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周末连载|医妃权倾天下(13)

塔读文学2018-09-25 09:09:40

73、告状,一见萧王误终生

别说萧天耀不相信林相是个疼爱女儿的好父亲,就是相信也不会任林相将林初九接走,林相还真当自己是个东西,能在他面前岳父的谱,也不想想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本。

萧天耀连个眼神也懒得给,只道:“相爷要接初九回去,还得问问初九的意思。”连岳父也不肯见,可见萧天耀从来没有把林相当成岳父。

林相虽有不满可却不敢表露出来,还是那句话,不管萧天耀手上有没有兵权,他是东文的萧王,除了皇上再没有人敢给他脸色看。

林相还不够了解林初九,所以他满口应下,自信满满的让萧天耀去请林初九过来,他要亲自、当面问林初九。

林相特意咬重“当面”二字,就怕萧天耀使手段。

萧天耀听罢,不由得嘲讽一笑:林相还以为萧王府打林府脸的事,是他这个男主人做的,殊不知这一切都是林初九自己做的,林初九才是真正厌恶林府的人,可惜林相不知道。

下人去请林初九,林夫人和林婉婷听罢嚷着要跟过来,镇国公夫人三位夫人怕闹出什么事来,她们现在正想尽力修补与林初九之间的关系,见状也跟了过来。

左右一头牛也是赶,一群牛也是赶,林初九不在意人多人少,反正不高兴的又不她。

下人在书房外通报,萧天耀听到林初九带着一群人过来,当即脸色就不好看了,萧王讨厌女人这是众所周知的事。

林相却唇角轻扬很是得意,好像他女儿做了惹丈夫不高兴的事,是一件好事一般,这样的父亲还真当得起“慈父”之名。

萧王府的下人也是机灵的,见状忙补了一句:“林家的继夫人与二小姐嚷着要跟王妃一道过来,说是还未见过王爷,要来拜见王爷。来者是客王妃不好驳了,这才一道过来。”

“林相好家教。”萧天耀很给面子的点评,令的林相面红耳热,一脸羞愧,可萧天耀却不给他面子,径直道:“林夫人急急带着亲生女儿来见本王,便让她们进来吧。”

本来只是一次寻常的见面,可在萧天耀的耳朵里却是变了味,因为当初林夫人也曾急急的带着林婉婷去见太子,顺利地抢走本该属于林初九的姻缘。

萧天耀没有点破,但足够林相难堪,好在林相久经官场,早就混得脸厚心黑,即使再难堪表面也能维持正常。

“王爷,妾身打扰了。”林初九进来,柔柔的给萧天耀行了个礼,配上那句“妾身”说不出来的楚楚动人,可这却是萧天耀最讨厌的。

可萧天耀还来不及发作,就见林婉婷不等林初九介绍,也不等林夫人开口,跟在林初九后面福了福身,娇媚的道:“姐夫,婉婷见过姐夫。”

见到萧天耀的那一瞬间,林婉婷眼中就再也没有别人,甚至她忘了萧天耀双腿残废,她只看到萧天耀俊美的外表,和高贵不可侵犯却又让人着迷的气质。

萧王长得真好看,比太子还要好看千百倍,比安王还要好看,林婉婷只感觉自己的心跳得飞快,就好像要从胸口飞出来一般,一双眼睛粘在萧天耀身上,怎么也移不开。

林婉婷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可她控制不住自己,她想要亲近萧王,想要萧王和她说话,想要萧王看她。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只知道被萧王看一眼,她整个身子都止不住颤抖,不是害怕而是激动。

一见萧天耀误终生,说得就是林婉婷了,此刻林婉婷眼里只有萧天耀,她多希望自己成为林初九,嫁给萧天耀,哪怕只能活几年也好。

可惜,萧天耀只看了她一眼,就嫌恶的别开了。

其他人并没有注意到林婉婷的失常,只当她小孩子心性。林初九不着痕迹的将林夫人与林婉婷格开,然后为萧天耀介绍众人。

萧天耀很给面子,一一应了一声,就连林初九再次介绍林婉婷时,他也给面子的看了一眼,虽然这一眼很是不屑,可偏偏林婉婷却像是着了魔,萧天耀一眼扫过来,她居然上前一步,不顾萧天耀的冷淡,再次攀起交情,“姐夫,婉婷还是第一次见你呢,都怪姐姐不带你回门,害我到今天才见到姐夫。”

说完,还不忘瞪林初九一眼,林初九哭笑不得看了一眼林婉婷,又看了一眼萧天耀,忍不住就笑了:这是小姨子看上姐夫了?

