的工字背心松垮的套在身上,春光都外泄了,好在竹筠有件外套,给她穿上。但是下面的热裤也要往下掉,竹筠又扯了一节藤蔓捆在了她的腰上。凉拖也变成了公共浴室的那种大趿拉板儿,一走一掉的往前挪着。

不止筱筱,竹筠也变年轻了。出了山洞,她就掏出手袋里的小镜子,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和高中时差不多,大概年轻了有十岁左右吧,难怪那个丫头变得好像小学生一样了。

“真郁闷,我一六八的身高啊,现在大概只有一米五了吧,我记得我是到初三时才一下子长起来的。姐你就好了,啥都没变,还又青春了一回。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咱们可别穿到古代啊,我是学英语的啊,什么诗啊,词啊,姑娘我一概不会啊。”筱筱还在唠叨着,突然间就好像从天而降了好多人,把她们姐妹二人围在了中间。

也顾不上想这些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还是先看看他们的穿戴吧,筱筱仔细一瞧,清一色的黑衣侍卫打扮,正宗的古装啊,她真想抽自己一大嘴巴,怎么这么乌鸦嘴啊。

她还在哀悼自己命运多舛的档口,竹筠已经把她护在身后,冷静的看着围过来的这些人。

“你们两个是什么人?怎么这样的打扮?”声音是从这些黑衣侍卫之后传来的,两姐妹同时抬头,看见那些侍卫之后有一红衣少年骑在马上,说话的就是他。

都说穿越女有艳遇,这回可切身体会到了。筱筱穿越文看得可多了,文中写的各种妖孽男,美得都你无法想象,一律都是帅到人神共愤的程度。

她一直怀疑男人好看能用‘妖孽’这个词儿形容吗?不过后来看了韩国的那个张根硕,她知道这个词是可以用的,但是那个人与马上的这位比起来,充其量是个小妖,面前这位可是极品级的。

胡筱筱虽然不是花痴,但还是很有爱美之心的,于是躲在表姐身后,大胆的欣赏着美色。

“我和表妹不是这个时空的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就来到了这里。我保证没有说谎,我们真的不是什么坏人。”竹筠极力保持着镇静,但是声音还是有些发抖,围在周围的这些人,都是手拿钢刀,而且会武功的男人,她们两姐妹实在不是对手。

马上的那个极品妖孽,仔细玩味着竹筠的话,然后上下打量着她们两个。筱筱没吭声,她从表姐身后走出,很狗腿的一直对他笑着,很想表明她们不是坏人,千万别对她们动粗。

看了约莫有两分钟,竹筠还是面无表情的,观察着周围这些人的动静,但是筱筱愤怒了。

她起先是欣赏美色,之后一直在讨好那人,但是看到最后,终于觉得那人好像也是一直在盯着她看,但绝对不和自己的目光是一样的,那是一种去动物园看猴子时才用的目光。

这厮实在太肆无忌惮的,就用这种眼光死死的盯着她,而且嘴角还露着几丝讥笑,要知道她胡筱筱,从小到大可是一路顶着校花头衔走过来的,在这妖孽眼中,她怎么就成猴子了?

其实她怪罪人家,还真没什么道理。虽然小姑娘的面容可以用妍丽来形容,但是因为突然变小,所以脸上的妆容就显得不合适了,那对儿假睫毛怎么看都让人慎得慌。腮红也因为出汗都花了,确实很像猴子屁股。

再说头发的颜色和栗子皮一个色儿,还弄成了了老大的一个包,古代人可不知道什么花苞头,只会觉得像个大包子似的扣在脑瓜儿顶上。

最让人可笑的是,身上的衣服,明显感觉不是她的,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腰间还有节树藤拴在那儿,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啊。而且两条白花花的腿,就那样裸露着,脚上那双鞋,只是几根带儿勒着,古代女子的脚是只能夫君才能见到的,这丫头的穿着在他们这些古人眼中,是极不守妇道的。

