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谁没个寂寞伤心的时候呢?跟无极一起听歌吧!

黑马巅峰2018-09-17 13:38:50








广场舞雄壮昂扬的鸡血伴奏会彻底摧毁耳朵,工作与生活中无穷无尽的烦心事又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大有不将人冲垮誓不罢休的蛮横与恶毒。


当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强悍坚韧如牛筋的神经系统再也难以承受那随时可能到来的最后一根稻草时,就义无反顾地一头扎进了音乐的怀抱里。


好的音乐如温泉,是既可排解寂寞,又可以疗伤的。


什么是好的音乐?千人千口,各有所爱。


我只说这些年,那些伴我度过无数个寂寥日夜的几段好音乐。




A GIFT OF A THISTLE







看过《勇敢的心》这部电影的朋友想必一定对这舒缓、深沉而忧伤的旋律记忆犹新。


每次,当我疲惫了一天,回到家还要忍受无休无止的广场舞袭扰时,总会闭合门窗,为自己冲上一杯浓浓的咖啡,让熟悉的苏格兰风笛悠然响起,一时间,对剧中人物悲惨命运的同情很快便将自己那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小烦恼冲刷得干干净净。


没什么,一切都没什么。


真的。




爱你在心口难开




Leo sayer 这首经典名曲想必很多人都耳熟能详。凤飞飞唱过,邓丽君唱过,张蔷唱过。坦白说,都很好听。







第一次听这首歌是在1987年的豫南小城确山,“来自澳洲”的张蔷唱的,那高亢的旋律、激情跳动的心迅速征服了我幼小的心。


原来还可以这么唱歌!那么自由奔放,那么无所顾忌,这和音乐课上《在希望的田野上》《让我们荡起双桨》完全不同的独特体验让我大开眼界,从此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它以及整个流行音乐。


然而,当我后来用打工的钱买了“超级VCD”,    欣赏到原唱那更为和婉、深情的演绎时,却立马喜新厌旧,从此非Leo sayer 不听了。







BLOWING  IN THE WIND




很多人是从《阿甘正传》中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当珍妮一丝不苟、怀抱吉他唱着这首歌出现在荧幕上时,大家是不是有种瞬间被征服的感觉呢?







《BLOWING  IN THE WIND》美国民谣史上最重要的作品之一,有人甚至将其奉为美国第一首乡村音乐,由民歌一代宗师 Bob Dylan 19岁时创作,在1963年夺得全美排行亚军。


没什么可说的,就是一个字——好听(不是说好一个字吗)!


与三五好友闲居雅集时、开着车在黄河大堤上兜风时、一个人坐在小屋子里发呆时,甚至在批评那帮淘气的儿郎们时,这首歌都是很好的背景烘托。


真的就是这个样子。







Gonna get there someday




“ 妈妈 ”是人类语言中最美的音符。献给妈妈的歌,无论是毛阿敏、羽泉的《烛光里的妈妈》还是小蓓蕾的《好妈妈》,无论是黄家驹的《真的爱你》还是Dierks Bentley的这首《Gonna get there someday》,无一例外无极都好喜欢好喜欢。








尤其是《Gonna get there someday》,更是有着夺人魂魄的力量。它是那种只听前奏就让人精神为之一振的存在,及至歌者喃喃细语浸润心田,你就再也别想迈开步了。相似的经历,这么多年也只有某次逛商场偶尔听到张学友那首《她来听我的演唱会》时才有。


我很想,真的很想将自己听这首歌的感受详细分享给大家,可是因为牵涉太多故事和情感,还是少说为妙,听歌吧——








夏 夕 空




日本歌曲我一般只听三个人的:谷村新司、藤田惠美(偶尔也听听小野丽莎)和中孝介。







因了那首美得“如乐器”一样的声音的《夏夕空》,今天只说中孝介。确切地说是说说中孝介的《夏夕空》。


无论你信不信,反正我信:时至今日,也不知在各种场合翻来覆去听了多少遍,我仍然不知道这首歌究竟唱些什么,甚至连“夏夕空”何意都一头雾水,只是单纯地喜欢那旋律,喜欢中孝介那宛如天籁的声音。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夏夕空》那迷人的音符响起,一颗心都会很快平静下来,便是再大的火气也没有了。


是的,我得承认:今天晚上有人惹我生气了!


