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女性常摸身体的这个部位,竟有惊人的好处!

减脂塑形指南2019-10-13 11:11:49


清晨的盘龙山看起来郁郁葱葱,很是清新,半山腰几缕白色的雾带就像几条白绫一般缠绕着,让盘龙山多了几分神秘气息。


  陆君宝从拥挤的长安面包车上下来,付了车费,司机又从车尾箱里给他取出行李箱,陆君宝提了箱子就往家赶。


  家,已经有两年没回来过了,自从考上华南大学后,陆君宝只在第一年春节假期时回来过,后两年就再没回来,平时的闲时和假期,都去打工挣钱了。


  因为家里比较穷,陆君宝父母去世得早,在他九岁的时候,父亲出车祸身亡,一年后母亲又因病过世,就只有大他五岁的哥哥陆壮撑起这个家了。


  陆君宝就两兄弟,哥哥陆壮那时还只有十五岁,在那时就跟着村里的泥瓦工出去干活,四处奔波,没有技术,干的也是苦力活,挣的钱就拿来让陆君宝上学。


  陆君宝的成绩很好,哥哥陆壮说了,要他好好念书,别管家里的事,他有的是力气,而陆君宝也的确很争气,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从来就是全校的第一名,高考的成绩还是全市的状元。


  哥哥陆壮喜得合不拢嘴,还在村里摆了几桌席,送弟弟上大学。


  不过也许是因为这些年的过早下苦力干重活,陆壮的身高基本上就再没变过,一直就只有一米五五,而弟弟陆君宝长得早超过了他,有一米七八,眉清目秀的,很是一表人材。


  村里便说他们是现代版的武大与武二兄弟,不过陆壮也不生气,凡是听到这样说的,他都笑着回答:“只要我兄弟有出息,武大郎就武大郎吧,武大郎还有个漂亮媳妇呢!”


  只是没想到的是,陆壮倒真是走了桃花运,最近几年跟着盘龙山的许广老道学端公跳大神,一年能挣七八万,这在农村是个很了不得的数目,挣的钱一面供弟弟念大学,一面又盖了三开间的小洋房,结果还真给他娶到了一门漂亮俊俏的媳妇。


  这几年间,弟弟陆君宝也在闲时打零工挣钱,学校有奖学金,平时挣的钱都寄回来了,根本不用哥哥再寄钱给他,陆壮心想弟弟就是有出息,这钱他先存着,自己把房子建起来了,以后弟弟回来有个落脚的地方,就算他有出息不在这里住,自己也得给他一笔钱。


  陆壮是去年六月结的婚,陆君宝那时正在打工,回来不到,寄了六千块钱回来让哥哥操办婚事。


  但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就在前一天,在校食堂吃饭的陆君宝忽然接到了家里嫂子打来的电话,说是哥哥陆壮突发疾病身亡,让他回去赶丧!


  这真是晴天霹雳,让陆君宝觉得一下天都塌了!


  在陆君宝的印像中,哥哥陆壮几乎就是他的全部,父母过世后,陆壮几乎是又当爹又当娘的,家里住在盘龙山脚边,到镇上上学还有七八里山路,在陆君宝念小学那一阵子,到盘龙山还没有公路,每天陆君宝花在上学的去来路上就要占好几个小时,有一次下雨天滑,陆君宝摔跤扭了脚,哥哥陆壮为了不耽搁他的学习,连续送了陆君宝十天,早上凌晨四点半就做了早餐,然后背着弟弟到镇上上学,到下午五点又去背回来。


  哥哥的背,那时候其实很瘦弱,但陆君宝却觉得伏在哥哥背上踏实,也觉得温暖,也是他最留恋的,之所以这些年刻苦念书,一大半都是为了不让哥哥失望。


  而哥哥也因为了他过度干苦力连身材都长不高了,又没什么文化,家又穷,可以说这一生就这么去了,陆君宝在那时就发誓要出人头地,以后让哥哥跟着他过好日子。


  但这好好的,哥哥这几年挣的钱多了,自己也挣得不少,日子渐渐好了,转眼自己也要毕业了,哥哥也娶了漂亮嫂子,寄给了自己照片,这好好的怎么就去了呢?


  陆君宝请假连夜就上路往家赶,在下车往家的方向走时,泪水模糊了眼睛,在心里只希望这是一场误会,是哥哥想见自己而编出来的谎话!


