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周海峰:“秦律令研究”后记

先秦秦汉史2019-07-12 16:10:12


“前言序言后记专题”

编者按:书、论文的前言序言后记,同学术论文大不一样,多包含作者真挚感情,所谓读其文知其人也!

今,我们组织“前言序言后记专题”,便是向学界推送一系列文章,让我们共同品味作者带给我们的感情振动,体味学人的精神世界!




 
(作者 周海峰先生近照)



四月的雨肆无忌惮地泼洒在象鼻咀山上,不知是否浸湿了汉王陵中的简帛。夜终于静下去了,局促的日子才刚刚开始。索性放纵一回,不思创新与雷同,也不管逻辑和证据,惟录此刻心迹,以作为这段求学历程之小结。

一、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与陈师通话已结束一阵,仍处在战兢惶恐之中。陈师又打电话过来叮嘱哪些地方仍需修订,哪些问题需要应对,和蔼可掬,犹若慈父。

2012年初,在伏师的劝诫下,在强大乡愁感召下,投考陈师门下。考前通过邮件将自己情况简要作了汇报,并希望当面得到指教,无奈陈师正在日本访学,直到面试前才见上一面。五月,雨天,书院大门前,邂逅拾级而上的陈师,见到我笑着说了一声,“不错,还是位帅哥呢”,这是师生间第一次交谈。

入书院前,所好者四书五经,唐诗宋词,版本目录,对简帛相关知识不甚知晓。陈师命我第一年熟读睡虎地秦简、张家山汉简、里耶秦简,其它诸事可暂时搁置一旁。2013年春季,陈师带领同门共读《秦律十八种》,轮流讲解,分享心得。参与其中的诸位师妹,在此次读简所得的基础上,分别以秦《金布律》、《田律》、《徭律》为研究对象,完成了自己的学位论文。

2013年暑假,远在汉堡的陈师将岳麓秦简所有释文发送给我,让我好好研读,有所发现及时汇报。整个暑假,天天对着这批散乱残缺晦涩难懂的材料,昏昏沉沉,偶有些许发现,激动不已,总是第一时间向陈师汇报,也不记得有时差这回事了。如今看来,这些所谓的发现真是太肤浅,而陈师每次回复都是“不错,加油”,“很好,继续”。

一年不过五十余周,而师生会面不下百回。或在简帛中心、或在机场车站,或在餐桌旁,或在院里曲径通幽的小道边。每周一次的读简会是雷打不动的,犹记前年夏天,骤降暴雨,路可行舟,雨具失效,浑身湿透,而研读依旧,待讨论结束时,阳气十足的男弟子们衬衫已干。为了岳麓秦简的如期出版,暑假、周末也不能安歇,陈师常驱车一小时赶到院里,与弟子们疑义相析,择善而从。每每讨论结束,陈师则自掏腰包,请弟子们到附近的馆子里改善生活,具体有多少回,已不胜计数。

习性好静,不喜交游,而学术增进又离不开思想碰撞。四年来,参加各类学术会议十多场,或远在北京、上海、兰州、长春,或近在重庆、武汉、长沙,陈师均亲自联络引荐,又以课题经费支助。年初,在陈师的鼎力支助下,偕同门二人,横渡海峡,赴中研院,结交岛内诸学人,观傅斯年图书馆海量藏书,如刘姥姥进大观园,着实让我这只“土鳖”大开了眼界。

论文开题以来,陈师不时询问进度,教我如何论述,出差回湘常以资料相赠,又将私人藏书搬到中心任我使用。院内事务繁杂,加之友朋来湘常不怕“麻烦”陈师,能由他自己支配的时间其实十分有限,故陈师在邮件中为我答疑常在凌晨以后。


(作者导师 陈松长先生)


入学不久,学制革新,为了减轻学生负担,社科博士发表论文之数从三篇C刊变成两篇:一篇重点权威期刊和一篇C刊。博士发权威期刊,是一场千年等一回的美梦。而由于陈师的鞭策、提携和爱护,美梦终成真,超额提前完成了学校要求的任务。

