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皓哥讲故事第5集】坠楼背后

新东方丁皓老师每日一题2019-10-11 10:43:41

坠楼背后

 

作者:丁皓【微信个人号:dinghaoxdf】

 

以下内容均系原创

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如需【皓哥讲故事】月光下的惨案,请在微信公众号daily4u的对话框中回复yg

如需【皓哥讲故事】面具下的脸,请在微信公众号daily4u的对话框中回复mj

如需【皓哥讲故事】情人节的两瓶水,请在微信公众号daily4u的对话框中回复qr

如需【皓哥讲故事】心中的黑影,请在微信公众号daily4u的对话框中回复xz

如需【皓哥讲故事】坠楼背后,请在微信公众号daily4u的对话框中回复zl

 

我是小J,住在离A国A市市中心不远也不近的地方,每天都坐地铁到市中心上班。

 

我的主业是在一所私立中学教英语,我的另一个身份是A国警察小G,这是我哥哥在入狱前早已为我伪造好的身份。

 

在A国这样一个混乱的国家当一个中学老师是非常不容易的:学历要高,口才要好,要盯住那些按法律规定可以在16岁就结婚的天真而极端的年轻人,还要忍受住个别年轻人珠胎暗投后家长一阵阵暴怒的嘶吼……

 

不过我这人很喜欢把压力当动力,把挑战当幸福。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可以用我的努力工作去吸引住我的学生,这能让他们更多地把注意力集中在我的课上,而不是把注意力集中在身边女同学的大腿上,或者身边男同学健硕的胸肌上。

 

但那一天是个例外。

 

那天上午大概九点半,我正在教学生们去掌握非谓语动词的“五秒钟出答案”的解题窍门,楼道里突然响起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我还没反应过来,这声音就在几秒钟之内迅速演变成一阵阵焦躁的奔跑声。

 

我几步赶到教室门口,向外一看,只见几十个学生正一起往我隔壁的教室方向跑。一边跑,一边还发出一阵阵此起彼伏的不间断的尖叫:

 

“快看啊!有人跳楼了!”

 

跳楼啦!死人啦!“

 

”太可怕啦!啊啊啊……“

 

听到这话,我赶忙又冲回到自己的教室里,只见所有学生都趴在窗口或正在奔向窗口。我赶忙跑过去,往窗下一看:

 

在空无一人的地面上趴着一个人。看衣着应该是隔壁班的数学老师阿莲,因为五分钟前我刚刚见到她走进隔壁的教室。

 

但此时,她已悄无声息地趴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应该是已经坠楼身亡了。

 

这时我再往马蹄形的教学楼的四面八方看去:所有教学区、所有楼层的人都趴在、站在或蹲在楼道和教室的窗前向下看,唯有窗下的地面是空无一人的。

 

想必整个学校应该是有很多人都同时拨打了911,所以很快我就听到了熟悉的警车的声响。

 

我赶紧跑下去,发现了两件事情:

 

第一,除了我之外,所有楼上的人没有一个敢跑下楼的。

 

第二,警车上第一个下来的,居然是那个对W警长毕恭毕敬的警察A。

 

这小子一见是我,赶忙把双手迎过来:“G警官,您怎么在这儿啊?”

 

我不假思索地伏在他耳边,把早就准备好的台词给他念出来:“上峰一直让我在这里卧底,准备随时刺探重要情报。因为这学校里的孩子们都不一般啊。”

 

警察A满脸堆笑,像小鸡吃碎米一样不停地点头:“是,是,领导,我明白,我明白。”

 

然后他转过头去大手一挥:“法医,法医,快过来,看看那边那个人还有气儿么?”

 

一个全身白色制服的警察赶紧提个包朝趴在地上的阿莲跑过去。我和警察A也赶快冲过去。法医看了看,又摸了摸,然后站起身来,对警察A和我说了几句话。警察A吃了一惊,我也吓了一跳。不过警察A还算是反应机敏,他马上命令法医和其他相关的警官和医护人员把趴在地上的阿莲运到医院去。

 

看着远去的警车和救护车,警察A紧皱着眉头,然后又扭过头来,满脸堆笑地问我:“领导,您认识这位吗?”

 

我微微点了点头:“认识,这是我的同事,数学老师阿莲。”

 

“那就好,那就好。她是从哪里跳下来的?”

