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穿越言情】一觉醒来,她穿越到轩王的床上,莫名其妙地成了王爷的侍寝丫头【完结】

小表妹书书2018-04-14 09:53:06

一觉醒来,她穿越到轩王的床上,莫名其妙地成了王爷的侍寝丫头。李颜夕看着跪了一地的奴仆嘴角一抽,什么王府八夫人,那不是王八夫人吗?风流情深的轩王爷天天对着她说爱爱爱不完,转脸却任由他的几个夫人诬陷她通奸,毁她容貌,浸猪笼。再次睁眼,她没有穿越,却换了一张美人皮,浴火重生。从此她不再安分,左手擎着美酒佳酿,右手拿着成打的银票,身边各路美男环绕,每天风花雪月,夜夜笙歌。

   李颜夕脑袋晕晕的,她努力的睁开眼睛,记忆中她躺在没开空调的大学寝室中,四十度的高温,热的她想死,可是现在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浑身传来的不是疲软,取而代之的是阵阵酥麻?


    费了好大的劲儿,终是睁开了眼睛,李颜夕看到眼前的景象,古色古香的房间,檀木的桌椅,精致的摆设,她趴在触手生凉的段子被上面,轻轻动了下指尖,发现身体还是自己的。


    她动弹不了,浑身发软,这样趴了不到一会儿,忽然听到吱嘎一声,不远处传来不大的声音,“王爷,奴才们都给您准备好了,宝嫣就在里头呢”。


    “恩”。一个男人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李颜夕皱眉,微眯着眼睛盯着前方,不多时,她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向她走来,一身黑色的锦袍,上面绣着繁复的暗纹,很是华丽,男人由远及近,走到李颜夕面前的时候,她才看清他那张令人惊艳的面孔,怎么会有一个男人长成这副模样?明明是刚毅的线条,但是五官却精致的令人感叹,男人坐在床边,面无表情,他抬起手,手指轻轻滑过李颜夕的脸,他手指冰凉,让她忍不住一瑟缩,男人出声道,“你叫宝嫣?”


    李颜夕用自己活了十八年都不怎么运用的脑子想了一下,终于惊讶的认识到,她穿越了!!


    见女人一脸的惊恐,男人勾起唇角,立马,一个邪佞的笑容出现,他轻笑道,“宝嫣,以前伺候过别人吗?”


    宝嫣薄唇轻启,却只是呻吟一声,听到自己的声音,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男人似笑非笑的道,“丞相做事倒是利落,难道他这里都是常备催情药的吗?”


    李颜夕傻眼了,原来是被人下了药!


    男人墨色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李颜夕,他径自解开黑色锦袍的盘扣,露出里面雪白色的中衣,李颜夕定睛看着他,她是因为太过惊讶而反应不过来,男人却笑着道,“这么看着本王也不害臊,你挺有趣的嘛”。


    男人的手指暧昧的划过李颜夕的脸,然后眼睛顺着她的眉眼一路下滑。


    开口道:“长得一般,身子发育的倒是不错”。


    听得李颜夕只感觉身子阵阵酥麻,羞红着脸颊,虽然她来自二十一世纪,但是这样猛然来一个男人对自己动手动脚的,她还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男人眼中的情欲瞬间翻涌,他一手撂下层层幔帐,与此同时,吻就这样落了下来。


    李颜夕在现代活了十八年,男朋友处的不少,但是上床可是第一次,身上的男人虽然身材和长相都是超一流,但她毕竟是第一次见,她还没有开放到可以跟个陌生人一夜情的地步,他们的额头上和身上都满是汗珠。


    汗水带出体内的催情药,李颜夕本想开口叫他停下,但是唇瓣一张,说出来的却是,“你前戏做足了吧?”


    男人本是在低头吻着她的脖颈,闻言,他缓缓抬起头,俊美的脸上带着晶莹的汗珠,让人浮想联翩。


    眼中说不出是赞许还是嘲讽,男人勾唇一笑,沙哑着声音道,“小蹄子!”


    极致的压抑,太过突然,李颜夕刚一开口就被男人落下的吻堵住,他的吻灼热而疯狂。






第2章(系统自动生成,方便阅读记录)


    一夜极致的缠绵,男人像是机器一般,在李颜夕身上大兴土木,累的她几乎晕了过去,她还是第一次,但他却没有丝毫的怜惜,他只顾自己身体的爽快。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李颜夕是被一杯冷水给泼醒的,猛然睁开眼睛,她连眼前怎么回事还没弄清楚,就听到尖锐的女声道,“都什么时辰了,还赖在床上?你真以为轩王睡了你一晚,你就成夫人了?也不拿个镜子照照自己是什么模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李颜夕伸手抹掉脸上的水,这才看清面前站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女子,她穿着粉色的裙子,扎着双髻,本来长得挺可爱的,但此时却是一脸的吃人相。


    “看什么看?不认识我啊?赶紧给我起床,把房间打扫好,外面还有一堆活儿没干呢!”


    说罢,女子将手中的茶杯扔在桌上,迈步往外走去。


    屋中只剩下李颜夕一个人,她想要起身,但腰间的疼痛却让她低哼出声。


    掀开身上的薄被单一看,凌乱的床单上面,是梅花一般点点鲜红的痕迹,她回想起昨晚的一幕一幕,登时脸色通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药物的原因,她的身体已经不堪负荷,但是嘴上还是不服输的一遍遍喊着,让他要她。


    喉咙上下颤动,李颜夕强忍着身体的不适,赶紧在一边捡起地上的衣服套在身上,然后收拾屋子。


    出门之后,外面的阳光照在身上,让她终于有了一点温暖,回廊中不下五个跟她一样打扮的丫头,她们看到她,眼中充满了各种羡慕嫉妒,最重要的是恨。


    李颜夕手上抱着脏了的床单,怯怯的看着她们,她倒不是害怕别的,只是她刚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根本就搞不清楚状况,自然会有些惶恐。


    “干什么呢?我没说让你快点出来干活吗?!”


    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尖锐的女声,李颜夕吓了一跳,回身看去,就看到刚才在房间泼自己茶水的那个女子,她快步走到自己身边,伸手指着李颜夕的头,皱眉道,“你呀你,平时说你蠢你还真的蠢!怎么?点子好被轩王看上就以为自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李颜夕被女子指的直往后退,她最烦别人指着她,所以下意识的道,“干什么你!”