圈内不少朋友都说我是最幸运的,手里有数批别人梦寐以求的资料。而这份幸运全赖陈师的信任和关照,刚进学校就加入长沙五一广场东汉简牍整理小组,与泰斗级别的简牍整理专家李均明先生一起共事,受益匪浅。而后顺理成章地参与了岳麓秦简的整理,去年又成为走马楼西汉简牍整理小组成员。曾戏言道,待这几批简牍整理完毕,就算自己不成名成家,也会在学术史上留下一鳞半爪。

近两年来,购房买书,娶妻生子,费金颇多而收入有限,陈师每每慷概相助,使我得以潜心学术,无后顾之忧。

入室弟子近百的伏师,文集待刊时命我写跋,年少无知,东拉西扯了一番就交了过去。书付梓后,跋文几乎以原样忝列其中。从来只有老师给弟子作序,哪有硕士给博导写跋,待今日明白此节,后背阵阵凉意袭来。颠沛流离、教无定所的伏师,却从未忘记教导我这个已经毕业、难成气候的弟子,电话里常叮嘱我:学术欲圆,为人要方,不宜太用功,不宜久坐,不宜熬夜,不能因学业而不考虑成家之事……又搁下脸面,为我联系发表论文事宜。

学人得遇一良师,犹如草木再春,枯骨重生,而驽劣如吾辈者,常得伯乐垂青,鞭吾策吾,爱吾护吾,示以歧衢,情逾师生,幸甚乐哉!夫复何求!

相处四年的可敬的于振波老师,在只有一个学生的课堂上,为我解疑,赠我大作,教我读书,从开题到答辩,均给予学生不少建设性提议,这份关爱宜永远铭记。

远道而来参加论文预答辩或答辩的徐世虹先生、陈伟先生、李力先生、邬文玲先生,学养深厚,声播海外,而不顾诸事鞅掌,不辞舟车劳苦,拨冗参加答辩,提携点拨之恩,没齿难忘。

陈先生、徐先生在来参加预答辩之前就仔细通读了论文,提出了许多建设性意见,使我获益匪浅。尤其是陈先生为小文花费精力颇巨,所作批注不下五百处,小到标点符号、遣词造句,大到整体框架、论述方式,又或列出参考文献,或告知学术动态。陈先生金针度我之恩,将铭记于心。

近年来,同门答辩时,宋少华先生必前来指教,每次都能提出极好的建议,宋先生于陈门弟子之厚爱,不宜忘却。

“指穷于为薪,火传也,不知其尽也”,没有诸位老师的悉心教导和无私奉献,学统便无法传承,愿俱安康。

 

二、嘤其鸣矣,求其友声

“蓬生麻中,不扶而直”,求学廿六载,同窗数以千计,而真正意气相投,志趣相近的屈指可数。而正是这寥寥数人,每每想起,便有了继续前行的勇气和动力。

同室备战高考的黄涛兄,为入名校,四赴考场而终如愿。大学室友高健兄,为撰论文,数次出入战火纷飞的中缅边境实地考察,最终得以在《民族研究》刊文,提前取得博士学位。挚友舞艳,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却依旧执着地坚持文学创作和自己独特的教育理念,在榕城闯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师兄宋洁君,考博时为我提供住宿,给我做饭,教我备考;入学后常一起散步,交流学术,畅谈人生。宋兄人格之独立,看问题之深刻,逻辑思维之缜密,给了我不少启发。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于《中国史研究》上刊文,给了我震惊的同时也增强了我的信心。室友余明果兄,本从导师学机械,而后另起炉灶,专攻太阳能,学术勇气,令人敬佩。其看问题之通透,人文素养之高,让我汗颜。余兄替我修电脑,教我网购,请我吃饭,陪我聊天,在我愤世嫉俗时使我冷静,余兄不是兄弟,却胜于兄弟。

