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听见你的声音

Cloudary无线阅读2018-09-27 08:03:18


文/鹿七与猫九


(一)


第一次见到许余声的时候,是在我七岁那年的夏天。


那是一个气温很高的日子,我们的对面搬来了新邻居。


是一个男人和一个男孩


那个男人长得很帅气,看起来比我爸爸年轻了近十岁。此刻,他正指挥着搬家公司安放家具。他的身边站着一个男孩,看上去跟我差不多大,他秀气的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手里紧紧抱着一本童话书,一言不发的站在那个男人身边。


那便是许余声。


许余声比我还内向,不对,应该说,我是内向,而许余声那叫做自闭。他不愿意和任何人交流,包括那个帅气叔叔。


帅气叔叔来我家的时候我正在客厅看动画片,当他走到我面前笑嘻嘻的跟我打招呼时,我两颊一红,低下头迅速跑进了卧室。


我妈妈从厨房出来,看了一眼拉开一条缝的卧室门,嗔怪道:“这孩子,又这么没礼貌。”然后便将手中的水果放到桌子上,像一阵风一样的冲进了卧室,拽着我领子就往外拉:“顾浅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见到叔叔阿姨要打招呼,别天天在家里那么疯癫在外人面前那么内向。”


我有些十分别扭的走到许叔叔的面前,羞涩的说道:“叔叔你好,我是顾浅。”


许叔叔十分亲昵的拍了拍我的头,说道:“浅浅,叔叔有事想要拜托你。是这样的,叔叔的儿子有些自闭,不爱说话,不跟别人交流,他过几天会转到你们班去,浅浅可以陪在他身边帮叔叔照顾他吗?”


我看着许叔叔的眼睛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几天之后,许余声就转到了我们班,就像许叔叔讲的那个样子,许余声不爱说话,恩不,也许,许余声是不会说话。因为班里没有人听他说过话,包括老师。但是许余声的成绩格外的好,每门功课都是满分。或许是这样,没有人愿意亲近他,他一个人总是显得很孤独。


在放学后的某一个晚上,我敲开了许余声家的门。


他面无表情的盯着站在门口的我,我讪讪的说道:“余声,我有几个题不会,你可不可以教教我。”


他就这么看着我,我也直视着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真漂亮,就像午后的晴空一样,干净清澈。


我们就这么僵持着,半晌,他侧过身,让我进去了。


我看到他的书桌上放了一本童话书,是我初见他手中拿着的那本。


“余声,男孩子也会喜欢看丑小鸭吗?”


许余声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本子,写到:“那是妈妈留给我的。”


我想了想,许余声一家搬来这么久我都没有见过他妈妈,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恍惚间,被人拉了拉衣角,我抬起头,看到了许余声递来的本子:


“爸爸说妈妈去很远的地方旅游了,其实我知道,她已经死了。”


许余声默默地将本子翻了一页,好看的字体赫然纸上:


“别告诉爸爸好吗?他会伤心。”


我点了点头,眼眶里满是泪水。



(二)


时间总是很快,走走停停,我们已经高中了。这是我和余声认识的第十年,这一年,我们高三。


我还是之前的样子,与小时候比起来,略微有些长残了,而余声却恰恰相反,他继承了许叔叔的优良基因,生的越来越帅气,成功揽获了从高一到高三一群学弟学妹们的爱慕。


但我很庆幸,这十年来,许余声的温柔,自始至终都只给了我一个人。


前几天,隔壁班转来了一个男孩子,他长得并没有许余声那么帅,但是他性格特别好,他笑起来很阳光,打篮球的时候总是能带起一阵阵尖叫。


坦白说,我喜欢他。


我将这个秘密小心翼翼的告诉了许余声。


从小到大,他就像树洞一样听我的抱怨,我的欢笑,我的无奈。大多数时间,他都在很安静的听,偶尔,他也会在本子上写下几句话给我看。


许余声的目光渐渐暗了下去,眸子也失去了平时的光彩,接着他拿出笔,在本子上写了这么一个问题:


“顾浅你喜欢他哪一点?”


