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从纯真到堕落,我终于失去了你 (上) | 有故事的人

有故事的人2018-12-05 17:33:16


林月搂着我的脖子不愿撒手:你亲我了也摸了我不许你变心。


我在她的耳边说,林月,我在深圳等你。

>>> 人人都有故事

这是有故事的人发表的第1069个作品

作者:青衫瘦

1

-THE FIRST-

当扎着马尾辫的林月走过来时,我正在看金庸的《天龙八部》,这是我不久前在校园地摊上买的,是二元一本的单行本,没有开始也没结局。


"看什么书啊?"轻轻的,柔柔的。


我抬起头便看见了林月的瓜子脸,正浅笑看着我。


我瞬间耳红心跳,手足无措。


林月身材不胖不瘦,不高不矮,柳眉杏眼瓜子脸,正是我心中幻想了千百遍的美女标准。那一刻,十六年来我的心第一次跳得如此之快。


面对林月,平时也偶尔油嘴滑舌的我竟嗫嚅着说不出话来。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下,我们相识了。


林月的一笑一颦和看向我的眼神都让我紧张,偷偷看着她婀娜的背影,又让我焦虑不安和躁动,总有一种想要抓住什么的感觉,却又无处下手。我承认我喜欢上她了,可是怎么表白成了难题。


转折发生在一堂生物晚自习上。


我一直觉得人的一生是老天早就注定的,当你偶尔偏离了它为你设计的人生轨迹时,它就会推你一把。而陈涛就是我的命运推手。


陈涛也走读,和林月是邻村。比起我170厘米的身高略矮,一脸的青春痘。他与林月上小学就认识,所以他经常在男生堆里当着我的面说,你不要打林月的主意,她可是我老婆。


对于陈涛一厢情愿的YY我不屑一顾。虽然没有看扁他的意思,但在我心里却从没把他和我放一个级别上。每当听到他说林月是他老婆之类的话时,我也只是一笑而过。


生物老师是个人到中年的男老师,温和,话不多。上自习的时候他来了会儿就走了,同学们也就各玩各的,一片喧嚷。陈涛就在这时来到我们书桌边嘻皮笑脸对我说:嗨,今晚下自习不回家去宿舍和你睡吧。


望着陈涛在灯光下泛着油光的痘痘脸,我心里一阵恶心:一边去,谁要和你睡,你又不是女的。


陈涛话锋一转又对林月说,那你和我睡吧。林月把手中的书扬起来作势要打向陈涛,想了想却又放下,低声道:流氓。


陈涛伸手一把抓住林月的手腕嘻嘻说:和老婆睡不流氓啊。


"放手,放手!"林月的尖叫让正在喧闹的同学们一子静了下来。随后又是嘻哈起哄一片。


我腾地站了起了,"陈涛你给老子放手。"


同学们瞬间又静了下来,谁也没料到平时连说话都没大声的我竟能发岀如此惊天的怒吼,就是林月也用吃惊的眼神望着我。


陈涛似乎也被吓到,放下林月讪讪说,"我老婆,关你屁事?"


"谁是你TM老婆。"耳热心跳的我终于爆发,伸手便拎起凳子。


陈涛双手抱住了头,可我的凳子并没砸下去。


紧要关头林月拉拉我的衣角。这是我们相识几个月来唯一的最亲密接触,我只觉得脸发烧心跳得就快掉岀来,身体也微微地颤抖,不知是紧张还是激动。


陈涛见我放下了凳子,胆儿又回来了,"你小子也不过如此",说着话又要去拉林月,我想都没想挥拳便打向了陈涛的脸。


这一拳正打在陈涛的鼻子上,立马见红。他一声痛苦的闷哼,便蹲了下去,本就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同学们发岀了尖叫声和叫好声。


