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女人一生最少要睡三个男人

婚恋达人2019-01-10 04:53:49



  圣安娜大饭店二楼,水晶灯的灯光清晰明亮,宴会中的每一张心怀鬼胎的脸都被萧妍清楚的收入眼底。


  她高高的扬起下巴,水润的眸中一片寂冷,她高傲的站在众人面前,高级手工定制的艳红的长裙贴身,完美的勾勒出玲珑的身材曲线,衬得她整个人明艳照人。


  对比之下,雪白光洁的脖子就显得格外的单调。


  叶墨城凉薄的唇微微弯起,似笑非笑,鹰眸带着几分玩味的来到萧妍的身后,一颗45.42克拉深蓝宝石项链缓缓的出现在萧妍眼前,慢慢的,冰凉的触感从肌肤那里慢慢漫延开来,冷到骨子里。


  叶墨城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妍妍喜欢我送你的礼物吗?”


  萧妍浑身打了一个寒颤,优雅的转过身,“墨,你送的东西我怎么会不喜欢?”


  单听声音,柔美舒服,甚至带着几分少女的娇羞,然而萧妍背对着宾客的那张脸却冷若寒冰,眼神中满满的都是警告。


  叶墨城幽深的眼底闪过一丝玩味,大手抓住萧妍的纤腰,轻轻一榄,将她揽入怀中,“那么,妍妍要怎么感谢我呢?”


  叶墨城在萧妍面前侧着脸,示意她亲吻他的侧脸,萧妍的手紧紧的贴在他的胸口,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眼角余光扫过周围看热闹的人群,手不甘的紧握成拳,慢慢送上自己的吻。


  叶墨城却突然扭头,咬住她温热的唇,萧妍惊吓得差点叫出声来,叶墨城满意的看着她那双充满愤恨与不甘的大眼睛,轻轻的吻也变得愈发深入。


  一般的女人接吻的时候都喜欢闭着眼睛享受,可是萧妍不一样,她总是瞪着一双大眼睛,写满了让人想更用力糟蹋的不甘和屈辱,他简直爱死这种眼神了!


  前英国女皇御用厨师做的精致小点前面,一个女子羡慕的眼冒红星,“叶总好爱他的太太,三周年结婚纪念日,送了那么大一颗宝石,好深情啊~”


  深情?旁边穿蓝色深v长裙的女子嘴角挂起一丝嘲讽,如果绯闻满天飞,一个人养活了全城三分之二狗仔的叶墨城也算好男人,那么估计全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


  说白了,今晚的这场晚宴不过是做给外面的人看的。


  女子微微摇头,看着萧妍的眼神带上了几分怜悯。


  而女子左手边不远处某个西装笔挺,带着边框眼镜的男人冷冷的看着前面秀恩爱的夫妻,抓着酒杯的手,关节处隐隐泛白。


  直到萧妍清冷的眸子染上一片朦胧的雾色,一张小脸也因为不能呼吸而泛红,叶墨城才松开了她,放她自由。


  指挥师适时的挥舞手中的指挥棒,悠扬的旋律缓缓响起。


  照例,第一支舞应该由宴会的主人跳,叶墨城绅士的牵起萧妍素手,来到宴会中间翩翩起舞,萧妍也渐渐的从刚才的湿吻中恢复镇定,微笑着跟随叶墨城的步伐。


  旋转之间,萧妍淡淡的笑着,清冷的目光一一扫过围观喝彩的宾客,当那张熟悉的脸闯入眼睑,笑容瞬间凝结在嘴角。


  叶墨城眉心不满的皱着,他的妻子怎么能在他身边的时候心不在焉?


  鲁磨成放在萧妍腰间的手加大力量,萧妍吃痛的皱眉,强忍着甩开叶墨城的冲动,跳完最后一个音符。


  然而当一曲结束,她再次在人群中找寻那个熟悉的身影时什么都没有了。


  难道是错觉吗?不,不会的。


  三年了,她无时无刻不在想他,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不知道他好不好,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恨她。


  恨她的寡情薄幸,恨她将他们不离不弃的誓言全部践毁。


  她又怎么可能看错?


  突然肩上一疼,萧妍一抬头就看见叶墨城那张写满怒气的脸,他俯身在她耳边冷酷的说,“记住,你是我叶墨城的老婆,一辈子身体和心都只能属于我。”


  萧妍毫不畏惧的看着他,“没有人能操纵别人的心。”


  事实上,人连自己的心都操控不了,不是吗?不然,为什么,夜夜梦回,泪湿枕巾的时候,她的脑海里都是那个人?


