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长篇连载】人欲——前篇·纯真的小白第084回: 邻凶以力论邦交(徐公子胜治着)

无上妙法禅海探源2019-01-09 15:40:02







前篇·纯真的小白

 第084回                

   

邻凶以力论邦交




图片来源:网络(配图与本文无关) 

  

     此时那边海岛上的情形有了变化,登峰在空中以一敌三,不仅要对付两名神殿其实,还要对付一名大神官的法术偷袭,已经是尽了权力。黑白二气堪堪挡住剑芒,两仪梭飞出环绕穿行直接与两名其

    实斗剑,一只手施法引到两仪梭,另一只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对抗某种叠加的负面法术攻击。

    这时克里根动了,他简短的吟唱了几句,伸出一根手指朝地然后往上一挑。刚才沙滩上已经熄灭的火海又陡然升腾起来,他这简简单单的一施魔法,比刚才两名大神官施展的火海术威力还要大上一

    倍,火海中所有的沙子都通红发亮成了流动的玻璃状,随着他的手指一挑,流动的火沙就像有浪头翻滚,凝结在一起成为一条明亮的火龙从地下窜到了空中,飞舞着攻向登峰。

    这时空中有人说了一句话:“去他吗的!听声音这人既不是吼也不是喊,但是嗓门极大就像一个炸雷,紧接着天上掉下来一座山!

    是一座山吗?其实是一个长条形的物品,暗青色闪着点点金光,从高空落下本来不大只有一尺来长,但是迎风见长变成了十丈方圆的一块巨石,抬头看去就是一座小山落了下来。这座小山在空中正

    砸在火龙身上,炽热的流沙被砸得四散纷飞就像下了一场火雨都落向站在地上的克里根与那名大神官的头顶。

    克里根从红袍中取出一根褐色的短杖,短杖顶端还镶嵌着一块紫色的晶石,在空中挥过上方出现一个半球形的紫色透明的圆罩,火沙落在圆罩上纷纷飞溅煞是好看。克里根低吟一声再一挥短杖,飞

    溅的火红色流沙在圆罩上方汇聚盘旋再度凝结成形冲向空中,天空上出现的是一名大汉,正是海南派掌门宣一笑,他祭出青金镇打落火龙,然而这条火龙又凝聚成形向他袭来。

    宣一笑在空中收回青金镇,又成了一尺来长的纸镇模样,看见火龙飞来一挥手,一尺来长的青金镇的

    轮廓突然发散而出,从手中射出的虚影就像一条十丈长的方棍,在他手中粗细只有寸许,到十丈开外已经有一丈粗细。他在空中挥动长长的青金巨镇迎向火龙。一镇砸在龙头上,又把火龙砸成一片

    火雨。

    但这次火雨没有飘散,又化成一片雾状的亮红色飞沙漫天卷来,宣一笑大喝一声,青金镇上金色斑点一起发亮,飞出一片金色的星光,就像漫天飞舞的黄蜂交织成一片金云与飞沙缠斗,克里根站在

    地面上以法杖指挥天上的飞火流沙,围绕着宣一笑时聚时散,宣一笑挥舞青金长镇以及金点光云御敌,这克里根也真是了得,竟与一派掌门宣一笑斗了个旗鼓燈火書城獨家首發相当,想那宣一笑当年与七叶同在登闻门下

    学艺,他如今的修为虽还逊登峰一筹,但在昆仑修行界也算一流好手。

    宣一笑以一敌一暂时难以取胜,那边登峰以一敌三压力就有点大了。也算是人老成精,他不愧是宣一笑的师叔眼光更为老辣,斗法一久也看出了对方的破绽,自己所面对的三个人优势在于配合,面

    前的两名神殿骑士纠缠格斗,使他没有办法靠近那个魔法师,而那个魔法师在很远的地方总使出各种各样很阴损的招术给予种种远程伤害。克里根刚才发出的那个光罩是一种护身的手段,但如果破了他