    女子没想到李颜夕竟然敢还嘴,她叉腰站在李颜夕面前,厉声道,“宝嫣,你胆子肥了是不是?!”


    李颜夕站稳脚步,皱眉看着女子,开口道,“你不就是生气昨晚陪他睡得人是我不是你嘛,选我的人是他,又不是我自己,你有气找他说去,找我干什么?我还累得慌呢!”


    女子瞠目结舌,身边的一众人也是诧异的看着李颜夕,李颜夕却不以为意,想来原来这个宝嫣就是个受气包,但她可不是。


    女子愣了一会儿之后,皱眉道,“宝嫣,你想死是不是?”


    李颜夕回道,“大家都是丫头,你又比我高等到哪儿去?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你要不是月经不调影响心情的话,就别找我的麻烦!”


    “你……”


    女子气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正要说话的时候,却听到安静的院子中,传来一阵轻笑。


    女子正在气头上,想也不想就喊道,“是谁在笑?!”


    女子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略显愠怒的呻吟道,“给我住口!”


    这个声音对于李颜夕是陌生的,但是整个回廊丫头的脸色却都变了,大家同一时间回过身去,所有人都躬身福礼,唯有李颜夕站直身板,看着不远处院子中的一行人,当头的两个人,一老一少,老的穿着华贵,少的则是一副戎装打扮。


    一行人迈步走过来,老的皱眉看向刚才刁难李颜夕的女子,出声道,“我们丞相府什么时候出了你这嚣张跋扈的丫头?!”


    女子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连声道,“丞相饶命,宝莲……”


    “给我住口!丢人现眼的东西!”


    说罢,丞相抬起头,眼中带着些许深意的看向李颜夕,然后口吻温和的道,“宝嫣啊,轩王看上你了,命人过来带你去轩王府,这可是你的福分,到了那边之后,好好伺候轩王”。


    李颜夕愣在原地,大家自然以为她是太过惊喜,丞相身边的年轻男子淡笑,朝着李颜夕道,“宝嫣姑娘,我叫南城,是轩王身边的近卫长,轩王派我过来接您”。


    南城用了一个‘您’字,宝嫣的身份立马水涨船高。






第3章(系统自动生成,方便阅读记录)


    李颜夕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是好命,重生在丞相府的丫头身上,一朝被轩王宠幸,连丞相府的人都还没见到几个,就被南城带到了轩王府。


    丞相府门口停着一辆马车,南城给李颜夕掀开车帘,然后道,“宝嫣姑娘请吧”。


    那马车挺高,李颜夕一抬腿,就扯到了昨晚的痛处,她哎呀一声,皱眉站在原地,南城出声问道,“怎么了?”


    李颜夕总不能跟南城说,去问你家主子去,她只能略显尴尬的道,“呃……我肚子不怎么舒服”。


    南城给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男人单膝跪地,南城道,“宝嫣姑娘,踩着属下的腿上车吧”。


    李颜夕可是彻彻底底的二十一世纪人,她受不了这样,摇摇头,她暗自调节呼吸,出声道,“不用,我自己可以”。


    说罢,当着南城和几个侍卫的面,她撩起裙摆,自己爬了上去,南城看的瞠目结舌,但是转念一想,这么直接的看着轩王的女人可不好,他又急忙移开视线。


    李颜夕爬上马车之后就疼得蜷在宽大的软榻上面,南城在外面吩咐回王府。


    昨晚没睡好,李颜夕在马车上补了一觉,再醒来的时候,是被南城叫醒的,李颜夕睁开眼睛,透过掀开的车帘,看到外面气派的建筑门前,赫然挂着‘轩王府’字样的匾额。


    睡得迷迷糊糊的,李颜夕站起身就要往外走,但却一个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裙摆,整个人扑出去,南城就站在车边,他当然不能看着李颜夕栽倒,他伸手虚浮了一把。


    李颜夕搂着南城的脖子,被南城从马车上拖了下来。


    “呼……吓死我了……”


    李颜夕脸色微变,南城稍稍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出声问道,“没事吧?”


    正在这时,只听到身边几个侍卫异口同声的道,“王爷”。


    南城跟李颜夕同时闻声望去,几米之外,另一辆马车停着,厉轩夜穿着一身黑色的浸泡,长身而立,他俊美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是一双眼睛,却牢牢的盯着李颜夕放在南城胳膊上的手。


    南城先发现的,他赶紧往后退了几步,躬身道,“王爷”。


    厉轩夜迈步走过来,他比李颜夕高出近一个头,居高临下的打量她,他薄唇轻启,出声道,“平时丞相府都把你当小姐养的吗?连个马车都不会下”。


    李颜夕看着厉轩夜的黑眸,虽然他口吻听不出喜怒,但她却能感觉到他在不高兴。


    咕咚咽了口口水,眼前这位主可是自己以后的长期饭票,她刚来到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暂时就得靠他了,正所谓拿人的手软,吃人的嘴短,李颜夕尴尬的牵动唇角,出声回道,“我腿软……”


    厉轩夜的右眼皮仿佛哆嗦了一下,身边的人都知道昨晚厉轩夜在丞相府宠幸了一个丫头,但却没想到这丫头这么大胆,一时间都把头埋得很深。


    两人对视一会儿,终是厉轩夜先开口道,“能走吗?不用本王抱你进去吧?”


    李颜夕赶紧见好就收,出声回道,“不用不用,我自己能走”。


    厉轩夜迈步往府中走去,李颜夕就跟在他身后。


    进了府中,李颜夕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只能用瞠目结舌来形容自己所看到的的景象,厉轩夜把她的表情看在眼中,眼底闪过一丝不屑。


    “王爷,您回来了”。


    走了一段路,在一处花园,迎面走过来数名打扮华丽光鲜的美丽女子。


    说话的是打头的女子,她看起来不过二十上下,无论从穿着还是打扮来看,都是几人中最有身份的人。


    厉轩夜见状,嗯了一声,然后看着李颜夕道,“正好,你见过几位夫人吧”。


    厉轩夜发了话,有一名丫头出来介绍道,“这位是我们轩王府的侧福晋,这是三夫人,四夫人,六夫人和七夫人”。


    李颜夕看着面前的几个年轻貌美女子,她们各有千秋,正可谓是百花齐放,动了动喉咙,她本想打招呼的,却嘴快的感叹道,“你都有七位夫人了?!”


