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深耕生活大地 讲好平顺故事

今日平顺2019-01-10 17:38:26


全县文艺工作者“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助力脱贫”赴石城镇苇水村采风


编者按:

  根据《山西省农村现实题材文艺作品采风创作展演展示活动方案》(晋宣字【2016】29号)及市县宣传部的统一部署,为扎实推进“两提一创”大讨论活动,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学习赵树理扎根农村、为农民书写、为农民抒怀的创作精神,挖掘乡村文化旅游资源,推动我县如期脱贫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3月23日,县委宣传部、文联、文化局、文化中心、新闻中心、电视台联合全县文艺工作者深入石城镇苇水村采风。现编发采风稿件,以飨读者。



春风又绿苇水行

赵伟平

  原本,走苇水,我是奔着追忆昔日的生机繁华去的,不曾想,一天的行走,竟又真的看到了这个小山村的春风又绿。

  县文联主席申志强来电说要去苇水采风,顿时,这个熟悉的小山村又在脑际显现。

  我对这个小山村太熟悉了。苇水村坐落在浊漳河南岸,和我的家乡东庄村隔河相望,我家住在村庄东北角的麻地旮旯村边上,出门便能望见苇水村,村人走动,炊烟飘摇,都依稀可辨。若是高音喇叭喊叫,反倒比他们自己村子里的人听得还清楚。苇水村子不大,三十来户人家,村庄紧贴着高大的转灯山,有九条沟壑汇聚而来,汇聚处泉水汩汩,便有了芦苇,有了人家,有了村庄,也便有了苇水村这个名字。村人祖上大多是东庄人,在南岸上种地久了,索性住了下来,建了村庄。因了这层关系,两村不是亲戚,就是本家,大多相熟。

  少年记忆里的苇水村是富有生机的。河南晋阳大道从安乐、王曲进入平顺地界,一溜东下,在东庄南北岸上合二为一,上三圪节坡,自苇水村前走过,然后从遮峪村的骡子断出境中原。苇水村居于要道中枢,东上西下,南来北往,人流如织,村边的几个店号客人不断。站在家门口,常能照见三圪节坡源源不断的人畜走动。因了这条大道,远在大山深处的这个小山村并不寂寞,商旅往来,货物通达,一直彰显着流动和活力。其实这个小山村的繁盛还并不尽然,如果把平时的热闹比作一道流动的风景的话,那么,每年八月初一的民间社火朝玉皇,则就是这个小山村的繁盛高潮了。

  过去苇水村属豆口里,村中有座玉皇庙,很是气派。加上敬奉的是仙中至尊,就成了豆口里祭祀的所在。祭祀的时间是每年八月初一。届时,豆口里各村都要前来。这个祭拜在当地也是有说法的。乡村设里建置时,豆口里下有十八个村庄,分别是豆口、石城、东庄、豆峪、马塔、王家庄、苇水、源头等村。而当地盛传玉皇大帝有十子八女,分别是十个太阳神和七仙女及龙吉公主。于是豆口里就约定俗成地每个村都供奉着玉帝的一个子女。八月初一,庙会开场,戏班商贸,云集小村。庙中祭祀,里下有专人主持。祭拜以玉皇子女长幼为序,先后进庙,依次举行仪式,展演民俗。每当此时,各村皆大显神通,秧歌、旱船、耍拳、踩跷,极尽所能,娱神娱乐,于狂欢诙谐中展示村庄实力。这时苇水村就成了豆口里一带的活动中心了。每年祭拜时,东庄和王家庄就成了乡民们的看点。据说东庄和王家庄都供奉的是玉皇的二公主,因是孪生,难分伯仲,进庙的先后就不好安排了。往往不是东庄占先,就是王家庄抢头,两两相持,争执不下,两家齐进就成了常事。因都想争先,难免就有了摩擦。常常,实力大的村庄里几名壮汉抬着神驾,横冲直闯,把对方逼到墙角,留出空隙,自家在庙里好一阵表演。表演毕,和对方道歉,连说是身不由己,神魂附体使然。对方明知,却不记恨,一阵哄笑,只是再开锣鼓,重续旧章。当此时,祭祀活动达到高潮,小山村也氤氲在民俗的喧闹中。上世纪八十年代前,这个小村兴旺发达,人气高涨,拥有白杨坡、盛则两个自然庄,学校、供销社、药铺俱全,修公路、种水稻、建提水站,一派繁荣,颇令周边高看。然而,岁月变迁,小山村渐渐风华不再。先是日寇扫荡和破除迷信,使得朝玉皇民俗中断难续。后来甘林公路通车,随着河南晋阳大道通衢功能失去,村庄商旅难见,店号罗雀。再后来,人民公社解体,灌溉设施废弃,村人移民打工出走,日渐萧条。待到我再回乡时,远眺村落,只能偶见几道炊烟,几许人影,再听不到了当年飘荡的喇叭声,全没有了当年的生机繁华,昔日景象渐去渐远。

