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夫妻 10分钟就够了

创酷中文网2018-07-09 16:54:42

- 01 -

梦中的婚礼

    夜凉如水,天空中一轮圆月在云层里若隐若现,周围很安静,我茫然的睁开了眼睛,这是哪里?


    我四处张望,西周像是裹着一层浓浓的雾气,不过这周围的村落却十分的熟悉,这是我曾经住过十年的小山村,可是,我怎么会在这里?自从外婆去世之后,我就被接回了城,也许久没有回去这个地方了。


    低头一看,我正穿着红色的嫁衣,那颜色鲜红如血,与寻常的嫁衣上绣着龙凤或者鸳鸯不同,这件衣服下摆处是一圈极其诡异的符文,看着就像是一张张的鬼脸,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按理说,这样的状况下我应该感觉到害怕,但是十分奇怪的是,我的心里十分的平静。


    周围的雾气越发的浓厚起来,我的视线也越发模糊起来,甚至都看不清楚自己的手指,而平静的内心也开始慢慢慌张起来。


    突然,一只微凉的大手包裹住我的手指,低沉悦耳的声音从浓雾中传来,“久等了,吾妻!”


    “哈?”


    我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什么意思?这个莫名其妙的人是从哪里出来的?吾妻?我是他的妻子?开什么玩笑?


    大约是我的表情取悦了这个男人,他从浓雾中走了出来,我下意识的愣住了!


    这大约是我见过的最俊美的男人,没有之一!


    他墨黑的长发用一支碧玉簪高高的束在脑后,轮廓分明的脸上有着极其精致的五官,高挺的鼻梁,稍显凉薄的嘴唇,以及一双格外深沉的眼睛,他穿着一袭长及曳地的深红色长袍,上面同样绣着诡异的符文。


    他漂亮如深海的眼睛直直的注视着我,让我莫名其妙的觉得脸红。


    不行不行!就算眼前这个男人再怎么英俊,也改变不了我不认识他的事实,更何况,我是有未婚夫的!


    没错,我是有未婚夫的!尽管我们的相识来源于一场最为普通的相亲,但是不久之后我们就要结婚了,我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和一个明显不认识的奇怪男人成亲呢?


    我从对方的手里抽出了手指,“对不起先生,我想你认错人了!我并不认识你,而且,我有男朋友了!”


    对面的男人那张英俊的面容冷漠了下来,我甚至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冷了一些,他上前一步,直接扣住了我的的腰肢,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道:“洛音,你是吾妻!”


    我尴尬又局促的试图挣脱开这个略显冰凉的怀抱,却怎么都挣脱不开,我也一时间急了,大声叫道:“来人啊,救命啊!”


    “闭嘴!”男人话音刚落,我就感觉自己似乎说不出话来了!


    男人这才满意的扭头,冲身后的位置命令道:“鸦语,可以开始了!”


    “遵命,吾王!”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惊讶的发现周围的雾气竟然渐渐散去,而周围竟然多了许多熙熙攘攘的人,有高有矮,有男有女,嬉笑声,恭贺声络绎不绝,一切都那么的鲜活而热闹,仿佛我刚才所感受到的一切都是幻觉。


    刚才明明这里一个人都没有的!


    这诡异的状况让我的汗毛直竖!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感觉整个人都有些恍惚起来,迷迷糊糊中,我被那个男人牵着坐上了花轿,跟着他一同拜了天地,这期间竟然生不出任何的反抗之心。


    等我回过神来,整个人已经被压倒在一张华丽的雕花大床上,而和我成亲的男人则正俯视着我,他的目光灼热而危险,那张俊美到极致的面容让我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我张了张嘴,却又想起不知道这个男人做了什么让我说不出话来了,于是只能用哀求的眼神看着他。


    他伸手捋了捋我耳边凌乱的头发,“乖一些,吾解开你的桎梏!”


