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男子外出打工3年带回100万,老婆却坚决要离婚......

倾鸾小说2018-09-12 08:57:45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第001章

“妈妈,快点,我要迟到了!”粉雕玉琢的小女娃站在门口,语气满是不耐烦。

“来了,来了!”姜胜楠一手拿起小女娃的书包,那上面印着某中英文幼儿园的字样,她走到玄关处,随意趿上一双平底布鞋,右手还抄过鞋柜上的一把折叠桑

“妈妈快点啊,今天我们舞蹈表演,还要去化妆。”晴晴噘着嘴,自己已经跑到电梯前按了键。

“知道了。”姜胜楠合上门,脚一抬就扣上布鞋的后跟,挎着女儿的书包,看电梯到了,她急急忙忙跑过去。

过两天就是六一儿童节,幼儿园今天举行文艺汇演,邀请了孩子们的家长还有区里的一些领导来观看。

晴晴一早就跟她说过,让她穿漂亮一点去看表演,晴晴还说,其他小朋友的爸爸妈妈都来参加,让她把爸爸也请来。

可是,孩子的心愿要落空了!今年公司的业绩不错,这个月又新开了一家店,老公这两天简直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

姜胜楠轻叹了口气,有时候她真的希望他不要那么忙,钱够用就行了,她也不追求大富大贵。可老公说,这一切都是为了家为了孩子,他说咱们女儿晴晴一定不能输在起跑线上,所以他早早就给女儿定下了每年五万块的国际幼儿园。

五万啊!想想都肉疼!像她读大学那会儿,一年学费加住宿什么的连两万都不到,想想如今的孩子,姜胜楠摇摇头。没办法,现在都这么养小孩的!

“妈妈,快点啊!”晴晴上了车,一直催促。

姜胜楠拉开车门,把东西都放好了,这才扣上安全带。这车子是老公今年初买给她代步的,说小公主晴晴不能在大热天里跟别人挤公交车。当时她翻了翻白眼,挤公交怎么了?再这样下去,孩子就真的不食人间烟火了,怎么能快速适应这个社会!

可她说的,老公不听,最要命的还是孩子的奶奶,一听说买车是为了晴晴,简直是举双手赞成!

算了,既然车都买了,不开白不开!

姜胜楠轻车熟路很快开到了幼儿园外面,停好车后,她牵着晴晴进幼儿园。

她今天难得穿了件绿色的雪纺衫配黑色七分裤,本想应了女儿的要求穿双淑女点的带跟的鞋子,奈何要开车,她依然穿回平常的布鞋。还没到六月份就有点热了,她忍不住从裤袋里掏出随身带的小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

胖子真是一点热都受不了!这也是她剪了一头短发的原因!

结婚五年,她由原来的95斤,变成了如今的132斤,一米六的个子,这样的体重简直是负荷!可没办法,她尝试减肥却越减越肥,只好作罢!

“妈妈,你好土!”晴晴看到妈妈掏出蓝色的小手帕抹汗,笑她土!

姜胜楠撇撇嘴,土就土吧!把晴晴送到课室后,她看了一会儿就下楼,准备在舞台前选个好位置,等会儿给晴晴拍照。

走完三层楼梯,不知为什么她居然有点晕!姜胜楠心想,真是老了,五年前别说三层,就是十层楼梯对她而言都不是难事!这身肥肉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减得下去!

姜胜楠一眼瞧准舞台前面的一个位置,走过去时,突然有人喊她。

“姜胜楠!”

她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女人缓缓朝她走过来,她皱眉想了一下,这才记得是她高中同学谭燕。

“哟,没想到在这儿见到你啊!”谭燕走近了首先打量了姜胜楠一眼,有点惊讶“姜胜楠,你现在很有福气啊!”

“哦呵呵呵!”姜胜楠打呵呵,每次见到旧同学,她只能有这个反应。“谭燕,你漂亮了很多啊!”

谭燕以前在高中,个子小小的,皮肤也黑,人称黑豆,可现在一看,哪里还有过去的影子,明明就是个肤白貌美身材好的少女!而自己过去是班里数一数二的漂亮,可现在却……

姜胜楠心里有点不平衡,凭什么大家同岁数,她胖也就算了还有点显老,而人家却越活越漂亮!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她减肥减了好几次都没成功!