再看那姐夫,脸黑的可以,不知怎么的,林初九就乐了:萧天耀不高兴,她就高兴了。

可是,她高兴得太早了,一时不察被萧天耀捉了个正着,一个冷眼扫过来,吓得林初九脸一僵,忙点头,再不敢幸灾乐祸了。

萧天耀要本不搭理林婉婷,她要是懂点眼色,这个时候不再纠缠,萧天耀左右不会在人前,给一个没什么干系的女人难堪,可偏偏……

林婉婷却不依不饶,似哀怨似控诉的道:“姐……夫,你怎么不理人家?”

一句话,说得婉转缠绵,屋内的五个女人,除了林夫人皆打了个寒颤,镇国公府三位夫人不约而同的在心中道:怎么和家里那些狐媚子一样,这真正是真经的嫡女吗?

“滚!”萧天耀脸黑得彻底,刚被林初九笑话,现在又听到这么恶心的话,萧天耀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姐,姐夫……”林婉婷脸唰的一下就白了,当即怔在当场,不敢相信她会被人呵斥,她从小就人见人爱,就连太子也对她宠爱有加,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有男不喜欢她,还当面呵斥她?

“萧王别生气,这孩子都被我们宠坏了,她并无恶意,只是崇拜王爷。”林夫人忙上前拉着林婉婷,她到现在还没有发现林初九的异常。

林婉婷却不领情,甩开林夫人的手道:“姐夫,你这是怎么了?你不喜欢婉婷吗?是不是姐姐说了我坏话?所以姐夫你不喜欢我了?”

林婉转嘴巴一嘟,眼眶一红就要哭出来,好像受了天大的欺负一般。

林夫人暗自觉得不对,可一想到林婉婷在别人面前,也这般抹黑林初九也就没有太上心,只当林婉婷是想要按她们之前商定好的计划,借机摸黑林初九……

74、认清,要断交的节奏

林初九乐得看戏,萧天耀见林初九看得高兴,不知怎么的,话到舌尖却生生噎了回来,冷着一张脸坐在轮椅上,也不知他在想什么。

无人阻止,林婉婷更有恃无恐,指着林初九的道:“姐姐,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在姐夫面前说我坏话了?所以姐夫才不喜欢我?姐姐,你怎么总是这样,以前在爹和娘面前说我坏话,在外祖母面前说我坏话,我都不和你计较,可你怎么能在姐夫面前也说我坏话呢?你就不怕姐夫知道你的为人后,讨厌你吗?”

“婉婷,别胡说,你姐姐不是这样的人。”林夫人还没有想到,林婉婷一眼看上了萧天耀,装模作样的拉了拉林婉婷,不安地看向林初九,就好像林初九有多可怕一样。

林婉婷顺势扑倒在林夫人怀里,眼泪一颗一颗往掉,边哭边道:“娘,你总是这样,不管姐姐做什么,你都说姐姐是好的,明明姐姐一直欺负我,可你还要我让着姐姐。娘,为什么这样?别人家不都是姐姐让妹妹的吗?为什么我们家却相反呢?”

林婉婷小小年纪,深谙告状之道,几句话把点出自己小可怜的处境。

通常情况下,只要林婉婷这么一说,所有人都会一面倒转向她,纷纷指责林初九的不是,可这一次,众人的反应大大出乎林婉婷的意料,因为……

除了她的娘外,其他人都一副没有听到了样子,而她的父亲则是一脸尴尬,不断地朝她使眼色,让她赶紧出去。

这是怎么了?

“爹,娘,你们不信我吗”林婉婷一脸不解,眨巴着眼看向萧天耀,“还有姐夫,姐夫你要相信我,姐姐说得都不是真的。”

林婉婷年纪虽小,可却初见风情,媚眼抛得有模有样,可惜却是抛给瞎子看,萧天耀连理都没有理她,只对林相道:“林相,本王从不懂怜香惜玉,要是伤了令千金,莫怪。”

这是威胁,虽然林相不知柔弱可人的婉婷,怎么就惹萧天耀不高兴了,可却真怕萧天耀让人动手,到时候丢脸的还他。

“还不快带婉婷下去。”林相忙对林夫人道。

“是,老娘。”林夫人温顺的应道,心里却是翻江倒海一般。

这一次,她将林婉婷的表现看在眼里,她已明白婉婷为何为失常。不着痕迹的在萧天耀和林婉婷身边看了一眼,暗道不好,忙拖着林婉婷出去,“婉婷,跟娘下去。”

“娘……”林婉婷整个人都呆了,不能理解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可她不甘就这么离去,冲着萧天耀柔柔的唤了一句:“姐夫,你……”

可惜,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萧天耀打断,“恶心。”

直接、犀利、毫不留情面,林相面露不满,林夫人吓得手指一颤,林婉婷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立在原地,任林夫人拖着出门。

镇国公府三位夫人暗觉丢人,在林相和林夫人眼中,林婉婷这是给“长辈”撒娇,可她们三人却是明白,林婉婷哪里是撒娇,这是在卖媚。

当着亲姐的面,勾引自己的姐夫,也亏得林婉婷做得出来,更让她们惊奇的,林相夫妇居然现所当然,简直是……

恶心的一家人!