师姐张艳芳,推演八卦,潜心经学,将挣得的第一笔稿费赠我购书;师兄欧扬、李洪才,分甘绝少,砥砺激发,多方照顾,借钱出力;讨论学术时常各执一词,争得难分难解,或有言语冒犯,而二兄不以为忤。师妹晓朦、俊萍以及汉堡大学的史达博士,或费数日之功为我翻译摘要;或深夜挑灯为我核对引文,此俱当铭记。师妹旭英、王笑,天资聪颖,心直口快,只言片语或激发我写作灵感;每当我灰心气馁时,二人常予鼓励,此不当忘怀。师弟刘国庆,师妹魏明、刘欣欣,王园红低调务实,常驻中心,分担杂事,无怨无悔,为我节省不少时间。师弟梁栋,同门兼邻居,于生活上多有照顾。朱江兄本篆刻新秀,入中心以来,迎来送往,甘做轿夫马卒,替我分担不少,宜铭记心头。

文研院杨小亮兄,华政王沛兄、王捷兄,清华贾连翔兄、杨蒙生兄、程浩兄,吉大秦凤鹤兄,武汉谭竞男兄、高一致兄、雷海龙兄,复旦任攀兄,中山蔡一峰兄,市考古所罗小华兄、蒋成光兄、莫泽兄,市博物馆胡琼兄,市简牍馆杨芬兄、熊曲兄、雷长巍兄,书院的延瑞芳兄、苏俊林兄、夏亚平兄、夏福英兄、夏金龙兄……或惠赠资料,或行以方便,古风热肠,让人怀想。

此外,曾一起奋战,有着文学梦想而今成为人民公仆的海平、银科和文魁,同窗同乡,心心相印,有求必应。有我在处,必有念想。

“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正是这些同道和朋友的存在,让我不再孤独无依,让我不能轻言放弃,愿俱安好。

三、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溺爱的方式有很多种,“三十不立”,“有儿不养”便是父母对我溺爱的结果。

那双走南闯北,健步如飞,田埂上、树林里、建筑工地上均留下痕迹的腿,如今却要靠拐杖才能前行。小时候一直恨父亲心硬,别家小孩节假日里忙着玩,我却与他同起同落,插秧割稻,薅田刈草,挑粪担谷。常常是汗流浃背,筋疲力尽,只要一坐下就会睡着。当时,总盼着早点上课,或者天降大雨。然学期总是太短而暑假里晴天又太多。

早识人间疾苦是父亲给我上的第一堂课。五岁放牛,常被牛挤下池塘、稻田,嚎啕大哭;七岁挑担,肩上、后颈肿块频起,疼痛难当。夏日黄昏,天上的云彩总是那样诱人,当时不懂什么叫诗意,却向往远方。然遐想总是转瞬即逝,飞着的蚊虫,游着的蚂蝗,挥之不去的疼痛总是那么轻易地让人清醒。冬天有冬天的活,象闰土在雪地里用秕谷捕捉麻雀的事极少有,只是在雪天去山里追了一回野兔,大部分时间里上山砍柴火,下地打猪草,运气好时也代替妹妹放牛。

仍清晰记得九〇年夏天某个清晨,天蒙蒙亮就被从被窝里叫醒,晕晕乎乎到了田边,当时尚未学会割稻子,母亲顺手从旁边取了几捆干稻草,让我再睡一会。那一抹稻草的清香,让我至今难以忘怀。2003年夏天双抢,一担百二三十斤重的稻谷刚上肩,忽降大雨,躲避已来不及,加之天色已晚,索性继续前行,田埂路越来越滑,担子越来越重,雨水混着汗水,镜片模糊,真正体验到了什么叫举步维艰。父亲在前面走,他挑的更沉,他没有放下来,我只好咬牙跟着。稻谷挑到家里,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让自己的孩子干这事。

