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一不小心撞了一个豪车,没想到车主让我赔偿的是……

豪门书城2018-09-10 12:03:48

烈日炎炎,晒得人头昏脑涨。


兰沁为了赶在截稿日期前顺利交稿,已经连续三十多个小时没睡觉了,困到连骑单车的时候都精神恍惚。


正赶上一个下坡,她为了省力让车子依照惯性下滑。结果没成想,一闭眼就睡了过去。


砰——


兰沁跌在地上,手肘和膝盖全都火辣辣的疼,而她居然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摔的。估计是打盹之后撞上什么东西了吧。


“小姐,骑车都不看路的吗?”停在路边的一辆私家车,忽然打开车门,下来一个人,听声音是个年轻男子。


兰沁循声望去,最先入目的是掉在地上的汽车后视镜,玻璃已经彻底碎了。然后是一双锃亮的皮鞋,剪裁得体的西装,衬得那人身姿挺拔。再往上,是一张俊美如希腊雕塑一般的脸庞。


禁不住呼吸一滞,怎么是他……


云骁很讨厌女人在自己面前犯花痴,见她傻愣愣的,心里顿时就多了几分不悦,声音也愈发冷淡起来。


“小姐,弄坏了我的车,连句道歉都没有吗?”


兰沁这才回过神来,听着他冷淡疏离的语气,心里微微发疼,他不认识我……也对,高中时倒追他的女孩那么多,他怎么可能记得我是谁。


兰沁咬着牙站起来,身上太疼了,以至于她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对不起,云骁……啊不,云先生。我、我会赔的。”


云骁挑挑眉,对于她能叫出自己名字这一点,并不感到稀奇。近些年他生意越做越大,在各种媒体上频繁露面,名气几乎可以媲美一线明星,大街上被人认出来一点都不奇怪。


只是这女孩的话让他有些玩味:“赔?你知道要赔多少钱么?”他说这话,只是单纯地有些好奇,这女孩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勇气。


兰沁脸一红,她的确不晓得该赔多少,她甚至都认不出来这车是什么牌子,只知道是辆跑车,估计不便宜。可她只是撞掉一个小小的后视镜而已,又不是全坏了……应该赔得起吧?


好歹她也工作了好几年,存了几万块钱,应该够赔。想到这,她就点了点头,说:“我、我应该有能力赔的,云先生留个联系方式吧。”


云骁淡漠地笑了下:“不用。”说着转身坐回车里,发动起来,准备开走。


他本来就没打算让这小丫头赔,不过是看她好玩逗她几句而已。他这辆兰博基尼可是限量版,要换零部件得先跟厂家预定,再从国外运过来。所有费用加起来,对普通人来说绝对是个天价,这女孩打一辈子工都不可能还得起。


而他,从来不为难女人。


不料那女孩却站到了他的车头前,张开双臂,固执地说:“请云先生留个卡号给我,我会把修理费打给你的。”


“不用了,我不缺这点钱。”云骁的语气依旧淡漠。


兰沁站着没动:“可我不喜欢欠别人的,麻烦云先生留个联系方式。”


云骁的嘴角略微向上翘了翘。有意思,这样拦在车前,死活非要给他钱的女孩子,还真是头一回遇到。


可是云骁身上根本没有名片一类的东西,因为发名片这种琐事,一向是由助理来完成的。而他今天只是出来参加一个朋友聚会,没让助理跟着。于是他想了想,说道:“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吧。”


“兰沁。”


云骁点点头:“想找我的话就来云氏集团总部吧,我会跟通知底下的人不要拦你。”


说罢,限量版跑车绝尘而去。


兰沁默默地在心里说:“好,我一定回去找你的。”


她回家简单处理了一下身上的擦伤,然后补了个觉,直到傍晚时分,才被好友夏彤彤的电话给吵醒了。


“喂,兰兰,吃饭了没?”


兰沁的肚子适时地叫了一声,她用手摸了摸:“还没,刚睡醒,快饿死了。”


夏彤彤知道她经常通宵赶稿,因此并不感到奇怪,只果断地说:“赶紧出来,咱们去吃大餐!”


作为一个吃货,听见“大餐”二字无疑是兴奋的。兰沁直接坐了起来,两眼放光地问:“你又遇到大客户了?”


夏彤彤的声音比她更激动:“是啊是啊!直接全款买了辆法拉利LaFerrari,哈哈哈,我赚翻啦!”