“王爷和相爷谈正事,我们就不打扰了。”镇国公府三位夫人,还算有点见识,忙跟着告退,离去前不忘对林初九道:“初九,有时间就去府上坐坐,你舅舅们都惦记着你。”

“我会去的,谢谢三位舅娘。”难得见到三个正常人,林初九暗松了口气。

虽说林婉婷在萧天耀面前丢脸她很高兴,可怎么说也是娘家人,这算是把她的脸丢尽了,林家人拍拍屁股走了,留下她怎么面对萧天耀?

林初九苦笑一声,随即又释然了,好在她和萧天耀不是什么正常夫妻,不然就凭今天这事,她这辈子在萧天耀面前,都抬不起头。

镇国公府三位夫人出去后,正好碰到在外面整理情绪的林夫人和林婉婷,林婉婷已回过神,见到三位夫人上来,忙抹了抹眼泪,“舅娘你们也被赶出来了?舅娘你们别生气,姐只是生病了心情不好,我代姐姐给你们道歉,赶天我和惠儿姐姐来王府劝劝姐姐,让她亲早门给舅娘们道歉。”

林婉婷为找到再次来萧王府的理由而高兴,可镇国公府的三夫人,却一点面子也不给她。

二夫人、三夫人只笑不说话,大夫人则直接道:“你想太多,初九那孩子懂礼的很,怎么可能会做出赶长辈出门的事。至于来萧王府?还是别了,惠儿她忙,没有时间来萧王府,你没事也别去国公府,这段时间我们忙。”

啊呸……她才不要让自己的女儿,陪着这么一个不要脸的东西,来萧王府勾引姐夫。

“大嫂,你这是什么意思?”林夫人脸色一沉,心里不高兴了。

大夫人连林夫人的面子也不给,嫌恶的道:“小姑,我的话婉婷不明白你还能不明白?当然,不管你有没有听明白,总之你们母女俩以后少来镇国公府,左右老夫人也不喜欢你们上门。”

大夫人眼中毫不掩饰的嫌弃,打击到林婉婷,林婉婷摇摇欲坠,一副快要晕倒的样子:“舅娘……你们怎么可以向着林初九那个贱人,她是萧王妃,我还是未来的太子妃呢。不,我不要做太子妃,我要做萧王妃,只要萧王那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我。”

林婉婷一激动,把自己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婉婷……”林夫人失声尖叫,镇国公府三位夫人,也像是看怪兽一样看她,就好像不认识她这个人一样。

“不,不是,这不是我说的,真的不是我说的。”林婉婷想要解释,可有谁会听?

有些事,可以做但不能说。

屋内,林相说了半天,自己如何关心林初九,如何担心林初九,听到林初九病了,他这个父亲有多不着急……

林初九强忍恶心边听边点头,表示自己真的有在听,就等着林相赶紧的说到重点,好不容易林相终于说道:“初九,你身子弱,家里的大夫经常给你看病,对你的病情比外人了解,我今天来……”

可惜,林相的话还没有说完,门外就传来林夫人的尖叫声,“婉婷,我可怜的婉婷,婉婷你怎么了……来人呀,来人呀,快,快叫大夫,我女儿晕倒,血,好多血呀!”

“婉婷出事了?”林相脸色一变,朝萧天耀作揖,“王爷,下官告罪了。”

说完,大步往外走,因为门开得太急太开,林相连影子都看不到了,那两扇门还在那吱呀的来回晃动。

这样的父亲,这样的亲人,简直就是灾难,幸亏她之前没有抱任何希望。

林初九无语望天,“王爷,他是怎么做到一朝宰相的?”

这么不靠谱,皇上放心用吗?

75、谈定,只能帮到这了

林初九只不过是这么一问,根本没有奢望过萧天耀会回答她的话,可不想萧天耀不仅答了,还非常认真。

“林相当年一举夺魁,才识自是不凡,而且他步入官场时,正值皇上提携寒门打压世家。林相出身寒门,只有一门镇国公府的亲事,在官场上他没有族兄可以倚靠,只能靠皇帝的信赏识才能坐稳官位、往上爬。而林相本身也擅长审时度势,惯会揣摩帝心,行事皆按皇帝的意思办,皇上用起来即顺手又放心。”

萧天耀难得在林初九面前说这么说多话,可是林初九却什么也没有听到,她的嘴巴张成O字型,半天都合不拢。

萧天耀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他是被鬼附身了,还是和林婉婷一样中邪了?总不至于和林婉婷一样,对她一见钟情吧?这钟情的也太晚了一点。

