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微影片儿:看电影聊八卦】渣男咋那么多!快乐星球艾克被曝劈腿家暴还虐猫

春风十里不如你在线2021-04-12 07:30:58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你最大)


  渣男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上半年引爆热点的过气男团成员刘洲成又是家暴又是约炮,把妻子打到流产,还向妻子的娘家索要买房钱,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上个月承包了半个月八卦热点的李雨桐复仇薛之谦事件更是刷新了大嘎对渣男认知的底线。请求没有名分的女生为他生一个孩子,真怀上了又让人堕胎???还和另外一个女生卖深情人设欺骗大众???


  而就在昨晚!又一位复仇女神上线了,手撕对象是90后的童年记忆——《快乐星球》里的艾克。


  记得当年很多人站艾克艾雪的CP。


  B站上艾克艾雪的甜蜜剪辑视频有破两万的播放量,过期糖大嘎嗑得也很欢。


  当年的艾克牛东文长大了之后是长这样,其实还是帅的。


  某些角度还有那么一丢丢像《红楼梦》时期没长开的杨洋。


  But!长大了的牛东文不再是以前那样单纯善良了,主要被抨击的点有三。


  首先是他花式劈腿花式约炮,他和爆料女生王璐在一起的时候假装自己和王璐已分手,另一个女生“被小三”。


  发现受骗的女生质问牛东文,牛东文无力辩解,只好说“别说了”。


  从聊天记录截图来看超级明显,在同一天的同一时间,牛东文和两个女生在聊天,而两个女生那时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除了劈腿,牛东文还使用某约X软件来约X,王璐发现了里面的聊天记录。


  最搞笑的是王璐开始爆料之后,曾经和牛东文约过甚至谈过恋爱的女生才发现自己也是受骗的人。


  今天王璐的微博评论里还出现了牛东文预约未遂的女生。


  这位童星的感情生活可以说是real精彩了,你要不要出一本教大家时间管理的书?


  第二点是他家暴,从王璐的说辞来看,牛东文应该是住在王璐家和王璐同居。


  看王璐的描述,感觉牛东文完全就是一个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的巨婴。不管是玩游戏输了、王璐给自己拍照拍得不够帅,还是觉得王璐没认真给他选鞋,他就会对王璐生气。而且完全没担当,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箱子是女生提,照片是女生拍,一生气就把女友在陌生的城市给扔下了。


  作为证据王璐放出了自己被打受伤的照片,虽然不是很严重,但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呢?


  他们同居的家里也被愤怒的牛东文搞得一片狼藉。


  打人的这个事情也有其他受害者来加锤,对女朋友又打又扔手机,可信度还是挺高的。


  疑似有暴力倾向的牛东文还有虐猫的行为。


  牛东文也确实在微博表现自己喜欢猫。可以说是蛮虚伪的了。


  截止到目前,牛东文在微博上是没有回应的,对于自己确实做过的事情大概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吧。但是他空降了好几个自己的粉丝群,试图挽回脱粉、退群的粉丝。


  在群里说希望大家冷静相信他,但什么解释也没有凭啥让人相信他?可更搞笑的是居然还真的有人选择相信他,脑子还真的是个好东西啊…


  牛东文现在挺迷的,自从《快乐星球》之后他就没出演什么作品了,但他应该还是想走演艺道路的,王璐还用上热搜来嘲讽他可以签公司了。


  2014年的时候他有去北京参加SM的面试。


  看到印有SM公司爱豆的海报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还拜托收到SM公司邮件的朋友给他转发一份,因为他没收到邮件。


