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青春的名义》第386-390章

微姐小说2019-01-01 03:24:34

第386章 你们更没礼貌

老六听到这里,握着勺子的手一下子顿住了,不过脸色却丝毫没有变化,只是嘴上叹息道:“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兄弟,瞒着他让他替我送死,是我这个当老大的不对。”

权忠急忙道:“六哥,您这是说的哪里话,兄弟们跟你出生入死,忠肝义胆,没一个怕死的,哪一个不肯为六哥而死啊,别说是阿健,就算是换做任何一个人,哪怕是我,六哥让我替您去死,我保证也毫不犹豫。”

老六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不过还是摇头,叹道:“行了,一会儿事情结束了,你给阿健家里人拿一百万过去,当做安家费。”

他说这话的时候,丝毫不觉得一百万太少,反而觉得是自己莫大的恩赐。

权忠点点头,要退出去,老六摆摆手,道:“还没吃饭吧,来,坐这儿一块吃吧。”

权忠赶紧哎了声,走过去跟老六坐在一起,吃起来饭。

吃完之后,老六往后面的椅子上一靠,点了根烟,问道:“小风说在哪儿动手啊。”

权忠急忙说道:“风哥说出了郊外,到了人少的地方就动手,警队那边他也都打点好了,说绝对不会出问题。”

老六点点头,抽了会儿烟,问道:“几点了?”

权忠赶紧掏出手机看了眼,说道:“这个点儿应该差不多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风哥肯定已经把他干掉了。”

老六嗯了声,说道:“给他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权忠赶紧掏出手机给长发男打了个电话,但是电话那头响了没两声,立马就被挂断了。

因为开的是免提,所以听到电话被挂断后,老六脸色瞬间一变,隐隐有些担忧,问道:“怎么回事,再打!”

权忠赶紧要拨回拨,可是此时电话突然震了一下,权忠面色一喜,冲老六道:“六哥,风哥刚发短信过来,说事办成了,那小子解决掉了,不过事发后附近的警察立马就赶过去了,这会儿有警察在,他才没敢接电话,问我们在哪儿,说一会儿结束之后,直接过来。”

听到这话,原本包间里紧张的气氛顿时缓和了下来,老六脸色瞬间红润了许多,松了松领子上的扣子,问道,“他不是知道我们在这里吗?”

权忠急忙道:“但是我们没告诉他是哪个包间。”

老六这才摆摆手,示意权忠告诉长发男现在的包间。

一旁的胖子和秃头男也露出了笑脸,轻松了许多,一人点上一根雪茄,胖子笑道:“怎么样,老六,我早就说过吧,这小子这次就算命再大,也得完,我可是大功啊,你得好好谢谢我。”

秃头男吐了个烟圈,笑道:“就是,瞎担心,咱哥几个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什么时候栽过。”

老六也要了根烟,吧嗒吧嗒吸着,笑着说:“晚上碧泉宫,找几个雏儿,我请客。”

胖子和秃头男俩人面色一喜,立马发出了猥琐的笑声。

但是他们的笑声笑到一半便戛然而止,因为包间门口突然发出一声巨响,紧接着整个玻璃材质的包间门应声而碎,击碎的轰进了屋里,砰呤飞到了地上和桌子上。

包间的人吓的立马跳了起来,一脸惊恐的朝着包间门外望去,只见包间门口走进来两个人,其中一个人缩着头脚步有些踉跄,似乎走路有些费劲,而另一个人则昂首挺胸,神态自然,每一步都走的很从容。

看到来人之后,所有人脸上的惊恐瞬间炸开,眼睛和嘴巴也不由得张大了,因为此时站在他们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我和满脸是血的长发男。

我扫了眼包间里的人,面带微笑道:“不好意思,进来的有些鲁莽,打扰诸位吃早饭了。”

说完我将一旁的长发男往前一推,他整个人一踉跄,立马扑在了桌子上。

我拍拍手,缓缓道:“不过诸位好像比我更没有礼貌,我只不过是要求跟六哥见一面,但是六哥却送给我一个这么大的礼,好像有些过分了吧。”

说完我的眼睛鹰一般扫向了对面的几个人,冷声道:“谁是老六,站出来!”