  两年多来,陆君宝在梦里时时走着这条路,在想着哥哥陆壮,不过现在村里这条路已经大变样了,已经有些陌生了。


  记忆中的老家木屋没了,取而代之是三开间两层楼的小洋房,挺漂亮,陆君宝拖着箱子迟疑着从大门进去。


  堂屋里就是灵堂,一具涂着黑色油漆的大棺材摆在中间,棺材另一头靠墙边竖着一面哥哥陆壮的一幅大黑白照片。


  真的是哥哥陆壮死了,那个自己最爱的人真的去了!


  陆君宝几乎是全身无力的瘫倒在地,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到了!


  过了许久,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响起:“君宝,你是君宝吗?”


  陆君宝抬起泪眼,一个白晰漂亮的脸庞出现在面前,是嫂子叶玉莲,哥哥曾寄给了他一张两人的照片,照片上叶玉莲看起来很漂亮,而现在这真人,似乎还要更漂亮几分。


  “嫂子,是……是我……”


  陆君宝抹着泪,哽咽着回答,然后又盯着叶玉莲问道:“嫂子,我哥,究竟是怎么死的?我记得他没有什么毛病的!”


  叶玉莲顿时如梨花带雨一般哭泣起来,一边哭一边说着:“我也不知道,前天从盘龙山回来还好好的,夜里突然就发作了,等我去找了村里有小面包车的王成过来,你哥……你哥就已经……”说着更是号淘大哭起来!


  在嫂子捂脸大哭的时候,白色的素服袖口里露出一抹红色,陆君宝不禁皱了一下眉头,出了这样的丧事还穿着艳丽的衣服,的确有些不合时宜,不过嫂子长得漂亮,现在的女子,又有几个不爱打扮不爱漂亮了?


  因为叶玉莲找人看过出丧日子,定在三天后,今天请了人到镇上去采买准备,家里倒是没什么人。


  陆君宝心若刀绞,找了条铁棍来就要开棺,哥哥哪怕死了,他都要看看。


  叶玉莲赶紧拦着他说道:“君宝,现在天热,你不能开棺,等下葬的时候你再看,现在一开棺就麻烦了!”


  陆君宝放下铁棍,但想到哥哥的模样,忍不住又悲从中来,抚棺大哭,这一哭竟然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君宝幽幽醒来,睁眼看时,却是在床上,窗外黑漆漆的,显然是入夜了,而且四周静悄悄的,可能夜深了,自己这一晕有多久了?


  脑袋炸裂一般的疼,脑子里也不愿去触及哥哥已经死了的事实,陆君宝呆了一阵,坐起身来,喉咙里干涸,于是便起身去找点水喝,又怕吵到别人,蹑手蹑脚的出了屋。


  这是哥哥新修的房子,与以前自己熟悉的老木屋大不一样了,陆君宝很陌生,东摸摸西找找,硬是没找到水在哪里,好几间门都是关着的,陆君宝也不敢随便开,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住人。


  找不到喝的水,陆君宝准备回房,却忽然间又听到从他左侧的一间房里传来“咭”的一声女子轻笑,听声音好像是嫂子。


  陆君宝一怔,当即停身不动,静了下来。


  房里又传来女子的声音:“你这坏人,小心……小心陆大的鬼魂来找你报仇……”


  陆君宝本来是想不惊动嫂子悄悄的回房,但忽然间听到嫂子说出这般话来,心里一跳,马上就悄无声音的凑到窗子下面偷听。


  窗户里面有厚实的窗帘,看是看不进去的,不过在窗帘中间接口处却有一道小指头般的小缝隙没有拉拢。


  陆君宝悄悄的挨近缝隙看进去,房间里的情形顿时让他胸里“轰”的窜出火焰来!


  嫂子叶玉莲房里竟有个陌生男人的说话声,那个男人笑道:“陆大那武大郎生前奈何不了我,死了就更奈何不了我,我怕他个屁,倒是他那兄弟看起来一表人材的,你看他的表情就只差流口水了,是不是对他动心了?”


  叶玉莲狠狠的回答着:“是啊,我是喜欢我这小叔子,又聪明又俊俏,人家是名牌大学生呢,像你……哪像你这个纨绔子弟啊?”