  从目前情况来看,那年的他大概没通过面试吧,他后来在郑大西亚斯学院念书。


  现在就是一个小网红,定期做直播。


  晒晒自拍和美照。


  和粉丝互动,撩一撩粉。


  搞点活动送粉丝福利。(也不知道加微信是不是为了方便约X


  王璐其实也是个介于小明星和网红之间的存在,她之前是SNH48的成员,还是H队的队长。


  再来一张侧面的。


  Emmmm……现在的她长这样。


  双眼皮宽了,鼻子挺了,下巴尖了,可能买了一个网红脸套餐吧。


  但身材是杠杠的,大长腿啊。


  退团之后微博就清空了,现在能看到的最早的一条就是王璐的重生宣言,说一个人也要混得好,评论区还有她在队中的好朋友张昕力挺。


  但是目前来看,不管是退团前还是退团后,不管是snh王璐还是王璐都没什么人知道,倒是这次爆料的事件让很多人记住了艾克的女朋友王璐。


  再加上王璐拍的电影就快要杀青,不少人怀疑王璐的动机是否单纯。


  但也有人反驳,王璐拍的电影是中泰合拍,杀青后期制作完成之后泰国先上映,才在内地上映,宣传期还早着呢,所以不存在为电影炒热度的情况。


  其实是这么一个道理,不管王璐动机是啥,这件事情确实是牛东文做错了,作为受害者王璐声讨牛东文,并防止其他女生继续被骗,这件事本身没毛病。不能因为女生是艺人,她有作品正在拍,就剥夺她通过微博保护自己的权利。


  因为牛东文作为童星身份特殊,《快乐星球》中另一位童年男神丁凯乐也登上热搜。


  不过“乐乐”李瑞早已彻底退圈,正在英国念书噢。今年端午节发的近照当时还引起了一小波怀旧潮。


  毕竟丁凯乐的童年生活实在是太真实了,他倒霉又有趣的经历让他成为继刘星之后又一个90后的共同记忆。


  李瑞肯定是不会再回到演艺圈了,但牛东文和王璐经过这件事情不知道会有怎样的走向。也许牛东文会脱粉不少,也许王璐关注度提高,也有可能一天过去谁也不再记得。但不论怎么样,真的希望做错了事情的人付出代价并从此不再祸害别人。


  往期回顾:


  点击图片阅读丨鹿晗的甜蜜暴击引发“饭偶关系”大讨论,连“她们”都能追求梦想为什么你不能?


  点击图片阅读丨淘宝模特,潮牌老板,“男模界陈冠希”能不能通过真人秀完成人气大飞跃?


(责编:大米)