    一时间,众人脸色各异,最后还是厉轩夜身边的南城出声道,“宝嫣姑娘,您这么说失礼了”。


    李颜夕看着面前女人吃惊的表情,再看看身边厉轩夜抿唇不语的样子,她马上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古代,她当机立下就低下头去,小心翼翼的道,“王,王爷,对不起……”


    “从今天起,你就是王府的第八位夫人了”。


    厉轩夜薄唇轻启,却抛下了另一枚重磅炸弹。






第4章(系统自动生成,方便阅读记录)


    厉轩夜的这些女人都是颇有来历的人,宝嫣不过是丞相府的一个丫头,她刚来轩王府就被封了夫人,不由得让面前的几个女人面色各异。


    厉轩夜却没有多余的时间在乎她们想什么,他只是径自拉起李颜夕的手,连个招呼都没打,就这么走了。


    七夫人气得一跺脚,低声道,“什么嘛!”


    李颜夕被厉轩夜拉着,一路走过亭台楼阁,然后来到一处单独的院落前,她看到上面的牌匾用绿色的徽体写着三个大字:漪澜阁。


    两人迈步走进去,院子中站着四个小厮和四个丫头,他们皆是躬身行礼,出声叫道,“给王爷请安”。


    厉轩夜出声道,“从今天起,宝嫣就是你们的主子”。


    “奴才,奴婢,定当好好伺候新主子”。


    李颜夕第一次被人这么跪着,下意识的就要低头去扶,厉轩夜拉了她一把,看着她道,“干什么?”


    李颜夕回道,“地下都是石板路,动不动就跪着干什么,让他们起来吧”。


    厉轩夜似笑非笑的道,“你倒是真体谅他们,不是感同身受吧?”


    李颜夕知道他是在揶揄她从前的丫头身份,心中不以为意,嘴上却道,“是啊,都是从这时候过来的,何必难为人?”


    厉轩夜闻言,沉默一下,然后道,“都起来吧”。


    “谢王爷,谢主子”。


    一众小厮跟丫头起身。


    厉轩夜拉着李颜夕继续往里面走,李颜夕看到这是一处不小的别院,两人来到主房,厉轩夜坐在上座的软榻,让她坐在身边,外面的丫头马上进来端茶递水,李颜夕显得有些拘谨。


    厉轩夜低头抿了口茶,然后道,“从今天起,那就是这里的主子了,别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这里是轩王府,不是丞相府,没人敢拿你怎么样”。


    李颜夕侧头看着厉轩夜俊朗的侧脸线条,忽然开口道,“你为什么带我回府?”


    厉轩夜拿开茶杯,看向李颜夕,他不答反问道,“难道丞相府都没教你规矩的吗?连丞相见到我都要叫王爷,你却直呼你我”。


    李颜夕抿抿唇,出声道,“对不起”。


    她倒是承认的痛快,厉轩夜好笑的移开视线。


    李颜夕道,“王爷,我以后会一直住在王府吗?”


    厉轩夜道,“要不你想住哪儿?”


    李颜夕心想你丫就不能直接回答啊,但是嘴上却唯有谄媚的笑道,“不是,我的意思是……恩,王爷为什么要带我回来?”


    厉轩夜放下茶杯,看向李颜夕,出声道,“就凭本王喜欢你,这一点还不够吗?”


    “啊?”李颜夕瞠目,这,这未免太直白一点了吧?


    厉轩夜却也不给李颜夕解释,他径自站起身,拉过她的手就往内室走,李颜夕被他轻轻带到床边,他作势要吻她,她瞪着眼睛往后靠,厉轩夜微微皱眉,“做什么?”


    李颜夕惶恐的道,“你……不是,王爷,这大白天的,您要做什么?”


    厉轩夜被李颜夕的样子逗笑,他一手扯掉床榻两边的幔帐,然后倾身压了过去。


    昨晚李颜夕是因为催情药,所以通程都迷迷糊糊,只能被厉轩夜带动,而现在她是完全清醒的,面对赤身的厉轩夜,她整个人都瑟缩在他怀中,双手抵着他的胸膛,似是有些抗拒。


    厉轩夜垂下的黑发散在她白皙的肩头,就像是墨晕染开了一般,让人目眩神迷。


    他黑色的眸中已满是情欲,跟李颜夕小鹿般单纯的视线相对,他声音低沉的道,“小野猫,昨晚不是很大胆吗?现在怎么了?怕了?”


    李颜夕看到厉轩夜上下翻滚的喉结,那样的性感,她脑子嗡嗡的,唇瓣一张一合,低声道,“昨晚我是因为药物……”


    她越说越小声,厉轩夜却道,“那今天本王就让你清清楚楚的体会一把”。


    说罢,不待她说什么,男人就一把扯掉她身上的纱裙,李颜夕啊的大叫了一声,隔着幔帐,几个小丫头匆匆跑进来,连声道,“主子,怎么了?”


    厉轩夜一边却冷冷的出声,一边道,“没事,出去吧”。


    他明明眼是一汪深潭,额头上也是一层细密汗珠,但是说出的话却是波澜不惊,李颜夕不由自主的开始崇拜他了。






第5章(系统自动生成,方便阅读记录)


    昨夜被破身,还没有来得及休息,第二天又是陪着厉轩夜在床上一通折腾,李颜夕觉得自己浑身的骨架像是被什么碾过似的。


    厉轩夜完事之后就闭目躺在一边,李颜夕偷偷的打量他,发现他真的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都是俊美的无懈可击,她忍不住抬起手,想要触碰他的眉眼,但是指尖还没碰到的时候,厉轩夜就一把抓住她的手,吓了李颜夕一跳。


