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女人有哪些一碰就要命的地方?

妖妖小莫2018-11-07 15:57:07

一轮玲珑的弯月挂在天空,氤氲的月色透过树叶儿,洒在大芒山的每一寸土地上,让整座大芒山都好像披上了一层银色的外衣。  

虽然已经是晚上,但天气依旧有些燥热,不过这个时候也正是捕猎的好时机,刚路过张寡妇家门口的时候李凡忍不住她家里瞅了一眼,只见张寡妇的闺女在院子里搓衣服,由于是矮着身子,她闺女绣花领口里面的风光肆溢,李凡一看顿时眼都直了。  

这兰绣花是他们下河村里出了名的美人儿,不仅长相好看,而且前凸后翘,一直是李凡的梦中情人。  

只不过这兰绣花的娘是个势利眼,不然李凡早就找媒婆说亲了。  

“绣花,洗衣服呢,要帮忙吗?”李凡笑嘻嘻的凑了过去,蹲在兰绣花面前,一见那对雪白大山贴在自己面前顿时兴奋的不行。  

兰花一见是李凡也没太在意,给李凡让挪开一个位置,李凡便屁颠屁颠凑过去帮忙搓衣服,时不时还用手碰以下兰绣花的小手。  

这时兰绣花的妈张寡妇走了进来,张巧莲今年三十五,但是皮肤十分的白,刚在屋里洗了个澡,头发湿湿露的,只穿了一件宽松的格仔衫,隐约能看到格仔衫里面的轮廓。  

这个张巧莲一见到李凡在顿时就不乐意了,而且还看见李凡一直在往自己闺女领口瞅,顿时拎起一个扫把往李凡身上招呼:“兔崽子,信不信把你一双眼睛给挖了。”  

被打了以下李凡跳了起来,正想发火却见是兰绣花的娘,一脸赔笑:“婶你说啥呢,吃饭了吗。”  

说完这话,李凡发现张寡妇里面什么都没穿,甚至能透过薄薄的格仔衫看到里面的风景,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心想,没想到张巧莲保养的这么好。  

张巧莲见状更是对李凡无语:“李凡,我告诉你,以后别有事儿没事儿往我家里跑,打我闺女的主意,我闺女是不会跟你种穷光蛋的。”  

被这么说,李凡心里一火,看向兰绣花以为绣花会为自己说话,岂料绣花自顾在那里洗衣服,没有表态。  

“我现在穷,不代表以后穷啊!”  

张巧莲满脸嘲讽:“你现在每天上山打个兔子还能发财啦?你要三天内能拿出一万块来,我就把闺女许给你!”  

一万块在那时候可不是小数目,但是李凡已经火大了根本没顾虑什么:“这可是你说的,三天之内我拿出一万块就把绣花许我!”  

不屑的笑了笑,张巧莲道:“我张巧莲说道做到,要是你拿不出就别特么再打扰我闺女。”  

