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旷野梧桐”第九期《运河》同题作品(七)故事‖张晓坤:运河岸边的枪声

风雅桐乡2018-12-09 11:07:10

图/李昭旻  编辑:一色



运河岸边的枪声


文/张晓坤


崇德古镇,运河岸边的渔家村坊上有一户人家,住着兄妹二人。


兄长长得五大三粗,相貌凶恶,最可怕的是额头上还有一道三寸长的刀疤,令人远远望着都能生出三分寒气。而妹妹长得眉清目秀,声音甜美,如同夜莺鸣唱,让人忍不住想多亲近亲近。


这对兄妹是几年前东北迁移过来的。东北沦陷后,有不少百姓忍受不了日本人的欺凌,选择南下定居。


渔家村都是以打渔为生,兄妹俩没这手艺,干不了这活,但妹妹心灵手巧,女红做得好,很快找到了一份替渔户修补渔网的活计。


有这样的兄长保护,按理说妹妹没人敢来欺负。然谁又能想到,这长得像阎王一样的汉子却是个傻子,傻得无可救药,见谁都咧嘴傻笑,这一笑能把他额头的刀疤拧成一朵花来。这傻子还胆小,非常怕枪,哪怕是顽童手上木枪都能吓得他躲到门角落里,如果有人拿着一杆货真价实的猎枪都能让他跑出三里地。


这户人家姓王,大家不知到傻子叫什么名,都管他叫王大傻,妹妹有个正儿八经的名儿,叫王小妮。


初来乍到,地方上一些流子惧于王大傻的“威武”,不敢滋事,时间长了才发现那不过一个“菩萨头”,中看不中用,找把木枪在他眼前晃一晃都能吓得他屁滚尿流。


这些流子的目的当然不是逗王大傻玩,而是要欺负王小妮。王小妮就像荒野上长出的一朵雪莲花,令远近流子的哈拉子流了一地。


可当他们试图欺负王小妮时傻眼了,别看王小妮长得弱不禁风,束鸡无力,但交手后才发现,这女子手上有武艺,三五个大汉都近不了身,加上周围有善良的村民经常闻风赶来,那些流子每次都是怆惶而逃。


在离崇德县三十里外的临平山上有一伙强盗,强盗头子叫黄麻子,为人凶残,无恶不作,还与当地的国民党地方政府官匪勾结,经常干一些打砸抢的勾当。


黄麻子身边已有九房压寨夫人,这几年仍然在寻找第十房,可惜方圆百里都找不到令他满意的有女子。


这日听手下喽罗说崇德县城内有一名女子姿色出众,有着倾国倾城之貌,令黄麻子色心大动。


第二日黄麻子勾结了当时的崇德县警备团团长,以一条小黄鱼的价格求团长把警察队伍派到城外拉练,而黄麻子一伙人趁机化妆成普通百姓偷入城里。


事情进展出乎意料的胜利。这一次黄麻子决定干一票大的,不仅要把小美人抢到手,还要把整个渔村打劫了,怎么说也要把小黄鱼的代价捞回来,身为强盗可没有干亏本买卖的习惯。


这一次黄麻子带出了五十名好手,武器有刀有枪,对付百来个名手无寸铁的村民,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结果。


当黄麻子把强盗全线铺开,把渔家村包围后,村民们果然被震慑住了,大多人不敢轻举妄动。


也有一些不服气的后生手持柴刀渔具从一些角落里冲出来,但被匪徒们手起刀落砍了。


一时间人头落地,血洒长空,场面起了骚乱,不少被害者的亲人不再顾及自己的性命,选择与强盗拼命。


黄麻子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哪会在乎杀多少人,他亲手操起一把王八盒子枪,叭叭叭连开数枪,把几名老人打倒在地:“你们谁敢再乱来,这就是下场!”