  从来不曾变过,从来不曾忘记?


  叶墨城眼中盛满怒气,薄唇紧紧的抿成一线,正欲发作,这时,一个胖胖的男人举杯走过来,萧妍脸上立刻浮上虚伪的笑容,和叶墨城一起做戏,这个胖胖的男人是百业银行行长,和叶家合作十多年,是叶墨城如今争取家族继承权最可靠的盟友。


  周旋在上流官商之间,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同样虚假客套的说辞,萧妍觉得很累,她悄悄的退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回避着叶墨城的目光,尽量让自己不惹人注意。


  这时,一个侍应恭敬的走到萧妍面前,“叶太太,这是一位先生让我转交给您的,说是送给您和叶先生的结婚纪念日礼物。”


  结婚纪念日礼物?萧妍秀眉拧了起来,宾客的礼物一般都是在入场之间交给负责人的,怎么会有人在宴会要结束的时候让侍应转交这么不符合规矩?


  她仔细的看着手里的蓝白相间的纸盒,没有什么特别的。


  然而打开之后,她整个人都在发抖。


  那是一枚很普通的银戒指圈,做工也很粗糙,看得出制作的人技术并不是很好,没有打磨到位。


  戒指上面清楚的写着,923,九月二十三日是他们定情的日子,而这个戒指是她亲手制作了,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去学习,这是她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


  萧妍慌张的扫过全场,在一张又一张的脸上焦急的寻找却一无所获。


  “把东西交给你的人呢?”萧妍急切的抓着侍应,侍应显然也被她吓着了,慌忙的说,“那位先生把东西放下之后就走了。”


  没有来得及多想,只是多年积压沉淀的感情在那一刻突然爆发,她提起裙子,不顾一切的追了出去。


  裙子太长不好奔跑,就提起裙子,高跟鞋很美,但是跑不快就扔掉高跟鞋。


  叶墨城见到萧妍突然神色慌张的离开,问了侍应之后追了出去,看到萧妍一个人站在外面慌张的张望,那种焦急和期待的眼神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


  他的脸冷冷的绷着,大步流星的走到萧妍面前,抓住她白皙的手腕,鹰眸内结了一层又一层的冰花,“是谁?”


  “是谁不关叶少的事。”萧妍冷睨着他,拼命挣扎想要甩开他的手,然而他的手死死的扣着,她根本无能无力。


  “不关我的事?我让你看看关不关我的事!”叶墨城将萧妍的手抓起来,用力掰开她握紧的拳头,一种不详的预感在萧妍的心里漫延开来,她拼命的抵抗,“叶墨城,你想干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什么?”叶墨城如恶魔一般的勾起唇角,将那枚并不精致的戒指高高举起。


  萧妍非常恐慌的跳起来,想要将她的宝物抢回来,可是叶墨城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叶墨城手臂挥动,对着不远处都草丛毫不留情都将戒指了出去,草丛那边灯光很暗,没有人能够看到戒指被扔到了哪里。


  萧妍愣了片刻,再次拼命的挣扎想要冲过去找寻她珍惜的东西,然而叶墨城冷着一张脸将她打横直接抱了起来,带回酒店。


  回到酒店休息室,叶墨城狠狠的将萧妍扔在榻上,“说,戒指的主人是谁?”


  “是谁,你叶墨城会猜不到吗?”萧妍冷冷的看着他,“对于叶少而言,我萧妍有隐私可言吗?”


  叶墨城一只修长大手狠狠的扼住萧妍的脖子,他俯身将萧妍压在身体的下面,灼然的目光狠狠的盯着她,“我让你亲口说。”


  “是我爱的男人,是我以前的男朋友陆溟北,现在你满意了吗?”萧妍冷然的看着他,脸色苍白。


  “你爱的男人?萧妍,你竟然敢当着我的面跟我提爱这个字?”


  放在脖颈处的手用力的收紧,萧妍脸色逐渐变得青紫,“叶墨城,有种你就杀了我!”