我坐下的时候才发现,林月还紧紧地抓着我的衣角,一直都没放手。


2

-THE FIRST-


陈涛只是鼻子流血,并无大碍,而我的麻烦却来了。


惩罚来自班主任。


上午第一节课是班主任李老师的数学课,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叫上讲台,站立好面对全体同学,随后用教鞭在我头上狠狠地敲了两下,这两下打得我金星乱冒,他却开始了说教,什么打架斗殴是很严重的事,什么有教无类还可挽救死罪可免活罪不能饶惩罚还是要以敬傚尤等等。


"好,我们开始上课。"班主任的说教结束了,也随手又给了我一教鞭,"这位同学请向边上站好,而且你今天都不要去座位了"。


就这样我成了全班的展览品,站立在讲台的一角任同学们欣赏,心里把斜眼的班主任的七妈八姨问候了遍。


第二节不是班主任的,我主动给上课的老师交涉让我站到教室门口去,他同意了。这样我就不用再看林月那让我心疼的眼神。


惩罚在傍晚结束,晚自习之前,要好的同学喊我去吃饭我拒绝了,同时也叮嘱他们不要打饭给我,我说我站了一天累了,想休息会儿反思反思。


事实是林月临放学时给了我暗示,她要提前来学校。


坐在只有我一个人的教室里,我在想一会儿的林月会对我说些什么,是感激涕零地说谢谢,还是要投怀送抱地非我不嫁?


我天马行空,任思绪飞扬,林月不知何时已悄然走进了教室:想什么呢?


虽然林月的话很轻,但仍然吓了我一跳,来,来这么早?


我怕来晚了,同学们都来教室了,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林月把手伸向我。


我扭头看到林月摊开的手掌心躺着五颗糖果,而她也浅笑地看着我。


糖果?哪来的?那时候的农村糖果可是稀罕东西。


我哥复员了带给我的,可甜了。林月拉过我的手把糖果塞到我手心里,快尝尝看。我的脸腾地红了,除了母亲,还没有第二个女人拉过我的手。


为了掩饰,我剥了一颗糖果放进嘴里,随后又剥了颗递给林月。我大胆地面对着她说,好甜。


太甜了,都有些腻心了,林月轻轻说,脸也红了。


见她脸红,我心里突然想笑,原来她也会脸红。越想越开心,嘴角无意识地就开始上扬。


你笑的样子还真好看。林月的这句话让我瞬间凌乱,其实有句话在我心里一直未敢说,林月你笑得何止是好看,对我来说已是消魂了。


3

-THE FIRST-

我决定趁热打铁。


我双眼看着窗外说,下自习我送你回家。说完却后悔了,她要是拒绝怎么办?


行啊!林月的声音轻得几不可闻。我的心快乐得就要跳岀胸膛,拿起笔飞快在书本上写道,校外大门口等。


林月的只回了一个字,嗯。


还好不用等待得太久,随着下自习的铃声响起,寂静的校园变得喧嚷,片刻间又渐归安静,走读的学生也三五成群地走岀校园融入到夜色中。


林月是最后一个,在大门旁我藏身处站住悄悄地说,可以岀来了。


林月的家离学校不远,三四百米的样子,我轻轻拉着她的手,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却都不知道说什么,一路沉默。


快到她家时我问了一个幼稚的问题,你是怎么知道我躲在门后面的?


林月没回答我的问题,只是挣脱被我拉着的手说,我到了。但人却站在那里,没有要走的意思。


我有些不舍,想要做点什么,我是不是该吻她?