    厉轩夜也不睁开眼睛,只是径自道,“还有精神是不是?要是不累就继续”。


    李颜夕想到刚才自己求了他半天,他才不老情愿的停下,再来?饶了她吧。


    “没有没有,我睡着了”。


    说罢,李颜夕鸵鸟的闭上眼睛,厉轩夜轻轻勾起唇角,拉着她的手伸到被子下面,覆在他的下身。


    李颜夕脸颊通红,手指都不自觉的蜷起。


    噹噹噹,几声不大不小的敲门声响起,门外传来丫头红果的声音,“王爷,南护卫说有事禀报”。


    她口中的南护卫自然是指的南城,厉轩夜闻言,应了一声,然后睁开眼睛,利落的下床穿上衣服。


    李颜夕看着厉轩夜伟岸的臂膀,眼中露出花痴的神情,虽说是死后穿越,但是好在老天对她不薄,让她嫁给这么一个帅气的男人,还是有钱多金的王爷,看来以后她是有长期饭票了。


    厉轩夜穿好衣服之后,回身一看,就对上李颜夕一脸崇拜的眼神,他淡淡一笑,出声道,“小蹄子,在府中好好待着吧,本王晚上回来找你”。


    他眼中带着赤裸裸的调戏,李颜夕脸色一红,赶紧拿被子盖上自己的脸,惹来厉轩夜更大的笑声。


    厉轩夜走后,几名丫头进来,她们说帮李颜夕梳洗打扮,李颜夕是真真的尴尬,这大白天的,厉轩夜是拍拍屁股走了,留下她一个人在这里大眼对小眼。


    打头的丫头穿着桃红色的裙子,长得挺漂亮,叫红果,她出声道,“主子,奴婢给您梳头吧”。


    李颜夕眼神躲闪的点点头,下床做到梳妆镜前,古铜色的镜子中映照出一张团团的小脸,挺白皙,眼睛挺大,但是除此之外,真是一点亮点都没有,李颜夕心里咯噔一下,这也不是她啊!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许是眼中露出的惊慌让身边的几个小丫头误以为她们做错了什么,她们马上躬身立在一边,出声道,“奴婢笨手笨脚,做错了什么,还请主子高抬贵手”。


    李颜夕摸着自己的脸,想当初她在现代的时候,怎么说也是艺术系的系花,学校的校花级人物啊,怎么穿越到古代弄成了这么一副掉在人堆都找不出来的样子?


    心中不免失望,毕竟这是她第一次正视现在的这具身体,她来了这个时空,她是宝嫣,不是李颜夕了。


    看着垂首立在一边的丫头们,李颜夕暗自叹了口气,出声道,“没事的,不关你们的事”。


    丫头们帮李颜夕换了一套湖水绿的换纱裙,头上梳了流云髻,画上精致的妆容,李颜夕看着镜中的人,勉强也就算上是小家碧玉,哎。


    正想着,外面进来小厮传报,“主子,侧福晋跟几位夫人过来了”。


    李颜夕想着今早在院子中匆匆一瞥的几个女人,心中不免打了个鼓,她们中看起来就有不好相处的,比如说那个七夫人,眼睛都要长大天上去了。


    正好都收拾好了,李颜夕就在丫头的陪同下,去前厅见客了。


    前厅中,侧福晋坐在为首的软榻之上,其余几位夫人依次坐在下手边的椅子上。


    李颜夕走过去,像模像样的给几位夫人行了礼,只是在面对三夫人的时候,她叫了声二夫人,而往后的顺位都错了,屋中只有五个女人,而当时她明明听说有七个夫人,少了两个去哪里了?


    见李颜夕抬眼愣愣的看着自己,侧福晋出声道,“蓝灵,你好好的再给八夫人介绍一遍”。


    侧福晋身后出来一位丫头,她出声道,“八夫人,咱们王府之前确实有七位夫人,只是二夫人跟五夫人都不在了,现在奴婢重新给您介绍一遍”。


    在蓝灵的介绍之下,李颜夕努力的记住了屋中剩下五个女人的身份和来历。


    侧福晋是当朝太师之女,名唤慕容荨;三夫人苏若父亲是一品武将掌銮仪卫事大臣;四夫人安惜语家父是岭南总督;六夫人冷诗宁出身北冥有名的书香世家;七夫人荣菡就更不得了,她家中虽无做官的,但是荣家却是北冥最大的商贾世家,听说每年所缴税款可以供养三军将士。






第6章(系统自动生成,方便阅读记录)


    蓝灵说完之后,就退回到慕容荨身后,慕容荨出声道,“你叫宝嫣是吧?听说王爷昨夜在丞相府看中的你,今天就带你回了王府,还破例封你做八夫人,这是你的福分,以后我们姐妹之间,就好生相处吧”。


    慕容荨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大家风范,果然是太师之女,见过世面的人,李颜夕在心里头暗自嘀咕,嘴上赶紧抹蜜的道,“是,宝嫣谨遵侧福晋教诲”。


    虽然她是个不折不扣的现代人,但是以前那些个古代小说,她可是没少看,像是这样的场面,她早就烂熟于心了。


    果然,慕容荨见李颜夕还算乖巧,也就没说旁的,只是道了一句,“其他众姐妹有什么想提点宝嫣的,今儿就一同说了吧”。


    三夫人苏若出身武将世家,性格比较豪爽,她笑着道,“看着宝嫣妹妹人挺文静的,不知道喜不喜欢骑马啊?如果你喜欢的话,倒是可以时常陪我出去散散心,她们都不怎么爱骑马的”。


    李颜夕马上道,“如果苏姐姐不嫌宝嫣笨手笨脚的,宝嫣自然愿意陪姐姐出去散心”。


    苏若笑的更开心,出声回道,“好啊,那我记下了,我有时间会叫你一起出来的”。


    苏若话音刚落,四夫人安惜语就意味深长的道了一句,“看来八妹妹人很好啊,这么激灵,怪不得王爷喜欢呢”。


    这一句下来,屋中众女人面色各异,李颜夕小心翼翼的抬眼去看她们的表情,慕容荨借着喝茶,垂下视线,苏若脸上还维持着原来的笑容,安惜语的眼睛看着她,像是要透过她看透她的心似的。


    李颜夕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直到坐在一旁,一直没开口的七夫人荣菡说话了。


    “激灵是激灵,就是嘛……呵,我这人不会说话,你也别怪我,说真的,大家是不是觉得八妹妹长得一般啊?我看都没有她身后的小丫头长得俊俏”。


    这一句比安惜语的还狠,如果安惜语是笑里藏刀的话,那么荣菡这一句,简直就是伤口上撒盐了。


    李颜夕没想到自己现在的容貌会被人公开拿来嘲笑,她脸上带着说不清是愕然还是晃神的尴尬,身后的红果赶忙把头垂得很低,生怕这些个夫人们的明刀暗箭,不小心伤了她。


    见李颜夕不说话,荣菡明艳的脸上笑意更浓,她穿着紫色的纱裙,更衬托着皮肤白皙胜雪,红唇轻启,她出声道,“呦,妹妹不是生气了吧?你看姐姐这张嘴,我不像六夫人,出身书香世家,说话懂得修饰,我这人心直口快的,有什么说什么,你别忘心里去啊”。


    荣菡这一句,又把一直置身事外的六夫人给拉了进来。


    没办法,一副古典美人样子的冷诗宁只好开口,出声道,“七妹玩笑了”。


    说罢,她又抬眼看向李颜夕,然后道,“我倒是觉得八妹不错,很讨喜的模样”。


    荣菡像是听到了笑话一般,手中拿着杯盏,扑哧一声,然后道,“是啊,六夫人这话说得好,八妹妹长得是讨喜,要不然也不会从丫鬟一朝变成王府的夫人,看来着实是很‘讨喜’啊!”


