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原创美文《金盏花》连载五

醉美张北2019-10-05 11:13:07

请输入标题

看见秀英这样坚定,宜军只好说:"这样吧,现在我们作为战友关系,到复员那一天,如果你真的愿意,到时我来接你,一起到南方去,到我家去!"

秀英这才露出了笑容,点了点头。

----前情回顾


7

六班帮房东连续挖了两天药材。

傍晚,连部通讯员吴奎来到院子。他告诉宜军:"你们帮房东挖药材创收的事,连长、指导员很肯定,准备什么时候表扬的。这不,还有几天休息时间,你们接着挖,尽量多挖点。"说完,吴奎悄悄离开了六班。

把吴奎送出了院子,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宜军不由得回想起去年在新兵连的事……

吴奎是去年入伍的新兵,才十七岁。他中等身材,学生兵,长得眉清目秀,一张娃娃脸,笑起来活脱脱一个女娃的脸相。不了解的人还真把他当作一个女兵呢!

新兵连训练快结束时,宜军亲自找到新兵连连长王明珍(由五连副连长调接兵连任连长)点名提醒连长把吴奎分到了五连。

新兵下连时吴奎随宜军来到五连驻地,被分配到六班。宜军如愿以偿。

没想到一个星期后吴奎又被调到连部任通讯员。为此宜军找连长恳求别把吴奎调走,没想到反被连长剋了一顿,批评宜军把吴奎当作"私人财产"。

白忙活了一阵的宜军很遗憾。过后一想,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自已有一个"心腹"留在连部,也许是个好事。

吴奎果然不负宜军的"知遇之恩",时不时地有意无意向宜军透露一些情况。这不,吴奎今天又来了。

想到这些,宜军露出了得意的抿笑。

清晨,秀英早早起床了。今天她上身穿了件的确良女军衣,长辫子挽了几转,用花手绢扎在脑后。腰扎军用皮带,头上戴着"那顶"崭新的军帽。

望着这飒爽英姿的秀英,全班都露出了异样的目光,民兵连长终于"挂帅出征"了。

这时,女民兵环子也身揹步枪,腰扎子弹袋,一身戎装地来到院子。原来,从今天起村民兵连集中训练六天后,参加部队演习。

今天宜军用绷带将右手挂在胸前。昨天晚上连部卫生员给他右手敷上药后进行了包扎,"命令"他不得乱动了。

早饭后,副班长带着其他人继续上山挖药材。无事可做的宜军只好看起书来。不一会儿,院子后面的操场上传来了口令声,听声音那是民兵正在训练。

宜军拿着书,也来到操场,坐在一个大石碾子上,远远地观看民兵训练。操场上十分热闹,除了民兵以外,操场边已聚集了不少老人、孩子驻足观看。

女民兵环子今年十八岁,担任民兵连火箭筒射手。她和秀英是初中同班同学,两人亲热得跟亲姐妹似的。环子后来没考上高中,就回乡了。

环子向来说话大大咧咧,能喝酒能抽烟,脑后扎着一对"羊尾巴",四十码的解放鞋穿在她脚上还显挤脚。用"肥头大耳"来形容她,略显过当。

训练场上,在上级派来的步兵教官面前,开始环子还是训练得很认真,但时间一长她就觉得受不了,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终于表现出来。她一会儿去厕所,一会儿去喝水。

看到环子这副不认真训练的样子,教官终于忍不住了,冲着她大吼一声"你严肃点!"环子吐了吐舌头,这才老实了。

中午休息,环子难得回家,又到秀英家来蹭午饭了。

吃饭时,环子望着宜军诉苦:"那个教官真凶,上午训练时吼了我一顿。"她本想博得宜军的同情。

望着这个经常来秀英家蹭饭吃的"傻大姐",宜军却反感地说:"活该!教官吼你这是轻的,要是遇到我,还要打呢。"