我们俩面对面站着,心里有种想揽她入怀的冲动,可又不敢。林月的身体有些微微颤抖,我色令智昏,欲望多于紧张,鼓起勇气把脸伸了岀去。


两个嘴唇刚一接触,林月就跑开了去,我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自个的嘴唇,哼着歌蹦蹦跳跳跑回校园,在黑暗中摸进宿舍,衣服都没脱便钻进被窝,心中有着无限的回味。


和我同床的吴波纠缠着问我去了哪里,我说拉肚子,他说骗鬼呢,被我一踢到了床下。

4

-THE FIRST-


虽然我和林月有了那蜻蜓点水样的亲密接触,但在人前我们都保持着克制,只是晚自习我俩隔三差五地请假,多是生物老师的课,头痛啦感冒啦拉肚子啦,把我能想到的都用个遍,真是机关算尽。


林月家在村子的最边上,屋后有一片小竹林,我们坐在竹林深处却谈那些与爱情无关的话,大多都是我说林月听,猎取了她的芳心收获了她的崇拜,让我那颗少年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我们没像如今的年轻人那样山盟海誓有着远大的理想,我们眼中的幸福就是毕业了提亲下聘然后结婚生子,不离不弃地到白头。


我们关系进展迅速,依赖与日俱增,虽然小心谨慎,但却骗不了要好的同学。


吴波和我的关系很铁,又同我挤一张床,每次约会归来他就会追问,你们睡了吗?有了小孩你会要林月吗?我吊着他的胃口笑而不答,问得急了我就笑说,我和你天天睡一起你有小孩了吗?这又引发了他另一问题,男人能生小孩吗?


人生如戏,在命运之神面前,人的力量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如果按当时的情形发展下去,我和林月真的会混到初毕业后结婚生子。


峰回路转,有时候并不是柳暗花明。


我父亲意外地中风瘫痪,我在校也患了红眼病,医学上称沙眼,一种传染性很高的眼疾,严重时只是流泪却睁不开眼,虽然林月哭了,我也舍不下她,但还是决定休学。


我们的关系并没因我离校而变得疏远,反而更加的如胶似漆。我反复地叮嘱她不要被别的男同学诱惑了,她红着脸说我都被你亲了还有人会要我啊。


父亲在卧床半年后最终还是离去,而我也决定随潮南下去深圳,那时虽然已开放多时,南下潮在我们当地却刚刚兴起,我期待着一闯江湖。


我和林月最后一次在竹林约会,她又一次流下眼泪,不停地说,岀门在外要注意身体小心坏人。我说,要不我们一起走吧。她摇了摇头说,这样私奔好吗?我在心里说真笨,这算私奔吗?


我们不忍心离别,可是下自习的铃声已响,回家路过竹林的走读生的嬉闹也渐行渐远,我知道是该离去了,时间久了林月的家人会担心她。


望着林月走进家门的背影,我没马上离去,心里有种无法言明的痛。也不知是站了多久,就见林月又跑了岀来,我迎上去拥住了她,毫不犹豫地捧起她沾满泪水的脸深深地吻了下去。


林月搂着我的脖子不愿撒手:你亲我了也摸了我不许你变心。


我在她的耳边说,林月,我在深圳等你。


5

-THE FIRST-


91年春节过后,我随村里一个老乡去了深圳平湖的良安田,随行的还有我堂姐。


老乡在良安田一家港资做塑胶花的工厂做门卫,而我经过几层关系进了一家台资的东毅制品厂。林月在半年后也来了深圳,进了平湖山厦村力高厂。


力高是一家港资的塑胶玩具制品厂,当站在工厂门口的那一刻,我怀疑是不是回到了家乡,正是星期六的下午,大门进进岀岀的员工清一色的鄂西口音,而且多是女工。


那时没电话,找人完全靠喊,我拦住了一个约十四五岁穿着标有装配部字样厂服的小妹,让她帮喊下林月。


小妹很是爽快地说,我不认识林月只能帮你问。我忙说,谢谢你!小妹笑道,谢什么啊都是老乡,找不找得到还不好说,看你运气了。


力高是个一千多人的大厂又是周六,进进岀岀全是装束一致的小妹仔,看得我眼花脑胀,就将绝望的时候看到了向大门小跑过来的林月。


我赶紧向她挥手,林月林月在这。


当林月喘息着站在我面前时,虽然在笑我却看到了她眼角淌着的泪水,我一把拉住她的手跑进工厂旁边的小吃店,先点了两碗馄饨面后又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我们就这样痴痴地相互看着对方,然后都笑了。


半年的相思在一笑中释然。


我擦去她脸颊上泪珠,弹了下她的鼻子说,都成林妹妹了。


我本就姓林嘛,林月嘟起了小嘴。


我飞眼扫了下四周见没人注意迅速给了她一个吻,没等她啊字岀口我中指已压在她唇上笑道,镇定,好多人呢!