    我连连点头,就见到他用手指在我的眉心一点,然后我就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你,你先放开我,我不认识你!”


    他闻言似乎有些生气,就连眸色都隐约泛着紫光,薄唇微启道:“你又忘记了?吾名轩辕!”


    “轩辕?”我低声呢喃着这个名字,感觉陌生又熟悉。


    轩辕应了一声,随即额头与我相抵,口中则郑重道:“今日吾与你共结连理,此后命运相依灵魂相伴,永生不弃!”


    我瞪大了眼睛,心里竟然有些莫名的感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莫名其妙和这个男人成了亲,但是这一刻几乎要沉溺在他的誓言里。


    我觉得自己被蛊惑了,因为接下来,一切仿佛变得不受控制,我竟然主动搂住了他的脖子,主动亲吻上那粉色的薄唇。


    他的嘴唇柔软而温凉,就像是沐浴在朝露中的玫瑰花,让人沉醉。


    我心里惊讶极了,明明就应该直接推开他逃走,怎么会主动的投怀送抱?


    这个清浅的吻很快就被轩辕夺去了主动权,而从来没有接过吻的我一下子就被吻的脑袋晕晕,四肢发软,就连呼吸都急促起来,心脏怦怦直跳!


    “莫怕!吾心悦你!”


    轩辕动作十分温柔的褪去我的衣衫,我则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了,意识都开始模糊起来,只能任由他予取予求。


    一夜春宵!


    我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要不就是被这个男人给催眠了,否则,向来拘谨,连和男朋友都只到牵手程度的我,又怎么会疯狂的和这个从未见过的男人发生这样的关系?


    那仿佛从心脏深处透出来的欢愉,那让人沉溺的温柔,以及那触动灵魂的肢体交缠,每一次都让人无比难忘,欲生欲死!


    ……


    一个月后——


    “叮铃铃……”闹钟的声音吵的我耳朵疼,伸手将闹钟关掉之后,我才慢慢的从床上坐起来,有些茫然又懊恼的抓了抓头发。


    真是该死!又做春梦了!而且竟然又梦见了那个男人,还和他在梦里这样那样!真是见了鬼了!


    我叫做洛音,今年二十二岁,身体健康,性格善良,虽然是洛家的私生女,不过倒也没有吃过多少苦,有一个未婚夫,最近我们准备结婚了,照理说,这样的平静又单纯的生活下,我不该有什么问题才对。


    可是偏偏,我感觉自己心理有问题!否则我怎么会经常梦见一个陌生的男人?之前还只是在梦里和对方谈谈恋爱,可是自从.梦见和对方结婚并且洞房花烛之后,每一次的梦境都变得越发的没有下限!


    想到梦中的那些情景,我忍不住面红耳赤,是不是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最重要的是,这件事绝对不能被我男朋友知道!


    我长长的叹了口气,掀开被子,踱步去卫生间洗漱,用冰冷的水洗了脸之后,才稍稍有种清醒过来的感觉。


    大约是那些梦境太过真实,每一次从梦境中醒来,我都会恍惚好一阵子,甚至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感觉,不过奇怪的是,明明会经常梦见那个男人,但是每一次在梦里见到那个男人的时候,都会像是刚刚认识他一样,真是奇怪!


    难不成真的是因为现实中欲求不满所以才会做这样奇怪的梦?可是明明我在面对男朋友的时候并没有太多激动的感觉,真是让人烦躁!


    手机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有些漫不经心的接起来。


    “喂……”


    “小音,起床了吗?”是我男朋友陆思明打来的。


    “嗯,已经起来了。”


    “听声音应该是刚刚醒的吧,你难道忘记今天要去做婚检了?”陆思明的语气里带着几分调侃,我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事实上,如果不是这一通电话,我真的将这件事给忘了!


    大约是因为我许久没有吱声,陆思明也愣了一愣,多了几分不悦,“不会真的忘记了吧?”


