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为什么旅馆里听到的声音都特别大?

十点影音2021-11-17 15:29:18

点 击 上 方 蓝 字  关 注「 十 点 影 音 」











































































































女生第一次看A微都会想什么?



闲暇之余,我喜欢到处走走。


这一走,脚步怎么也收不住,有时候便可以走出个三五七八里,自觉不自觉的就走到了滨江公园,沿着江堤栈道胜似闲庭信步,风儿吹动发丝为她伴舞,风儿吹动柳丝为她摇曳,风儿吹动鲜花为她绽放------风拂面,轻轻地,轻轻地亲吻着我的脸颊,痒酥稣的。

从江堤台阶处,又下来了一男一女还带着个小孩。一个孩童一边踩着台阶,一边吆喝着:“放风筝去哦——放风筝去哦——”

从江堤台阶处,又下来了一男一女还带着个小孩。一个孩童一边踩着台阶,一边吆喝着:“放风筝去哦——放风筝去哦——”

从江堤台阶处,又下来了一男一女还带着个小孩。一个孩童一边踩着台阶,一边吆喝着:“放风筝去哦——放风筝去哦——”


“好呢!我们来陪宝宝放风筝。”



爸爸笑岑岑的说着。

从江堤台阶处,又下来了一男一女还带着个小孩。一个孩童一边踩着台阶,一边吆喝着:“放风筝去哦——放风筝去哦——”


“好呢!我们来陪宝宝放风筝。”



爸爸笑岑岑的说着。




“好呀!我们也到江边和那些人一起放风筝。”妈妈对她儿子说。


说着,说着,只见他们一溜小跑,很快到达了长江外滩,融入到放风筝的人流之中。


绿地上人来人往。踏青的,散步的,更多的是放风筝的。


我抬头一看,天啊,满天的风筝在飞舞着,有红色的大肚金鱼、


绿色的伸缩墨鱼、黑色的剪尾燕子……


看着天空中数十只风筝在天空中迎风弄姿,天空仿佛都变得十分活跃、灵动。


这三口之家,也开始准备放风筝,先是那女的在后面托着风筝,


男的在前面拿着线盘,开始飞奔起来,过了一会儿,


女的把拿风筝的那一个手一下子松了开来。风筝依着走势开始飞了起来。


而且越升越高,不一会儿,便上升了大约二十米的、三十米,


可能是一阵风忽然从风筝的侧面吹来,风筝猛的一侧,

从江堤台阶处,又下来了一男一女还带着个小孩。一个孩童一边踩着台阶,一边吆喝着:“放风筝去哦——放风筝去哦——”


“好呢!我们来陪宝宝放风筝。”



爸爸笑岑岑的说着。

从江堤台阶处,又下来了一男一女还带着个小孩。一个孩童一边踩着台阶,一边吆喝着:“放风筝去哦——放风筝去哦——”


“好呢!我们来陪宝宝放风筝。”



爸爸笑岑岑的说着。




“好呀!我们也到江边和那些人一起放风筝。”妈妈对她儿子说。


说着,说着,只见他们一溜小跑,很快到达了长江外滩,融入到放风筝的人流之中。

和着四月,我在聆听春天的声音,无需倾诉,只需静静地听着,听鸟鸣的声音,听流水的声音,听花开的声音。心无微尘,走进阳光地带,就这么纯粹地写一段关于春天与心灵的文字。


  一颗尘心经过了岁月的沉淀,很想把自己放在禅意纵横的世界里,我开始捕捉余生里那些纯天然的淡泊,没有一丝杂念的人生,无需设防的春光,就这么明媚着我的眼角。


  在岁月的版图上,我没有春天生得这般耀眼,我只是在人生的角落里舒展着我的骨骼。现在,我和我的文字一起出发,去四月的田间,迎接一场生命的复苏。


  暖阳下,诗情画意随阳光一缕缕泛开。我喜欢这样的时节,可以褪去身心的负赘,让灵魂在和煦中走出,那是对生命地解读,也是对生命地迎接。


  四月,就这么单纯地流浪着我的心情,我可以洒脱地行走在大街小巷,可以持久地拥抱鲜花暖阳。也许我无力走出俗世的街头巷尾,但我可以在文字里慢慢脱俗。


  在我的心头,没什么是一米阳光和一朵鲜花所放不下的,无尘的圣洁正在沐浴着我的灵魂。红尘有爱,我便有情,我珍惜每一场可以洗涤我心灵的沐浴,任自己在一片温暖的憩园里放牧。