  车子顺太行水乡奔驰而下,扶贫宣传随处可见,五道五治整治活动正酣。苇水,这个小山村当今命运如何?一时,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转过王家庄,穿越红旗渠,道路尽管蜿蜒,却全是水泥铺就。路上,不时有车子往来,便增添了几分好奇。盘旋过三圪节坡,小村立刻呈现在了眼前。

  还是当年的青砖灰瓦,还是过去的石板泥墙,古朴自然,亲切顿生。但见当年的店号处已成宽敞所在,十几辆轿车一溜儿停着,很是显眼。进村下车,眼前一亮,街巷整洁,房屋规整,有游人在街巷中穿行、拍照,也有村人引领指点,打着招呼,村中人声喧嚣,生气盎然。村支书岳东仁见来,疾步相见,眉飞色舞,连说欢迎欢迎,好好看看,给咱宣传宣传。相簇相拥,进入街巷,又见街石铮亮,木门老窗仍在,瓦石摆放有序,古色古香依然。玉皇庙也是焕然一新,老泉眼清澈如初,前些年颓废景象荡然无存。

  支书介绍说,前时村庄一蹶不振,急坏了村民。精准扶贫开展后,都觉得辜负了一方山水。瞅着扶贫良机,穷则思变,引来河南郑州海河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后,村企合作,联手开发,山村优势得到了发挥,如今各地游客纷至沓来,咱村又有了生机,迎来了发展,全凭着精准扶贫,活了山庄啊。一听介绍,疑虑顿开。不想当年繁华今又再现,真是没枉了这次山乡之行。

  此时开发商闻讯赶来,笑容满面,要求合影。众人一阵高兴,一排儿站定,微笑,定格。春风拂来,抬眼遥看,沟壑草木,悄然泛青,村庄气象,生机初露。

  春风又绿漳河岸,心中一个希望怦然升起。

  苇水,祝你再现生机,早日走向繁盛!


走进苇水

王旭明

  打开导航,输入山西平顺石城苇水,便会把你带到离晋冀豫三省交界不远,太行山上的一个小山村里。

  走进苇水,举目山腰,只见一列“和谐号”的动车组合穿山而入,仿佛能听到列车进站的汽笛声,仿佛村中那些穿着洋气的人流那些提着大包小包的男男女女,都是乘这次专列而来,仿佛这里就是设在大山深处的一个站点。揉揉眼,定睛看,那是半山腰的一道紫色岩石带。像,真像!有车头有车厢有车尾。其实把它妆扮一番更像龙,有龙头有龙身有龙尾。于是,我想,要是张僧繇来个点睛之笔,那又会如何呢?

  走进苇水,放眼全村,犹如穿越到一个远古的时代。那一座座院落,土墙灰瓦,原木稻草,原始的屋檐原始的窗棂原始的锅台原始的工具,是秦汉还是魏晋,是唐宋还是明清,一草一木一物都会令人去思去想。再走走青石铺就的街道台阶,透过那不知走过多少代人的脚底磨明的青石板上泛出的光亮足以感受到岁月的沧桑,时光的流逝;摸摸那石碾石磨、石板垒成的锅台、石头制作的农具,又怎能不为我们祖先的智慧感慨点赞。

  走进苇水,透过那一通通石碑可搜寻到苇水村的足迹,村名的演变,庙宇的修建,人类的繁衍,时物的变迁,民风民俗、姓氏宗族都能从中找到答案。和石碑成为一体的玉皇庙是苇水村最大的古建筑,历代苇水人都参与过这座古庙的修复,古庙里别致的斗拱、屋脊的兽头、绘彩的挑檐、精美的壁画,诉说着中华的文明,展露着苇水的底蕴。晨钟暮鼓,佛音缭绕,善男信女,虔诚祈祷,这种外来的文化传播久远,植根民间,千年不衰,这是一种信仰,初一十五,过年过节,无须昭告,家家户户,顶礼膜拜,唯物论的、科学的解释不得不在这块阵地让步。信佛信神,这不仅仅是在苇水。来苇水古庙的人也在逐年增多。

