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回故乡之路——亚丁撤侨行动纪实

青岛大学出国留学教育中心2018-12-07 17:23:19

近期热映的《战狼2》不知您看过了没有?

现实的撤侨行动中,可能会有一骑当千的超级英雄,更多的则是普通人默默的努力与坚守,是他们以祖国为坚强后盾的团队协作,为海外中国公民铺就一条“回家的路”。

  今后将连续发布多篇由一线领事官员亲历并撰写的领事保护工作纪实,为您展现那些比电影更真实感人的细节。敬请关注!


(图片来自网络)

  自2015年1月胡塞武装控制也门首都萨那之后,也门总统哈迪一直被胡塞武装软禁在萨那总统府。这种情况定会引发与忠于前总统萨利赫的部队及其胡塞武装支持者的冲突,势必会将战火引入亚丁。

3月19日清晨大约6点左右,突如其来的枪炮声把我们(我夫人当时随任)从睡梦中惊醒,听声音判断应该是从机场方向传来的,亚丁机场距总领馆的直线距离不到三公里。8点30分上班后,经与亚丁政府官员联系,确认是支持哈迪总统的武装力量与驻扎在机场附近的支持前总统萨利赫的武装部队发生了交火,当天下午亚丁省政府正式宣布关闭亚丁机场。从这天起,来自总统哈迪、前总统萨利赫、胡塞武装等不同势力的武装力量为争夺机场等战略要地,在亚丁多个区域激烈交火,亚丁一直笼罩在持续不断的枪炮声中。也是从这天起,总领馆正式启动应急预案与驻也门使馆及外交部保持密切联系,及时汇报亚丁的局势发展情况。

  3月25日傍晚,胡塞武装已经推进到距离亚60公里的地方,有消息称,他们计划于26日进攻亚丁。

  3月26日凌晨2点,沙特联军空袭也门首都萨那,整个也门的安全局势进一步恶化。

  3月27日凌晨接到外交部指示,暂定于3月30日进行撤侨,由我负责亚丁撤侨的全部组织及联络工作,除我和经商室负责人胡海领事留守外,总领馆其他人员、亚丁医疗队及总领馆领区的中资机构和中国公民全部撤离,将由两艘军舰分别到亚丁港和荷台达港执行撤侨任务。总领馆进入紧张有序的撤侨工作中。

  当时,亚丁已是烽烟四起,亚丁政府已处于半瘫痪状态,这给整个撤侨工作带来很大的困难。当天,我请胡领事迅速拟好两封照会,一封给亚丁省政府,通报我国政府撤侨决定,并要求其加强对总领馆的安全保护工作;一封给也门第四军区司令部(原南方军区司令部)申请军舰入港许可。舰指挥部指示,为保障军舰及撤离人员的安全,军舰靠港后,拟部署舰载直升机升空巡视并派遣陆战队员登陆警戒。经过反复交涉,对方以港口安全为由,仅同意陆战队武装登陆警戒,不同意直升机升空巡视。递交照会的同时,全馆进入繁忙的统计和联络工作中。逐一确认撤离人员数量,通知他们保持与总领馆的密切联系,做好随时从亚丁撤离的准备(军舰撤侨当时是保密的)。然而在当时情况下,有几个非常棘手的事情摆在我们面前:第一,在总领馆辖区内,距亚丁90公里左右有一座阿比扬水泥厂,有约110名中国工人及两名外籍专家。在当时那种局势下组织一百多人向亚丁集结是非常困难的事情,需要密切关注从阿比扬到亚丁的道路安全状况,精准地把握好撤离时间,过早集中到亚丁也不安全,食宿也存在问题;第二,据我们之前掌握的情况,亚丁炼油厂有两艘从上海公司购买的油轮,负责成品油的运输,船上有中国籍船员23人。27日一整天都没能与两艘油轮取得联系,无法传达撤离的指令。此外,在索科特拉岛上还有七名中国援助也门医疗队队员,他们也要求从亚丁撤离,但由于沙特联军对整个也门空域实施了禁飞,他们根本不可能向亚丁集结。好在战火尚未殃及索岛,那里当时还是相对安全的。经与胡领事商量后,向医疗队通报了当前的安全局势,要求队员们稳定情绪并做好随时撤离的准备,我们会把相关情况上报国内,采取安全可行的方法安排大家撤离。