灵异公交车

汽油没有,但汽车还有储存的电流,因此车灯还能亮着,能照射到前边那个红衣长发女子,她就这样站在前方背对着我,而我却坐在,驾驶室上一动也不敢动的看着她
我心里祈祷如果就这样对峙下去也好,可是命运偏偏跟我作对,就在我提心吊胆的时候,却见到前边那个红衣女子动了一下,缓缓地转过头来。
在红衣女子转头的瞬间,我的脑袋里面立刻嗡的一声响。
这一刻时间还想被拉伸。
我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本来大家都相距那么远,一直这样停着就很好了,可以相安无事到天亮,但现在那个本来静止不动的红衣女子却动了。
坐在车里我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前边那个红衣女子缓缓地转过身体。
我不想看她,但是眼睛却不受控制地向女子身上瞄去。
可能因为距离太远的缘故,黑夜里只能看到女子长发披肩,从面前垂了下去遮住了脸,也看不清面目,只是双手耷拉着露出袖子,露出一双纤细苍白的手指。
那个女子朝我这边歪了一下头,突然迈开步子飞快地向车头这边跑过来。
你无法想象,一个本来静止站立的长发红衣女子,突然跑动起来是什么感觉,但当时坐在驾驶室中我确实感觉到浓浓的视觉冲击,头皮都在发炸。
本能的用脚掌跺下油门,但是只能听到汽车打火的声音,车子却一直都不会动
就在我着急的时候,却见到前面那个红衣女子,一头撞在车前的玻璃上,脸紧紧的贴在驾驶室前,我能看到她脸上扭曲的表情和瞪大的双眼珠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时候我看到她居然在笑……
“啊!”
恐惧之下让我发出惊恐的大叫声,赶紧从驾驶位上起来,但是因为太紧张了,安全带拔了几次都拔不下来。
看到那个女鬼的,扭曲脸颊慢慢向玻璃下边滑落,而她的手掌却不断摸索着,将身体从玻璃上撑着起来冲着我的位置扬头再次狠狠撞过来。
“嘭!”
巨大的力量将玻璃都震动的乱晃,上面出现一个清晰的裂痕,而这时候女子的鼻子都被拍扁了,一只眼珠子更是爆出眼眶,让她的样子更加狰狞。
但即使伤成这样,那个女子也没有停下过嘴角带着狞笑,再次甩头向玻璃上撞过来。
这一次她成功了,本来前挡风的玻璃就不是很结实,加上年久失修,造成玻璃脆弱不堪,此时经由最后用力一撞,直接撞开一个大洞,而那个女子狰狞的大脸就穿过那个洞口,向我的脸上咬过来。
惊惧之下,我只能惊恐地大叫,什么都做不了,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子张着鲜血直流的嘴巴,咬向我的脸。
我大叫一声猛然抬头,却感觉到头顶一阵疼痛,睁开眼就发现我还坐在驾驶室里边。
周围已经没有那红衣长发女子,看着环境我才发现车子停在焦化厂这里。
我居然在终点站睡着了,明明白天睡过觉的,怎么可能在这里睡着了?
我掏出手机看看时间,从我停车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
“坏了坏了超过时间了!”
我赶紧坐好,发动车子向市区的方向开去。
路上夜色深沉,车灯光芒乱晃,一路上我都在想刚才那个红衣长发女子的事情,心里坎坷不安。
将要快到遇见红衣长发女子的那个位置,我不禁减缓了车速,眼睛向周围扫视。
还好,直到我开过去之后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我松了一口气。
刚才是梦,梦怎么会成真?
刚把心神稳定下来,我就看到路边站着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子,她微笑着冲我招手。
我一看,居然是李欣蓉,她不是已经回家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我很奇怪,准备停靠的那边拉她上来,但是在打方向盘的瞬间心中猛然一惊,我想到这个地方可不是站点,不能随便停车的。
可是李欣荣就站到这个地方,怎么办?
我犹豫了一下,就咬牙开过去。
因为上次碰到红衣女子的那个事情让我印象太深,不想再有意外发生了。
从倒视镜里看到,李欣蓉的身影渐渐远去,我有种愧疚,她一个小女孩子在荒郊野地里边不容易,如果我能载上她回到宿舍里面就很好了。
可是我担心万一她是个鬼怎么办?
反正都已经开过了,我索性就一咬牙,不去想这个事情专心开车。
等过了一会儿,我突然发现李欣蓉又出现,在我车子前边的路边上招手。
这是……
瞬间我想到在焦化厂终点站睡着以后做的梦,难道又要陷入到无限循环之中吗?
我的心里猛惊,此时车子上就我一个人,无法自救也不敢停车。如果凑巧跟梦境里面一样,我停在了李欣蓉的身边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呢?我不敢想,只能尽可能的控制着油耗行驶。
果然在一段时间后,我再次看到李欣荣站在路边。
我真的陷入到循环中了!
这样从李欣蓉身边经过几次之后,我彻底崩溃,今天晚上我绝对会葬身到这个地方的!
眼看着油表一点点下落,我也心如死灰,再一次循环过后,等到站点的时候,突然上来一个人,我看了一下是老张。
说实话,我看他的那瞬间想哭。
他手里拿着一个灯笼,看到我一言不发,直接把灯笼挂在驾驶室前边的后视镜上。
“开车!”
他说了两个字。
这时候我正六神无主,就按照他的意思向前开去,一路上也没有去过多关注李欣蓉的面容。
不知道老张是怎么找到我的,不管之前怎么对我,但是他能上车我心里还是一阵踏实。
车前挂着灯笼,我没有再看李欣荣出现,渐渐我能看到大路了,终于走出死亡循环的死结!
车子彻底上到路上之后,我松了口气。
老张就站在我旁边,点了一根烟,我看到是上次我送他的黄鹤楼。
我想要说谢谢,但就是说不出口,因为上次他在害我,我刚对他发过脾气,一时间拉不下脸,可是他既然要害我,为什么这次又救我? 