    荣菡故意加重了讨喜二字,让本来褒义的词,瞬间变得嘲讽不堪。


    眼见着场面越来越尴尬,终是上座的慕容荨出声道,“好了好了,我们今天来也就是过来认认路,这漪澜阁好久没人住了,以后宝嫣搬过来,这边也热闹一些”。


    说罢,慕容荨又对李颜夕道,“你这儿缺什么,只管叫丫头小厮到我那里去打声招呼,我叫人给你送过来”。


    李颜夕站在屋中,微垂下视线,出声回道,“谢谢侧福晋”。


    慕容荨点了下头,然后道,“恩,那你休息吧,我先走了”。


    慕容荨发了话,众人都站起身,一时间满屋子的人,都鱼贯而出。


    荣菡走到李颜夕身边的时候,媚眼勾起,似笑非笑的道,“八妹妹,你可没生姐姐的气吧?”


    李颜夕心里面已经把荣菡埋怨一万八千次了,脸上却是唇角一勾,笑着回道,“七夫人哪儿的话,你说的是实话,我确实长得一般,真是难得王爷看上我了”。


    提到厉轩夜,荣菡眼中很快的闪过一抹嫉恨,扭身就走了。






第7章(系统自动生成,方便阅读记录)


    众位夫人走了之后,李颜夕本想着要不要在园子中转转,但是一转身,身后的人影扑通一下就跪在地上,吓了李颜夕一跳。


    红果垂着头,小心翼翼的道,“奴婢请主子责罚”。


    李颜夕一脸的诧异,出声道,“我责罚你做什么啊?”


    红果支支吾吾的,最后的意思还是说,荣菡拿她跟宝嫣的长相作比较的事情。


    李颜夕心中了然,她伸手扶起红果,然后淡笑着道,“其实七夫人说的也没错,我是没有你长得好看”。


    “主子,奴婢……”


    红果想要解释,李颜夕却先一步道,“好了,我知道你害怕我不高兴,你可以放心,我这人心眼儿大得很,再说这也不是你的错,我不会怪你的”。


    红果不着痕迹的打量着李颜夕的脸,看到她真的在笑,而且笑中没有其他意思,这才放下心来。


    收起忐忑的情绪,红果出声道,“主子,您人真好”。


    李颜夕笑了笑,然后道,“我们年纪都差不多,我以前也是别人家的丫头,大家都一样,你们平时不必拘束,没人的时候,大家就当姐妹相处吧”。


    红果马上道,“奴婢不敢”。


    李颜夕知道让她们马上适应是不可能的,她也不强求,只是顺势道,“走吧,带我在园子中逛逛”。


    红果应声,结果一下午的时间,李颜夕都像进城一般的在欣赏王府中的一景一物,不得不说,厉轩夜还是很有家底的,这府邸让他建的,跟皇宫似的,虽说李颜夕也没有看过真正的皇宫是什么样子。


    快到晚膳的时候,红果征询李颜夕的意思,问她想吃什么,李颜夕下意识的道,“大家不是一起吃的吗?”


    红果道,“平日里如果没有大事的话,各位夫人都是在自己的院子中单独用膳的”。


    李颜夕点点头,然后道,“那就我们一起吃吧”。


    红果淡笑着道,“主子,奴婢们也不能跟您一起用膳的”。


    李颜夕眼中露出恍然的表情,她都忘了这茬了,要是她自己的话,随便两个菜就打发了。


    李颜夕也是这么做的,她就命人做了两个小菜,手底下的奴才还是怕照顾不周,所以给上了四菜一汤。


    李颜夕一个人坐在桌边吃饭,外面忽然听到有小厮出声道,“给王爷请安”。


    李颜夕一抬头,厉轩夜已经跨过门槛儿了,他刚从外头回来,见她坐在桌边,出声道,“正好本王也没用膳,那就一起吧”。


    李颜夕还算是懂点规矩,她起身为厉轩夜摆好凳子,厉轩夜扫了眼桌上的东西,然后微微侧头,皱眉道,“王府这个月没给漪澜阁拨例银吗?就让你们拿上来这些东西!”


    厉轩夜素来讲究惯了,哪次吃饭不是山珍海味,玉盘珍馐的,看到这四菜一汤,自然会恼怒。


    红果跟几个丫头忙一边道歉,一边准备端走菜,李颜夕哎了一声,然后道,“这菜还好好地,拿下去扔了怪可惜的,王爷回来的话,叫厨房再添两个菜过来就好”。


    红果站在原地,打量着厉轩夜的神色,不知道到底该听谁的。


    厉轩夜倒是一笑,看着李颜夕,他出声道,“难道本王就值两个菜吗?”


    李颜夕出声回道,“让厨房做的精致些就好,王爷也吃不了一百道菜不是?”


    厉轩夜难得的纵容,笑骂道,“牙尖嘴利”。


    说罢,他对红果道,“罢了,让厨房再添两个菜过来吧”。


    红果应声退下去,屋中只余厉轩夜跟李颜夕,他伸手拉过她的胳膊,让她坐在他腿上,李颜夕不好意思,挣扎着想要起身,厉轩夜的头侧着吻向她的脖颈,李颜夕又羞又痒,想要往后退,却更落入厉轩夜的怀抱。


    这里是外室,随时都会有人进来,李颜夕心脏是真的承受不了,她伸手抵着厉轩夜的胸口,垂着熟透的脸,轻声道,“有人……”


    厉轩夜勾起唇角,笑着道,“本王宠幸自己的女人,还怕别人看不成?”


    他语气中霸道的气势显露无疑,呼出的温热呼吸,因为距离李颜夕很近,所以她都清晰的感觉得到。


    咕咚咽了口口水,李颜夕想到白天荣菡说过的话,她认真的看着厉轩夜,出声问道,“我长得好看吗?”


