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第一次的时候,你们坚持了多久?

良品女人2021-06-09 11:19:34


  “贱种、妖怪,砸死你,砸死你……”一群七八岁大小的衣着华丽服装的小孩子,纷纷拿着手中的石子,狠狠的丢向地上一个身着破旧麻布衫的小女孩,小女孩看起来大概只有七岁左右,头一直低着,看不出她脸上现在是何种情绪。


  这群小孩中貌似带头的一个衣着华丽黄衫的小女孩,微微上前跨了一步,眼里泛着轻蔑和厌恶的光芒看向地上的小女孩,“楚语昕,你这个不知道是你娘从哪里带回来的贱种,不好好陪着你的贱人娘亲待在后院,居然还敢跑来前院?”


  被推倒在地上的小女孩不管那群华衣的小孩子说什么都没有吭声,只是低头默默的承受着,但是当她在听到华衣少女用那么轻贱的话语说自己的娘亲时,她猛的抬起头,一双血色的眸子顿时曝露在众人面前,血眸中透露出嗜杀的气息,紧紧的盯着黄衫少女。


  她这一眼使得本来还趾高气扬的黄衫少女吓得全身一震,但是转眼一想到她只是个废物,就不由得甩掉刚刚的胆怯,又讽刺的说道:“怎么?你一个连幻灵都觉醒不了的废物还能把我怎么样?长着一双像妖物一样的眼睛,连自己的父亲都不知道是谁的杂种,你有什么资格瞪本小姐,本小姐今天就替你的贱人娘亲好好教训教训你。”说完黄衫少女便双手迅速在胸前交叉结印,而她身后的那群华服小孩,顿时识趣的往后退去。


  “幻灵解缚,魔驹。”黄衫少女大喝一声,顿时一阵马鸣声嘶吼而出,一个类似马的灵魂状物体从黄衫少女背后涌现而出,四蹄优雅的落于虚空中,四周分别环绕着一团冰蓝色的火焰,全身洁白无瑕,冰蓝色的眸子眼含微微的怒意看向下方的黄衫少女,这就是黄衫少女的伴生幻灵,五星灵阶幻灵“冰炎魔驹……”


  随着冰炎魔驹的出现,一条长长粗粗的冰蓝色的铁链也由黄衫少女体内涌现而出,这天铁链紧紧的牵系着冰炎魔驹和黄衫少女,铁链的一头在黄衫少女的体内,另一头紧紧束缚在冰炎魔驹脖子上的项圈上,一圈黑色的符文如鬼魅般攀附在上面,这就是每个灵师与幻灵之间的契约之链,也称魂链。


  “本小姐今天就让你这个废物见识一下我的魔驹的厉害。”黄衫少女话音刚落,左脚后退一步,向飘忽在她后上方的白色骏马喊道:“魔驹,给我杀了她,噬灵解放,寒冰噬……”


  黄衫少女完全没有注意她的伴生幻灵在她下达噬灵解放时眼里闪过的一丝狠意,而当幻决下达时,后上方的魔驹一阵仰天嘶吼,周身气息瞬间变得异常狂暴,本来冰蓝色的眼眸也有几丝充血迹象,口中如冰晶般的芒刺向着小女孩的方向急速飞去。


  地上的小女孩还是一动不动的待在原地,只是血眸中的血色气息这时却因为愤怒不知不觉的迅速凝聚,慢慢有转为暗红色的迹象。而就在那芒刺距离小女孩还有三尺之隔时,小女孩眼中顿时一阵阴霾,血色的气息刚要涌现而出,此时却异变突生,一袭麻袍穿着的老者,拂袖一挥,那阵芒刺顿时被瞬间化解。


  “霈苑,你们在这里干什么,知不知道你刚刚这样差点就会弄死人。”麻袍老者声音冷冽而下,眉宇间尽是怒色,要不是刚刚自己及时赶到,恐怕这些孩子就要小命不保……


  叫霈苑的黄衫少女见得眼前的老者,顿时微微恼怒的收回自己的幻灵,嘟囔起小嘴看向麻袍老者,“千爷爷,是这个贱……”话音还没落,便见得麻袍老者眉峰皱起,急忙停住收回话语,又继续说道:“都怪楚语昕,我们一群人在这里玩的好好的,她突然闯进来,所以我就……”


