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书院门》 第一章 万岁枯藤

南岩的书院门2018-10-09 12:06:47



第一章  万岁枯藤



书院追梦东逝水,波平静水流深。色亦诸法相本空,浮图七级在,通灵宝庆钟。卧龙如师禅堂上,静观明月清风。和乐一醉不相逢,长安坊间事,闲传品茗中。



  真假难辨是书画,书院门里起风波。

  笔墨官司何处打?名公义气众人夸。

  丹青艺事名利场,鉴定争权不相让。

  专家唱罢子孙上,丹青江湖泉坐庄。


  河南人小杨是个勤快、吃苦耐劳的裱画工。几年前来长安打工谋生的时候,二十岁刚过的他,除了一身使不完的力气、什么本事也没有,他先是在一家建筑装修队当小工,后来阴差阳错地就在书院门落了脚。起因是、小杨打工的装修队、承揽了长安书院门正街上,一家颇大的画廊的店堂装饰工程,说是工程、也不过就是几万元的店面里外翻新、外带打扫卫生的、装潢包工活计。装修队干了半个月,工人们不但没拿到工钱,还挨了打。说是出面办理此项活计的经理是个二道毛,先是给装修队的农民工们付了首款,然后就不怎么来装修施工的店面现场了。倒是画廊老板热情厚道,连懵带骗,外加说好话地,总算是让装修队把画廊的装修活儿干完了。到了决算付款的时候,那个二道毛经理就再也不露面了,装修队所有的人、一下都傻了眼,包工头就找画廊老板讨薪。老板和颜悦色地说,他已经将所有的店面装修款,早已付给那个二道毛经理了,最后二道毛经理携款逃跑了!让他怎么办呢?装修队里所有的下苦人也都一头的雾水,满腹冤屈。没有办法,打工的农民工们只能轮流守候在画廊里,整天苦等二道毛经理的出现。一伙子农民工整天住在新装修好的画廊里讨薪,富丽堂皇的画廊也迟迟开不了业,画廊老板“愤怒”了,就纠集了几个身着一身绿制服,保安打扮的的二杆子连轰带打,把包工的农民工们赶出了画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分明是画廊老板和二道毛经理两个人串通起来,使奸耍诈、联合唱的一出双簧计,先是坑骗再就是使用暴力,压榨了农民工,在长安书院门正街上,光天化日之下,上演了一幕活生生的当代版,强盗恶霸欺诈农民工的真人秀。前些年,还没有现在完善的社会法治环境,装修队的农民工兄弟们、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了。河南人小杨在双方推搡吵闹的事件中,也受了轻伤。当然他也没有讨回自己的辛苦打工钱,讨薪的日子里,小杨连吃饭都成问题。幸亏,他碰上一个在书院门做裱画生意的河南老乡,热心的老乡最后收留了小杨,所以小杨也只能暂时落脚在书院门了。吃苦耐劳的品行再次帮了小杨,才不到半年功夫,小杨学会了书画装裱技术。两三年后,小杨自己又出来独立门户,变成了书院门正街上从事书画装裱行当的小老板,又在河南老家娶了媳妇,然后把家也安在了书院门。

  一进长安、永宁城门的城门洞子,朝北走、就能看见一座孤零零的,围着铁栅栏的灰砖砌成的六面七级古塔,在佛门中、七级佛塔也称作“七级浮图”,与荒草为伴。在塔龛里,石佛低眉注目,含笑威仪、法相庄严,这就是始建于隋唐时期的、长安名刹古寺,大名鼎鼎的宝庆寺旧址。往东一拐,一座高大宏伟,雕梁画栋的牌楼、赫然立在街头,唐代颜鲁公的楷书集字“书院门”三个大字,醒目地书写在雕梁画栋的牌楼上。在牌楼一左一右的石柱上,镌刻朱漆对联一副:“碑林藏国宝,书院育人杰。”一看这遒劲,又带着视觉冲击力的黑漆大字,就知道这种个性鲜明的书体、就是长安名震西北的书法名公书写的墨迹。从牌楼进去,就到了在西北乃至全国都有点名气的,可与北京的琉璃厂,上海的豫园三足鼎立,在中国西北部、堪称中国书画,古董以及收藏艺术品的集散中心---书院门。整个大街,东起端礼门的卧龙寺往西,经三学街的碑林博物馆高墙外的、长安千年古槐树旁的“孔庙“砖雕大字,再折向西过关中书院,直出书院门牌楼外,到宝庆寺古塔,总共一条长约一公里半的、文化街市,成了多少从全国各地,来长安的文人墨客,打拼寻梦之地。