    厉轩夜没想到宝嫣会没头没脑的问出这么一句话,他微顿,随即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子,淡笑着道,“你说呢?”


    李颜夕回道,“我的长相别说是跟你的其他几位夫人比了,就连红果都不如吧?”


    厉轩夜挑眉道,“这话是谁说的?”


    李颜夕嘟起嘴,出声道,“你就说是不是?”厉轩夜沉默一下,随即道,“要是本王说,本王就是好你这一口呢?”


    李颜夕不由得瞪起眼睛,厉轩夜就这样俯下身子,睁眼吻在她的唇上。






第8章(系统自动生成,方便阅读记录)


    厉轩夜身上带着好闻的男人气息,会让人沉迷,李颜夕不过是片刻的功夫,就要溺毙在他霸道的视线当中。


    红果跟几个丫头过来上菜,没想到屋中正上演着这么含情脉脉的一幕,一愣之下,马上退了出去。


    李颜夕红了脸,她推开厉轩夜,低着头道,“你看,都被人发现了”。


    厉轩夜好笑的道,“进来吧”。


    守在外头的红果跟丫头进来,她们耳观鼻,鼻观口,口观心,放下菜之后就躬身退下。


    李颜夕要从厉轩夜腿上下来,厉轩夜却不让,他揽着她,径自拿起银箸夹菜,然后送至李颜夕唇边。


    李颜夕微垂着视线,不好意思到极处,厉轩夜却很自然的道,“本王可是第一次这么喂一个女人”。


    李颜夕心中一动,莫名的一颤,她张开小嘴,吃掉厉轩夜递过来的菜。


    厉轩夜很高兴,放下筷子,自己拿起酒杯,自饮了一杯。


    李颜夕心中如小鹿乱撞,不能怪她花痴,放一个正常的女人在这儿,厉轩夜那张俊脸就摆在眼前,他还对她这么照顾,一定会让人沦陷的。


    厉轩夜心情不错,整餐饭都是抱着李颜夕吃的,李颜夕光是看着厉轩夜的脸就饱了,正所谓美色可餐嘛。


    用完膳之后,厉轩夜拉着李颜夕的手在外面遛弯儿,他说,“本王把你从丞相府接过来,毕竟没有明媒正娶,你心中委屈吗?”


    在轩王府好吃好喝的,李颜夕自然高兴还来不及。


    “不委屈,只要王爷在身边就够了”。李颜夕弯起眼睛,陪着笑脸。


    厉轩夜淡笑,他开口道,“小蹄子,你这么懂事,本王也不能委屈了你,你放心吧,这个月末,本王会叫人在王府摆一场酒宴,邀请朝中官员前来做客,到时候向他们介绍,你就是本王的八夫人,也算是给你补办了一场婚宴”。


    李颜夕心中感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说实话,她只想找一个长期饭票来着,但却没想到厉轩夜还挺上心的。


    没听到李颜夕的回答,厉轩夜侧头看来,宝嫣微垂着视线,他出声问道,“怎么了?还有哪儿不满意的吗?”


    李颜夕摇摇头,厉轩夜道,“那怎么了?”


    李颜夕吸了吸鼻子,厉轩夜伸手扳过她的小脸,见她热泪盈眶,他笑着道,“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


    李颜夕嘟着嘴道,“你对我这么好,我都不知道怎么回报你了”。


    厉轩夜脸上的笑意更浓,拍了下她的头,他出声道,“你都以身相许了,还不够回报的啊?”


    李颜夕下意识的道,“不够!”


    厉轩夜脸上的笑意微敛,看着李颜夕,他浓墨色的眼中似乎多了一丝什么,李颜夕看不懂,她想要仔细的看,可是厉轩夜却突然俯下身,吻住她的唇。


    “唔……”


    厉轩夜的吻从来都是霸道的,不带商量的余地,霸道的吻上她的唇,他是王爷,他的爱理应的霸道。


    李颜夕沉浸在他的眼眸里,无处可逃。


    厉轩夜耳边有淡淡的花香,这有些不符合他是王爷着尊贵的身份,可李颜夕却喜欢的很,窝在他耳边来回闻来闻去。


    “怎么,你这小妮子,趴在本王背上不动了,难不成是睡着了?”


    李颜夕也不回答,就那样安安静静的趴着,好像快睡着了的时候,嘟嘟囔囔的说了一句:“你会喜欢我多久啊。”


    这小妮子一向大胆,王爷娶个三妻四妾的很正常,可她倒是前开口问自己会喜欢她多久,本就不是正式娶进门的,没有这些安全感其实也很正常。


    厉轩夜又一个吻上去,叫李颜夕安心,两人缠绵悱恻之时,厉轩夜又含糊着道,“本王要想宠你,谁都拦不住”。


    当时那样的头脑混乱,李颜夕自然没有在意,也没懂厉轩夜这句话的意思。






第9章(系统自动生成,方便阅读记录)


    轩王府夜宴,邀请朝中各大官员跟北冥商贾,甚至还有江湖人士,为的则是他新娶得八夫人,丞相府的一个小丫头。


    这件事情一经流出,已是四下哗然。众所周知,厉轩夜是当今皇帝厉封言的一母同胞亲弟,身份贵重,他之前所娶得各位夫人,哪个拿出来,不是背景强硬,但却没有一个像宝嫣这般得宠,所以大家都在传,是不是厉轩夜最宠现在这位八夫人,连带着宝嫣的身价都是水涨船高。


    李颜夕在漪澜阁待着,每天来送礼的人都快踏破了她的门槛儿,红果跟一众丫头整天笑脸盈盈,说是自己跟了个得宠的主子,脸上也有光。


    李颜夕看着面前那些整箱子抬来的金银珠宝,也是两眼放光,这要是拿到现代去,黄金比率是多少来着?总之,她就是发了。


    “主子,您看看这大元宝,啧啧,真好看”。


    说话的人是小厮招财,他一脸憧憬的模样,看着那大箱子中整齐罗列的金元宝。


    李颜夕也是高兴,她随手捡起两个,递给招财,招财看着李颜夕,李颜夕道,“看什么啊?拿着”。


    招财愣愣的接过去,半晌才道,“主子,您赏给小的了?”