    们的护身魔法对方的本体是不堪一击的。

    登峰和宣一笑这么斗下去恐怕占不了便宜,他向宣一笑喝了一声:“七花,分则力散,你我得攻守一体,联手方能取胜。说话时稍一分心,包围着他的空气突然一滞。两仪梭飞行稍慢,一名神殿骑

    士欺身到黑白二气的正中,登峰差点被一剑劈中。他一弹指尖发出一道弧光硬接了这一剑,胸中也是气血翻滚,便不再敢分心去堪宣一笑。

    宣一笑看见登峰有点招架不住了,在天上大吼了一声,这一吼的威力虽然比不上瑞兽望天吼之威但也是霹雳惊人,震得所有人的身形一滞,包围着他的火龙也在空中停顿了片刻,宣一笑趁机一收青

    金镇,披着一身点点金光向旁边飞去,青金镇从手中飞出却打向正围攻登峰的一名神殿骑士的后背。

    那名神殿骑士反应也极是迅速,不回头反手就是一剑劈来,不料青金镇在空中一转却躲开了打向另一名神殿骑士,宣一笑去势不停迎上了十字剑的白芒,空中挥手掌缘带着一片青光斩在十字剑上,

    这一掌硬碰硬将那名神殿骑士从空中震出一丈多远,宣一笑身法不停闷哼一声直往前冲进入了登峰发出的黑白二气盘旋的范围。

    宣一笑以空手接剑,看上去把那名神殿骑士震退实际上自己也吃了点亏,听他闷哼之声应该是受了一点轻伤,因为他坚持不退不躲不闪。宣一笑与登峰汇合站在一处,两人的伸向立刻在原地旋转以

    来,登峰所发出的黑白二气分开各随着两人上下左右盘旋,就像两条在空中相互穿梭的太极鱼,而宣一笑发出的点点金光宛如一群大黄蜂带着隐隐的翁鸣声去斗两名神殿骑士的剑芒。

    他们两人这么一汇合在一起,攻守之间威力大了很多,这两人本来就出自同一门,相互道法配合非常娴熟,各御黑白二气在空中依阵势盘旋,能冲破魔法师所施展的种种法术羁绊,对于周身包围的

    剑芒缠斗则只守不攻。克里根发出的流沙火龙也围了上来,散发着炽热的光芒向黑白二气飞扑,点点金光也像一片金色的流沙汇成长束,缠绕着只与火龙游斗却不反攻。

    宣一笑与登峰在天上只守不攻,但地上的情况却不一样了,青金镇与两仪梭不知何时已经全部飞出了战团,青金镇在空中化作一根长条形的巨石,翻滚着不断拍打克里根等两人头顶上紫色光罩,打

    得一阵阵紫光乱颤。另一名大神官也从怀里取出一根法杖指向空中,顶端是一枚白色的晶石,光罩上方又多了一层盾牌形的白光,而登峰的两仪梭如飞射的子弹,来回盘旋冲击白光护盾,护盾的光芒越

    来越暗眼看就有被击碎的危险。

    地上两名魔法师受到了攻击,那么天上宣一笑和登峰所受到的魔法攻击就减弱了许多,天上的防守变得越来越稳,地上的进攻威力也越来越大,这样下去用不了一时三刻,克里根与那名大神官就得

    交代了,他们俩一败,天上的两名神殿骑士也讨不了好。眼看抵挡不住。克里根终于说话了,他开口向一直傻傻地站在天上的一名旁观者求助。

    天上地下斗得缤纷灿烂,但是还有一人一直展开双翼浮在空中没有出手,阿芙忒娜皱着眉头神色有些痛苦也有些困惑,似乎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时就听见克里根的声音传来:“维纳骑士,你真的

    背叛了教廷吗?

    “不,我没有!阿芙忒娜下意识的答道。

    克里根:“这个海岛上早有埋伏,是你引我们来的,你和他们有勾结!