不知萧天耀是没有看到林初九的表情还是什么,他自顾自的道:“林相当年是以状元出仕,才识自是不用说,这些年他虽一味做皇帝的走狗,可能力还是有目共睹的,不然也做不到相爷一职。林相吃亏就吃亏在出身寒门,后宅也没有几个女人,不懂女人争宠的伎俩与本事,才会被几个女人骗得团团转。”

前面的话林初九没有听清,后面的话林初九却是认真听了,萧天耀一说完便乖乖道谢:“多谢王爷解惑。”

“不必,小事尔。”他不过是看在林初九听话的份上,不想林初九因此事而伤心,毕竟林相行为确实很伤人。

林初九一本正经的道:“对王爷来说是小事,可对我来说是大事,要不是王爷为我解惑,我都要怀疑我不是林相的女儿了。”

林初九只是玩笑,可偏偏萧天耀却认真的点头:“也许,你真不是林相的女儿。”叫自己的父亲为林相,这真是亲生女儿吗?

“王爷,我开玩笑的。”林初九一脸哀怨,说她不是林相的女儿,不是说她娘偷人吗?虽然她对原主的娘没啥感情,可她娘名声不好,她能好得了吗?

“本王也是开玩笑的。”萧天耀很正经、很严肃,可眼中却沁出丝丝笑意。

同样是“哀怨”,林婉婷做出来他只觉得恶心,可林初九做出来他却觉得很可爱,让他看着很……顺眼。

林相接林初九的计划,因林婉婷的晕倒而终止,好在林相不傻,在林夫人提出,让林初九去请墨神医给婉婷医治时,林相想也不想就呵住了。

开什么玩笑,他又不是傻子,要因这么一点小伤逼初九去请墨神医,他还得被人骂死。

林相请吴大夫给林婉婷包扎后,便带着林婉婷回去了,这一点林夫人没有反对。她实在怕林婉婷留在萧王府,会做出什么失礼的事,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她的女儿会和她一样,喜欢上“姐夫”,这真得太可怕了。

林相一来,打断了墨神医给林初九医治,可这并不影响萧天耀的安排,林相走后没有多久,萧天耀便找来墨神医,寻问林初九的病情。

墨神医不答反问:“王爷,王妃是不是会医术?”当时太震惊了,以至于被吓了一跳,回去后墨神医便想到了原因。

“是,这与墨神医有关?”萧天耀不喜欢旁人打听他的人,林初九是他的王妃,即使他对那女人没有兴趣,可也容不得旁人打听。

“不,没关系。只是今天为王妃诊脉时,发现王妃脉象异常,还以为王妃得了怪病,现在看来应该是王妃改了自己的脉象。”墨神医不着痕迹的告状,让萧天耀明白他的王妃并不领情,对萧天耀请来的人多有防备。

“是吗?”萧天耀眼眸微挑,长长的睫毛掩去眼中的笑意。

能让墨神医吃鳖,他那王妃的医术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不错。

“王妃擅自改动自己的脉象,这对诊治极不利,普通的大夫根本查不出她的病情。”墨神医完全是站在一个大夫的立场,处处都是为病人好,至于有没有私心?

这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她孩子气重,墨神医别放在心上。”萧天耀淡淡的解释了一句,端得是高贵冷艳,却让墨神医不自觉地皱眉:十八岁的女人还孩子气?放一般人家,都是孩子娘了,要生的快的话,两个都有了。

只是,萧天耀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墨神医要再咬着不放就过了,墨神医将话题叉开,说道:“王爷,你的腿……”

刚开口,就被不懂礼貌的萧天耀打断了,“墨神医,王妃擅自改了脉象,普通大夫诊不出来,你可能诊出来?”

“当然。”除此之外,墨神医还有第二个选择吗?

“是否可医?”萧天耀问道,这一次墨神医却没有回答,而是抚着胡须看萧天耀,无声的拒绝。

“墨神医需要什么药材,让人列一张单子。另外,院子缺什么,直接找曹管家。”萧天耀不再纠结于此事,他能为林初九开口已是不错,想要他为林初九求人?

做梦比较快!

“药材老夫已经准备好,院子里什么也不缺,老夫不会和王爷客气。”墨神医明显比刚刚高兴了一些。

不管怎么说,自家女儿都是要嫁萧天耀的,要是萧天耀太在乎林初九,墨神医肯定要为女儿担心。

“好此便好,本王会让流白经常过去。”萧天耀不着痕迹的给流白制造机会,要这样还不行,那他也没有办法,他只能帮流白到这里了。

“多谢王爷关心。”墨神医人老成精,就算看不透萧天耀的算计,可也知道流白对自家女儿的心思,未免婚前出什么乱子,墨神医适时说了一句:“王妃身子不适,玉儿那丫头虽不敢说尽得老夫真传,可也学了七八成,明日起,老夫便让玉儿那丫头去陪王妃可好?”