“哪有啊!对了,你宝宝在这里上学啊?真好,哪像我,结婚两年还没有孩子……”谭燕也是个活泼的主,一下子就跟姜胜楠闲聊起来。

原来谭燕这几年已经升至某区里某科室的小科长,今天受邀来看幼儿园文艺汇演的。姜胜楠赶紧留下谭燕的电话和微信,心想人家这种活法才叫精彩,哪像自己这样,一不小心就成了黄脸婆。

本来聊天聊得好好的,奈何在太阳底下聊天,这对姜胜楠来说就有点煎熬了!她额上的汗越来越多,然后是脸上,她的小手帕已经全湿了,腋下也有湿润的感觉,最难受的还是后背,简直可以用无缝贴紧来形容!

谭燕慢慢的也发觉了,她把姜胜楠带到前面座位去坐下,姜胜楠不胜感激,可这会儿越来越多家长落座,座位慢慢的变得挤了。舞台上的老师发出提醒,让家长们把椅子搬后一点,因为孩子们马上下来了。

姜胜楠一把拎起椅子,别的家长都感觉她拎得特轻松,可放下椅子时,因为旁边的家长没注意碰了她一下,她一下子重心不稳往前摔去,椅子被她一撞,呈多米诺效应,一整排的椅子连同最边上放饮料的箱子都倒了,一片狼藉!

“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姜胜楠这时候不知是紧张还是心虚,她全身的汗像雨一样往下掉,衣服黏在身上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而且因为胖,她想爬起来都有点吃力!

谭燕一见不好,赶紧过来扶姜胜楠,可姜胜楠太重了,连同谭燕都被拉倒下去,好几个家长一块才把姜胜楠扶起来,谭燕是自己起来的。

姜胜楠简直是没脸见苍天了,心里咕哝着,怎么偏偏要在这里,在女儿的幼儿园发生这么尴尬的事情!幸好女儿没看见,不然她得多失望!

姜胜楠正在庆幸的时候,冷不防旁边有个娃娃的声音传来“于若晴,那是你妈妈吗?好好笑哟!哈哈哈哈!你妈妈这么肥!”

“哈哈哈哈!”其他孩子也跟着笑起来“好像熊二哟,笨笨的!”

晴晴看着妈妈,都快要哭了,是谭燕让老师把孩子们带到前面去,晴晴这才跟着队伍走。

姜胜楠的心像被戳了一个小洞,在刚热起来的夏天感觉凉凉的!

第002章

“晴晴,你听妈妈说,”姜胜楠拿着两支大大的棒棒糖哄女儿,要是平时,她才不会让女儿吃,可现在,必须把女儿哄高兴了。

今天在幼儿园发生的尴尬一幕,让晴晴很不高兴,一回家就躲进房间里,任由奶奶怎么问都不说话。

“妈妈你好胖!”晴晴看见妈妈手里的棒棒糖,这才说了一句话。

“是是是,”姜胜楠一点也不生气,这会儿只要女儿高兴就好。

突然传来的拖鞋声,晴晴知道爸爸回来了,她一下子跑出去,抱着爸爸的腿,无限委屈“爸爸,你回来了!”

“我的小宝贝今天过得开不开心啊?”于建光把女儿抱起来,轻声问道。

“不开心,妈妈笨死了!”晴晴指着她妈妈。

姜胜楠叹了口气,“老公你陪她吧,我去把碗洗了!”她转过身,突然觉得有点凉意。

她进厨房戴上胶手套,把手伸进水槽里,除了孩子爸,五口人的碗筷还有碟子什么的都等着她洗,还有一口汤锅。

水很冰凉,按了洗洁精,她用抹布搓碗,不知不觉地她想起五年前的自己,刚嫁给于建光时,她什么都不会,第一次洗碗打烂了两个碟子,没想到五年后她居然能这么熟练地刷碗!

时间啊,真是一把杀猪刀,像她不也从女神变成了肥婆!本来也没什么的,可一想到今天在晴晴幼儿园的狼狈,她的心还是有点在意。

她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很多年前,她不是告诉过大学室友,她不是家庭主妇那块料,她也不会变成家庭主妇吗?那时候的她,一心以为自己会成为某个大型集团里的高管,不是吗?

到现在,她模糊地想着一切是怎么发生的。起先,是婆婆住院,她去照顾了一段时间,然后小叔出了点意外,小姑子那时候还在念书,而于建光的事业刚刚起步,于是她自告奋勇要来照顾婆婆。没多久,她怀孕了,工作的事也就没办法兼顾了,等晴晴出生后,于建光说婆婆一个人带孩子太累了,那时候公司接了一个大客户,所以他让她先照顾好女儿。

没想到,晴晴上幼儿园一年过去了,她依然每天在家里打转,工作什么的好像已经离她很远很远了!

