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一个大叔和三个女人之间的私密生活,长见识了!

男神夜读会2019-07-11 12:54:58


早上七八点钟,虹海市的天空一碧如洗。温暖的阳光倾洒在郊外一个常人无法涉足的军事基地中,让人舒服得哼起了小曲。


一个留着平头,身材挺拔的青年,背着简单的行礼,从军事基地中走了出来。


哐!


背后传来铁门沉重的锁门声。


“陆离,你给我听好了,你小子要是敢在外面惹是生非,给我们军人丢脸,老子一定会打断你的狗腿!”


一个魁梧的中年男人,站在铁门前,宛如一座大山。


“嘿嘿,你就放心吧。我可是你一手训练出来的特种兵,不会给你丢人的。”


陆离转头看了一眼中年男人,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笑意,“再说了,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了,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别来找我!”


话音刚落,陆离便像是脱缰野马一样狂奔而去,浑身上下散发着解脱后的欢愉。


“臭小子!”


中年人气得破口大骂,眼看着陆离的背影逐渐消失,又不禁哀叹了一声,“这小子要不是脾气倔,也不会被逐出基地,希望他以后的日子能安分守己吧。”


“好多年没见老爹了,也不知道他现在身体怎么样?”


陆离一路小跑,来到了公交车站前,心中满是归乡的兴奋。


车站前,有几个乘客正在等车,其中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女孩,一瞬间就吸引了陆离的目光。


这姑娘穿着清凉,上身一件粉色的露脐吊带衫,下身是一条齐臀热裤。


“你瞅啥?没见过漂亮姑娘?”


女孩注意到了陆离色眯眯的眼神,没好气地娇叱了一声。那宛如银铃的声音,好似有着勾人心魄的魔力,惹得陆离心痒难耐。


没办法,自从进入军事基地以来,陆离已经十来年没见过女人了,如今见着母猪都觉得眉清目秀的,更何况是如此诱人的小骚蹄子。


“啧啧,真大!后厨老王养的大白兔,都没你的大……”


陆离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女孩的胸部,一阵咋舌赞叹。


“色狼,你往哪儿瞅呢?信不信老娘将你的眼珠子给抠下来喂狗?”


女孩气得直哆嗦,以她的姿色,走在大路上被人偷瞄是正常的事情,但像陆离这样臭不要脸地盯着她的敏感部位瞅个没完,谁都受不了。


“哟,我原以为你是个黄花闺女呢,原来都是孩子的妈了,啧啧,我只对水灵白菜有兴趣,对烂咸菜没胃口。”


陆离突然收敛目光,一脸坏笑地打趣起来。


“你说谁是烂咸菜?你再说一遍试试!”


女孩咬牙切齿地冲上前来,指着陆离的鼻子叫骂。


“你不是自称老娘吗?你不是烂咸菜谁信?要不让我试试?”


陆离嘿嘿直笑,言语也越发流氓。


“啊呸,你这臭屌丝,也想玩老娘?你玩得起吗?”


女孩上下打量了一眼陆离,不屑地翻了一个白眼。


的确,陆离上身一件劣质T恤,下身是帆布裤子,脚上是发黄的胶鞋,全身上下加起来也不超过一百块钱,是个不折不扣的屌丝。


“姑娘,我决定包养你两年!”


陆离像是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二话不说便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皱皱巴巴的十块钱,递给女孩,“多余的钱你留着买化妆品!”


什么!?


十块钱包养她两年?多余的钱留着买化妆品?


 “你给我去死!”


女孩忍无可忍,一记凶狠地断子绝孙脚,直奔陆离的胯下要害而来,似乎要让陆离从今往后对女人彻底断了念想。


陆离面带微笑,眼看着踢来的一脚,非但不躲,反而是顺势用脚轻轻一勾,女孩哀呼一声,整个人失去重心,直接跌入了陆离的怀中。


“臭流氓!”


女孩奋力地挣脱开来,浓妆淡抹的小脸涨得通红,甩手就要抽陆离一个耳光,却是被陆离轻松躲过。


“姑娘,你要是看上我可以直说,说不定我今天胃口好不挑食,就便宜你了。但是你这样生扑上来霸王硬上弓,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啊?”


陆离一脸无辜地看着女孩。


“我要杀了你!”


女孩咬牙切齿地从口袋中摸出了一把弹簧刀,甩手就要给陆离一刀。


“曼曼!”