    “怎么会?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会忘记!”我连忙辩驳。


    “那就好,对了,别忘了今天不能吃早饭啊!”


    “我知道了!”我有些窘迫的放下刚刚拿在手上的面包。


    “要不要我来接你?”


    “不用了,反正我这里离医院也不远,还是我自己过去吧!”


    “那好吧,我在医院门口等你!”


    “嗯!”


    挂断了电话,我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我真的要和陆思明结婚了吗?有时候想想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我们之间实在是没有太多恋人的感觉,相比之下,那个时常出现在我梦中的男人反而更像是我的男朋友。


    真是的!胡思乱想什么呢!我用手敲了敲头,那个男人应该是我幻想出来的,陆思明才是真实存在的,尽管,我并没有太多恋爱的感觉。


    坐车赶到医院的时候,陆思明果然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了,说实话,他长的很是不错,斯文俊秀,五官端正,一头亚麻色的头发稍稍缓和了他周身浓郁的书卷气,看他看起来儒雅却又不乏活力。


    此时他半靠在车边,唇边带着淡淡的笑,阳光透过树荫落在他的身上,让他看上去就像是英俊的王子,他抬起头,对上了我的目光,笑容越发灿烂了几分,远远地,他朝我招了招手,“小音,这里!”


    我也冲他露出了笑容,快步迎了上去。


    陆思明一把牵住了我的手,我下意识的想要挣脱开,却又想起他是我的男朋友而任由他握住。


    陆思明冲我温柔一笑,“怎么这么害羞,我们都要结婚了!”


    我颇为尴尬的勾了勾唇,没好意思说我只是不习惯,只能低着头,紧跟着他的脚步上楼。


    婚检的流程比较复杂,等七七八八的检查做下来都已经是中午了,我整个人都有些昏沉沉的,肚子也有些饿。


    陆思明体贴的带我去吃了午饭,然后把我送回家。


    我觉得疲倦极了,昏昏沉沉的竟然又睡了过去!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我的脑海里竟然划过一个念头,“也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见到轩辕。”


    不过这一次,我却并没有再梦见轩辕,反而睡的特别的沉!


    ……

- 02 -

哪里来的孩子

    我是被哐哐哐的砸门声音给吵醒的,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去开门,然后被眼前的状况吓了一跳!睡意顿时全消了!


    门口站着的是我同父异母的大哥洛森和妹妹洛铃,而此时,他们一个表情冷漠,一个面带鄙夷的看着我!


    我下意识的拢了拢睡衣,“你们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


    洛铃嗤笑一声,“真好意思问,怎么?这是知道做了下贱事所以躲在家里不好意思出门了?”


    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迷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两个人,虽然我和洛铃从见面开始就不太对盘,不过这些年倒也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各不相干,今天她怎么这么激动!


    洛森则依然一幅高高在上的模样,只不过眼底的不屑和鄙夷藏都藏不住!


    我越发的迷惑,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


    “爸让你回去一趟!这两天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陆家也很生气!”


    洛森语气平淡,不过眼底却透着几分看好戏的样子,我隐隐有些不安,正想说些什么,这两个人却一前一后的离开了!


    我一脸大写的懵逼!这两个人就为了特意来通知我一下?什么时候他们变得这么好心?


    其实说起来,我的身世多少有些狗血,我爸叫做洛有声,经营着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而他现在的妻子王静则是A城王家的独生女,他们的结合倒也算的上是门当户对,尤其这两人当年也看对了眼,颇为恩爱。


    不过可惜的是,男人往往很少能够抵挡的住外在的诱惑,在洛森两岁的时候,我爸因为一个项目到村子里去考察,然后就遇到了我妈,不知道是我妈村花的名声太响,还是我爸的定力太差,总之这两人一来二去的就在一起了,还不小心有了我!


