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熊孩子”观察日记

哲学家小丸子2018-07-09 17:36:09


今天给大家讲个熊孩子当家的故事。


记得南方公园有一集,孩子们觉得自己的父母总干预自己的生活,不让打太长时间的电动游戏,不让看太长时间电视,不让吃过多的零食,鸡毛蒜皮诸如此类的事吧,总之是什么爽不让干什么。于是小朋友不知道从哪打听到一招,报警说父母性骚扰自己。这种事情,一抓一个准。到最后南方公园的父母全被抓走改造,孩子们成了南方公园里唯一剩下的人。孩子们同大人一样,会划分帮派和领地,敲诈勒索,所有大人会做的他们都会,只是相较于大人,孩子们更没轻没重,不知分寸。


相信大家一定都遇到过熊孩子,仅仅相处一个下午就令人煎熬得仿佛蒸笼里的螃蟹,脑袋被气得一点点充血变红,渴望像鞭炮一样爆炸却又找不到引信在哪儿。和熊孩子来硬的永远没用,他们的熊性仿佛化骨绵掌,以柔克刚。他们永远毫发无损,而你呢,不是吃不了兜着走就是落下块心病。可以压制熊孩子们的,是他们的父母。本想说唯一能压制熊孩子的是他们的父母,但是好像过于武断,其他的一时又想不起来。偏偏就是这么不凑巧,熊孩子的父母往往也可能是熊父母,并且比熊孩子还更胜一筹。但是让我们假定,如果熊孩子像南方公园里的小朋友一样,把自己的父母赶走,自己当家掌权,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呢?其实很好想象,你一定看过类似的视频,父母下班回家,看到屋内一片狼藉,墙壁地板甚至房顶都无一幸免。有意思的是,类似的场景还经常出现在搞笑宠物类视频里,比如哈士奇撕碎主人重要的文件或者猫咪把沙发挠的稀巴烂。回家打开门那一刹那,父母的尖叫与宠物主人的歇斯底里如出一辙,有时候仅仅听声音,还真有点儿人畜不分。


故事从周一开始。据我观察,无论父母是出差、被警察带走还是仅仅的工作日通勤,熊孩子当家以后,开始最爱做的事,就是尽可能的消灭父母曾经存在过的痕迹。从父母的洗漱用品,父亲的衬衣领带到母亲的皮鞋化妆品。被精心装饰了许久的家,不分青红皂白被折腾得面目全非,毁得满目疮痍。但熊孩子他痛快啊,爽啊,终于拜托了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约束。全都是糟粕!我偏要半夜看电视,偏要以零食代替正餐,就要没日没夜的打游戏逃学对楼下的人恶作剧,我乐意!我可要好好爽一把,毕竟当家做主不容易啊。折腾了一阵也累了,窝在沙发里闲得慌,想看看隔壁家的孩子过得怎么样,有没有自己好。于是扒着窗户仰头窥探住在二楼的同学,发现家中窗明几净,井然有序。最重要的是,开心的小姑娘身边除了爱她的父母,还围绕着无数的玩具,堆积得比桌子还高,比书架还高!孩子不服气,从床底下翻出一支望远镜,头仰得更高了,想看看三楼的班长家里是什么模样。班长家里没有二楼姑娘那么多的玩具,但是有着父母从世界各地带来的工艺品,画作与雕塑。书架上摆着各种语言的书籍,杂志,音乐唱片以及乱七八糟从来没见过的新鲜货。


熊孩子嫉妒了。但是仿佛二楼姑娘的玩具比三楼班长的“杂货铺”吸引力要大。哼,不就是玩具吗,破玩具怎么了,有什么了不起,只要我胆子大,心大,随随便便做出一百个也是没问题的。到时候不出三天,我就能超二楼赶三楼。当然了,要超三楼的话得等我弄清那堆乱七八糟是什么再说。于是说干就干,孩子家里的家具已经被刚才疯狂释放自我的他毁掉了一部分,不过幸好,咱住在一层,一层好啊,有个小院子,这就是我们的优势,地大物博。于是孩子出门搜罗了一些树枝,撒泡尿和了些泥巴,随便揪了把草,回到家中。当然了,自然资源终究是有限的嘛,于是孩子又拆了一个桌子和三把椅子。制作玩具哪能少得了金属?那样做出来的玩具才显得新潮,显得高级,至于能不能用,那不是孩子关心的范围,只要能和二楼的姑娘攀比就足够了。于是孩子搜罗出了家里所有的铁锅,炖肉的炒菜的,一律“充公”。铁锅通共也没多少,要知道,我们的目标可是要做一百个玩具呢!于是孩子又陆续搜出了铲子,剪刀,盆,墙上的金属工艺品以及夜壶等等都没放过。之后又是一阵折腾,把所有“材料”肢解的差不多了以后忽然发现自己好像还不知道怎么做玩具。沉默半晌,望着满地的狼藉发愁日后如何向父母交代。像所有幼稚的借口一样,他的也格外含糊:屋里闷,打开门乘凉,冲进来只疯狗,到处拉屎撒尿撒野,我为了将它赶出去,还花费了好长时间与力气呢。这一片狼藉以及毁掉的东西就是这么弄得。表扬我勇敢就不必了,这种不能预料的事情,姑且就算是自然灾害吧,唉。