  走进苇水,一汪碧水映眼帘,池眼汩汩吐清泉。村南山中的泉水四季不断,村人顺势而为,砌一眼石池将水蓄入池中,池水碧绿而透明,清澈而剔透,站在山顶而望,就像镶嵌在村里的一颗翡翠。夏日里,三伏天,坐在池边,顿觉清爽,捧一口池水,甘爽清洌,凉中带甜。这时候你会觉得所有品牌的矿泉水、苏打水尽皆失色失味。这才是真正的矿泉水,不知在山里过滤了多少层,胜似玉液琼酿,喝下去打渴提神清目清心清肺,把老人保健、小伙增帅、女人美容这些词用在这里绝不是虚假的广告。月圆之夜,围坐池旁,微风撩人面,晶莹舞池中,那种景那种境那份情不由得引发你诸多遐思。

  走进苇水,心情特好。没有高楼大厦,没有车流人流,没有吵闹,没有喧嚣,踏踏实实给心放个假。行走在古村里,手扶着黄泥墙,脚踩着青石板,漫步在山间房前屋顶,穿弄于树中草中花中,呼吸着混着芳香的空气,看着蓝天白云,沐浴金色阳光,任凭蝴蝶在自已的身前身后头上脚下戏来戏去,握着手机,提着单反,或自拍或他拍或拍她,把这份儿美分享到朋友圈,定格的是画面,保存的是那份自足自美自乐,享受的是那份安然宁静放松。

  走进苇水,眼前亮了。原来苇水是挂在半山腰的一个古村,南山及顶,或眺望或俯视,浊漳河在村下拐了一个大大的弯,恰似一张弓,苇水村下正好是弓弦,弓背的上面东西分别座落着东庄和豆口,三个古村,三足鼎立,遥相呼应,尽收眼中。浊漳河奔流不息,古民居参差错落,公路宛如飘带,田野棋盘布局,可闻鸡鸣犬吠,村姑说笑,可见炊烟袅袅,耕牛犁辕,可观锄禾撒种,顽童嬉嬉,好一个世外桃源,好一派田园风光。

  走进苇水,累了乏了饿了,感受一下舌尖上的苇水也不乏是一件幸事。石灶石台,铁锅铁铛,割来的柴草燃在炉膛,火苗旺,火候足,做出来的饭菜味道鲜,味道正。传统的大拉面让你垂涎,从和面醒面到晃面拉面,拉面师傅是那样的自如熟练,好把式一把能拉好几斤面,当地有一种俗语,两头不接地,中间陀螺螺转,锅里飘起来,捞到碗里面,那说的就是大拉面。再浇上炖猪肉油钹豆腐白豆腐海带红薯粉条豆芽炒好的臊子,少放点捣好的醋和蒜,就上凉拌的红萝卜丝、芫荽、韭菜、韭花、炒辣椒、炒芝麻面儿,那滋味远远超出你的想象,吃一次你就会终生难忘,一想起来就会想到苇水。只要在苇水吃拉面的人饭量至少都要增加一倍,即使是那些天天喊着控着减肥的美女们也会把减肥之事抛置脑后,脑里就一个想法,管它三七二十一,吃好拉面是第一。想品尝当地特色菜肴的还可以点八大碗,独具苇水风味的真烧肉、假烧肉、油圪朵、粉条皮渣、清炖野鸡、红烧野兔、自制豆腐等,还有龙柏菜、土鸡蛋、嫩香椿、花椒芽、地圪恋野菜系列,只要你吃过一次,就会常常想起,流的是口水,想的是苇水。

  走进苇水,听岳东仁支书说,这几年来的人一天天多了起来,前些年来了一个河南的老板,看到了苇水的发展前景,做起了乡村旅游的文章。定协议,明思路,准定位,细规划,巧布局,大投资,搞开发,体验区生活区精心打造,观赏区休闲区巧妙点缀。保持风格,尊重原样,修旧如旧,留住乡愁。一个个院落,一堵堵院墙,一块方砖,一片瓦当,一个土炕,一屋摆设,一床被褥,一个神龛,一纸窗花……都要精细琢磨,都要体现特色。不来则已,来了就要让客人记住苇水。

  一副美好的蓝图正在苇水村铺开。2016年苇水已摘掉了贫困村的帽子,从百姓的眼神中,从妇女们的说笑中,从各家各户的吃穿住行中,可以看到老百姓的日子在改变,幸福指数在提升,苇水的小康梦正在一步步变成现实。正是:走进苇水,探寻古村古院古人古事古文明;置身苇水,品味乡风乡俗乡愁乡趣乡情韵;喜看苇水,织就好山好水好画好梦好风景;祝福苇水,开拓新天新地新路新境新前程!