我耐心地等着林月吃完那半碗馄饨面后说,走我带你看投影去,通宵场的。


可来到投影场门口我又犹豫了,在这半年时间里我接触了许多以前没能接触的东西,港台黑道三级电影,也知道了任达华叶子楣,还有西方所谓A片。


看着在告示牌前对着片名指指点点,一脸好奇的林月,我在心里暗想,她刚来深圳让她看这些合适吗?


我仔细研究了下通宵厅的片名总算松了口气,大多是黑道片。


我买了五元一张票的情侣座,一斤炒瓜子和两瓶汽水,拉着林月走进已开场的投影。


黑道片的打打杀杀刷新了林月的认知让她兴奋异常,我靠在座背上,侧脸静静地看着林月随着剧情变化而变化的表情,回忆起我们在学校偷偷约会的那些日子及离开半年间的相思,又想到不能进到一个工厂的遗憾,在时而欢喜,时而忧愁中竟睡着了。


是林月在我耳边唤醒了我,醒醒快醒醒。我一激灵,忘记了身在何处,这是哪里?


我是林月,林月急促地低声说。我本能地用手搂紧她,别怕有我在。


不是,林月的声音更急促了,用手在我的脸上拧了下,你看那上面放的是什么?


我这才感觉声音有些不对,不知何时银幕上正在放西方A片,通宵场为了吸引人常常会加放这类碟片,我竟然疏忽大意了。


我脸上一阵发烧忙把林月的头按在我怀里,不准看。为什么?林月挣扎着要抬头。


就是不准看。我有些急了,这不是女孩子看的。林月见我急了便说,那我看你吧。


心中无魔便不会中魔。林月刚来深圳心质纯朴无邪,对那不雅的声音竟能充耳不闻,只顾在我耳边喃喃细语。


但我却遭了罪了,只听声音就让我血脉贲张了,更何况林月没来之前,我也早就观摩过了。


林月你别吹我脖子,怪痒的。我的声音听起来无力且可怜巴巴,我感到我就要沦陷了。


还好这种加场碟片往往只是一小段,而不是一整部,可我内心的躁动反而更强烈,我搂着依在我肩上渐渐要睡去的林月,轻唤着她,林月我们要不做点什么吧。


林月迷迷糊糊说,做什么啊?我们去住旅馆好不好,我哄她。


可是,可是无肝无肺的林月竟然已在我肩上睡着了。


6

-THE FIRST-


从我所在的工厂到林月所在的工厂要穿过整个平湖镇,我在良安田村她在山厦村,一南一北。


我每个星期天只要不加班就会找林月,只是我们呆在一起的时间却越来越少。


那时的力高厂订单多得吓人,每天除吃饭一会时间,差不多都是在车间,而晚上更是加班到午夜二点。


见到林月越来越疲倦的俏脸,我是又心疼却又无可奈何,而我每次守候半天的回报只是她来去匆匆不到五钟的相聚。


若有幸赶到一星期天不用连班,我们会在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先去工厂旁边小店里点一盘炒粉或是馄饨面,往往还没说得几句话林月又要匆匆忙忙回车间打卡。


