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 陛下有难,万兽支援(上) 】

十八金钗2018-10-19 12:14:35



青竹板凳,老酒几杯,只等故人归

文/随宇而安/ 图 网络/ 转发小狐

请输入标题     bcdef

【 陛下有难,万兽支援(上) 】

文/随宇而安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神武大帝和好兄弟自相残杀了,

然后重生到了动物园被关了起来,

一只胖胖的大熊猫,一只骄傲的公孔雀……

陛下有难,大兴王朝群臣救驾啦!

第一章 神武大帝

 

  神武大帝已经快忘记自己的本名了,他活着的时候,没有人敢直呼他的名字,他死了之后,更没有人会记得他的名字了。

 

  或许有一个人记得,就是现在住在他对面的那个家伙,说到底,他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原因可以全部归咎于那家伙造的孽。

 

  神武大帝自幼被困于金国为质子,到了十三岁时,他的兄弟们为了争夺皇位,死的死疯的疯,作为唯一的正常人,他才侥幸被救回母国立为储君,十六岁时登基为帝,封萧长羽为上将军,君臣同心,逐鹿中原,不到三十岁就横扫六合,一统天下,自名神武大帝,威名扬于海外。同年,神武大帝将雎阳一大片土地封给了萧长羽,让这位不到而立之年的上将军同时成为大兴王朝唯一的异姓王。

 

  如此恩德,神武大帝以为他会感激,没想到,他仍然不满足。

 

  大兴十七年,神武大帝到雎阳巡视,在雎阳王府上下榻,兄弟二人卸去君臣的枷锁,把酒畅饮,怀想峥嵘岁月。

 

  在金戈铁马的梦里,一把大刀向神武大帝颈上劈来,让他从梦中惊醒,却发现这不仅仅是个梦,雎阳王的金刀正悬于他的头上。

 

  神武大帝向旁一滚,避过致命一刀,却觉右肋一痛,第二刀刺入他的肋下。

 

  “萧长羽!”神武大帝睚眦欲裂,按住鲜血狂涌的伤口,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跟自己称兄道弟二十多年的男子俯视着他,一脸漠然与冷酷。

 

  “看来这么多年的养尊处优,让陛下的警觉性和身手都下降了不少。”萧长羽的金刀往下滴着血,看着神武大帝的目光就仿佛他是一只瓮中之鳖。

 

  神武大帝惊觉不对,张口高喊:“来人!抓刺客!”

 

  萧长羽说:“你喊吧,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这句话听起来略怪,神武大帝:“……”

 

  想起来,是他自己说要和萧长羽饮酒,遣开了所有侍卫。

 

  “为什么……我一直当你是兄弟……”

 

  他十三岁历尽艰辛回国,护送他的,正是萧长羽的父亲萧桓,萧桓以身殉职才能护送他突破重围、安全回国,自此,失去父亲的萧长羽成为他的亲信,二十多年来,从未有一刻变过。

 

  可是萧长羽却说:“你若把我当兄弟,就不会解我兵权,将我驱逐到这边缘之地,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呵呵……陛下,你就是这么对待兄弟的?我父亲为你而死,我为你打下半壁江山,为救你性命,我身中三刀六剑,刀疤还在,人情全无,我真痛恨自己的天真……”

 

  神武大帝握紧了拳头,愤怒道:“当初朕问你还想打仗吗,你说打累了想休息,朕问你帝都怎么样,你说冬天太冷,夏天太热,还是南方好,朕解你兵权让你享富贵,赐你雎阳千里良田,让你安天年,你到底哪里不满意?!”

 

  萧长羽愣了一下:“啊?我那么说过吗?”

 

  神武大帝肯定地点点头:“朕难道还会骗你吗,你说过的话自己都不记得了?”

 

  萧长羽一挥刀,怒道:“我那是客气话,你听不懂吗?”

 

  神武大帝更怒:“你想要什么就说啊,你不说朕怎么知道你想要,你想要朕还会不给你吗!”

 

  萧长羽激动地上前一步:“你现在话当然说得好听,我要天下你给吗!我要当皇帝你让吗!你要真顾念半点儿兄弟之情,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来雎阳看我!”

 

  神武大帝一边咳血一边吼:“朕不来你不会去帝都吗!朕不让你离开封地了吗!朕多忙你没看到吗!朕一得空不就来看你了!”

 

  萧长羽愣了一下。

 

  这一愣之间,神武大帝找到了机会,一把夺过他的金刀,反手一刀,捅进他的左胸口!

 

  “你……”萧长羽踉跄着后退了两步,悲愤地瞪着神武大帝,“你刚才说的果然是在骗我,不然你怎么会杀我!”

 

  神武大帝喘着气,冷笑道:“你能狠心弑君,朕就不能以牙还牙?朕方才所说无一句虚言,至于你信或不信,朕已经不在乎了。”

 

  鲜血染红了整张床,血色从他脸上褪去,感觉到生命在流逝,神武大帝长叹一声:“萧长羽,当日结拜,朕说过,你我兄弟二人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朕只道自己是天命所归,必然万岁,也能佑你长命,岂料今日祸端,你我二人同葬此处,果然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萧长羽脸色灰白:“难道我真要命丧此处……来人啊!来人啊!”