  站在四月的边缘,打开尘封的心窗,让阳光进来,让花香进来。无羁的思绪,流淌着我酣然的情怀。此刻,我不止是在聆听春天的声音,我也在聆听自己的声音。


绿地上人来人往。踏青的,散步的,更多的是放风筝的。


我抬头一看,天啊,满天的风筝在飞舞着,有红色的大肚金鱼、


绿色的伸缩墨鱼、黑色的剪尾燕子……


看着天空中数十只风筝在天空中迎风弄姿,天空仿佛都变得十分活跃、灵动。


这三口之家,也开始准备放风筝,先是那女的在后面托着风筝,


男的在前面拿着线盘,开始飞奔起来,过了一会儿,


女的把拿风筝的那一个手一下子松了开来。风筝依着走势开始飞了起来。


而且越升越高,不一会儿,便上升了大约二十米的、三十米,


可能是一阵风忽然从风筝的侧面吹来,风筝猛的一侧,




“好呀!我们也到江边和那些人一起放风筝。”妈妈对她儿子说。


说着,说着,只见他们一溜小跑,很快到达了长江外滩,融入到放风筝的人流之中。


绿地上人来人往。踏青的,散步的,更多的是放风筝的。


我抬头一看,天啊,满天的风筝在飞舞着,有红色的大肚金鱼、


绿色的伸缩墨鱼、黑色的剪尾燕子……


看着天空中数十只风筝在天空中迎风弄姿,天空仿佛都变得十分活跃、灵动。


这三口之家,也开始准备放风筝,先是那女的在后面托着风筝,


男的在前面拿着线盘,开始飞奔起来,过了一会儿,


女的把拿风筝的那一个手一下子松了开来。风筝依着走势开始飞了起来。


而且越升越高,不一会儿,便上升了大约二十米的、三十米,


可能是一阵风忽然从风筝的侧面吹来,风筝猛的一侧,




“好呀!我们也到江边和那些人一起放风筝。”妈妈对她儿子说。


说着,说着,只见他们一溜小跑,很快到达了长江外滩,融入到放风筝的人流之中。


绿地上人来人往。踏青的,散步的,更多的是放风筝的。


我抬头一看,天啊,满天的风筝在飞舞着,有红色的大肚金鱼、


绿色的伸缩墨鱼、黑色的剪尾燕子……


看着天空中数十只风筝在天空中迎风弄姿,天空仿佛都变得十分活跃、灵动。


这三口之家,也开始准备放风筝,先是那女的在后面托着风筝,


男的在前面拿着线盘,开始飞奔起来,过了一会儿,


女的把拿风筝的那一个手一下子松了开来。风筝依着走势开始飞了起来。


而且越升越高,不一会儿,便上升了大约二十米的、三十米,


可能是一阵风忽然从风筝的侧面吹来,风筝猛的一侧,

从江堤台阶处,又下来了一男一女还带着个小孩。一个孩童一边踩着台阶,一边吆喝着:“放风筝去哦——放风筝去哦——”


“好呢!我们来陪宝宝放风筝。”



爸爸笑岑岑的说着。




“好呀!我们也到江边和那些人一起放风筝。”妈妈对她儿子说。


说着,说着,只见他们一溜小跑,很快到达了长江外滩,融入到放风筝的人流之中。


绿地上人来人往。踏青的,散步的,更多的是放风筝的。


我抬头一看,天啊,满天的风筝在飞舞着,有红色的大肚金鱼、


绿色的伸缩墨鱼、黑色的剪尾燕子……


看着天空中数十只风筝在天空中迎风弄姿,天空仿佛都变得十分活跃、灵动。


这三口之家,也开始准备放风筝,先是那女的在后面托着风筝,


男的在前面拿着线盘,开始飞奔起来,过了一会儿,


女的把拿风筝的那一个手一下子松了开来。风筝依着走势开始飞了起来。


而且越升越高,不一会儿,便上升了大约二十米的、三十米,


可能是一阵风忽然从风筝的侧面吹来,风筝猛的一侧,


“好呢!我们来陪宝宝放风筝。”



爸爸笑岑岑的说着。




“好呀!我们也到江边和那些人一起放风筝。”妈妈对她儿子说。


说着,说着,只见他们一溜小跑,很快到达了长江外滩,融入到放风筝的人流之中。


绿地上人来人往。踏青的,散步的,更多的是放风筝的。


我抬头一看,天啊,满天的风筝在飞舞着,有红色的大肚金鱼、


绿色的伸缩墨鱼、黑色的剪尾燕子……


看着天空中数十只风筝在天空中迎风弄姿,天空仿佛都变得十分活跃、灵动。


这三口之家,也开始准备放风筝,先是那女的在后面托着风筝,


男的在前面拿着线盘,开始飞奔起来,过了一会儿,


女的把拿风筝的那一个手一下子松了开来。风筝依着走势开始飞了起来。


而且越升越高,不一会儿,便上升了大约二十米的、三十米,


可能是一阵风忽然从风筝的侧面吹来,风筝猛的一侧,

“好呢!我们来陪宝宝放风筝。”