妖孽看到最后干脆哈哈大笑了起来,还捂着肚子,肯定是觉得筱筱是个疯丫头,正常的人怎么会穿成这样。

“没见过美女啊,你笑个毛啊?”筱筱也不顾淑女气质,更忘了此时的形势,叉腰怒视着他。

“呦,小丫头还挺厉害。”马上的少年止住了笑声,表情严肃了起来,竹筠赶紧把筱筱又重新拽回身后。

“请您见谅,妹妹年纪小,不懂规矩,说话放肆了。”到底是年长几岁,还是很懂得审时度势的。

筱筱虽然不服气,但是也知道这古代男人都是大男子主义,而且看着那厮穿着又不普通,说不定是个什么达官显贵,算了,忍一时风平浪静吧。

“少谦,你在这里做什么?”还没等那红衣少年再开口,又有一个人骑马来到他们这边。

后来这人,听声音应该比这红衣少年年长,两姐妹又同时望向这个人。

“我的天,这是什么情况?” 筱筱的嘴巴张得老大,她偷偷的去瞧表姐,竹筠的脸色也是煞白,嘴唇紧闭着,死死的盯着刚来的这个人。

实在太像了,难道他也穿了?筱筱心中叨念着。刚来的这个人,和甩掉表姐的那个贱男章之华,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第二章 妖孽是王爷

只有十几秒钟的对视,竹筠就低下了双眼,但心中依然不能平静,她知道那不是之华,从小到大十几年,他的每一个表情都深深的印在她的脑海里,虽然五官近乎一样,可是神态完全不同。

筱筱担心的握了握她的手,竹筠的手心全都是汗。本以为五年过去了,表姐也该走出了那个阴影,可现在看来,章之华那个贱男当初对姐姐的打击还是太深了。

筱筱也看出了刚刚骑马过来的那人,不是那个贱男,那贱男一年四季都是满面春风,桃花眼四处放电,哪像对面这人,虽然长得一副好容貌,可是表情好像千年寒冰。

当初她就不看好那个章之华,一脸风流相,早晚会劈腿,可是表姐就是死心眼一头扎了进去。到最后,那个负心汉还不是为了少奋斗三十年,拐了一个白富美跑路了。

偏赶上,大姨和大姨父又出了车祸,双双离世。要不是她和老妈还有小舅舅,三个人二十四小时轮番的看着表姐,不然的话,五年前表姐就去找她爸妈了。

筱筱轻叹了一声,赶紧对着这位黑衣人讨好的一笑,又简单的对他说了自己和姐姐的情况。

虽然他长得像那个贱男,但是筱筱直觉上并不讨厌他,而且感觉他才是个主事的人,那红衣妖孽或许也会听他的话。

“你们是穿越而来?”面上依然是没有什么表情,语气也带着疑问,但是筱筱笑得十分诚恳,他沉思了一会儿,好像暂且相信了她的话。

“是的,我知道您一定会觉得很奇怪,但我说的千真万确。您看我们俩这身打扮,还有手里拿的这些东西,肯定不是你们这个年代所有的啊。”筱筱走向前几步,指了指自己的怪异打扮,又抬了抬了手,她正提着几只塑料袋,里面都是从超市里买来的零食。

没想到周围的那几个侍卫,以为她要释放暗器,全都举刀冷眼瞪着她,吓得她赶紧又退回到表姐身旁。

“青墨,你过去看看她手里拿的都是什么?”黑衣人对着身旁的一个侍卫打扮的紫衣男子吩咐着。

“得罪了,容在下先行检视一下。”这个叫青墨的男人,虽然一脸严肃,但是很有礼貌,筱筱喜欢懂礼貌的人,所以很配合的把塑料袋都交到他手里。

塑料袋对于他这样的古人来说,就已很奇怪,再看到那些花花绿绿的包装袋时,更是现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筱筱还在一旁殷勤的解释着,哪些是薯片,哪些是方便面,还有哪些巧克力,都是他从没听过的词汇。

检查完几个袋子,筱筱又交出了自己的包包还有表姐的手袋,都让这个青墨检查个仔细。里面更是他从未见过的新奇物件,从他的表情,筱筱可以看出他是相信自己刚才说的话了。

“这个是什么?”青墨从竹筠的手袋中拿出一个皮袋子,里面有几把小刀。

“哦,那是解剖死尸用的,我表姐是个法医。就是,提刑,你们这里有这个官职吧?”竹筠为了出任务方便,公事包里总会备用两把常用的刀具。而筱筱凭借她对古代那可怜的认知,只能看出眼前这些都是古人,哪朝哪代她可不知道,老天保佑这里的人应该知道提刑是什么吧。

