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听见你的声音|我喜欢我 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文学小微2018-12-05 16:59:16

孤独沙漠


依然盛放





张国荣

I am what I am

我永远都爱这样的我

Z

2018

G

04

R

01


《我》

作曲 : 张国荣

作词 : 林夕

我是我 多么特别的我

多庆幸 大地有不只一种足印

神造世人 种种色色都有他公允

我很庆幸 站在我屋顶快乐做人

拿著我心 告诉世界何谓勇敢

我是甚么 在十个当中只得一个

葡萄园里 响起水仙子的赞歌

我是甚么 是万世沙砾当中一颗

石头大这么多 我也会喜欢这个我

我很庆幸 万物众生中磊落做人

怀著诚恳 告诉世界何谓勇敢

我是甚么 在十个当中只得一个

葡萄园里 响起水仙子的赞歌

我是甚么 是万世沙砾当中一颗

石头大这么多 感激天生这个我


张国荣(Leslie Cheung,1956年9月12日-2003年4月1日),出身于香港的著名歌手、演员、唱片及电影监制、大中华地区拥有广泛的影响力、演艺圈多栖发展最成功的代表之一,是1980年代香港乐坛的天皇巨星之一。

“I am what I am我是我,神造世人,种种色色都有他公允,告诉世界何谓勇敢”。


其实哥哥的《我》被广为流传的是它的国语版,但粤语的魅力在于它润化了许多在国语里读起来很铿锵的词语,再配上哥哥的声线,是极温柔的,像耳语,也像泣诉,总之就是很美。哥哥对这首自我表白的歌曲的演绎处理得非常好,演唱方式干净、直接、有力、底气足。他每首歌每个字都是以情带声,感情有多少,声音的感染力也就唱出了多少。这种本事就跟顶尖的球员能够阅读比赛一样,又像粉墨登场演绎戏剧。


人人都是独特的存在,在茫茫苍穹下,你我同游荡,用不着互相伤害,这是哥哥想唱的,也是他想呐喊的,所以,他借林夕的词道出了芸芸众生的心声,所以,林夕曾说过他一生填词最大的成就就是给张国荣填词,所以,在这首歌中我们依然可以相信——“这个世界好得很”。


何人可如君,眉目皆是情 。

何人可似君,颦蹙皆为画 。

何人可及君,悲喜动人心 。

何人可念君,风华绝代吟。



琴键递出旋律,没有撕心裂肺的呐喊,而是一种心声冉冉而出,“我是甚么,在十个当中只得一个”,烟火绚烂只是一瞬,可那一瞬也比泯然众人精彩万倍;泡沫脆弱一触即溃,可也有坚强的那一刹那。歌词最重要的,恐怕就是能触及人们心中最柔软脆弱的地方,何况是哥哥那独特的嗓音和气质。



张国荣在毛舜筠的访谈中说过,他唱歌前都要给这首歌编一个故事,唱的时候脑海中浮现故事中的画面,这种画面感会使他唱得更加投入。用他的话说就是,他的每一首歌都投入了好多感情在里面。我想这才是他能把歌诠释得动人的原因吧。再好的唱功、再完美的声线,也抵不过如此专注的声音。哥哥就像吟诗一样,娓娓道来,直击人心。


用心用情,至纯至真,一个歌手最感人的地方永远不是他的唱功或者名气,而在于高洁的品性,无畏与无惧,独一无二,与众不同,努力做自己。哥哥的歌声,在我们心中是不灭的魅影,正如那句,有的人离开了,但一直活在千千万万人心中。斯人已逝,风范长存。


“怪你过分美丽,让我无心睡眠,又是那千千阙歌让我骤觉沉默是金。风再起时又有谁共鸣,胭脂扣后让风继续吹使有心人深情相拥。”

有人说:人会死三次,第一次是他停止呼吸的时候,从生物学上来说他已经死了,停止思考了,第二次是他下葬的时候,从社会上死了,从此世界里再也没有他的位置,第三次是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死的时候,那么他就真的死了。


那么张国荣,永生。


图文:来源于网络

编辑:郑大庆

审核:申淑琪


文学小微

怪你过分美丽,令我过分专注

文学小微,一个专注的,有温度的且讨你喜欢的公众号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