 

  神武大帝冷冷地看着他:“你喊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的,人都被你遣散了吧。”

 

  萧长羽眼里一片绝望。

 

  天自东边渐渐地亮,谁也不知道这一夜对他们来说是多么漫长,直到有人小心翼翼地推开那扇门,看到一室的血腥与狼藉–大兴的天,变了。

 

  天下又开始乱了,但是这一切他们都不知道,只有神武大帝偶尔会想想……

 

  “不知道是朕哪个儿子登上了皇位。”神武大帝右手托腮,凝目远视,“长子有丞相扶持,但二子最像朕年轻的时候,其余诸子也是聪明有野心的人,只怕大兴又是一片腥风血雨了。”

 

  对面铁栏杆内的萧长羽踮着细细的脚来回踱步,听到神武大帝这番自言自语,不禁尖声笑了起来:“嘿嘿嘿,不管哪个登基,你的儿子肯定要死好几个。”

 

  神武大帝脸色一沉,肉掌猛地往铁栏杆上一拍:“萧长羽,你变成这副模样还不老实,小心朕拔了你的鸟毛!”

 

  萧长羽低头啄啄自己漂亮的羽毛,表情十分欠揍:“你有本事威胁我,你有本事过来啊!”说完他身子一扭,背对神武大帝,抖了抖羽毛,引来周围一片尖叫。

 

  “啊–孔雀开屏了!”

 

  “听说孔雀开屏是在发情!”

 

  神武大帝冷笑一声:“不知羞耻,光天化日之下开屏,把臀部露给那么多人看。”

 

  萧长羽闻言,回以同样的冷笑:“说得好像你就穿了衣服似的,还不是下半身光溜溜的,又细又小。”

 

  “你!”神武大帝愤怒地发出吼声,把围在萧长羽身边的游客都吸引了过来。

 

  “啊啊啊!”游客兴奋地尖叫,“熊猫滚滚动了!他朝那边走去了!”

 

  “屁股一扭一扭的,好萌啊!”

 

  “打个滚,打个滚嘛!”

 

  神武大帝摇摇晃晃地走起,一脸郁闷地躲到角落里。这种情况非常熟悉,万千瞩目,万千宠爱,每次他踏入后宫时,嫔妃们也是一样的目光,只是她们畏惧他,不敢如此放肆,他的一个眼神便足以让人胆裂,然而在这里–大熊猫动物园,他的每一个眼神、每一声怒吼都不能吓退她们,只会换来一片尖叫声,高呼“好萌”……

 

  神武大帝摸了摸自己黑白分明的体毛,旁边的小池塘水面反射出他的模样,眼角的黑毛轮廓往下垂,看上去蠢极了,根本找不到眼睛在哪里,眼神这种东西就更别说了,痴肥的身躯,硕大的屁股,他看到自己都想笑。

 

  可恨……想他神武大帝英名盖世,威猛无匹,怎么也该重生为龙为虎为狮,怎么可能是一只熊猫!

 

  萧长羽嘚瑟地显摆他漂亮的翎羽,假模假样地安慰他:“别郁闷了,好歹你上辈子受万民敬爱,这辈子受万民宠爱,没什么不同啦,滚滚陛下。”

 

  滚滚陛下怒吼道:“一边玩毛去!再啰唆朕一屁股坐死你!”

 

  第二章 新生

 

  神武大帝的新生开始于一个阳光十分明媚的午后,所以睁开眼的时候便觉得眼睛一阵刺痛,泪花在眼眶里打转,一群衣着暴露、造型奇怪的平民双手扒着栏杆,目露狂热地盯着他。这情形十分熟悉,让他毫无不适,似乎以前祭天游街的时候享受万民膜拜也是这么个光景。

 

  他脑中闪过一个念头–难道朕得救了?

 

  但他却听到那边的平民一阵狂呼:“妈妈!快来看熊猫啊!”

 

  近在咫尺的又是另一道声音,有几分稚嫩地喊着:“滚滚,醒来看人类啊!”

 

  啊?

 

  滚滚?

 

  神武大帝转动僵硬的脖子,扭头看向身边说话的……动物?

 

  黑白相间的一只熊,肥嘟嘟、胖乎乎,软绵绵的很好摸,圆滚滚的很可爱?

 

  “滚滚,你怎么呆呆的?”听声音,还是个雌性……

 

  这时候,像是从天上传下来一道声音,余音不绝:“欢迎来到大熊猫动物园,今天是我们的熊猫胖胖和滚滚第一次跟大家见面,胖胖和滚滚来自四川,现在四岁大,胖胖是女孩子,滚滚是男孩子,它们将会陪伴我们度过无数欢乐的时光……”

 

  熊猫胖胖抓着竹子,一边啃一边说:“好多人啊,比家里的还多,唔……这里的竹子没家里的好吃,滚滚,你睡了好久,饿不饿?给你吃。”说着她把竹子抱到他跟前。

 

  神武大帝低下头,看着眼前翠绿翠绿的竹子,脑子还有些转不过来,但是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接。

 

  手……

 

  他顿了一下,又缓缓伸出另一只手……

 

  片刻后,熊猫馆里响起一阵嗷嗷的吼叫声。

 

  这道声音对大多数人来说,也就是熊猫的嚎叫声,但在动物们听来,却是有台词的。被这声音惊醒的,是一只孔雀,或者严格来说,是萧长羽。

 

  迷迷糊糊的萧长羽听到神武大帝的怒吼,根深蒂固的阴影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下意识想拔剑四顾,手却扑了个空,四顾之后,又看了看自己,于是,这边也响起一阵有些雷同的尖叫声……

 

  胖胖围着神武大帝转了一圈,歪着脑袋,好奇地问道:“你不是滚滚?”

 

  神武大帝圆润的身子端坐着,双掌置于膝上,沉声道:“朕乃大兴王朝的开国皇帝,神武大帝,你是什么东西?这里又是哪里?”

 

  胖胖坐了下来,抬起后蹄挠了挠耳后:“大兴王朝是什么啊?我是熊猫胖胖,这里是大熊猫动物园啊,唔……至于是哪里,我也不知道了。你的声音跟滚滚不像,滚滚去哪里了?”

