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一根炸串引发口角致三人触法

乐亭发布2018-10-24 15:02:53

因为买卖炸串儿,顾客与摊主发生矛盾,双方各执一词,最终一起买卖纠纷演变成了一起严重的刑事案件,摊主被油烫成重伤二级。929日,三名男子分别因涉嫌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被乐亭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一根串 引起双方争执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乐亭县胡坨镇民俗文化节隆重开场。81719时许,汤家河镇南翠坨村刘某和杨某夫妻带着两个女儿开车来到文化节现场,一家人这瞧瞧那看看,十分开心。一会儿,刘某接到小新、小浩的电话,说想借他的车用一下,于是,刘某自己先开车回去了。

今年33岁的摊主毕某在南路口摆摊炸串儿。杨某带着女儿逛了一阵子后,来到毕某的摊前,买了10元钱的炸串儿。杨某要求毕某多给一根,起初毕某不认可。杨某说,刚才有个女的买了10元的炸串儿,你搭上了一根,为什么不给我搭?毕某回答说,你选的炸串儿与那个女的买的不一样,你应该付11元钱,已经少要了1元钱,如果再搭一根我就不划算了。杨某听后还是执意多要一根,毕某只好从托盘里拿了一根炸好的“圈圈”递给杨某。杨某一尝,连连说硬,要求毕某将自己选好的串儿再炸一下。毕某说,炸是可以,炸老了你也得要。等毕某炸了一下后,杨某又说不要了,要求毕某退钱。

毕某有言在先,坚持不退钱。杨某是个急性子,听毕某这样一说,火气上来了,抓起买的串儿,朝毕某甩去,打散了托盘里摆放的没炸的串儿。毕某见状非常生气,要求杨某赔偿,不赔就不让走,还打电话找来一个女的帮腔。就在两人争吵中,来了许多围观群众进行劝解,但两人都在气头儿上,谁也听不进去。

杨某不好脱身,情急之下打电话让丈夫刘某来一趟。


一句话 找人帮了倒忙



刘某此时正与人在邻村一个小卖部里闲聊,接到妻子杨某的电话后,对妻子说,别惹事,把钱给人家。他开始不想去,但在杨某的再三要求下,答应一会儿就去。接着,刘某给小新、小浩打电话说,到文化节现场去看看,你婶子与人打起来了。正是这一句话诱发了矛盾纠纷升级。

接到刘某电话后,小新、小浩调转车头向胡坨镇文化节现场奔去。

刘某和小新、小浩先后到达现场。刘某直奔打架的地方,只见妻子杨某正与摊主毕某吵吵,于是对杨某说,因为这点儿钱,吵吵啥,赶紧回家。正说间,小新、小浩一前一后来了。小新拨开人群,二话没说就冲着毕某来了,结果被人拉住,但他嘴里依旧不干不净。小新的出现不仅没有平息纠纷,反帮了倒忙,现场更加乱糟糟。

一只脚 越过法律底线


小浩今年24岁,比小新小一岁,初中没有毕业就辍学了,多处打工,眼下在一家货栈卖包装箱。小新刚才的言行,在一旁的小浩看得明白。他认为,刘某打电话让来现场的目的,无非是为其撑撑场子。他没有出手,而是在一个人身后,用一只脚踹倒了炸箱。这一脚可惹出了大事,滚烫的油洒到毕某身上。通常食用油的沸点一般都在摄氏200度以上。顷刻,毕某疼得乱蹦乱跳,连连大声喊道:“烫死我了!烫死我了!”

现场更加混乱,小新、小浩见状,知道出了大事,急忙拔脚逃离。刚才发生的一幕,是刘某始料不及的,虽然没有看清是谁出的脚,但心里已有了小九九,小新、小浩二者必有其一。他心里忐忑不安,悔不当初。

人们拨通了120电话,急救车把毕某送到医院。

一个家 接连遭到不幸


常言道,祸不单行。毕某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两年前,她的丈夫被检查出癌症。为给丈夫治病不仅花去了所有积蓄,还欠下许多债。为了还债和支撑这个摇摇欲坠的家,毕某每天出摊炸串儿,这回又遭此不幸。

经法医鉴定,毕某34%的体表面积被烫伤,为重伤二级。

毕某被烫伤的消息传开,不少热心人为其捐款。821日,刘某将1万元钱交到县公安局,委托办案民警把钱交给毕某,他还说,很对不起伤者,不是我妻子与人吵架,也发生不了这事,尤其是她家十分困难,我还准备再凑一些钱。

823日,小浩到公安机关自首。刘某、小新、小浩对作案事实供认不讳。刘某、小新涉嫌寻衅滋事罪,小浩涉嫌故意伤害罪分别被乐亭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案后余思:本来是一起普通的买卖纠纷,结果变成了刑事犯罪。这种瞬间角色的转变,偶然亦必然。眼下,社会上有些人,尤其是有些年轻人,缺少包容和忍让,受不了一点委屈,吃不了一点亏,头脑一热,一触即发,不计后果,其实,摊上了事儿,没有不后悔的。10元钱的炸串儿,将付出多少倍的代价?!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