 

“她跳下来的时候我没看到,因为我正在上课。但我知道她是从我隔壁的教室跳下去的,因为事发前五分钟我看到她走进她的教室。我的教室大门一直是敞开的,隔壁就是她所在的教室的前门,然后就是后门,然后就是墙。她要是从教室走出来我是一定会看到的。但我没有见到她走出来,所以她一定是从我隔壁的教室跳下去的。”

 

“我明白了,领导。咱们赶快上楼去看看吧。”

 

“好的。”

 

人命关天,事不宜迟。我和警察A还有他身边的其他手下用最快速度冲到了出事的教室。这间屋子已经乱成一锅粥,有哭的,有闹的,有大声喊叫的,还有几个学生一边发愣一边瑟瑟发抖。

 

“都冷静冷静,同学们!警察先生已经来了,你们都别怕了!”我用尽量克制的声音去压制他们的混乱。他们一看有人来了,特别是看到了我身边的警察A和身后的一大堆警察,瞬间就安静了很多。

警察A一看屋子里的气氛好多了,就开始用他那抑扬顿挫的演讲家的声音喊道:“各位同学,大家不要紧张。我是来了解情况的。“

 

然后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飞速地转过头来跟我低语了两句:“领导,这个屋子里有监控吗?“

 

我摇了摇头。

 

警察A点了点头,然后又转过头去,继续威严地冲着屋子里的年轻人喊:”你们的老师跳楼的时候,这间教室里有人在吗?“

 

话音刚落,有四个女生从人群中快速走了出来,凑到我和警察A跟前说:“我们四个人在。“

 

我很奇怪地看了看她们,说:“你们班这节课是体育课,你们四个怎么不去?“

 

其中个子最高的那个女生说:“因为我们四个今天肚子疼,所以就没去。“

 

我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女生:她身高大概175cm左右,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瓜子脸,丹凤眼,卧蚕眉,高鼻梁,小嘴唇,穿着一身校服,像一尊雕像矗立在我面前。

 

警察A看了看她,然后问道:“你能说说当时的情况吗?“

 

这女生不慌不忙地说:“我正在坐着的时候,骚莲就走了进来……“

 

“等一等,骚莲是谁?“警察A疑惑地问。

 

那女生微微笑了笑:“骚莲就是跳下去的那位老师,因为她平时总是浓妆艳抹的,不像个老师,倒像个网红,所以所有老师和学生都叫她骚莲,对吧老师?“她对着我扔出来这么一句,我只能尴尬地笑笑。

 

警察A瞥了瞥我的脸,面不改色地对那女生说:“好的,我知道了。你继续说。”

 

那女生继续一字一句地说:“我正在自己的座位上坐着,骚莲就走了进来,好像是要找什么东西,失魂落魄的。我和两个女生没吭声,另一个女生问她丢了什么,她说有本书丢了,那个女生就说要帮她找,但她说没必要。然后我就继续忙自己的。我虽然没注意到剩下几个人在干什么,但是我知道她们没有人起来帮骚莲。也就过了大概两三分钟吧,骚莲突然一句话不说就飞一样地跑到了窗口,纵身跳了下去。我当时吓坏了,吓得说不出话来。太可怕了。“说到这里,她低下头,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警察A看了看我,我看了看警察A。过了不到三秒钟,警察A清了清嗓子,继续对屋子里的所有人大声喊着:“同学们,安静!一会儿我们要在学校里找一个地方作为临时办公地点,请你们每一个人来协助我们警方调查。尤其是……”说到这儿他顿了顿,指了指我俩面前的这四位女生:“这四位事发时就在现场的女同学。”

 

屋子里又炸开了锅,乱得像世界末日提前来临一样。在这样的混乱里,我仔仔细细地看着这四位女生的反应:她们都低下头去,捂住自己的双眼,肩膀一动一动的,好像是在不停地抽泣。

 

校方很快腾出了一间安静的屋子。这间屋子不大,屋子后方有一扇门,门后就是控制室,用来控制屋子里的各种电子设备。

 

警察A以调查的名义——当然,这是他的本职工作——坐在这间屋子里,而我,作为警察们眼中的领导,老师和学生们眼中的老师,以配合调查的名义也一起坐在这间屋子里。学生们一个一个被带进屋子里接受问询,当然这都是表面文章。我和警察A最关心的,就是那四个在场的女生下一步的反应。

 

四个人里第一个被带进来的就是刚才那个高个子女生。只见她一边用纸巾擦拭着自己脸上的泪水,一边慢慢坐在我和警察A面前的椅子上。警察A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我,开始了和她之间的对话。

 

“姑娘,不用害怕,你只需要配合我们就可以。”

 

“好的。呜呜呜……谢谢警察先生。”

 

“姓名。”

 

“皮尔斯·穆里尼奥。”

 

“住址。”

 

“杜威中学宿舍A区7门101号。“

 

“家庭住址。“

 

“我没有家,只有学校宿舍。“

 

“好吧,对不起。死者坠楼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我刚才说过了,但是为了配合警察先生,我可以再说一遍:我正在自己的座位上坐着,骚莲就走了进来,好像是要找什么东西,失魂落魄的。我和两个女生没吭声,另一个女生问她丢了什么,她说有本书丢了,那个女生就说要帮她找,但她说没必要。然后我就继续忙自己的。”

 

“你所说的‘忙自己的‘具体指的是什么?”

