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第十五回 千里陌面苦追忆 咫尺芳容却相推 第一节

曾今有约2018-05-19 09:19:18

二人沿路北寻,始终未见天授,不觉天晚,饥饿袭来,只好来到附近集市找店吃饭投宿。好在北方大城不多,但流动小镇和集市倒不少,二人没费多大力气便找到一家甚为体面的酒店,名曰江湖酒家

 

  正要进门,突然从里面冲出一人,伸手一拦,竟把武艺和李琳挡退了三步,还未站稳,就听那人道:本店今晚有要事,店铺已经订满,三天内不开门营生,现在就关门,客人请另去他店吧。

 

  武艺一听声音,下意识细瞧,认得是绿公,猜冯小宝多半在店里,忙低了头,拉起李琳转身就走。李琳不明所以,咕哝道:一个跛子,有什么了不起......蓦觉后领一紧,身子已被后面的人抓过去提了起来,武艺叫得一声苦,却不敢回过头来。

 

  李琳大怒:干什么?快放开我!绿公怒容满面:你刚才骂我什么?

 

  李琳见了对方神色,惧意陡升,忙叫:我又不是骂你!武艺,你快来救我呀。

 

  武艺只得强作镇定地转过头,故意失惊道:原来是绿公啊,难怪这么大脾气。

 

  绿公认出武艺,只得缓过口气道:原来是副帮主,快请进!大哥、二哥、三哥,副帮主来了。嘴里喊着话,手里却仍提着人。李琳涨红了脸大叫:快放下我!

 

  武艺见绿公如此,料定冯小宝不在店里,自己也还没露馅,胆气顿时来了,当即摆出副帮主的气势道:绿公,这是本副帮主的妹子,你快放开她!绿公一听,只得放手。

 

  李琳做了个鬼脸嘻道:我真的不是骂你。绿公道:那你是骂谁?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李琳笑道:"你一个人怎么啦?怎么啦?说呀?"

 

 绿公气得眼如铜铃,恨道:"你......要不是看在副帮主面上,我......我......

 

  李琳更为得意:你凶什么?就是不是骂你,议案下又不是只你一人是跛子,神气个啥?绿公地一声怒吼,忍不住举拳就打,被闻迅赶来的赤公伸手拦住。

 

  赤公、白公、黄公一一上前参见武艺,礼毕即傲慢地退到一边。武艺看在眼里,暗骂道:奶奶的,你们不服又能怎样?老子今天偏要气气你们。一屁股坐了下来,叫道:四位公公,本副帮主一天没吃东西了,饿得慌,你们快给我来一桌!

 

  店内还有十几个逍遥帮弟子,赤公便叫道:听见没有?快去黑副帮主安派一桌上好的酒菜。武艺笑道:酒就免了。李琳抢道:不能免,无酒不成宴,何况本小姐想喝酒?

 

  武艺道:嗯,那好,那就准备一坛上等的女儿红。我这妹子最爱喝上等的女儿红了。绿公,烦你亲自安排一下吧。

 

  绿公忿怒,望着赤公不言语,赤公挥手道:四弟,副帮主让你去你就去吧。绿公了一声,只得离开。武艺和李琳飞快地对望了一眼,都心领神会地一笑。

 

  赤公想起冯小宝装扮李威行骗之事,忍不住问道:副帮主,帮主没跟你一起来?他现在在哪里?

 

 武艺顺口答道:应该还在京城吧。你们想,那么一个天仙般的皇后娘娘陪着帮主,帮主哪还有心思走?帮主这是乐不思蜀了。

 

  赤公、白公、黄公听了,都不觉暗按好笑,均想道:到底是帮主棋高一着。这小子被骗了还一直蒙在鼓里!也许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武艺见三人笑而不语,奇道:你们笑什么?赤公忙掩饰道:哎,帮主这是乐不思帮!他只顾一人逍遥快活,早把我们兄弟忘得一干二净了。

 

  须臾酒宴摆好,除了绿公睹气远远站着,赤公、白公、黄公都坐下作陪。李琳酒量其实有限,喝了二杯,便红着脸对赤公道:你们帮主忘了你们,可你们的副帮主没忘记你们呀!你们难道不为有这么一位才貌双全、能文能武、体贴下属的副帮主而自豪吗?