    可惜,这露水因缘终究是过眼云烟,在我爸回城之后,原本答应好要接我妈一起回去的誓言成了一句空话,于是,我就成了小拖油瓶。


    我三岁那年,我那外出打工的妈改嫁了,给我外婆寄了一封信和几千块钱,就这样,我在村子里待到十岁我外婆去世,我爸才又把我接回了洛家。


    不过一直以来,身为继母的王静对我还算是不错,反倒是洛森和洛铃,一个永远是高高在上的骄傲模样,一个则是看到我就要刺挠两句!


    而从我满十八岁从洛家搬出来之后,洛森和洛铃就基本没有主动在我面前出现过!


    怀着满腹的疑问,我迅速的回房间换了衣服,然后打开了手机。


    接二连三的短信提示音让我吓了一跳,仔细一看,竟然有六十多个未接来电,而且有一大半是陆思明打来的!


    我紧紧蹙眉,连忙给他回拨过去,心里有些隐隐的不安,我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他从来都不是个喜欢腻歪的人,没道理无缘无故的给我打那么多的电话!


    可惜的是,电话怎么都打不通!


    我有些焦急的放下手机,决定先回去看看情况。


    半个小时后,我走进了洛家的别墅。


    刚一进门,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爸爸和王静,我乖巧的叫人。


    “爸,阿姨……”


    “你还知道回来?!”


    爸爸看到我之后表情格外的愤怒,顺手拿着烟灰缸就要朝我砸过来,好在王静及时的阻止了他,“有声,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不能好好说吗?”


    我满肚子的疑惑,“爸,到底是怎么了?”


    “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爸爸对我怒目而视,那咬牙切齿的模样简直就像是恨不得立刻把我给掐死!


    我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我真不知道什么事,大哥他们说你找我……”


    “我当然要找你!你自己做了什么龌龊事自己不知道吗?我真是恨不得没有你这么个女儿,简直给我们洛家丢人!亏你阿姨还给你介绍了这么好的一个男朋友!”


    “等等,爸,你在说什么我真的不明白,我到底做什么了?”


    我简直快要郁闷死了,这一个两个人都只把话说一半,所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嘛!


    王静一边安抚着我爸,一边将一份报告书放到了我的面前,“小音啊,如果你有男朋友了你应该早点说,你看现在闹成这样,两家都不愉快!”


    我满脸疑惑的拿起来一看,整个人都懵了!


    这是一份我的婚检报告,报告上明确显示着我的孕检指数为阳性,也就是说,我怀孕了!


    天哪!这怎么可能?我和陆思明连吻都没有接过呢!没听说过拉拉手也会怀孕的!


    我不敢置信的将报告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又一遍,焦急的解释道:“爸,阿姨,这不可能!我和思明什么都没做!”


    “如果你和思明做了什么倒是好了!”爸爸拔高了声音,“你老实交代,这孩子到底是谁的!”


    我简直百口莫辩,“爸,我真的没有和任何人发生过关系,请你相信我!”


    “你还不说实话!”


    “啪!”的一声,我被打了一个耳光,嘴巴里溢出血腥味来,耳朵也在嗡嗡直响,我惊讶的抬头看向眼前的父亲!


    “你这是做什么?”一旁的王静着急的站了起来,“小音,你就别瞒着了,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这种事情,总不能就你一个人承担吧?”


    “我真的没有和任何人……”话说到一半,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严格说起来,我并非从来没有和人发生过关系,只不过,我原先以为,那只是一场场梦!


    难道,那些并不是梦?


    我有些惊恐的睁大了眼睛,而我的这种表情在我爸他们看来显然是已经想起了什么,于是,爸爸的脸色更加难看,“洛音,看来你想起来了,到底是谁,你说出来,也好给陆家一个交代!”


    我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出口,我总不能说,是我梦中的一个男人让我怀孕了吧?


    别人一定会以为我是个疯子的!


    我的心里五味杂陈,偏偏我爸爸以为我是执意要为别人隐瞒,当即怒气冲冲道:“你给我滚!我洛家没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女儿!”