  “所以你就放出魔驹,动用噬灵解放,想杀了语昕?”麻袍老者见楚霈苑并未否认,顿时气得眉峰紧皱,大声的呵斥道说:“简直胡闹,你可知道噬灵解放不是随便能用的,要是今天不是我及时赶到,以你三星灵者的力量,魔驹本就不是你能驾驭得了的。本来高傲的魔驹对你这个契约者本就不是满意,今天你居然让魔驹动用噬灵解放,你知道这对你自己的幻灵来说,会有多大的伤害嘛?”


  从小被娇生惯养的楚霈苑从来没有被人当众这么呵斥过,顿时气的一跺脚说道:“有什么了不起嘛,它不满意我,我还不想要它呢,如果用一次噬灵解放就死了的话,它还不配做我的本命幻灵。”


  楚霈苑的话使得麻袍老者盛怒的气息更加高涨,袖袍一挥,大喝道:“今天这件事我会如实禀告你爷爷,从今天起,你不得再动用你的幻灵。”


  爆怒的声音使得楚霈苑也吓得一抖,转眼愤恨的看向地上的楚语昕,不甘的向身后的那群小孩喊道:“我们走……”说完这群以楚霈苑为首的少男少女顿时退出了院子。


  麻袍老者见楚霈苑等人退出去以后,不由得摇摇头,袖袍一挥,走向楚语昕,微微低下身子伸出手想要扶起地上的楚语昕,却被楚语昕冷漠的躲开,只得尴尬的缩回手。


  “语昕,你…你不是一直都待在后院的吗?怎么今天跑到前院来了?”麻袍老者嘴里小心翼翼的口气使得楚语昕心中一阵冷哼,刚刚暗红色的气息此时早已在眼中尽退,现在血眸里只有一片清明,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如红色的宝石般璀璨,但是这样一双美丽的眼眸,看在楚语昕面前的麻袍老者眼里,却显出微微忌惮甚至厌恶之意。


  “我要见楚云城!”短短的六个字就这样冷冷的从楚语昕口中蹦出,不带一丝感情,说完就不等麻袍老者再说什么,小小的好像营养不良般的柔弱身体就这样向着前院的门口走去,那里正是楚家的正厅方向,平时楚家家主楚云城会见重要客人的地方。


  麻袍老者来不及阻止,只得摇摇头跟了上去,但是想起刚刚那一幕,要不是自己来的及时,霈苑那几个孩子,可能就要死在这个怪物手里了……


  楚家会客大厅,一位白袍老者位于首位之上,满脸竟是和蔼的笑容看向位居于左侧位置的青衣老者,“风老,你能屈身来到楚家,真的我楚某的荣幸。”


  被白衣老者唤作风老的青衣老者,眼角间尽是让人难以理解的笑意,有一搭没一搭的摸着白花花的胡子,“楚庄主,我这次来到天灵山庄,只是带我家侄子来寻一位红颜小知己而已,其余别无他事……”


  “哦?有这等事……”被唤作楚庄主的白衣老者正是楚家现任家主楚云城,也是一位五星灵狂强者,现在楚家,千、铂二位长老是七星灵狂强者外,就楚云城的实力最高,当然,这排除后院被大家忽视已久的……


  楚云城听出风老口中的戏谑之意,不由得看向位于右侧的自己的大孙女楚霈心,而平时不苟言笑的孙女,此时却含羞带怯的看着风老身侧坐着的紫衣少年。


  这大约十五岁左右的紫衣少年从进入楚家后便一直没有开过口,只是一直优雅的坐在位置上喝着茶,脸上没有任何情绪,菱角分明的侧脸,仿若鬼斧神工雕琢过的完美轮廓连少女都羡慕不已,黑色的眸子仿若只要你和他对上就会深陷进黑色的迷阵中,但是如果你仔细看的话,他黝黑的眼眸里却没有任何光泽和波动。


  紫衣少年感觉到主位上楚云城投过来询问的目光,优雅的放下杯子,微微抱拳向上位的楚云城说道:“楚庄主,我今天来到贵庄,是想寻一位……”紫衣男子话还未讲完,就被门外一阵悦耳却又微显稚嫩的声音打断。