每天好像都很忙碌,晚上躺下来的时候,却有种不知自己在忙什么的感觉。也许是做月子时的不注意,也许是带晴晴时她无暇顾着自己,慢慢的她就变成了一个肥师奶。

有时候,她看着睡在旁边的老公,自卑立刻涌上来。嫁给他五年,他还是昔日那个俊朗的少年,他的脸上除了成熟英伟,再也没有其他。而他的身材得益于每周跟朋友定时锻炼的原因,整个人看起来是精硕精硕的,穿衬衫打起领带来,就像那种霸道总裁。

而反观自己,好像几年来一点长进也没有!

姜胜楠把刷好的碗抹干放进消毒碗柜里,正想去看看晴晴和爸爸在做什么时,婆婆在客厅里喊她了。

“胜楠,胜楠啊!”

姜胜楠走出去,只见婆婆指着茶几上那一大篮水果,笑得合不拢嘴,坐旁边的小姑也红着脸在笑。

恋爱了吧?!姜胜楠的第一感觉,果然婆婆开口了“我们家建晨啊,才刚入职半年,就有人追求啦!听说还是公司里的小老板。”

“哟,哪位这么有眼光!”姜胜楠走过去,拍了拍小姑的肩膀。

建晨扭了两下“嫂子,你跟妈真是的!同事而已!”

“同事你的脸红什么啊!”婆婆打趣道,又看向姜胜楠“胜楠,去洗几个来吃,我馋了!”

“哦。”姜胜楠挑了几个水果,拿进厨房清洗,这一来二去的,再进自己房间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于建光坐在书桌前,眼睛盯着电脑,他的衣服还没换,连姜胜楠进来都不知道。

“老公,晴晴睡觉了?”姜胜楠拉开衣橱,给老公拿了睡衣,又走过去,帮他捏肩膀。

“胜楠,新店今天试业就已经赶上旗舰店的营业额了,过几天开业肯定更厉害!”于建光按着肩膀上姜胜楠的手,“老婆,你怎么就这么神呢?”

于建光指的是,半年前姜胜楠让他赶紧盘下这个店面,当时他觉得这个店面需要投入的资金太多了,一度不愿意,结果姜胜楠胆子倒是大,她自己去跟人家洽谈,完了用公司的名义贷款,盘下了店面,这下他想反对也来不及了。

姜胜楠说,那店面早晚得涨价,她一口气就跟人谈了五年的租约,上个月全市大修路,许多路被改造,一条新的路恰恰通到店旁边,这下那一带的店面都提价了,唯独他们用最少的钱租下了最大的店面。

在眼光和长远考量这一点上,他是远不及姜胜楠的。于建光不由高兴地想着。

“不然你以为师奶就没有眼光是吗?”姜胜楠把衣服塞到于建光手里,“洗澡去,新店用不着这么早就盯着。”

“遵命,老婆!”于建光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拿着衣服就进了卫生间。

姜胜楠瞄了一眼电脑屏幕,上面是新店的销售额,还有半小时才结束营业,这个数倒是跟她想象中差不多。

就这点眼光就让于建光佩服得不行啦!看来肥师奶也是有魅力的吧?姜胜楠对着梳妆镜里的自己笑了笑。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我可以抱你吗爱人……”

姜胜楠皱眉,老公怎么换了这样的手机铃声,平常不都是单调的音乐?她走过去,拿起书桌上于建光的手机看了看,显示的是“惠民板式家具厂”。

这是什么时候签的厂呢?怎么自己一点印象也没有!姜胜楠正想把手机放下,卫生间里的于建光倒喊她了“老婆,帮我拿手机。”

“哦!”姜胜楠把手机拿过去,心想也许开了新店原来的工厂生产不过来,他才签了新的厂吧。

于建光湿漉漉的手一把抓过手机,关上卫生间的门。姜胜楠听见他“嗯嗯,哦哦”的声音,没一会儿就听到他说“你等我一下,我现在过去看看。”