  几乎是从牙缝挤出来虚弱得毫无力气,然而萧妍却仍旧不肯服软,她一双莹润的眸子此刻已经猩红一片,然而却宁肯死死的抓着榻单,也不去反抗。


  她早就绝望了,她早就是一具行尸走肉了,如果不是不能去死,她早就自杀了。


  她的生命早在三年前就耗尽了,在失去溟北的时候,在右手做完手术却不能握画笔的时候。


  她的第一条命是溟北,她的第二条命是画画,现在两条命都不在了,她还活着做什么?


  一颗晶莹的泪珠从萧妍的眼角划下,她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然而叶墨城却突然在这个时候松开了手,他深深的凝视着萧妍精致的小脸,左手慢慢的进进她的长发之中,右手温柔的描绘着她的脸部轮廓,“遥遥,你怎么可以为了故意气我说爱上了别人呢?”


  萧妍突然笑了,绝望而凄美,看吧,这世界多么奇妙啊,它在剥夺了你所爱的,在乎的,拥有的一切之后,还要让你作为另一个女人的替身成为另一个男人的妻子。


  “遥遥。”叶墨城柔情的在萧妍冰冷的唇上辗转流连,“不要再说这样的话好不好?你这样说,我好心痛。”


  “遥遥,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遥遥,这三年,我从来没有一刻忘记你。”


  “遥遥,我好想你。”


  动情的吻如羽毛一样落在萧妍的鼻尖,眼角,眉心,那么轻柔,那么小心翼翼,那么举重若轻,因为他吻着的是他心尖尖上的那个人,是他深爱的那个人。


  如果是以前,她会一直躺在那里,什么也不做,她的心早就死了,其他的又有什么好在意的呢?


  反正第二天醒来,叶墨城会比她更懊恼,更愤怒,像一头愤怒的狮子一样的怒吼,然后是厌恶,厌恶自己竟然碰了别的女人,背叛了他心中那个神圣的天使。


  然而,当叶墨城炙热的手掌沿着腰间的曲线慢慢的向下,撩起她的长裙,她的眼前突然闪过陆溟北的脸,突然闪过他扔掉戒指那一刻的冷漠,萧妍的心撕裂般的疼,她恨叶墨城,如果不是他的出现,也许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凭什么他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凭什么他可以为所欲为,肆意践踏别人的人生?


  她恨他!


  仇恨瞬间占据了萧妍的内心,她抬起头,灿然一笑,狠狠的对着叶墨城的脖子咬了下去,随着叶墨城吃痛的闷哼,血腥味在萧妍的口腔中迅速弥漫开来。


  痛觉的刺激惊醒了沉浸在自己幻觉中的叶墨城,他用力推开萧妍,茫然看着被压在身体的下面的女人,他在做什么?这个女人怎么能和遥遥相提并论?


  就算长得再像,她也根本不是遥遥!


  一种自我厌恶涌上心头,叶墨城愤怒的将萧妍从榻上扔了下去,萧妍重重的摔在地上,强烈的撞击致使右手手臂整条都失去了知觉,然而她却笑了,笑声凄厉。


  “你在笑什么?”


  “我笑你根本就是个懦夫,一个不敢承认自己女朋友死了的懦夫!”


  这句话一出,叶墨城整个人刹那间阴鸷的如同炼狱的恶魔,他从榻上走下来,一步又一步,非常缓慢的走到萧妍身边,居高临下的如同看着一具死尸一样的看着她。


  咚咚咚,三声敲门声之后,外面传来叶墨城的助理许松的声音,“叶少,现在已经十二点了,需要您致词。”


  叶墨城冷哼一声,理了理已经散乱的西装,留下一句,“整理好之后出来。”就阔步流星的离开。


  许松通过缓缓掩上的门缝,担忧的看了萧妍一眼,没有说什么,规矩的站在门口,按照吩咐等萧妍出来。


  随着大门关上,萧妍瘫软在地上,右手再次撞了下去,疼得她眼泪一下落了下来,她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抬着右手来到盥洗室。


  看着镜子里那个散乱着头发,脸色像僵尸一样惨败的女人,萧妍都不敢相信那是自己。


  右手整个是麻的,根本抬不起来,萧妍只好勉强用左手开始洗脸,整理衣服,但是头发是盘起的,散乱了下来就只能重新扎上去,萧妍试了很多次,然而单凭左手,没有搭配根本做不到。


  她沮丧的将手上的发夹扔在地上,突然觉得这完全就是她现在所处环境的真实写照,她一个人被抛在了荒无人烟的沙漠中,没有人在她身边,也没有人可以帮她,只能一个人自生自灭。


  这时,门口传来许松催促的声音,“少奶奶,好了吗?”