如果您觉得这篇小说符合您的口味,关注公众号“微影片儿”回复“灵异公交车”即可免费观看啦!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也可以看哦!



对老张的心思,这我就弄不懂了,难道因为我知道了他的阴谋,现在又来讨好我吗?
我们关系还没到那个份儿上,不用这样的吧!
之前在旅馆苏七七说过,帮助我的人未必是好心,这次老张帮我是为了什么呢……想不通,我的脑袋此时已经变成浆糊。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最后忍不住问,没有回头看。
沉默了一下,就听到老张开口说:“我就是老张,这个事情我从看到你后颈上没有绒毛开始,就已经预料到了,因此回去制作了这个油灯,专门在站点边上等你。”
“你早知道会这样对不对?”我问老张。
“是的。”
老张点点头:“那天晚上你没停车,我知道你没有听我的话,就知道事情要糟,专门等你这趟公交车出现,但是看到你事情已经变坏,但还好来得及时。”
虽然不知道这些话有几分真实,对他来及时这样的话我还是深以为然。
如果他不来的,我的公交车肯定会在这里无限的循环下去,但是车里的汽油却是有数的,如果用完,我就得趴窝在这里,那时候只能任人宰割了,啊不,是任鬼宰割了!
当下我就决定走完班后跟老张好好谈谈这个事情,但是老张却摆手说:“今天晚上你先回去,明天到我那去找我。”
我一想也行,毕竟这么晚了。
最后就让老张先回去他家里,我到宿舍里面。
躺在床上,我莫名的想到苏七七,她明明是帮了我,为什么看老张的样子好像气急败坏呢?而且根据今天晚上这情况看,好像就是苏七七在设计阴谋害我。
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好人?
我思绪混乱,最后心一横反正不管了,既然安全回来就行,之后我就转身睡着。
在睡梦中,我梦道苏七七变成了那个红衣长发的女子,然后趴在我汽车的前玻璃上脸上鲜血淋淋,找我索命。
我被吓醒,睁开眼就看到窗外的太阳升起老高,还有鸟叫的声音传来。
又是一个好天气,我看了下旁边的床铺,那里被子叠放整齐。
李欣荣的家里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办,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从床上爬起来,我梳洗之后到外边简单的吃了东西,就向着老张住的村子里走去。
上次来过这里,这回我就轻车熟路了,这次我就带了一些水果。
到老张家里的时候,他正坐在院子的躺椅上喝茶。
见我过来就招待我坐下。
“这个事情怎么回事?”我开门见山的问。
“你脖子后边的绒毛,就是女鬼的化身,那些绒毛的长短就能代表女鬼在你身体待的时间有多长了。原本可以通过烧香的方式将她送走,但是现在绒毛被人为去掉,这样就差了!”老张喝口茶道。
我听出些不对味来,疑惑道:“你意思是,我带回来的女鬼还没有送走?”
“恩。”老张头也不抬的回答。
琢磨之下,我心里猛地发凉:“可,我明明没有被压制的感觉了啊?”
老张就哼道:“小子你太天真了,有感觉说明她还没有彻底缠上你,没了感觉就说明了她看定你了,以后失眠多梦出现幻觉都会成为家常便饭,这样下去淡淡精神折磨都能让你死定了。”
我想到昨晚出现的红衣女子和李欣荣,那可不就是幻觉吗?
“那你说怎么办?”我冲口而出。
其实对老张的话我心里还有些警惕,不是先前那样百分百的信任了,但他说的却很准不容我不相信他。
“这事等我准备好了再说,你虽然严重,但并不是无可救药,今天让你过来就是问问你谁去掉你脖子后的绒毛?这个人没安好心!”老张吐出口烟雾。
我犹豫了,暂时我不能确定苏七七是不是害我,如果老张是坏人怎么办?他把我的话套走,去害苏七七,那我不就成了帮凶?
这事我想想还是不能说。
看我这个样子,老张叹口气:“好了我不问你,反正你记住,谁在说要帮你,你都不要理会,过几天我想到解决的办法,通知你。”