  “老头,今晚是八月十五。”悦耳动听声音的来源,赫然就是那刚在前院被一群小孩欺负的血瞳女孩楚语昕。


  而被楚语昕的到来打断了话的紫衣少年,眼眸直直的盯着门外的楚语昕,脸上不但未有丝毫不满,反而嘴角还勾起一抹微微邪魅的浅笑。


  而这一幕恰好落在了一直注视着紫衣少年的楚霈心眼里,看着门口一身狼狈的楚语昕,一道微不可见的怨毒闪过楚霈心的眼里,不过一瞬便被她巧妙的隐匿不见。


  首位上的楚云城在见得门外站着的楚语昕后,眉峰顿时微皱,特别是在看到那仿若只要风一吹就要倒了的瘦弱不堪小小的身子,以及身上已经明显穿了很久的破麻布衫,眼里眸光顿时一暗,但是一想到有贵客在场,顿时冷下声呵斥道:“语昕,今日我有贵客在此,你不得如此放肆。”


  楚语昕听完楚云城的说法不由得嘴角一勾一阵冷哼,“老头,不要跟我搞什么义正言辞,我只知道今天是八月十五,你今晚必须跟我去后院。”


  “语昕,你不得放肆,爷爷再怎么也是你的外公,你怎么可以这样跟自己的外公说话。”一直待在一侧默默不语的楚霈心,此时也微微站起身略带不悦的对楚语昕说道,说完还转身向紫衣少年的方向略微芡身“这位公子,舍妹从小不听管教,太过野蛮骄纵,有冲撞之处还请见谅。”


  紫衣少年丝毫没有理会楚霈心,只是渡步来到楚语昕面前,唇角微微勾起一抹性感的笑容,完全不顾楚语昕此时看着他不善的眼光,伸出修长的白皙的手,宠溺的放到楚语昕的头上,“丫头,我终于找到你了……”随着紫衣少年的话音落下,大厅内除了那位名叫风老的人以外,所有人脸上都浮上一抹不可置信的神情,楚霈心更是气得怨毒的盯着楚语昕上前说道:“公子,你可能是认错人了,语昕她常年待在后院,你不可能认识她的,况且她……”


  楚霈心话接下来的话便被紫衣少年转身一个冷冽嗜杀的眼神震得说不出话来,那黑色的瞳孔毫无感情的紧盯着她,性感的嘴唇微微开启,而吐出来的话却犹如地狱修罗般让人不寒而栗,“如果你再敢用这种眼神盯着她,我不介意将你的眼珠挖出来。”


  紫衣男子的话音落下,大厅中的气息顿然凝固了下来,除了一直在座位上含笑喝着茶的风老与在首位上皱眉不语的楚云城以外,其余大厅内楚家的人都不可置信的紧盯着紫衣少年,纷纷猜测这个紫衣少年究竟是什么来历。


  在天城,楚家就是一方霸主,从来没有人敢如此跟楚家大小姐,楚霈心这样说话,且不说她作为楚家大小姐的尊贵身份,就以她那闭月羞花之容,是个男人,都不可能会这样对待她。


  紫衣少年完全不理会愣在原地的楚霈心,转眼温柔宠溺的看着楚语昕。而楚霈心只得收回怨毒的眼光,回到自己父母楚倾赐夫妇的跟前。


  楚语昕微微皱眉,看着紫衣少年看着自己的眼神,突然好像恍悟想到了什么似的,血眸顿时迸发出喜悦的光芒,“炎哥哥,你是炎哥哥?”