爸爸笑岑岑的说着。




“好呀!我们也到江边和那些人一起放风筝。”妈妈对她儿子说。


说着,说着,只见他们一溜小跑,很快到达了长江外滩,融入到放风筝的人流之中。


绿地上人来人往。踏青的,散步的,更多的是放风筝的。


我抬头一看,天啊,满天的风筝在飞舞着,有红色的大肚金鱼、


绿色的伸缩墨鱼、黑色的剪尾燕子……


看着天空中数十只风筝在天空中迎风弄姿,天空仿佛都变得十分活跃、灵动。


这三口之家,也开始准备放风筝,先是那女的在后面托着风筝,


男的在前面拿着线盘,开始飞奔起来,过了一会儿,


女的把拿风筝的那一个手一下子松了开来。风筝依着走势开始飞了起来。


而且越升越高,不一会儿,便上升了大约二十米的、三十米,


可能是一阵风忽然从风筝的侧面吹来,风筝猛的一侧,

哦!原来是春风在舞动。她驾着五彩祥云姗姗而来,浑身散发着缕缕沁人的清香。她小手一抹,便化作娇嫩的草芽,从坚实的大地中钻了出来:她小手一抚,便化作北归的大雁,从遥远的天际飞了回来;她化作姑娘身上薄如蝉翼的丝巾从熙攘的人群中款款走来------和煦的春风是春的使者。看,她飞过了山脉大川,留下了丝丝绿意,掠过了大地,留下了阵阵清爽,飘过了翠绿的田野,留下了点点翠光。


整个长江北岸外滩,人影攒动,他们纷纷来到滨江公园在长江边放风筝,大人小孩牵着手中的风筝线,奔跑在温暖的春风里。


从江堤台阶处,又下来了一男一女还带着个小孩。一个孩童一边踩着台阶,一边吆喝着:“放风筝去哦——放风筝去哦——”(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好呢!我们来陪宝宝放风筝。”爸爸笑岑岑的说着。


“好呀!我们也到江边和那些人一起放风筝。”妈妈对她儿子说。


说着,说着,只见他们一溜小跑,很快到达了长江外滩,融入到放风筝的人流之中。


绿地上人来人往。踏青的,散步的,更多的是放风筝的。我抬头一看,天啊,满天的风筝在飞舞着,有红色的大肚金鱼、绿色的伸缩墨鱼、黑色的剪尾燕子……看着天空中数十只风筝在天空中迎风弄姿,天空仿佛都变得十分活跃、灵动。


这三口之家,也开始准备放风筝,先是那女的在后面托着风筝,男的在前面拿着线盘,开始飞奔起来,过了一会儿,女的把拿风筝的那一个手一下子松了开来。风筝依着走势开始飞了起来。而且越升越高,不一会儿,便上升了大约二十米的、三十米,可能是一阵风忽然从风筝的侧面吹来,风筝猛的一侧,扑啦啦地朝着地面飞来。男的虽然连忙使劲收线,可是风筝却依然下坠,一头扑入了一片江滩草丛中。


他们并没有气馁、沮丧,而是再一次做好风筝试飞的准备。这一次,是小孩在前面拿着线盘,孩子他爸在后面托举着风筝,只听见爸爸在后面说:“快跑!我手里的风筝放了”。小孩学着他爸爸先前放风筝的样儿,一边往前使劲的跑着,一边放着线盘中的线,可风筝就像一个调皮的孩子,一会儿往这拽,一会往那拉,一会儿还转起了圈儿来。孩子他爸爸可能看出了他的心思,说:“孩子我们是自己做的风筝,但我们一定能放飞的,”还是爸爸厉害,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绳子

   

人生既是如此,拥有的越多,渴望的却同样越多。无法摆正心态,那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结束!  才对我啊的肩膀上科达股份发这个就犯嘀咕东方今报致。作者既不认为自己贪恋风尘,又


  下片则承上不能自主命运之意,抒发词人对幸福自由的无限渴望。


  “去

 人生何必去追求那么的多呢?很多事情往往越去想它却离自己越远。一切随缘,不去强求,却不消极,去想那些自己所能得到的,自己已经拥有的,可以利用起来的。正如一个人失业了,他却并没有因此而不高兴,因为他失去了一条道路,却拥有了一百条可供他选择的道路,因为他只是失去了工作,并没有失去供自己生存的知识。


   应学会以多种角度看待人生的一切,春有百花夏有凉风,秋有明月冬有雪。看淡不如意的,淡忘烦心的,珍惜拥有的,争取能够得到的,人生即会变的快乐。谁都很难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样的境界,但也理应做到乐观正太,带着一种愉悦的心情面对人生,可更能启发人的灵感,反之却会使人生充满阴影,做事往往事倍功半。



闲暇之余,我喜欢到处走走。



闲暇之余,我喜欢到处走走。


这一走,脚步怎么也收不住,有时候便可以走出个三五七八里,自觉不自觉的就走到了滨江公园,沿着江堤栈道胜似闲庭信步,风儿吹动发丝为她伴舞,风儿吹动柳丝为她摇曳,风儿吹动鲜花为她绽放------风拂面,轻轻地,轻轻地亲吻着我的脸颊,痒酥稣的。