“哪一点啊”我托着腮笑了笑,“有很多啊,他很阳光,打篮球特别帅,最重要的是,他笑起来很好看。”


我扭头看看许余声,轻轻笑道:“余声你为什么从来不笑呢?你笑起来也一定会很好看。”


许余声没有在写什么,他用手温柔的把我额前的刘海履平,目光停留在从我身后路过的林夏安身上,久久没有移动。


跟林夏安在一起,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我太过于平凡,而他那种级别的男神能看上我,我真的觉得很不可思议。


两天前的那个晚上,林夏安在走廊上叫住了刚准备回教室上晚自习的我:


“顾浅,我们在一起吧”


“哈?”


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我倒是经常看他在操场上打篮球,但有那么多女生在,他应该不会记得我才对啊。


林夏安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他温柔地笑了笑:


“我在学校的画展上看到了你的那幅画,我很喜欢,我很想知道能画出这种画的女孩子会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我观察了你好几天了,发现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


“顾浅,我喜欢你。”


“所以我们在一起好吗?”


我就这么呆愣在了那里,沉溺在了林夏安的温柔中。


就这样,我莫名其妙的和林夏安在一起了。


从此,这条原本只有我和许余声一起回家的路,就这样多出了林夏安和他妹妹林夏楠。


大概是因为我们四个人常常被捆绑在一起的缘故,为了给我和林夏安私人空间,余声和夏楠单独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


人总是自私又贪婪的,一旦得到,便想拥有更多。


随着我和林夏安在一起的时间增多,我感觉余声离我越来越远。渐渐地,我发现他也会在小本子上写下自己想说的话给林夏楠看。和我不同的是,林夏楠总是很有耐心的在本子上写下她的回答,她想用这种方式,将自己与许余声的对话永远的保留下来。


也许是我和林夏安太过高调,又也许是他的小粉丝们对我的恶意报复,学校发现了我早恋的事,停了我和林夏安一周的课并且将这件事通知了我爸妈。一向对我管教严格的爸爸倒是没什么过激的反应,反倒是我妈反应太过强烈:她将我反锁在了家里,不许我出去,甚至没收了我的手机。


我被停课的这段时间,每天晚上,许余声都会来家里给我送笔记,每当见到余声的时候,我妈的怒气总会消去一半,所以我巴不得许余声可以天天睡在我们家。


我每天都在盼着许余声来,因为只有他来的时候,我才能偷偷用他手机给林夏安发信息。


这一天,我像往常一样给夏安发了晚安,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并没有回我,我等了半个小时,他都没有回。恰逢这时,许叔叔来叫余声回去睡觉,我也只得惺惺罢手。


待我爸妈都睡了之后,我便想要从阳台上翻过去找许余声。当他看见身穿睡衣一脸狼狈相的我出现在他家阳台上的时候,他俊秀的脸上尽是无奈,然后抽出本子写到:


“他没有回短信。”


我的心一下子跌到了谷底,不知道是怎么的冲动,我一把将许余声手中的小本子抢了过去,余声见状,一把夺了回来:


“顾浅你不可以看!”


我一下子呆住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许余声,结结巴巴的说道:


“余声你...你会说话...”


许余声没有回答我,笔却飞快的转着:


“小时候,我一说话就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幸,我妈妈,就是被我害死的,那天如果不是我在妈妈开车的时候跟她说闹,妈妈也许就不会死。”


许余声写下这句话后,黯然的低下了头。


我看着面前这个让人心疼的男孩,轻轻走上前抱住了他:


“余声,这不是你的错,怎么会是你的错呢余声。”



(三)


我完全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和林夏安在马路上遇到手牵手的许余声和林夏楠。


许余声看见我,突然放开了牵着林夏楠的手,显得有些局促不安。这倒是与林夏楠的大大方方形成鲜明对比,她眉眼带笑的冲着我和林夏安打了个招呼。


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心里突然有些莫名的难受。


我轻轻的牵起林夏安的手,有些鼻酸的说道:“夏安我们去吃冰淇淋吧,我好热。”


林夏安没有说话,只是顺着我的性子点了点头。


后来我才知道,在这场游戏中最精明的其实是林夏安,他早在最开始就洞悉了一切,却什么也没有说,最终把我们四个人的感情推向了悬崖边缘。


现在是五月份,距离高考还有一个月。


我不再和余声一起,相反我大部分时间都和夏安腻在一起。


“夏安,你想去哪个学校啊?我和你去一个学校好不好?”