啊!你们解放军还兴打人啦?"环子吃惊地问。

这时,宜军想起去年他在新兵连训练新兵时,对那种在训练中怕苦怕累,不认真的新兵,他用一根七十五公分长的柳树枝条,不止一次地进行过"敲打"。在他的严格训练下,最后他训练出来的兵个个都是好样的。


想到环子毕竟是个女民兵,不是部队上的人,宜军马上改口说:"不过,我还是懂得"怜香惜玉"的,像你这样认真训练的女民兵,我是不会打的。"

环子也不傻,她听出了宜军话中的讽刺味儿,再不作声了。


8

今天,是参演部队休整的最后一天了。通讯员吴奎挨个儿通知各班排:北京派来了慰问团,要对部队进行慰问演出,晚饭后打背包集合,到村西头的大操场看节目。

下午六点多,一队队揹着背包的部队陆续入场了。近万人的部队进场后排成若干纵队,坐在各自的背包上。这时,篓沟村及附近村庄的许多老百姓也纷纷来到操场。不一会儿,操场上陆续聚集了一万多人。

戏台前的上方悬挂着一幅巨大的横幅,上书《解放军总政歌舞团、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赴坝上演习前线慰问演出》。横幅红底白字,鲜艳醒目。已经看出这是一场高规格慰问演出的指战员们不由得心潮澎湃,情绪激动。

每逢这种场合,是部队拉歌的极好机会,今天自然不会例外。

果然,在部队入场未完,就有连队率先唱起了歌。不一会儿,五连被兄弟连队点名唱歌了。

副连长王明珍站在队前,挥动双手,指挥五连唱起了京剧《沙家浜》中的《要学那泰山顶上一青松》。

歌刚一唱完,副连长抓住时机,指挥五连齐声"回敬"刚才拉歌的那支兄弟连队,硬是要他们唱起了《我家的表叔数不清》。

副连长王明珍则站在队前,幽默地以"表叔"的姿态向正在唱歌的兄弟连挥手致意。

操场上拉歌此起彼伏,就连那些经常看到部队拉歌场面,却很少遇到今天这么大场面的老百姓,竟情不自禁地跟着部队唱起了歌。

操场上,歌海起伏,一浪高过一浪。

人民子弟兵,处处体现出不朽的军魂!

天完全黒下来了,十几盏大汽灯把操场照得如同白昼。这时,晧月当空,繁星点点,微风拂面,万众瞩目。

台上,徐徐拉开了慰问演出的帷幕。

这次慰问演出,总政歌舞团、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分别派出了最好的演员,如李双江、马玉涛、马国光、耿莲凤、贾仕俊、石祥等数十名闻名军内外的著名演员,另外还有不少青年演员。

首先出场的是"歌王"李双江,演唱了电影《闪闪的红星》主题歌——《红星照我去战斗》。他那声音宏亮,字正腔圆的歌声,把全场人的记忆带入那艰苦卓绝的红军时代。革命前辈抛头颅,洒热血,用生命换来了今天。一曲《红星照我去战斗》整整影响了几代人!

接着,数十名身穿红军军装的男女演员出场,由著名歌唱家马国光领唱飞扬世界的《长征组歌》第四曲——《四度赤水出奇兵》,画龙点睛地盛赞了毛主席用兵如神的军事艺术。这是长征史上最光彩神奇的篇章。全场人激起对毛主席的无比崇敬。

之后,耿莲凤、贾仕俊等人分别演唱了自己最拿手的歌曲。

几十名青年演员出场表演了歌舞《草原女民兵》。

演出已进行了两个多小时。

最后出场唱压台戏的是马玉涛。这位深受全军指战员敬仰的著名歌唱家演唱的是《老房东查铺》:

"星儿闪闪缀夜空,

月儿弯弯挂山顶。

老房东半夜三更来查铺,

手儿里捧着一盏灯。

……

胸中的情谊千斤重,

脚步迈得鹅毛轻。

……

一个个都像老八路,

多好的战士多好的兵!