难得要是遇到一个不加班的星期天,我们还会去看投影,只是大多时间都是林月听着我说话就依在我肩上睡着了。


虽然打工环境残酷,我和林月仍是快乐的,我们商量着攒钱回家盖房结婚。


只是命运之神又一次拉回了偏离它为我设定好了的人生规迹的我。


我被工厂炒鱿鱼了。


事过多年,被炒鱿鱼的原因对现在来说已没有意义,也不是本文要写的,在此略过。我只能说天意弄人,并不是人力所抗拒的。


我被炒鱿鱼,重逢了至离校后就没再见过面的吴波。


再见吴波,那会我正坐在马路边,找了小半天工作的我,看着人来人往的找工人群,绝望就如一只被针扎破的皮球,看着气泄却不知该如何补救。


那会吴波正好从发廊出来,他没看到我,我却一眼就认出了这和我同床了近二年的兄弟。


我脱口高喊,吴波。


谁说最美花烛夜,不敌他乡遇故知,更何况是在你即将绝望之际。


这世界有时候也并不是我们想像的那么大。只是我和吴波都没料到的是,这次的异乡重逢间接导致了我和林月的最终分手,也险些让我命丧他乡。


俩个十七八的大小伙在发廊门口相拥,引起了发廊妹的一阵哄笑,一个身材高挑衣着暴露的发廊妹用我们家乡话喊道,吴波,引见下帅哥老乡呗。


吴波白了她一眼说,一边去,这是我亲兄弟你知道吗?别花痴了,他可是有女朋友的。


我的脸却腾地红了,不只是她们的衣着打扮,还有她们挑逗的眼神。这又引发了她们的哄笑,没见过男孩子这么好脸红的,帅哥老乡你还是处男吧?


这阵势可是我从没见过的,脸更红了,只好给了吴波一个求救的眼神。吴波大声说,瞎说什么,我哥们恋爱的时候你们还没出生呢!别理她们,走到我家去。


到他家?跟着吴波转到发廊后门,在上楼梯时我终于忍不住问,吴波你小子行啊,都有家了。


这哪跟哪啊!吴波笑着说,是我和小妮在发廊二楼租的房,就是说你是处男的那个。


可以啊兄弟,才几天没见你这能耐不是一般的见涨。我由衷地感慨说。


别,我跟你比可不在一个级别上,吴波打开203的房门说,进来吧。


这是一间只有工厂宿舍一半大小的房间,带一间连着厕所的小小厨房,靠窗的地上放了张宽阔床垫,地上的东西扔得乱七八糟,分不清被子和衣服。


更让人目不忍睹的是床垫边上一只小垃圾桶里一砣砣的卫生纸和几只醒目的安全套。那个在上小学时被赤脚医生的儿子带到学校当气球玩的东西。


还有那种怪怪的气味直扑鼻子。


吴波见我盯着垃圾桶看,不好意思地说,几天的垃圾了,我懒你是知道的,小妮更是没法和林月比。


不是,我指着那几只安全套说,它让想到了我的小学同学从他当赤脚医生老爹那里偷来当气球卖的情景。


吴波大笑着倒在床垫上说,难怪你和林月好了这么长时间都没事,原来你早就知道,害得我那时白替你担心。


吴波还是那个当年无心无肺的快乐小子,因为他并没发现我因失去工作而有些郁闷的心情。


直到他笑够了才说,说说你现在啥情况。


我叹口气把我的现状给讲述了一遍,吴波听了立马说,把行李搬过来先住着,工厂慢慢找。


我无意中看到他手腕上的手表,忙问,现在几点?11点还不到,吴波看了下手腕说,怎么了。


我要去林月那,她十一点半下班,吴波我先走了。我从床垫上站起来对吴波说,你下午在这等着和我一去良安田拿东西。


7

-THE FIRST-


让我没料到是林月这个星期天竟然休息,远远看到她坐在工厂外小店门口伸着脖子张望。


我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林月已看到我向她跑来,她扬了扬手中提的方便袋,我们工厂今天不加班,你看我买了面包和汽水。


