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了不起的小偷

故事会2018-10-05 11:56:59

微信号:story63


宋朝年间,汴京城里有个小偷叫王五,此人偷技出神入化,从不失手,伙里人都叫他“神偷”。

那晚,神偷王五背着一包银两袋子,从一大户人家的院墙上轻轻跳下来,没想脚一着地,就被过路的员外郎李南冰给盯上了。李员外手拿一把折扇,正夜晚外出访友回来,见一个黑影从太守家的院墙上跳下来,猜想是窃贼,顿时心中窃喜:发财机会来了!

没等王五站稳,李员外断喝一声:“站住!”

王五心里一惊,心想:都三更半夜了,还有谁会等在这里打我的劫?这地儿上,除了那个专门黑吃黑的李三娘,不会有别人啊?

可听声音,这人不是女的。王五于是慢慢回过头,一看看到了李员外那张一本正经的脸。

李员外指着王五的脑袋说:“你这个飞贼,夜入他人庭院,该当何罪?”

王五并不认识李员外,不知对面这人是什么来路,所以心里有点犯怵。但到手的银子总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丢掉吧?他没出声,心里思忖着对付的办法。

李员外逼近一步,对王五说:“现在有两条路任你挑选,一条是跟我一道去见官府,一条是放下你的钱袋子,给我乖乖地滚。”

王五这下听明白了,眼前这个人是个地地道道打劫的家伙,也贪心得很哪!他心里嘿嘿一笑:就凭你,还嫩了点!

李员外看王五不动,急了:“你说呀,你选哪一条?”

王五放下银两袋子,蹲下身,对李员外说:“我们干这路活的,不容易,这袋银子还不足百两,可是为了它,我在这户人家的梁上足足守了两天两夜,又饥又渴,好不容易才等到下手的机会,想不到刚出来,就被你碰上了。”

李员外丝毫不为王五这番话所动,说:“你这话听起来挺可怜,不过你少给我来这套,还不放下袋子快滚!”

王五不急,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退一万步讲,这银子就算是我为你偷来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我不求别的,只求先生能让我吃顿饱饭,喝碗热茶,算是赏我的,吃饱喝足了,我就走人。”

李员外一听:王五这话怎么说也有道理呀,人家毕竟是出了力了,得不到银子,弄口饭吃也讲得过去。这么一想,他就带着王五去了自己家里。

王五也着实是饿极了,一口气吃了三大碗饭,又喝了一壶碧螺春茶。

吃饱喝足之后,王五一边用牙签剔着牙,一边四下打量着李员外的屋。只见亭台楼宇,曲径回廊,绿琉璃,红廊柱,甚是可人眼目。

王五心里不禁动起了脑筋,他看似随便地问道:“先生家的生活过得很滋润吧?”

李员外瞥了他一眼,说:“马马虎虎吧。”

王五啐了他一口:“呸,谁还想到像你这样的体面人家,居然对我这龌龊银子有兴趣?我在心里想呢,什么时候,我来了兴致,带几个兄弟,趁着夜晚,到这里来放一把火,看你以后还滋润不滋润!”说完,他一抱老拳,起身就告辞。

李员外听得王五这番话,顿时白了脸:贼是小人,智过君子。我可千万不能为了这袋银子而因小失大。

想到这里,李员外赶紧抓起银袋子赶上去,一把拉住王五,说:“先生要走,请将你的银袋子带上,我是和你闹着玩呢,你可千万不得当真。能和先生结识,实在是我今生今世的荣幸哪!”

王五却朝他嘴一撇:“这个银子我还不要了呢!”

李员外一听可着急了,死死拉住王五不放:“不要不行,你若不要这个银子,我也就没法安生过日子了。”说着,他让家人备上马车,又把那袋银两装上车,好生将王五送出城去。

王五坐在车上,心里可得意了。马车在城外溜了一圈,他在南门福泉山脚下下了车,等马车走远了,这才转身往北走。

这正是王五的机灵之处。王五的家在城的北厢呢,他怎么可能将自己的真正住处暴露给外人?