……"

全场鸦雀无声。

唱到这时,这位容光焕发,气度非凡,声情并茂,端庄美丽的马玉涛大姐,早已是泪光闪闪!

全场暴发出经久不息,雷鸣般的掌声!


所有部队都热泪盈眶。

能如此近距离目睹这么多著名演员、歌唱家的风采,耹听他(她)们的歌声,是宜军及他的所有战友们毕生的幸运,也体现了上级领导、首长对全体参演部队的最大关怀,最高褒奖。

好一朵美丽的金盏花,

开在高山巔,根扎在悬崖。

笑傲高原的暴风雪,

历经多少塞北的沙!

风雨过后花更艳,

只把芬芳人间撒!

 

花开花落,蜂蝶又走,不见你绽花。

梦里寻你千百度,

满腹都是知心话!

你谨嫣然一回眸:

"我心也牵挂!"

 

春去秋来,燕儿又走,不见你回家。

觅遍青山,望穿秋水,

你在哪里呀?!

你谨回头挥挥手:

"我在天涯 !"

 


9

时间己进入七月,经过七天休整后,部队进入演习实施阶段。本次演习,是由xxxx组织的三实(实兵、实弹、实爆)检验性演习。演习的主要科目是打敌集群坦克。将动用空军、装甲兵、炮兵、步兵、工兵、后勤、医院等共计x万多人。

董存瑞、狼牙山五壮士、赵先友(王成原型)、吕顺保等英雄辈出的xx军是这次演习的主力。

气氛突然显得紧张起来。各部队按照演习中所担负的任务,分头实施演习前的准备工作。五连及兄弟部队的加农炮是打敌集群坦克的主要武器,在演习中责无旁贷地扮演了主要角色。

上级命令,前沿部队用七天时间构筑工事,埋设地雷,设置炸点和声、光装置,以及靶场设置。

五连的阵地处于敌集群坦克进攻的正面,其左边是步兵,右边是民兵,再往右又是加农炮阵地……

五连按照炮间距十至二十米的不等距离,在缓坡中构筑露天火炮工事。秀英带着民兵连在五连阵地右侧构筑步兵战壕。

用十字镐在缓坡中画好几何图形后,六班刚刚开挖不久,阿古塔木大声叫喊:"快看,金盏花!"大家仔细一瞧,果然,在正准备开挖的工事旁边,荒草丛中竟然长着几珠金盏花。为了不伤害她,副班长建议将阵地右移两米开挖。从地形来看,相应增加了阵地构筑的工程量。

三天以后,处于前沿的所有部队大都完成了阵地构筑。紧接着对阵地进行了伪装。

伪装的效果真好,即使站在阵地边上,不知内情的人,还真难看出这缓坡之中藏有一个庞大的加农炮群。

这次演习共进行了三次。前两次为预演,第三次为正式演习。(为节省篇幅,这里对前两次的预演略去不表)。

在前两次预演中,暴露出一些问题,更主要是经过两次演习,前沿阵地及伪装物不同程度受到损坏。靶子,靶场,地雷埋设,爆炸、声、光装置等等,都要重新布置,其工作量相当繁杂。当然,这些工作主要靠工兵去完成。

经过半个月的两次演习后,上级命令,除工兵外,其他参演部队(留少数人值班)回原地休整。

安静了多日的房东院子里,又热闹起来。六班战士聚集在西墙角与顾大婶一起,对前些时挖回来的黄芩进行打整,剪枝除叶,以便尽快出售。

从顾大婶的口中,大家进一步了解了秀英的身世。

秀英小时候体弱多病。父亲先后请了三个算命先生给秀英算命,竟有两个未收钱,说是秀英命苦,养不大的,最多养不过七岁。在秀英四岁那年,她生了一场大病,已昏迷了两天两夜。母亲抱着奄奄一息的秀英,泪流满面。

眼看秀英不行了,挨不过天明。半夜,父亲找来一口旧木箱,准备天明后用木箱收殓后,埋到村后的坡地上。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