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一千零一夜】王丽婷:深夜真的不适合用来听歌

天财金融信用2018-10-29 10:49:57


这是天财金融信用团总支2018年的第43篇推送







深夜真的不适合用来听歌




文:王丽婷





那是一种难以自抑的感情,说不清是回忆、怀念,还是后悔。或许都是,还有更多。





知道自己要出现在《一千零一夜》,心情很复杂。我不敢接下这份邀约,原因大概有二。其一,我的生活一直很淡很淡,也许是我潜意识把它变得很淡;其二,在团总支三年,离开宣传部一年,坐在电脑前编辑文案的感觉有几分熟悉但更多是陌生,害怕做不好。



想了很多个选题,有关于跑步和自律的,可是前些天发现腰坏了;有关于友情的;始终有一个想法,想写一写,因为担心是否会太沉重不敢轻易触及。直到着《说散就散》的调子,多种情绪一起冒了上来。





小学的时候,每天都要去几个要好的同学家一起写作业,说是写作业,其实在一起就是放下书包、打开作业本、一起聊天。说说你喜欢的男生,说说下个月生日最想得到什么礼物……一直从黄昏聊到星月当空。





直到一个声音传来,才把思绪拉回到完成不到一半的作业本上,“王婷!”是奶奶来找我了。接下来就是一场追逐战,我背起书包就往家跑,教训的声音越来越远,我越来越得意,跑得更快了。





小孩子爱吃零食,我却不是,好像到了三年级还没有花钱的概念。妈妈每天早晨留给我一块钱,我规划着花,上午五毛,下午五毛。只执着地吃两种零食,南京板鸭和一种牛肉片,每次跑到小卖铺把零食拿到手都觉得好满足。疯够了,就会回家。疯过了,就会到医院。无时不欢脱的我生病了



那时候,生病就意味着“大柳树”,奶奶总带我到一棵大柳树下的诊所找大夫,一路上沉沉的脑袋搭在奶奶肩上看街景移过。回到家又是一场追逐战,一闻到浓浓的中药味儿我就会躲在床下不出来。可最后苦口的良药还是到了嘴里。





放假的时候,是最自在的时候。我看《武林外传》,就有人安静地坐在旁边一起看。我听阿牛唱《桃花朵朵开》,有人跟着节奏点着头。我把纱巾放在头上扮新娘,有人问我要嫁给谁。我给芭比娃娃缝衣服,就有人找布料。我们一起出门,我和小伙伴玩游戏,她坐在石凳上和老伙伴们聊天,其实眼睛盯着我呢。





后来,我去上中学了,和奶奶见面的日子也就是寒暑假。大三上学期,我特别喜欢吃蛋黄酥,想着寒假一定要带回去给奶奶。我那平淡的生活,因为一个突然的电话有了变化。那一盒我盘算了一个学期的蛋黄酥带不回去了。





再次回到学校之后,我的生活平淡、无奇。



生活中有太多时候在印证着那一句“人生而孤独”。但有很多场遇见,让我知道,爱与被爱的感觉。有很多错过,告诉我,要珍惜。





2018.3.29

 GOODNIGHT


今日编辑 | 崔    剑

责任编辑 | 傅天露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