从北门出了城,前面是一座大山,有一段长长的夜路要走。不过对王五来说,走夜路是他的拿手好戏。可是他今天活该倒霉,刚走到十里山岗处,忽地从他面前的树上跳下一个蒙面人来,对他喝道:“放下你的袋子。”

月光下,王五一眼看清了蒙面人手里那把闪着寒光的刀子,他心里暗叫一声:“不好,神偷再神,遇上蒙面盗贼也只有认栽了。在这荒郊野外,还是保命要紧。”

想罢,王五小心翼翼地对蒙面人说:“好汉给条生路,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蒙面人道:“少废话,给我把袋子放下,然后你走人。”

王五立刻将银两袋子扔给蒙面人,说:“请好汉笑纳。”话罢,调头就走。

可刚走了几步,王五又折回来了,带着哭腔对蒙面人说:“我家里有八十岁老母生病在床,这点银子是我在城里亲戚家借来给老母治病用的,我孝敬好汉了,只怕家人说我在外赌了嫖了花了,我只想请好汉用刀子在我衣服上戳几个洞,好证明我在路上遇上了强人,以免不孝之恶名。”

蒙面人想想王五说的也是,于是就让王五脱了衣服,好在他的衣服上戳洞。

王五指着衣服腋下说:“这里要戳一个。”蒙面人就在那里戳了一个洞。

王五又指着衣服肩胛处说:“这里也要戳一个。”蒙面人于是又在那里戳了一个洞。

就这样,蒙面人在王五脱下的那件衣服上,一共戳了十几个洞。

蒙面人说:“行了吧?”

王五犯了愁,说:“衣服上不能光有洞没有血呀,再弄点血上去吧,要不家里人怎么能相信我?”

蒙面人不耐烦了:“你这人怎么这么啰唆?”说罢,他将刀子扔给王五,“你自己弄去吧!”

王五“噌”的一下立即将刀子拿在手上,冷笑一声,对蒙面人道:“现在,你还认得我吗?”

蒙面人恍然大悟,知道自己上当了,他想动手来夺刀子。

王五一声大喝:“别动,要是不老实,让你的脑袋搬家。”说罢,他就将手里的刀子“嗖嗖嗖”地抡起来。

蒙面人见了“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大爷饶命,小的实在是家中过不下去了,才做起这不要命的买卖。请大爷饶了我这一回,下次小的再也不敢了。”

王五将刀往蒙面人脖子上一支,“嘿嘿”笑道:“瞧你这孬种,连你王大爷都不认得,一看就不是干这行当的货色。你要是真有种,就到那些有钱人家里去偷去抢,去显你的本事,在这里小打小闹,对付过往穷人,你算个什么东西?”

蒙面人磕头如捣蒜:“大爷,我算是领教了。”

王五踹了他一脚,又从银两袋里甩给他一锭银子,喝道:“快滚,别让老子见了心烦。”

蒙面人朝王五磕了一个响头,抓起银子落荒而逃。

王五拿了钢刀,再次上路。

走了不到十里地,已是天色微明,曙光乍现。突然,他隐隐听见前面有妇人和孩子的哭声,转过一个山脊,见到路边有座新坟,纸幡招展,冥钱纷飞,一个妇人带着三个孩子正哭倒在坟前。

王五放下手里的刀子,上前询问,这才知道,坟里的男人因为妻女无食,夜晚偷了财主家地里的几根红薯,被财主的家丁乱棍打死,靠众乡邻的帮助,这才草草下埋了。

和王五说着这些,那妇人越发哭得伤心:“以后这日子还怎么过呀?”

王五听得眼睛也红了,提过手里的袋子,把里面的银两“哗啦啦”全倒在妇人跟前,说:“这些够你们娘儿过一辈子了,或者去找点小本生意做做也好。”

妇人似乎被眼前这白花花的银子吓呆了,止住哭,带着孩子跪拜在地。

王五扶起妇人后,豪气万丈地扭头就走,谁知那妇人却在王五背后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王五恐怕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个妇人,竟就是他早就听说却从未谋面的神偷李三娘。 

王前锋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