  楚语昕一直紧绷没有任何表情的小脸,此时却闪烁着如星辰般美丽的笑容,可是转眼却又皱了皱眉,“可是你的脸和眼睛……”


  紫衣少年微微低下挺拔的身子,靠近楚语昕的耳边,仅以她一个人能听到的音量说道:“傻丫头,你以为像我们这样的异类,除了彼此外,还有什么人能够平静得接受?再说光是现在这张脸,就有一个花痴站在那里了,要是我原来那张,你岂不是要你的表姐思春成疾?”略带邪气的话语也使得楚语昕小脸不住一红,紫衣少年摇头无奈的笑笑,不顾众人的眼光,就这样直接将楚语昕搂进怀里。


  首位上的楚云城看着毫不顾忌众人眼光相拥的两人,眉头皱的更紧,楚家的女子,怎可这般与男人当众搂抱在一起,虽然他并不知道这紫衣少年究竟是河身份,但是以风老的身份,他称这个少年是他的世侄,可见其身份的尊贵。


  当下,楚云城微微压低怒气,换上一副僵硬的笑容问道:“风老,这究竟是……”


  风老轻轻的将手里的茶杯放到桌上,眼含深意的看向门口紧拥的两人,转眼看向首位的楚云城道:“楚城主,我想我这世侄要找的红颜小知己,就是这位语昕小姐了。”


  “风老,这是不是哪里弄错了?我这外孙女常年待在后院,不可能有机会认识炎少爷这等身份尊贵之人,您看这……”楚云城看着站在父母跟前,平时自己最疼爱的天才孙女已经泪痕满面,心里也不由得一阵心痛,本来对着楚语昕的一丝怜悯之心也荡然无存。


  当下也忘了风老等人的身份,对着下方的楚语昕盛怒的呵斥道:“语昕,大厅之内还有贵客在,你这样当众与男子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而此时与楚语昕紧紧相拥的紫衣男子,在听闻这句话之时,黑眸微微一暗,转身一道凌厉的眼光射向首位的楚云城,使得楚云城这位五星的灵狂的强者,浑身也不由得一阵颤栗。


  紫衣男子轻轻的松开怀里的楚语昕,收回眼光,转眼温柔宠溺的看向楚语昕,“血儿,你怎么这么久都没有去后山了?”


  楚语昕嘴角还留有一丝微笑的看着紫衣少年俊美的脸,悠悠说道:“上个月我天天去后山,打到的山鸡野兔还有采到的野果,已经足够这个月的了。我必须时时待在我娘亲身边,哪里也不能去,所以我才……”


  随着楚语昕的话音落下,紫衣男子的眼眸间闪过一道黑色的戾气,原来以为血儿只是楚家的一个丫头,所以才会每天上山自己打猎。


  没想到她居然是楚家的五小姐,一个小姐的身份,居然还要靠自己上山打猎才能养活自己和娘亲,可见血儿在楚家的地位是何等低下。


  而此时因为楚语昕随口说出的话彻底僵掉的就属首位上的楚云城,原本以为把她们母女俩扔在后院不管不顾,下人会顾及倾城是自己的女儿,至少她们衣食上可以无忧。


  他也一直知道她们过得并不是很好,可是当楚语昕穿着旧麻布衫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就隐约感觉到她们这几年在后院的生活恐怕真的比自己预想的还要糟糕。


  而当楚语昕云淡风轻的说出自己这些年每天还要去山庄的后山打猎才能养活自己和娘亲时,他震惊了,心也猛的纠了一下,不管倾城当年做了什么丢楚家脸的事,就算是为了老友,他也实在不该这样对待她们。


  而坐立在一旁一直看着这一切的风老,此时也幽幽开口道:“楚庄主,语昕小姐堂堂的楚家五小姐,况且是我这世侄的红颜,以后我不希望这样的事再次发生。”


  风老看似简单略带威胁的一句话,却是狠狠的在楚云城的心上敲了一闷棍,愧疚的情绪顿时充满了楚云城苍老的脸,自己的外孙女过得怎么样,自己这些年居然一点都不清楚,难道连每月该倾城的奉银都没有分配了吗?他就算再介怀倾城所犯下的错误,可是每月的奉银他一直都没有取消过。


  转眼他凌厉的眼光射向下位第三排坐立的大儿子楚倾赐夫妇的位置,眼里竟是询问和愤怒的光芒,而楚倾赐夫妇也心虚的低下了头。


  看着大儿子心虚的样子,楚云城顿时像苍老了很多岁一样,他也知道了这些年,恐怕她们娘俩都是在他的眼皮底下,被楚家的其他人的压榨下艰难的生活,想到这里,眼里满是愧疚的看向楚语昕。