 

  神武大帝在心中叹了口气。眼前这只熊猫不过四岁大,也没见过什么世面,只怕是问不出个所以然了。自己已经驾崩是不争的事实,只是怎么会转世到一只熊猫身上,实在是想不通。

 

  正沉思着,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哟,皇帝陛下,原来你也在这里。”这声音显得十分不怀好意。

 

  神武大帝扭头看去,只见一只花枝招展的绿毛孔雀正在栏杆那边对他挤眉弄眼–虽然那眼睛挺小的,不过看得出他很努力在挤了。

 

  神武大帝说不清是心中一宽还是心上一紧,所谓人生有四大悲,久旱逢甘霖–滴,洞房花烛夜–隔壁,金榜题名时–就医,而他这就属于第四种,他乡遇故知–死敌!

 

  顿时,熊猫的毛都竖起来了。

 

  前爪举起,摆出防备的姿势,神武大帝阴沉着下垂的熊猫眼:“萧长羽,你到底使了什么巫术,朕怎么会在此!”

 

  萧长羽优雅的长颈下意识往后一缩,随即又反应了过来,咯咯尖笑:“有种你来咬我啊!”

 

  神武大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爪子,两条腿有些支撑不住自己圆润的身体,还是丧气地四脚着地,冷冷道:“无论你使了什么诡计,如今看你也身陷囹圄了,不知道有什么好得意的。”

 

  萧长羽一噎,冷哼一声,抬头望了望这囚笼:“这事一定有鬼,可惜不能回去查明是在搞鬼了。”

 

  神武大帝想也是,若是萧长羽搞鬼,那家伙虽然脑子经常抽筋,倒也不至于把自己拉进来陪葬。

 

  说起来萧长羽这人真是造物者心血来潮创造的奇葩,打仗的本事是一等一的好,一生无败仗,但除了打仗,其他方面就蠢毙了,他不善交际,不会说话,把朝中许多大臣都得罪了。想他凯旋,神武大帝率众大臣出城迎接,老丞相诚意十足地骑马迎他,萧长羽倒也是诚意十足地问候他,可说出的话却让两家老死不相往来,什么叫作“丞相你抓好缰绳,小心别掉下来摔死”–这是问候人的话吗?!

 

  八十岁的丞相差点儿气得嗝屁了,萧长羽还觉得很委屈。

 

  想来,神武大帝觉得自己都算宽宏大量,要不是怕他待在帝都得罪更多人,最后把自己弄进大牢,他怎么会苦心孤诣安排一个水草肥美的封地给他,结果他脑子不知道又怎么抽了,居然想弑君。

 

  哼!

 

  神武大帝很想竖中指–可是现在中指是哪一根?

 

  唉……如今连想竖个中指都找不到,好悲伤……

 

  神武大帝忧伤地趴在树下,挠了挠肚皮……

 

  对于熊猫滚滚近日的异样,动物园方面的熊猫管理小组经过讨论,一致认为是水土不服造成的。

 

  “也许是人太多了,给他造成压力。原来在大熊猫基地它们接触的人不多吧。”

 

  “也许是同伴太少了,可能会觉得孤单,不如我们弄点儿熊猫玩偶陪它们?”

 

  “也许是青春期躁动,开始恋爱了……”

 

  不管是皇帝还是熊猫,两辈子的幸福都受万民瞩目,两辈子的婚姻都被包办,不过上辈子好歹对象还是个人,而这辈子……幸亏神武大帝目前还不知道……

 

  对当过质子的神武大帝来说,那段生活和目前的状况大体相同,也是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下,偶有异动都会被汇报上去受人揣测,但不管怎么说,当人总比当熊猫自在一点儿,至少,走路没那么辛苦。

 

  在动物园过了半个月,对他来说就像过了半辈子一样。

 

  萧长羽似乎很容易习惯这样的生活,没办法,那人的脑子不能用常人的标准来揣测,更何况变成鸟之后他的脑容量就更小了。萧长羽对于自己能飞这个技能很兴奋,每天嘚瑟地飞来飞去,扬扬得意地嘲笑神武大帝的笨拙。神武大帝毕竟是皇帝,宰相肚里能撑船,皇帝独立撑一船宰相啊……

 

  要是朕的兵马在,还不随时弄死他!

 

  这么一想,他就幻听了,仿佛听到千军万马奔腾呼啸的声音,西风吹,战鼓擂,金戈铁马,山呼万岁。

 

  万岁,万岁,万万岁……

 

  “陛下,老臣,来迟了!”一道苍老的声音带着哭腔在耳边哭号。

 

  是丞相的声音啊……

 

  神武大帝抬起爪子挠了挠耳朵–其实他很不明白为什么有的动物要用后爪子挠痒,前爪不是能挠到吗?

 

  “陛下,陛下,老臣来了啊!”

 

  等等……

 

  神武大帝顿了一下,好像不是幻听啊?

 

  突然间耳边有扑棱翅膀的声音,好像有东西飞过,一只小麻雀落到了他跟前。

 

  “陛下,是老臣啊!”麻雀站在地上,翅膀在身前交叉,好像在作揖一般。

 

  神武大帝迟疑着说:“你是……东方愈?”

 

  “陛下,正是老臣啊……”老麻雀涕泗交加,“老臣无能,害陛下死于乱臣贼子之手,得闻陛下驾崩,老臣便一死以报陛下知遇之恩,没料到会在这里遇见陛下……”

 

  神武大帝闻言,来不及想为何他也会转世到此,只是感慨这老臣之忠义实在举世无双,同样是做人,差距那么大,同样是做鸟,隔壁那只差距还是那么大……

 

  “东方,如今朕已不是什么陛下了……”神武大帝有些淡淡的惆怅,这半个多月的生活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让他的脾性都快磨没了,一开始还会反抗那群平民对他的搂搂抱抱,到后来他已经无力地允许他们对他上下其手了,摸摸肚子脑袋什么的,算了,还挺舒服的……

 

  “陛下不可放弃希望啊!”东方麻雀左右看看这栏杆,咬牙道,“老臣一定会想办法把陛下救出这牢笼的。”

 

  神武大帝摇了摇头:“你如今只是一只麻雀,又能做得了什么?”