  一听到这话,陆君宝再也忍不住了,回身看了看,没有什么东西,随手就提了一张椅子,一脚“喀嚓”一下踢开了房门,直窜进去。


  房间里两个人也吓了一跳,叶玉莲一见是陆君宝,吓得苍白着脸扯了被子遮着身体。


  陆君宝提着椅子就狠狠的朝那个男子砸过去,嘴里叫道:“害我哥哥命,我要你们这对狗男女偿命!”


  椅子砸在了那男子的腰上,碎成了几大块,那男子一声闷哼,抄起一只枕头直冲向陆君宝,跟着就跟他扭打滚倒在地。


  陆君宝不是金枝玉叶的富家子弟,身体倒也有力,跟那男子不相上下,两人狠狠的在房中滚打着,陆君宝渐渐占了上风,不过正要翻身制着那男子时,脑袋就被一棍狠击,在晕倒之前回过头去看了看,却见是嫂子叶玉莲提着个椅子断腿,砸了这一棍后只是发抖!


  陆君宝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才晕过去,朦胧中,那男子起身又踹了他一脚。


陆君宝再次醒来后,身子摇摇晃晃的,发觉自己被扛在肩上的,一边,嫂子叶玉莲拿着手电照着路,显然自己是被那个奸夫扛着的,动也动不了,手脚都被绳子捆起来了,后脑也很痛,叶玉莲那一击,显然不轻。


  叫也是叫不出来的,嘴上给贴了胶布,陆君宝心里又惊又怒,哥哥给人害死,自己报不了仇不说,反而被仇人控制住了,甚至到了现在自己都不知道仇人是谁,都怪自己太鲁莽了!


  本来陆君宝是个极聪明极有分寸的人,不过在这件事情上,还是因为心乱了,哥哥陆壮的死,给他的打击太大了!


  看看去的方向,是往后山的盘龙山方向而去,陆君宝更是惊怒,盘龙山地势险要,到处是深谷悬崖,还有很好几处天坑,绝大多地方都是人迹罕至,扔个人,不摔死也得饿死,看来这两个人是要对他下毒手了!


  那男人扛着陆君宝也很吃力,不过一个人在干坏事的时候,力量会比想像的要大得多,在扛到晓星崖附近时,这才把陆君宝扔在地上呼呼喘气歇息。


  这个地方,即使大声叫喊也没有人能听得到,更何况还是夜半三更的。


  那男子歇了一阵,又踹了陆君宝一脚,恶狠狠的道:“你这小杂种,本来老子不会对你下杀手的,但你偏生生的要来偷听了我的话,既然你听到了我整死你哥的事,那也留不得你了,跟你哥一块儿到阴间相聚去吧!”


  说着就要把陆君宝从悬崖上推下去,但一边的叶玉莲却是急急的叫了声:“等等!”


  “干什么?你还想放了他不成?”男子扭头望着叶玉莲哼哼道,“你可不要忘记了,弄死他哥,你也有份!”


  叶玉莲盯着陆君宝叹了口气,然后低声说:“我不是要放了他,只是我们既然害了他哥,又要把他推下悬崖,就把他手上的绳索解开吧,让他死也死得自然轻松点!”


  那男子“嘿嘿”冷笑着,倒也没反对,反正陆君宝脚也被绑住的,即使把手上的解开了,他也没有能力在刹时间反抗。


  叶玉莲一声不响的上前低头给陆君宝把手上的绳子解开,然后又从怀中摸出一本书来塞给了陆君宝,低低的说着:“这是你哥学道的书,拿着做个念想吧,下去了只当有你哥陪着!”


  叶玉莲说这话时,眼睛倒是有些湿润了,毕竟一个女人干了这样的事,终究不安心。


  陆君宝一声不吭,铁青着脸抓着那本书,而那男子不再等待,对陆君宝伸手一推,在叶玉莲的惊呼声中,将陆君宝推向了悬崖下那深不见底的龙洞天坑中!


  云里雾里的,耳边只听到呼呼的风声,陆君宝连眼睛都被急风刮得睁不开,虽然看不到,但也知道,这一跌落下面的无底天坑,命是肯定没了!