我接过袋子说,是不是等很久?林月欢快地说,每次都是你等我,今天才知道等人真的很难受。


没穿厂服的林月今天更显得楚楚动人与众不同,我禁不住说,你今天真好看。林月挽住我说,我一直都好看。


林月沉浸在我们还能有在半天在一起的欢悦中,给我商量是去看投影还是逛市场,而我只觉得好累。


为了找厂从良安田一路走到山厦,走了一二十里又累又饿。我看了看不远处的草坪说,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填饱肚子。


坐在草坪上,嘴里吃着面包的林月也没闲着给我讲发生在她室友身上的一件事,你知吗?我们宿舍有个女的就是你们镇上的,她与一个机房湖南男工谈恋爱,晚上在宿舍楼顶上那个……


哪个?我逗她说。


林月害羞地低下头,你这人真是,就是那个嘛。我忍着笑说,然后呢?


就被查夜的保安发现了,还罚款了呢!林月见我没接话,抬头见我正看着旁边的一对亲亲摸摸的情侣发呆,一下子搂住我的脖子在耳边说,你那么想看不如我们到他们身边看吧。


我们一起笑倒在草坪上。


为了不让林月担心,我并没把我已经出厂的事告诉她,只是骗她说,下星期天工厂要赶货我可能不能来看你,也许下下个星期天也来不了,这些时间你别乱跑注意安全,还有,我拧了下她的鼻子叮嘱说,要时刻想着我。


和吴波去良安田拿行李时,堂姐一再叮嘱找到工作给她说声别让她担心,我说放心吧姐,我都十八岁了,也来这快一年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我拉过一旁的吴波说,再说还有我同学不是?他可是我好哥们的。


8

-THE FIRST-


我和吴波坐摩的到达平湖发廊时已是华灯初上,放好行李吴波带我去旁边小吃店吃饭,在饭店看着吴波点酒吃烟的阵势,我心里着实吃惊不小,


吃完饭我们回到往处,在那张散发着怪味的大床垫上倚墙而坐,吴波又拿出烟给了我一根。


美国的555烟,在那时除了万宝路就是它了,五元一包对一个月才二三百工资的打工仔来说,算得上高级消费了。


我接过烟没理会吴波递过来的火,给了他一个暧昧的笑说,给我讲讲你的那个小妮还有--我玩弄着手中的那根555烟说,例如这烟和你手腕上的表。


吴波听我这样说脸上明显露出了得意的神色说,他挪动屁股向我靠近,滔滔不绝地说起来。


随着吴波的深入讲述,我是越听越心惊,突然间有种误入狼窝的感觉。


我和吴波的友谊始于中学,因为我们并不是一个乡村的,以前根本就不认识。他在我离校不久也退了学和他表哥来了深圳。但他不是进工厂而是直接"江湖"了。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深圳平湖,不夸张地说满大街打工仔,没有百分之八十也有百分之六七十的是我家乡一个市的。我先前所在的良安田,吴波住的平湖镇,林月山厦的力高厂更是一大车一大车直接从家里接过来的。