我点点头,看着他想到昨晚的油灯,就问:“昨晚你拿的油灯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挂着它我就能走出循环?”
老张就嘿嘿一笑:“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快走吧。”
有是不让知道?我心里有气,执意要问他。
“你真想知道?”老张说。
这还有假,不想问你干嘛?
见我看着他,老张就跐溜吸口烟气,眯眼道:“那是人油灯。”
“啊?”
我被吓一跳,之后就赶到恶心。
想到老张挖坟的,从死人身上刮油也合情合理,但是对我来说,就非常不舒服。
“看吧,我不让你知道,非要问,快走吧。”老张说。
我也呆不下,就告辞离开。
在路上我一直瞎想,不知道这事怎么办,如果每次开车都遇上死亡循环,我肯定会崩溃的。但是挂上人油灯,我更加接受不了……
“叮咚!”
正想着,突然电话铃声响起了,我拿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短暂犹豫后,我就按下接听键:“喂,哪位?”
之后电话那边响起一道刻意压低的声音:“旭哥哥,快来救我。”
喊我旭哥哥的,就只有李欣荣了。她的声音也对,但为什么要我救他?
我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回过去:“怎么了?”
“我被囚禁了,现在偷偷给你打电话,快来接我……不好,它又来了,你快点我等你,嘟嘟嘟……”
在挂断电话前,我听到那头传来嘈杂的声音,好像有什么动物在胡乱奔跑,同时还有重物倾倒的声音,非常混乱。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听李欣荣的意思,她那边正在发生一些足以威胁她的情况,身不由己了。
对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女孩,我嘴上不情愿其实心里还蛮喜欢,不是那种情爱的感觉,而是亲近感。现在知道她那边有事发生,非常担心。
我加快步子向公交车公司赶去,但我马上想到我根本不知道李欣荣家的地址,现在怎么去找她? 我有心打电话过去问问,但是不知道李欣荣那边的情况,万一因为我打电话暴露她的藏身地方,那我才是罪人呢。
带着着急,我回到宿舍,虽然不知道地方,但是能先做准备,通过刚才电话的短暂信息,我确定那里有某种动物在,而且环境应该比较差,为此我拿出冬天穿的皮衣跟手套。
之后到公司外的超市买了把手电,还有面包跟矿泉水,意外看到有橡胶棒,我也买了一个,这些都备齐回到宿舍之后,我才给李欣荣发了条短信:你在哪?
等了好久没有人回应,我不知道她那边现在怎么样,不知道地方只能被动的躺在床上等待。
我上班属于双休制,明天就是周末,不用开车了,谁接我的班,我不在意,现在只是想着李欣蓉的事情,她一个小女孩,在危险的环境下,不知道该对害怕。同时我对她那边动物跑动的动静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威胁她呢?
要不要跟苏七七或者老张说一下,毕竟我一个人,遇见事情力有不逮!
摸着手机,我想了想还是没有给他们打电话,他们两个我现在一个都不能相信,而且只是救李欣荣,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在床上躺了大约两个小时,接近中午的时候,李欣荣回了短信,只有三个字:“潘家寨。”
知道地名就行,我咕噜从床上坐起来。
李欣荣回家的时间不长,可以推辞她就住不是很远的地方,在手机上查了百度地图,搜索周边寻找潘家寨,立刻就锁定了。
那还是位于本市边缘地带的一个山区,乘车只需要三个小时时间。
知道地方就好办,我背着背包带了些钱出发。
临走的时候跟王宏说了,要出去玩两天,他满口答应,因为我本来就是双休制。
开公交的时候,我对市区车站都熟悉,很快就找到发往潘家寨那个方向汽车。