我还得承认:怒气勃发的当儿我及时拿出手机、点开“音乐”,直接请出中孝介,点了这首《夏夕空》,随着旋律响起,一切烟消云散。


一时间我好像了然一切,又好似什么也不懂。唯一确定的是,我知道根本没有谁惹我生气,是我自己缺席审判了另一个自己并且毫无结果。


算了,还是那句话,听歌吧,不过,不是《夏夕空》,是歌者另一首著名的篇章《各自远扬》。


为何如此,听完你自会明白。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请允许我用超过一半的篇幅隆重推荐张学友先生这首不太流行的歌。


慢板,沉静,完整,深情。歌词理解起来极容易,声音入耳的瞬间意象便已在脑海里清楚地呈现。








不累,因为不累,所以更有可能将歌词与旋律美妙地和谐在一起,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品味。旋律的绝美自不必说,歌者的诉说似乎另有一种打动人心的力量。二者合二为一,听者注定无处可逃。


最妙的是歌者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和故事中的人似乎并不认识,虽然,那女子从十七岁就来听他的演唱会。


男孩彻夜排队,为买两张门票花去了半年的积蓄。青春岁月似乎总是和清贫联系在一起,却总是不缺少真诚与痴情。








25岁了,男朋友却背着自己送玫瑰花给别的女孩子,多年的守候原来轻如云烟,女子只好关闭电话,彻夜听歌,听学友的歌不住流泪。时光飞逝,女子的心却依然驻留在17岁那场演唱会上。


那人有了别人,“ 别人 ”更年轻更娇艳,当然也更自信,自信中还带着掩饰不住的对女子的怜悯,于是大度地将选择的权力交给那人:跟谁远走高飞你自己决定!








没有哪个女孩永远生活在阳光背后,时光给了她一个稳定的依靠。只是那人早已没有陪她听歌的心情,虽然四十岁听歌的女人很美很美。在她独自听歌的时候,那人早已渐渐入睡。


究竟谁是谁的别人,谁是谁的过往?谁又是谁的明天?







在人人喜欢薛宝钗的如今,拥有如此敏感细致的心并不愿关闭心灵之瞳是不是要成为一个悲剧?


其实这样的悲剧在我们身边每天都在发生,只不过它们大都有一个灿烂的外壳,以至于连悲剧的主人公也被迷惑。被迷惑了也没什么不好,选择用一半清醒一半醉的脑神经生活本身就是人千百年进化而来的本能。要不你可怎么活?







我宁愿相信故事中渐渐睡去的男人还是当年彻夜排队买门票的那个孩子,然而这很重要嘛?只不过为了满足我可怜的痴心罢了。让张学友为我们完整地讲述一遍这个故事吧,毕竟,上面说的,只是我一个人想听的话。


 

在十七岁的初恋第一次约会

男孩为了她彻夜排队

半年的积蓄买了门票一对

我唱得她心醉 我唱得她心碎

三年的感情一封信就要收回

她记得月台汽笛声声在催

播我的歌陪着人们流泪

嘿… 陪人们流泪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在二十五岁恋爱是风光明媚

男朋友背着她送人玫瑰

她不听电话 夜夜听歌不睡

我唱得她心醉 我唱得她心碎

成年人分手后都像无所谓

和朋友一起买醉卡啦OK

唱我的歌陪着画面流泪

嘿… 陪着流眼泪


我唱得她心醉 我唱得她心碎

在三十三岁真爱那么珍贵

年轻的女孩求她让一让位

让男人决定跟谁远走高飞

嘿… 谁在远走高飞

我唱得她心醉 我唱得她心醉

她努力不让自己看来很累

岁月在听我们唱无怨无悔

在掌声里唱到自己流泪

嘿… 唱到自己流泪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在四十岁后听歌的女人很美

小孩在问她为什么流泪

身边的男人早已渐渐入睡

她静静听着我们的演唱会


(曲:黄明洲 词:梁文福 编:黄中岳)






这首歌很容易会让我们想起很多事,可是当我们真正听懂这首歌时,这些事无一例外都早已成为鲜活的完成时。近在眼前,却遥不可及。




本期策划  无极     文字  无极     校对  文霞    



在无极的电脑、随身U盘和手机里,这样的歌儿大约有五六十首的样子,如承您所爱,随后,我们将会以更私人化、更专业化、更故事化的方式一一介绍给您,可好?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