墨神医想尽一切办法,不让流白和墨玉儿见面,萧天耀知晓墨神医的心思,可墨神医的理由合情合理,他也不好做得太明显,只得暂时应下,“待本王问过王妃再定。”

76、偷师,没答应过什么

林初九刚觉得萧天耀这人不错,就被萧天耀狠坑一把,听到曹管家的话,林初九气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王爷这是什么意思?让墨玉儿来照顾我?”我靠,还没有进门就要把名份坐实吗?

这群人是有多不把她这个王妃看在眼里,她给足了萧天耀面子、里子,萧天耀就不能给她点面子吗?

曹管家不想林初九反应这么大,忙解释道:“王妃娘娘您身体不适,王爷听说墨姑娘尽得墨神医真传,便让墨姑娘来为您调理身子。”

“你确定,这是萧……王爷说的?”林初九气得差点连名带姓叫人,幸亏反应快及时打住,不然传到萧天耀耳朵里,又是一场官司。

“这……”曹管家真心好为难呀,他就是点头说是,也没有人相信呀,他们家王爷怎么可能那么贴心。

好在,林初九没有继续让曹管家难看,气过后便坐下来道:“曹管家,请你转告王爷,他的好意我心领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林初九怕死但也不是那么怕死。”

最后一句话很矛盾,可曹管家就是觉得他该死的懂了。

王妃的意思是,她惜命但不是贪生怕死之辈。

要换作旁人曹管家不想多管,可对方是林初九,曹管家忍不住提点了一句:“王妃,要不你再想想,王爷真是一片好心。”

“曹管家,这件事我不能答应。王爷要不纳墨姑娘为侧室,我还能让墨姑娘照顾我,可明显墨姑娘日后是要入府为侧室的,侧室还未进门,我就带着身边立规矩,传出去别人怎么看我?”最主要,让那么一个孤傲冰洁的冷美人在她身边,真的不是她照顾墨玉儿?

“可是,王妃您的身体?”曹管家真的很担心呀。

虽然王妃出身林府有那点让人讨厌,可王妃本人好就成了,他不想再换一个主子。

“我的身体我很清楚,墨姑娘医不好。”就算医得好,她也不放心。墨神医诊脉就给她下马威,她要相信墨家父女那就是傻子了。

好吧,林初九承认,以上种种都不是理由,最大的理由就是她不相信墨玉儿,不想把这么一个危险的人物放在自己身边。

曹管家劝说无效,只得回去复命,而萧天耀知道后,非常邪魅狂狷的道:“让她立刻来见本王!”

光听声音,就知道生气了,曹管家认命的迈着老胳膊、老腿,又跑到林初九的院子。

男主人和女主人的院子隔这么远,真的好累的讲。

曹管家捶了捶腿,这才乖乖的进去,请林初九立刻去见萧天耀。

“我换件衣裳。”林初九虽然没有预料,可也不紧张,左右现在萧王爷名声在外,是出了名的十佳好丈夫,根本不会弄死她。

只要萧天耀不会一把掐死她,林初九就觉得他没有什么好怕的,高贵冷艳什么的,她完全不放在眼里,左右她不是林婉婷,没想到要让萧天耀对她另眼看待。

说到林婉婷,那姑娘也是可怜的孩子,在萧王府倒霉的磕到头不说,还害了相思病,烧得迷迷糊糊嘴里却喊着萧天耀的名字,吓得林夫人都不敢让人近身侍候,只得自己照顾。

儿女都是债呀,林夫人看到林婉婷就想到自己,越想越悲伤,眼泪忍不住就落了下来。

她一定,一定要打消女儿的念头,嫁谁也不能嫁给萧王,萧王是残废,给不了她想要的一切。

她可是看得明明白白,林初九到现在还是黄花大闺女,萧王他伤到本,根本就不行!

萧王爷要是知道林夫人怎么想的,估计会合了林初九的意,一把掐死林夫人,可惜萧天耀不知道,而萧天耀现在想要掐死的人是林初九。

“墨姑娘照顾你哪里不好?别给本王说什么规矩和名声。”萧天耀不是曹管家,他一点也不相信林初九的说词。

林初九要是在乎规矩,新婚夜就不会威胁他。林初九要是在乎名声,隔日就不会大张旗鼓的打林家的脸。

“王爷,逼妾身说出真话,大家都不高兴,何必呢。”林初九叹气,她就不相信萧天耀不知道她的顾忌。

“别再让本王听到妾身两个字。”听着就恶心。

“是,我错了。”林初九很乖的起身告罪,不等萧天耀说又坐了回去,态度之敷衍让萧天耀不知说什么好。

这里又没有外人,林初九装给谁看?