  当天下午约3点钟左右,我刚刚吃完午饭准备靠在沙发上稍事休息,就听到硬物撞击窗户护栏的声音。不会是子弹吧?这个想法在脑中一闪而过。当天由于枪炮声激烈、持续不断,一直未敢走出楼门。领馆院内树上平日里热闹的乌鸦,仿佛也嗅到了空气中越来越浓的火药味,都没了踪影。

  28日早晨,利用枪炮声稍缓的间隙,领馆雇员在领馆院内捡拾了一些散落的子弹头和炮弹皮,也证实了昨天中午确实是有流弹击中了窗户护栏。经商室办公楼窗户的防护铁板也被流弹击穿,弹头散落在了楼梯上。战火在一步步地向总领馆所在区域逼近。当天获悉与我馆在同一区域的俄罗斯驻亚丁总领馆馆舍在人员撤离后被洗劫一空。根据当时的状况,经与胡领事商量,决定水泥厂全体人员于中午时分乘车撤离阿比扬向亚丁集结,并向使馆汇报车队行驶路线及车辆特征以便通报沙特联军,避免发生空袭误炸事件。此外还要求水泥厂业主为车队提供全程武装保卫。一切准备工作都已就绪,就在车队出发时却传来阿比扬通往亚丁的公路被当地部落武装封锁的消息,当时焦急的心情真是无以言表。后经过多方协调,车队终于可以启程了。我几乎每隔一刻钟就与中方负责人通一次话,了解车队行驶进程和道路安全状况。几经周折,载有一百多名中方员工(包括两名外国专家)的车队终于在下午5点左右安全抵达亚丁。

  28日中午1点30分左右,刚坐下来准备吃饭,突然传来几声巨响,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整座楼都开始晃动。我们赶紧下到一楼一间没有窗户的小屋内躲避,巨大的爆炸持续了将近一个半小时。经了解得知是老百姓哄抢军火库引发的爆炸,该军火库距总领馆仅有一公里的距离。下午4时许,终于拿到了军舰入港许可。考虑到亚丁军火库被抢,安全状况更加糟糕,这么多中国人集结在此,安全无法得到保障,另一方面军舰已具备随时靠港的条件。与胡领事商议后,向大使和国内汇报了亚丁的现状,建议亚丁总领馆提前一天于29日执行撤侨行动。国内指示,条件具备,同意亚丁29日撤侨。

  28日晚,终于与两艘油轮上的中国船长取得了联系,得知他们正在从亚丁驶往木卡拉港口的途中。根据国内的指示,向他们通报了亚丁当前的安全状况并下达撤离的指令。后来得知这两艘油轮在征得船东的同意后离开了也门水域并安全到达阿曼的赛拉拉港。为了安全起见,夜里我和妻子把床垫放在卫生间地板上,躺在那里休息。

  29日晨,虽然军舰靠港的相关手续都已落实,但在这一特殊时期,为了保证整个计划的顺利实施,任何细节都要考虑周全,做到万无一失。首先得安排得力人员提前前往港口,查看码头实际情况并与相关人员对接。胡领事说他先行去港口,留我在领馆组织撤离人员集结、联系亚丁安全局的武装护卫等相关事宜。此时经商室于广雷主动请缨要求与胡领事一同前往,以便相互有个照应。于广雷是80后小伙,去年刚结婚,春节回国探亲返馆后得知妻子已怀孕的消息,此时此刻勇敢地站出来,主动承担危险的工作,令我非常感动。我亲自帮他俩穿好防弹衣,看着他俩乘坐防弹车驶出领馆时,心里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怀。路途中及港口的安全状况不明朗,内心着实为他们的安全担忧,但也清楚地了解我们此刻肩负的使命,只能将这种感情深埋于心。

  我在馆里与军舰确认靠港时间及对接事宜,同时等待医疗队11名人员的到来。此时,亚丁安全局领团事务分局局长带领的安全武装护送人员也到达了领馆。当胡领事从港口传来“条件具备,军舰可安全停靠”的消息后,立即通知军舰并确定入港时间,同时通知水泥厂负责人,要求他们于11点准时到达亚丁港码头。随后,组织馆里集结的全体人员共计18人,于10点30分离开总领馆前往码头。一路上看到的是经过炮火洗劫后的残败,还有一些老百姓在捡拾散落在街头的弹药。