苇水写生(组诗)

戴向阳


采 风

阳春三月布谷叫,

文联来把采风搞。

深入生活觅泉源,

扎根人民心相连。


老 井

小小村里一古井,

春夏秋冬闻泉声。

泽润百姓几百年,

千古流芳碑一通。


采摘园

采摘园里果木多,

触手可及红果果。

络绎游客纷纷采,

摘得幸福乐呵呵。


塑 像

三尊塑像立庙堂,

托塔土地玉皇王。

栩栩如生展眼前,

惊看人间胜天上。


老支书

皱纹道道历沧桑,

心念旅游情倾庄。

引进资金上百万,

借船出海美名扬。


夸老板

河南老板定向投,

开发旅游村中留。

视野开阔理念新,

放眼长远绘新图。


赞画家

业余画家牛玉环,

十年磨剑不简单。

点点染染山村景,

赢来一片夸赞声。


戏 台

小小戏台乾坤大,

生旦净丑皆容下。

推陈出新是根本,

百花齐放绽奇葩。


古风带我游苇水

王敏清

  苇水是个村庄的名字,然而就是这个普通的村庄名字却把我的思绪带到了远古,让我首先想到了被儒家奉为经典“五经”之一的《诗经》,我情不自禁地与古人一起吟唱出《诗经》里最古老的一首古风来:“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苇水、苇水,苇边水居,这不就是古人在苇水边的一种吟唱吗?蒹葭不就是那河边苍苍的芦苇吗?诗中曾让多少人迷醉在那蒹葭苍苍之,定格于“在水一方”的那位伊人,如今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村庄的名字再次引起我的“蒹葭之思”了。

  初春季节,我有幸参加了平顺县农村现实主义题材文艺作品采风团的活动,不知是主办者的有意安排还是一种机缘巧合,采风地址恰恰选择在了这个充满诗意的苇水村。于是,我由苇水联想起《蒹葭》,由《蒹葭》联想到《诗经》,由《诗经》联想到“国风”,由“国风”联想到了“采风”一词的由来,所以我由此及彼一番联想,认为这次采风的选址竟如此贴近主题,同时对苇水这个村名充满了无穷的想象和期待,确切地说,我这次出行的热情和冲动完全来自于这个村名,我是冲着《蒹葭》这首古风所描述的那种可见而不可求的美丽意境而走进苇水村的。

  在平顺,我们习惯把那些幽闭于深山的小山村冠于世外桃源之名,这并非言过其实,事实的确如此,以陶渊明《桃花源记》所描述的世外桃源为标准,在我们平顺县域内符合这个标准的古村落不是很多吗?在农耕文明时期,村落对于地理位置的要求并不是我们现代人所想象的那样苛刻,一坡黄土能种粮,一道山岭能栖身,一眼清泉能解渴,或坡、或岭、或沟、或崖……无论多么险要和闭塞的地理位置只要具备基本的生存条件就会有村庄的存在。当时,能盛下脚印和马蹄的就是路,能骑上毛驴和骏马的就是车,所以交通、通行工具、城乡差别没有阻挡村庄的发展,只有农业生产资料才是生存的本钱,所以尽管太行山区山大沟深,石厚土薄,现在看上去甚至有点不可思议、难以想象的恶劣的自然条件却成为我们先辈们养儿育女、繁衍生息的美丽家园,造就了多少幽闭于山谷沟壑,却悠然自得、鸡犬相闻的世外桃源。改革开放这几十年,在市场经济和城镇化大潮的冲击下,生活在大山里的村庄却出现了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的生存危机,很多藏在大山里的村庄被遗弃,而就在这被遗弃的村庄遗存中,农耕文明时期留下的许多村庄遗产却成为现代人思维中的“奇葩”村庄。近几年,县委、县政府把这些传统村落当成稀缺资源如获至宝地开展全域性旅游开发,很多传统村落成为全域旅游开发示范村,因此,太行山里的古村落,因其特殊的自然环境条件和远离尘世的喧嚣而打上“世外桃源”“乡愁主题”的标签。苇水村无疑也具备这样的共性而成为又一个平顺的世外桃源,勇敢的平顺人民无一例外地在半山腰缔造了又一个村庄的奇迹。

