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女子为了气男友,竟然晚上和7个男人...

花边小说屋2018-12-12 12:59:37

第一章

今年20岁的超生,自12岁父母死去辗转来到了雾云山,一晃已经8个年头了。想起不幸遇难的父母,陈超生原本不错的心情不禁有些低落。这时,远处山洞里好像看见有两个人影钻了进去。

超生心里激灵一下,这大晌午的,这两人跑山洞里干嘛呢,是有宝藏?还是有啥不可告人的事情!

超生健硕的小腿倒腾起来就朝洞口奔去,说巧不巧的,眼前的一幕傻呆了,洞里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女,正打得火热,女人顺势就自己脱光了衣服,随着一个个扭扣解开,一点点雪白的肌肤慢慢露了出来……

一件白色上衣脱了下来,只剩一个白色的乳罩,洁白光滑的肌肤露了出来,看起来虽已四十五岁了,但皮肤还象三十多岁的少妇一样细嫩光滑!那男的更是动作娴熟,啪的一下就把女的身子翻过去,从后面猛烈的运动起来……

这时的超生羞的满脸通红,尽管已经二十岁,这场面还是第一次见,慌忙扭头跑掉了,妈的,今是第一次看见光溜溜的老娘们!还特么演思维大黄片!再特么把那男的吓杨伟了可绕不了我。

虽然走掉了,脑海里还是萦绕着刚才的幕幕情节:白色的罩子两条细带紧紧的扣在她雪白光滑的背上,硕大的雪白让罩子都罩不住,有一大半露在罩子外面,深深的乳勾迷人极了!

“好大,好白!好美啊”想的超生直流口水,小兄弟也不由自主的鼓了起来。这两人应该是隔壁村的,来这寻欢作乐躲清静。

这怂痞子没见过世面倒也不奇怪,他父母两夫妻两个老来得子,一直把他当皇帝供着,捧在手心里疼得不行,可惜还没有等到他尽孝道便因为车祸去世了。

肇事者倒也没逃脱责任,两条人命掏了60万私了,当时陈超生正远在50里外的县城读书,回到家里的时候,他便带着叔叔给他的60万离开了故乡的大山。

在外面晃荡了一年,他花掉了差不多10多万。后来无意间来到雾云山的一个小寺院,就在这里住了下来。

每天干活回来,老头儿都会弄来无数的药材放在浴盆里给他洗澡,说这药可以培元固精,长期用之洗澡,身体便会强健无比,更能能够夜御百女而不累不疲。

转眼间两年的时间过去了,陈超生长得更加粗壮了,身高也由原先的170变成了180,相貌虽然说不上英俊,倒也憨厚耐看。

这两年里,他依照着老头儿的话天天用不知名的药材泡澡,身体变得强壮有力,不止有膀子力气,胯下的小老弟也异于常人,显得格外突出。

可是每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陈超生总会想山外的花花世界,还有那美丽的姑娘们。山里日子单调无聊,于是欲望极度旺盛的时候,他便用双手来解决。

陈超生的婶婶名叫张凤儿,当年是县城的第一美女,结婚前她是个小学教师,因为丈夫不想让他抛头露面,婚后也就辞职在家相夫教子。

婚后两人生了两个女儿,当陈超生4岁的时候,她的大女儿陈倩才出生,现在想来已经16岁了,他们的二女儿名叫陈盈,今年14岁。

再之后,张凤儿就没能再生,她当时很疼爱陈超生,想要把他给过继到自己家门,但是因为老陈家到这一代也就陈超生一个儿子,过继不过继的也就无所谓了。

父母死后,张凤儿曾跟超生提议,说让他到她家住着,以后再读书考大学。当时的超生因为父母的事情跟她们家闹得不愉快,一气之下拒绝了。

当时他就想,若是叔叔不同意私了,肯定能让那个大款判到监牢里,可回家的时候人家早就给了钱跑开了,他也就没有办法。

事情过了4年多了,超生现在心里已经不恨叔叔一家了。所以到了镇上,他就直奔叔叔家里去。

哪想到到了地方却发现原先的地方人去楼空,再一打听才知道陈家旺因为贪污被双规了,张凤儿早就带着两个女儿回到了农村的大山居住。

听到这个消息后,超生心里很是悲伤,说起来他叔叔对他一直都不错,听到他即将被枪毙心里自然不好受。

第二章

眼看着到了中午,他找了一家餐馆吃了饭。下午,他在县里的商场采购了3000多元的东西,这才雇了一辆小三轮拉着东西向老家奔去。陈超生扛着袋子,大踏步的走向了村里,“婶婶,我来了,你还记得我吗?”

