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67期(应帝王7)

上海秋霞圃传统文化研究院2018-12-25 02:46:37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 由上海市儒学研究会理事,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郭美华,中国美术学院副教授兰宇冬先生共同主持,联合各大高校庄子研究者共同会讲,每周一四晚举行。爱国学i-guoxue公众号次日刊发。欢迎大家关注转发。

导读人:兰宇冬、陈志伟、郭美华

主题:《庄子·应帝王

原  文

南海之帝為儵,北海之帝為忽,中央之帝為渾沌①。儵與忽時相與遇於渾沌之地,渾沌待之甚善。儵與忽謀報渾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竅②以視聽食息,此獨無有,嘗試鑿之。”日鑿一竅,七日而渾沌死。





郭美华老师:

浑沌之死不但是《应帝王》之终,也是《庄子》整个内七篇之终。逍遥游昭示经由转逆流俗而开启本己自由的境域,齐物论任万物之自然而返回自身之自然以烘托整体性境域,养生主给出生命流变之运中的自为持存者,人间世表明流俗之域的缝隙以及本己生存的艰辛可能,德充符突破有形囿限而彰显人之真朴,大宗师以对知之有限性的领悟而让与自身与万物之自为自身,应帝王最后以个体性生存的渊深来消解流俗之域。在这一铺陈过程中,庄子哲学的一个主题之一,就是不断逸出道德-政治之域,而开启属于人自身本真而渊深的生存之域。浑沌之死,以否定性的方式表明:道德-政治之域,必然导致人之真性的丧失。从而,摈弃道德-政治这一流俗之域,就成为应对以帝王为表征的流俗世界及其权力-技术网罗的基本起点。

南、北与中央,是空间性的整体,也譬喻认知的展开过程(《知北游》)和自有存在的展开过程(逍遥游)。在认知自悟其有限性,在自身不断领悟且开放局限性的基础上,南北与中央的浑然为一之整体,本身即是人类本真的生存之域。但在自身有限性的昧然而伪以为妄的道德-政治之域,整体被扭曲而无真,人的本来素朴之浑然生命,在其中必然被戕害而死。

南海之帝,有明而片面于其明;北海之帝,有暗而囿限于其暗,中央之帝,朴而昧于其朴。明暗交织而淳朴丧失,这是流俗道德-政治之域的必然性使然。

倏与忽之为帝,恰好是权力显现自身的阴、阳之两面,让世界整体为道德-政治之虚妄伎俩所绑架,以智谋、权术、宣教等等方式,却还呈现为一种僭妄的真正之正义与真实之善良。

浑沌之为帝,则是在已然扭曲为万劫不复的道德-政治之域中的本能良知,自保且不暇,竟然还去“善待道德-政治之域的明暗交织之力量”。这无疑是一种暗示,一个人若以为能本真地存身于道德-政治之域,这是过于天真之举。浑沌本身乃是自存的完整性,但浑沌而昧然,存身于流俗之域,则是自身完整性的彻底不可能性。

我们不禁要问:倏、忽之谋为浑沌开凿七巧,究竟是不是一种尚且还有“真意”的行为?毕竟,浑沌还是“寄身在流俗之域”,还要看形状、听声音、吃食物、呼吸空气等等。简言之,浑沌作为人还有生物性存在的基本需求。倏、忽让浑沌这一需求更好地实现,如果是“真心实意”的,岂不是一种“好”么?

庄子以浑沌之死,表达的就是这样一个道理:流俗道德-政治之域昧于认知有限性领悟的权谋,无论如何伪以为真(即使真得来自以为是无伪之真),都是对人之真性的戕害与屠杀。

实质上,对人好或对社会好,这在权力掌有者当然是伪以为真,不可能有权力者以为掌有权力是为了对被权力所统御者“好”而运用权力的。对人或社会好,不过是权力掌有者为了更为有效地运用权力的“意识形态”伎俩而已。这是权力政治的本性。