“好!”点了点头,李凡一甩手就走出了张巧莲家的院子。  

山上的冷风吹过来让李凡冷静了不少,现在他这样每天能赚二三十块都很幸运了,存了好几年不过有两千块的存款,这剩下的八千可从哪儿来,暗怪自己把话说的太满。  

不过现在也没别的办法,这张巧莲大嘴巴一个,明天肯定把事儿都在村儿里说开,要是自己拿不出一万块,那可真没脸再去打扰兰绣花了。  

摇了摇头,先把今天的活干了再说。收拾了下心虚,李凡走进了村后的老山林中。  

他人穷志短,就想取一门媳妇半夜摇床,兰绣花无疑是他的首选,每次看到兰绣花李凡心里都痒痒的不行。  

张巧莲死的男人长得特别丑,但是女儿很好看,相传她女儿不是她原来那个男人的。  

李凡今天的收获不错,半宿的时间就抓了六只野兔,两只野鸡,不过最让他开心的不是这些,而且他腰间袋子里的东西。  

只要将那东西卖了,李凡便能凑够娶绣花的钱了,想到绣花,李凡所有的疲累都没了,哼着小曲儿,晃晃悠悠的往下山走,他仿佛看到了绣花已经躺在了他家的炕上。  

快到村子的时候,李凡看到刘二歪和村子里的几个混子堵在下山的路上,心说这几个狗日的又“拦路抢劫”了。  

刘二歪是我们村的混子头,因为他爹是村长,这狗日子自小就在村子里横行霸道。  

初中一毕业他就到社会上厮混,不过没混出什么名头,然后就窝在村子里祸祸大家伙。 现在正是打猎的好季节,刘二歪懒,不愿意上山,所以就撺掇村里的几个无赖,隔三差五的就堵在下山路上问人要买路钱。  

所谓的买路钱就是猎物,这个季节村子的男人几乎都会上山打猎,但凡是带着猎物下来的就会被这几个狗日的给剥削一些。  

看到刘二歪李凡眼珠子里就往外窜火,他自小没娘,是他爹一手把他拉扯大的。  

在他十四岁那年他们下河村和上河村因为水坝的事情火拼了一次,当时是这个刘二歪打头闹的事,结果对方一发狠他就把李凡他爸给推到前面了,结果李凡的父亲被上水村的人把脑袋开了瓢,死了。  

如果不是这个刘二歪,李凡的父亲就不会死,是他让李凡失去了唯一的亲人,李凡哪能不恨他。  

“哟,这不是凡子吗,看样子今天收获不错呀。”  

见是李凡,刘二歪便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李凡没鸟他,径直往山下走,但却被和刘二歪一起的几个无赖给拦住了。  

“刘二歪,你几个意思?”  

看着刘二歪,李凡的脸阴了下来,他不想惹事,但事到临头他也绝对不怕事。  

“什么几个意思?我的规矩你不懂?看你打猎也不容易,这样,留下三只兔子一只野鸡就放你过去。”  

这家伙可真是狮子大张口,一下就把李凡的猎物给要走了一半。李凡没有回话,只是一脸冷笑的看着刘二歪。  

见李凡不鸟他,刘二歪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便说道:“李凡,大家都乡里乡亲的,我不想跟你动手,乖乖放下三只兔子走人,要不然你回不了家。”  

他一说这话拦着我的那三个二逼就往前跨了一步,他们手里都拿着手腕粗的椓木棍子,那东西跟铁似的,要是抡圆了打在哪哪就废。  

本来李凡看刘二歪就极度不爽,听他说这种话便冷笑了一声,从腰间把猎刀抽出来,指着刘二歪说道:  

“你想要东西就自己过来拿,你来拿我就给你。”  

在李凡的心里这个刘二歪就跟汉奸没什么区别,和上水村争斗时候他把李凡爸推到前面这就是汉奸行为。  

李凡已经想好了,猎物一点都不会给他们留,玛德要是这几个狗逼敢上来抢就直接捅他们。  

刘二歪看到李凡手里的猎刀脸色一变,说道:“李凡,你现在牛逼大了,敢跟我玩刀,小逼崽子,我看你今天是不想回家了。”  

说着刘二歪摆了摆手,那三个走狗立刻就拎着棍子朝李凡走来,李凡没说话,只是看着他们,这时别在他腰间的袋子口忽然松了,一颗蛇头从里面伸了出来。  

不过李凡手快,一下子就把蛇头又塞回了袋子里,把口扎好。  

刚才是事情发生的太快,刘二歪他们几个根本就没看清楚袋子里装的是什么,只见白影一闪就被李凡给塞了回去。  

不过刘二歪他们都是在山里长大的,虽然没看清但也知道李凡那口袋里肯定是有好东西。  

笑吟吟的走到离李凡五米远的地方站定,刘二歪说道:“李凡,你那口袋里有啥好东西,给我看看呗。”  