 

  东方麻雀道:“陛下,老臣有一个想法,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说吧。”

 

  东方麻雀道:“不知是否老臣多心,似乎我大兴王朝受了什么诅咒,达官贵人死后居然有不少投生到此间,这几日老臣在他处也看到两个昔日同僚,只是一个投生为蚂蚁,老臣刚见了他没一会儿,他就被踩死了。另一个投生为乌龟,却是已故御史大夫,老臣本想带他来见陛下,奈何守卫森严,他又实在太慢了……”

 

  “竟有此事……”神武大帝沉思起来,“朕一直被关在此处,除了隔壁那只鸟,倒不知道其他地方的情况。”

 

  “老臣不敢欺瞒陛下,因为这个发现,老臣便想,陛下驾崩后,几位皇子夺嫡之战,必有不少大臣死伤,而陛下后宫娘娘们殉葬者也有许多,他们若也投生此处,我们便有了人手,可救陛下脱困了。”

 

  神武大帝眼睛一亮:“你这么一说,倒似有几分希望。”

 

  本来他心中烦闷国事,担心自己去后,朝中大臣被清洗,虽说一朝天子一朝臣,若自己还在,为了太子也会清洗朝堂,但是只怕自己不在,诸皇子年幼无知,遭奸人蒙蔽,到时候死的都是忠良,若留一朝小人,只怕大兴王朝难以长久。如今听了丞相的话,他忽然希望,能死几个聪明人下来,比如大理寺的方爱卿,还有大司马也是很有本事的,太傅他老人家年纪也挺大了嘛……

 

  第三章 交配的季节

 

  神武大帝的前半生,或者说稍微有点儿短暂的一辈子吧,可以说还是很精彩的,后宫佳丽确切多少人不清楚,但是每天睡一个女人,这辈子大概也不会重复。不过神武大帝是个事业型男人,女人对他来说,只是为了保障大兴王朝千秋万代的生育工具,因此他对女人不太挑,若非要说有什么偏好的话,那大概可以用四个字概括–丰乳肥臀,因为好生养。

 

  这个审美观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他的臣民,以至于朝中大臣走在路上,但凡看到个屁股大的都下意识地想绑了送进宫里。毕竟大兴王朝到了这一代只剩下神武大帝一条血脉,鉴于上一任皇帝生了二十几个,最后还是斗得只剩下一个,臣子们都认为这一代不生四五十个孩子,难保大兴王浩千秋万载。

 

  所以东方丞相看到熊猫胖胖的时候,反射性地点了点头,捋了捋胡须,满意地点点头,说:“屁股很大很不错。”

 

  神武大帝当时脸就垮下来了–不过脸上毛太多看不太出来。

 

  胖胖呆呆地转过脑袋,眨了下眼睛,看看不远处那只麻雀–滚滚跟他好有共同语言哦,滚滚都不理她……

 

  “陛下,这些天老臣都在附近仔细搜查过了,暂时还没有发现我们的人,不过老臣也跟附近一些麻雀打好关系了,它们会帮我们留意,一有异常立刻来报。”东方丞相把目光从胖胖呆滞的脸上拉回来,一本正经地打报告。

 

  神武大帝挥了挥肥厚的爪子,有些意兴阑珊。一开始他听东方丞相那么说,自己心里也是存了点儿期待的,但是冷静过后越想越觉得荒谬,情绪也低落了下来。

 

  “此事不必强求,我们还得另寻退路,若我们的人没有来到这里,单凭你我二人之力量,该如何逃出生天?”神武大帝沉声思索,“此地和我大兴似乎大有不同,即便逃出去了,又该如何生存?”

 

  说来动物园就是这么回事,笼子外的人在参观笼子里的动物,笼子里的动物又何尝不是在参观笼子外的人,而且还不用走来走去呢–当年他选妃的时候也是这么个光景。

 

  这几天神武大帝便坐着观察往来人群,发现此地平民都身怀异术,拿出个方方正正的金属盒子便能千里传音,那盒子不但能传音还会发光,一群男男女女就拿着盒子对着他拼命闪,他离得远,也不知道在闪什么。这光讨人厌得很,害他黑眼圈又加深了不少。

 

  神武大帝虽然对此地风土人情还不十分了解,但从这景况也知道自己身份特殊,只怕一逃出去就被全国通缉,因此必须得做万全准备。

 

  东方丞相略一沉思,答道:“陛下所言不错,其实这几日老臣也有思量过这个问题,出外查探过一番,这里的人极多,白天要躲过旁人耳目不容易,但是若是晚上,以陛下的颜色……只要在地上打两个滚就不容易被察觉了。”

 

  神武大帝低头看了看自己黑白分明的体毛,还有突出的大肚腩,微微叹了口气。

 

  东方丞相又道:“只是这附近路线老臣还不熟悉,得去找找地图。”

 

  “那你去吧,朕观察过,此地平民绝非善男信女,你千万小心。”

 

  东方丞相热泪盈眶,翅尖抹了抹眼角:“陛下关心老臣,老臣万死不足以报答陛下大恩。”

 

  神武大帝挥了挥熊掌,叹道:“去吧,待久了会被人发现。”

 

  东方丞相一走,萧长羽又拖着尾巴来了,贼眉鼠眼,伸长了脖子往神武大帝那边凑:“那只麻雀老找你做什么?”