“说,”萧天耀狠瞪了林初九一眼,他长这么大还没有为哪个女人费过心,林初九居然敢不领情,活腻了?

“我不相信墨姑娘。”事实上,她也不需要墨玉儿,有医生系统在,她再吃个大半年的药,余毒就排得差不多了,到时候再调养一段时间,她的身体不会比旁人差。

“她是大夫,不会砸墨神医的招牌。”萧天耀看在这一点的份上,才会想让墨玉儿为林初九调理身子。

既然请过府了,不用白不用,至于纳为侧室这个问题?

哼……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答应过什么。

“王爷,墨神医虽然叫神医可他也是人,大夫只能治病却无法断人生死,真要死的人就是神医要出手也是会死。个把病人死了,不会有人把错算在墨神医头上,只会认为那病人命中该绝。”她真要死了,凭墨神医的名声,她必然是命中该绝之人。

“你不是不怕死吗?”敢用生命威胁他,不就是知道现除佰他不会要她的命嘛。

不得不说,林初九这个女人真正是桀骜难驯,一见自己没有生全命危险就开始拿侨,一点也没有之前那么可爱了。

“王爷,我不怕死但惜命,王爷的好意我心领了,但真不需要墨姑娘照顾我,如果王爷怕外面人发现什么,不如在墨神医为王爷医治时,请王爷准我在一旁陪伴。”林初九眨巴着眼睛,一脸期待的看向萧天耀。

和自己的病相比,她更想看到墨神医是怎么医治萧天耀的双腿的,说不定她还能偷学两招,顺手完成系统的任务,医好萧子安的双腿……

77、往事,携恩入府

林初九的眼睛亮得吓人,眸子里全是他的影子,被她专注的看着,萧天耀的心脏有那么一刹那,不受控制的狂跳,等到他发现时,心中那份悸度已经平息了。

林初九这个提议并不算过分,不管知情人知道多少,对外墨神医都是萧天耀请来,为林初九医病的,墨神医给萧天耀医治时,林初九要不在反倒惹人怀疑。

萧天耀给自己找了一大堆理来说服自己,让自己相信他让林初九参与进来,完全是公事公办,没有一丝私人感情在哪里。

这个时候,萧天耀自动忽略了,他的萧王府早就被他经营得如同铁桶,外人进不来,里面的人没有萧天耀的命令,也不可能将消息传递出去,他只要把林初九往后院一关,就不会有人知道墨神医到底是在给谁医治。

“本王会告诉墨神医。”萧天耀开口应下,换来林初九一句:“王爷你真是太好了。”

就冲着这句话,还有林初九亮晶晶的眸子,萧天耀就觉得应得很值。

当然,他是不会自己去找墨神医说这件事,萧天耀找来流白,让流白去找墨神医。

“天耀,这个要求会不会太过了?”流白用怀疑的眼神看向萧天耀,他一度怀疑萧天被人附身了。

“怎么过了?”萧天耀没有回答,苏茶抢先道。

“哪里不过了?”流白狠瞪苏茶一眼。

苏茶才不将这点小威胁放在眼里,他在外面躲了这么多天才敢进萧王府,虽然萧天耀没有找他算账,可苏茶还是胆战心惊,现在有机会刷萧天耀的好感,苏茶绝不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

“流白,墨神医给王爷医治时,墨姑娘肯定要在一旁对不对?”苏茶开始发挥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先将流白说服。

“当然。”墨姑娘可是墨神医的亲传弟子,也是天耀未来的侧妃,在一旁帮忙再正常不过。

“墨神医说过,要让墨姑娘照顾王妃对不对?”苏茶一步步,引流白步入陷阱。

流白继续点头……

“世人皆知,墨神医是王爷请来给王妃治病的对不对?”苏茶问到这里,已经笑了出来。

流白此时才察觉到不对,忙解释:“可这也不需要王妃在一旁呀?”

“不需要并不表示不能。王妃的王爷名媒正娶的妻子,墨姑娘这个什么都不是的外人都能在,王妃为什么不能在?而且王爷伤的是双腿,到时候肯定会有上药和换衣服一类的活,墨神医不许下人接近,谁服侍王爷?墨姑娘吗?”