 

“玩手机。”

 

“你所说的‘玩手机‘具体是指什么?”

 

“就是在twitter上面发自拍啊。因为我肚子疼得不能动,我就通过不停发自拍来让自己镇静下来。骚莲走进来之前我一直在发,骚莲走进来之后我也一直在发。”

 

能不能让我们看看你的twitter?“

 

“当然可以没问题。“这孩子咬着嘴唇,好像是强忍着剧痛,站起身来,向前走了几步,把手机递给了警察A。

 

警察A找了一个我和他都能看清的角度,开始用手指翻看这孩子的twitter:果然如她所讲,这孩子在我们刚刚获悉的死者的死亡时间前半个小时一直在不停发自拍,简直是刷屏的节奏。给这孩子点赞和评论的人特别多,因为她的确很漂亮,自拍效果也很出众。快速看完之后,警察A站起身来,走到这孩子面前把手机还给了她,然后坐下来继续问。

 

“这位同学,你和死者之间的关系如何?“

这孩子哼了一声,露出一丝不屑的表情:“我挺看不惯她的,其实我们学校有很多人都挺看不惯她的:一个老师,天天打扮得像个妓女一样,还到处跟别人炫耀她那个神秘的不知姓名的男朋友多么多么有钱,多么多么厉害,真恶心。所以我们都叫她骚莲。她这一死又不知道有多少傻男人要伤心了。“

 

警察A又看了看我,然后扭过头去,朝门外喊了一声:“小K,进来!“

 

警察A的话音刚落,一位女警察推开门进了屋。警察A指着坐在那里的那姑娘说:”来,把这位女同学带出去吧。“

 

这孩子向我和警察A深深地鞠了个躬,然后转身离去了。

 

警察A看她走了,就得意地跟我说:“领导,刚才我一直都按您的眼色行事,您看我表现得怎么样?”

 

我微微一笑,说道:“A警官,你怎么看?“

 

警察A攥紧了拳头:“一定是她杀的!一直发twitter一定是个幌子!她一定是利用发twitter当掩护,然后趁其他三个人不注意就把那老师……叫什么来着?“

 

“阿莲。“

 

“对,阿莲就是她推下楼的!她讨厌阿莲,她有杀人动机!”

 

我轻轻一笑,没有理他。

 

第二个女生很快也敲开了我们的门。她身高在170cm左右,一头金发,一条精致的大辫子搭在右肩上,柳叶眉,杏核眼,鼻子和嘴不大也不小,虽然和刚才那个女生一样穿着校服,但是却难掩她超出同龄人的火爆身材。

 

警察A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我,我又把一个眼神丢给他。他是聪明人,于是和刚才一样,开始了和她的对话。

 

“姑娘,姑娘, 你别紧张,呵呵,你只需要配合我们就可以。”

 

“好的,好的,谢谢警察先生,我的心现在还扑通扑通地跳。”

 

“别紧张别紧张,呵呵。姓名。”

 

“费里克斯•罗哈斯。”

 

“住址。”

 

“杜威中学宿舍A区7门101号。“

 

“家庭住址。“

 

“我住在B市,第六大街105区1005号。“

 

“死者坠楼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我正在和男朋友视频聊天的时候,阿莲老师就走了进来,好像是要找什么东西,很急的样子。我就问她丢了什么,她说有本书丢了,我就说帮她找,但她说没必要。然后我就坐下来继续和男朋友视频了。大概过了两三分钟,阿莲老师就跳下去了,吓死我了。”说到这儿,这孩子用力地捶了捶自己的胸口。

 

警察A看了看我,然后继续问:

 

“那么,你方不方便把你和你男朋友的视频给我们看看?如果你觉得其中有私密内容的话,我们可以先签个协议,来确保你的隐私只有你、我和这位老师知道。”

 

“好的,我这个APP正好可以保存视频。那我们签协议吧。”

 

警察A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又示意我签名,然后交给那孩子。那孩子仔细看了看,点了点头,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交给了警察A。

 

警察A看了看文件,继续说:

 

“那你就把视频交给我吧?”

 

那孩子点了点头,掏出了一个手机,快步走到我和警察A面前,打开了一个APP,打开了其中的一个文件。警察A和我凑过去看:

 

这个视频大概有10分钟的时间。

 

一开始那孩子在和右下角镜头中的一个男孩子打情骂俏,说着情人之间才会说的话。然后那孩子把自己的胸凑到手机前,又跟那个男孩子说了一些非常大尺度的话。之后那孩子就抬起头来跟另一个人说话,听声音我知道是阿莲老师。她们之间的对话是这样的:

 

那孩子:“阿莲老师,您怎么来了?”