……

半个小时之前,我坐在吉普车里,正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一下子被颠醒了,扭头往外面看了一眼,见已经走到外环了,而且还是一条没什么人的小路,不禁有些纳闷起来,揉了揉眼,准备发问,但是此时我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异响,是那种很小的吱吱声,声音很微弱,因为我头靠在座椅上,所以才能听到。

我赶紧将耳朵贴在座椅上,仔细的听了听,发现声音更加的清晰了,就在座椅下方,而且吱吱声正越来越急促。

我面色一变,瞬间有股不好的预感吗,虽然我没有具体接触过,但是能够听出来这种声音像极了那种定时炸弹,我猛地回过头去,只见后面长发男开的那辆吉普正急速的减速,离我们越来越远,我急忙回头望向前方,发现前面的那辆车也正以极快的速度远离我们。

不好,我心里暗道一声,二话没说,一脚蹬地,整个人迅速的撞开车门飞了出去,身子在空中翻了两下,接着一把按住地面稳了下来。

与此同时,在我身后传来一阵震天的巨响,那辆吉普车瞬间被火焰吞没,狠狠的撞到了一旁的防护栏上。

这时一前一后的两辆吉普车瞬间停了下来,车上的人也都跳了下来,长发男远远地看着我,见没炸到我,骂了声草,接着伸伸手,跟在他身旁的那个人立马从车里抱出两把机枪,其中一把扔给长发男。

他们两人二话没说,抱着机枪对准我就是一阵突突,我所在的地上顿时尘土飞扬,整个草地也都被打烂了。

但是突突了半天,他们俩才瞬间愣住,因为他们突然发现我竟然早就已经不见了。

就在他们惊恐的寻找我的身影的时候,我从身后一左一右的勾住了他们的脖子,叹息道:“哎,打坏了这么多的花花草草,你们真的觉得好吗?”

第387章 恐怖的身手

我话音一落,他们两人身子吓得一震,猛地转过头,跟看鬼似得看着我。

长发男愣了片刻,率先反应了过来,立马一转身,枪口对着我就是一梭子。

但是就在他的枪口对准我的时候,我又瞬间诡异的消失了,所以他这一梭子便全部打到了他手下的身上,那人未来得及发出惊呼,便满身是血的倒在了地上。

长发男见我瞬间又跟鬼似得不见了,立马转头四下寻找着,脸上说不出的惊恐。

此时前面那辆车上的俩人也已经下来了,立马朝长发男这边跑了过来,一人手里拿着一把手枪,还未跑到跟前,便指着车顶大喊道:“风哥,风哥,他在车顶上。”

他俩话音一落,长发男慌忙转头朝车顶看来,但是车顶上空空如也,压根没有半个人影。

对面那俩人立马又惊呼道:“风哥,风哥,他在你身后!”

长发男猛地一个转身,身后亦然没有丝毫的人影,他脸上已经满是汗水,整张脸也苍白一片,神情说不出的惊恐。

那俩手下大叫道:“风哥,风哥,他一直在你身后呢,在你身后!”

长发男再次猛地一个转身,但是身后依然没有人,他惊恐万分的大吼道:“放你妈的屁,人呢,哪有人!”

“风哥,他一直紧紧的贴在你身后!”

那俩人说话的语气中也带着无尽的恐惧,而且声音中已经有了颤音,两个人眼睛的瞳孔陡然间睁大,那神情简直就跟见了鬼一般。

其实他们两人说的不假,我一直贴在长发男的身后,他动,我也动,相比较我的速度,他简直就如同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慢的要命。

长发男再次猛地转过头来,这次我没有动,在他转过身来后面对面的看着他,他神情猛的一变,满脸大汗,举起机枪,大叫着朝我扣下了扳机。

一阵激烈的枪声过后,他才冷静下来,仔细一看,面前哪还有我的影子,而他对面的那两个手下,已经倒在了血泊中,没了丝毫的动静。

长发男的冷汗跟雨水一般从头顶呼呼的直往下流,无暇孤寂他那两个手下,咕咚咽了口唾沫,四下寻找着我的身影。

“不用找了,我在这儿。”