卫生间里没了他说话的声音,只有哗哗的水声,于建光很快出来,头发上盖着毛巾,他随意擦了几下,就打开衣橱拿衣服。

“还要出去吗?”姜胜楠有点不高兴。

“是啊,老婆!设计师刚弄出来的新款,投产遇到问题,工厂让我过去看看。”于建光一脸凝重地穿上衣服,套上裤子,头发也没吹就走出房门。

姜胜楠也不能说什么了,老公这么辛苦她不能跟他置气不是?算了,今晚煲剧吧!她闷闷地拿睡衣进卫生间。

第003章

快零点了,于建光还没回来,姜胜楠等得快要睡着,韩剧她根本就看不进去,不过是几个朋友最近说好看她才追一下,才看了开头就没兴趣看下去。

突然她手机响了,拿过来一看,是老公打给她“老婆,这边在赶进度,我不回去睡了,明早回去吃早餐,记得煮我最喜欢吃的海鲜粥。”

啪的一声,那边没待她回答就挂了电话。姜胜楠感觉肚子里有一簇火,可又慢慢地熄了。他说想吃海鲜粥,行吧,早点睡明天一大早去买新鲜的海虾和海螺。

姜胜楠打了个呵欠睡下了。

第二天天才微微亮,姜胜楠就已经出门,到海鲜市场去买新鲜的食材。

市场里的人不多,大部分是老大爷老太太,姜胜楠一路走过去,每个摊档都看几眼,总算让她看到想买的蟹和海虾了。

她慢慢蹲下去,热情的老板倒也认得她“哟,是你啊,今儿这么早呢!”说罢给她递过去一个胶袋。

“是啊,老板等会儿给我算优惠点。”姜胜楠接过胶袋,拿起小捞子捞起虾来,一条条慢慢眩

“都是新鲜的,”老板看姜胜楠挑得这么仔细,忍不住说了一句。

“也就你们这儿看着最新鲜了,”姜胜楠是顺着老板的话说的,好话谁都爱听,她也不吝啬说两句。

老板乐呵了,也蹲下去帮姜胜楠挑,突然旁边走过来一个女人,穿着米色棉麻裙,长发侧梳成一条辫子搭在肩上,巴掌大的瓜子脸上一双丹凤眼尤其有神,水波粼粼的。

“好新鲜的虾啊!”这女人也蹲下来,不等老板递过来胶袋就挑起来。

突然两只手同时抓住了一尾虾,姜胜楠抬眼看那女人,那女人也不甘示弱地看她。

“小姐,我先挑的。”姜胜楠提醒那女人。

可那女人轻蔑地笑了“谁看到你先挑的?这位大妈,我看你也挑好一会儿了,才挑这么一点儿,你真心想买吗?”

姜胜楠那个气啊,虽然她胖,可也不至于像个大妈吧?这女人眼睛肯定瞎了!她也不跟这女人废话,猛一使力,把那尾虾捏了过来。

然而那女人没料到她这一使力,身体失去平衡往后仰,跌坐在地上,米色的裙子沾上污渍,好不狼狈!

姜胜楠没理会她,刚把钱拿给老板时,突然那女人捏着嗓子叫起来“呜,你怎么这样,抢不过人家就使横,你这么肥,我哪里经得住被你撞?”

“你说什么!你自己坐在那儿关我什么事!”姜胜楠说完才发现,已经有好几个人围着她们了,那几个人看向自己的眼光都满满的鄙视。

姜胜楠气得不轻,这世道怎么了,长得胖就得罪这些人了?她叉着腰指着那女人“你说清楚,什么叫我撞的?你敢当着这老板的面再说一遍吗?”

众人的目光看向摊档老板,老板刚想说话,那女人倒自己爬起来了抢先说了“哟,你们是亲戚,他能不帮你说话吗?算了,我也不跟你计较了,大不了我去别的地方买。”

“喂,你说清楚!”姜胜楠真想扇那女人,奈何人家转身就走了。

人群也散了,剩下她和摊档老板尴尬地站着。“真是什么人都有,一早就碰到这样的影响生意。”老板连连摇头。

姜胜楠给他说了几句好话,又买了几斤鱼和海螺这才打道回家。

婆婆和小叔小姑都没起床,姜胜楠进厨房,放下东西开始忙起来。刚才在市场的那场不愉快很快被她抛在脑后。

等她煮好热气腾腾的海鲜粥时,婆婆才刚爬起来,睡眼惺忪地说了一句“今天什么日子啊?你都好久没煮海鲜粥了。”

姜胜楠开心地笑笑,“建光说想吃,我就去买了点做。”心里暖暖的,看来大家都喜欢她煮的海鲜粥啊!