 

阿莲老师:“没事啊,亲,没事,我在找一本书,昨天还在我包里,结果就不见了。”

 

那孩子:“阿莲老师,用不用我过来帮您?”

 

阿莲老师:“没事啊,亲,你坐着吧,我自己找。”

 

那孩子和那个男孩子之间的对话大概9分钟,那孩子和阿莲老师的对话大概30秒,那孩子又用了30秒左右和那个男孩子说了几句话,然后视频就结束了。

 

看完了视频,警察A好像意犹未尽,但是他习惯性地看了看我的脸色,就继续严肃起来,朝门外喊了一声:“小K,进来!“

 

那位女警察又推开门进了屋。警察A指着坐在那里的那孩子说:”来,把这位女同学带出去吧。“

 

那孩子向我和警察A鞠了个躬,然后转身快步离去了。

 

警察A看她走了,就又攥紧了拳头:“一定是她杀的!一直聊视频一定是个借口!她一定是利用聊视频当掩护,然后趁其他三个人不注意就把那个老师推下去了。对,阿莲老师就是她推下楼的!她嫉妒阿莲老师的身材,她有杀人动机!”

 

我耸了耸肩,又没有理他。

 

在几个走过场式的对其他学生的问询之后,第三个女生也敲开了门。她身高在170cm左右,一头红绿相间的短发,重眉毛,大眼睛,大鼻子,厚厚的嘴唇,穿着一身校服,显得像个干练的小伙子,但是也不失性感少女的风韵。

 

警察A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我,我继续把应该丢的眼神丢给他。于是他和她的对话又开始了。

 

“姑娘,感谢你对我们工作的配合。”

 

“好的,好的,谢谢警察先生。”

 

“姓名。”

 

“罗蜜•克鲁普斯卡娅。”

 

“住址。”

 

“杜威中学宿舍A区7门101号。“

 

“家庭住址。“

 

“我家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具体地址要说吗?“

 

“不必了。死者坠楼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我刚刚开始一局新游戏,骚莲就走了进来,好像是要找什么东西,很急的样子。我和两个女生没搭理她,那个大胸小婊子就多管闲事地问她丢了什么。骚莲说有本书丢了,大胸就说帮她找,但骚莲说没必要。然后我就继续玩游戏。我刚打完一局,骚莲就跳下去了,我靠,真牛逼,吓死爷爷了。”这孩子一边说着,一边拍着自己的大腿。

 

“你打的是什么游戏?“

 

“当然是凯撒卫队啊。这么火的游戏。“

 

“凯撒卫队啊……能给我看看游戏回放吗?”

 

“看来你懂啊,大叔,来我给你看看。”那孩子掏出了手机,正要走过来,突然就站在原地不动了。

 

警察A一见,就赶忙站起身,和我一起走过去。

 

那孩子一见我俩走过来了,就捂着自己的肚子说:“二位大叔,我第一天,所以突然一站起来特别难受,对不住了。”

 

警察A笑着说:“无妨,我们自己看。”

 

我们就一起打开了游戏回放,果然跟那孩子说的一样,事发时她一直在打游戏。

 

看完了游戏,警察A又例行公事地看了看我的脸。得到了我眼睛的肯定后,他就继续朝门外喊了一声:“小K,进来!“

 

那位女警察又推开门进了屋。警察A指着坐在那里的游戏迷说:”来,把这位女同学带出去吧。“

 

这孩子捂着肚子转过身去,一步一步地离去了。

 

警察A看她走了,第三次攥紧了拳头:“一定是她杀的!一直打游戏是个掩饰!再掩饰不过了!她一定是趁其他三个人不注意就把那个阿莲推下去了。打游戏的人讨厌突然被别人打扰,她有杀人动机!”

 

我端起茶杯喝了口水,继续不理他。

 

在很多走过场式的对其他学生的问询之后,第四个女生终于也敲开了门。她身高在175cm左右,不长不短的头发散在肩上,淡眉毛,圆眼睛,小鼻子,小嘴唇,穿着一身校服,个子很高,年纪却显得很小。

 

警察A看了看她,又没完没了地看我,我继续把一直以来的眼神丢给他。于是他和她的对话又开始了。

 

“姑娘,别害怕,感谢你对我们工作的配合。”

 

“嗯,嗯,谢谢警察先生。我尽力。”

 

“姓名。”

 

“乔安娜•苏沃洛夫。”

 

“住址。”

 

“杜威中学宿舍A区7门101号。“

 

“家庭住址。“

 

“我家在波兰华沙啊,具体地址要说吗?“

 

“不必了。死者坠楼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我正在看书的时候,骚莲就走了进来,好像是要找什么东西,很急的样子。我和两个女生没搭理她,那个大胸小婊子就多管闲事地问她丢了什么。骚莲说有本书丢了,大胸就说帮她找,但她说没必要。然后我就继续看书。没看多久,骚莲就跳下去了,我的天啊,太恐怖了。”

 

“你看的是什么书?”