  当东方的一抹阳光照在关中书院外的一块青石残碑上,卧龙寺的钟声和着微风、飘进书院门的每一个角落。南面的明代城墙还没有从睡梦中醒来,它那深灰色、庞大而沉重的躯体,横亘在青砖碧瓦,高低错落的、明清式建筑的店铺背后,远远望去,好象使人回到了遥远的长安城旧梦里。“红红的太阳,刚刚升起,书院门的小灵通,九点才起,一手拿画,一手拿字,边走边喊,‘书画的买?!’”空旷的大街上,突然从宝庆寺古塔那边,传来了一阵疯吼声,这是一个整天喝了酒就发疯的狂人。在书院门大街上,这狂人、抱着酒瓶子闲逛,不管街上的谁和他说话,他一张口就是,“那是个毬!”平日里,街面上的各色人等,都能听到他发疯一样吼出的打油诗,日子一长,满街的人都叫他、酒疯子仇打油了。当古老寂静的书院门街道上,传来酒疯子仇打油,盖过了卧龙寺、清晨钟声的疯吼声时,书院门人寻梦的一天开始了。

  小杨在书院门街上接了一单老熟人的书法装裱活儿。他的老熟人、就是天天在书院门正街上、穿街走巷,推销商品画的安徽人小灵通,他还没进小杨的裱画铺,就在街上就碰到了小杨,彼此二话没有,小灵通就将手里攥着的书法软片交给了小杨。小杨当着小灵通的面,把书法软片打开一看,是长安书法名公的四尺整张、行书真迹软片儿一幅,墨香扑鼻、字体大气、用笔老辣。小杨看完了书法作品,对小灵通赞叹道,“长安书法名公的书法、越写越好了!”小灵通也附和着,“可不是吗!大家都说,长安书法名公的书法线条是‘万岁枯藤’呢!”小杨一皱眉,他显然是没听明白、小灵通话里的意思,又追问小灵通,“‘万岁枯藤’是啥意思?”小灵通也不大懂,连蒙带八卦地说,“万岁枯藤、就是长命百岁的意思。”小杨“呵呵”地一笑说,“难怪满街的人都喊叫你小灵通呢,从你嘴里说出的话,就是中听!”然后、小杨麻利地收好手里的书法软片,和小灵通约定好了取裱件的日期。小杨见小灵通走了,明白小灵通又忙着在街上推销手里的字画去了。小杨就势也在宝庆寺古塔边上正摆的书摊上翻看着售卖的书籍。。。,等小杨再想起手边的名公书法软片时,它早已经无踪无影了。怎么办?这位明公的书法真迹价值要好几千元啊!小杨沮丧地回到自己的裱画铺子里,一夜都没合上眼。没法子,最后也只能给小灵通照价赔偿了。第二天,小杨把自己的倒霉事儿说与河南的老乡们听,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天还没黑,就有一个小杨的河南老乡,把一张仿得惟妙惟肖的、“长安书法名公”的书法软片儿,送到小杨的裱画铺。小杨一问老乡,这张仿冒的书法价格也不贵,才要一百元。小杨又是一夜没合眼,心想,“用假的顶包,自己少损失几千块钱,可是被自己蒙骗的小灵通,毕竟是成天在街上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老熟人啊!除了两个人长期往来的裱糊生意不说,还有彼此好几年的交情呢!”裱画铺的小老板小杨、左思右想还是拿不定主意。这事就这么一托再托,这段日子,小杨心烦意乱的。眼看给小灵通交活儿的日子就要到了,裱画铺眼前又没有这几千块钱用来周转、怎么办呢?到了双方约定好的,小灵通取裱件的前一天,小杨一咬牙、不得已、下了决心,他只能以假的顶包了。交活儿的时候,小杨内心七上八下地忐忑不安,头上也冒出了大汗。还好,小灵通只打开裱糊好的那张书法名公的“书法裱件”,瞟了一眼、再卷好,又付清了小杨的装裱费,手里握着这张裱件,就又回到书院门正街上去了。

  小灵通是替他的一个收藏圈里的朋友办事,他的这位朋友、是位长安城里、餐饮业的大老板,开个大酒店,在长安同行里也算有点名气。这个大酒店就坐落在永宁城门里,距离宝庆寺古塔西面,也就不到百米的南大街上。小灵通把这件裱好的、“长安书法名公”的书法镜心,装好框后,送到餐饮老板在大酒店的办公室里,餐饮老板看着装裱一新、镶在玻璃镜框子里面的这张“书法名公”的书法精品、很是满意。随后就叫饭店里面的一名工会干部,把“书法名公”的这张书法作品,摆放在了大酒店的公关接待室里。企业的职工当然都说好,因为他们都不太懂、这些阳春白雪的书法艺术是怎么一回子事。可是大酒店里的这位工会干部、却懂点书法,恰好前几年、他还曾拜过长安书法名公为老师、学过一阵子书法,尤其对长安书法名公苦练出的‘万岁枯藤’的书法线条,还真认真地琢磨过其中的书写奥妙、并对“万岁枯藤”苍劲有力的线条,知道一些其中的名堂,只是由于学艺太苦和工作繁忙,没有从一而终地、跟随长安书法名公学到底、而不得已地放弃了。他看到这幅作品时,一付很不以为然的表情,心想:彰显书法名公书法艺术价值的‘万岁枯藤’的书法线条,咋就变成了‘三岁青藤’了?他不经意流漏出对这幅“书法名公”书法作品的鄙夷神色,很快就被餐饮老板察觉了。有一回餐饮老板给这位工会干部交代完了工作,特意问他,“依你看、长安书法名公书写的这幅书法作品,是他的应酬之作,还是艺术精品?”工会干部也不看自己的老板,只是不冷不热、而且还答非所问地回答老板道,“还好还好,长安书法名公的‘这幅真迹’结字尚可,但神韵不足!”餐饮老板听出了下属的话外音儿,但碍于上下级关系,揣测出、这位下属、有不便说明其中原委的苦衷。