  许松看了一下手表,如果再过几分钟少奶奶还不出来,恐怕就赶不上宴会的尾声了。


  说是两个人的结婚纪念日party,两个人在前面秀了恩爱,可是结束的时候却只有叶少一个人,宾客们只怕又会议论纷纷叶少和那些桃色绯闻的真实性了,到时候少奶奶在叶家的处境只怕更艰难。


  既然头发已经盘不好,萧妍索性将散乱的头发整个披散下来,理顺之后,撩一些到脖子上,遮住上面的淤青,对着镜子淡淡一笑,走向门口。


  许松担忧的目光扫过萧妍脖子上的青色淤青和吻痕,恭敬的对萧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当萧妍回到宴会中的时候,宾客已经送走一大半,叶墨城淡淡的目光瞥见萧妍,嘴角假意扬起一个微笑的幅度,萧妍也保持着淑女温婉的笑容走向他,叶墨城揽住她的腰身,低头咬着她精致的耳垂,“又贪玩了是不是?真的要好好责罚你一下才行。”


  绵长悱恻的语言加上亲昵的动作,再加上青丝刻意遮掩下若有若无的淤青和吻痕,过往的宾客心领神会的笑了,对刚才主人的突然离开的疑惑也就释开了。


  然而,旁人或许觉得他们两个人是在打情骂俏,不过萧妍却清楚的感觉到了紧贴在她耳垂上的两片冰冷,这个男人的吻,除了在把她当作他死去的女友沈梦遥的时候,是没有温度的,每一次那种冰冷都会沿着肌肤传达到骨子里,冷彻心扉。


  等宾客都走完了,还有一个妖娆的女人手拿着高脚红酒杯站在不远处,她眼角眉梢皆是风情,直勾勾的看着叶墨城。


  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出现了,萧妍几乎不用动脑子去猜去想就知道,这个女人肯定有某个地方和沈梦遥相似,以叶墨城的身价才貌气质,要勾搭上一个女人太容易了,何况这个女人看起来比较风尘~这样的女人太多了,她现在已经连名字都懒得记了。


  果不其然,叶墨城很开放开了萧妍,大步流星的走到女子身边,将手搭在她的腰上,“今天晚上想去哪玩?”


  “去哪都行,今天晚上,叶少也怎么处置我都可以。”


  从萧妍身边走过的时候,叶墨城连看都没看萧妍一眼,而女子却得意而嚣张的向萧妍示威,萧妍红唇开合,不发声的对女子说,“祝你们玩得愉快。”


  等叶墨城离开,许松走了进来,身为助理,他恭敬的问萧妍,“少夫人,是现在去医院还是回别苑?”


  萧妍没有回答,只是不言一语的径直朝大门口走过去,许松以为萧妍因为叶墨城和别的女人走生气了,他急忙追上去劝说,“少夫人,叶少最多和那个女人喝点酒聊聊天,不会和别的女人乱来。”


  萧妍苦笑,她的样子看起来就那么像在吃醋吗?


  叶墨城当然不会和别的女人乱来,就连她,已经娶回家门,和沈梦遥有七分相似的她,他都那么嫌弃,每次上完之后痛哭流涕百般后悔,又怎么会和别的,只有半分相似的女人乱搞?


  说白了,她和外面的那些女人没什么区别,都是他叶墨城收集的,死去的沈梦遥影像组合的碎片而已,跟别人收集的邮票有什么区别?


  身为一张邮票,一个记忆碎片,哪里有资格去嫉妒去生气?


  她有这个自知之明!


  萧妍清冷的眸光淡淡的落在许松身上,“许松,你听着,我没有嫉妒也没有生气,叶少的事情和我无关,我有一样东西掉了,现在只是想去找回来。”


  说完,萧妍急匆匆的回到那个喷水池旁边,此时,陆溟北早已不知离开多久,仅剩下一片寂冷和凄清。


  她循着记忆在草丛中仔细的翻找,右手受了伤,根本不能动分毫,只能依靠左手在秋季润湿的草丛中翻找。


  秋天,夜风很冷,萧妍没有拿外套,然而或许是因为心更冷的缘故,冷风如斯猛烈,她却丝毫感觉不到冰冷。


  许松提着外套想让萧妍穿上,她却固执的让他离开,那个戒指她明明记得丢在了这里,为什么她翻遍草丛却始终找不到?