  晓星崖地势险要,悬崖下面是长西贯穿长达百余公里的深峡谷,两边俱是峭壁悬崖,峡谷里人迹罕至,而正晓星崖下的那一块又是一个直径在百米左右的天坑,从晓星崖上看下去,天坑里黑汪汪的,一点儿也看不到深浅。


  这个天坑,当地人称为龙洞天坑,老人们都讲龙洞天坑里有龙,每逢暴雷雨后又放晴的天气中,龙洞天坑中就会冒出一道七彩虹,当地的老人们说这个是龙洞中的龙神呵的气。


  陆君宝念过高中,他自然是不相信这些传说中的话了,彩虹的形成,用科学是很容易就解释的。


  也不知坠落了几许时间,陆君宝忽然感觉到身体砸在了一丛丛枝叶上,身体有些疼痛,但也缓解了下坠的速度,一怔之下,求生的念头顿时升起,赶紧伸手乱抓,悬崖壁上确有许多生长的树木,陆君宝乱抓之下,也抓到了与他比较接近的树枝,不过下坠的力度太大,手臂剧痛中,被抓到的树枝也给拉扯断裂。


  但陆君宝强忍住疼痛,仍然伸手去抓扯身边的树枝,一边拉扯断了五六处,虽然没能停住下坠的身体,但陆君宝却也明显的感觉到身体坠落的速度慢了下来。


  只是睁眼却是什么都看不到,在上面是旭日东升的景象,落到这龙洞天坑中后,眼睛一时不能适应黑暗的环境,所以睁眼也看不到什么,陆君宝只能凭着感觉伸手乱抓崖壁上的树木枝叶。


  “轰隆”一声响,陆君宝终于跌落到了底处,身体砸在了水中,天坑底下竟然是水!


  身体砸在水里的层度,陆君宝可以感觉到,跟在一二十米的度跳水差不多,有些吃力,但不至于丧命,这全靠自己在崖壁上拉扯树枝减了速度的原因。


  水冰凉无比,可能只有六七度的温度,陆君宝没有被冲击力砸晕,水的冰凉反而把他的神智刺激得无比的清醒。


  冲击力将陆君宝压到七八米的深度,等冲力一尽,陆君宝立即就往上游,窜出水面深深的呼吸了几口空气。


  “我还活着,还他妈的活着!”


  陆君宝忍不住嚷了一声,本是以为必死无疑,但意外的活了下来,却真是意外之喜。


  不过欢喜过后,陆君宝心情又冷了下来,望望头顶的天空,就像在极深极深的水井中,只看到天顶上那个有亮光的井口,四壁峭陡,比直立的九十度还要倾斜一些,天坑井口小,这下面大,想要攀爬上去,绝对没有可能,崖壁上有树木的地方也只在中下的位置,中间靠上的部位全是白晃晃寸草不生的峭壁,而且这高度绝对超过了五六百米。


  这个高度,再加上天坑上面又是人迹至的峡谷,陆君宝就是用高音喇叭来呼救,也不会有人听得到。


  等到眼睛适应了一阵后,陆君宝这才隐隐看到,右前方凹进去的位置处,似乎是个岩洞,而其它方向则全是水。


  水潭深不可测,也静得可怕,陆君宝也顾不得害怕,赶紧往那洞口游过去,二十多米后便到了岩壁处,沿着石壁爬出了水潭,在岩洞壁边上歇息喘气。


  这一阵子累得够呛,加上从这么高的崖壁落下来,能不死的确是奇迹,这一阵的生死过程也让陆君宝的力气消耗殆尽,歇了好一阵,陆君宝动了动身子,浑身酸疼,身上虽然是湿的,但好在现在是六月天气,倒是没有觉得过份冷,再摸了摸怀里,硬硬的,摸出来一看,朦胧中,是叶玉莲给自己的那本书,是哥哥的道书,没有烂,但是给淋湿了。


  向上显然是出不去了,陆君宝看了看头顶,再看了看洞里,洞里黑漆漆的,一点都看不到什么,阴森森的也很令人恐惧,像龙洞天坑这样的地方,平时连想都不愿想会下来探测,当真身处这样一个地方后,陆君宝还真有些紧张,黑洞洞的深幽岩洞,身后又是深不见底的天坑深潭,这一切都让陆君宝身上寒毛倒竖!


  打小就不怎么相信妖魔鬼怪之说的陆君宝胆儿还是算大的,但在现在这么个地方,也由不得他不害怕!


  努力将跳动的心思儿平静下来,陆君宝摸出了打火机,扑扑的打了几下,因为沾了水,天然气泄出来,鼻子中闻到了,但电子打火器没有出火花,身上还有一只手机,不过也因为浸了水而开不了机。


  对于打火机湿水的情况,陆君宝很有经验,在平时也经常遇到下雨淋湿了的情况,只要将打火机上面的水分子弄干就可以了,不过周身是水,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擦,也就把打火机放在岩石上晾着。


  岩洞里黑古龙冬,给陆君宝的感觉就像是一头巨大的怪兽张着血盆大口等着他自动走进去一般。


  打火机晾了一阵,陆君宝再拿起来打了一下,火光闪出,亮了!