  大约一个小时的车程,我们采风团在甘林线王家庄段下了省道,进入狭窄的村道,也许是我们现在的生活环境太过于喧闹了,下了省道进入村道,满世界似乎到处都是风景了。这次出行虽然没遇到个好天气,天空阴沉多雾,可漳河岸边盛开的油菜花配上清澈安静的一面春水,却让这阴沉多雾的天气立刻晴朗了许多。走进平顺的山村,别的且不说,仅仅那进村的山路就已经很震撼人心了。村庄有多奇葩,进山的路就多奇葩;村庄有多幽静,进山的路就有多缠绵;村庄有多奇险,进山的路就多盘旋;村庄若建在山坡上,山路就如盘龙绕山;村庄若建在悬崖下,山路就如挂壁长虹;村庄若建在沟壑中,山路就如飞龙搅海……所以伸展于平顺每个山村那些形态各异的村道已经成为具有平顺特色的一景了。苇水村建在半山崖下,那灰白的道路是村庄的衣带,我们能从进山路的形态很快判断出村庄的存在状态,因此,当我们看到蔓延向上、盘旋缠绕的灰白村道时,心里已经有了这一种莫名的兴奋了。我们如同《桃花源记》的武陵人有了一种“复前行,欲穷其林”的好奇和冲动。不知绕了几道弯,在一处陡崖,路尽村显,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苇水村到了,于是,我的耳旁似乎再次响起了古风中的那段吟唱:“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接待我们的是村支书和郑州海河旅游产业开发有限公司的开发商,我们走进村中央的供销社,那是展现苇水美丽风光和开发主体的宣传窗口,柜台上摆满了各种地方土特产,手工制作的各种文玩和工艺品,墙体上挂满了吟唱苇水风光的书法作品,这大概算是我平生见到最有文化的一个供销社了。我们在这里稍作小憩后,村支书和开发商已迫不急待地介绍起苇水村,当我们刚踏上村里的街道准备慢慢品尝村庄的韵味时,也许嘈杂的人声打破了这个小山村的宁静,也许是村庄独有的一种欢迎仪式,在一处老树下土墙石瓦的四合院中,一种久违的声音从院落冷不丁地传出,这不就是小时候经常听到的驴叫吗?真可谓“半生偶听一驴叫,一腔乡音两行泪”,细细算来这种声音足足快有半个世纪没有听到了!这大概就是一种渐行渐远的乡愁吧!

  我们在苇水村并没有见到想象中的苍苍芦苇,只是在村中很远就能听到潺潺的溪流声,听声音应该是一条小溪流,正在我们沿着声音的方向寻觅时,跟随我们的村支书指着村边的一口老井和一汪清池说道,这就是九龙泉,那潺潺的水声就是从那老井里传出的,蓄水池里瓮着的一汪池水就是九龙神泉水。九龙泉旁有五通古石碑,最早一块是康熙二十年的重修碑,碑上记录着九龙神泉“甘泉可口,清心省肺,饮之可治百病……”“无晓何时在此建修井耳……”,有关苇水村的文字是:“有山形势九龙奉圣,聚而有泉……”“十有九眼焉,芦苇茂盛,故苇水……”从这些依稀的文字中我们可以大概获知苇水村名的由来,地形风水特征,九龙口神泉在豆口里“十里八乡取水之用”的重要地位,村庄建村的历史信息等,正当我们沉浸在对九龙神泉的神奇遐想和村庄历史的揣度之时,九龙山下的玉皇庙传来了铛铛的钟声,那钟声回荡于九龙山谷绵延不绝。画家牛玉环已经按耐不住情绪,以那老树下古旧的四合院为背景,拿出了画板作起画来。