  而楚语昕却丝毫不对他的这丝愧疚所动容,嘴角反而浮起微微的讽刺之意,这些年要不是自己机灵,还有幽姨陪着自己和娘亲,自己这个连幻灵都觉醒不了,没有一丝幻力的废物,恐怕就算没有被楚霈苑等人欺负死,也被饿死了。


  微微走向前,楚语昕白皙略显脏乱上的小脸看像楚云城,小手抬起指向他,冷冷的说道:“老头,今晚,你必须跟我去后院……”


  话音落下后,转眼却垂下眼眸,嗓音略显沙哑的继续说道:“我…我娘亲,我不知道她能不能熬过今晚……”微微颤抖的手指,透露出楚语昕此时的不安,强作镇定的小脸上,血眸中也微微有红色的液体溢出的痕迹,娘亲就是她的一切,她真的很怕失去她。


  紫衣少年看着楚语昕此时无助的模样,白皙的手掌轻轻的握住她颤抖的小手,温柔的说道:“血儿,炎哥哥会帮你救你娘亲的,所以你不要担心。”


  楚语昕摇摇头看向紫衣少年,“炎哥哥,我知道你想帮我,可是我娘亲的病,幽姨说,就算有灵狂强者相助也不一定能够控制得了,你帮不了我。”


  楚语昕的话音落下,紫衣少年和风老两人的眉峰也不由得微皱,连灵狂强者都不一定控制得了的病情,这究竟……


  “语昕小姐,不知老夫能否去后院看一下你的娘亲?也许老夫能够帮助她也说不定。”一直在座位上没有动过的风老,终于微微起身向楚语昕的方向边走边道。


  “你这老头又是谁?能帮得了我?”楚语昕嘟起嘴皱眉说道,双手叉腰看向走来的风老,而她这一副可爱的模样,也逗得在她身旁的紫衣少年仍不住嘴角勾起一弯好看的弧度。


  而楚云城在听到楚语昕如此肆无忌惮的跟风老说话时,顿时又冷下脸呵斥道:“语昕,像什么样子,你怎么能够如此与风老说话,还不快与风老道歉。”


  而一直站在自己父母身后没有说话的楚霈心,这时嘴角也不由得扬起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以她来看,以爷爷如此尊贵的身份都要对风老毕恭毕敬,而楚语昕却不怕死的跑老虎头上拔毛,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而风老接下来的话却是使得她的笑僵在嘴角,“无妨,无妨,语昕小姐这直爽的性子,我也甚是喜欢,老夫也不喜欢那些拐弯抹角的人。”


  风老话音刚落,一个闪身已经站在楚语昕面前,而他原来站着的地方,还有一道残影留在原地,这幅景象顿时使得大厅再次陷入寂静。


  残影分身,那可是得灵王阶别的强者才能拥有的能力,难道这风老是一名灵王阶别的强者?天啦!灵王阶别的强者,那是多么强大的存在,天城如今还只有一位三星灵王阶别的强者,那就是上星宗的宗主,原天霸。


  而眼前这位老者,显然不是那原天霸,只因为上星宗和天云山庄一直就很不对盘,楚云城和原天霸两人也更是水火不容。


  楚语昕眼眸里也透露出一丝惊讶,她怔怔的看向紫衣少年,而紫衣少年此时也微微对她点头,她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了,高兴的走向前一把抓住风老喊道:“风爷爷,你能帮我救娘亲吗?你要是能让我娘亲安然度过今晚,我就……我就……”


  “你就怎样?”紫衣少年无奈的拉过楚语昕,蹲下身子宠溺的揉揉她的一头乱发,使得那本就凌乱的头发更像一团鸡窝,紫衣少年也不由得嗔笑出声。


  而楚语昕看着紫衣少年迷人的笑容也不由得有些痴了,小手轻轻的拂上紫衣少年俊逸的脸孔,“炎哥哥真好看,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更好看。”


  而楚语昕的这一动作不但使得风老瞬间僵硬了片刻,也使得紫衣少年的俊脸不由得微红,不自在的别过脸去说道:“血儿,你带路吧,我们现在就去看看你娘亲的情况。”