那些配长枪短筒的强盗全都将家伙对准了村民,场面再次被血腥镇压下来。


渔家村村民紧靠运河,祖祖辈辈捕鱼卖鱼为生,生活还算富裕,积累了不少物资和钱财。然他们的积累都被强盗搜刮了出来,在村口的空地上累成了一座小山。


黄麻子心头欢喜,看来这样的买卖以后要多做几笔。


他也没忘此行的真正目的,打量了全场,并没有发现姿色出众的女子,便抓住一个年过六旬的老人喝道:“老家伙,听说你们村新来了一个大美人,住在何处?”


老人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并不为所动,把头扭过一边,并不理会。


“老东西!”黄麻子谩骂了句,随手一枪把他打死。


另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再次被黄麻子抓住,黄麻子挤出一点笑意,整张脸挤成一团,麻子密得都快掉下来了:“小子,我问你,你们村上那位美人姐姐住哪里,说出来我给你糖吃!”


哪知这少年更加干脆:“我呸!”一口浓痰吐在麻子脸上。


黄麻子大怒,再次打算把少年杀害,村民们再也无法忍受,反抗起来。


黄麻子用枪管推了推头皮,向匪徒们使了个眼色:“谁敢反抗给我杀谁!”


强盗们狞笑着向村民们扑去。


就在这时一个小巧的青影在人群中穿梭,她手持一把双管猎枪,不时朝强盗们开枪,每一声枪响都会有一人被散弹打成筛子。


这种老管猎枪非常笨重麻烦,但这少女使用起来行云流水,填弹上膛射击一气呵成,仅仅片刻打死了十几号强盗。


黄麻子吃了一惊,这也让他看清了对方的容貌,这就是传言中的那个美人?


带刺的玫瑰才有味!黄麻子狠狠吐了一口痰,高声说道:“小的们,不要伤了我的美人,她的弹药有限,给我活捉她!”


果然被黄麻子说中了,王小妮泛黄的旧军用袋内的弹药在射击十几人后已经告罄,她只能把猎枪当烧火棍使。


这些强盗都是整天在刀口上混的主,王小妮打斗没多久就被几个彪形大汉制服了。

黄麻子细眯着三角眼走向王小妮,一脸色相:“小美人果然一绝,今天就跟我黄麻子回寨,当我的第十房夫人吧!”


匪徒们趁机拍马屁:“恭喜寨主十全十美,功得圆满!”


“呸呸呸!老子是打家劫舍的主,又不是吃斋念佛的老和尚,什么功得圆满,恶得圆满才是!”


一阵肆意大笑后,强盗们就要离去。因为物资太多,他们夺取了村民的渔船,押解王小妮从水路回去。


“头,这些村民怎么办?”一个喽罗问道。


“这些愚民知道得太多了,都给我——”黄麻子做了一个抹脖子动作。


就在强盗们再次向村民举起屠刀时,远处某个角落里传出几声枪响,举起屠刀的匪徒应声而倒。


接下来枪声不断,每一声枪响都会有一名匪徒栽倒,一枪毙命,绝不拖泥带水。


眼看着匪徒们一个个倒下,而敌人如同隐藏在暗处的勾魂使者,根本找不到源头,黄麻子这才慌了神了,领着残兵败将往渔船上撤走:“风紧扯呼!”


剩下的强盗挤在七八条小渔船上,在慌乱中又挤落水几个人,但黄麻子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一边押着王小妮,一边喝叱着:“开船!开船!”


村民们见到有这么强大的援手,精神大振,纷纷举着渔叉尖枪,从运河两岸向河中投掷。虽然这些渔具没有多少准头,但足于令匪徒们乱掉阵脚。


而那个神鬼莫测的枪声始终存在,每一声枪响必有人栽入河中喂了王八。


打到最后,渔船上只有黄麻子和王小妮二人。


“住手,再不住手我毙了她!”黄麻子把王八盒子指住了王小妮的脑门。


刚音刚落,又一声枪响,黄麻子眉心中弹,整个人直挺挺栽入水中。


两岸村民欢声雷动,下水抢回王小妮和各家家当,然当他们特意去寻找那位神秘的英雄时,却一无所获,似乎从没有这个人的存在一样。


警备团长“拉练”回来后得知了这一事件,令他怒火冲天,这黄麻子不仅是他的金主,还是他一个姨太太的弟弟,但事情闹得这么大,他不可能拿渔村人开刀,只有暗暗打探那神秘枪手下落,可以这一查始终没有下文,只好不了了之了。