天色暗下来了,疲惫的孩子在极度的困意中摸上了自己的床。一阵委屈袭来,很快睡着了。


他梦到了父母的归来,一通训斥后狠狠地抽了他。惊醒以后,借着清晨红得像血一样的朝阳环顾四周废墟一般的景象,他怂了。毕竟他也只是个还没上小学的孩子啊,还没有能力承担暴虐之后的结果。他冲到窗户面前紧紧拉上了窗帘,将家中所有沦为垃圾的“破铜烂铁”通通扫到院子里,然后紧闭大门。拔了网线和电话线,甚至堵住了门上的猫眼,他不知道的是,猫眼从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就算可以看到人家也不会真正关心你们家的模样,毕竟这不是人家的地盘,里面什么样子只有你自己知道。孩子的早饭和午饭伴随着一阵焦虑与慌张,担心着剩下的粮食吃完了怎么办,不过还好,什么都难不倒他的,班上像他这样的孩子不止一个,只要大家联合起来,总有办法得嘛!孩子接下来四五天的生活过的十分顺利,有了小伙伴的照应,也变得丰衣足食起来,荒诞稚气的他有时也能给人一种成熟的错觉。


周末了。看着自己身边和二楼姑娘一样多的玩具,满足地扣了下堵塞已久的鼻孔。是时候开个派对了!我要把全班的小朋友都请到家里来!让他们看看我自己奋斗的成果,我也变得和你们一样富有了!我的玩具也和你一样多了!不对,比你们还多!让你们丫再瞧不起我!从此我就是爷!于是他重新连接上了网线,尘封四天的无线网络丝毫没有减弱它的传播速度。在微信群里,他发出了邀请。班里其他小朋友除了惊讶与嫉妒之余,多半是抱着猎奇的心理想一探究竟。


“ 派对可是我向全班同学炫耀的好机会。”他这样想着,一定要把家里装饰的再华丽气派一些!于是他琢磨着,筛选着一个个玩具,缺胳膊少腿的当然不能要了,扔!产地太偏远也不能要,跌份啊,扔!设计得太有个性的也不能要,一是怕大家欣赏不了,二是怕大家觉得我的玩具不够整齐划一,整整齐齐的多好看啊,所有东西都一个样才有个规矩嘛。哼,扔!太朴实简单的也不能要,不能让别人觉得我家有那么多的低端玩具,千万不能让他们瞧不起我,扔!第一波玩具清洗差不多结束了,他小心翼翼地将进口的玩具挑出来,温柔仔细地擦拭着,这些可是他的宝贝,尤其是欧美产的玩具,那是上品,日韩产的也不错,但是和欧美货是比不了的。将进口玩具擦拭干净后他毕恭毕敬将他们请到了房间中最好的位置,以便和国产玩具拉开距离。


离晚上的派对还有六七个小时,他突然灵机一动,撸起袖子,从高高的柜子上找到了原来父亲画画用的颜料和毛笔。由于害怕同学觉得他没文化,家里没有像班长那样多从世界各地来的装饰品,他只能想着把玩具们装饰得更有“自家传统”特色些。于是他试图在屋子里找到可以代表自己家的事物,哪怕一件也好。书法字画,瓶罐雕塑,书籍词典,音乐影碟,一件都没有,全都被他毁的一干二净,剩下的只有散落各个角落碎纸片上无法阅读的只言片语。“不把这些玩具装扮成我家的样子,同学们怎么知道这是我家的玩具呢?!他们怎么能相信我呢?!他们一定会说这是我从别人家借来的!这帮同学一个比一个坏,要看我的笑话,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突然,他灵机一动,“把玩具们都画成我的样子不就好了!?这难道不是最好的符号吗?!家庭里的底蕴与传统算个屁啊,他们早就随着父母被赶走了,我才是家中最重要的人啊!” 他迅速从妈妈的衣柜里找到了一片早已斑驳的镜子,并暗自庆幸前几天和人家攀比做玩具的时候还留了这么一手。


孩子正襟危坐在地上,手边随意摆放着刚找到的颜料,镜子被靠在了对面的墙上。他生疏地调着颜色,一会儿深一会儿浅,不过这都不重要,只要大体上看起来像他就可以了。他的双手不知怎么的,有着一种与年龄不相符苍老,像是牛奶浸泡着得树皮。看起来白皙顺滑,但深处早已腐烂。孩子颤颤巍巍抬起笔,伸手从身后堆得比桌子还要高的玩具中拿起一个,一笔一笔将其洁白的身躯刷得翠绿,最后在眉心处小心翼翼点上了一颗血红的星星。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