  楚语昕高兴的点点头,在紫衣少年面前,她完全不像在楚云城等人面前时的冷漠表情,此时脸上的笑容才真正是她一个七岁的小女孩应该拥有的。


  风老与紫衣少年随着楚语昕踏出正厅,在她的带领下往楚家后院走去,而首位上的楚云城,此时脸色异常难看,眼光里竟是愤怒射向下位楚倾赐夫妇二人,手掌狠狠的在桌子上一拍,大喝道:“你们胆子真够大,居然敢瞒着我私吞倾城娘俩儿每月的奉银,要不是今楚语昕说出来,你们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简直就是反了。”


  楚云城怒气冲冲的从首位上站起,一个闪身也掠出大厅向后院的方向追去,只留下一声磅礴的吼声在大厅中回荡,“等我解决今晚的事,回来再找你们算账……”


  后院……


  荒废的屋落,破败得很是荒凉,到了后院的院子里,是开垦的土地,上面种着一些青菜之内的食物,整个院子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


  紫衣男子看着映入眼帘的后院,抓着楚语昕的手不由得又紧了紧,血儿原来是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当下心里也有了决定,解决完这次的事之后,他就要带着血儿离开这里。


  而随后跟来的楚云城,看着眼前破败荒凉的后院,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从楚语昕诞生之后,他就将她们母女留在后院,再也没有来过。


  这里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他为什么不知道?难道都没有下人打理的吗?当下眼神也微微一暗,默默的跟了上去。


  楚语昕来到一个破败的门面前,直接推门而入大声叫道:“幽姨,幽姨……”在屋内没有找到人后,她又跑到其它的房间四处穿梭找寻着。


  昏暗的屋子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紫衣男子和风老正准备踏入这房间之内时,突然,一阵如寒冰般的幻力迎面扑来,直击二人,风老见状,浑浊的眼神顿时一暗,直接一挥袖袍,一举将这道幻力轰散。


  “冰之幻力……”风老微微皱眉。


  “请问是哪位高人在此,请现身一见。”苍老有力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风老话音刚落,一阵小旋风在房间内刮起,随之而来的冰寒幻气,使得房间内的空气骤然下降,一袭白衣的绝色女子也出现在众人面前,轻灵脱俗的俏脸,仿若不食人间烟火般。


  而随后而至的楚云城在看到这白衣女子时,也不由得皱眉想到,后院什么时候有了这样一位绝色美女,看她的气势,阶别应该还在自己之上。


  而风老却双眸一顿,“这女人身上有一股不属于人类的气息……”


  紫衣少年也微微点头,眸子带着几分凝重的看向白衣女子的方向,“幻灵实体化身,天生王阶幻灵……”


  “天生王阶幻灵?”风老也意识到这次可能不太好解决了,在天城这种小地方,居然会有大家族都会争相抢夺的王阶幻灵存在。


  当下也双手结印正准备动手,这种阶别的幻灵相当于人类灵王强者的实力,就算是他对付起来也会异常吃力。


  而从另一个房间跑回来的楚语昕一句话阻止了他接下来的动作,“幽姨,幽姨,你跑到哪里去了,血儿到处都找不到你。”楚语昕一回到房间之内,看到白衣女子就扑到她怀里叫道。


  而白衣女子此时也收回看向风老等人敌意的眼神,转眼温柔的看向怀里的楚语昕,轻轻用手抚摸她的头。


  “幽姨,这个人就是我跟你说过的炎哥哥。”楚语昕从白衣女子的怀里退出来,直接走到门口拉过紫衣少年,向白衣女子说道。


  白衣女子看着紫衣少年的眼神充满了探究,在触及紫衣男子那深邃没有波澜的眸子时,浑身也不由得一震,顿时收回自己的眼光,眼里闪过一丝慌乱。


  楚语昕见白衣女子慌乱的神态,不由得上前去担心的问道:“幽姨,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白衣女子摇摇头,只是眼光不敢再触及紫衣少年,眼神询问的看向楚语昕,楚语昕顿时了然为其解释道:“炎哥哥和风爷爷他们是来帮我们的,你不是说过灵狂以上的强者才有可能制止住娘亲的病痛吗?这位风爷爷是一位灵王强者,他一定能帮娘亲的。”