林夏安用手刮了刮我的鼻子,笑道:


“当然好了,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


我抬起脸来,注视着林夏安,有那么一瞬间,我把他看成了许余声。


“好,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


说完,我双手环上了夏安的脖子,将涂着柠檬味道唇膏的嘴唇轻轻地贴到了他的嘴巴上,我能感到林夏安一瞬间的僵硬,下一秒,他便附上了我的腰,热烈的回应着我略带青涩的吻。


许余声走了。


这件事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我妈妈告诉我余声在机场等了我很久,但我一直都没有去。


我忍住了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心里如刀割般难受:


当余声在机场等我的时候,我在干什么呢?


是和林夏安在操场上接吻吗?还是对着高考复习资料发呆?


亦或是在某个角落里思念着许余声...


我妈妈将许余声留给我的东西放到了桌子上,叹了口气说:


“余生这孩子吧也是的,说去英国就去英国,走得这么匆忙,也没来得及好好告别。”


我望着妈妈离去的背影,将余生留给我的东西打开,是他和林夏楠平时写东西用的本子,轻轻翻开,泪水突然就决堤了。


“我看的出来你很喜欢她,余声你为什么不去跟顾浅告白?”


“她值得拥有比我更好的人。”


“余声你会喜欢我吗?”


“夏楠对不起,如果我在遇到顾浅之前遇到你,我想我会喜欢你。”


“我喜欢顾浅,有整个世界那么多”


“这个世界很温柔,因为这个世界有顾浅。”


我突然想起来在听到他说话不久后跟许余声说:


“余声你跟我说话吧,我想听你的声音。”


许余声低下头在本子上写道:


“顾浅是我在乎的人,我不想给她带来不幸。”


“那在我十八岁生日的时候说给我听好不好,我十八岁最想收到的礼物就是听见你的声音。”


此刻,我正趴在书桌上哭喊着:


“余声你回来,许余声你给我回来,你还没有给我过十八岁生日!我还没有听到你的声音,你怎么可以去美国!”


(四)


“所以?许余声就这么走了?没有跟你告别?”


我的舍友一脸八卦的看着我,


“嗯,”我点点头:“其实那天他有给我发短信说他要离开,只不过我没看见。”


另一个舍友探出头来问道:


“那浅浅,林夏安呢?大学都没见他来找过你。”


“分了。”我回答的很平淡,就像分手的人不是我一样。


“你不是很爱他的吗?干嘛要分啊?”


我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其实这么说起来,我好像更爱许余声。


跟林夏安分手并不是意外,我仍然记得在某一天黄昏他冲着我大吼道:


“我就不明白了,我哪点不如许余声,你也是,我妹妹也是,你们为什么都那么喜欢他?!他不过就是一个长得还行但性格缺陷的哑巴而已?你们为什么都那么喜欢他。”


我给了林夏安一巴掌,我以为我会骂的很难听,但我没有,我找不出任何词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


林夏安看着我,自嘲的笑了笑:


“顾浅你知道吗?其实一开始,你喜欢的就是许余声?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既然那样,你又何必来扰乱我呢?”


“顾浅,你爱他,但我爱你啊。”


我揉了揉有些发胀的的太阳穴,对着两个舍友说:


“屋里太闷了,我出去走走。”


没有理会身后的大呼小叫,我径直走了出去。


再过一个小时就是我十八岁生日了,不知道,会不会下雪呢,以前每个生日都有余声和漫天的大雪陪我呢,但是今年,初到江南,大概两者都不会再有了吧。


我默默地站在宿舍楼前,静静等待生日的到来。


零点到时,我看着这个陌生的城市,在我许个愿准备上楼时,突然为一个声音僵了身子。


我不敢相信的回过头,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却又很熟悉的许余声笑了起来。


“顾浅,生日快乐!”


我走上前去抱住他:


“余声,谢谢你让我听见你的声音。”



尾声


我生命中的那个傻瓜许余声,谢谢你陪我走过十年,谢谢你为我做的傻事,谢谢你对我的爱和包容,谢谢你那么那么的喜欢我。


最后的最后,谢谢你让我听见你的声音。


你我的世界如此不同,但感谢你对我如此的宽容。


傻瓜余声,谢谢你。


还有,我爱你。


总有一个枝头,将青春安放

下载那年app,看大家的故事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查看原文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