“提刑?你姐姐是提刑?”不止青墨,筱筱的这一句话,把众人的目光都引向了竹筠。

黑衣人若有所思,红衣妖孽也收起了看好戏的目光,仔细的打量着竹筠。

“是的,我姐姐很厉害的,不信你们可以试试啊。”筱筱把竹筠推倒青墨面前,但是眼睛却是看向那个黑衣人。

“好啊,就给你们一个机会。要是骗人,小丫头,我可不会放过你。”说话的是那个红衣妖孽,脸上又是一副看好戏的欠揍表情。

“好。”竹筠只是简单的答了一句,筱筱没有说话,只是狠狠的瞪了回去,红衣人有些惊讶,他本是想吓唬她一下,没想到这丫头胆子这样大。

“好,那一会儿下山,就找个机会看看姑娘所说,是否属实吧。”黑衣人说完,又交代了两句,让青墨带着她俩下山,和他们会和。

青墨恭敬的遵命,脸上并没有不耐烦的表情。筱筱更加高兴,看来这位大哥还是个不错的人。

“大哥,一会儿,您能帮我和姐姐,找两套衣服吗?我们这身打扮在你们这里太过怪异了。女装没有,男装也行的。”筱筱就像只叭儿狗,满脸讨好的表情,就差俩只小爪子搭在青墨身上,然后再舔他两口了。

青墨本来一直没有什么表情,可是听了她的话,又仔细打量了她以后,也忍不住笑意,答应了她的请求。

“青墨大哥,能否告知一下,你们这里的情况。我们姐妹二人突然到此,很多事情都不知晓,说话做事恐会有失妥当。”那黑衣人已经骑马离开,竹筠也恢复了往日的冷静。刚才她和筱筱说了半天自己的情况,可是对于这里却是一无所知。

筱筱看了一眼表姐,无比钦佩的眼神,老姐就是棒,这么快就进入角色了,现在说起话来都好像古人似的,跟她混准没错。

青墨又对着竹筠淡淡一笑,开始说起了这个国家的事情。

这片大陆名为轩辕,她俩穿到的这个国家叫做紫宸,是整个大陆中最为富庶的一个国家。这是筱筱比较乐意听到的结果,架空的好,架空的好,任她随意折腾,反正不知道未来如何。

方才遇到的那两个骑马的人,黑衣的是靖南王宇文珣,是闻名轩辕大陆的冷面战神,颇受皇上的信赖。

而红衣的那位是逍遥王宇文琪,刚刚才赐的封号,并未有实职。今日,是他们兄弟二人来这片山林里打猎的。

听完青墨的一番介绍,筱筱暗自腹诽,好死不死那妖孽竟然还是个王爷,今后见到他千万绕行。

竹筠好像看出了她的心思,轻轻的对她摇了摇头,示意她凡事还是先忍着点儿为好。唉,这个男权至上的国家里,两个弱小女子的未来是否如同这下山的路一般,坎坷不平呢?

第三章 命案

深一脚浅一脚,这古代的山路还真是崎岖不平,竹筠不得不扶着筱筱,要不然她不知道会摔多少个跟头。

那双不合脚的人字拖终于没有坚持到山下,半路上就散了架。竹筠只好从身上撕了两个布条,帮筱筱固定好鞋底,这样总比光脚走路要强上许多。

山脚下不远处就是驿站,与靖南王汇合的地方就在那里。

总算是走到了驿站门口,筱筱一路腹诽着,这靖南王太不知道怜香惜玉,好歹留下一匹啊,也不至于让她双脚都走出了血泡。

竹筠抚摸着筱筱的脑袋,心想着这个孩子今天还真坚强,要是往常,早都呲哇乱叫的去和小姨撒娇了,如今还能一声没吭,着实不易。当然她不知道筱筱早在肚子里把那个王爷都骂了个痛快。