 

  神武大帝淡淡斜了他一眼:“与你何干?”

 

  萧长羽背着翅膀踱来踱去,眼睛一阵阵地往那边瞟:“你们俩躲着我说话,一定没商量什么好事,莫不是想背着我私奔?”

 

  虽然用词有些不当,但认真说起来也没什么差别。

 

  神武大帝冷哼一声,不言语。

 

  萧长羽立刻不淡定了,踮起脚尖唧唧尖叫:“我就知道!你又想丢下我!”

 

  神武大帝眼角抽了抽:“你还没搞清状况吧,朕还没治你谋反弑君之罪,你倒敢向朕问罪起来了。朕若逃出这笼子,第一时间便是掐断你那细细的喉咙,看你还聒噪个熊!”

 

  萧长羽缩了下脖子,小眼睛贼溜溜转了一圈,随即嘿嘿笑道:“你就算逃出笼子也掐不到我的脖子,傻了吧,爷会飞!你这只大肥熊!嗯……还是大肥猫?”

 

  神武大帝淡淡地回了一句:“你还不一样是一只大肥鸡,你会飞吗?有种你飞过来啊。”

 

  萧长羽“吱”的一声长啸,一阵助跑就往神武大帝的方向飞来,双足用力一蹬,尾羽张开,“呼啦”一下飞上半空,然后“轰隆”一声–撞铁栅栏上了……

 

  “哎呀,快来看啊,这只孔雀想不开要自杀了!”

 

  “哎呀,都撞晕了,起不来了!”

 

  神武大帝漠然地看了那边一眼:“蠢货,还真想飞过来找揍啊。”

 

  孔雀自杀案引起了动物园方面的高度重视,关爱动物心理健康的提案第一次得到了有关方面的重视,经过多方会谈,各方面终于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共识。

 

  “动物需要活动空间,长时间将他们囚禁在小范围的铁栅栏内,会对他们的身心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害,我想,必须加紧启动野外动物园项目了。”

 

  和目前的动物园不一样,目前所有动物都是被分别用铁栏区隔开,按照不同纲目科属划分园区,而野外动物园则没有分区,所有动物会被自由放逐在一片草原上,没有空间约束,属于半野生状态。这个项目很早就开始进行,园区也早已准备好,只是因为仍有争议声,所以迟迟没有投入施用,没想到被萧长羽这么一撞,居然成了契机。

 

  这个消息对萧长羽来说未必是好消息,对神武大帝来说则是不算什么消息,因为以他的珍贵程度,奥特曼野生了他都不能野生。

 

  大熊猫管理组的成员忙的是另一个议题,就是滚滚和胖胖的感情问题。

 

  管理组的小庄扔出一张光盘:“就是这个了,动物界的一本道,熊猫中的苍井空,看过的都说好,除了旁白是赵忠祥,其他的都很完美。”

 

  神武大帝的前世今生似乎也没什么区别,每次行房都有一群人盯着,事后还有人做登记,他若不举,就是晴天霹雳。上辈子吧,神武大帝觉得自己的“小兄弟”还挺好的,这辈子吧,他方便的时候都不忍心睁开眼睛看一下,跟刚种地里没两天的小萝卜干似的。他一直以来情绪低落,跟这点也不能说没关系。因此他一脸茫然地被管理组的人架到电视机前时,还完全没有心理准备自己即将面对什么,直到电视打开……

 

  春天到了,万物复苏了,这是个交配的季节……

 

  这里的人真是无耻、下流、卑鄙,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干得出这种事!然而最让他愤怒的是,这种情况下,他无论举还是不举,都十分伤害男性尊严!

 

  朕要灭他们九族!

 

  第四章 神武大帝的心事

 

  隔天一早,萧长羽睁开眼就看到对面笼子里坐姿僵硬的神武大帝,照道理来说,熊猫这种软绵绵的萌货是不该有僵硬这种姿势的。

 

  萧长羽那高达二百五的智商顿时就察觉出了点儿什么,鬼鬼祟祟地往笼子边上贴,不怎么掩饰自己猥琐的表情:“哟,陛下,每个月都有几天心情不适呢?”萧长羽热切慰问。

 

  神武大帝淡漠地抬了下眼皮,眼下黑眼圈似乎又外扩了几分:“干卿何事。”

 

  萧长羽抚摸着自己又滑又亮的羽毛,贼笑道:“看到你不开心,我就开心了,嘻嘻嘻……”

 

  神武大帝憎恶地别过脸,冷冷道:“死肥鸡。”

 

  萧长羽细长的脖子僵了一下,他的地位竟然从大将军降到孔雀、降到鸟,现在居然变成死肥鸡了!

 

  萧长羽尖叫一声,扑棱着翅膀要飞过来跟他拼命,但不幸的是被神武大帝一言戳穿残酷的真相–他真的胖得飞不过来了!

 

  这动物园的伙食并不算好,但是那群该死的游客!居然罔顾动物园的规定,私自投食,投食也就罢了,居然还那么好吃!他上辈子都没吃过那么多好吃的……

 

  同样是重生到动物园里的两个伟人(?),做禽兽的差距怎么这么大!神武大帝日日沉郁忧愁,圆滚滚的身子都瘦了一圈,而萧长羽越看神武大帝不痛快,他就越痛快,越是痛快食欲就越好,就这样,肉都长到他身上去了……

 

  神武大帝冷冷瞧着萧长羽拿凸起的肚子撞铁栏杆,淡淡道:“再撞,孩子就没了。”

 

  萧长羽听了这话,改拿脑袋撞栏杆了……

 

  一边的管理组看得那个忧愁啊,是不是动物园风水不好,怎么最近的动物都看似有严重心理障碍,一个个吃得圆滚滚的还寻死觅活……

 

  “陛下……老臣来啦……”一道微弱的声音远远地飘了过来,也只有神武大帝细心,听到了这个声音。

 

  灰色的小身影从天而降,“啪”地一下,砸在神武大帝柔软的肚皮上……

 

  “老臣该死!喀喀……罪该万死……喀喀……”麻雀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请罪,一边麻溜地从肚皮上滚下来。

 

  神武大帝看到老丞相,心中大喜,也顾不上什么君臣之礼了:“可是有什么消息了?”