  在城镇化的大潮中,苇水村同样也没有能力保全这个可以确定有五百多年历史村庄的存在,全村28户人家,现在剩下的也许只有老人、支书、开发商、老房子和驴了。正如钱钟书《围城》里曾经说过的: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当下的趋势和现实是:乡下的想进入城市,城里的人却想梦归故里;过去农村的房屋是为了遮风避雨,现在开发的农村房子却是为了让城里人回归自然,这一切都在苇水村得到了证实。对于这些因贫困闭塞而被村民抛弃的古村落,能有一个不去大城市开发房地产而来山里搞传统村落保护的开发商开发实在是村庄的缘分。在开发和保护村落的问题上,开发商是个明白人,按照他的理念:街道不该用水泥而应该用石头,村道无需见钢筋而应该与村庄风格相匹配,不能破坏植被……他拿起一棵被丢弃的小树苗惋惜地说:长这么一棵小树,没几年是长不成的。一个外乡人如此懂得珍惜保护村庄的一草一木,可真称得上是古村落的知心人,苇水村交给一个能读懂村庄的人来打理也算是一种福分吧。随后他还带我们参观了几处他们新开发的古院落,真可谓旧瓶装新酒,每个院落都是一个乡村文化记忆博物馆,“山楂树之恋”、“清泉旁”、“民俗居”等,一听名字就能吸引很多消费群体,每个院落置篱笆,种翠竹,还真有点陶公《归田园居》中所描述的:“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之情调。

  九龙泉旁,画家牛玉环的画作也已完稿,我们看看那屋舍俨然的苇水村,再看看他的素描特写,不仅惊叹:这不就是一副“山乡春来早”吗?

  我站在一处高高的石岸上,仰望九龙山,俯瞰九龙奉圣的苇水村,但始终未见“蒹葭苍苍,白露为霜”之美景,至于那个“伊人”,她不就依偎在九龙山下吗?而她的名字则叫苇水村!


光影下的苇水村

江 雪

  苇水村,像一张民国女子的老照片,泛黄、悠远,但宁静、素淡的气质,让人过目难忘。 

  想象中的苇水村,有成片顶着洁白摇曳芦花的芦苇,有一片一片碧绿的水域,还有成群不知名飞来飞去的水鸟——那应该是一个充满诗意的村庄。因了古老的浊漳河,一脉河流润泽辈辈生灵,漳河沿岸,星罗棋布,遗留下很多古老而美丽的村落。苇水村算其中之一。

  早春二月,天空飘着桃花飞雪,我们冒着料峭春寒,在细细的雪花下,走向苇水村。

  沿路,浊漳河畔,桃花浓粉淡粉,连翘浅黄深黄,丛丛簇簇,逍遥、妖娆、妩媚、蓬勃,呼啦啦开出了一片令人心动、生机盎然的早春盛景。还有一片金灿灿的油菜花,蓦地扑进眼底,惊出车内一阵大呼小叫。城市有景观桃花,有一片一片三月盛开的葳蕤樱花,如此金色的油菜花海,终归无法模拟。多年未见,似曾相识。那一片惊呼,是沉积心底无法追忆的感叹。 

  前往村庄的山路不足两米宽,曲里拐弯,崎岖陡峭。我以为去平顺老马岭的路狭窄难行,不料这里远比老马岭的路要窄、陡、急很多。很多路口,车需停下,倒倒车,方能拐了弯,继续上行。

  同行的“平顺通”赵伟平老师说,这条路,可是当年的晋豫官道哩。河北、河南进山西,走的就是这条道!

  难怪,苇水村会被藏在深山里。324省道的开通,昔日人来人往的官道远去了笙箫骡马,漫天黄尘,一座座繁华的村庄可不就随着昔日的官道隐匿到山中来了! 

  乡村,是我的故乡。苇水村,附在了我故乡的记忆之上。

  我站在村口,端详村庄。

  每走过一座村庄,陌生的目光,像远远端详一位女子。而一座村庄的气质,历尽风雨,不经意地,会被浸透进村庄的各个角落。

  眼前的苇水,背靠九龙山,断崖高起,群峰峥嵘,巍峨挺拔,峰高入云;一座座古朴民居依山而立,层层叠叠,素淡幽静;石板延伸,弯弯曲曲,上上下下,或成台阶,或成巷路。站在村里望远方,苍木嫩柳,山桃灼灼,漳河浩浩行远,山村空濛如画。

  苇水村太安静了。静谧的空气中,狗吠都是轻柔的。

  我想,这个时节的乡村,当有“篱落疏疏一径深,树头花落未成阴。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的景致,可是,我们在村庄内走了半晌,没有遇到一个仰面问我们“客从何处来”的可爱稚儿。

  村内有个代销店,原生态的追求让代销店的格式停留在了七十年代。砖块垒砌的柜台内,放着油盐酱醋、纸张脸盆。一米多高的柜台,似乎拉远了“站柜台的”与顾客之间的距离,也勾起了很多熟悉了又远去了的供销社回忆。 