 

“《西方哲学史》啊,就这本,嗯,嗯,我最喜欢了,这一本就看了很多遍。”这孩子一边说,一边慢慢走到我和警察A面前,把手里的书放到警察A面前。

 

警察A拿起书看了看,交到我手里。我也认真看了看,然后把该有的眼神甩给他。

 

警察A又明白他要做什么了,就继续朝门外喊了一声:“小K,进来!“

 

那位女警察最后一次推开门进了屋。警察A指着坐在那里的读书迷说:”来,把这位女同学带出去吧。“

 

这孩子拿起书,转过身去,慢吞吞地离去了。

 

警察A看她走了,刚要说些什么,我一摆手,他就不做声了。看着他一脸信誓旦旦的样子,我就知道他要说什么。

 

“你是不是想说是这个姑娘杀了阿莲?”

 

“啊,您怎么知道的啊?”

 

我摇了摇头:“这样吧,A警官,我的身份不能暴露。所以,我把目前的情况给你整理整理,半个小时以后你把我的话跟她们说一遍,就足够了。“

 

警察A笑眯眯地说:“您太厉害了,警官先生,您说您说。“

 

我把脸贴近警察A的耳朵,一句一句告诉他该怎么说。他时而瞪圆了眼睛,时而不停点头,时而皱紧眉头,时而攥紧拳头。

 

听完我的话之后,警察A马上站起来,毕恭毕敬地给我敬了个礼:“警官先生,您太绝了。我一定不辱使命!“

 

半小时以后,收到通知的四个姑娘坐在了这间屋子里,我也假惺惺地坐下来。我们的身后是大门,大门外守候着女警官小K和其他警察,我们的面前是神气活现的像是拿到尚方宝剑的警察A,他的身后不远处就是那间电子设备控制室的门。

 

警察A清了清嗓子,开始把我教给他的台词一字一句慢慢背出来。没想到他的记忆力那么好,居然一个字都不差。我也是服了。

 

只见他高傲地摸了摸自己嘴唇上的胡须,笑着对所有人说:

 

“各位同学,小J老师,本来我以为这是一次很简单的自杀。

 

可爱的阿莲老师,用一种残忍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短暂的生命。

 

我对你们这些同学的问询本来只是一种例行公事,但我得承认,我确实没想到能从你们身上得到那么多的信息。”

 

然后他慢慢走到皮尔斯•穆里尼奥身边,看着那孩子。我看到皮尔斯·穆里尼奥带着一副不解的表情看着警察A。

 

警察A看看她,笑着说:

 

“当我和第一位同学——皮尔斯·穆里尼奥同学谈话的时候,我发现她对阿莲老师好像有很大的意见,这并不让我奇怪。让我奇怪的是,她连续两次说了同样的话,无论是在你们的教室里,还是在这间屋子里,她都说了下面这番话:

 

我正在自己的座位上坐着,骚莲就走了进来,好像是要找什么东西,失魂落魄的。我和两个女生没吭声,另一个女生问她丢了什么,她说有本书丢了,那个女生就说要帮她找,但她说没必要。然后我就继续忙自己的。

 

乍一听这段话没什么问题,但是她在我面前说了两遍,而且这两遍说的是分毫不差,一个字都没有改过。各位同学,小J老师,当一个亲眼目睹了跳楼惨案的17岁的女生接受警方问询的时候,她居然能把同样一段台词连续说两遍,而且分毫不差,一个字都不改,要么就证明她有一颗大心脏,要么就证明她事先背过这段台词,就是为了在警察到来的时候把这段台词抛给警察。

 

但是她为什么要背这段台词呢?我想在思考中寻找答案。让我始料未及的是,答案居然越来越复杂,又越来越明朗,朝着我从来没有预计到的方向前进着。“

 

说到这里,警察A走到了费里克斯•罗哈斯面前,背着手,俯下身去,直对着这位倏忽间面色变得惨白的女同学,一字一句地说道:

 

“当我与天真可爱的费里克斯•罗哈斯同学交谈的时候,我并没发现什么。但是,当我注视着她的手机屏幕中的视频的时候,我突然发现:

 

费里克斯•罗哈斯同学和他的男朋友之间的对话大概持续了10分钟,在这10分钟的最后30秒左右的时间里,费里克斯•罗哈斯同学和他的男朋友之间的对话是这样的:

 

费里克斯•罗哈斯同学说:‘等事情结束了,我回到家,再跟你视频。’

 

她的男朋友问:‘什么事情?’