    李颜夕随意的回道,“是啊,这里这么多,难道我还能一个人独吞了不成,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


    此话一出,小厮丫头们都争相过来跟李颜夕说好话。


    进宝道,“主子主子,您看还是我跟招财的名字好,招财进宝,多吉利啊”。


    李颜夕拿起两个金元宝,递给进宝,然后道,“是是是,我这还是借了你们两个的光了呢”。


    进宝接过去,马上憨憨的笑道,“不敢不敢”。


    四个小厮,每人赏了两个金元宝,小厮们脸上都带着发财了的笑意。


    四个丫头还站在一边,见李颜夕没有下一步的动作,青黎小心翼翼的道,“主子……我们呢?”


    红果伸手拽了青黎的袖子一下,青黎低下头去,李颜夕笑出声,她起身来到另一个箱子面前,出声道,“好了,就知道你们心里叨念着我偏心呢,我可不是这样的人”。


    说罢,李颜夕打开箱子,这箱子中装的都是各种金银首饰,珍珠玛瑙小玩意儿,小丫头们一见,眼睛都放光了。


    李颜夕叫她们每人挑几样自己喜欢的,青黎一边挑一边道,“还是主子对我们好”。


    一屋子主仆欢笑,其乐融融,连厉轩夜什么时候进来的都不知道,他咳了一声,没人搭理,又咳了一声,还是没人搭理,堂堂轩王竟会落到被人忽视的地步,而且还是自己府中的夫人和下人。


    厉轩夜负手而立,不由得出声道,“忙着分赃呢?外头连个守着的人都没有,不懂规矩”。


    听到厉轩夜的声音,小厮跟丫头赶紧转回身,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一个金元宝滚到厉轩夜绣着金边的靴子旁,他扫了一眼,然后见进宝磕着头道,“王爷恕罪,王爷恕罪”。


    李颜夕走过来,低头捡起金元宝,塞到进宝手中,然后看着厉轩夜道,“王爷别吓唬他们了”。


    厉轩夜似笑非笑,走到上座坐下,然后道,“看看哪个院子的人像你们这样?主子看不出来主子样,奴才看不出来奴才样”。


    李颜夕不着痕迹的给跪在地上的人使眼色,然后道,“你们出去给王爷准备茶点吧”。


    一众人化作鸟兽而散,李颜夕则乖巧的坐在厉轩夜身边,替他揉胳膊捶腿。


    厉轩夜见状,睨着她道,“今天怎么这么乖?”


    李颜夕微垂着视线,她出声回道,“其实我一直都很想谢谢王爷的”。


    “哦?”


    “谢谢王爷把我从丞相府接出来,给我一个家;谢谢王爷对我这么好,给我名分,还帮我补办婚宴,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有谢谢”。


    一个人来到陌生的时空,心里面该有多害怕?还好她命不错,厉轩夜对她是真的好,这才多少弥补了一些她留在现代的遗憾。


    厉轩夜淡笑,他拉过李颜夕的手,放在自己掌心,然后道,“你懂本王这份心就好”。


    说罢,他又抬眼看着下屋中一处堆放的几个大箱子,出声道,“听说丞相府给你送来了一笔很丰厚的嫁妆?”


    李颜夕笑着道,“是啊,丞相还叫人传话过来,说是收我做义女,以后让我好好伺候王爷”。


    “是么”。厉轩夜幽深的眼中似乎闪过一抹什么,只是自顾开心的李颜夕根本没有发现。






第10章(系统自动生成,方便阅读记录)


    今天北冥轩王府格外热闹,朝中各大官员和曜城中有头有脸的人全都过来捧场。


    李颜夕坐在梳妆镜前,身后的红果正在给她仔细的插着簪子,对面青黎站在衣柜前头,拎出一套玫红色的长裙,出声道,“主子,这件怎么样?”


    李颜夕抽空抬眼一瞧,一看到那鲜艳的颜色,马上就道,“不知道的还以为真是喜福呢,算了,拿一件别的颜色的吧”。


    青黎道,“王爷这么大的排场,就是希望主子能风风光光的,有王爷在上头担着,主子还怕什么,我就觉得这件很好”。


    红果也出声道,“是啊,主子,既然王爷有心抬举咱们,咱们也不能给王爷丢脸了不是?”


    李颜夕想想也是,随即点头。


    在几个丫头近一个时辰的捣腾下,李颜夕看着镜中的自己,一身玫红色的长裙,腰间系着白金色的腰带,外面罩着一件泛金色的轻纱外衫,本来只算是中等之姿的小脸上,被红果用丹蔻点上,泛着异样的光彩,她眼睛很大,顾盼之间,像是星辰闪过。


    青黎出声道,“看看我们主子,打扮起来也是美人一个嘛”。


    李颜夕故意扫眼过去,佯装不悦的道,“难道我平时看起来真的很丑吗?”


    青黎自知失言,马上垂头道,“主子,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李颜夕笑着道,“跟你开玩笑呢”。


    青黎抬起头,嘟着嘴道,“主子真是的,就知道欺负奴婢”。


    李颜夕道,“不过你说的也是,我要是长得好看一点就好了”。


    暗自叹气,她要是有现代的那模样,直接秒杀其他几个夫人啊,可是只能怪她穿越而来的这具身子不争气,顶多算得上是小家碧玉,说的再好听一点就是甜美可人。


    青黎开口道,“主子,您可别这么想,光是漂亮有什么用?人这一辈子看的就是命,再漂亮的未必得宠,就更别说是像咱们王爷对您这般的宠爱,奴婢们看在眼中,都是真真为您高兴地”。


    李颜夕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丝笑意,是啊,厉轩夜对她,那算是顶好的。


    一切都打点好之后,外面有小厮进来通传,说是宾客都到的差不多了,王爷让宝嫣出去。


    李颜夕在红果和青黎的陪伴之下,一路出了漪澜阁,迈步往宴客的后花园走去。


    沿途中看到的丫头小厮皆是手中端着托盘,见到李颜夕,他们马上躬身福礼,“给主子请安,恭贺主子”。


    李颜夕淡笑着道,“起来吧”。


    来到后花园,李颜夕看到前面一处空地架起了高台,台上正在唱戏,戏台之下分为四排,足足上百桌,宾客乌泱泱的坐了一片。


    因为人太多,多少有些混乱,李颜夕侧头对红果道,“王爷呢?”