 

  “没错!”麻雀的小眼睛里闪烁着异常兴奋的亮光,“陛下,老臣辛辛苦苦寻找了几个昼夜,多方打探,四处盘查,终于不负所望,天佑我大兴,陛下福泽无穷……”

 

  “说重点!”神武大帝不耐烦地打断。

 

  “陛下……皇子们都来了!”

 

  神武大帝大喜过望:“当真!”

 

  “没错!”麻雀用力地点头,激动得浑身羽毛都在颤抖,“老臣确认过了,大皇子到九皇子都在!”

 

  神武大帝沉默片刻:“所以……朕的儿子都死光了?”

 

  辛辛苦苦耕耘了二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一阵沉默过后,神武大帝问耷拉着脑袋的麻雀:“最后是谁当上了我大兴的皇帝?”

 

  老丞相抬起翅尖擦了擦眼角,一副万死难辞其咎的愧恨表情:“是皇后……”

 

  神武大帝呼吸一窒,差点儿背过气去。老丞相忙飞到他身后,用小小的翅膀用力地拍他的后背给他顺气,虽然这力气跟瘙痒差不多:“陛下息怒啊!老臣罪该万死!老臣这就死回去剿除乱贼!”说完作势要往栏杆上撞。

 

  神武大帝熟练地把它拦了下来。

 

  他做这动作前世原是十分熟练的,要知道那些老臣动不动就“君要臣死,臣立刻装死”,每个人动作角度都拿捏得刚好,原就不怎么诚心寻死,皇帝也就给个台阶让他们下,顺手拉那么一把。

 

  只是这做了百八十回的动作,这一回两人都忘了一件事–那就是体型变了。

 

  神武大帝那爪子一伸出去立刻就察觉到不对了,但是却也来不及收回了,只这么一挥,便觉一股力量撞向掌心肉垫,一声惨叫传来,神武大帝低头一看–妈呀,不得了了!麻雀被他一巴掌拍地上半死不活了!

 

  神武大帝大惊失色,忙一屁股爬了起来,两只肉垫爪子按在麻雀身侧,慌道:“丞相,你怎么了?!你还好吧!”

 

  麻雀咳嗽两声,惨淡一笑:“陛下,老臣这就回大兴了……”

 

  神武大帝手足无措,想按按它的胸口,又怕下手没个轻重把它压扁了。

 

  “老臣生是陛下的人,死是陛下的鸟,再死一次也是陛下的鬼……老臣是陛下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请陛下不要为老臣的离去而难过……喀喀……老臣死得其所……喀喀……”

 

  神武大帝见它快断气了,顾不上其他,一把将它抓了起来,吼道:“你不许死!不许死!朕不许你死!”

 

  麻雀一脸幸福地闭上眼:“有陛下这句话,老臣瞑目了……”

 

  要知道,神武大帝对他的爱妃们都没有这么说过呢。

 

  神武大帝怒吼:“你还没告诉朕,朕的皇子们在哪里啊!”

 

  可惜麻雀已经听不见了……

 

  这一番举动已经落入了游客眼中。

 

  是日动物园的特大新闻,就是熊猫滚滚凌空抽击拍死一只麻雀后兴奋大叫,导游们趁机向小朋友特别科普了一下熊猫不但吃竹子也吃肉,虽然现在卖萌是他们的求生技能,但是在萌卖不出去的过去,熊猫也被作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被投放在战场上……

 

  管理组同时召开第二次紧急会议.

 

  “照道理说,培育的熊猫性格应该比较温顺了,怎么会突然兽性大发?”

 

  “熊猫捕猎的本能已经退化得非常厉害了,难道滚滚这是返祖现象?我认为我们应该继续跟进并深入研究这一现象,对濒危动物保护课题应该有很大帮助。”

 

  “那孔雀的自杀性行为我们要不要也关注一下?”

 

  “嗯……算了,我们人力有限,看它吃那么肥,目前应该没太大问题。”

 

  “也是,反正孔雀保护级别比较低,比较便宜。”

 

  “是啊,呵呵……”

 

  这绝对是会让萧长羽想认真死一次的谈话内容。

 

  是日夜里,动物园东北角不断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有家伙在这看似平静的夜里,悄悄酝酿着什么……

 

  “大哥,我们离父皇还有多远?”一道微弱的声音问。

 

  为首的影子动了动:“照丞相的描述,应该不远了,不出两天就能找到。”

 

  “大哥,三哥和四哥咬起来了!”

 

  “让他们咬,咬死算球!自家兄弟手足相残,看他们有何颜面见父皇!”

 

  二皇子睨他一眼,冷笑道:“大哥,说得好像我不是你杀的似的。”

 

  大皇子冷哼一声:“我是嫡长子,皇位本就该是我的,你不自量力敢来争,本就该死!”

