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电台 || 听见你的声音 55 我需要不完美的你,陪着我过完这不完整的人生.

贵才密码2018-09-12 11:26:41








我需要不完美的你,

陪着我过完这不完整的人生。









“在?”(戳一戳)


“怎么了”


“你今天有时间没?我们出去看电影吧。”


“今天啊?”......“有,我洗完碗就坐车过去,哎呀,时间到时候再说吧”


“好啊好啊!我等你哦!”(比心)



关掉了qq聊天窗口,窝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着电视,其实我真的不想去看什么电影。浪费钱又浪费时间,电影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啊?不懂。如果非要去看,其实更想和同学一起,每次和你一起看电影都感觉很烦躁,哦不对,应该是每次和你出去都是这样的感觉。一股烦闷涌上心头,叹了口气去厨房刷碗:“哎,刚才要是说没有时间就好了,哪儿来这么多事。”

 

收拾好东西走到楼下车站,我给她发了条qq消息“我到车站了”


“好的,我也快弄好了,等下你到站了给我打个电话吧!”


“嗯”


回复完消息就关掉了qq,打开手机的音乐播放器,手机里显示的正在播放的是Beatrich的《Superstar》。可是我心不在焉,心情大概和它的调成了反比。



我和她算是十几年的发小了,因为家住的比较近,小时候都住的长辈工地分发的房子。反正那时候一个院子几栋楼的小崽都在一起混着玩,混着混着就熟了,自然而然地就成了伙伴。


她从小性格就是有点小霸道,但是对朋友很讲义气的那种,性格来得快去得快。待在她身边就像刚下完暴雨又开始出太阳一样,只是没有可爱的小彩虹。她因为性格的原因被一些同龄小孩子排挤,长大了就逐渐的只和女生玩了,然而楼上楼下几个女孩子也不大喜欢她,包括我在内。虽然我只是不说出来而已,明面上也没有表现的很明显。


后来那些和我们玩得好的女孩子都考到了不同的学校,家长也开始往外面买房子,最后就剩下了我们两个,她后来经常找我玩一部分原因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吧。


有段时间我们的关系很好,不过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变迁我们疏远了很长一段时间好久都没在联系对方,就渐渐开始疏远了。直到现在我也搬家了,那个院子里,如果不算上课的那几天,她大概就是一个人了吧。



在那之后我逐渐有了新的同学、伙伴、和朋友,我喜欢人多很热闹的感觉,得到满足后我开始变得有点不愿意和她出去玩了。每次想找点理由搪塞过去又于心不忍,去赴了约又闷闷不乐,走在她旁边听她眉飞色舞的说着学校的事然后就低下头狂玩手机,扯着我的衣服说着恋爱的话题。


我和她出来基本上都是听她歇斯底里一股脑的倾诉,我很想告诉她,如果是我,绝对不会有这么多烦恼。她把什么事情都看得太夸张,敏感又玻璃心冲动且不计后果,明明被告知结果还是要一股脑的热血上头。


我有时候真的挺搞不懂她的,甚至不想再去维护我和她这段感情,想着想着又算了,我用着“反正都处了这么多年,算了吧”这样的想法安慰自己。有时候也在想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对,会不会太小气,没有一颗宽慰人的心。怀着这样的心去赴约,带回来的还是满身疲惫和烦闷。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我已经是大学生了,在学校也有了自己的小圈子,每天和同学在一起让我觉得很快乐。快乐之余我也开始独自思考一些事情,其实也就是颅内空想,有时候非要把自己说服才罢休。


而我每次想到我和她的事都会不约而同的放弃,因为友情这种东西,就像是沉没成本,对它的投入,付出的精力都是沉淀在过去,我正在踌躇的,也就是放弃与否。我既讨厌她的霸道蛮横又喜欢她的耿直豪爽,我在两者之间犹豫不决,也时常思考这个问题。


直到某一天逛街去买衣服,进了试衣间。换衣服的时候隐隐约约听见有人说“胎记”和“脸上”,一开始没太在意,后来想起来才反应过来其实她们说的是我。


我的脸上,确实有一块比较明显的胎记,很丑很不好看。这是我永远的缺陷,即使我无法改变它,却也依然享受着同他人一样的来自这个世界的关怀。




缺陷?某天坐车回家放空大脑的时候突然想起那天在试衣间发生的事,我突然有点明白了。


我也许是一个小气、冷漠、又怕麻烦的“好人”,不自知又要身边的人尽数完美,不合心意或者达不到要求就会被划进我的黑名单,出于念旧又会假惺惺表面兄弟。


知道自己很讨厌,所以既然我自己也没法达到完美的程度,那又有什么资格去议论别人甚至摈弃别人的不完美呢?既然不完美的她能与我成为朋友,不挑剔这样残破简陋的我,那不完美的我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去理解看待世界,看待她的呢?


我带着有色眼镜,尖酸又刻薄,指着每一样不合眼的事物,好像看透他们的恶毒,唯独看不见眼镜下那双比他们更加残破不堪入目眼睛。最终,还是输给了孩子气,输给了这样无知还喜欢找借口的自己。



“诶诶,我们看什么啊?”


“嗯...前任3吧,好像挺火的”


“好啊好啊,那我去买票,你排奶茶吧,我要金桔柠檬。”


“噢好吧,那我要布丁”


“好的,快去吧!Coco那边人好多。”


“嗯”



再见,前任。

再见,

前任的自己。




文章:影子

电台:顾屿

美编:何润莎

责编:吴海


▽ 

如果你想 

提供新闻线索、讨论话题 

请直接留言给我们 

 

▽ 

如果你想 

向我们投稿 

请将稿件(及配图等)以附件形式发送到:524530175@qq.com 

 

 

注:贵才密码所有文章及图片为独家版权所有,任何组织、机构及个人所运营的公众平台不可擅自转载。转载请注明由贵才密码转载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