  到达码头后,我与胡领事办理军舰靠港手续,于广雷为大家办理出境手续。看着不远处的硝烟,大家焦急地等待军舰的到来。当军舰缓缓驶入视野时,总领馆四名馆员和家属拉起五星红旗向靠港的军舰示意,悬挂着“祖国接你们回家”大字横幅的军舰缓缓停靠到指定码头,陆战队员们冲下军舰,迅速控制了整个码头并进行武装警戒。舰领导在码头上向大家转达了党中央对侨民的亲切慰问和关怀,大家内心都非常激动,高呼“祖国万岁!共产党万岁!”我与胡领事按照舰领导的要求,组织大家有序地经过安检登舰。

  

(图片来自网络)

  送所有撤离人员登上军舰后,我和胡领事与舰领导挥手告别,他问:“你们俩不走吗?”我说:“在没有接到撤离命令前,这里就是我们的岗位。”当负责警戒的陆战队员也开始登舰时,我望向甲板,想与妻子挥手告别,才发现已看不见她的身影了,心仿佛一下被掏空了,非常难受。这一天,是我俩结婚23周年纪念日。当我回到总领馆,回想这几天的辛苦,终于让一百多名同胞安全离开,整个人感觉轻松了许多。

  随后,将亚丁撤侨的情况向使馆和国内做了汇报。由于亚丁撤侨行动比原计划提前,为了不影响30日萨那的撤侨工作,所有行动都处于保密状态,并对所有媒体封锁消息。当天晚上看到当地媒体有报道称:29日上午有一支不明身份武装登陆亚丁港。

  3月30日凌晨,我被巨大的爆炸声惊醒,看时间是凌晨3点。自2010年到亚丁总领馆工作后,这已是我第二次执行留守任务,回想这几天的经历,打开微信写了以下这段文字发在朋友圈:窗外的枪炮声吵得人难以入睡,躺在卫生间临时搭设的床铺上,回想整个撤离行动,从策划到实施,其过程也称得上是跌宕起伏。

  终于,在29日14时35分,和战友们并肩站在亚丁港二号码头,目送承载着党和祖国人民重托的我海军547导弹护卫舰,搭载着122名中国公民及两名外国侨民缓缓驶去,紧绷了三天两夜的神经一下得到了舒缓,不禁回想起21年前的1994年,同样发生内战,我作为众多在也门工作的中资公司的一员,搭乘法国撤侨舰艇撤离了也门。依稀记得当年站在甲板上远眺硝烟弥漫的亚丁港的情形。此情此景,心中陡然迸发出强烈的骄傲和自豪。祝愿伟大的祖国更加繁荣和富强,祝愿祖国人民更加幸福安康。

(未完待续)


(图片来自网络)  

  30日上午得到确切消息:凌晨时分俄罗斯驻亚丁总领馆被联军空袭误炸。

  这天,接到了哈达拉毛省偏远地区一所伊斯兰学院中国籍学生的求助电话,电话中称,学校里总共有十几名中国学生,也门现在很不安全,大家都想离开学校回家,请总领馆帮助他们。我询问了他们目前的状况,告知他们学校里暂时还是比较安全的,让他们随时与家人和总领馆保持联系,等待合适的撤离机会。同一天,又接到索特克拉岛两名中国女游客的求助电话,电话称她们从迪拜乘飞机到索特克拉岛旅游,现在飞机停飞无法返回。我将索特克拉岛医疗队的电话告诉她们,让她们与医疗队联系,等待一同撤离。之后,我又与索特克拉岛医疗队队长联系,询问了岛上的情况,并将两名游客的情况告诉他,请医疗队给予协助。

  

(图片来自网络)

  