九二年家里有了电视,邻家小孩常跑来看,而每晚九点以后我总被母亲强制入睡。隔墙听声音,心里忒委屈。刚上学那会,简直在看电影,放学以后看牛的特权被取消了,坐在缝纫机前写字,母亲在后面教,由于脑子不开窍,常被揍得哇哇叫,“2”字不知学了多少天才会写,真够二的。每次出门求学时,母亲总要送我去镇上,包里面被塞满各种吃食。电话中对我讲得最多的几句话就是:“家里很好,不要担心”,“注意休息,不要太用功,大不了回来当农民”,“还有钱用吗”。

因外公是右派分子,成绩优异的母亲只念了三年书就辍学了,而在我心里她是最好的老师,最伟大的母亲。母亲曾对我说,“好几回想寻死,一想到你们兄妹如此听话又不舍”。为了我有一个好的学习环境,她放弃了去深圳打拼的机会。而如今,母亲终于来到了城市——囚笼,晕车、怕电梯、不习惯说普通话、左邻右舍不相往来,整天窝在狭小的房间内,洗菜做饭、替我们照顾小孩。

在农村,靠勤劳致富已成往事,但的确是解决温饱的不二法宝。由于父母起早贪黑,不辞辛劳,我没有辍学,也没有因为学费之事求过人。自小知道读书的机会来之不易,自然比同学们努力那么一点点,也多亏了这一点点累积起来,成就了今天的自己。受益于父亲的“军事化”训练,至今为止,定力、体力要比同龄人强一些。学术既是体力活,又是脑力活,拙尚能以勤补,况且有些事无需多少天分,而懒惰的聪明人往往一事无成。在农村看惯了春耕秋收,知晓所谓的自然,并非理所当然,全凭努力得来。

父母赐予生命,育我成人,给了我强健的体魄,为我的学业、购房、婚事、育子耗尽了积蓄和心力,恩重于天,愿父亲早日康复,母亲尽早适应城市生活。

可能是老天眷顾,岳父母不但认可了我这个呆痴落魄的女婿,且对我好得无以复加。白送我一女儿,还搭上了价值不菲的嫁妆;每与妻争吵,他们也总是向着我。岳父丢下广州的活,跑来给我们装修房子,一呆就是三个月,大事小情,一手操办,使我得以潜心学业。儿子出生,岳母丢下工作前来照顾,常常累到腰酸背痛。岳父母就是我的亲父母,愿二老安康。

 

四、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如果有一天,一个长相一般不是很熟的女生冒昧地对你说“你做我大哥吧”,一定要断然拒绝。因为这很可能是一个美丽的“陷阱”。有时候,男人的面子和所谓的绅士风度会带来无尽的故事。我们的故事就是从“大哥”开始的。“我要是有你这样一个有才的大哥就好了呵呵”,妻子尚是我同学时在QQ里试探性地说道,“好呀!我不怕多一个小妹”。就这样,没过多久,QQ升级为电话,先是几个月一次,最后成了一天好几次。再以后,就成了恋人,成了夫妻。

人生真是奇妙,原本只是认识,总共也没说过几句话,数载之后,却成了日夜厮守的人。高中时各自忙于备考,相见而不相识;加之年少轻狂,自以为是,以貌取人,几人能入法眼。念大学时,一个在大海之南,一个在辽河以北;读硕士时,一个在风景如画的姑苏水乡,一个在漫天黄沙的金城兰州。一个修外语,一个攻中文。一个务实,一个务虚。原本没有交集的两个人,居然走到了一起,真是造化弄人。

你喜欢笺纸和墨迹的混合香,我就不时给你写信,正好练就我无病呻吟的本事。我喜欢藏书但不太看书,你却将《周礼正义》买下来为我庆生。美其名曰请你来兰州看看,你回去以后马上给我汇款,还给我买了新衣裳。假期里,你用做家教所得请我来海口、苏州,一住就是数十天,带我到天涯海角亚龙湾,陪我逛万景山庄狮子林。好菜好饭,好言好语。那真是人生难得的惬意时光,你白天出去家教,我在家里看书写诗,你不懂平仄,我就译成现代诗。