  无巧不成书,没过多长时间,恰好、长安书法名公来大酒店就餐。大饭店的一位叫宫雪梅的服务员、给餐饮老板汇报了长安书法名公、正在大饭店的贵宾包间里、宴饮的消息后,他直接来到长安书法名公宴请的桌前,毕恭毕敬地亲自为长安书法名公斟酒夹菜,还陪着书法名公开怀畅饮。餐饮老板、从下午一直陪着长安这位文化名流、喝到第二天黎明。喝到最后,除了桌子底下一大堆空酒瓶,再就是两个人相见恨晚,“酒逢知己千杯少”的畅快和成功男人共有的矫情。饭后,餐饮老板没让书法名公和一帮子一沾酒就不知死活的、书法名公的狐朋狗友、和粉丝们买单,但提出要求,请书法名公鉴赏自己收藏的“书法名公”的书法大作。当书法名公来到公关室,一眼就看出这镜框子里面镶着的,自己的书法作品、是他人仿冒的伪作时,餐饮老板的面子上也挂不住了!他很是想不通,不管怎么说,这里面一定是哪个环节出了纰漏。难道是那个安徽豆鼓村来长安书院门、打拼的农民、小灵通从中做了手脚,把自己原来那幅真迹、给偷着换成了赝品?这位书法名公更是个性情中人,又当即让立在身旁的那位、曾经做过自己几天学生的工会干部,立刻把伪作从镜框子里面取出来,然后再三把两手地、当场把这幅伪作撕了个粉碎。这时餐饮老板又叫那位不敢说真话的工会干部,特为书法名公取来了笔墨纸砚,书法名公借着酒兴,现场挥毫,精心创作出了一幅同样内容的书法精品。在一旁观景的狂热粉丝和长安书法名公的狐朋狗友们、又是鼓掌,又是欢呼。。。,餐饮老板示意手下这位工会干部把这张“墨宝”重又装框,郑重地挂到原来的墙面上。餐饮老板又搂着书法名公的粗腰,两个人亲似兄弟地在书法镜框前合影留念。长安书法名公也义气,没有向餐饮老板张口,提润笔费的事儿。从此以后,餐饮老板和长安书法名公成了莫逆之交的朋友,他当即承诺、给书法名公在大酒店里腾出一间包房,友情赞助长安书法名公,作为他书法创作的工作室。

  “真假难辨是书画,书院门里起风波。笔墨官司何处打?名公义气众人夸。丹青艺事名利场,鉴定争权不相让。专家唱罢子孙上,丹青江湖泉坐庄。”窗外从宝庆寺古塔方向、远远传来了、酒疯子仇打油的疯吼声。餐饮老板的大酒店,刚好就坐落在长安城永宁门里、和宝庆寺古塔、隔着一条街的南大街上。每天清晨,书院门正街上的街串子、混混儿、帮闲和画贩子们、满街叫卖书画的吆喝声,就会从街对面、书院门的正街上就传过来了。当餐饮老板推开办公室的的窗户,望着对面宝庆寺古塔灰黄色、陈旧、老态龙钟的古塔身影时,耳朵里就听到了从南大街的街对面、飘过来的诗词唱和声,听声音、好像还是书院门正街上闲逛的、这个酒疯子吼的一嗓子。“窗外黄玉鸣啾啾,玉兰摇曳树丛中。丁香朵朵争春色,海棠花里觅蝶踪。流金岁月华亭逢,翠琇丹婵惊艳红。人生百年长如醉,不过三万六千更。”餐饮老板离不开他的大酒店,更离不开街对面、飘着墨香,和从书院门正街方向、传出来的、伴着诗词唱和声的、卧龙寺钟声!


-------------------------------------------------------------


   

   张建伟,自南岩。西安财经学院商业经济系85级毕业生。曾留校工作,后辞职专门从事文化艺术创作事业。

幼承家学,以金石篆刻入中国传统文化的研究领域,涉猎石鼓文书法研究,“佛意书法”的审美意向研究;“流散文物”中的十四世纪青花瓷器的鉴定和研究以及古典文学研究和实践创作活动。书法作品曾获“湘楚杯三等奖;“邓小平诞辰一百周年书法篆刻”三等奖;“碑林国际临书展”中方参展书法家入展;有关书法美学理论文章《论草书的诗词意境美》、《佛艺书法:浅谈泰山经石峪金刚经书法的佛体属性》;《浅谈苏轼书法艺术的禅宗意韵》《浅议康有为书法艺术佛教意向以及对当代书坛的意义》发表在《碑林集刊》十五等期刊上。系统阐释了佛教对书法艺术审美意象的影响,以及“汉子书法艺术中‘佛体’书法的存在和发展的现象以及结字书写规律和行笔的运用技巧问题。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