“看你麻痹。”  

瞪了刘二歪一眼,李凡张嘴就骂,刘二歪眉头一皱,指着李凡的鼻子:“草泥马的小逼崽子,我看你是活够了,哥几个,招呼他。”  

这货不敢自己上,让那几个无赖对付李凡,李凡知道要是被椓木棍子打中那自己就得废在这,所以他先下手为强,往前跨了一步,抡起手中的猎刀劈头盖脸的砍向一个无赖。 那家伙没想到他们这么多人李凡还敢动手,一愣神的功夫猎刀已经快到他头顶了。  

慌忙之下,那家伙举起手中的棍子去挡李凡的猎刀,但李凡的猎刀可是纯钢的,而且磨的飞快,那椓木棍子再硬也硬不过猎刀。  

无赖举起来的棍子一下就被李凡给砍断了,猎刀贴着那二逼的鼻子划了下来,直接把他的鼻子给割破了,但伤口不深。  

李凡这哪像打架,根本就是要杀人,那个无赖哪里还敢上,一转身就跑出去老远。  

其余两个无赖也被李凡给镇住了,都傻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李凡。刘二歪倒吸了一口凉气,但他毕竟也算是经历过风浪的人,倒是没有被李凡给吓傻。  

“行,李凡,你牛逼,你走吧。”  

当初刘二歪害死李凡父亲的时候李凡曾经找他报仇来着,不过那时候李凡才十四,又哪是刘二歪的对手,仇没报,还被打的很惨。  

一眨眼五年的时间过去了,如今的李凡身高已经有一米八,再加上常年在山里打猎,他的身体不知道要比刘二歪强壮多少。  

原本刘二歪还把李凡当成那个小屁孩,现在他才知道李凡已经长大了,已经不是他能轻易收拾的了。  

李凡见好就收,虽然他很想弄死刘二歪,但他也清楚杀人犯法,所以也没说什么,直接就下山了。  

李凡提着山鸡野兔向山下走去,刚到山坡下,突然听到山坡下有说话的声音。  

“村长,你再这样,我就喊人了。”  

一个女人的声音,听声音像是巧莲婶,她怎么会在这呢。  

“巧莲,你就从了我吧,你看你男人都死那么多年了,你放心,只要你跟了我,我保证你吃香喝辣,穿金带银。”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刚刚李凡听到了,张巧莲喊他村长,难不成,村长想占巧连婶的便宜?他赶忙走了过去,只见村长和张巧莲两人正在一棵树后推搡呢。  

斜刺里看去,看到巧莲婶的衣服已经被撕开了一半,半抹酥胸露在外面。  

“巧莲婶是你吗?”李凡故意喊了一声。  

张巧连赶忙赶开村长,整理了一个散乱的衣服和头发,这才探头望了一眼。  

当她看到是李凡时,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只见她匆忙的走了过来,小声说道:“回到村里不许胡说,否则割了你的舌头。”  

“哦!”李凡有点怕她,应了一声。  

不一会儿村长也走了过来,拍了拍李凡的肩头说道:“小凡,刚刚都看到什么了?”  

“我,我什么也没看到。”李凡不傻,知道这时候该说什么话,抬头看了看天说道:“天也不早了,我该回家做饭了。”  

说着话,他就如没看见村长一样,抬腿走了。  

村长望着李凡的背影,暗自称赞,这小子挺懂事啊。  

其实,李凡才懒得管这种破事,他乐意搞谁,搞谁,只要不搞绣花就行,当然,搞张巧连也不行,那以后是他的丈母娘呢。  

回到家之后,把打来的山鸡野兔放好,明天去集市上卖掉。  

此时,他最高兴的是自己抓的那条蛇,刚刚在路上,差点让刘二歪看到,他要看到,肯定不会这么容易放李凡走。  

他把蛇拿出来,仔细看了看,这是一条白花蛇,蛇皮蛇身晒干后都可入药,集市上至少能卖五六万,如果碰到懂行的,兴许价格会高许多。  

他抓这条蛇时,这条蛇受了伤,否则,他也不会这么容易抓到。  

李凡经常上山打猎,难免会受伤,所以家里有刀伤药,他拿来药瓶,给小白蛇上好药,包扎了一下。  

他摸了摸小白蛇的身子轻叹一声说:“我能不能娶上媳妇,就看你的了。”  