    红果也在人群中搜寻,她出声回道,“还没看到”。


    “八妹”。


    这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女声,李颜夕回身看去,不远处鱼贯而来一群人,为首的是慕容荨,而开口叫她的则是三夫人苏若。


    李颜夕迈步上前,礼数周全的给几人行了礼,苏若笑着道,“八妹今晚真漂亮”。


    李颜夕笑着回道,“谢谢三姐”。


    安惜语一身淡粉色的长裙,衬托出她的面若桃花,看着李颜夕,她笑眯眯的道,“八妹这身还真像是喜福呢,就是不知道王爷有没有准备拜天地的东西啊”。


    众所周知,宝嫣是什么出身,就算厉轩夜再宠她,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跟她拜天地,事实上,除了迎娶慕容荨的时候,厉轩夜跟她拜了天地,剩下的几位夫人,也就是下了聘礼,走了过场就来了王府。


    安惜语这么说,摆明的让李颜夕难堪,李颜夕身后的青黎低头瞥了一眼,敢怒不敢言,毕竟宝嫣再得宠,也敌不过安惜语的父亲是岭南总督的身份。


    李颜夕也不傻,她听出安惜语话中的揶揄,呵呵一笑,装作听不懂,她出声回道,“是么?如果王爷真准备了拜天地的东西,那我还得回去正经八百的换一身喜福呢”。


    安惜语睨着李颜夕,不知道她是真傻还是装傻。


    穿着一袭雍容紫色长裙的荣菡摆了摆手中的扇子,有些不耐烦的道,“你们先聊着吧,我哥哥来了,我先去那边了”。


    荣菡明显不给李颜夕面子,甚至连其他几人的账都不买,带着自己的丫头径自离开。


    慕容荨开口道,“宝嫣,今天你是主角,也快去准备吧,我们就先走了”。


    慕容荨都发了话,其他人也就不了了之了。






第11章(系统自动生成,方便阅读记录)


    众人走后,青黎才出声道,“主子,你看四夫人什么意思啊?摆明了……”


    红果出声道,“好了,你少说两句”。


    李颜夕跟安惜语打过几次交道,也知道这个人笑里藏刀,看着眼前宾客满堂的热闹景象,她暗自调节呼吸,不管怎么说,厉轩夜是对她好的,她不能让厉轩夜难做。


    “算了,我们走吧”。


    李颜夕迈步往前走,红果在后面给青黎使眼色,示意她别瞎说话。


    一行人来到距离戏台最近的第一排座位,看着不远处的几个夫人都已经落座,红果出声道,“主子,应该就是这里了”。


    李颜夕看到有一处空下来的位子,她迈步走过去,刚要落座,身后就传来一个声音道,“给八夫人道喜了”。


    这声音多少听着有些耳熟,李颜夕回身看去,只见一个身着白色纱裙的美艳女子站在那里,她一身行头均是不菲,看得出不是一般人,只是……宝嫣未曾见过她。


    正想着,白衣女子身后闪身出来一个丫头,她看着李颜夕,又道了一句,“给八夫人请安”。


    原来是丞相府的丫头宝莲,怪不得李颜夕觉得听声音耳熟。


    白衣女子带着宝莲和几个丫头走上前,她看着李颜夕,美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粉唇轻启,出声道,“你就是宝嫣?呵,现在要叫你八夫人了吧”。


    李颜夕看着面前的美丽女子,心中很快的盘算着,能让丞相府的丫头跟在身后的,那到底是丞相的女儿?还是丞相的女人?


    李颜夕一时间没有答话,白衣女子眼中闪过一抹什么,宝莲在一边道,“莫不是八夫人现在一跃成凰,连我们小姐的面子都不给了?”


    白衣女子侧头道,“宝莲,不许多嘴!”


    宝莲垂下头去,李颜夕得到了这个讯息,马上福了一礼,出声道,“白小姐”。


    女子赶紧伸手虚扶一把,然后道,“哎,你现在是轩王府的八夫人了,这一下可使不得”。


    李颜夕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女子,她真的长得很漂亮,就算这么近看,也看不出任何的瑕疵。


    “暮翾,你来了”。


    许是看到丞相府的小姐,慕容荨迈步过来招呼,两人一个是丞相府的人,一个是太师府的人,说是世交也不为过,所以慕容荨亲切的叫着白暮翾的名字。


    白暮翾见到慕容荨也很高兴,叫了声,“荨姐姐”。


    慕容荨看了眼李颜夕,然后道,“宝嫣是丞相府的人,她得宠,你们丞相府也跟着脸上有光”。


    白暮翾笑着道,“是啊,我今天就是特意过来道喜的”。


    李颜夕站在两人中间,莫名的,她有一种感觉,慕容荨和白暮翾之间并不像表面这样的好,两人一口一个姐姐,一个妹妹的,但是实则都是话里藏刀的。


    果然,说了几句之后,白暮翾话头一转,落在李颜夕身上,她出声道,“八夫人,今夜这么热闹,你一会儿也得上台表演个什么节目吧?”


    李颜夕微顿,她下意识的抬眼看向戏台,台上那些画着脸谱的人都是戏子,她虽不懂,也知道女人不能轻易抛头露面,白暮翾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慕容荨出来打圆场,她出声道,“呵呵,八妹面子薄,暮翾你就别难为她了”。


    白暮翾笑着道,“看荨姐姐这话说得,我怎么会难为八夫人,只是我听宝莲说,以前八夫人还在丞相府的时候,就是个能歌善舞的主,今夜这么多人都在,轩王有心提拔八夫人,八夫人也不能给王爷丢脸不是?”


    白暮翾话音刚落,宝莲就出声道,“是啊,八夫人,奴婢记得,您以前私下里经常给大家唱曲儿呢,您就不必为难了,我们家小姐都开口了,您就却之不恭吧”。


    李颜夕看向宝莲,她把‘奴婢’二字咬的很重,摆明了还再为自己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事情不满。


    慕容荨也看向李颜夕,没有再为她说话,正在三方胶着之际,一个好听的男声响起,“既然这样的话,那宝嫣你就上去随便唱一个”。


    众人闻声看去,不远处正站着一行人,打头的是一身黑色锦袍,面容俊美的厉轩夜,他两边分站着丞相白萧年和太师慕容迟。


    闻言,白萧年赶忙道,“王爷,这不合规矩”。


    说罢,他又看向白暮翾,微微皱眉道,“暮翾,不得胡闹,王爷夫人的玩笑也是你能开的?”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未完!待续……

后面尺度过大,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