 一年后,国民军败走,日本人占领了崇德县城,日本人在城内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城中稍有姿色的女子都不敢出门。但王小妮是这家中唯一的劳力,仍然得抛头露面补贴家用。而她的哥哥仍然浑浑噩噩度日。


村民们看到这个家都不由摇头,叹息一声:“小妹子摊上这么个哥可惜了!”


这日,一个名叫龟田武二的日本军官带着几名手下和一个狗腿子翻译官来到了渔家村。


哐当一声,王小妮家院门被撞开了,狗腿子翻译指着院中劳作的王小妮兴奋道:“太君,就是她,王小妮,花姑娘大大滴!”


王小妮吃了一惊,往后退了两步:“你们干什么?为什么闯入我的家中?”


龟田睁着色眯眯小眼珠踱步过来,上下打量王小妮:“要西!”


翻译官歪戴着汉奸帽,拿枪指着王小妮:“太君已经看上你了,这是你的福气,乖乖跟我们走吧!”


王小妮脸色铁青,拒绝道:“我很忙,请你们离开!”


“不识抬举!”翻译官捊起袖子就要甩王小妮巴掌,没想到他的脸上先一步印上了个掌印。


“巴嘎!”龟田冲翻译官用生硬的中国话怒声道,“你敢打我的花姑娘?”


龟田武二又转向王小妮:“花姑娘,我们是中日友好交流,你滴跟我回去,我滴大大给你好处,懂吗?”


“不懂!”王小妮拎着一捆扎好的渔网就要出去,却被几名持着长枪的日本兵给拦了下来。


“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只好用强了!”龟田向手下甩了甩头,那几个日本兵就要捉拿王小妮。


王小妮早已憋足了劲,看准机会把手上渔网拍在一人脑袋上,左拳击飞侧旁士兵。另两名士兵从后面迎上,也被她的后脚踢飞。


趁这个空档,王小妮飞快往大门奔去。


“站住!”一个硬梆梆的东西顶在了王小妮腰间,正是龟田拿枪指住了她,“如果你敢再走一步,我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王小妮最终被他们五花大绑。


“花姑娘滴不友好,不过我喜欢!”龟田武二摘下白手套,捏住了王小妮的下巴。

翻译官哈巴狗一样弯着腰:“太君,你要不要现在……”


龟田武二瞪了他一眼:“巴嘎,知道还不滚出去?”


“是是是,这就滚!这就滚!”


翻译官和几名日本兵都退到了院外,顺手还带上了院门。


龟田脸上散发出淫邪的笑意:“你们中国有句话说,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就不要耽误时间了!”


龟田三下五除二脱掉自己的衣物,便向王小妮扑过去。


眼看王小妮就要被糟蹋,房中传出一丝响动,一个人影飞奔出来,一下子抢走了龟田的配枪。


“放,放开我,我妹,妹,不然,我我我打死你!”出来的人正是王大傻。


院门再次被打开,翻译官和日本兵再次闯进来。


当番翻译官看到这人是王大傻时,紧绷的脸放松下来:“龟田太君,这是个傻子,不会打枪,放心吧!”


龟田一看,这王大傻虽然举着枪,手却在一直颤抖,保险栓都没开,怎么开枪?


翻译官气定神闲走到王大傻面前,戏谑说道:“你不是怕枪吗,我这还有一把,你拿着,快拿啊!