 

费里克斯•罗哈斯同学说:‘一件伟大的事情,即将发生。’

 

然后视频结束了。

 

一件伟大的事情指的是什么呢?

 

我发现,在视频结束后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内,阿莲老师就坠楼身亡了。于是,我就大胆地猜想:

 

在你们四个人里唯一一位在事发时和阿莲老师有过对话的费里克斯•罗哈斯同学,在你们四个人里唯一一位没有用‘骚莲’去称呼阿莲老师的费里克斯•罗哈斯同学,在你们三个人中被两个人称为是‘大胸小婊子’的费里克斯•罗哈斯同学,也许已经提前知道了阿莲老师即将坠楼的命运!

 

并且,在问询过程之中,和问询结束之后,费里克斯•罗哈斯同学的行动都很敏捷,走路快得像闪电。你们四位不是都肚子疼吗?你们四位不是都用女士特有的理由而缺席了楼下的体育课吗?费里克斯•罗哈斯同学的天真烂漫的言语和动作证明,她在说谎!

 

她为什么要和我说谎呢?她和这桩离奇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呢?“

 

神气活现的警察A又慢慢踱步到了罗蜜•克鲁普斯卡娅面前,继续平静地说:

 

“当我见到罗蜜•克鲁普斯卡娅同学时,她说事发时她刚刚开始玩新的一局凯撒卫队,刚打完一局凯撒卫队,阿莲老师就跳了下去。

 

我来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下凯撒卫队这个游戏:这个游戏是双人对局,一局是十分钟。如果十分钟内没有分出输赢,就会加时一分钟。如果在加时赛中还没有分出胜负,系统就会判定对局的玩家平局。这个游戏没有自动对战模式,如果不分出输赢,玩家就要一直操作下去。

 

我看了罗蜜•克鲁普斯卡娅同学的游戏记录:在那一局游戏里,她的士兵和武器始终都在活动,几乎没有停顿。那一局游戏在十分钟内没有分出输赢,在加时赛的最后一秒钟,也就是游戏进行到刚好第十一分钟的时候,罗蜜•克鲁普斯卡娅同学扔出了一个原子弹,炸毁了对方的防卫塔,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这也就证明:在整整十一分钟的时间内,罗蜜•克鲁普斯卡娅同学都是在操作游戏的。

 

但是根据前两位同学的口供,阿莲老师是在走进教室大门之后两到三分钟之内跳楼的,而且罗蜜•克鲁普斯卡娅同学也说过:阿莲老师刚走进来的时候,罗蜜•克鲁普斯卡娅同学自己刚刚开始玩新的一局游戏。

 

大家想想:从阿莲老师进门到坠楼,一共才过去了两到三分钟。但是从罗蜜•克鲁普斯卡娅同学的新一局游戏开始到加时赛结束,一共过去了整整十一分钟,而且在这十一分钟里罗蜜•克鲁普斯卡娅同学一直都在操作游戏。

 

也就说:阿莲老师跳下楼去之后的八分钟左右的时间里,罗蜜•克鲁普斯卡娅同学还在玩游戏,可是,这怎么可能呢?我们这些警察在事发之后三分钟就赶到了学校,在事发之后五分钟就赶到了你们班门口,在事发之后六分钟内就听到皮尔斯同学说你们四个事发时在现场。那时,我和小J老师可都没看到罗蜜•克鲁普斯卡娅同学在玩游戏!

 

也就是说:罗蜜•克鲁普斯卡娅同学的这一局游戏并不是在事发时结束的,也就是说,和罗哈斯同学一样,克鲁普斯卡娅同学也在对我说谎!

 

难怪在我让她交出手机的时候,她在座位上停顿了一下,谎称自己是肚子疼走不动路。我看你并不是走不动了,罗蜜•克鲁普斯卡娅同学,你是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破绽。“

 

说到这里,警察A又来到了乔安娜•苏沃洛夫面前,大声地说:


“这所有的谎言和乱象在乔安娜•苏沃洛夫同学,也就是你们四个里最后一个接受问询的同学那里达到了顶峰!

 

她说事发时她自己正在看书,正在看她最喜欢的、读了很多遍的《西方哲学史》,但是我发现她仍然在骗我。

 

第一,一个喜欢读书,而且喜欢读罗素的《西方哲学史》的女同学,怎么会把’大胸小婊子’这样的词挂在嘴边?

 

第二,如果你是人格分裂,也就是内心很有文化,但是在嘴上不拘小节,那也可以理解。但是,乔安娜•苏沃洛夫同学,这样一本你看过很多遍的书,页边为什么是洁白的?如果一本书被读过很多遍,那么,把这本书合上之后,哪怕是粗略地看看这本书的页边,也应该发现页边是发黑的才对,但你的书的页边是洁白的!