晚上张凡睡觉的时候,随意翻了个身,觉着摸到一团软棉棉的东西,可是觉着她的身子很凉,摸着很真实,却又有点像做梦,他又睡着了,觉着自己抱着一个美女正在睡觉,可是到了第二天醒来一看,原来是一个梦,再一摸自己的内裤,居然还梦遗了,真是丢脸。  

早上尿急,他快步跑向厕所,拿出家伙闭着眼就放水。  

“啊!”突然听到一声女孩的叫声,可等他睁开眼,却什么也没看到,但是眼的余光看到,似乎有什么东西爬了出去。  

他扭头望了一眼,什么也没看到,便接着放回水。  

回来之后,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那条小蛇,这可是他娶媳妇的本钱,他掀开盆看了看那条蛇,只见蛇还在盆里,他这才放心,不过,蛇身却是湿的,他不禁纳闷,似乎还有一股尿骚味。  

但是他也没在意,给小蛇解开纱布,重新上了药,这才换衣服。  

他把内裤脱下,挺着那么个玩意儿,四处找衣服,小蛇看到,似乎有点害羞,时不时的露露头趴在盆边朝外看了看,每当看到他挺着的东西,就急忙低缩进盆里,过一会儿又探出头来。  

李凡看见小蛇偷看,不禁笑道:“看!看个毛啊看。”  

小蛇冲她吞了吞信子,缩回到盆里,有点像,调皮的小姑娘冲他做鬼脸。  

李凡好不容易找到衣服穿好,把小蛇放时盆里盖好,这才提着打来的山鸡野兔去集市上卖,当他经过小河边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救命。  

“救命啊,救命了——。”  

听声音像是个女孩,还很耳熟。  

李凡扭头一看,在小河边的草丛里有动静,他赶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跑了过去。  

到近前一看,原来是刘二歪把绣花按在地上,正要强-奸她呢。  

真是老子坏蛋,儿子更坏蛋。  

李凡看到是怒从心头起,一脚将刘二歪踹倒,把他按到地上一顿胖揍。  

李凡比刘二歪长得要高大,所以,刘二歪根本还不了手。  

最后刘二歪拼命的推开李凡,转身跑了,跑了几步,转过身骂道:“李凡,你给我等着,老子让你好看。”  

“好看你妈个逼,有种你给我站住。”李凡骂着就要追,吓得刘二歪骂骂咧咧的跑了。 这时,他突然想到绣花,赶忙过去扶起了绣花。  

只见绣花的衣都被撕开了,李凡胸前露出一片雪白,他不禁多看了两眼,但随后,赶忙脱下衣服给绣花披上。  

“绣花,你别怕,以后李二歪再敢欺负你,我揍死他。”李凡一脸认真的说道。  

绣花有点害羞的点了点头:“李凡,谢谢你!”  

“这有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嘛!”李凡心想,救心爱的女人一次,娶她就有希望了。  

“可是,刘二歪坏的很,你要小心点。”  

看到绣花关心自己,李凡更高兴了,满不在乎的说道:“放心吧,我心有数。”  

李凡问她怎么在这碰上刘二歪了,绣花这才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绣花来河边洗衣服,正好刘二歪从这里过,他想欺负绣花,绣花不从,这才喊救命。  