我冲他招了招手,懒洋洋的喊了一句。

他听到这话才猛地转过头来,见我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吉普车的车顶。

他二话没说,再次扛起机枪,朝着我打了过来,而我这次巍然的坐在车顶,没有动弹分毫。

因为我已经算准了,刚才他那几梭子出去,子弹早已经被打没了,所以他按了几下扳机,见没子弹了,赶紧转身冲到车前要去找子弹,但是我此时已经从车上跳了下来,一把将他的枪夺了过来,接着双手用力的一掰,枪管瞬间弯成了一百二十度,接着再交还给他。

他脸上已经毫无血色,满脸震惊的望着我,动也不动,似乎有些被吓傻了。

我淡淡的一笑,缓声道:“别怕,只要你帮我找到老六,我就不杀你。”

我话音一落,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有些惊恐的拿眼神询问了我一下,我点点头,示意他把手机掏出来,他没敢有丝毫的迟疑,急忙把手机掏了出来,手有些微微发抖,低头看了眼手机屏幕。

我见上面显示权忠,皱眉问道:“这人是谁?”

长发男颤声道:“是,是,是……也是六哥的手,手下,这会儿估,估计跟六哥在一起。”

我点头想了想,接着将手机拿过来直接按掉了,我打开车门,说道:“开车,带我去找老六。”

长发男扭头看了眼他倒在血泊中的三个手下,已经远处已经报废的汽车,迟疑一下,还是上了车,发动起车子来后,告诉我他知道老六在国宾酒楼,但是不知道在哪个包间,让我给权忠发短信问一下。

我皱了下眉头,手立马伸过去,掐在了他的脖子上,冷声道:“你确定自己不知道他的包房?要是敢跟我耍小手段,信不信我随时都能杀了你。”

他一定脸色陡然一变,急忙结结巴巴道:“大,大哥,我不敢,不敢,不敢啊,我要是敢骗你,让我立马不,不得好死。”

我打量他一眼,这才低下头,以他的口气编了条短信,告诉权重现在警察在,所以不方便接电话。

我发过短信去那边很快就回复了我,我这才放下心来,催促着长发男快点开车。

长发男路上跟不要命似得,见到红灯也不停,一个劲儿的硬闯。

我怕他这样会引来警察,立马掐住他的脖子,冷声道:“别给我耍小手段,你开这么快找死吗?”

长发男一脸苦色道:“不是你说开,开快点的吗。”

我皱眉道,“那现在慢一点。”

虽然长发男慢下来了,但是我们最后还是以极快的速度到了国宾酒楼,为了防止有人在酒楼门口放哨,我让他在老远的地方就将车子停了下来,接着我们两人朝着酒楼走了过去,我让他走在前面,假装办完事回来,而我则跟在他身后,假装是他的小弟,告诉他他要是耍一点花招,立马就要了他的命。

因为刚才见识过了我的恐怖,所以现在长发男无比的听话,老老实实的带着我进了酒楼。

我设想的没错,果然楼下有人守着,见到长发男后都恭恭敬敬的叫了声风哥,长发男嗯了声,也没说话,带着我急匆匆的朝着电梯走去。

因为这些小弟都没有见过我,所以也没有起疑心,只当我是长发男的手下,打量两眼便自顾自的聊天去了。

等我们上了酒楼之后,便发生了上面那一幕。

在我带着长发男冲进去之后,所有人都没有缓过神来,我冷声道:“谁是老六,站出来!”

估计是因为被我的气势吓到了,整个场地鸦雀无声,不过胖子和那个秃头男倒是有些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了站在中间窗前的光头男子。

第388章 不过凡人

虽然没有人说话,但是一切已经一目了然。

我昂了昂头,面带微笑道:“你就是老六?”

老六脸上的肌肉跳了跳,一脸阴沉的望着我。

我见他不说话,自顾自的将面前的一把椅子拖过来,一屁股坐下,翘起二郎腿,看了眼桌上的食物,皱眉道:“大早上的吃这么油腻啊,不怕消化不良吗?”