青墨让她们俩先在门房里等候,然后又吩咐驿站里的人帮她俩找两套衣服,还细心的让人打来热水,让筱筱清洗一下双脚,处理脚上的血泡。

“谢谢青墨大哥。”筱筱感激的都要涕泪双流了。

驿站里只有厨娘一个女人,身量倒和竹筠差不多,不过是个上了岁数的婆子,衣服都是灰黑色的粗布衣衫,好在竹筠并不介意。

但是要找到适合筱筱的衣裳就有些困难,十一二的女孩这驿站里肯定没有,最后驿站里的管事有些为难的拿来一套小厮的衣服,这是能找到的尺寸最小的了。

当她们二人被青墨带到两位王爷面前时,那个妖孽笑得一口茶全都喷在了筱筱的脸上, 要不是竹筠一直念叨让筱筱千万收敛住火爆脾气,她早都会冲过去死死掐住他的脖子。

不只是那个宇文琪忍不住,屋内的其他侍卫也都是隐忍着笑意。只因为那衣服穿在筱筱身上,实在滑稽,好像个被单子裹在她身上。

筱筱心里也郁闷,强压下怒火,用肥大的袖子擦掉脸上的茶叶。唉,她忍,谁让她在人家屋檐下,这头上一把刀的感觉真不好啊。

她偷偷的看着表姐,虽然是灰色的粗布衣裙,但也难掩她清秀的容颜,就像一杯绿茶,虽是素淡,可回味悠长。

但反观自己,难道是得罪了老天,怎么总来捉弄自己,来到这里不光个子低了那么多,连个衣服也没有合适的,脚上还受伤,方才进来时都是一瘸一拐的。就算她是女配,老天也不能这样折磨她啊。

“方才这里的县令说此处恰巧有一桩命案发生,温姑娘既然曾是提刑,不如随本王一同过去,查看个究竟。”靖南王打量了她们半天之后,终于开了口。

竹筠点头答应,于是众人一同起身前往。

“青墨大哥,一会儿能再帮我找身衣服吗?这套实在不合身。”筱筱悄悄的拽住青墨的衣袖,可怜巴巴的望着他。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都要流出眼泪了,青墨心下不忍,忙点头答应。因为筱筱脚上有伤,所以青墨让她骑自己的马去案发现场。这是她第一次骑马,筱筱兴奋不已,刚才的一切不愉快全都抛在了脑后。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命案发生的现场,是一个大户人家。青墨告诉她二人,这户人家姓庄,是此地的最有钱的一户人家。

方才在路上,青墨说了这里是个县城,名为苍山,离京城很近。两位王爷空闲时,经常回来这里打猎。

青墨很讲信用,筱筱下马后,就带着她去找这庄家的管家,让他帮着找套女子的衣裙。而竹筠则是随了靖南王宇文珣直奔发生命案的地方。

“回王爷,死的是庄家的一名妾侍,名叫紫玉,是这庄老爷新娶回来的。这紫玉原是当地百花楼里的娘子,不光人长得美貌,而且精通音律,庄老爷很是喜爱,便为她赎了身。刚刚娶进门三月,谁知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说话的是本县的县令王鹏,今天午后刚刚接到的庄家报案,正要派人处理。谁知就收到靖南王派人传来的话,问是否有命案发生。

王鹏不知王爷过问究竟为何,只好小心应对,命人封锁了死人的这间屋子,早早的等候在这里。

宇文珣没有说话,只是听着县令汇报的情况。他更多的是在注意竹筠的一举一动。只见她从随身带来的包里,拿出了一副手套戴上。那手套好生奇怪,材质绝对不是这里能见到的,莫非她真是异世而来的?