翻译官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配枪递送到王大傻面前。


这傻子见枪就跑,太君的枪可能太小,他不知道害怕,自己的“王八盒子”肯定能把他吓跑。


翻译官正等着看王大傻笑话。


然而异象发生了, “王八盒子”连同龟田的手枪在王大傻手指间打了个转,枪口瞄准了翻译官。


“如此那就多谢了!”在翻译官凝固的表情中,一声枪响,翻译官眉心正中一枪,当场气绝。


“巴嘎!”龟田神色大变,光猪一样的身体往外逃跑。哪知才跑出几步,又一声枪响,龟田后脑勺开了瓢,应声而倒。


几名日本兵在这时也发出了子弹,但王大傻如同林中狡兔,虽然人高马大,但速度奇快无比,那几颗子弹都打在了他身后的柱子上。


接下来,王大傻双枪连响,几名日本兵应声栽倒。


这里的枪声惊动了城里的守卫军,有大队日本兵向这边赶来。


王大傻把一枪交给王小妮:“阿妹,俺都说了,躲是躲不过去的,只要鬼子一天不赶出中国,俺们一天过不上好日子。这个地方不能再呆了,俺们这就去找游击队?”


王小妮点点头:“阿哥,这次听你的,阿爹在世时让我们过太平日子,我们这才从东北逃亡过来。但现在看来阿爹也不一定是准确的。可是阿哥,外面鬼子这么多,我们逃得出去吗?”


王大傻嘿嘿一笑:“听声音我算出了人数,一共五十八个鬼子,俺身上还有一百多发子弹,你说够不够?”


在崇德街头出现一道奇景,一个个哇哇乱叫气焰嚣张的日本兵不知中了什么邪法,相继在崇德桥堍头栽倒,不时有人影从桥面跌落运河中,把半条运河水染成了血色。


经过一阵阻击,这波日本兵全部毙命,王大傻和王小妮趁机突围出去。


河对面是县城军部,又出来一队日本兵,还有两把歪把子机枪,对对岸二人疯狂扫射。


王大傻和王小妮凭着敏捷的身手在枪林弹雨中奔行,他们周围数米的地方都被对方火力打成了筛子。


王大傻收集到了几颗手雷,比量了宽阔的运河水面,深吸了口气,将手雷全部丢了出去:“去你姥姥的!”


手雷成功越过天堑般的运河,全部落到了对面,将几十个鬼子全部炸翻。


当时崇德城内枪战声响了半日,城内大片区域受到战火波及,日军死伤惨重。


百姓们都以为游击队打进城了,自发寻找受难游击队员,可以找了多日也没找到一名伤员,只是发现原俩兄妹居住的房屋空了。


没有人知道俩兄妹下落,更没有人联想到这场战斗会跟他们有关,他们大概是被鬼子所害了吧?


一年后有人在遥远的北方再次看到了俩兄妹的身影,据说他们在一个山区拉起了一支队伍,端掉了好几个鬼子据点。这故事在渔家村传开了,但没有人会轻信这种谣言,这两人一个是傻子,一个是妹子,讨个生活都不容易,怎么可能呢?


图/李昭旻  编辑:一色


作者简介

张晓坤,桐乡崇福镇人,生于1979年,个体,业余喜好写作,曾于《小小说月刊》、《百花园》、《喜剧世界》等杂志发表小小说多篇。



桐乡文化底蕴深厚,马家浜文化、良渚文化、运河文化、古镇文化等交相辉映,石门罗家角遗址距今已有7000多年,新地里良渚文化遗址是目前已知的全国良渚文化时期最大部族墓葬群;桐乡文化名人辈出,赵汝愚、张履祥、吕留良、茅盾、丰子恺、金仲华、钱君匋、徐肖冰等文化名人在这里诞生。


风雅桐乡·水墨乌镇

更多图文资讯,请点击以下文字链接:


丝思绸的故事


桐乡市丰子恺纪念馆


桐乡君匋艺术院


『乌镇民宿』云蒸霞蔚 上善若水—雲上乌镇·主题客栈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