这时,不远处的一个染着黄毛的青年,走上前来拉住了女孩,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陆离,便出声提醒道:“我们出来是做事的,车来了,赶紧上车。别为了这个臭屌丝耽搁了工作。”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敢非礼老娘,我迟早要抠出你的眼珠子。”


昵称曼曼的女孩瞪了一眼陆离。


“我叫陆离。”


陆离嘴角一掀,摇头晃脑道:“欢迎你来找我玩,下次记得穿多点,我不是那样的人。”


“你……”


“小子,你给我听好了,姑奶奶叫冯曼曼,你去道上打听打听,谁敢吃老娘的豆腐?我劝你在老娘没发火之前,赶紧逃出虹海市,不然,迟早要让你追悔莫及!”


陆离轻笑一声,看着缓缓开来的公交车,大步流星地上车,完全无视了气急败坏的冯曼曼。


“上车。”


冯曼曼身旁的黄毛青年,使了个眼色,顺着人流挤上了车。


车厢内人头攒动,人挨着人,根本没有转身的余地,陆离人高马大,索性站在了车门口。


车门缓缓关闭,忽然,两条倩影飞奔而来,“师傅,麻烦您等等我们!”


“美女!”


陆离眼前一亮,立刻伸出手来挡住了车门,车门受阻打开,两个女孩一前一后上了车,对陆离报以感谢的眼神。


 

两个女孩一上车,陆离的眼神便锁定在她们身上。


不得不说,这两个女孩都是一等一的美女。只不过类型有所不同,一个是妩媚御姐,一个是清纯萝莉。


年纪稍大的女孩,看起来有二十五六岁,穿着一身高档的职业套装,戴着黑框眼镜,精致的妆容与绝美的面容,让人光是看上一眼,就不由得自惭形秽。


至于另外一个女孩,看起来也就十六岁左右,生得清纯白嫩,穿着粉色公主裙,模样俏皮可爱,笑起来嘴角浮现两个小酒窝,甜得醉人。


 咔……


车门关上,原本拥挤的车厢,顿时变成了一个沙丁鱼罐头。


小萝莉与御姐好巧不巧地一前一后将陆离给夹在了中央。


“思琪,我的车坏了,今天只能委屈你坐公交车了。”


御姐开口了,一张口就吐气如兰,由于距离太近,几乎是贴在陆离的耳朵上讲话。


没办法,陆离本来就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又十来年没见过女孩,如今被两个大美女给夹在中央,嗅着诱人的体香,感受着前后传来的美妙触感,是个人都把持不住。


御姐似乎有所察觉,柳眉微蹙,厌恶地瞪了一眼陆离,陆离装作没事人一样看着窗外,御姐也不好出声指责。


毕竟车厢这么挤,陆离也不是有意要占她便宜。


不过,感受着身下硬邦邦的触感,御姐费力地扭动着娇躯,往后靠了一下。


“挤什么挤。”


谁想,御姐身后的一个中年肥婆,没好气地用力推了御姐一下,使得御姐一个踉跄,整个人几乎是瘫倒在陆离的怀中。


 “你没事吧?”


陆离笑眯眯地问道。


“没事。”


御姐没好气地瞪了一眼陆离,捋了捋鬓发,站直了身子,此时此刻,她恨不得立刻下车,从此以后再也不坐公交车了。


“真漂亮。”


御姐气得转过身去,一秒钟都不愿多看陆离这个臭屌丝。羞耻得脖子都涨得通红,但又不好意思在转过身来。


“你干嘛?”


忽然,身后的小萝莉发出了一声娇呼。


“思琪!”


御姐一听声音,以为陆离对小萝莉动手动脚了,忙转过身来就要呵斥陆离,谁想,小萝莉竟是气呼呼地盯着一个身穿吊带衫的长发女孩,“你是小偷,偷我的钱包!”


陆离转过头来,发现冯曼曼不知何时挤到了萝莉身旁。


“小婊砸,你嘴巴放干净点,谁偷你钱包了?”


冯曼曼凶狠地瞪着小萝莉。


“我的包被你划了一条口子,钱包不见了,就是你偷的!”


小萝莉一口咬定冯曼曼就是小偷。


车厢内的乘客,全都好奇地看了过来。


“小婊砸,你看我身上有口袋吗?你要诬陷我,也找个好理由!”


冯曼曼冷笑了一声。


陆离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冯曼曼身后的黄毛青年,摇头冷笑,暗想道:“原来这两人是小偷,真是人不可貌相。”


一念及此,陆离直接伸出手,一把拽住了黄毛青年的衣领,“你们是一伙的,这个小姑娘的钱包,肯定在他身上!”


刷刷刷。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黄毛身上。


这黄毛一看就流氓样,不像是好人,众人全都心生怀疑。


 “搜身!”


“居然光天化日之下偷钱,真是太无法无天了!”


乘客们七嘴八舌地喊道。


 “小子,你找死?”