  在打火机光焰的映照下,陆君宝四下里打量了一下,身后是那个黑幽幽深不知底的深潭,身前是个十数米高空间也比较大的岩洞,里面也是深幽幽的不见头,打火机那一丁点光焰,就如同漆黑夜里一点萤火虫的光焰一般渺小。


  退路是没有的,只能往这个洞里去,看看有没有出口,但是想靠着这个打火机来穿越地下深洞,那也是绝无可能的,陆君宝知道生路是极其渺茫的,这个天坑底下的洞,本已经深入地底下这么多了,就是不用转弯抹角,能直接走出去,这么个打火机也不可能支撑得了那么长时间,更何况这还是陆君宝根本就没来过,也许是从没有人类来过的地下洞中,他怎么可能仅仅凭借一个打火机就能走出去?


  虽然不相信有妖魔鬼怪一说,但一个人独处这样的地方,陆君宝脑子里总是闪出洞里会扑出来一头怪兽将他吞食的念头,又或者迷失在这个洞中最终成为一具枯骨,反而是能活着走出这个洞的想法很微弱很微弱,因为自己很明白,这的确很难!


  把打火机亮一下,照着看了看前面的路径后,陆君宝便熄了,然后打摸走过去,当然,这要注意前面有没有悬崖陷坑或者地下河,不过前行的时候,陆君宝是用脚一步一步的探着路的,如果是悬空触不到的,他就会停下来再燃起打火机探照一下。


  好在洞虽然又深又黑,但却没有陆君宝所担心的险境,这样走走停停的,花了至少两个小时也没走到个头,其间也遇到些岔洞,陆君宝为了安全,一直选最宽大的洞前行,不过似乎总是走不到尽头,时间越久,心里也越冷,只怕终究会死在这里面了!


  有些累了,陆君宝坐下来,环境虽然寂静,但心里却始终是一股子怒火燃烧着,算起来,是两条命的债了,这要让那对奸夫**还舒舒坦坦的过着日子,无论如何都对不起哥哥!


  呆了一阵,陆君宝又亮了一下打火机,机里的气已经只有一丁点了,管不了多久,如果打火机不能使用了,那就真是他的末日到了,虽然心知会是这样的结果,但脑子里总是有那么一点求生的欲望。


  又坐了一阵,身上的体温把湿衣都蒸干了,陆君宝又站起身来,不管找不找得到出路,也还是要往前走的,摸索着到起先看到的地形处后,又亮了一下打火机,岩洞去处转弯了,过了弯再前行了几分钟,陆君宝忽然看到前方出现了几点绿幽幽的光点,不禁吓了一跳,打火机也摔落在地上,“啪”的一声摔碎裂了。


  这绿幽幽的光点就像夜里看到的猫,狗等等动物的眼睛,不过在这个深入地底下的洞底里,又哪里会有猫狗等动物?


  难道真有怪兽?打火机也碎了,陆君宝不由得又惊又惧,这下子真完蛋了!


野兽怕火,这是陆君宝唯一能想得到,也唯一能用得到的方法,但打火机摔裂了,那点用来照明和防身的保障也没有了,陆君宝顿时紧张得弯着腰紧盯着前面大约二十米开外的那几点幽幽绿光。


  岩洞中冷嗖嗖的,陆君宝连汗毛都紧张得竖了起来!


  在盘龙镇的后山有个小天坑,读得念初一的时候,刘老三家的水牛掉到那个天坑里了,村里召集了三十个壮年,先用笼子装了只雄鸡,用红布带捆了肢膀和脚,再用绳索系着笼子放到天坑里去,因为雄鸡能避邪,又能用雄鸡试探一下天坑底下的地方有没有空气,如果没有,雄鸡就会窒息而死,那人就不能下去。


  如果雄鸡是活着的,就表示底下有空气,没有危险,最后才能下人,这叫放红,当然,如果天坑里有所谓的妖精怪物,它也会吞食了雄鸡,因为雄鸡已经被捆绑住了肢膀和脚,不可能逃脱,所以只要笼子提上来后,笼子里的雄鸡没有了,那就不能下人去。