哦!原来是春风在舞动。她驾着五彩祥云姗姗而来,浑身散发着缕缕沁人的清香。她小手一抹,便化作娇嫩的草芽,从坚实的大地中钻了出来:她小手一抚,便化作北归的大雁,从遥远的天际飞了回来;她化作姑娘身上薄如蝉翼的丝巾从熙攘的人群中款款走来------和煦的春风是春的使者。看,她飞过了山脉大川,留下了丝丝绿意,掠过了大地,留下了阵阵清爽,飘过了翠绿的田野,留下了点点翠光。


整个长江北岸外滩,人影攒动,他们纷纷来到滨江公园在长江边放风筝,大人小孩牵着手中的风筝线,奔跑在温暖的春风里。


从江堤台阶处,又下来了一男一女还带着个小孩。一个孩童一边踩着台阶,一边吆喝着:“放风筝去哦——放风筝去哦——”(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好呢!我们来陪宝宝放风筝。”爸爸笑岑岑的说着。


“好呀!我们也到江边和那些人一起放风筝。”妈妈对她儿子说。


说着,说着,只见他们一溜小跑,很快到达了长江外滩,融入到放风筝的人流之中。


绿地上人来人往。踏青的,散步的,更多的是放风筝的。我抬头一看,天啊,满天的风筝在飞舞着,有红色的大肚金鱼、绿色的伸缩墨鱼、黑色的剪尾燕子……看着天空中数十只风筝在天空中迎风弄姿,天空仿佛都变得十分活跃、灵动。


这三口之家,也开始准备放风筝,先是那女的在后面托着风筝,男的在前面拿着线盘,开始飞奔起来,过了一会儿,女的把拿风筝的那一个手一下子松了开来。风筝依着走势开始飞了起来。而且越升越高,不一会儿,便上升了大约二十米的、三十米,可能是一阵风忽然从风筝的侧面吹来,风筝猛的一侧,扑啦啦地朝着地面飞来。男的虽然连忙使劲收线,可是风筝却依然下坠,一头扑入了一片江滩草丛中。


他们并没有气馁、沮丧,而是再一次做好风筝试飞的准备。这一次,是小孩在前面拿着线盘,孩子他爸在后面托举着风筝,只听见爸爸在后面说:“快跑!我手里的风筝放了”。小孩学着他爸爸先前放风筝的样儿,一边往前使劲的跑着,一边放着线盘中的线,可风筝就像一个调皮的孩子,一会儿往这拽,一会往那拉,一会儿还转起了圈儿来。孩子他爸爸可能看出了他的心思,说:“孩子我们是自己做的风筝,但我们一定能放飞的,”还是爸爸厉害,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绳子

   

人生既是如此,拥有的越多,渴望的却同样越多。无法摆正心态,那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结束!  才对我啊的肩膀上科达股份发这个就犯嘀咕东方今报致。作者既不认为自己贪恋风尘,又


  下片则承上不能自主命运之意,抒发词人对幸福自由的无限渴望。


  “去

 人生何必去追求那么的多呢?很多事情往往越去想它却离自己越远。一切随缘,不去强求,却不消极,去想那些自己所能得到的,自己已经拥有的,可以利用起来的。正如一个人失业了,他却并没有因此而不高兴,因为他失去了一条道路,却拥有了一百条可供他选择的道路,因为他只是失去了工作,并没有失去供自己生存的知识。


   应学会以多种角度看待人生的一切,春有百花夏有凉风,秋有明月冬有雪。看淡不如意的,淡忘烦心的,珍惜拥有的,争取能够得到的,人生即会变的快乐。谁都很难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样的境界,但也理应做到乐观正太,带着一种愉悦的心情面对人生,可更能启发人的灵感,反之却会使人生充满阴影,做事往往事倍功半。


   人生因学会把握尺度,“得即高歌失即休”。得不到的就应早去放弃,属于自己的理应争取。“闲坐庭院笑看花开花落”,“依楼听雨管它秋去冬来”,我就是我从不管他人看法,只为自己而活,只为自己快乐而活,得不到的从不强求,属于自己的从不放弃,从不因别人看法而做任何改变。


这一走,脚步怎么也收不住,有时候便可以走出个三五七八里,自觉不自觉的就走到了滨江公园,沿着江堤栈道胜似闲庭信步,风儿吹动发丝为她伴舞,风儿吹动柳丝为她摇曳,风儿吹动鲜花为她绽放------风拂面,轻轻地,轻轻地亲吻着我的脸颊,痒酥稣的。


哦!原来是春风在舞动。她驾着五彩祥云姗姗而来,浑身散发着缕缕沁人的清香。她小手一抹,便化作娇嫩的草芽,从坚实的大地中钻了出来:她小手一抚,便化作北归的大雁,从遥远的天际飞了回来;她化作姑娘身上薄如蝉翼的丝巾从熙攘的人群中款款走来------和煦的春风是春的使者。看,她飞过了山脉大川,留下了丝丝绿意,掠过了大地,留下了阵阵清爽,飘过了翠绿的田野,留下了点点翠光。