说着我将扑在桌上的长发男推到地上去,接着抓起茶壶,往嘴里倒了点茶水,漱了漱口,噗的一口吐到了旁边的胖子脚下,胖子吓得立马跳了起来,迅速的往后退了几步,死死地贴在墙角,面色苍白,冲对面的秃头男道:“秃子,刚才你不吹牛来着吗,赶紧让你手下那个变态对付他啊。”

胖子说的变态指的就是秃头男背后那个满脸伤疤的男子,在我进来之后,他两只阴冷的眼睛便如钩子一般抛到我身上,始终未离开半分,如果仔细看的话,他的眼中除了杀气之外,竟然还带着一丝兴奋,兴奋自己竟然会遇到一个如此强大的对手,或者说,唯一可以算的上是对手的人。

但是胖子说完那些话之后,伤疤男并没有丝毫的动容,似乎压根没有听他的话,只是直勾勾的看着我。

胖子说完话之后,秃头男犹豫一下,看了眼老六,接着扭头冲一旁的伤疤男低声说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话,伤疤男这才点了点头,朝前垮了一步,叽哩哇啦的冲我说了两句话。

我眉头骤然一挑,虽然我听不懂他的话,但是我已经判断出来了,他说的是日语,看来他似乎并不懂中文,怪不得刚才胖子说话他都没有反应。

我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缓声道:“听不懂,说人话。”

伤疤男皱了皱眉头,扭头望向秃头男,秃头男没翻译,冷声冲我道:“臭小子,死到临头了还不知道。”

说完他一扬手,示意让伤疤男杀我。

未等他的手落下,我赶紧冲他一扬手,打断了他,不紧不慢道:“你这个意思是说要替老六出头?也就意味着你要正式与我为敌?你可知道这么做的后果?”

秃头男的手陡然间顿住,有些迟疑的扭头看了眼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长发男,顿时迟疑了下来。

饶是他没有见过我的身手,但是现在看到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长发男,便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五个人开着三辆车去接我,车上按有炸弹,他们手中还有机枪,结果我毫发未伤,他们五个人回来的却只有长发男,而长发男此时还已经昏了过去,由此足以判断出我的能力有多么的变态。

见秃头男迟疑了下来,老六的脸色瞬间一变,冲他使了个眼色,胖子也看了他一眼,秃头男这才下定了决心,冷声道:“就是要跟你作对,老子混这么久,什么阵仗没见过。”

说完他就要下令让伤疤男跟我打,我再次举举手,指了指他,说且慢。

秃头男脸一板,眉目间有些欣喜,说道:“怎么,你怕了?怕了就赶紧求饶,说不定我们会饶你一命。”

我摇摇头,笑道:“你想多了,我只是觉得既然碰到了对手,就想好好玩玩,你告诉这个日本人,一会儿我就坐在椅子上跟他打,如果我离开椅子一步,就算输。”

秃头男冷笑一声,说道:“好,这可是你自己要找死。”

说完秃头男转身朝伤疤男低翻译了几句,伤疤男脸色不由一变,颇有些吃惊的望向我,嘴里叽里咕噜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秃头男皱着眉头也厉声跟他说了几句什么,伤疤男望向我的眼神突然间变得更加阴冷起来,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将我击倒,眼神中似乎还带着一丝羞怒,一种被侮辱的羞怒。

我毫不在乎他的眼神,一脚将桌子踹开,接着端坐在中间,挑眉望着他,冲他招了招手。

他双手捏了几下,脖子稍微转着活动了活动,接着立马一个蹬腿,速度飞快的朝我冲了过来,同时右手发力,如猛虎下山一般,带着雷霆万钧之力朝我头上砸了过来,在他的拳头快到跟前的时候,我都听到隐隐的风声。

但是原本敲着二郎腿端坐在椅子上的我,在他的拳头砸过来的刹那,我突然诡异的换了一个角度,脑袋正好不差分毫的躲过了他的拳头。

他面色陡然一变,似乎被我的速度所惊到,不过能看出来他是个顶级的高手,虽然惊讶,但是身形却没有丝毫的迟疑,拳头再次狠狠的朝我头上砸了过来,我微微的一昂头,轻轻的打了个哈欠,再次躲过了他的攻势。

虽然他的速度较之普通人,甚至可以说是在习武的高手中都是一等一的,但是奈何他碰到的是我,在我眼里,他的速度要比长发男他们快的多,如果说长发男是七八十的老头,那这个日本人可以说是一个二十来岁,身手敏捷的年轻人了,但是归根到底,他也只是个凡人,所以我对付他,并没有太吃力。