 

  赤公笑道:副帮主的文才属下倒是挺佩服的,不过说起武功来,那就......嘿嘿......他虽没说完,但其鄙视之意自然谁都明白。

 

  李琳嚷道:你们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们副帮主的武功如今可高了,可惜你们没看见你们副帮主戏弄那个......武艺大急,猛地一捏李琳截住话头道:妹子,雕虫小技,休提!休提!又暗地揣了李琳一脚。

 

  李琳正要分辨,忽听门外脚步沓然,一阵莫名的雅香弥进屋来,武艺首先叫爽:好香!好香!说话时,赤公、白公、黄公三人都站了起来,齐道:是她们来了。

 

  绿公早迎上门口道:二位小姐,你们来了,快请进。

 

  话音刚落,飘然进来二位清丽脱俗的少女,灯光摇曳中,更显得卓约多姿,阿娜动人。二人之后,又陆续进来九个人,君是一身夜行短打装束,剽捍威武。这些人都进来后,绿公立即就把门关严了,显然双方是早有预约。

 

  武艺初见少女侧面,险些脱口叫出无悔姐姐来,及至看清面容,方才把话收住,但却目不转睛地着二女,赤公小声叫了二声,他充耳不闻,犹如木雕。

 

  李琳心里早不是滋味,一敲桌面道:武艺,你干什么?又发疯了吗?

 

  武艺猛地一惊,讪讪道:啊对不起,认错人了,认错人了。

 

  二少女都不由多看了这边几眼,见武艺毫无顾忌地凝视自己,均脸色泛红。其中一位稍高的红衣少女嗔问:赤公,我们不是说好了的吗?怎么又让外人进来住店?

 

  赤公忙道:小姐莫怪,这位大公子是本帮副帮主,这是副帮主的妹妹,不是外人。

 

  那位稍矮的黑衣少女奇道:真的?那你们帮主呢?

 

  赤公道:我们副帮主说,帮主只怕还在京城。

 

  黑衣少女立道:他说慌!

 

  李琳不由回道:你算个什么东西?这么大口气。

 

  黑衣少女冷笑一声,忽地出手,李琳但觉眼前一花,来不及招架,就被对方抓住手腕脉门,顿时动弹不得,一脸涨的通红。

 

  武艺忙站起来抱拳道:对不起,我这个妹妹年轻不懂事,冲撞了......仙女,大武艺在此向二位仙女赔礼了。他一时不知如何称呼二少女,但见二人面容娇好,身姿迷人,便以仙女相称。

 

  那黑衣少女一怔,听得对方称自己仙女,心中舒畅,调皮地一笑,正要说什么,那红衣少女却先道:妹妹,别多事。已自上楼去了。

 

  黑衣少女忙松开李琳道:便宜你了。步子一紧,赶上楼去,余下九名黑衣随从一声不响地跟在后头,寸步不离。

 

  武艺左顾右盼,从人群缝隙中搜索二少女,一边叫道:二位仙女走好。

 

  李琳气得一屁股坐下来,将杯子一甩:武艺,没想到你和那淫贼真是一个鼻孔出气,都是色鬼......

 

  武艺这下惊出一身冷汗,忙向李琳作揖道歉,百般逗趣,李琳偏头不理。

 

  绿公幸灾乐祸,笑道:是有些气人。副帮主,别人明摆着是瞧不起您,我们做属下的也气不平呀!

 

  李琳听了又开口道:副帮主受辱,是你们做下人的无能,为什么不把他们赶出去,不准他们住店?又对武艺叫:大副帮主,你就下令......

 

  赤公忙阻止道:不可,副帮主,这二位小姐可是大有来头,她们已经住了一夜,我们若中途变卦失信,她们绝不会善罢甘休。再者,她们的订金也不是笔小数目,弃之可惜呀。

 

  李琳不屑问道:多少?赤公道:一天一千两。

 

  李琳和武艺都一愣,二人都是养尊处优,在家花钱如水,但也从没遇到过住店一天就花一千两银子的。

 

  武艺道:行!不用说了,哪有送上门的生意不做的?我们和钱又没有仇,何况咱们逍遥帮从来就不失信于人,尤其是天上派下来的仙女。他说得不伦不类,却又有几分情理,四公脸上都现惊喜之色,竟先后恭维道:对,副帮主所见真是英明!

 

  由于房间挤,按武艺要求,赤公把武艺和李琳安派在一个有二张床的宽畅客房歇息,武艺关好门窗,李琳立即质问道:武艺,你什么居心?是不是又想占我便宜?