整个长江北岸外滩,人影攒动,他们纷纷来到滨江公园在长江边放风筝,大人小孩牵着手中的风筝线,奔跑在温暖的春风里。


从江堤台阶处,又下来了一男一女还带着个小孩。一个孩童一边踩着台阶,一边吆喝着:“放风筝去哦——放风筝去哦——”(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好呢!我们来陪宝宝放风筝。”爸爸笑岑岑的说着。


“好呀!我们也到江边和那些人一起放风筝。”妈妈对她儿子说。


说着,说着,只见他们一溜小跑,很快到达了长江外滩,融入到放风筝的人流之中。


绿地上人来人往。踏青的,散步的,更多的是放风筝的。我抬头一看,天啊,满天的风筝在飞舞着,有红色的大肚金鱼、绿色的伸缩墨鱼、黑色的剪尾燕子……看着天空中数十只风筝在天空中迎风弄姿,天空仿佛都变得十分活跃、灵动。


这三口之家,也开始准备放风筝,先是那女的在后面托着风筝,男的在前面拿着线盘,开始飞奔起来,过了一会儿,女的把拿风筝的那一个手一下子松了开来。风筝依着走势开始飞了起来。而且越升越高,不一会儿,便上升了大约二十米的、三十米,可能是一阵风忽然从风筝的侧面吹来,风筝猛的一侧,扑啦啦地朝着地面飞来。男的虽然连忙使劲收线,可是风筝却依然下坠,一头扑入了一片江滩草丛中。


他们并没有气馁、沮丧,而是再一次做好风筝试飞的准备。这一次,是小孩在前面拿着线盘,孩子他爸在后面托举着风筝,只听见爸爸在后面说:“快跑!我手里的风筝放了”。小孩学着他爸爸先前放风筝的样儿,一边往前使劲的跑着,一边放着线盘中的线,可风筝就像一个调皮的孩子,一会儿往这拽,一会往那拉,一会儿还转起了圈儿来。孩子他爸爸可能看出了他的心思,说:“孩子我们是自己做的风筝,但我们一定能放飞的,”还是爸爸厉害,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绳子

   

人生既是如此,拥有的越多,渴望的却同样越多。无法摆正心态,那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结束!  才对我啊的肩膀上科达股份发这个就犯嘀咕东方今报致。作者既不认为自己贪恋风尘,又


  下片则承上不能自主命运之意,抒发词人对幸福自由的无限渴望。


  “去

 人生何必去追求那么的多呢?很多事情往往越去想它却离自己越远。一切随缘,不去强求,却不消极,去想那些自己所能得到的,自己已经拥有的,可以利用起来的。正如一个人失业了,他却并没有因此而不高兴,因为他失去了一条道路,却拥有了一百条可供他选择的道路,因为他只是失去了工作,并没有失去供自己生存的知识。


   应学会以多种角度看待人生的一切,春有百花夏有凉风,秋有明月冬有雪。看淡不如意的,淡忘烦心的,珍惜拥有的,争取能够得到的,人生即会变的快乐。谁都很难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样的境界,但也理应做到乐观正太,带着一种愉悦的心情面对人生,可更能启发人的灵感,反之却会使人生充满阴影,做事往往事倍功半。


   人生因学会把握尺度,“得即高歌失即休”。得不到的就应早去放弃,属于自己的理应争取。“闲坐庭院笑看花开花落”,“依楼听雨管它秋去冬来”,我就是我从不管他人看法,只为自己而活,只为自己快乐而活,得不到的从不强求,属于自己的从不放弃,从不因别人看法而做任何改变。


   人生因学会把握尺度,“得即高歌失即休”。得不到的就应早去放弃,属于自己的理应争取。“闲坐庭院笑看花开花落”,“依楼听雨管它秋去冬来”,我就是我从不管他人看法,只为自己而活,只为自己快乐而活,得不到的从不强求,属于自己的从不放弃,从不因别人看法而做任何改变。


从江堤台阶处,又下来了一男一女还带着个小孩。一个孩童一边踩着台阶,一边吆喝着:“放风筝去哦——放风筝去哦——”


“好呢!我们来陪宝宝放风筝。”



爸爸笑岑岑的说着。




“好呀!我们也到江边和那些人一起放风筝。”妈妈对她儿子说。


说着,说着,只见他们一溜小跑,很快到达了长江外滩,融入到放风筝的人流之中。


绿地上人来人往。踏青的,散步的,更多的是放风筝的。


我抬头一看,天啊,满天的风筝在飞舞着,有红色的大肚金鱼、


绿色的伸缩墨鱼、黑色的剪尾燕子……


看着天空中数十只风筝在天空中迎风弄姿,天空仿佛都变得十分活跃、灵动。


这三口之家,也开始准备放风筝,先是那女的在后面托着风筝,


男的在前面拿着线盘,开始飞奔起来,过了一会儿,


女的把拿风筝的那一个手一下子松了开来。风筝依着走势开始飞了起来。


而且越升越高,不一会儿,便上升了大约二十米的、三十米,


可能是一阵风忽然从风筝的侧面吹来,风筝猛的一侧,

从江堤台阶处,又下来了一男一女还带着个小孩。一个孩童一边踩着台阶,一边吆喝着:“放风筝去哦——放风筝去哦——”