兰沁不懂这些具体的型号,不过看夏彤彤激动成这样,就知道提成肯定不少,她也跟着高兴。


两人很奢侈地去吃了顿泰国料理,餐厅环境很好,菜的味道也不错。当然,价钱也是贵到咂舌。


吃饭的时候,夏彤彤一直在眉飞色舞地讲那个客户,以及自己怎么向他推销的。兰沁一直安静地听着,末了微笑着说上一句:“我就知道,彤彤一定是最出色的导购。”


“那必须的!”夏彤彤非常豪迈地拍胸脯,满脸自豪。


“对了,”兰沁忽然想起今早的事情,“我今天不小心把一辆车的后视镜撞掉了,不知道该赔多少钱……”


“什么牌子的车?”


“不认识。不过我记得车标的样子……”兰沁形容了一下那个车标。


夏彤彤脸色有点沉重:“那是兰博基尼,挺贵的。”


兰沁听说过这个牌子,心里也有点打鼓了:“那、那换一个后视镜要多少钱啊?”


“这个不好说,如果不是限量版倒还好,不然的话……对你我来说就是个天价。你还记得那车长什么样吗?”


兰沁点头,记得倒是记得,只是不太好用语言来形容。于是只好向服务生要来了纸笔,凭记忆画了出来。好在她是个漫画家,美术功底很好,观察力也敏锐,不一会儿就将画好的图样,递到了夏彤彤面前。


夏彤彤一看差点哭出来:“兰兰啊,你闯大祸了!”


兰沁表情僵硬地问:“怎么了?”


“限!量!款!”


这三个字砸进耳朵里,兰沁的心猛地一沉。


夏彤彤简单地给她讲了讲,让她明白这种车哪怕换根螺丝都是很蛋疼的,要从国外运进来再换上,过程漫长不说,费用也很惊人。她大致估算了一下,报出了一个相当惊人的数字。


这下兰沁终于明白,自己的确是闯祸了。闯大祸了!


兰沁第二天就去了云氏集团总部,打算给云骁写个欠条。她没办法一次性还清那么多钱,只能分期付款了,但愿对方能同意吧。


漂亮的前台小姐很有礼貌地拦住了她:“请问小姐你有预约吗?”


“没有。不过云先生说只要报上自己的名字就行了,我叫兰沁。”


前台小姐冷笑了一下:“小姐,你真的很有创意。不过像你这样,试图混进公司见云总的人不计其数,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吧,别等我叫保安。”


兰沁有点生气,被当成一心傍大款的女人,换了谁都不会开心的。于是她的声音也冷了下来:“我没撒谎,云先生昨天就是这么跟我说的。也许他太忙,忘了通知你,你可以打电话问问他。”


前台小姐反复打量着她,觉得面前这个相貌只能算是清秀的女孩,身材也很一般,应该不可能是总裁新情人。于是便认定了她在说谎,准备叫保安过来。


这时桌上的座机忽然响了,她瞄了一眼,是总裁办公室的电话,赶忙接起,毕恭毕敬地问:“云总有何吩咐?”


“以后如果有叫兰沁的女孩要见我,别拦着。”云骁的头受过伤,记忆力有点问题,经常会忘记一些小事。不过幸好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从没因此影响过生意。


这一次,他庆幸自己没忘掉兰沁的名字,虽然他不太相信对方真的会来。


前台小姐闻言愣了一下:“云总,兰小姐已经来了。”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不自觉地有点抖,暗暗后悔,自己刚才不该态度那么差的。


“哦?”云骁似乎有点惊讶,但很快恢复淡漠的语气:“让她上来见我。”


前台小姐毕恭毕敬地挂了电话,看向兰沁的时候,笑容非常灿烂:“兰小姐,不好意思,刚才误会您了。云总请您现在上去。”


连敬称都用上了,这前后差距真大。兰沁勾勾嘴角,懒得跟她为难,只问了句:“几楼?”


“三十六楼。啊,我给您带路吧!”


态度变得真快,兰沁心里暗笑了一下,没说什么,跟着她坐电梯上去。


总裁办公室的面积大得有些夸张,云骁西装笔挺地坐在办公桌前,阳光在他的身上,笼罩了一层淡淡的光辉,像一个意气风发的年轻帝王。


兰沁坐在他对面,有一瞬间的失神,但是马上回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轻咳一声,直奔主题:“云先生,那个赔偿金……我可以分期付款么?”


云骁嘴角泛起笑意:“怎么,知道自己赔不起了?”


兰沁脸色僵硬地点头,干巴巴地说:“我、我会尽力的,只是时间可能会非常久……”


“不必。修理太麻烦,我不要了。”云骁淡淡地说。


兰沁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是不要那辆车了。上千万的车,说不要就不要啦?!

    ※男人出轨前的那些小动作,一看便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