“这紫玉的丫鬟小翠说,她们奶奶平时都有午睡的习惯,不过只会是一个时辰,一个时辰过后,紫玉就会起身喊她来伺候。可是今日都快两个时辰了,也没听见紫玉喊她,便进来看个究竟,才发现人已经断了气。而屋中值钱的金银首饰,都不见了踪影,后窗还开着,想来那贼人是从那里逃走的。”县令又继续的说着,竹筠一边倾听,一边查看着那个具女尸。

“丫头,你不怕吗?难道你也会验尸?”站在门口的宇文琪看见青墨带着筱筱走了过来,而这丫头好像还要进去的样子,又起了要逗弄她的心思。

“筱筱想做表姐的助手。”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声音发着颤,除了见过大姨和大姨父的遗体外,她可真没有见过其他死人,心里难免有些惧怕。但是以后也不能完全依赖表姐,怎么也要学会在这里生存,她只好硬着头皮走进这里。

“你可以吗?”竹筠走到门口,握住了她的手,知道这丫头胆子大,但是一般人没有经过训练,还是会不适应的。

筱筱很郑重的点点头,竹筠笑着拉着她的手,走进房中。宇文琪本来还想逗她,但是看她一脸严肃的模样,也没了兴致。

那女人好像是被人掐死的,眼睛都凸了出来。由于死去了一段时间,脸上也出现了尸斑,形容甚为恐怖。

筱筱不自主的身上发抖,不过想起来自己看了那么多的恐怖片,多么血腥的场面都见过,这个真的算是小儿科了,想到这里,她长出一口气,整个人也镇定了很多。

“多有得罪了,我和姐姐也是为了帮您找到杀害您的凶手,还请原谅我们的冒犯。”筱筱很郑重的给那具女尸鞠了一躬,除了竹筠,其他人都被她的言行弄得一愣。

“我验尸,你记录。要是坚持不下去,赶快告诉我,不要逞强。”竹筠又握了握筱筱的手,眼中尽是鼓励,筱筱觉得身体里一下了有了很多的动力,她相信自己一定会做好的。

第四章 验尸


若不是那县令说过这死者紫玉曾是个大美人,光看这尸身,还真是难以想象。她的口鼻有些歪斜,脸上有青紫色的淤痕。

筱筱一直随身带着自己的书包,看到表姐开始验尸,忙掏出了笔和本子,表姐一边说着,她就快速记下。方才表姐说了那女死者这样的死法,应该是有人用被子之类的东西捂住了她的脸,窒息而亡的。

“死者右手指甲有折断,应该是与人挣扎时造成的。且指甲里有皮肉组织,不过条件有限不能化验。死者应该一直都是躺着,没有被移动过,所以可猜测是双方纠缠时,抓伤了疑犯的颈部。三指里都有皮肉组织和血迹,疑犯脖颈左侧上应该是有三道抓伤。”竹筠一边说着,一边回身对着宇文珣几人比划着自己的推断。

竹筠掀开了覆盖在死者身上的被单,筱筱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向后退了几步。

那女死者的衣物已被撕烂,身下有很多血迹,被单上还有些白色带着血渍的液体。虽然胡筱筱还没交过男友,但是现代的女生怎么可能对这种事情一无所知,看到这种情况还有那恶心白色液体,她也知道了死者生前是被人施暴过的,而且是以非常残忍的方式。

因为死者为女性,又是大户人家的姨太太,所以这庄老爷有些忌讳寻常的仵作验尸,幸而有竹筠这位女子在场。

而宇文兄弟二人也是靠后站着,并未上前。此时筱筱突然向后退去,宇文珣上前一步扶住她摇晃的身子,虽然表情还是生冷,但是筱筱能够感受到他的关心。

“谢谢王爷,我没事的,只是头一次见这种情况,有些不习惯。不过筱筱一定会和姐姐抓到这个罪犯,他太混蛋了。这个女子好惨,我一定要替她报仇。”筱筱眼神中的坚定让宇文珣有些诧异,不知道这女死者是如何的凄惨,让面前这个小女孩有这样的决心。

“死者生前曾遭到迫害,身上多处淤青,软组织挫伤,颈椎错位,身体被撕裂,过程很残忍,在挣扎过程中,罪犯为了不让她喊叫出来,所以用被子捂住她的口鼻。罪犯可能并不想致人性命,情急之下过失杀人。”竹筠检验完毕,摘下了手套,虽然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遇见,但是每次验到这样的尸体,心中的悲愤都会难以抑制。