当陈超生进入村子的时候,顿时响起了沸沸扬扬的狗叫声。嘿嘿一笑,他暗道:“乖乖,这些杂碎也知道迎接老子来了,不错,等老子空闲了,非得逮一只过来做狗肉汤尝尝鲜。”

这样想着,他便大踏着步子走向了记忆里的老宅子。村子不大,前后一共才三排房子,加起来就30多户人家。

就在他发呆的时候,一个黑影走了过来,离得老远,她就喝问道:“谁啊?”

“我是超生,婶子吗?”

听到这个声音,他不由自主的奔了过去,来到那人的身边,他终于看清楚了,来人她果真是她的婶婶张凤儿。

“超生?”

张凤儿听到他叫婶子的时候明显的楞了一下,随即便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人高大魁梧,听声音比以前的超生要雄浑得多,再仔细看看面相,果真是没有改变多少的超生。

“超生啊,真的是你吗?你回来了吗?”

这一瞬间,张凤儿便激动起来,喃喃自语着,她伸出手来放在超生的身上抚摸了一会,“孩子,你果真回来了。”

超生闻着婶婶身上的香气,再听到她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呆了,等到张凤儿抚摸他脸蛋的时候,他不禁流下了眼泪,滴在了她的手上。

“妈,谁啊?”

这时候,从屋子里走出来一个女孩子,她正是陈家旺的大女儿陈倩,看到老妈面前站着的陈超生,她还有些不敢认识,毕竟当年他离开时,小丫头才11岁,记忆里的东西早就模糊了。

“倩倩,你超生哥回来了。”

听到女儿的声音,张凤儿立即转过身来,牵着超生的手来到了女儿的面前……接下来一家人相聚,欣喜异常,在老妈的教唆下,陈倩最终叫了超生一句哥哥。

洗了脸,超生走进堂屋的时候,张凤儿已经把煮的饭菜端到了桌子上。看着超生大口的咀嚼着,她笑说:“超生,慢点吃,慢点吃。”

超生听着关切的话,嘿嘿一笑,道:“婶,你烧的菜好好吃,我好几年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了。”

其实他说的也是实话,在山上的那几年他虽然是自己做饭吃,但却没有她那么好的厨艺。

吃完饭后,张凤儿已经把超生这几年来的经历了解的差不多了,听说他在山上过着清苦的生活,脸上便露出疼惜的神色,她心里很内疚,当年没有留住超生,以至于让他在外面受了那么多的苦。

老宅子房间很多,看他有些累了,张凤儿便给陈超生收拾了房间。等到他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张凤儿给他点上蚊香便走了出去。

睡了一会,陈超生感到小腹涨涨的有些难受,便摸着黑下了床准备出去撒尿。外面还亮着一盏灯,陈超生听着悉悉索索的声音,上前去两步忽然迎面走出张凤儿。

她刚洗完澡出来,听到声音急急忙忙便走了出来。

陈超生一看到她顿时愣住了,30多岁的张凤儿澡后穿着一件白色的丝质睡袍,两根吊带将睡衣挂在她丰满的肩上,看得出来是急匆匆的样子,所以衣服没有完全扣好,脖子下一大片的胸部也露了出来。

陈超生的眼睛顿时定住了,死死的盯着那隐隐可见的乳沟,发现那两团软肉向前耸出,凸现的两颗小葡萄让人知道她里面没穿文胸。

张凤儿被超生炽热的目光看着,站在那里也是不知所措,也不好大声责骂他,只能傻傻的站着,那耸出的大胸支起她的睡袍,使她身前胸口下面的部位变成空荡荡的了,象挂着的帐子一般。

定定的看着,不知怎么回事,陈超生突然觉得她一定连内裤都没穿,这念头一生出来,他直骂自己无耻,怎么能对婶婶有非分的念头呢?

第三章

张凤儿毕竟年长,最先恢复神智来,她微微抬起头来,说道:“超生,怎么不睡了?”

超生看着她头发上往下滴的水,小心脏呯呯直跳,只觉得眼热喉干,呼吸急促的不得了,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其实他两腿间那涨硬起来的东西早就搭成了帐篷,只是背着灯光,张凤儿才没有看清楚。

用两腿死死的夹住,陈超生尴尬的笑了笑,道:“婶,我是出来解手的。”

“哦,那快去吧,厕所就在前面的园子边。”

张凤儿说完,也不知是咋回事,脸上突然红了一片。

等到陈超生去厕所的时候,张凤儿立即长呼了一口气回到了房间里……

几分钟后,超生回来了,躺在床上脑海里却不断的浮现出婶子的美妙身姿,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今晚上他感觉特别燥热,其实已经山村的夜晚不热的,可他却忍不住额头也留出汗水来。