“好呢!我们来陪宝宝放风筝。”



爸爸笑岑岑的说着。




“好呀!我们也到江边和那些人一起放风筝。”妈妈对她儿子说。


说着,说着,只见他们一溜小跑,很快到达了长江外滩,融入到放风筝的人流之中。


绿地上人来人往。踏青的,散步的,更多的是放风筝的。


我抬头一看,天啊,满天的风筝在飞舞着,有红色的大肚金鱼、


绿色的伸缩墨鱼、黑色的剪尾燕子……


看着天空中数十只风筝在天空中迎风弄姿,天空仿佛都变得十分活跃、灵动。


这三口之家,也开始准备放风筝,先是那女的在后面托着风筝,


男的在前面拿着线盘,开始飞奔起来,过了一会儿,


女的把拿风筝的那一个手一下子松了开来。风筝依着走势开始飞了起来。


而且越升越高,不一会儿,便上升了大约二十米的、三十米,


可能是一阵风忽然从风筝的侧面吹来,风筝猛的一侧,


1
夜夜偷香之帮嫂子用嘴吸 * *

五月初春,万物都开始发情的季节。

杨羽来这个村子支教已经有几天了,这天中午,躺在学校后山上的大树下凉快,听见前方有嘶嘶的声音。杨羽以为遇了蛇,急忙拨开草丛看了看。

这一看,杨羽鼻血都要冒出来了。

一个村妇正背对着自己,脱下裤子,露出白白的大屁股,蹲下来尿尿。这农村的娘们就是开放,这光天化日的就蹲下来尿尿,真是骚气十足啊。

这不是芳芳的妈妈杨嫂吗?”杨羽认了出来,芳芳是自己班的一个学生,第一天上学时,就是杨嫂把她送来的,所以有点印象。当时看杨嫂,就一身丰满,皮肤白皙白皙的,很是少见,杨羽有点印象,今天,没想到,一睹杨嫂的大屁股,这村子真是春色撩人啊

杨羽正看得带劲突然,听见杨嫂啊的惨叫一声:“啊,蛇!”

杨羽急忙跑了过去,着急问:“杨嫂,咋了?”

杨嫂抬头一看,当场脸红了,自己在这里尿尿,被人看了正着,真丢脸,急忙拉起了裤子,满脸通红,不好意思的说道:“好像被蛇咬了。”

杨羽四处找了一下,果然看见一条花蛇,一溜烟的跑了。

“杨嫂,我看那蛇头三角形,像是毒蛇!”杨羽解释道。

杨嫂一听是毒蛇,脸都白了:“毒蛇?那怎么办?”

“这去镇上要好几个小时呢,万一真是毒蛇,恐怕来不及。”杨羽不是吓唬杨嫂,这毒蛇都是剧毒,发作起来很快的,如果不及时治疗,就会有生命危险。

这个道理,杨嫂当然懂,村里每年都有人被蛇咬死的。

“那怎么办?”杨嫂口干舌燥,非常着急,想了一下,难为情的说道:“要不,你用嘴帮嫂子吸出来吧?”

“这!”杨羽愣了一下,这救人乃积德之事,吸毒不吞下去应该没事,便说道:“成,嫂子,咬哪了?”

听到咬哪了,嫂子显然不好意思了,结结巴巴的说道:“咬在……”

“嫂子,你倒快说啊!”杨羽着急呢。

杨嫂的脸更红了,道:“咬在屁股上了。”

噗!

杨羽又喷血!这么巧?

“嫂子,命要紧。”杨羽解释道,这时,就不去在意咬哪里了,吸了救人要紧啊。

杨嫂点点头,红着脸,不敢正眼看杨羽,但还是难为情的把裤子给脱了下来,露露了白白的大屁股。

杨羽看了一眼,笑着说道:“嫂子,你屁股可真大!”

“贫嘴。”杨嫂被说得更不好意思了。

杨羽弯下腰来,对着杨嫂那大大的白屁股,这村里的村妇为啥屁股都白白的,家里的阿姨也是,表姐也是。

杨羽对着这留守妇女的屁股,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虽然是村妇,但一点都不脏,也没有特别的骚味。

“杨嫂,没找到啊!”杨羽对着屁股没找到被蛇咬的地方。

杨嫂不好意思的回头,说道:“再下面一点。”

杨羽便伸手摸了摸屁股,杨嫂被摸得浑身难受,咬着小嘴唇,家里的男人不在,哪有男人摸她啊

杨羽找到了伤口处,就伸嘴去吸毒。

啊!”杨嫂发出了声音。

“怎么了嫂子?”杨羽问。

“没,没。”杨嫂红着脸,真想找条缝隙钻下去,幸好这里没别人,不然被人看见了,那真是丢脸的。

但是杨羽的嘴很厉害,吸得杨嫂那是浑身不自在啊,或者说是心里痒痒的。像杨羽这样的年轻小伙子,在这个村里早就都出去打工了,村里就剩下些孩子和老头子,一群留守村妇每晚都是饥渴难耐,你说哪个女人受得了男人在自己的屁股上这么吸允着?