黄毛顿时有些慌乱,气急败坏地从口袋中摸出了一把匕首,抵在了陆离的胸口,“你要是敢多管闲事,信不信我捅死你?”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小萝莉面无人色。周围的乘客,也纷纷躲了开来。


说来也奇怪,原本人挤人的车厢,一下子就变得空旷了不少。


“对不起,是我们弄错了,您不要生气,我给你赔礼道歉。”


御姐一看黄毛青年的架势,生怕他真的拔刀伤人,连出声道歉。


“哟,现在的小偷是越来越猖狂了,居然敢明目张胆地抢劫了!”


就在众人为陆离担忧的时候,陆离却是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话音刚落,啪的一声,腰部一抖,反手一个擒拿,直接将黄毛青年手中的匕首给卸掉,抬脚便将黄毛给踹翻在地。


“你……你敢打我?”


黄毛青年气急败坏地爬起来,就要与陆离拼命,然而陆离已经捡起了匕首,似笑非笑地看着黄毛。


黄毛顿时一阵心虚,冲着司机大喊了一声,“给老子停车!”


咔……


司机师傅非常老实地停下了车。


“小子,你给我等着,一会儿弄死你!”


黄毛拉着冯曼曼就要下车,陆离却是侧身挡住了两人,脸上挂着微笑,“把钱包留下来。”


“你……”


黄毛咬牙切齿地盯着陆离,愤愤不已地掏出钱包,丢给了陆离,然后拉着冯曼曼跳下了车。


公交车再度启动,车厢内的乘客纷纷鼓掌叫好,夸赞陆离。


“小伙子,下一站你赶紧下车,这帮人不好惹。”


司机师傅好心提醒道。


“没事,这帮流氓要是敢不长眼地找我麻烦,就算他们倒了大霉了!”


陆离一脸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


“哎,真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社会经验不够啊。”


司机师傅摇了摇头,也不再劝说,只是默默地加快了速度。


“你的钱包。”


陆离将钱包还给小萝莉。


“多谢大哥哥,你刚才教训流氓的样子帅爆了!”


小萝莉有些羞涩地甜甜一笑,露出嘴角两个小酒窝。


陆离淡淡一笑,一本正经地点头,“没错,我确实帅的一比。”


小萝莉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一旁的御姐主动伸出葱白的玉手,“我叫柳茹岚,请问你是?”


“我叫陆离。”


陆离恬不知耻地握住了柔软无骨的小手,可惜没等他好好感受,柳茹岚便缩回了手。

“大哥哥,我叫王小丫,你叫我丫丫就行了。”


小萝莉主动自我介绍。


  “这是我的名片,有机会出来喝喝茶,也给我们一次机会好好感谢你。”


  柳茹岚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陆离。


  美女主动邀约?


  陆离心神一荡,心中美滋滋,但仍是故作镇定地回应道:“我可是个大忙人,不是谁都能约的。不过看在你们诚心诚意的份上,我会抽时间跟你们聊聊的。”


  “大哥哥,你好臭屁啊!”


  王小丫笑得花枝乱颤,连带着胸前一阵波涛汹涌,看得陆离眼睛都直了。


  “鼎盛集团总经理柳茹岚?”


  陆离干咳了一声,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名片,不由得眼前一亮,有些惊讶地看着柳茹岚。


  没想到这个气质美女,居然是鼎盛集团的总经理,啧啧,越是这种身居高位的气质美女,就越是能够激发男人的征服欲望。


  “柳姨,我再也不要挤公交车了,你的车什么时候能够修好啊?”


  王小丫嘟着樱桃小嘴抱怨道。


  “别急,明天就能修好了。”柳茹岚道。


  咔吱……


  忽然,公交车猛地一个刹车,车厢内的人全都哀呼一声向前倒去。


  陆离毕竟有多年的底子在,仿佛脚下生根一样纹丝不动,反倒是他身后的王小丫一个踉跄扑入了自己的怀中,一时间软香入怀,胸前的木瓜挤压在陆离的胸膛上,酥软滑嫩,弹力十足,让陆离险些有些把持不住。


  “对不起。”


  王小丫红着脸从陆离略显僵硬的怀中挣脱开来,抱歉地说道。


  “糟了,劫匪的同伙来了,快报警!”


  公交车司机大喊。


  顿时,车厢内的乘客一片慌乱,像是受惊的蜂窝一样乱成一团。


  陆离抬头看向窗外,发现一辆破旧的面包车正横在公交车前,车门打开,从车厢内跳出了七八个手持钢管、棒球棒的黄毛小混混,领头的一人,是个满脸横肉的光头,叼着一根烟,十分凶狠的样子。


  而之前在公交车上打劫的黄毛与冯曼曼,也在其中。


  “开门!”


  光头男用棒球棍凶狠地敲打着公交车的门。


  “司机师傅,千万别开门!”