胯下的怒起像是铁棒一样,任他怎样心如止水却也不能消除。闭上眼睛,老是浮现出婶子的身体,他哀叹一句翻了个身试图睡去,但却无法达成心愿。

小腹一阵火热,陈超生闭着眼睛,忽然想起差不多3年多没有找过女人了。上次和女人办事是他悄悄跑到山下找的一个理发店的MM,他还记得那晚上差点把那女孩给弄得昏迷了。

现在忽然再想起那一上一下一前一后的动作,超生不由得把手握在了胯下,开始了一上一下一前一后的动作。

无奈超生天赋异禀,花了差不多20分钟,他还是没能喷出男性精华,心内一热,他悄悄的下了床。

黑暗中观察了一下,听了听外面房间传来的沉静呼吸声,超生悄悄的走向了婶子张凤儿的房间。

轻微到几乎不可听到的脚步声在房间里回荡,陈超生静悄悄的走了几步,终于来到了婶子的房间门口。

这边农村的房间一般都不带门,房间里黑黑的没有亮灯。超生知道她已经睡熟了,这才敢偷偷的跑到门口看。

超生当年被老和尚用药材浸泡的时候,早就练就了一副夜猫子眼,在黑暗中看东西和白天没什么两样。现在小小的探头看去,便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张凤儿。

她侧着身体躺在床上,安静的呼吸着,胸口处的睡袍张得大大的,几乎就像是没有扣扣子一般。当超生的眼神探过去的时候,简直就是一览无余。

张凤儿那两只软肉好大啊,因为被胳膊挤压的缘故,很疯狂的往前顶耸着,加上衣衫没扣好扣子,两颗葡萄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陈超生此时只看了几眼,那怒起又搭成了帐篷,再偷偷的瞄上几眼之后,他心内立即惊讶起来,原因无他,这30多岁的婶婶,已经有两个孩子的婶婶,那两颗葡萄竟然如同少女一般的红润,完全没有诸如褐色或者黑黑的颜色。

这太让超生惊讶了,他看了几眼,便忍不住的用手握住小老弟,开始了一上一下一前一后的动作。

紧紧盯着那里的曼妙之地,超生竟然忍不住的开始了猥亵的动作,而床上的张凤儿却一直没觉察,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超生看到床上的婶子动了动,她的胳膊稍微移动一下。可即便是很小的幅度,那胳膊下的双团肉却夸张的晃动起来,带起一圈波纹,看得他差点就要喷出来。

陈超生的呼吸浅浅急促,在黑夜里有如敲鼓一般,他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小腹的肌肉猛烈抖动,紧紧闭住嘴巴不让发出声音,他终于达到了人生的巅峰。

呼吸渐渐的稳住,超生紧紧捏着怒起,因为一旦送开来精华就要撒在地上,这样一来绝对会留下痕迹,所以在心神稍微平复,他便悄悄的离开了房间。

回到床上,陈超生躺了下来,脑海里一直浮现出刚才看到的一幕,仅仅是看了婶婶的胸,他已经无法自制了,当然,那里的美妙已经牢牢地印在他的心里,一辈子也不能去除。……

山村初夏的清晨,空气颇为冷冽,天刚大亮,林家的院子就有了生命。阳光照在一个苗条的身影上,此时她正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嘴里发出低沉的读书声。

她就是陈超生的堂妹陈倩,这丫头成绩挺好的,平时也够努力,再过2个月就要中考,她正在复习英文单词。

当陈超生起来的时候,张凤儿就在厨房里做早饭了,他昨晚上睡得很晚,起来时一边打着呵欠一边走到院子里。

看到堂妹在用心苦读,他默默的点了点头便去了厕所里。回来的时候,陈倩已经收了书本,她雪白的脸透着红晕,有些晶莹剔透的感觉,是个典型的小美人。

看到超生,陈倩笑道:“哥,早安。”

“早安!”

陈超生刚跟她打了个招呼,张凤儿便从厨房走了出来。她的手里端着一个盆子,笑道:“超生,过来洗脸准备吃饭了。”

“妹子,你先洗吧。”

陈超生说完,陈倩便走了过去,看着她弯腰洗脸,陈超生的眼睛扫着她的挺翘小臀部,那里被裤子紧绷住,曲线极为曼妙,这也预示着这丫头发育的很不错。

陈倩洗好脸,转过身体发现超生正在打量自己,本来红扑扑的脸越来越红,看看老妈在厨房里,她嗔怒的瞪了超生一眼,也没有说什么。

吃了饭,陈倩拿着书包去上学,她所在的中学离家也就1000多米,走路10来分钟就到了。

吃饭的时候,超生跟张凤儿说了去坟上烧纸,顺便拜祭下爷爷奶奶,所以吃了饭等到婶子收拾好碗筷,他就跟着婶婶去了村里的商店。

受篇幅字数所限,更多精彩查看原文,后面更高潮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