 

你根本没有看那么多遍,乔安娜•苏沃洛夫同学,你在撒谎!“

 

 警察A说完这一切,环视了一下四周,仍然镇定自若地说:

 

“四位同学,你们的表演实在是漏洞百出。经过这一切,我确定,你们四位都和阿莲老师的坠楼有关。在这件看似是自杀的坠楼事件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真相?

 

我大胆地猜测:

 

在阿莲老师坠楼前的最后两到三分钟的时间里,你们四个一定是对她说了什么话,这些强烈地刺激了她。所以,虽然在她的身上根本没发现有任何打斗的痕迹,但是,你们四个人仍然难辞其咎。

 

现在,我需要你们的坦白。如果真相是从你们嘴里说出来的,那法庭的态度是不一样的。这一点你们很清楚。“

 

说完了所有这些我事先交代过的台词,警察A满意地停顿了一下,来享受自己的成就。

 

皮尔斯•穆里尼奥突然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慢慢地鼓掌:“警察先生,我佩服你的猜测,但是,很遗憾,你的猜测都是没有根据的,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们四个无辜的女生有罪。而且,我有另一个证据证明我们是无罪的。“

 

说到这里,皮尔斯·穆里尼奥从包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的本子,站起身来,交到警察A面前,不紧不慢地说:“刚才我接受完问询就回到了教室,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这个黑色的本子,我觉得,这个本子才是阿莲老师要找的那本所谓的‘书’。”

 

警察A一脸错愕地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我,没办法,我只能上去了。

 

打开这个黑色本子的第一页,是四个清秀的字:我的日子。

 

打开黑色本子的一页又一页,我才发现,这是一个日记本式的相册,一个相册式的日记本,每一页都贴着阿莲老师和一个男人的亲密的合影,每张合影下面都写着日期、天气和阿莲老师的各种感受。而那个男人,是我们A市的市长,一位成功的有妇之夫,西蒙尼·马特拉齐!

 

警察A和我赶忙翻到了黑色本子的最后一页,上面没有照片,只有几行文字:

 

2月14日

 

 

我最亲爱的西蒙尼,我不在乎你有没有家庭。今天是情人节,虽然你不在我身边,但是祝你快乐,祝我快乐,祝我们的明天更快乐。

 

但是明天我要结束我的生命,因为我不愿看到我们的悲惨结局。

 

看到这里,我抬起头来看看皮尔斯·穆里尼奥。她满脸带笑着看着我,和我身边魂不附体的警察A。

 

这种时候我不能不说话了,我盯着皮尔斯·穆里尼奥说:“皮尔斯同学,虽然你模仿的阿莲老师的笔迹确实很像她本人的字,但是,你的这句话和上面那句话之间毫无逻辑联系。上一句是快乐的,下一句是悲恸的。上一句是对未来的憧憬,下一句是对未来的绝望。这最后一句应该是你自己添上的吧?“

 

这位只有17岁的少女脸色一变,但是很快又镇定下来:“亲爱的老师,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是我写的字,这明明就是那个骚莲的字!“

 

到了这一步,一切都该了结了。我转过头,看了看身边的警察A。他用一种依赖的眼神看着我,轻轻地用一种只有我们两个能懂的声音说:“可以了吗?”

 

我点了点头。

 

警察A回过头,走到我们身后的那扇门,敲了敲,门开了,一个人摇着轮椅从门后出现了。

 

刚才还是一脸笑容的皮尔斯·穆里尼奥看到那个人,脸一下子变得惨白,一屁股坐到地上,嘴里还一直嘟囔着:“阿莲,阿莲老师!“

 

阿莲笑了笑,那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轻蔑的笑。

 

我们的阿莲坐在轮椅上,慢慢来到了我和警察A身边,也就是四位呆若木鸡的女同学面前,平静地说:

 

“警察先生,小J老师,事情是这样的:

 

昨天晚上,我发现我的日记本不见了,我知道这日记本应该是在学校,但是半夜来找目标太大。所以我就在学校九点开门之后赶紧进来找,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我就来到教室里找。因为这是一个天大的丑闻,所以我没有让‘热情的‘小罗哈斯帮我的忙。

 

这个时候,小皮尔斯走过来对我说:‘我现在就要把你的黑色日记本交给记者,立刻,马上,不信咱们就试试。’

 

看到她那狰狞的表情,我知道她是认真的。如果日记本暴露了,西蒙尼就完了,我更完了。我几乎是在一秒钟内就决定:跳楼,用死来逃避即将到来的天崩地裂。

 

于是我就纵身一跃,去解救我自己,去解救西蒙尼。没想到,我这做过特警的强大身躯居然背叛了我,我从五楼上跳下来也仅仅是摔晕了而已。

 