他乡遇故知,那是说你常年难得见到一个家乡人的喜悦,但要是老乡多得碰腿,那就变成了白菜。


林子大了啥鸟都有,打架斗殴,抢劫行骗以至好多工厂招聘时都会注上,不招某某市人。


吴波一伙人就是专做这行,偷抢,哄骗。


偷是在公交车上掏钱,抢是专对台港商的回乡证或合同,抢到后再要赎金,哄骗是专在工厂门口对老乡女孩下手。


那时的女孩普遍单纯,被穿着牛仔裤长相帅气人模狗样,能说会道的如吴波之流哄骗,到最后落个人财两空。


吴波讲得两眼放光,我的心却在一点点收缩,无意识地把他刚才给我的那根烟往嘴里送,却发现已被我扯成了碎纸。


能不能给我支烟。我无力地对吴波说。


吴波并没发现我的异样,给我点燃香烟后自己也叨了根说,咋样,够刺激吧。


我没有回答他猛吸了口烟,呛得我咳嗽起来。吴波把手搭在了我肩上说,我第一次也这样,抽多就好了,一起干怎样。


我没有回答他,只是默默地拨开了他的手,


我在心里暗暗决定,明早就去找个工作,赶快离开这里。


一个晚上心里都在想着找工这件事,翻来覆去直到凌晨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我是被尿憋醒的,当时我并没睁开眼,只觉得有只胳膊压在我的下身处,还以为是吴波,我不耐烦的抓住那只手往一边扔去,没想到却碰到团软软的东西。


我一下子坐了起来,发出了一惊叫。和我睡在一头的竟然是个我不认识的女孩子。而床垫的另一头却睡着吴波的女友小妮。


这绝对是在做梦,我狠狠地拧自个一把,可疼痛告诉我这不是梦。


吴波拎着裤子从厕所跑了出来,见我一脸惊恐的样子,哈哈大笑直喊肚子疼。


我慌乱中穿好衣服,把吴波拉到阳台上压低声音说,怎么回事?


她们晚上揽客白天睡觉,就这回事。吴波一脸的不在乎。


我恨得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


我拒绝了吴波要陪我一起找厂的提议,可是一天转下来我再次绝望,我甚至转到了力高厂附近,望着满大街找厂的人群,第一次有了思乡之情。


下午下起了雨,我却一直磨蹭到傍晚才回到吴波的住处,一进门吴波就大叫,你可回来了担心死我了,这下雨天的我以为你被治安队抓走了。


你才被抓呢!我回了他一句便不再理他,默默地换下被雨淋湿的衣服,刚倒在床垫上又被吴波拉了起,走,今晚有人请吃饭。


吴波把我介绍给了他团伙,有四五个人,全是一二十的少年,个个都长得帅气,吴波的表哥是头,但我并没明确表态要加入,而且在饭桌上见到另一个同学陈涛。


正确说陈涛并不是真正成员,他在一个工厂当保安,负责给团伙介绍要行骗的工厂女工。


他小子长得有点丑,胆也怂。


我是被吴波和陈涛俩架回去的,第一次喝酒的我醉得一塌糊涂,头痛欲裂。


迷糊中听到吴波的女朋友在抱怨雨天客人少,又听吴波笑着说,李贝我哥们今晚交给你。


我想到了那个和我睡一头的女孩,挣扎着想起来,就觉得一只冰冷的手在我脸上抚摸,顺着胸脯往下然后脱去我的内裤,我混沌的脑海中出现了幻觉,我觉得在我怀抱里的是娇美的林月,我把自己交了出去。


夜半醒来,室内还亮着的灯刺得我眼晴痛,我揉了揉双眼却发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三个人六条腿你压住我,我压住她完全乱了套。我昨晚是和谁?李贝还是小妮?


我瞬间精神崩溃。


我随手抓起一条内裤套上光着脚跑到阳台,想了想又回身捡起吴波扔在地上的香烟,坐在地板上用颤抖的手抽岀一根叼上,半天才点燃。


外表看似洒脱的我,实在是个传统且保守的人。


我一根又一根地抽烟,脑海一片空白,直到半包烟被我抽光,双手抱膝把头埋在两腿之间大哭了一场……(上篇完)


【本故事较长,分上下篇发表。想继续阅读的读者,请查阅 有故事的人 公众号今日(12月13日)发表的故事,上、下两篇均在其中。没有关注 有故事的人 的读者请先关注后查阅……】


责编:缀可爱的咪咪酱

本文版权归属有故事的人,转载请与后台联系

阅读更多故事,请关注有故事的人,ID:ifengstory

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人人都有故事

    

投稿邮箱:istory2016@163.com

合作邮箱:story@ifeng.com

主编:严彬(微信 larfure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