小叔子一口气干了三碗,而嘴刁的小姑子也破天荒吃了两碗,大家抚着肚子连声说好吃,可于建光还没有回来。

小叔子开车送晴晴去上学,小姑也上班去了,于建光却还没有踪影。姜胜楠收拾了碗筷,心里很不痛快。

拿起手机来拨给他,拨了第二遍他才接的,像还在睡的样子“老婆啊,什么事?我这累的……”

“累?都九点了你还没上班?你在哪儿呢?不是说回来吃早餐?”姜胜楠没好气连着问了好几句。

“哦,我忘了,忙到快四点才睡,我就不回去了。我先去公司。”于建光抱歉地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姜胜楠深吸了口气,抚了抚紧绷的太阳穴,妈蛋的于建光,他这是把她当女佣了吗,说回就回,说不回就不回,把家里当旅馆吗?

可就算是生气,姜胜楠还是惦记着老公想吃海鲜粥,又想着他会不会忙着回公司连早餐也顾不上呢?

最后她还是换好衣服,提着一保温杯的海鲜粥出门,婆婆见她拿粥给于建光,笑得一脸褶子。

车子今天借给小叔了,她只好打车过去。

公司离家里大约二十分钟的车程,下车后姜胜楠慢慢地走过去。

公司建在一个小坡上,比旁边别的公司都高出那么一大截,视觉上特别有气势,而“胜光家居”的招牌和“Sunkon”的logo在阳光底下闪着金辉,这让她心里特别高兴。

六年前,她和于建光一起创办的这家公司,公司的名字由她和他的名字组合而成,那会儿贷完款,他们的钱包里只剩下两百块,所幸一年后公司就开始赚钱,他们咬着牙吃的苦终于取得回报。

这六年来,虽然她没管过公司的事情,然而于建光每一个重大的决策,她都参与在里面,他曾经说过,没有她就没有胜光,他把大部分的股份都给了她,他只占了小部分,还有一小部分是给女儿的。

公司的生意蒸蒸日上,她全看在眼里。这六年来,她到公司的次数不超过五次,要不是今天给老公送粥来,她还真的不知道公司已经焕然一新了。

走进大门时,浅蓝色的墙映衬着黑色的大理石前台,有种低调而华丽的感觉。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训练有素的前台,一听声音就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姜胜楠对这一切很满意,没想到老公把公司弄得这么高大上啊,她笑笑说道“我找于总!”

“有预约吗?可是于总还没到公司。”前台礼貌回应。

还没到?他去哪了?“要不帮我找一下陈副总,告诉他姜胜楠来找就行。”

前台马上把电话打到了上面,很快陈涛就亲自下楼迎她上去。

第004章

陈涛是公司的第一位员工,也是资历最老的员工,现在是胜光的副总。

姜胜楠等电梯门合上才开口“小陈你越来越帅了。”她打量陈涛的灰衬衫黑裤子,六年前他还只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小伙,现在都成职业经理人了!

“哪里啊,楠姐。”陈涛像以前一样喊姜胜楠。

姜胜楠笑着说,“对了,于建光还没来,我给他拿粥来了,你一块吃埃”她指指手上提着的保温杯。

陈涛高兴点头。

“他还在家具厂?”姜胜楠想起昨天晚上看到老公手机上的“惠民板式家具厂”,顺便就问陈涛“惠民家具厂在哪儿啊?离这儿很远吗?”

陈涛的脸色有点奇怪,好半晌没回答。

“怎么了?”姜胜楠心里嘀咕,有什么不对吗?难道陈涛不知道惠民家具厂?是老公自己谈下来没有人知道吗?可如果连陈涛都不知道的话,那么那个厂还没给胜光供过货吗?但这不可能的啊,公司只有一个品牌!

姜胜楠有疑问,看向陈涛又问“新店的货由哪个厂供货?”

“哦,由旗远供货。”陈涛对这个倒是熟悉。

姜胜楠点点头,旗远家具厂是胜光底下最大的供货商,这个她是知道的。她心里对那个惠民板式家具厂更好奇了。

她突然想起老公昨天接完电话说的,设计师刚弄出来的款,对了!她让陈涛把最近的设计稿拿给她瞧瞧。

陈涛动作很快,把东西拿来后就放在茶几上,又轻轻带上门出去。

姜胜楠把粥放下,坐在沙发上看起来。她蹙着眉,日期对不上啊,最近的款都已经投产一半了。老公到底说哪个款啊?