  “都怪这个小伙子多管闲事,这下子连累我们跟着倒霉!”


  许多乘客都吓得瑟瑟发抖,其中有几个乘客更是迁怒起陆离来。


  “你们说的是什么话?大哥哥是见义勇为的好人,你们真是自私!”


  王小丫气呼呼地叉着腰,大声地为陆离声辩,那一本正经的可爱模样,看得陆离乐得合不拢嘴。


  “各位放心,有我在,他们绝对伤不了你们一根毫毛。”


  陆离嘴角微掀,冲着公交车司机道:“司机师傅,麻烦你开一下门,等我下去之后,你直接开车走人,放心,他们拦不住你的。”


  公交车司机听说陆离要下车,为之一惊,但想了想,仍是点头答应下来,“小伙子,别逞能,要是实在不行,我们就等警察来吧。”


  在一车乘客惊愕的眼神中,陆离大步流星地走到了车门口。


  咔。


  司机一看这架势,也不再多说,打开了车门。


  “老大,就是这小子!”


  一个黄毛挥舞着手中的钢管,咬牙切齿地指点着陆离,“他娘的,敢坏我们的好事,今天不把你小子给废了,你都不知道什么是黑什么是白!”


  砰!


  陆离二话不说,一个飞踹,直接将黄毛给踹飞在地。


  “哎哟,我的肋骨好像断了……”


  黄毛疼得满地打滚。


  “哥几个,弄死他!”


  “干死他!”


  一旁的七八个地痞,全都扑了上来。


  全车的乘客,全都暗自为陆离捏了一把汗,陆离却是转头冲着公交车师傅摆了摆手,“你们快走!”


  轰……


  公交车司机生怕惹祸上身,一脚油门,连带着一个漂亮的过弯,直接绕过面包车,呼啸而去。


  车厢内,王小丫急得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拉着柳茹岚的手来回摇晃,“柳姨,大哥哥会不会被打死啊?”


  柳茹岚柳眉微蹙,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现在的社会,像他这种正直的好人,实在是不多了。”


  砰!砰!砰!


  人群中,陆离一个高旋踢,右腿像是大铡刀一样砸了下来,直接将面前的两个地痞给踢飞出五六米远,两人像是虾米一样跪坐在地,气都喘不上来。


  紧接着,一个矮身躲过了呼啸而来的钢管,两记犀利的勾拳准确地命中两人的下巴,打得两个地痞牙齿飚飞,口吐鲜血。


  “这小子,是……是李小龙吗?”


  “这也太能打了!”


  剩下的两三个地痞,手持棒球棍,说什么也不敢上了。


  “都是一帮废物,这么多人打不过一个人!”

  冯曼曼看得俏脸敷霜,夺过一根棒球棍就要冲向陆离,却是被光头男给一把拦住。


  光头男上下打量了一眼陆离,紧接着便抽出一根中华,笑眯眯地凑到了陆离的面前,“是……陆哥吗?哈哈哈,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了。”


  陆离叼着烟,斜睨了一眼光头男,冷笑道:“老鬼,你刚放出来没两年,这么快又干上老本行了?看来,你是打算将牢底坐穿了。”


  万万没想到,居然一下山,就碰到了老熟人。


  “陆哥……我已经金盆洗手了,只不过手底下的几个小弟要吃饭,也是迫不得已。今天冒犯了陆哥,实在对不住。要不我做东,请张哥吃个饭赔不是?”


  光头一阵点头哈腰,又是给陆离点烟,又是陪着笑脸,看得一旁的冯曼曼瞠目结舌。


  本来,她以为找来了帮手,肯定能够狠狠地教训陆离,可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局面。


  “我忙得很,没空跟你吃饭。”


  陆离将烟雾喷了光头男一脸,冲着光头男勾了勾手指,“拿来!”


  “什么?哦,好的。”


  光头男一脸苦笑地从怀中掏出了钱包,恭恭敬敬地递给了陆离,又没好气地踹了一脚瘫倒在地的几个黄毛,“都把身上的钱掏出来,谁要是敢藏私,不用张哥动手,我就给他剁了!”


  顿时,七八个地痞,全都麻利地掏出各自的钱包,惊恐万分地看着陆离。


  “冯曼曼。”


  陆离将目光投向了迟迟未见动作的冯曼曼。


  “我……我今天还没开张,没钱。”


  冯曼曼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


  简直就是耻辱!


  作为土匪,居然被别人给劫了,冯曼曼气得脸色铁青。


  “我可没说要你的钱,你过来,让我打两下屁股,今天的事情便算了,否则的话,我挑断你们每个人一根手筋,你自己看着办?”


  陆离似笑非笑地说道。


点击置顶公众号,海量小说抢先看

欲知后续精彩内容,猛戳“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