  白衣女子微微皱眉,眼神扫过一身青袍的风老,在看到门口站着多时的楚云城时,眼里闪过一丝厌恶,甚至痛恨,这一眼瞪得楚云城也不由得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收回眼神看向楚语昕,白衣女子明明没有说任何话,可是却好像在与楚语昕交流一般,楚语昕也一直回答着白衣女子的问题,就这样,在三人的眼里,白衣女子紧紧的盯着楚语昕,而楚语昕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解释着。


  “灵魂传音,王阶以上幻灵的独有技能,在幻灵还未进入圣阶以前是不能开口人言的,当然除了一些天生神阶的幻灵,但是这种传说中的幻灵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呢。”风老微微为其在身后已经彻底呆住的楚云城解释道。


  而白衣女子在与楚语昕灵魂传音一阵子后,也了解了情况,看向众人的眼里也少了几分敌意,微微闭上眼,双手向上,一阵磅礴的冰之幻力扫向众人。楚云城刚想要抵抗,却被风老示意停下,这时,一阵悦耳的声音在三人的心中响起。


  “我叫幽姬,是血儿娘亲楚倾城的伴生幻灵,主人现在因为血蛊已经昏迷不醒,待到今晚子时月圆之时,血蛊将会发作,届时需要各位的协助。”


  幽姬的话音在众人的心中刚落下,三人不由得都猛地睁开眼睛看向幽姬,而紫衣少年更是难以置信的看向幽姬,一直没有情绪的脸上也微微出现一丝波澜,“血蛊?”


  紫衣男子凝重的表情使得在一旁的风老眼神也不由得一凝,眉宇间也微微在思考,这血蛊究竟是什么东西。


  幽姬微微点头,她的声音也在众人的心中再次响起,“血蛊,是一个神秘古老的种族所种下的极为霸道的一种蛊毒,而我的主人体内的蛊虫,还是一条王阶的蛊虫,就算以她七星灵王的实力,也不能强行将其排除体外。”


  而云天城在这时却呆住了,突然插口问道:“你…你说什么?倾城是七星灵王强者?我怎么会不知道?还有那什么血蛊,她是什么时候中的?我怎么什么都不清楚?”


  “哼,你当然不会知道,你只知道你有一个未婚先孕丢了你楚家脸的女儿,你只知道你有一个不服从你的安排和摆布的女儿。而我们都很清楚,主人与你真正的关系是什么,所以,你没有资格说任何话语。”幽姬愤怒的声音在三人的心中响起。


  由于幽姬为了不让楚语昕担心,特意封闭了楚语昕的感官,所以她现在完全不知道他们之间在交流什么,除了刚刚楚云城脱口而出的话。


  天啦,她的娘亲是灵王强者,这是她从来都不知道的,幽幽的眼光从血瞳中透露而出,楚语昕看向里屋的方向,那里躺着她的娘亲,不自觉的微微渡步来到了房间里面。


  往年幽姨在八月十五的这一日,是绝不会让她靠近娘亲的房间的,只因为她说娘亲的蛊毒随时可能发作,怕她失去神智时会伤害到自己。


  昏暗的房间之内,四处弥漫着冰之幻气,房间的温度更是冷到了一个极点。语昕轻轻的推开房门,顿时被这突然骤冷的温差弄得打了一个激灵,微微缩手抱紧自己的身子,踏入了房间之中。


  寒气缭绕的屋内使得她看不清楚屋内的情况,所以她按照记忆摸索着找到她娘亲床所在的位置,虽然趁幽姨不注意时溜进来她知道不对,但是她真的好想知道娘亲现在怎么样了,她很担心她。


  可是当她走近床前看到眼前的景象时,她双眸顿时呆掉,一行血色的泪水也跟着奔涌而出,一声尖叫响彻了整个房间……随着楚语昕尖叫,还在厅内的幽姬一个闪身便已来到了屋内,紫衣少年、风老、云天城三人也随后跟上。


  楚语昕小小的身子跪坐在床前,泛着血泪的双眸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还是她的娘亲嘛?


       由于有字数限制,只能更新到这,喜欢的小伙伴可以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添加微信公众号后,输入【心魔】,点击链接后,选择目录从第四章继续阅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