你曾质疑读书的意义,还怂恿我报考公务员,我也以无用之用答复你,并真得参了考。事实证明,你改变不了我;我也不能完全说服你。你早有了稳定的工作,我却依然要靠国家的补助度日;你原本可以找一个有一定经济基础的男人结婚,我也可以继续沉浸在象牙塔内不问世事。

你说自己最相信第一眼就看中的东西,我嘲笑你为何不多看几眼再选,你说要忙于挣钱没时间看。你问我为何不找一个如花似玉诗书谙熟的女子为妻,我答曰湖南简帛太多没有时间风花雪月。

我把补助款买了书,将书架排满,没钱时就来湘潭蹭吃蹭喝;你骂我饿死活该却总是偷偷往我皮包塞钱,还给我买了价值不菲的《秦简牍合集》。

你嫌弃我不挣钱,却又让我不要分心。你抱怨我不管小崽,却又催促我快来学校。你的话,究竟那一句是真,那一句是假,我的心听得清。

你不只是我的同窗,不只是我的小妹,不只是我的妻子,而且是系在我心头难以割舍的结。愿与你一道看红尘万种,潮起潮落;愿与你一起品酸甜苦辣,人世百味;愿与你一起慢慢变老,数着彼此头上的银丝。

 

五、惟楚有才,于斯为盛

这是一座与历史结缘的庭院。出入其中的人或创造历史,或撰写历史,或研究历史。就是麓山脚下这座不起眼的院子,曾得多朝帝王赐匾赐书,朱熹、张栻在此论辩,阳明先生在此布道。王夫之、陶澍、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郭嵩焘、魏源、蔡锷、杨昌济、程潜、杨树达、蔡和森、谢觉哉等都曾在此求学,张栻、王文清、吴荣光、王先谦、梁启超等均于此教授。这里还是陈寅恪儿时常去玩耍的地方。

青瓦白墙黄琉璃,绿叶红枫细流水,宛若仙境兼人才辈出,故不分寒暑,游人如织。而熙熙攘攘中却有一批学者领着一群学生,在此安静地研经论史,固守文化高地。这里有一流的经学史家,一流的理学史家,一流的简帛学家,一流的礼学史家,一流的思想史家,一流的书院史家,一流的科举史家。这里不时有国内外顶级专家前来演讲,精彩纷呈,应接不暇。这里不时有各种高品位的艺术展,这里还是各种高档文化节目的表演和录制场地。于此地求学,乃三生之幸,聚灵气,长知识,增定力,去浮躁,开眼界,促思索。

书院的老师均平易近人,学生俱以师兄弟称,师生之间,学生之间,相处融洽,相聚以义。这里的师生既读圣贤书,又为当下事。没有陈师和朱汉民老师顶住重重压力从香港抢救回这批简牍,国宝级的文物将化为泡影,就不会有日后名扬四海的岳麓简,更不会有肖粲师姐破天荒的百优论文,也不会有我这篇不成样子的稿子。

四年以来,得院内诸老师关照,教诲襄助之恩当铭记心间,让我冒昧地写下这些老师的名讳:朱汉民老师、肖永明老师、孙敬平老师、陈戍国老师、王勇老师、许道胜老师、李清良老师、姜广辉老师、邓洪波老师、李兵老师、杨代春老师、钱永生老师、向桃初老师、石荣传老师、黄春艳老师、陈仁仁老师、段欣老师、张晓玲老师、车今花老师、郑明星老师、黄沅玲老师,谢丰老师、潘彬老师、王本玉老师、孙思旺老师、张伶伟老师。

书院大美,乃造化之功;书院大名,赖师生聚攒。愿书院明天更好。

 

长沙,简帛研究者的“麦加”,我愿将一生的激情、满腔的热血和微不足道的心智,全部挥洒在这条朝圣之路上。

 

           2016年4月25、26日于湖大南校区第十学生宿舍

                            2016年6月15日修订



 

 “先秦秦汉史”公众号正在推送“前言序言后记专题”,本专辑由周海峰、游逸飞负责策划组稿,期待大家有相关文章都可发来(xqqhsyj@126.com)。让学术有情怀的飞扬起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