    阿芙忒娜:“不是我安排的,我并不知情!,

    曾并肩战斗的神殿骑士遇到了异端的伏击,你就冷艳旁观等着我们遇害吗?如果这样,那教皇也会认定你和他们是一伙的!

    阿芙忒娜:“不,不是!说到这里她脸上犹豫挣扎的神色一闪而过,终究还是一咬牙缓缓的拔出了一柄十字长剑,她的腰间并没有悬剑,这把剑是随着她手的动作凭空抽出的一道银白色光芒长剑。

    为了证明自己是清白的,阿芙忒娜不得不出手了,她如果出手的话战局将立刻扭转,这一点克里根比谁都清楚。

    做为一名女人,阿芙忒娜之所以能够位列神殿骑士,并不是因为维纳家族的背景,而是因为她本身强大的力量,她是非常少见的既精通魔法又擅长武技的骑士。虽然在西方教廷中魔武双修的人也不

    少,但同时能达到她这种成就的人寥寥无几,二十三年前进犯志需大陆让她领队也不是偶然,但是就在此地上空,她让风君子揍了个莫名其妙,这是平生奇耻大辱。

    时间过了二十三年,阿芙忒娜的魔法与武技已经远胜当年,她自告奋勇又一次来到志需大陆也想找机会与风君子再战。但她再见风君子的时候却是那样一种戏剧性的场面,期待中的复仇之战一直没

    有打起来,却莫名卷入到与拉希斯主教的互相控诉中,教廷来的高手当中,以她与克里根红衣大主教的力量最为强大,如果论战斗力,阿芙忒娜还远在克里根之上。

    远处的海岛上,梅先生在镜子里看见阿芙忒娜拔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做了一个与阿芙忒娜一摸一样的动作,空中抽出的却是一把二尺长的雁翎状短刀,阿芙忒娜拔出银色长剑,一展羽翼在空

    中转身高举长剑,一道剑芒射向天空,接着挥剑劈向空中的黑白二气,一道银色的长虹从天而来带着锐不可挡的力量,阿芙忒娜劈出剑光的时候,梅先生也一挥手,那把短刀竟飞入了虚空巨镜之中。

    冲天的银芒劈击而来,登峰和宣一笑也知道厉害,青金镇与两仪梭同时收回在空中交叉挡住银芒,海岛上的整个天空都一阵摇晃,此时黑白二气与飞舞的金云一阵涣散,另外两名神殿骑士趁机收回

    所有的飞舞剑芒,同时飞身挥剑向黑白云气中抢攻,就在此时怪事又发生了――――那两名神殿骑士脚下一空,猝不及防从天上突然掉了下去~!

    怎么回事?原来虚空中突然有一条七彩光芒激射而来,穿过紫色透明的护罩化作一片七彩的光羽,这光羽飞舞落在那名黑袍大神官的身上,就像燃起了七彩的火焰。那名大神官连叫都没有来得及叫

    一声,黑袍四散碎裂,整个人化作一阵焦糊的青烟。大神官被梅先生祭出的法器毫光羽斩杀,他一直施展的空气法术也停止了,那两名神殿骑士一不小心就掉到了沙滩上,也算两人训练有素在空中控制

    姿态稳稳落地没有受伤。

    突然发生的变化也让克里根惊骇欲绝,他一挥短杖自己也飞到了天上,同时落在沙滩上的两名神殿骑士也随着他的短杖挥动被带到了天空。克里根飞到了阿芙忒娜的身后,两名神殿骑士一左一右护

    住了他。

    这时候激烈的争斗已经停止了,七彩光羽又汇成一束成了一把光芒四射的短刀,这短刀飞向登峰与宣一笑立足的地方,被收在另一个突然出现的人手中。

    梅先生也出现在战场上,站在登峰与宣一笑两人身前,小白和清尘在镜子里看见梅先生吃了一惊,转身又看见梅先生仍然站在身边,齐声问道:“梅先生,你怎么变成了两个?

    梅先生微笑道:“身外化身而已。

    清尘:“和我刚才一样吗?