 

  “大兴天下,有能者居之,父皇没有遗诏,这天下自然人人有份。”

 

  众皇子默默点头。

 

  老三:“我同意。”

 

  老四:“我附议。”

 

  老五:“附议加一。”

 

  老六:“附议加二。”

 

  老七:“附议加三。”

 

  老八:“附议加四。”

 

  老九:“我也附议一个,如果母后在这里,一定也会附议吧。”

 

  众皇子皆默。

 

  谁能想到,最后让那个女人抢了皇位去……

 

  二皇子愤愤不平:“我早就看出来那个女人不是个好东西。”

 

  大皇子冷哼一声:“你说的那个女人,是我母后。”

 

  “然而她还是谋朝篡位了。”老三和老四异口同声道。

 

  “唉……希望能救出父皇,找到回大兴的方法吧。”大皇子怅然一叹,不再言语。

 

  第五章 朕的皇子都死了

 

  权力的交接永远不会平静,不管顺位继承人有几个。哪怕是当初作为先帝硕果仅存的儿子,神武大帝想要登基也是排除了千难万险,总有奸臣想害朕。

 

  事实证明,不单是皇子们想当皇帝,皇叔们也是野心勃勃,皇叔们到皇城一日游后,还有皇后虎视眈眈。

 

  神武大帝十三岁出金国,路上遭遇了各种追杀,走了大半年才活着回到母国,又是经历了各种明争暗斗才坐上了皇位,十六岁登基之后,老臣们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上书让他立后选妃。于是他不但有了皇后,还一次性添了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每天白天忙国事,晚上忙家事,为了大兴千秋万载也是操碎了肾,好不容易十五岁有了第一个儿子,十六岁又有了两个儿子,到了而立之年已经有了九个皇子和二十九个公主,大兴王朝的伟大复兴已经完成了百分之三十八。

 

  结果自己死了才没几个月,皇位被大老婆夺了,儿子们互相残杀了,进度条一下子清零了,而那些跟自己同宗同姓的皇叔们,仔细算一算,好像全被自己干掉了。

 

  呜呼哀哉,大兴终究是断送在自己人手中了。

 

  神武大帝每想起这件事,都吃不下竹子。

 

  他本想埋葬了东方丞相的小尸体,可是却被动物园的管理们动作迅速地抢走了,好像慢了一步他就会把麻雀尸体吃掉似的。

 

  东方愈死后,神武大帝每天都凭栏远眺,期待着,猜测着自己的儿子们会转世成什么样的盖世英雄,脚踏祥云来营救自己。

 

  直到这天半夜,星月朦胧,夜风微凉,神武大帝昏昏欲睡间,忽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哪怕警觉性已经下降不少,他还是耳尖一颤,醒了过来。

 

  “父皇,是您吗?”

 

  不远处传来耳熟的声音,神武大帝一个激灵瞪圆了眼睛。只见朦胧月光下的草丛堆里排排站着一团团毛茸茸的小东西,看不出是什么动物,似站似跪,神态恭谨。

 

  他们面前蜷着的却是胖胖,此刻胖胖也是睡眼惺忪,被吵醒后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神武大帝默默从左往右数了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他又从右往左数了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没错……

 

  老泪纵横啊!

 

  “朕的皇子们啊……果然都死了……”

 

  这一声哀号,把那九团毛球吓了一跳,齐刷刷回过头来,终于看到了角落里几乎要跟夜色融为一体的熊猫滚滚。

 

  “父皇啊–”九个皇子们一个个争先恐后、连滚带爬地往神武大帝那边跑去,那一声父皇喊得千回百转,那种激动中透着悲痛,狂喜中透着哀伤的复杂情感表达得淋漓尽致。演技是一个政客的基本修养,哪怕变成了仓鼠,也不能忘了自己的本能。

 

  没错,那一窝皇子们,现在成了一窝仓鼠。浑身上下是雪白的软毛,只有头背上是浅浅的栗色,这九只乍一看上去长得都一个样,然而仔细看看还是各有不同,比如这只头顶秃了一块的,听声音神武大帝就知道是他的嫡长子。

 

  感慨万千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们,神武大帝叹息一声:“没想到,朕的儿子竟变成了一窝老鼠,如此不堪。”

 

  皇子们互相瞅了瞅,都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玩弄手指。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自己生成了老鼠确实是丢了父皇的脸面,看看他老人家,活着的时候受万民敬仰,死了投胎都能受万民宠爱。据说这个叫动物园的地方都是以父皇的名字命名的,想想真是了不得。

 

  “父皇,儿臣找您找得好辛苦啊!”大皇子迈着小碎步上前,“前两日遇到一只麻雀说起,才知道东方丞相竟是它们中的一员。如今麻雀们已然布下消息网,覆盖在整个园区,把父皇重生的消息传达到每个角落,召唤我大兴旧臣前来救驾。儿臣们自知相貌丑陋不堪,有损父皇威名,然而孝心一片,片刻不敢耽搁就跑来了,让父皇在此受苦多日,儿臣罪该万死!”

 

  身后八只仓鼠听到老大这么说,齐刷刷地跪了下来:“儿臣罪该万死!”

 

  大半夜的,都有回音了。

 

  隔壁的萧长羽就被吓了一跳,举头四望。

 

  然而吓得最厉害的,却是站在一旁看了许久的胖胖,捧着碎了一地的玻璃心,哽咽着说:“滚滚,原来你在外面……有了别的熊猫了吗?”

 

  神武大帝愣了一下,连连挥掌否认道:“不……不是你想的那样。”

 

  九只仓鼠耳尖一动,又是整齐划一地转头看向胖胖,上下扫了两眼,又转回来看向自己的父皇,眼神更加崇拜了:“父皇,您在这里有了别的熊猫了吗?”

 

  神武大帝扶额无语。

 

  不怪胖胖误会,毕竟熊猫幼崽本来也就是仓鼠般大小,猛一看还真有点儿像。不只是胖胖,对面铁栏里快把脑袋挤过来的萧长羽也是瞪圆了贼眼,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熊猫怀孕是要多久,我就睡了一觉,你们孩子都这么大了?”