刚刚多亏了李凡来得及时,否则绣花真就被刘二歪欺负了。  

本来,李凡想送绣花回家的,可绣花不愿意,她说怕她妈骂。  

李凡只好去集市上卖鸡了,还真不错,一次卖了一百多块钱,回来的时候,看到路边有卖衣服的,他还给绣花买了件裙子。  

可就在他回来的路上,本来晴得好好的天,突然下起了大雨。他急忙往村里跑去,就在他快跑到村里时,李凡本家的大哥叫李金斗,冒着雨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说。  

“李凡,你快回家看看吧,刘二歪正烧你家的房子呢。”  

李凡一听吓坏了,急忙往家跑去,可到家一看,只见家里的房子被烧了一半,要不是这场雨,恐怕他家就被烧没了。  

刘二歪并没有走,领着两个混混在旁边站着呢,望着李凡骂道:“李凡,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  

李凡早气坏了,大声骂道:“刘二歪,我和你拼了。”  

他抄起一根木棍猛的朝刘二歪打去,吓得他们三个急忙躲开,一个混混伸手拉住了他的棍子。  

另一个混混和刘二歪抱住李凡把他按倒,三个人按着李凡一顿拳打脚踢。  

多亏李金斗在旁边呢,赶忙劝道:“李二歪,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不打也可以,今天他打了我,得赔我医药费。”  

“赔你个屁。”  

“妈的,你还嘴硬,给我打。”刘二歪说着,又要打。  

“行行,不就医药费吗?你说多少钱,我们赔。”不管怎么说,李金斗和李凡是本家的兄弟,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本凡挨打。  

他也知道,自己得罪不起刘二歪,因为他爹是村长,他在村里稍微使点坏,你就受不了。  

“也不行,就一千块钱。”刘二歪冷笑一声说道。  

“表哥,不能给他。”李凡大声说道,因为他不服气。  

“闭嘴,这钱我出了。”李金斗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千块钱递给了刘二歪;刘二歪这才和两个混混松开李凡大笑着离去。  

李凡气坏了,他不明白,表哥为什么给他钱。  

其实,李金斗比李凡明白,像刘二歪这种人,他们惹不起。  

李金斗扶起李凡轻声劝道:“好了,以后记住,钱能解决的事,那就不叫事。”  

李凡点了点头,但心里还是不服气。  

“表哥,你放心,过几天我就还你钱。”李凡说着回到了家。  

李金斗叹了口气,也回家了。  

李凡步履阑珊的回到屋里,刚一进屋,他不禁楞了,因为屋里的桌子上放着热气腾腾的饭菜,而屋子并不是他在外面看到的那样,被烧掉了一半,只是烧了一个墙角,并不碍事,只是在外面看着很严重罢了。  

可这饭菜又是谁做的呢?难道是绣花,今天自己救了她,她是在报答自己,看来她真是看上自己了。  

想到绣花,身上的疼痛和不愉快他都抛到脑后去了,他洗漱之后饱餐了一顿。  

当她要睡觉时,只见床上的被子还有换洗的衣服,也都给他洗好晾干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在床头。  

这个绣花还真是贤惠,他拿出给绣花买的裙子,放在床着,笑着说道:“谢谢你给我做了饭菜,谢谢你给我洗衣服!”  

当天晚上,他又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抱着一个漂亮的女孩睡觉,不过,这次没有梦遗。  

天亮之后他又去打猎,打猎回来,又看到桌子上摆满了饭菜,李凡心中暗想,这个绣花还真是可人。  

晚上吃过饭,他正想着喂小蛇吃点东西呢,可突然发现小蛇不见了。  

难道他跑了?这让李凡很失望,本来还指望用他换点钱娶绣花呢,现在什么都完了。  

正在这时,李金斗突然跑了进来:“李凡,李凡出事了,出事了,刘二歪疯了。”  

“怎么疯了?”  

“我也不清楚,咱们也去看看吧。”李金斗说道。

▼▼▼▼▼   

由于微信篇幅所限,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最下方阅读原文”,查看后面劲爆内容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