  对于天坑,没有人不害怕的,但凡下去的,也是被酬劳吸引的,那时候,陆君宝才十三岁,对天坑的畏惧之心,便是在那次水牛事件后增强的。


  现在的情况,当然是没可能用什么雄鸡黑狗来试探有洞里有没有空气,或者是吃人吃动物的怪物,陆君宝半蹲身子,双手挡在了身前,盯着那几点幽幽绿光。


  不过好一阵子后,陆君宝又发现,那几点绿光并没有移动,而是仍然停留在原来的位置,心里安宁了些,再仔细看了一阵,适应了黑暗中的环境后,才发现那几点绿光似乎就是被镶嵌在那个地方的,压根儿就没有半点移动。


  陆君宝担心的只是怕这些绿光是未知的野兽的眼睛,要真是野兽的话,自己就只可能是它们的腹中餐了,此时手无寸铁,又目不能视物,还能拿什么来跟野兽对抗?


  虽然说那些绿光并没有移动,但陆君宝心里的恐惧却是并没有减少一丝半分,相反的,反而是更浓烈了,这是因为他对于未知的环境恐惧感,天坑里的地下洞,在平时,给多少钱都不会来这个地方的。


  在黑暗中熟悉了环境后,陆君宝的眼睛也适应了,在黑暗的环境中,如果一点光线都没有,那就跟瞎子无异,但只要有一丁点光线,眼睛适应了就能看得到。


  前面的绿光点似乎并不是活物的,陆君宝仔细盯了一阵得到这个结论,心里的紧张感也松缓了下来,犹豫了一下,然后慢慢往前摸索前进。


  在接近到只有一两米远的时候,陆君宝停下了脚步,绿光点近在眼前,也终于看清楚了,这几点绿光点似乎是在一架极其庞大的动物枯骨架上,陆君宝看着这一架庞大的枯骨,禁不住发起呆来,这动物枯骨要是活的,那得多大啊?


  这枯骨显长形,前后至少都超过了十几米,直立的骨架也有一米五高,陆君宝自己的身高有一米七五,站在这骨架面前能清楚的看到,它比自己矮不了多少,这简直就像一条巨大的“蛇”。


  绿色光点就是沾在骨架上的,陆君宝呆望了一阵,恐惧感渐去,惊奇感又上来了,呆了一阵,当即又伸出手指过去轻轻触了一下那骨架,谁知道就是这么轻轻一触,“哗啦”一声响,那骨架顿时轰然粉碎倒塌,碎了一地!


  陆君宝也着实给吓了一跳,不过骨架碎了后,绿色的光点忽然更多起来,而且也大了许多,就像火焰一般,只是光焰的颜色是绿色的!


  “鬼火!”


  陆君宝禁不住叫了一声,对于鬼火的原理,他倒是清楚的,只不过是人和动物死后的骨头中的磷成份遇到空气而燃烧引起的。


  这个不知名的动物骨架显然在这里经过了很多年,已经全部腐朽,刚刚被他用手指一触动,虽然力度很小很小,但那骨架也承受不了,一下子全部粉碎,在粉碎中,枯骨里面的磷成份遇到空气就燃烧起来了。


  陆君宝看着眼前这种异像,禁不住直发愣,虽然懂这个原因,但却是从来就没真正见到过,现在的人,又有几个会闲着没事大半夜跑到坟场墓地里去?


  等到骨架的粉末全部落到地上后,这条巨大的骨架粉末中的磷火也越发的增多,随着骨架的长蛇形闪烁着,就像一条燃烧的火龙。


  没有感觉到危险的陆君宝此时倒是镇定下来,看着眼前这番奇景,陆君宝忽然发现在这巨兽骨架头部那个位置闪烁的光线有些不同!


  陆君宝仔细看了一下,发现头部的骨粉之中似乎有些在发着光的东西,与绿幽幽的磷火并不相同,当即走上前几步,骨灰粉末似乎掩盖着某种会发光的东西,并不是骨灰中的磷引起的火焰。


  陆君宝看仔细了,这才用手轻轻扒开骨灰粉末,粉末中,一缕青蓝色的光茫展露出来,这绝对不是磷火焰!


  陆君宝心里一喜,在这黑漆漆的洞里如果得到能发光的物件,那肯定是一件喜事,不过心里还是很奇怪,一架不知名的巨大枯骨里面能有什么会发光的东西?