苏茶说得又快又急,流白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却只在乎那句“墨姑娘这个什么都不是外人”。

“苏茶,墨姑娘才不是外人,她很快就是天耀的侧妃。”流白皱眉,不喜欢苏茶的对墨玉儿排斥。

“你也说很快不是吗?很快就表示她现在不是,她就是外人。”苏茶没有见过墨玉儿,可这不妨碍他不讨厌墨玉儿。

“流白,别把女人想得太简单,这天下比天耀有权有势的男人多的是,墨神医要找人保护他的女儿,并非天耀不可,墨姑娘执意嫁入萧王府,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别被她的外表骗了。”

苏茶没有见过墨玉儿,也没有和她打过交道,可就凭墨神医以恩情要挟萧天耀娶墨玉儿,又摆出一副无所求,只求能让墨玉儿安度余生的清高样,就足够苏茶讨厌,因为墨玉儿嫁入萧王府的方式,和他家那个姨娘如出一辙。

携恩而入,逼的当家主母不得不厚待,还摆出一副我吃了亏,我受了委屈的模样,引得男人为她心疼,最终冷落嫡妻、嫡子。

想到自家那个偏心到天边,还有那个恶心又虚伪的二夫人,苏茶脸上的笑容就挂不住,即使那两人被他丢在庄子上自生自灭,可一想到这些年他和母亲吃的苦,他就无法不气。

流白知道苏茶家的事,事实上,当年要不是萧天耀和流白一起救了苏茶,苏茶和他母亲,早就被他爹和苏家那位“高贵美好”的二房打死了。

但是,流白坚信,“墨姑娘是不一样的。”

“天下女人都一样,你别太把她当回事。”苏茶一脸刻薄,流白很想揍苏茶一顿,可想到苏茶家的情况,流白实在打不下手,“算了,和你说也说不清。”

“我还懒得和你说。”苏茶白了流白一眼,“好了,你去和墨神医说,我们家王妃娘娘就算再不济也是当朝相爷的女儿、镇国公府的外孙女,嫁妆多到可以买下一座城,王妃娘娘再缺也不缺银子,不会偷师学艺和墨神医抢饭碗,王妃只是关心王爷。”

“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流白气得咬牙,苏茶没有点墨玉儿的名,可这话却是将墨玉儿踩到脚底。

“我怎么没好好说话了?难道要和你一样把墨姑娘捧上天,才叫好好说话?”苏茶嘴毒起来,能把人气死,流白这伙就气得不轻,偏偏在口舌上,他从来不是苏茶的对手。

萧天耀见状,只得出面阻止,“好了,都别说了。流白,你去告诉墨神医,就说本王同意了。”

“好吧。”流白不再反抗,他根本争不过苏茶。

“早应下不是什么事都没有。”苏茶高傲的哼了一声,流白懒得和他解释,他就是解释也解释不清。

流白跑去找墨神医,本以为墨神医会不高兴,没想到墨神医满口应下,流白不解这一个两个都是怎么了,反正任务完成他回去复命就是。

“爹,为什么要答应他?”流白一走,墨玉儿就出来了。

“玉儿,为父知道你的好,可是萧王爷不知道,而一个人的好不是睁大眼睛就能看到的,好与不好是需要对比的,有王妃在,你的好才会被人看到。”墨神医神色柔和,一脸慈爱了。

墨玉儿耳根微红,僵着脸点了点头:“谢谢爹,我会做好的。”至少,会让那个男人正眼看她。

“你只管做你自己想做的事,其他的事情父亲会为你办好。”墨神医拍了拍墨玉儿的手,“你想要的,为父都会帮你争取,你不自降身份与跳梁小丑去争。”

“嗯。”墨玉儿乖巧的点头,黑神医一脸笑意,眼中却飞快的闪过一抹杀意。

78、昏君,趁你病要你命

没错,墨神医对林初九起了杀心,他之前说要解决林初九也并非说说而已,而是真得不打算留下林初九这颗挡路石。

诚如苏茶所说,凭墨神医的身份、地位,他要找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娶墨玉儿为妻,照顾她一辈子并不是难事。

墨神医之所以会选中萧天耀,是因为墨玉儿喜欢萧天耀,而为人父亲,自然要满足女儿的愿望,只是这些墨神医不会告诉任何人,而旁人也不会想到这里来,毕竟墨玉儿在人前,从来没有表现出喜欢萧天耀的样子。

现在,墨神医已被请进府,外面的事情萧天耀也压了下来,虽然还没有见到杀手周肆的尸骨,可有数十万的悬赏在,周肆现在就是过街的老鼠,他根本不敢现身。更不用提天下第一杀手荆池,接下了暗杀周肆的委托,周肆现在自身难,别说暗杀萧天耀了,他只要一现身就会丢命。

至于官方的人马?

皇上前几次损失惨重,而且萧天耀又有了防备,皇上想要悄无声息的调出大队人马围杀萧天耀,几乎是不可能。

至于光明在正大的围杀?