    “我没有!”


    我竭力辩驳,只可惜,听上去格外的苍白无力!


    “滚出去!我不想见到你!明天我就登报,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我的女儿!”


    面对爸爸绝情且冷漠的面容,我的心微微刺痛,呵,本就没有太多的期待,失去的时候,也自然应该没有那么的难受,我这么告诉自己。


    王静站在爸爸的身边,“有声,你怎么能够说出这样的话?不管怎么样,小音到底是你的女儿啊!”


    “我没有这么水性杨花的女儿!”爸爸气得脸色通红,我沉默的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小音,你爸爸正在气头上,说的话不作数的,我看要不你先回去吧,等我好好的劝劝他。”


    王静柔声安抚我,我有些木然的点了点头,张了张嘴,到底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其实比起继续留下来听训,我更想要去重新做一次检查,我始终觉得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我离开了洛家的别墅,走出家门的时候我忍不住又拨了一次陆思明的电话,幸运的是,这一次打通了!


    我有些焦急的开口,“思明!是我!”


    “你的电话终于通了?”陆思明的语气有些冷淡。


    “思明,我不是故意不接电话的,我睡着了,然后关了手机……”


    “是啊,睡觉关机了,关了一天一夜!”陆思明语带嘲讽的打断了我的话,“行了,洛音,其实如果你有男朋友的话应该早一点和我说,何必闹成现在这样?之前你说不习惯和异性接触,所以我一直都很尊重你!我以为你是真的洁身自好,是真的矜持,结果没想到,你竟然和别的男人连孩子都有了!你还真行!”


    “不是的,思明,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一定是医院弄错了,我们再重新去检查一次,好不好?”


    “呵,洛音,你是不是以为我傻?我们去婚检的医院是市里最好的医院,而且做检查的是我妈同学,否则你以为会这么快拿到结果!行了,什么也别说了,我们结束了!”


    陆思明果断的挂了电话,我木然的站在路边,一时间欲哭无泪!.


    我抿了抿唇,心里十分难受,虽然我和陆思明之间没有那么轰轰烈烈,但是相处这么久说分就分了,我怎么都有些不得劲,更何况,还是因为这么莫名其妙的原因!


    不行!我一定要重新再去检查一次!


    打定主意之后,我打车去了医院,为了能够更加直观的检查,我决定做个彩超鉴定,我始终不相信那一份报告!


    医院里的人一如既往的多,我排在长长的队伍里,看着周围成双成对的幸福身影,心里莫名难受,捏着号码牌坐在医院的走廊里,我有些想哭!


    “14号!14号!”


    终于叫到我了,我连忙起身走了过去,偌大的彩超室里只有一个医生,一台彩超显示仪以及一个窄窄的单人床。


    “躺上去,把衣服掀起来,肚子露出来!”


    那个医生显得有些不耐烦,我按照她说的躺到了病床上,露出了腹部,她在我肚子上抹了些药膏一样的东西,那药膏冰冷又粘腻,我有些不舒服的动了动。


    “别乱动!”


    我一下子被吓住了,四肢僵硬的一动不敢动,任由医生将那药膏在我肚子上抹开。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应该继续给我做检查的医生突然“咦?”了一声,自言自语道:“这机器怎么回事?”


    医生检查了一会儿,随后冲我开口道:“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马上就过来!千万别动啊!”


    说完之后,她竟然直接走了!


    我一时有些无语,暗自吐槽这医生也太不负责了吧?


    不过肚子上抹的药膏冰冷又难受,我也不想再重新抹一次,只能乖乖的躺在那里,无聊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天花板上一片雪白,只除了无影灯的旁边似乎有一块红色的污渍。


    我忍不住腹诽,这医院的卫生还真是差劲,天花板都没有打扫干净。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那块红色污渍竟然动了一下!

  戳下面的原文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