  靠山吃山,依水吃水。百姓生存,不仅“吃”山,还住山;临山靠崖,掏一洞穴,一箍一圈,便是居所。即便有的山村也有不少房屋,但绝少不了窑洞。

  而苇水村,目光所及,却没有发现窑洞。

  苇水村的一座座老屋,大多两层,依山而建,高峻挺拔。虽多是泥坏屋、石头屋,却颇具规模,形制讲究,与一般乡村不同。我们进了两户人家,屋内均有木质楼梯。能建得起、住得起这样屋子的人家,当不是赤贫人家。 

  想起了赵伟平老师的话。苇水村地处晋豫官道上,人来人往,车行马走,当年的骡马店、茶水店,想必鳞次栉比,村内定然一片盛世繁华、好不热闹。如此看来,苇水村有如此的建筑就不足为奇了。这是一座穿越历史时空颇有见识的村庄。

  苇水村有一座玉皇庙。门口有五通重修九龙庙的石碑。拂去尘埃,我认真辨认了一下,康熙、乾隆、道光、嘉庆、光绪,竟然祖辈五代,三百多年,有过多次修葺。可见九龙庙的久远和繁盛香火。陪同我们的老支书岳东仁说,这庙,大概始建于明朝,甚至更早。

  浊漳河沿岸,白杨坡、岳家寨、眼前的苇水村,村民多姓岳。他们自豪地说,他们是岳飞的后代。倘若真是岳飞后代躲避奸臣诬诟而来到太行深处,眼前的九龙庙,修建时间应该更早。有人的地方,才会有庙。有庙的地方,当会有人。庙里的神,是人的神;村庄有人,才需要神。

  青悠悠的石板路,绵延着远去的故事;一座座泥坏老屋,伸出手,触摸到的是满满的乡村的醇厚的温度。

  苇水村巷道的洁净堪比城市。这个少有“追逐黄蝶稚儿”的村庄,全村96口人,出外谋生者大半,只有28位年迈村民,守着静谧的村落,守着一方土地,守着一颗宁静的心,等着春分之后,种瓜种豆,锄禾当午。

  一座座老屋,成为了寂寞村庄的主人。主人在不在,老屋在;老屋在,村庄就在;村庄在,乡愁就在;思念就在,记忆的根就在。

  空落落的碾盘旁,绕着碾盘转动的脚步,一声一声,嵌入时空里,在记忆里不肯散去;袅袅升起的炊烟,温暖了多少人饥渴的肠胃。炊烟升起的地方,就有家啊!

  我们路远迢迢,追的是老屋朴拙的身影,追的是一座座村庄远去的群像。 

  早春二月,芦苇尚未吐绿,更无芦花漫天。这个因遍地生芦苇而得名“苇水”的村庄,村内一眼泉水,温润吐玉,碧绿悠悠,一池幽静可见云天。

  乡村的空气真好啊,绿茵茵得似乎能拧出新鲜的汁水来。乡村的土地真好啊,随便扔点什么种子,都能恣意疯狂地开出一大片一大片金色红色白色的花,最后沉甸甸地结满了长的圆的果实。果实是丰收,果实是希望,果实就是丰盈的生活,可我们的脊背,还是背着行囊,背对着乡村,背对着挂了霜依旧红艳艳的一树玛瑙一般的软柿子,远行了…… 

  苇水村的主人,村庄原有的居民,大多散落在城市的角落。他们穿了羊绒、呢子的大衣,廉价皮鞋上有一尘不染的洁净。太阳的颜色渐渐消退,年轻的女孩,身上有远远近近的香味,脸上有浓浓淡淡的脂粉。除了籍贯无法删改陈旧的尘土气息,似乎,他们比城市人还城市人。是不是好水手,都想下海漂一漂、捞一捞、搏一搏。城市的大树,落下的不是树叶,而是金子。拥有金子的数量代表着荣华富贵,代表着光宗耀祖。追逐幸福、安逸没有错,这是永恒的主题,是永远的话题,也是祖祖辈辈一直做的富裕的梦,祖祖辈辈永远走不完的路。 