  为什么他们明明相爱,她却只能放弃他?


  为什么她还固守当初记忆中的那份深爱,却一次又一次失去自己珍惜的东西?


  夜店中,女子各种撩拨逗弄,叶墨城却始终提不起半分兴趣,如此肤浅的谈吐,让这个女人眼睛唯一的半分相似也变得索然无味。


  吵闹的房间,叶墨城一杯又一杯的猛灌威士忌,脑海中一遍又一遍闪过那个清甜的笑容。


  遥遥,为什么你要离我而去?


  女子撩骚了许久,当她的手伸向叶墨城的身体的下面的时候,叶墨城俊脸染上一层薄怒,他重重的将女子摔在地上,低吼,“滚!”


  女子冷哼一声,天下男人那么多,除了叶少,她还找不到别人了吗?


  为什么?她和遥遥长得那么相似却不是遥遥?叶墨城再次倒酒,却发现酒瓶空了,他愤怒的抄起酒瓶砸到墙上,瞬间酒瓶四分五裂,碎片落了一地。


  为什么她不是你?


  为什么她在面对那个男人的时候眼神那么悲伤,那么心痛?


  为什么她从来没用那样的眼神看过他?


  那个女人,她竟然敢,竟然敢为了别的男人反抗他!


  一种无端的火焰在叶墨城的胸中燃起,他抓着酒杯的手关节渐渐的开始泛着愠怒的白色。


  啪!


  叶墨城手中的酒杯突然破裂,因为太过用力,碎片扎进肉里,掌心之上一片血肉模糊。


  可是,他却感觉不到痛,从三年前,遥遥死了之后,他就再也不知道什么叫痛了。


  这时,叶墨城的手机响了,里面传来许松焦急的声音,“叶少,少夫人不肯回别苑,一直在酒店外面的草丛中找什么东西。而且我发现她的右手好像受了伤,从出门开始就一直没有动过。”


  右手受伤?叶墨城突然想起酒店房间内争吵的时候萧妍的手撞到了地面,难道是那个时候伤到了?


  叶墨城匆匆抓起一旁的衣服,坐车回到酒店。


  刚刚走进大门,他就看见了一身华服却跪在草丛中,拖着伤重的手臂还在不断翻找的萧妍。


  泪水早已模糊了她的视线,就这小小的一片草坪,她自己都不知道找了多少遍,可是她心里还是存着一丝希望,她不想失去那枚戒指。


  重要的是,她不想失去那份珍贵的记忆,更不想忘记在青葱岁月中那个纯真的自己。


  突然,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将萧妍从草丛中拉起来,叶墨城死死的盯着她,灼然目光中怒火涛涛,“手受伤了为什么不说?现在又一个人在这里发疯给谁看?为什么不去医院?你还要不要你这只手了?”


  找不到了,真的找不到了,失去了的,再也不可能回来了~萧妍被一种深深的无力和绝望包围,“断了又怎么样?我不要这只手了,一只不能画画的手,要了,又有什么用?”


  叶墨城的手滑到萧妍到脖子上,用低沉而充满威胁的语调说,“我告诉你,你这具身体是遥遥的,不是你的,你没有资格处置它,要不要这只手只能我说了算,你一点资格都没有。”


  叶墨城倨傲的态度,冷冰冰命令的语气深深的刺痛了萧妍,她再一次的想起了当年叶墨城是如何的逼得她家在破产的边缘徘徊,又是如何的逼自己的父母在她面前下跪。


  因为愤怒,因为仇恨,她浑身都在发抖,素手扬起,啪,准确在呼在了叶墨城的脸上。


  这一下,打得极其狠,打完之后,萧妍自己的手都发麻了。


  叶墨城的嘴角也因为猝不及防的一巴掌渗出丝丝鲜血,萧妍没有想到这一巴掌居然会真的打到叶墨城脸上,一时有些愣了。


  一旁的许松也愣了,叶墨城冷峻的脸染上一层暗色,放在萧妍脖子上的手不断收紧,萧妍只觉得喉咙火辣辣的疼,然后一点一点的,她的双脚开始离开地面,被他悬在半空中……



后续更精彩哦,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