    梅先生:“不一样,那边的可是我的本尊。

    白少流:“那这边这个呢?说着话还伸手捏了捏梅先生的胳膊,在查验是不是真的。

    梅先生:“这个是身外化身。但也不是假的,我可以随时变换。

    白少流:“这么神奇?一个人变两个?

    梅先生:“可不止两个,多着呢!等你修为到了这地步你也可以的。

    这边的梅先生在说话,那边的梅先生也在说话。他面沉似水对着对方那伙人说到:“你们教廷有个叫拉希斯的神职人员,在乌由与江湖术士勾结,为满足私欲纵容他人为恶。洪和全杀人,本与拉希

    斯无关,但洪和全的一身邪功却得自于拉希斯的传授,按照昆仑修行人的规矩,他应该负责解决这个问题,可惜他用的方式是不分彼此全部杀人灭口,在场七人一概格杀,其恶尤胜于洪和全,其罪当诛

    !

    梅先生一出现也不管对方怎么样,径自开口宣布的却是人不在场的拉希斯的罪行,克里根有些莫名其妙同时又胆战心惊,在阿芙忒娜身后问道:“你是什么人?

    登峰喝道:“你闭嘴,没资格问话!

    梅先生淡然笑了笑,还是没搭理对方,仍然是径自开口朗声宣告:“这只是拉希斯一人的私恶,按照我昆仑的规矩需要你们教廷首先处理,这位维纳女士也处理了,我一直在等结果,你们教廷的内

    部纷争非我能够插手,可是今天这个结果却让我失望,你们回护内恶,却要诛杀我昆仑无辜少女,那么对不起!杀人者死,动手放火的两个人现在已经死了。

    克里根大主教:“你到底想怎么样,如此卑鄙的在此设下埋伏?

    梅先生:“我会给你问话的机会,但我现在话还没说完,你们门派中的掌门人,对不起我说错了,你们叫教皇,他应该惩处拉希斯,如果你们自己不动手,不论拉希斯人在何处虽远必诛,昆仑修行

    人遇之格杀勿论!。。我说完了,你可以提问了。

    克里根不知道是被噎的还是被吓的半天没说话,阿芙忒娜问了一句:“请问你是不是昆仑盟主梅野石?

    宣一笑答道:“这位就是三梦宗梅掌门,也是我昆仑修行界的主盟之人。

    阿芙忒娜:“拉希斯所作所为,并非教廷的命令,据我所知他也违反了教廷的规定是背弃上帝的行为。

    梅先生对她还比较客气,很有耐心的答道:“也许吧,这本来只是一个人的错,可他毕竟是教廷派到我志需大陆来的主教,教廷不处理他我当然要处理他,你称之为审判也行,在我这里是以规裁决

    阿芙忒娜:“昆仑修行人三大戒,我听说过,我们并没有违反这三大戒律。

    梅先生:“你听谁说的?

    阿芙忒娜:“尚云飞尚先生,他是教皇的客人,曾经对教廷讲解过你们这些人的戒律。

    梅先生:“原来如此,难怪我总抓不住把柄,但是你不要忘了天下不仅有三大戒,所谓三大戒只是守护俗世安定的一条规则,违戒未必该死,守戒也未必就无罪。我把你们当作和一样的修行人,修

    行人之间的争斗也有善恶是非,拉希斯该死,世俗中的巡捕或警察管不了他,教廷护恶不管他,那就别怪其他人翻脸动手了。

    克里根终于说话了:“我们是为传布上帝的福音而来,并不畏惧与任何异端之间的战斗,所有人都应该沐浴在主的光辉之下,任何人不能与上帝谈条件。

    梅先生:“你心里怎么想我管不着,你爱传教就传教,但是像拉希斯这种事情决不允许出现。有一个我杀一个!如果教廷支持这种行为,认为应该向异端力量使用魔法燈火書城獨家首發征服的话,就是向昆仑修行人

    宣战,到时候不用你们来,我会亲自带人去踏平教廷所在的冈比底斯山!记住了,在我眼中你们是和我三梦宗一样平等的一个修行门派而已,虽然这个门派比较大,但也不要自乱门规取灭门之祸。

    这席话说的阿芙忒娜浑身一颤,脸色也沉了下来:“你,你要向上帝宣战吗?

