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我听到寂静里传来声音,那是你对吧?

不在深夜2019-10-19 07:10:36

Hey

你来啦

今天过得好麽

2017.12.09




Day 8


Hey,你好吗,欢迎来到不在深夜,我是秋婉。


人总是矛盾的,也是自负的,比如今天是周末,我断定在格子间里的咖啡馆应该不会有太多人来,尤其是上午,可是眼前的状况是异常的“热闹”。

 

小七、小未还有阿沐,他们三个人各自占据一个位置,自顾看书,互不打扰。我手里还有些音没有完成,就到一旁去录音了,他们很安静,过去的这一周里也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最开始的时候小七还问过我一些问题,比如你做什么的啊,这东西能赚到钱吗等等之类的,小未倒是一句话都没问过,关键是他每次来也都只是在点咖啡的时候说句话,其余时间都是哑巴,而且永远是两个字“艺伎”。阿沐是个话唠,但是有书籍吸引着他,也就没工夫开口了,他今日之所以会出现在店里除了书没有别的了。对于这一点,我心里隐约还是有些自豪的,我让一个人沉迷于文字之中。

 

咖啡机今日也到了,我拆快递的功夫,小七就挪到了我的跟前。她说你买咖啡机了啊,我说恩。她又说那之后是不是就方便了,我说不会用,她笑了。又说什么时候可以喝个卡布奇诺之类的,我说没有奶……小七开始捏我的脸。其实小七是一个很开朗的姑娘,第一次见时觉得高冷,时间长了就发现她其实是一个逗比。虽然这么说不太好吧,但她确实是比我大的,我有些时候会叫她小七姐,那个时候她总会故作生气的白我几眼,但我照叫不误,我说我十八岁,她说她十二,我说你爱几岁几岁。

 

下午的时候来了几个店主的听友,好像就是北京哪边的吧,经常听他的节目和音乐,毕竟店主也是个独立音乐人,我就在想,现在是不是只要会作个曲,填个词,不管唱的好不好听就都是独立音乐人了?他们有男有女,几号人呼啦啦的就进来了,吓得我还以为是得罪了谁。当他们听说店主出门了,有些遗憾,但来都来了就坐下来待一会儿吧,反正都是一样的聊天。

 

阿沐对他们的聊天内容很感兴趣,书也不看了,凑过去听他们聊店主,聊他的音乐。不仅如此,他们还时常会问我些关于店主的事,我说不知道,事实上对这个人我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接触,只是偶尔会有些音频的合作机会,他有一首歌叫什么来着,反正就是朗朗上口的口水歌,对歌词是“我是一个祸祸”,那些听友们唱得可开心了。我看了下,这些听友的年龄层普遍都在三十岁左右了,都是些有很多生活经历的人。好像经历的越多,人越容易产生情怀,他们羡慕这个独立音乐人能这样“自由”不用非得活在这些条条框框里。

 

是自由吗?那我现在是不是也算自由?在别人眼里,算是的吧。就像无艳今天告诉我的,觉得我好自由。无艳是某个新媒体平台的编辑,是合作伙伴之一,也是一个有情怀有理想的萌妹子。她有自己的公众账号,会偶尔写一些文字,这些东西我没问过她,只是朋友圈这种强大的功能没有什么你是不知道的。虽然我早已经关闭了朋友圈,但偶尔还是会去翻翻别人的个人中心,当我对ta感兴趣的时候。

 

无艳说她也想开咖啡店或者类似的吧,有的喝咖啡有的看书,有的闲坐有的交谈,再来点音乐或者电台,就像我现在这种状态。每天有那么多不一样的人来来去去,多有意思。人总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奇的动物,渴望看到新奇的世界,就像我喜欢一个人旅行,住到青旅去认识不同的人,聊聊天喝喝茶,然后各自离开,继续自己的生活。

 

我相信只要你想,并行动起来为这种想法做点什么,终有一天它会变成真的,即使到最后它的发展事态跟你当初想的有些不一样,但有另外的惊喜也说不准呢。那些听友聊到下午五六点还意犹未尽,但时间确实是有些晚了,便各自散去,虽然今天没见到店主,但几个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阿沐虽然没有看完他手里的书,但也听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也算涨了见识;小未,依然一言不发,他手里一直拿着一本书,那本书叫《故事》,我看过不止一遍。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故事,你觉得平淡,别人可能会觉得很有意思,你觉得有意思,别人有可能觉得无聊。可该来的总会来,所有的路我们都要一步一步的踏过去。晚安~



人生若只如初見

主播/文案   秋婉

《暗河日记》- 曾南


如果你也是只刺猬

请拥抱我 

欢迎收听主播秋婉

蜻蜓FM | 网易云音乐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