竹筠又把被单轻轻的为紫玉盖上,双手抚上她的眼睛,让她能够瞑目。然后转身正好迎上宇文珣探究的目光。

宇文珣有生以来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女子,看上去如此纤弱,尤其第一眼看到她时,她对自己就失了神,以往这样的女子不少,他知道自己的容貌虽不及少谦,但是也足以魅惑众生。他以为她也是其中的凡俗之一。

但是她很快就恢复平静,而且方才检验尸身时,他虽然是远远的观看,但足以看出她的熟练与从容,而且她说出的那些话也不是全都能明白,难道是她们那个年代的词汇吗?不过一个女子有这般的本领,不能说不让人称奇。

“谢谢温姑娘,有劳了。”宇文珣的面色暖了一些,眼光中带着几分钦佩,竹筠礼貌性的回之一笑。

因为他的容貌,竹筠还是不想与之对视,而且她也正在思索这个案子的事情。刚刚进来时,她发现了院墙十分高大,而且有不少的护院。青墨也说过,庄家是这里的大户。青天白日里,有人入室抢劫还带偷香,难道有如此的高人?

但是最有可能的是出了家贼,可是她和筱筱初到此地,一切都还未搞清,她真的不敢乱说话,此时却听筱筱喊了她一声。

“姐,你看这里有条手链。”筱筱从开着的窗子处捡到了一条金链子,那链子较细正好落入窗框与窗户的夹缝里,方才未被人发现。

“姐姐,这里还有个脚印呢,看上去像是男人的,可能就是那个混蛋的了。”筱筱把头探出窗外,查看着外面的情形。

“恐是那贼人逃的匆忙,东西落下也不知。倒是这位小姑娘细心了。”县令王鹏赶紧附和,擦擦头上冒出的虚汗,又偷瞄了一眼靖南王,他的人之前都没发现这东西,真的好怕王爷怪罪下来。

宇文珣没有说话,只是从筱筱手中接过那条手链,不过是寻常的麻花金链子,然后又递到了竹筠手中,似是在征询她的意见。

“王大人说的不错,那贼人可能当时走的很匆忙。”有个念头从脑中划过,但是又有些不能确定,她也走到了窗边,向外面望去。

“那里还有一口井?”众人都走过去,顺着竹筠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离着窗子百步之外,正好有个水井。

“下官方才问过那庄老爷,据他说娶了这紫玉进来,大房和二房都很不高兴,干脆就在这院子里打了口井,取水也方便,少和那边碰面,也少些争吵。”王鹏恭谨的对宇文珣回答着。

就在众人看水井的时候,筱筱已经踩着窗边的椅子和条案翻窗而过,跳到了后院,一瘸一拐的跑到井边儿,她都忘了自己脚上还有伤,一心只想着早点找到杀人凶手。

宇文珣回头看了一眼青墨,青墨也纵身跳了出去,跑到筱筱身边。

“姐姐,你看我就在井边捡到一只金耳环。”筱筱手里拿着个东西对竹筠喊着,那东西在阳光下闪着光亮。

青墨见她在此处捡到东西,忙向井里望去,虽然井深看不太清楚,但是阳光照射下,很是晃眼,不似平常的水面反光,定是下面有些什么东西。

青墨把这情况告知了宇文珣,县令王鹏赶快吩咐了人下到井下,果然捞到了很多的金饰。那县令又叫过来那个丫鬟小翠,认出皆是紫玉之物。

“贼人并非为盗窃而来,意在偷香。如温姑娘刚才所说,是错手杀人,便带走了这些金饰,故弄玄虚,让人以为是进来了强盗。”宇文珣说着自己的推断,眼睛只望着竹筠,竹筠让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不过他说的,也正好是自己所想,所以点点头表示赞同。

“哎呦。”筱筱这时才发现自己的脚好痛,脚上的血泡又破了,血已经渗到了鞋面上,好好的一双白缎绣花鞋,就这样被污损了。

“我还以为你这丫头是拼命三郎呢,原来还知道疼啊。”宇文琪走到她跟前,幸灾乐祸的说着,筱筱心中有气,但是又不敢对他发火,只能可怜的望着姐姐和青墨。

青墨对她和善的一笑,搀扶着她,找到这里的管家,帮她处理一下伤口,天气渐热,若是弄不好,就会溃烂的。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后续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或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