 

  “你们都给朕闭嘴!”神武大帝熊掌一挥,猛地在地上拍了下,将两个不懂事的家伙镇住,然后才缓过神来看向自己的儿子们。

 

  “说吧,朕驾崩之后,你们都是怎么自相残杀的!”

 

  几个皇子们心虚地互相看看,最后还是大皇子硬着头皮先开了口:“回禀父皇,父皇驾崩后,儿臣率领大军荡平雎阳,将反贼满门抄斩,又安排好了父皇的后事。之后朝会上东方丞相认为国不可一日无君,主张按照祖制立嫡,立儿臣为新帝。朝中大臣过半附议,然而二弟却不服,策动御林军包围了皇城逼宫,东方丞相大怒,登上城楼大骂二弟无君无父、谋害手足,情绪激荡之下跌落城楼摔死了。之后儿臣也被二弟的御林军包围射死。”

 

  神武大帝冷哼一声,眼神瞟向二皇子。二皇子眉梢有一道浅浅的疤痕,他指着疤痕说道:“父皇,大哥所言不实,是大哥先软禁并逼迫我等支持他登基,儿臣是出于自保才反抗。儿臣虽下令让禁军射杀大哥,却是因为大哥先杀了老三,还在儿臣脸上留下一道伤,若不是儿臣躲避及时,这一箭就射穿眼睛了。”

 

  “是啊,父皇。”老三也站了出来,“大哥和老四一起逼迫兄弟们造反的!儿臣就是被大哥杀的!”

 

  老四上前一步说:“大哥是为了给儿臣报仇,是老三先杀了儿臣的。”

 

  神武大帝叹息了一声:“老二,你杀了你大哥之后,又是怎么对你弟弟们的,把他们都杀了吗?”

 

  老五答道:“父皇,这你就错怪了二哥了。大哥和三哥死后,皇后就联合外戚,逼死二哥了,儿臣是被皇后杀死的。”

 

  老六点点头说:“儿臣也是被皇后杀死的。”

 

  老七也点点头说:“儿臣也是被皇后杀死的。”

 

  老八也点点头说:“儿臣也是被皇后杀死的。”

 

  神武大帝一脸痛不欲生,问老九:“九儿,你也是被皇后杀死的?”

 

  老九摇摇头说:“皇后看儿臣年幼易操控,便立儿臣为帝。”

 

  神武大帝问道:“那你怎么也死了?”

 

  老九说:“儿臣没想到这等好事落到我头上,笑死了。”

 

  众兄弟齐齐鄙视他。

 

  萧长羽捶地狂笑:“陛下,你娶了一个好老婆,还生了一堆好儿子啊!”

 

  神武大帝和他的儿子们转头怒吼:“你闭嘴!”

 

  每个政治家都乐此不疲地投入权力的斗争中去,哪怕明知道其中流淌着鲜血与肮脏。因为每个人都觉得里面流着会是别人的血,不会是自己的。

 

  大兴王朝的权力更替说多了都是血泪啊。神武大帝辛辛苦苦东征西讨十几年,领土扩大了一倍,国力上了好几个台阶,眼看着千古一帝的美名就要加诸己身,却被隔壁那个二货用刀给戳死了。

 

  戳死了没关系,朕还有好几个儿子呢。

 

  可惜,才没几个月,儿子们也下来陪朕了。

 

  神武大帝自我安慰,没事没事,朕还培养了一大帮国家栋梁呢,文能定乾坤,武能打天下。

 

  他却听儿子们又说:“儿臣听丞相说,已经让麻雀们发出消息,召唤我大兴旧臣前来救驾。父皇放心,我大兴的能臣差不多都来了,定能救出父皇!”

 

  大皇子说:“没错,方天华和颜朗智计过人,儿臣最早杀了他们,应该早就到了此地。”

 

  方爱卿……那个三岁能诗,五岁能文,连中三元、满腹经纶的才子,今年才二十五岁啊!那是朕打算留给下一代当班底的!

 

  颜朗,颜回世家的传人,天下士人楷模,鸿儒大德,连朕看到他都要恭恭敬敬……

 

  二皇子说:“儿臣把廷尉张谦和禁军统领苏放也弄死了,这两个凶名赫赫,千军万马都不在话下,更何况这里的飞禽走兽了。”

 

  老三老四掰着指头数:“当初逼宫的时候,儿臣好像也杀了不少,不过夜色太黑没看清脸。”

 

  老五、老六、老七、老八七嘴八舌地说:“反正宫门流血三日不止,人手应该是足够的。”

 

  老九补充了一句:“儿臣只知道,朝堂上的人全都换了。”

 

  皇子们拍掌赞道:“太好了,皇后一定也出了不少力。”

 

  神武大帝大怒,恨不得一巴掌把他们拍到土里去:“你们在这群败家子,朕三顾茅庐给你们找来那么多贤良之才,你们居然全杀了,那大兴怎么办!”

 

  大皇子有些委屈地缩缩脖子:“可是父皇,反正现在大兴是母后当皇帝,咱们皇家的人都死光了,您何必给她留能臣,还是救父皇比较重要。”

 

  神武大帝愣了一下:“这么说好像也没什么错……”

 

  “所以父皇,当务之急就是儿臣拿您的旨意去召集旧臣,不过您知道的,好多臣子都是死在儿臣手中,儿臣怕他们不信,所以还需要父皇拿出信物。”大皇子说。

 

  神武大帝左右瞅瞅,随手折下一根竹子,从上面撕下竹叶。

 

  “朕命麻雀部队为空军一号,你们各领一队,衔竹叶为讯,来此地集合。”

 

  “儿臣遵命!”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未完待续)


欢迎订阅十八金钗

获取更多内容请关注我们哟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