乘坐这个也是没有办法,根本没有直达潘家寨的。
对潘家寨我不了解。
看着因为不是旅游季节,坐车的人很少,我给司机发了根烟,闲聊着询问关于潘家寨的事情,他经常向那个地方发车,应该知道些。
“潘家寨啊?那地方我有两三年没去了,都是山沟沟,村里人前前些年都陆续搬到城里住了,估计现在只剩下荒村。”司机说。
荒村?为什么李欣荣会到一个荒村里边?
我搞不懂,这时候也不敢打电话询问。
李欣荣为什么会到那个地方,她的家就在那里吗到底她在经历什么事情,这些我都不得而知。
跟司机再次瞎扯一会,我就回座位眯着眼在车上补觉,让司机到地方了喊我。
迷迷糊糊的到了天发暗的时候,车子停下,司机喊我下车。
这里果然是个山村,高有一百多米,上边全是浓密的树木,在山脚下出现一条长满杂草的阶梯,十分荒凉。
我看看时间,是下午五点多,太阳已经西斜到一片山林上边,把树梢都染成了红色。
车子开走了,临走的时候司机告诉我这是距离潘家寨最近的一条路,如果想要回去,每天下午两点会有一趟返程车经过,还在这里等着就行。
我答应了,感谢他的好意。
看着汽车冒着黑烟消失在道路上,我转身向山上走去。
实在不明白李欣荣为什么会到这个地方来,她的身份也很神秘,我弄不清楚。
或许这次过后,我会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吧?
带着这样的想法我走上台阶,石头堆砌的台阶缝隙中全是蒿草,我背着包走的很不容易,好在山体不是那么的高,最起来能看到阶梯尽头,算是有个目标。
山林里树木不知道张多少年了,枝桠生长,我仰头看看只能见到一点点天空,茂盛的植物让这里一片阴凉。
周围没有一个人,只剩下我呼呼的喘息声。
等我走到台阶的尽头,这时候太阳已经彻底落下树梢,天空暗淡,在林子里更是只能看到一点影子。
好在有了阶梯作为路标,顺着走到尽头,就能看到一片隐藏在山涧的村落。
已经天黑了,村里却一点灯光都没有,显得阴气森森,我想到倩女幽魂里的兰若寺。
有了在李欣荣电话里听到的动静,我没敢冒失进去村子,在原地给她发了个信息,说已经到了地方。
每想到她马上就回复过来,问我在哪里。
我就说在村子外边。
“那你到村里第三个两层小楼,我就在第二层。”李欣荣告诉我详细地方之后,就陷入沉寂。
我仰头看看天空,那里已经变成昏暗,在这样的天色映衬下,整个村子都好像蹲的怪兽。
走下台阶就有条进入村子的路,这里很安静,除了一些夜风呼呼吹过外,只能听到我沙沙的脚步声。
这样的环境非常让人感到压抑。
“咣当当~”
一道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听声音应该是大锅被打翻了。
我身体猛然紧绷,也不敢再走动了。
这样的动静很不正常,大锅一般都架在灶台上,被打翻肯定是有东西发力弄掉它才行。
此时我已经穿过村口,快到李欣荣说的第五个房子,但刚才的动静却是从第四个房子里传来来,我只要穿过进去第五个房子的大门就算达到目的。
可是现在第四个房子的动静却让我不敢挪步。
大锅掉落之后,再没有别的动静发出,整个村子都重新陷入死寂。
时间一点点流逝,汗水不自觉从我额头浮现出来,我想到电话里传来那些动物爬动的声音,刚才会不会就是它们弄的?
李欣荣就在前边,她应该看到我的了,可是没有出来接我明显是顾忌外边。
这样站着不是办法,看到我距离第五个房子大门只有十多米。距离不算远,最后我一咬牙,抬步就那边大门跑去,几秒钟的事情而已!
可是就在我跑动的瞬间,第四个屋子里却传出一阵凌乱的响动,通过动静我能推测出里边有东西要出来。
现在我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眼看就要到第五个房子,我再次拼命前冲,而此时第四个房子的房门也被打开,我不敢看,直接跑到第五个房子大门外向前推去。
可是,我没有推动!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