此时我也终于体会到了那几个臭道士为什么说我凡人了。

伤疤男见我再次轻描淡写的躲开了,有些恼羞成怒,打出来的拳头没再往回收,而是狠狠的朝下坠了过来,我这次没有躲,而是轻轻的伸出手,托住了他的拳头,没错,是托,就好似轻轻的接住了一个下落的气球一般轻松,且毫不费力气。

伤疤男脸色陡然一变,眼睛陡然间睁大,望着我接住他拳头的手,用有些蹩脚的汉语说道:“不阔能。”

我皱了皱眉头,淡淡道:“呦,你还会讲汉语呢,那是不可能,告诉你,我大中华天朝地广物博,没有什么不可能。”

话音刚落,他再次大叫一声,被我拖住的手猛地一提,再次一拳朝我打来,我轻轻的一歪头,再次轻松的躲了过去,但是我没有注意到的是,他另一只手狠狠的朝我腹部捅了过来,同时手指间藏着一根银晃晃的钢针。

第389章 硬气

他先前的那一拳就是为了这一招做准备,他以为自己做的很隐蔽,所以在他手中的钢针朝我腹部扎来的时候,他眼角已经溢出了得意的微笑。

因为我坐在椅子上,所以我的身子无法移动,在他手里的钢针扎过来的时候,我的身子依旧动也没动,所以他这一针结结实实的穿透了我的衣服。

不过他的脸色陡然一变,无比吃惊的望着我,因为他的钢针虽然穿透了我的衣服,但也仅仅是穿透了我的衣服而已,根本没有碰到我的皮肉,像他这种高手一定知道钢针插入人体的感觉,所以在钢针扎空的刹那,他一瞬间便意识到不对了。

不过让他惊奇的是,他的钢针分明是照着我腹部的中间扎来的,为何却再次扎空了。

我淡淡的叹了口气,虽然他没有问,但还是大慈大悲的解答了他的疑惑,淡淡道:“因为你的速度还不够快。”

话音一落,我的手轻轻的一挥,照着他脸反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他压根都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在巨大的力道冲击下飞了出去,因为包间空间太过狭窄,所以他砰的一声摔在了后面的墙上。

整个包间里顿时鸦雀无声,秃头男、胖子、老六三人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的难看,他们以为的唯一能挡住我的人,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我坐在椅子上几乎动也没动,这个所谓的高手竟然连我的皮毛都没有伤到,而我看似毫不经意的一巴掌,竟然将他扇的北都找不到了。

胖子沉声道:“秃子,这就是你找来的东瀛第五高手,竟然这么的不堪一击,多半是来骗你钱的吧?”

秃子也急了,冲伤疤男大声喊了几声,似乎是要他抓紧爬起来对付我。

伤疤男这一下子摔得不轻,整个左脸已经肿了,轻轻的晃了晃头,接着踉跄着爬起来,稳住身子,大喝一声,再次朝我扑了过来,同时两只手中都多了一根小指粗细的钢针,面色凶狠的朝我胸口扎了过来。

刚才扎我的腹部没有扎到,所以他现在扎我的胸口,他知道我的腹部虽然能缩,但是我的胸一定缩不了,而且现在他是两只手里都有钢针,我能躲的了一根,绝对躲不开第二根。

一旁的老刘和秃头男他们也都捏紧了拳头,满脸兴奋,似乎也都认定这一次我必定躲不过去,知道我坐在椅子上,如果不想死的话,就只能起身,所以我如果起来了,那自然便算输了。

看着两根钢针越来越近,我面色依旧无比的平淡,在伤疤男扑过来的间隙,我翘着二郎腿的脚轻轻一踢,正中伤疤男的左膝,他身子猛然一偏,拿着钢针的手也微微一偏,一根贴着我的腋下传过去,另一个贴着我的侧腹穿了过去,都紧贴着我的皮肤,但是却丝毫都没有伤到我。

他面色大惊,不知道我用了什么魔力,为何这轻轻的一踢,就分寸掌握的就如此好。

大惊之下他反应到也快,见两只手从我身旁两侧穿了过去,便直接往中间一环,一下紧紧的抱住了我,用出了吃奶的劲儿想要将我抱起来,但是我却稳稳的坐在地上,丝毫未动。

这是化境第三层里的一招,跟武侠小说里的千斤坠差不多,以灵力运功,使得自己的脚底产生巨大的吸附力,牢牢的吸附在地上。

所以任由他怎么用力气,也始终抱不起我来。

我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干嘛啊,一个大男人的,搂搂抱抱,多难堪。”