 

  武艺了一声,压低声音道:你小声点!你知道不知道,逍遥帮帮主其实就是白天占你便宜的淫棍冯小宝啊!李琳截住道:胡说,他占我什么便宜了?只有你才占我便宜!刚才在桌下为什么踹我一脚?

 

  武艺摇摇头道:好好好!我的好妹妹,你小声点,我踹你一脚,是怕你失口讲出冯小宝来。李琳奇道:这就怪了,那淫贼是帮主,你是副帮主,怎么你们见了面象仇人相见似的?

 

  武艺道:哎,一言难尽。总之你要记住,千万不能让四公知道曾遇到过冯小宝,更不能让他们知道我和他已翻了脸!

 

  李琳仍不解:那有什么?只要你还是副帮主,他四人敢把你怎么样?

 

  武艺道:我这个副帮主以前冯小宝随口封的一个,不光四公不服,就是帮中其他弟子也都不服。现在我和冯小宝情断义绝,成了死对头,冯小宝还不是可以随口免去我这个副帮主?甚至可以一声把我赶去逍遥帮!要是四公得知此情,他们不把你我抓起来尽情侮辱才怪呢?

 

  李琳这才慌张起来,忙问:那怎么办?不如今晚悄悄走了吧?武艺道:走什么?只要冯小宝不出现,他们都不知情,我们在这里享享福不好吗?

 

  李琳鼓着嘴道:哼,我看你是想享仙女的福吧?告诉你,你要是不马上跟我走,我就把你和冯小宝闹翻的事告诉四个公公。

 

  武艺吓了一跳,因被她说中心事,只好退步道:别,好妹妹,你别赌气。走是当然要走的,不过,我现在好歹是一帮之副帮主,他们是我的属下,要走也得体体面面地走,何必偷偷摸摸?

 

  李琳一想有理,便点头道:那好,明天吃了早饭马上就走。武艺道:正合吾意,正合吾意也!

 

  李琳横了他一眼,随手将二床间隔着的布帘打开:睡吧!听好,你可规矩点,别趁我睡着了过来欺负我。

 

  武艺合什道:阿弥陀佛,哪有哥哥欺负妹妹的?真是罪过!罪过!他学得极象,李琳忍不住失笑,倒头睡了。

 

    武艺心里惦念着楼上二位少女,虽然二少女不是无悔,但他总觉得二女的眼神和气质都极似无悔,算盘着非的去看一看,为麻痹李琳,便故意发出鼾声,李琳也确实累了,咕噜了几句,便睡了过去。

 

  武艺试着叫了几声,又轻轻讲了些笑话,见李琳那边一点动静也没有,这才披衣下床,摄手摄脚开门而去,不防门外二名夜行人正朝他走来,双方险些撞了个满怀。

 

  武艺一惊,本能地开溜,一名黑衣人眼疾手快,一出手就抓住了他,轻声道:大副帮主别跑,我们是奉主人之命来请您的。

 

  武艺被对方抓住后,身上一点力气也使不开,看清是白天跟二少女进来的夜行人,惊道:可是二位仙女请我?另一名夜行人点了点头:大副帮主,请跟我们来。

 

  武艺巴不得,立即紧跟着二人上楼,一边问:请问你们的二个仙女主人仙姓芳名?二人不答,武艺又问了一面,其中一人道:大副帮主,别为难我们了,一路上,我们主人都是隐姓埋名。大副帮主想要知道,待会儿尽管当面问吧。武艺这才住口。

 

  上得楼来,经过三间房门,便有几个亦明亦暗的夜行人放哨。转了一个弯,来到第四间房,一名夜行人上前敲了三下门。门应声而开,只听里面传来声音道:大副帮主,请进!

 

  武艺一听,几乎魂飞魄散,身不由己地飘了进去,门马上就给带严,二名夜行人就在门外守着。

 

  武艺一进来,果见白天的二名少女并排坐着,正微笑望着他。武艺越看越觉得二女象极了无悔神态,忍不住上前一揖倒地:二位仙女在上,大武艺这里有礼了。

 

  二女都忍不住吃吃而笑,待武艺抬起有来,二人都又正襟危坐,努力恢复常态。红衣少女显然稳重多了,先开口道:大帮主不必客气,快请坐吧。

 

  武艺面对二人坐下,问道:不知二位仙女如何称呼?黑衣少女笑道:你不是早称呼我们是仙女吗?还多问什么?武艺忙道:不,不是......

 

  黑衣少女立即问道:怎么?大副帮主是觉得我们姐妹俩不配仙女这个称呼?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