我很快就在医院中苏醒。醒来后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一定要阻止小皮尔斯,一定要阻止她。

 

于是,虽然医生说我腿有伤,短期内不宜剧烈活动。但是我还是以作证为理由,在警察的护送下悄悄回到了学校。经过了警察先生的允许,我又悄悄来到了这里,听着警察先生的分析,还有你,小皮尔斯的表演。

 

一切都该结束了,小皮尔斯,该结束了。“

 

阿莲说完了。

 

屋子里死一样的寂静。突然,皮尔斯·穆里尼奥仰天大笑,那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恐怖的笑声。笑过之后,这位只有17岁的少女开始说话了:

 

“我不叫皮尔斯·穆里尼奥,骚莲,那只是我的化名。

 

我的真名是皮尔斯·马特拉齐,我的母亲是葡萄牙的名门望族。在我三岁那年,我的母亲去世了,我父亲回到了A国,把我交给我的祖母抚养。后来,我的祖母也去世了。我的父亲已经成为了A国A市的堂堂大市长,又有了一个新妻子。他把我接到A市,把我的姓改了,派手下最得力的人送我来到了这所贵族学校。

 

我本来以为,在这所人人都有背景的学校里我只能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但是,我遇到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朋友。

 

费里克斯•罗哈斯,这个大胸小婊子一直都在给我讲那些莫名其妙的小孩子才会听的幼稚的故事,却总能逗得我哈哈大笑。

 

罗蜜•克鲁普斯卡娅,这个叛逆的小婊子总是给我讲那些可笑的游戏,还总教我玩,让我度过一个又一个难熬的夜晚。

 

乔安娜•苏沃洛夫,这个外表天使、内心极其淫荡的小婊子总是让我看那些不堪入目的黄书,连我都不知道我最爱的《西方哲学史》到底是扔到哪里去了。

 

我们四个人平时不怎么在一起,但是私下里却是最好最好的死党。

 

因为我经常在twitter上发自拍,我爸爸怕我暴露了,就派保镖来接我,去C市的一个没人知道的别墅见见他、陪陪他。没想到,你骚莲这个臭婊子居然也在,还在我面前跟我爸爸打情骂俏。这么伟大的一个市长,居然跟你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臭不要脸在一起,我当时就恨不得掐死你。但是我要忍住,要故意和你交朋友,慢慢再办法搞死你。

 

有一天你洗澡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了你的那个黑色本子,你居然还敢把那些照片留下来,真是太不知羞耻了。那个时候我就坚定了信心,一定要毁掉你这个本子。

 

昨天我终于得手了,我拿到了我梦寐以求的本子。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也知道如果我告诉你我会把本子给记者,你一定会信,你一定会去死。于是我就跟我的三个最好的朋友设了这个局,就等你来找我们,然后被我逼死。你跳下去以后,我就把本子藏在我的椅子旁边的一个别人不容易看到的地方,准备在必要的时候拿出来证明你的死和我们四个人无关。没想到啊没想到,上天居然会眷顾你这样一个女人,你居然没死,你居然没死!哈哈哈……“

 

说到这里,皮尔斯·穆里尼奥又开始大笑,那笑声简直要穿透所有的房间,穿透所有的时间和空间。

 

笑过之后,这位只有17岁的少女异常平静地对警察A说:“警察先生,就这样吧,带我们去该去的地方。你记住了,骚莲,我们四个人到死都不会说出你和我爸爸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

 

警察A看了看我,我看了看他,点了点头。警察A喊了一声:“小K!”

 

小K警官和另外几名荷枪实弹的女警官推门进了屋。警察A对她们吩咐道:“把这四个孩子都带下去吧,带她们该去的地方。“

 

这些人都出去了。屋子里剩下阿莲、警察A、我,和那本烫手的日记。

 

阿莲很镇定地对警察A说:“警官先生,送我回医院吧。该我做的事情我做完了,不该我做的事情我也做完了。我没有什么牵挂了。至于这本日记,警察先生,你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是非常重要的。“

 

警察A点了点头:“谢谢你,阿莲老师,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阿莲看了看我:“我不知道是该叫你小J老师还是小G警官。虽然我不是个好女人,但是我一眼就看出你是个非常好的人。你也知道你该做的事情吧?“

 

我也点了点头:“我当然懂,我还要继续完成总统交给我的任务。西蒙尼市长会理解我的。”

 

阿莲长出了一口气:“好,这我就放心了。”然后她摇着轮椅头也不回地朝大门的方向奔过去。

 

第二天,全市所有媒体的头版头条都是这样的:

 

美女教师被逼跳楼后不治身亡

 

A警官破案有功晋升我市警长

 

【本篇故事完毕,下周继续更新,敬请期待】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