话音一落,我头猛地一低,狠狠的撞到了他的头上,他身子一软,噗的跌在了地上,瞬间没了声息。

老六、秃头男和胖子三人面色皆是大变,这次要比上次变得还要厉害,脸上已经全无血色,三个人下意识的靠在窗前或墙角,动也没有动,至于一旁的权忠,吓得双腿已经抖了起来,但是他的手却不经意的伸进来裤腰里。

我轻轻的用脚一挑,刚才伤疤男落在地上的钢针立马迅速的飞了出去,叮的一声钉在了权忠头侧的墙上,权忠吓得打了机灵,我淡淡道:“别掏枪,否则你还没开枪就已经死了,出去吧,拦住你们的人,别让他们进来送死,我跟你们的老大有事情要谈,在外面替我们把好门。”

权忠战战兢兢的扭头看了老六一眼,老六冲他使了个眼色,他立马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我知道,老六的意思是让他出去叫人,但是我压根不在乎,等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吩咐他一会叫俩人进来把地上的这俩人拖出去。

他出去没一会儿,就进来几个人把长发男和伤疤男拖了出去,整个包间这才宽敞了许多,我将桌子扶了扶,冲老六他们做了个请的姿势,说道:“三位请坐。”

他们三个脸色阴沉,似乎有些胆怯,见我暂时没有要为难他们的意思,这才缓缓的在我对面坐了下来,一脸谨慎的望着我。

我捡起地上的烟,自己掏了一根点上,接着将剩下的扔给他们,缓缓道:“六哥是吧?我想问问为什么,我只过是想要见你,你为何要派人杀我呢,又是炸弹又是机枪的,这未免有些太不厚道了吧。”

一旁的胖子和秃头男都没有说话,不过将目光投向了老六,其实他们只知道老六要杀我,不知道老六为什么要杀我。

老六沉默片刻,眼神阴冷的冲我道:“我不杀你,等着你来杀我吗?”

我笑了笑,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要杀你了?”

老六冷笑道:“别装了,我知道上次我让权忠去绑的那个女人是你的女人,所以你找我,不是为了报仇,还能是什么?”

我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不错,我确实是因为这件事找你,但是却不是想要你的命,我想要的,是背后那个雇用你的人的命。”

老六嘴角斜着挑了挑,道:“对不起,道上的规矩,无可奉告。”

第390章 不是他死,就是你死

我皱着眉头点点头,有些讥讽道:“怎么,现在跟我讲江湖道义了?霸人妻女,杀人如麻的西环老六也开始跟我讲道义了?”

老六脸色铁青,沉声道:“小子,我明着告诉你吧,别看你身手不凡,现在杀我也可以说是易如反掌,但是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动我一指头,我背后的人,定会让你死的比我惨十倍百倍,同样,还有你的家人,他们一定会生不如……”

他话未说完,立马便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的嘴此时正用来惨叫。

他最后一句话还未说完,我眨眼间已经掠到了他的身后,同时我还不忘摘下墙上的钢针,掠到他身后之后一把抓起他的手,狠狠的将他的手扎到了桌子上。

所以,现在的他,已经说不出那些张狂的话了,只能张着嘴惨叫。

两边的胖子和秃头男早已吓得脸上没了血色,恐惧的望着我,张着嘴大气都不敢出。

我紧紧的握着手里的钢针,俯身在老六耳旁说道:“别跟我玩这一套,你背后就是天王老子,也照样救不了你,乖乖听话,是你唯一能做的选择。”

这时的老六眼中已经没有了刚才的自信,满是惊恐的望着被钉如桌子上的手,看着血缓缓的顺着钢针往外渗,整个脸都吓白了。

如果放在十几年前,他还是个愣头青的小混子的话,或许这一幕吓不住他,但是经过这么多年的养尊处优,他的血性早就已经没了,所以此时的他看到自己的恐吓不住我,他的命也随时可能会送在我手里,他终于怕了,这个在西环人眼中让人不寒而粟的魔头此时也终于体会到了恐惧的滋味。