她把设计稿放下,走到于建光的办公桌后,一把拉开他宽敞的转椅坐上去,拿起一个个文件夹看起来。原本只想找找有没有新的设计稿,结果却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里面的其中一个文件夹里是需要审批的财务报表,里面列出了上个月的费用,除了常规费用外,还有一项公关费,居然高达几十万,款项后面还备注着,报销人居然是于建光自己。

几十万都顶三个大店的租金了,他是上个月才用这么多还是每个月都用这么多?姜胜楠忍不住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越想心里越怕。

她把文件夹放回原位,刚站起来时裙子不小心勾到了抽屉角,把贴在抽屉上面的一张便利贴刮掉。

她猫下腰捡起来一看,上面写着“君悦”,字底下还写着个“30”,她想起老公有个习惯,写便利贴一定会写上日期,今天是30号没错。

君悦不是离公司两街之隔的五星级大酒店吗?于建光约了客户?可他从来没跟她提过约了哪个大客户啊?平常招待大客户都指定了另一家五星级大酒店,不是君悦埃

姜胜楠把粥拿走,出了于建光办公室见到陈涛的时候,她把粥递给他,顺便让他记一个邮箱,“这是于总的私人的邮箱,他说把今年的财务报表整理一下发到这邮箱,记住了!”

陈涛不疑有它立刻把邮箱地址保存起来。

姜胜楠又交代道“哦,他还在忙我就先走了,不要告诉他我来过,他最讨厌婆婆妈妈的东西了,要是知道他妈让我送粥来,又得跟他妈发脾气了。”她还比了个嘘的手势。

陈涛点头说知道了。

姜胜楠这才离开公司。回到家里,她骗了婆婆说老公吃了粥。婆婆正要出门,说约了老朋友,让她中午不用煮了。

偌大的家,这会儿只剩下姜胜楠一个人。近三百平方米的家,是前年于建光买下的,他从来没说过要跟婆婆小叔小姑分开住,她也就不去想。

虽然六口人一块生活是有不便,可她终究还是忍下来了,习惯后倒也觉得还行,至少大家偶尔会帮她带一下晴晴,她能休息一下。

可这一刻,姜胜楠突然觉得心累。她匆匆回到房间,打开自己的笔记本,没两下就按开了那个邮箱。

陈涛做事果然利索,邮箱里已经躺着一份很大的压缩包,她下载后从今年一月份的报表开始看起来。

她发现大约是二月份底的时候,于建光开始报这笔公关费。那应该是过年后,难道说他谈了新的客户?

近四个月以来,每个月的公关费少则十万,多则几十万,她完全想不通哪里需要用这么多的钱。

她还发现了一件事,给供应商的货款里,完全就没有“惠民板式家具厂”这个供应商。这到底怎么回事?

姜胜楠合上笔记本。老公和她之间从来就没有秘密一说,可这笔公关费到底怎么回事?惠民板式家具厂又是谁的?她心里打着问号,正想给他打个电话问一下,突然想起那张小便利贴上的字,“君悦”!

他去君悦干嘛?姜胜楠心里像被蚂蚁抓似的,有种不好的预感。不,应该不会的。他不可能在外面有了别人,他那么宠她!

可姜胜楠还是忍不住怀疑。

这天晚上,她像往常一样给女儿洗完澡又辅导她写了一会儿作业,她问女儿想不想给爸爸打电话,女儿果然很高兴。

“爸爸,你怎么还不回来啊?”电话一接通,晴晴特别清脆的声音问。

姜胜楠竖着耳朵在旁边听着,于建光那边不像是在公司,她好像听到了车门合上的声音。

“哦,爸爸要很晚才能回去,你乖乖把作业写完早点睡知道吗?”于建光的声音温柔到不行。

晴晴又跟爸爸说了几句才挂电话。姜胜楠九点半就把晴晴哄上床。

左想右想,她还是不能安心。那么大一笔公关费在她的脑里盘旋着,她决定先去公司看看。换好衣服后,她拿了一个文件袋,出门前跟婆婆说给老公送去的。

小叔子不知开她的车去哪儿混了,她只能打车。到公司时已经十点二十分了,公司除了一楼大厅有灯光,其余楼层都黑黑的。

于建光不在公司吗?她立刻又打车去君悦。

微信篇幅有限, 继续阅读

长按 下方图片,识别【二维码】↓↓↓↓↓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