    梅先生:“错了,此事与上帝无关,我虽不信仰他。但我尊敬你的信仰。指点我修行的前辈也曾有佛有道,他们信仰三清与佛祖,我一样也尊敬,但是你不要忘了,我尊敬信仰上帝的人,并不代表

    可以容忍有人以上帝的名义凌驾于他人之上,将人欲以神的名义强加于世间。就算世间没有了教皇与教廷,也一样有《圣经》与对上帝信仰对不对?维纳小姐,不知道你听明白没有?

    这一番话对于一个神殿骑士来说,无疑是离经叛道,就算她听明白了也一时之间想不明白,这时登峰悄悄向梅先生传音道:“盟主,后面那几个人情况不对,他们的魔法可以远程突然发出。那边在

    低头念咒,似乎想突然偷袭。

    梅先生传音给登峰和宣一笑:“不妨事,如果他们向我出手你们不要管,只要合力拦住那女的就行,注意不要伤了她。

    阿芙忒娜仍然发问:“梅先生,你这是在谈条件吗?

    梅先生:“不是谈条件,是下通知,我和你们没什么好谈的。如果要谈,让教皇亲自来见我,昆仑修行人一视同仁,你们在志需大陆立足我不反对,我可以邀请教皇来参加四十年候的宗门打回,他

    不来派代表来也行。如果那时教廷的修行人还在志需大陆的话,那就和其他人一样来参加修行盛会。梅先生不谈条件只是下通知,而且还邀请教皇参加宗门大会,一竿子支到了四十年候,言下之意刚才

    所说的话就是告诉对方该怎么办,没有什么商量的意思。

    这是克里根在阿芙忒娜背后小声道:“维纳骑士,你都听见了吧,他们是藐视上帝最彻底的异端力量,已经没什么话好说了。我已经准备好发出神之审判,你现在也出手吧!

    阿芙忒娜:“为什么?

    克里根:“不杀了他们,我们能活着回去吗?

    他们在这里悄悄一问一答,梅先生也在暗中喝道:“退开!登峰和宣一笑飘身往左右急退,此时梅先生上空突然出现了一个耀眼的十字架,阿芙忒娜看见天空的十字架出现也拔出了十字银剑,但此时

    青金镇和两仪梭飞来封在了她的身前只守不攻挡住了她的剑路。


<未完待续>


徐胜治 ,又号风君子,忘情公子,笔名徐公子胜治。 

徐胜治以笔名"徐公子胜治"亲笔撰写的“鬼、神、人、山、地、天、惊”系列小说——《鬼股》、《神游》、《人欲》、《灵山》 、《地师》、《天枢》、《惊门》已经连载完成,在网络上受到广泛好评。

他还是一位传统文化研究专家,知识面很广。对于各类宗教,他都了解极深,尤其是对道教的修养之术——内丹术有着深刻的认识。大家都认为他在丹道之中境界很高。同时在哲学及社会学等多方面,公子都有独到的见解,当然,其中少不了他的专业——经济学。因此,不论在小说界还是在经济界,公子都具有非凡的地位。 

人鬼神灵写作顺序:鬼股-->神游-->人欲-->灵山-->地师-->天枢-->惊门-->太上章。 

推荐阅读顺序: 神游-->人欲-->灵山-->地师-->天枢-->惊门-->太上章。因为鬼股是由一个个小短篇组成的,建议作为神游和人欲的外传来读。 

读他的天地人神鬼灵七部曲,真的受益匪浅,公子的很多看法都非常清晰透彻,可以说他的小说能够培养一批真正的国学爱好者。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编辑:源源小仙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