为虎作伥的是,道德以为权力政治做粉饰,以分享权力之好处为目的,与权力政治的“意识形态”沆瀣一气,使得伪以为真在风俗、教化中渗透弥漫。

被权力被统御的大众,在权力掌有者与道德说教者的苟合沆瀣下,也被“教化”、“规训”、“洗脑”,居然也去相信“权为民所谋”之类的道德-政治欺诈。

在此意义上,一个人走向本己的真实存在之域,要突破的网罗,过于深广厚重。

浑沌作为淳朴真实之人,被庄子视为“帝”之一种,其死,不单单表明政治毫无淳朴性,而且也表明淳朴而欲求见存于道德-政治之域的毫无可能性。

七日而浑沌死,这是一个缓慢渐进的过程,是温水煮青蛙的真朴之死亡过程。习惯与懦弱,让人自陷于道德-政治之域的有毒温水,使得自身真性慢慢死去。

应对流俗道德-政治力量(帝王之力),就是将自身从必死之地召回,走向真正的生命存在。


附原文注解:

【注释】

① 南海之帝为倏(shū),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浑沌:“倏”、“忽”、“浑沌”,皆是寓言(林希逸说)。按,混沌寓言涵义颇丰。其一喻纯朴自然为美;其二,喻各适其性(《至乐》所谓:“义设于适”),混沌之死,如鲁侯饲鸟,“三日而死,此以己养养鸟也,非以鸟养养鸟也”;其三,南海为阳,北海为阴,中央为阴阳之合,《易传·系辞》所谓“一阴一阳之谓道”。简文帝说:“‘倏’‘忽’取神速为名,浑沌以合和为貌。神速譬有为,合和譬无为。”朱桂曜说:“案‘倏忽’乃同声连词,李分二字异训,非也。《楚辞·远游》‘神倏忽而不反兮’,《九辩》‘羗倏,忽而难当’,《九歌》‘倏而来兮忽而逝’,《九章》‘遂倏忽而扪天’,注:‘倏音叔。’《招魂》‘往来倏忽’,注:‘倏忽,疾忽貌也。’《九怀》‘倏忽兮容裔’,注:‘倏忽往来亟疾若鬼神也。’洪兴祖补曰:‘倏音叔。’《天问》‘倏忽焉在’,《天对》‘倏忽之帝居南北海’,《吕氏春秋·决胜篇》‘德勇无常,倏忽往来’,〈君守篇〉‘故至神逍遥,倏忽而不见其容’,并以‘倏忽’连文也。”王叔岷先生说:“‘儵’借为‘倏’。《艺文类聚》八引作‘倐’,‘倐’即‘倏’之误。《说文》:‘倏,犬走疾也。’”按:“儵”,有疾速义。“忽”,亦借为速。简文及朱说为是。李《注》成《疏》以“儵”“忽”二字异训为非。李勉说:“‘倏’‘忽’皆取其敏捷有为之义,与‘浑沌’反,‘浑沌’则譬其纯朴自然。‘倏忽’有为,反伤‘浑沌’之自然。”陈深说:“三者称帝,谓帝王之道,以纯朴未散自然之为贵也。”

② 七窍:指一口、两耳、两目、两鼻孔。


【今译】

南海的帝王名叫倏,北海的帝王名叫忽,中央的帝王名叫浑沌。倏和忽常常到浑沌的境地里相会,浑沌待他们很好。倏和忽商量报答浑沌的美意,说:“人都有七窍,用来看、听、饮食、呼吸,唯独他没有,我们试着替他凿开。”一天凿一窍,到了第七天浑沌就死了。

 

郭象《庄子注》

南海之帝为鯈,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浑沌。

〔疏〕南海是显明之方,故以鯈为有;北是幽暗之域,故以忽为无;中央既非北非南,故以混沌为非无非有者也。


鯈与忽时相与遇于浑沌之地,浑沌待之甚善。 

〔疏〕有无二心,会于非无非有之境,和二偏之心,执为一中之志,故云待之甚善也。


鯈与忽谋报浑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

〔疏〕鯈忽二人,由怀偏滞,未能和会,尚起学心,忘嫌混沌之无心,而谓穿凿之有益也。


日凿一窍,七日而浑沌死。

〔注〕为者败之。

〔疏〕夫运四肢以滞境,凿七窍以染尘,乖浑沌之至淳,顺有无之取舍;是以不终天年,中涂夭折。勖哉学者,幸勉之焉。故郭注云“为者败之”也。






 