萧天耀没有犯罪,皇上除非想要背负杀害功臣与亲弟的暴名,不然皇上绝不会轻易出手,更别说皇上根本不敢保证,他光明正大出手就能杀死萧天耀,到时候萧天耀不死,他就得死了。

皇上投鼠忌器不敢妄动,萧王府固若金汤不用担心刺客暗杀,一切都准备就绪,只等墨神医动手即可。

墨神医虽在架子摆得十足,可一旦应下医治萧天耀的事,就相当随和,入府的第三天便带着女儿入住锦天院,开始为萧天耀医治双腿,而林初九也跟了进来。

锦天院外,侍卫里三层、外三层的把守,没有一处漏洞。每个侍卫交接时间不定,确保无人能趁换岗的空档潜入;侍卫之间的无缝联接,让潜入者没有可趁之机。

院中服侍的下人皆是萧王府的老人,由曹管家亲自坐镇,以保证锦天院在完全不与外界的接触的情况下,顺利运转,自给自足。

没错,在医治期间,锦天院任何人不得进出,吃喝拉撒全部在锦天院解决,包括萧天耀。

萧王府主子和忠心仆人全部集中在锦天院,为了避免皇上不长眼的给萧王府下圣旨,或者传诏萧王府的人进宫,萧王府的人不得不对外公布,说墨神医在给王妃医病,王爷全程陪同,无心处理公务,萧王府所有对外事物全部搁下,直到萧王妃病好为止。

这么一来,便避免了有人上门拜访,或者宫里突然传萧天耀进宫,让皇上没有理由和借口中断医治,可也给萧王府或者说给萧天耀带来了巨大麻烦。

此言一出,刚刚淡下去的流言又再次风靡,这一次比之前更甚,因为萧王爷已经到了,为美人不理政事的地步。

虽然有许多闺中妇人羡慕林初九好运,就连病刚有起色的林婉婷,在听到萧王对林初九“作情至深”后,也不免黯然伤神,心中又再次萌发,当初为什么不是她嫁入萧王府的念头。

如果是她嫁入萧王府,那么被萧王捧在手心宠的女人就是她了。什么太子妃和皇后,此刻在林婉婷眼中,都没有用情至深的萧王来得重要。

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是想要,别说林婉婷本身就对萧天耀一见钟情,就按林婉婷喜欢抢林初九东西的性格,她对萧天耀就有一种近乎魔障的感情,每天都念叨着萧天耀的名字,对太子的探望视而不见,这可把林夫人给急坏了,可林婉婷根本不听劝,林夫人拿林婉婷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干着急。

闺阁妇人们皆赞萧王府有情有义,可男人们却不这么想,在那些个男人看来,男人可以爱好美色,但不能沉迷于儿女私情。

有些性格偏激的狂生,甚至出言道:“幸亏先皇没有立萧王为储君,萧王要是当了皇帝,必然是一个为了美人不要江山的昏君,到时候他和美人是幸福了,我们这群百姓却是苦了。”

东文的书生有议政的权利,书生抨击官员、时政并不违法,但狂生这话直指帝王之位,便超了他的本分。他的话说出来没有多久,就被官府的人请去“喝茶”了,然后就再也没有出现。

这一下,可真正是炸了锅,书生、学子们对萧天耀的抨击越演越烈,虽不敢像狂生那般直白,可委婉的骂法也足够戳人心窝,一篇篇明嘲暗讽的文章出来,很快就在京城流传开来。

“一定是有人故意的,一定是。”苏茶看到属下递来的一篇篇抨击萧天耀的文章,气得直捶桌子,可偏偏他一个文弱书生,一拳头捶下去桌子纹丝不动,自己的手却是痛得红肿发红,连笔都握不住。

“公子,药膏。”机灵的属下适时送来药膏,苏茶边抹药边嘀咕:“为了天耀把手伤着真是不值,天耀都不担心,我在这里担心什么?”他就是愁死,也改变不了外面的事。

“王爷不知道。”属下客观的为萧天耀解释。

锦天院全封了,消息传不出来也传不进去,当然就算是能传进去,苏茶也不会把这个消息传进去,以免萧天耀图增心烦。

“公子,外面的流言该怎么办?”属下接过药膏,问道。

“让他们闹,只要不闹到萧王府去就没事。”当务之急最重要是萧天耀的双腿,旁的事苏茶现在没精力管。

“就怕事情闹大,那些偏激的学子,会在有心人的煽动下,围攻萧王府。”到时候他们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

“你的担心不无道理,只是这件事我们根本无法插手,在背后推动这一切的是那个人。”苏茶指了指天。

在京城,敢针对萧王府,又能在短短时间掀起轩然大波的人,只有当今圣上,而苏茶自认他还没有那个本事,敢和当今天圣上叫板。

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墨神医,希望他能早些医好萧天耀,让萧天耀出来解决这些事,只是……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别说萧天耀的双腿拖了许久,就是当即受伤当时医治,一时半刻也好不起来。

而那位趁萧天耀病,就想要萧天耀命的皇帝,又怎么可能只有这么一手。

(未完待续)

私信小编希望看到的文学类型,让精彩不间断!

---------------------------------------------------------------------

塔读文学,改变阅读世界,引领精彩移动阅读生活!

公众号:weixin_tytd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