“啊,杨羽,别吸了。”杨嫂怕再吸下去会出事,她感觉到杨羽的吸力特别有力,一种男性特有的力量感,尤其是那舌头碰触到她的肌肤时,更是发痒,心也痒。

杨羽还真的吸出点血来,才擦了擦嘴,起身说道:“嫂子,你屁股真白。”

杨嫂的脸通红,不好意思道:“你没看我其他地方吧?”

“没有。”杨羽很正经的回答她,本来就是再救人,做正经事呢:“杨嫂,有没感觉好点?”

“不知道,感觉头有点晕还有下面有点痒。”杨嫂下面痒那是被杨羽给吸的太舒服了,

扫码后输入《 夜夜偷香继续阅读









































































女生第一次看A微都会想什么?









从前有个人,人称3X哥。X哥爱污漫,一画不吃饭,天天开火车,呜呜呜呜呜,呆萌爱搞笑,逗比又好色。既爱啪啪啪,也爱么么哒,键盘遥控器,榴莲方便面,跪了才给啪,一日又一日,夜夜被掏空。3X污漫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暖阳下,诗情画意随阳光一缕缕泛开。我喜欢这样的时节,可以褪去身心的负赘,让灵魂在和煦中走出,那是对生命地解读,也是对生命地迎接。


  四月,就这么单纯地流浪着我的心情,我可以洒脱地行走在大街小巷,可以持久地拥抱鲜花暖阳。也许我无力走出俗世的街头巷尾,但我可以在文字里慢慢脱俗。


  在我的心头,没什么是一米阳光和一朵鲜花所放不下的,无尘的圣洁正在沐浴着我的灵魂。红尘有爱,我便有情,我珍惜每一场可以洗涤我心灵的沐浴,任自己在一片温暖的憩园里放牧。


  站在四月的边缘,打开尘封的心窗,让阳光进来,让花香进来。无羁的思绪,流淌着我酣然的情怀。此刻,我不止是在聆听春天的声音,我也在聆听自己的声音。


  举目四望,大片的淡然在向我一点点靠近,我左手托起安然,右手托起热烈,双掌合十成完整的人生。这么精彩的世界里,我尽力让自己活得生动一些。


  无论是过去的,现在的,还是未来的,我都会把它们种植在我的文字里,看着它们开出芳香的绚丽,让它们和我一起,穿过生命的无限,在岁月的长河里永恒。


  如我现在一样,放眼四月,微笑依旧。

韩愈的这首《早春》写的真是曼妙之极了,一年最好的时光,莫过于这柳色如烟的早春季节。


烟柳,真是绝妙之笔,是谁最先用“烟”来形容春柳的呢?恐怕再也找不出一个词比它更恰当的了。


“一树春风千万枝,嫩于金色软于丝”,其实,古人早已清楚柳树的绝妙之处。


他们从柳树吐露柳花,到繁叶满枝的成长过程 ,来赞颂人的朴实无华品德和无私奉献精神。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贺知章这首《咏柳》算是给柳树写了传记,怪不得流传千古而不衰。


记得立冬后,还乡河畔一棵棵柳树枝条全都落光了绿叶,光秃秃赤条条的,


几天前,还是暗褐色的枝条,眼下变魔术似的变得浅黄鲜嫩起来。


远眺点点鹅黄,远看似烟,近看却无,浅浅淡淡,轻盈如翼,


飘渺若云,袅袅娜娜,若有若无。这撩人的浅黄嫩绿柳条,排列成阵,堆积成烟,氤氲缭绕。


当手指沿着她飘拂的枝条寻觅,那胭脂色的叶苞里露出一点点毛茸茸、浅绿色的新芽来,


含苞欲放,极似花轿里新娘子欲遮还掩、羞怯怯露出的半脸儿,脸颊上映出一个个甜甜的笑涡,静心享受着徐徐清风轻抚的惬意……

    或许是我沉浸在冬季的日子太久了,今天猛然看到这柳芽儿,不免喜出望外、惊喜万分了。痴痴地望着眼前的柳树,那婀娜多姿的柳枝在风中曼舞的娇姿,宛若绿衣仙女抛起长长的水袖,在空中划过若干个优雅的圆弧,那一条条留恋大地的柳条儿,好似她那纤细柔长的手臂,用坚韧不拔的毅力将粒粒柳芽抽成万条柳丝,给我们送来春的气息,染就了一抹醉美的春天风景。

    不经意间,一阵微风柔柔地吹拂着柳条儿,曼妙的柳条如细发掠过我的脸颊,我顺手握住了柳梢儿,这时,耳边响起了从远处吹来的清脆的柳笛声,我慢慢地闭上眼眸,儿时春柳的那些故事一一浮现在脑海里……