  粉末扒开了,发光的是一颗鸡蛋般大的珠子,明晃晃的,似乎又是透明的,珠子外表有些略微的冰凉,就像玻璃一样,但珠子里面能看得清楚,又像水又像雾一般,在流动着,光线不知道怎么发出来的,但陆君宝肯定光源就是来自于这颗珠子!


  珠子的光线不是很强,但能映照到四周七八米的距离,比起他之前的那个打火机却是要强力得多了,而且这东西显然比打火机更有持久性。


  从来没见到过这种东西,陆君宝好奇的盯看了一阵,脑子里似乎觉得这东西就像活的一般,翻来覆去的察看了一阵,还是没看出有什么能让他明白的地方,又侧头看了一下得到那颗珠子的地方,骨灰粉中,似乎还有一件东西,黑呼呼的,与这颗会发光的珠子却是不同。


  陆君宝伸手将它从骨灰中抓了起来,不过食指却给骨灰中的碎屑扎破了皮,血水流了出来,陆君宝也不在意,随手在身上擦了擦血,这一丁点的皮肉伤自然毫不在意。


  黑呼呼的东西比巴掌大了一丝丝,有些沉,但绝不是钢铁等金属,陆君宝用珠子的光映照着,这东西一面是光滑的,一面却是有些奇怪的花纹,不过花纹不像是雕刻的,而像是自己生长在上面的。


  端详了一阵,陆君宝搜索着脑子中的映象,这东西就像一个龟壳一般,但这壳上的花纹却不是他所见到过的任何一种乌龟所拥有的图案。


  很是奇怪,陆君宝沉吟着,这东西的确不会是金属,难道是那枯骨巨兽活着的时候吃下的龟类动物?


  但位置不对,如果是被它吞下的动物,那也应该是在腹部的位置,怎么会在头部了?


  弄不懂,陆君宝不觉得这东西有什么用处,准备扔掉,在这里,还是那颗会发光的珠子有用,不过就在他端详的这一阵子时间中,食指上流出的血水沾在了那疑似龟壳的物体上,陆君宝并没有注意,血水迅速的浸入了壳体中。


  那壳体发生着变化,等到陆君宝发觉到有不妥的时候,那东西已经迅速的吸收着他手指上的血,本来是一个极小的皮肉小伤口,不管它也会自动收缩伤口停止流血,但这东西猛烈的吸食血水,伤口中的血顿时源源不断的流出来。


  陆君宝发觉不妥的时候,低头一看,那龟壳就像活的一般紧紧粘贴在自己被刺伤的食指上吸食血液,不由得大吃一惊,用力一甩,但却没有甩掉,再要加大力气时,脑子晕眩起来,头重脚轻的一晃动,顿时摔倒在地,人也跟着晕了过去!


  接着发生的情形,陆君宝并没有看到,那龟壳般的物事吸食了血水后,立刻散发出紫色的光彩,光彩闪动中,那东西渐渐的化成了一团汽雾般的形状,而这雾状的东西似乎有很强的吸力一般,将陆君宝另一只手中的那颗发光的珠子也吸了过来,混合在雾体中闪动着,最后却是随着陆君宝受伤的食指伤口处钻了进去!


  当最后一丝雾气钻入陆君宝的食指伤口中后,一切归于了原状,没有了珠子的光明,只有巨兽骨灰中点点磷火,只是这火焰比那颗珠子的光明却是天差地别了。


  陆君宝幽幽醒来,脑袋仍然还有些晕眩的感觉,入眼是黑夜般的场景,有丝丝磷火闪动,定了一下,这才回想起来,赶紧一骨碌坐起身来,四下里寻找着刚刚得到的那颗会发光的珠子,那可是他唯一的求生工具。


  不过却是怎么也找不到那颗珠子了,陆君宝急煞煞的到处摸索着寻找,生怕自己是晕倒的时候不小心扔到了骨灰中藏住了,当即一拱身在那巨兽的骨灰中摸索寻找,只是无论他怎么找,却是再也找不到那颗珠子了。


  鬼火焰却是多了起来,是因为陆君宝翻扒着那些骨粉而引起的,几乎是将骨灰粉末扒了一个遍,但却没有找到那颗发光的珠子,陆君宝喘着气,在确定那颗珠子是真的消失不见了后,禁不住沮丧的坐在冰凉的岩石上发怔!

由于微信字数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欲知后续精彩剧情,猛戳“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