我冲一旁的胖子挥了挥手,示意他站起来,他赶紧站了起来,老老实实的缩在一边,动也不敢动。

我将他的椅子拖过来,在老六身旁坐住,勾着他的脖子淡淡道:“老六啊,我说过,我不是来针对你的,只要你老老实实的跟我合作,我保证不伤你的性命,但是原本我客客气气的找你合作,你却这么对我,有些说不过去吧。”

老六紧紧的抿着嘴,睁大了眼睛望着被钉如桌子上的手,脸上的肌肉也因为疼痛不停的跳动着,有些吃力的张嘴到道:“我不能告诉你,否则,我照样也活不了。”

我淡淡道:“我不用你告诉我是谁,因为我知道他是谁,雇用你的人,叫蒋天心,对吧?”

老六面色没变,眼神有些茫然,似乎不知道蒋天心这个名字。

我见他不像装的,顿时也有些犹豫,不过我坚信,除了蒋天心,不可能有其他人,所以我便把蒋天心的容貌跟他形容了形容,他听完这才面色一变,我便知道,我猜对了。

老六见我胸有成竹的样子,知道瞒不过我了,只好叹了口气,道:“你竟然已经知道了,那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我平淡道:“因为我不知道他在哪儿,所以我需要你帮我找到他。”

老六紧紧的抓着自己被钉住的胳膊,摇摇头道:“我不知道他在哪儿?”

我皱眉道:“这个好办,他怎么联系的你,你就怎么联系他。”

老六脸色有些痛苦道:“他是通过中间人联系的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联系他。”

我没说话,手轻轻的伸出来,压在了扎在桌上的那根钢针,缓缓的动了动,轻声道:“既然你不知道,那你就只能替他死了。”

老六疼的闷哼了一声,紧紧的咬着牙,咕咚咽了口唾沫,说道:“好,我想想法子。”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声音人似乎不少,我淡淡道:“你的援兵到了。”

老六脸上一慌,冲胖子使了个眼色,说道:“胖子,出去告诉他们一声,让他们滚。”

胖子赶紧点点头,立马转身出去了。

我勾着老六的脖子问道:“六哥,那你是打算多久给我答复啊?”

老六想了想,说道:“一周,一个星期之内,我一定给你答案。”

我摇摇头,叹道:“三天,就三天,一周太长了。”

老六咬牙道:“好,那就三天。”

我这才站起身,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记住了啊,三天之后,我来找你,如果我见不到蒋天心的话,就只能送你上路了。”

说完我写了个电话号码给他,这是我下山之后才办的一个新号。

老六将电话收下了,点头说好。

我交代完之后,这才转头望向一旁的秃头男,缓缓道:“这位秃顶大哥,你刚才让你的人对付我的时候,我让你想好后果,现在,该你承担后果了。”

我话音一落,秃头男吓得双腿一软,一下从椅子上跌坐了下来,跪在地上,急忙道:“兄弟饶命,饶命,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别跟我一样。”

我面带微笑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见我没有表态,有些惶恐,左右看了一眼,接着立马转过一把叉子,咬了咬牙,狠狠的朝着自己的手背上扎了过去,接着发出了一声惨叫,很显然,他这一叉子扎的不轻,额头上已经疼出了一层冷汗。

我淡淡的冲他笑了笑,说道:“你这是何必呢,我又没说要把你怎么着。”

说完之后我站起身,轻轻的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冲老六道:“那六哥,我就先告辞了,到时候等你的消息。”

说完我转过身,大步迈着步子走了出去,门外果然站满了人,可能因为人多势众,所以他们一个个都眼神凶恶的望着我,但是却没一个动手的,看来胖子已经嘱咐过他们了。

等我上了电梯之后,胖子才陡然松了口气,狠狠的冲地上吐了口唾沫,转身进了包间,只见包间里的老六和秃头男脸色都异常的阴郁。

秃头男捂着自己满是鲜血的手,说道:“老六,咱真的按照这小子的话做?”

老六死死的抓着自己受伤的胳膊,眼神中爆发出无尽的怨毒,冷声道:“做他妈逼,给拓村打电话!”


长按打赏点吧

以下打赏过的朋友,微姐谢谢你们!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