    故乡小溪边柳帘下是我们孩子们经常光顾的地方,放学后坐在柳树荫下一边看着书,一边呼吸着它散发出来的新鲜空气,惬意极了。那时特羡慕会做哨子的伙伴了,眼巴巴地仰望着他们用柳枝做口哨的喜悦,他们或许洞悉了我的心思,就将做好的一只哨子赠送给我,我欣然地伸手接过哨子,迫不及待地放在唇边,模仿他们的样子吹起来,自由、轻快的曲子从嘴里飘出,随着春风,越过林梢,穿过小山,跨过溪流,盘绕在村子的角角落落……

人的一生总是有那么多的不如意,谁也避免不了,开心不开心,烦恼,谁都会有,如果总是拘泥与烦心处,徘徊不前,失落烦恼,无意义的埋怨懊悔,却是最大的错误,应及时调整心态面对,因为你任拥有最大的财富生命,生命就是人生最大的财富。


   人生最大的不幸就是不知道自己是幸福的。用积极的态度看事情可以让一切变的有希望,美好。用消极的态度对待事情,反之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如意,不幸。一个走在沙漠里的人,体力近乎透支,拿出自己仅剩的半杯水,消极的说道:“哎!为什么只有半杯呢,早知道当时买杯子的时候买个大点的了,把水装满点了,现在却是只能等死了”如果是一个积极的人却一定会认为自己还有半杯水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这半杯水可以支持自己走出一段较为可观的路,让自己继续有了生的希望。


   人生既是如此,拥有的越多,渴望的却同样越多。无法摆正心态,正确面对人生,永远都无法快乐起来,因为你永远无法满足。就如很久以前媒体做的一个调查一样,全世界快乐指数最高的国家,不是那些最富有的国家,却是北欧小国丹麦,一个非常寒冷的国家,一年下来常是在0摄氏度以下的国家。他们人口稀少,同样他们不需要争夺资源,他们社会治安稳定,因为人与人之间信任度高,他们从不埋怨自己的家园寒冷,因为他们许多独有的资源就需要这样的环境下才有。借一句常听到的话说,比尔盖茨他比我富有100万倍,但是他绝对没有比我多100万倍的快乐。

画,已经很多期,具体有几期,哥也数不清,反正就很多。男主3X哥,女主3X妹,每天就这样,没羞又没躁。床上小姿势,野外大和谐,女生哪能嗨,男生小马达,敲敲小黑板,扶扶小眼镜,麻利记下来,实践是王道。偶尔小鸡汤,走肾又走心。粉丝也给力,各种小红人,先有小老虎,然后小彩虹,还有二麻子,都是老司机,开口污妖王,技术要逆天。一入3X们,节操是路人,菜鸟变老手,老手变骨灰,各种羞羞事,尽在X漫画。如果有意见,大声说出来,如果有建议,更大喊出来!X哥会尽力,满足你要求,希望3X哥,带给你欢乐,每晚九点半,等你一起污。还说些什么,好像没啥了,那就不说了,还差一点字,那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结束!  才对我啊的肩膀上科达股份发这个就犯嘀咕东方今报致。作者既不认为自己贪恋风尘,又


  下片则承上不能自主命运之意,抒发词人对幸福自由的无限渴望。


  “去

和着四月,我在聆听春天的声音,无需倾诉,只需静静地听着,听鸟鸣的声音,听流水的声音,听花开的声音。心无微尘,走进阳光地带,就这么纯粹地写一段关于春天与心灵的文字。


  一颗尘心经过了岁月的沉淀,很想把自己放在禅意纵横的世界里,我开始捕捉余生里那些纯天然的淡泊,没有一丝杂念的人生,无需设防的春光,就这么明媚着我的眼角。


  在岁月的版图上,我没有春天生得这般耀眼,我只是在人生的角落里舒展着我的骨骼。现在,我和我的文字一起出发,去四月的田间,迎接一场生命的复苏。


  暖阳下,诗情画意随阳光一缕缕泛开。我喜欢这样的时节,可以褪去身心的负赘,让灵魂在和煦中走出,那是对生命地解读,也是对生命地迎接。


  四月,就这么单纯地流浪着我的心情,我可以洒脱地行走在大街小巷,可以持久地拥抱鲜花暖阳。也许我无力走出俗世的街头巷尾,但我可以在文字里慢慢脱俗。


  在我的心头,没什么是一米阳光和一朵鲜花所放不下的,无尘的圣洁正在沐浴着我的灵魂。红尘有爱,我便有情,我珍惜每一场可以洗涤我心灵的沐浴,任自己在一片温暖的憩园里放牧。


  站在四月的边缘,打开尘封的心窗,让阳光进来,让花香进来。无羁的思绪,流淌着我酣然的情怀。此刻,我不止是在聆听春天的声音,我也在聆听自己的声音。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