  3月31日,接到国内通知,中国驻也门使领馆闭馆,全部留守人员撤离。同时要求亚丁总领馆组织巴基斯坦、埃塞俄比亚、德国等十个申请国共计两百多名侨民乘坐我军舰一同撤离。此刻我感觉自己接受了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多方武装力量混战,百姓手中拿着武器进行巷战,还有联军的空袭,对我们两位留守人员能否安全撤离,我心里都没底,何况海外撤侨要组织这么多来自不同国家的侨民一同撤离!顿时心理压力倍增。亚丁省政府已是名存实亡,拟好的照会也无法送达,获得军舰靠港许可更加渺茫。但是军令如山,我告诉自己必须克服一切困难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我和胡领事利用日常工作中积累的人脉关系,尽最大努力通过各种方式最终联系到一些有实力的政府官员,通过他们向相关部门递交闭馆及办理军舰靠港许可的照会(当时一位有实力的官员提出要求,帮我们办理所有靠港手续,在我们撤离时把他的一名亲属一同带走。我将此事向大使和国内做了汇报,获得批准)。经过多方积极不懈的努力,终于于4月1日下午办妥了军舰靠港许可等相关手续。之后,通知军舰于4月2日上午入港,通知相关侨民于4月2日早8时准时在亚丁港指定码头集结。

  经过两天三夜的连续奋战,4月2日凌晨5时左右终于将馆内事务处理完毕。在此期间,4月1日使馆告诉我,4月2日巴基斯坦有舰船在木卡拉港接送侨民,我立即将这一消息传达给在哈达拉毛省伊斯兰学院的中国籍学生,让他们4月2日一早到达木卡拉港,乘巴基斯坦舰船撤离。

  4月1日下午接到一位嫁给当地人的福建籍女士的求助电话,请总领馆协助她回国,我告知她于2日早8点准时到亚丁港码头集结,有军舰来接侨民。

  4月2日凌晨,我和胡领事一边通过监控屏幕观察领馆周围的动静,一边等待着从馆里出发到码头的时机,可直到早晨7点枪炮声仍然没有减弱的迹象。我跟胡海说:“兄弟,没时间了,咱冒险冲出去吧,码头上还有二百多人等着呢。”当我俩乘坐防弹车驶出总领馆经过阅兵广场时,我猛然发现在马路对面的丁字路口,有一辆坦克的主炮正对着我们,我的头顿时轰的一下,感觉心脏骤然停止了跳动,但很快我让自己镇定下来,告诉司机放慢车速,以便让人能分辨出车上挂的外交牌照,以免造成误伤。在前往码头的沿途,能看到指向街道的炮口、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以及用石块和燃烧物设置的路障。8时左右我们到达码头,径往港务局办理军舰靠港手续,看到港务局办公室一片狼藉,办公桌、文件柜已被子弹打得千疮百孔。港务局官员对我说:“我做礼拜离开时一切都很正常,等我做完礼拜回来,这里就变成这样了,感谢真主。”办好军舰靠港手续后,我和胡领事按照申请国提供的人员名单,为相关人员办理出境手续。上午10时左右军舰顺利靠港,我和胡领事协助舰上的官兵,逐一核实人员身份,进行安检登舰。与此同时,舰指挥部观测到有不明身份的坦克向码头方向运动,随即发出了战斗警报。当检查几近结束时,一枚流弹击中距我们二十多米外的龙门吊车。见此情况,舰领导下达命令紧急撤离,我和胡海随同负责警戒任务的海军陆战队队员立即登舰,军舰迅速驶离亚丁港。

  3月29日,首批侨民撤离那天,在军舰驶离亚丁后,告别战争即将回家与亲人团聚的兴奋之情,洋溢在大家的脸上。而我夫人独自承受着夫妻分离的痛苦。晚餐时,舰首长看到她心情沉重就询问原因,得知事情的原委后,对着泪流满面的她说:“你放心,只要祖国一声令下,我们一定会在海外撤侨第一时间把他接出来。”在我随舰撤往吉布提的途中,舰领导对我说:“马领事,我兑现了对你夫人的承诺。”而此时,我内心也充满了不辱使命的骄傲。经历了这次撤侨,感受最深的是有强大的祖国做后盾,海外侨民才无后顾之忧,深知和平的可贵、患难之情的珍贵。内心的感触还有很多,却无法一一言表。在此,非常感谢在危难时刻相互支持、相互关心、团结奋战的同事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