  参考书目

一、 庄子书目

1、 《庄子鬳斋口义校注》 [宋]林希逸著/周啓成注解, 中华书局1997

2、 《庄子集解·庄子集解内篇补正》[清] 王先谦 撰/刘武 撰,中华书局新编诸子集成本

3、 《庄子集释》[清] 郭庆藩 撰 / 王孝鱼 点校,中华书局新编诸子集成本

4、 陈鼓应《庄子今注今译》,中华书局

5、 王叔岷《庄子校诠》,中华书局2007

6、 刘文典《庄子补正》,安徽大学出版社,云南大学出版社1999

7、 方勇《庄子纂要》,学苑出版社2012

8、 张远山《庄子复原本注译》,江苏文艺出版社2010年

注:在以上书目中,郭庆藩《庄子集解》把郭象注、成玄英疏、陆德明音义及十余家的注都收入其中。陈鼓应《庄子今注今译》分段讲析较为明晰,可作为阅读底本。王叔岷《庄子校诠》注疏辑佚很见功力,是现代庄子研究集大成者。方勇《庄子纂要》集中了历代庄子重要的注释,分章分段释读,此书可作为资料常备。张远山《庄子复原本注释》,力图恢复其认为的“魏牟”本原貌,自有其疏漏,但屡有新意,足以启发新思,应是当代庄子研究中无法回避之作。

 庄子生平与思想参考书目


1、王叔岷《庄学管窥》,中华书局2007

2、王叔岷《先秦道法思想讲稿》,中华书局2007

3、张祥龙《海德格尔思想与中国天道》,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年

4、刘笑敢《庄子哲学及其演变》,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

5、崔大华《庄学研究》,人民出版社1992年

6、熊铁基《中国庄学史》,湖南人民出版社2008年

7、方勇《庄子学史》,人民出版社2008年

8、徐复观《中国艺术精神》,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

9、[日]池田知久《道家思想的新研究:以<庄子>为中心》,中州古籍出版社2009年

10、王博《庄子哲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年

11、张松辉《庄子研究》,人民出版社2009年


以上书目暂定,抛砖引玉,望各位读友添砖加瓦!


往期回顾:


逍遥游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活动宗旨与规划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01期(庄子其人其书)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02期(逍遥游1)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03期(逍遥游2)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04期(逍遥游3)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05期(逍遥游4)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06期(逍遥游5)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07期(逍遥游6)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08期(逍遥游7)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09期(逍遥游8)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10期(逍遥游9)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11期(逍遥游10)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12期(逍遥游11)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13期(逍遥游12)


齐物论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14期(齐物论1)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15期(齐物论2)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16期(齐物论3)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17期(齐物论4)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18期(齐物论5)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19期(齐物论6)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20期(齐物论7)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21期(齐物论8)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22期(齐物论9)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23期(齐物论10)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24期(齐物论11)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25期(齐物论12)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26期(齐物论13)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27期(齐物论14)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28期(齐物论15)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29期(齐物论16)


养生主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30期(养生主1)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31期(养生主2)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32期(养生主3)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33期(养生主4)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34期(养生主5)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35期(人间世1)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36期(人间世2)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37期(人间世3)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38期(人间世4)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39期(人间世5)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40期(人间世6)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41期(人间世7)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42期(人间世8)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43期(人间世9)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44期(人间世10)


德充符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45期(德充符1)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46期(德充符2)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47期(德充符3)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48期(德充符4)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49期(德充符5)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50期(德充符6)


宗师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51期(大宗师1)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52期(大宗师2)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53期(大宗师3)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54期(大宗师4)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55期(大宗师5)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56期(大宗师6)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57期(大宗师7)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58期(大宗师8)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59期(大宗师9)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60期(大宗师10)


应帝王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61期(应帝王1)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62期(应帝王2)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63期(应帝王3)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64期(应帝王4)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65期(应帝王5)

【自然的箫声】庄子会讲66期(应帝王6)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