  城外的人想进来,城里的人想出去。村庄的人出去了,城里的人进来了。于是,如今村庄的原居民走了,郑州一家名叫“海河原生态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来了。他们修了一道道木制栅栏门,建了别致的农家客栈,修缮了一些残毁的四合院、土坯老屋,移植来了一些城市文明,比如垃圾桶、男女公厕,开起了农家乐旅游。苇水村成了一个原汁原味的民俗旅游村。那些空荡荡的石头老屋里、泥胚老屋里,那一盘盘土炕上,开始有南腔北调飘荡飞扬。 

  跳出山村看山村,山村只是回忆。站在城市看山村,山村才是一道风景。这道风景,只是等着城市游子来散心。苇水村完美保留了一个时代村庄的影子。在这里,时间如同静止了,生活慢了下来,变得舒适愉悦,人与人友善和睦,只有时光在悄然流逝,四季轮换。这个隐秘的小村落,如同被时光遗落在秀美风景中的一粒珍珠,保留着原始朴素的特性,还有可以追忆乡愁的山野菜、榆钱饭。炊烟,也成了一道追寻记忆的风景。

  今天,我以一个城里人的身份来看苇水村。而我,不过城市里擦着脂粉回眸一笑女孩中的一个。对于山村,我不是客,不是背着行囊猎奇的四方游子,而是回归山村探望故乡追寻记忆的孩子。我的肩头落满霜花,我的疲倦写满额头。很多时候,我想倚在乡村的肩膀上大哭一场。我不过一朵被风吹过四处飘散的蒲公英……

  对于眼前的苇水村,我是游子,不是归人。   

  在这片冷寂春光里,我听到了一声声似乎苏醒的悠远鸡鸣,还有一头驴,扯着嗓子、歇斯底里,把一座村庄的寂静撕裂得破碎,似在呼唤走远的温馨过往…… 



苇水古村采风(组诗)

张斌胜


石屋村

石阶、石院、石房,

院中一株老树,门口一个柴场,

岸下那盘石磨,停住往昔时光。

一副水墨画写出,

大伙忍不住啧啧称赞:真像!


石径至、石阶上,

石头岸、石板房,

高石院、窄石巷,

低石园,高石墙,

不规则石头砌出整齐村庄,

石头作了音符,村庄成为篇章。


果木庄

槐花树、香椿树、核桃树,

杏桃树、软枣树、花椒树,

葡萄、绿竹、山芋……

院里路旁、房前屋后随处生长;

我好奇:黄叶山芋,治何病?根何样?

我想象:春风一家、硕果金秋,这儿的景象。


玉皇庙

水井、石池、石碑,

庙院、戏台、红墙,

庙里的老钟甚是笨重,

忍不住抓吊绳、送圆木,撞上几撞;

据说,这里“九龙捧圣”,曾蒹葭萋萋、醴泉漾漾。


村里人

返璞归乡的河南老板,

在这儿,有五十年的创业构想,

植一木、安一石,反复思量;

古村的“魂”,时刻放在心坎上;


黧面寡言的村支书,

深知肩挑背扛的艰辛,

趁扶贫,把公路修进村庄;

步游道与通车路,

曾在他的脑海里反复比选、激烈较量!


能文擅书的牛海根教师,

青灯长卷,在摆件室把书法写满一墙;

庙宇、道观、民居,

处处能嗅到他楹联的墨香;

同好的游客常与他切磋短长。


贴婚联的院落前,

停住脚步,攀谈中听大娘诉说,

小夫妻刚新婚就急着外出打工、扑闹小康!

离开时,回头望,

院外的桃花含苞欲放,占尽春光。


野味坊

木棚、劈材、灶台,

粗陶碗、手抻面、农家菜,

春寒细雨中,我们吃得争先恐后、又快又香;

不禁想,“五一、国庆”节游客该是何种吃相?

村支书说,去年冀鲁豫游客两万多人次,

把这里挤得满满当当!


观景阁

木阁、木床、木椅,

木亭、木凳、木几,

这儿,观景台连着客房,

层峦叠嶂里,能看到最美的初升太阳!

野味坊木架门的对联,让我久久难忘:

水泥小道弯弯曲曲出山寨,

宝马豪车滴滴嘟嘟来农庄。


玉皇庙

九龙捧圣地,庙院传古钟。

石阶净如洗,桃苞初含红。

深井出醴泉,清池鉴云空。

蒹葭古萋萋,苇水今得名。



苇水行

申东恩

  北方三月的天空,乍暖还寒,但这并不能阻挡我们去外面感受大自然的脚步。毕竟春天已经来临,阳气上升。于是呼朋唤友,去领略春天的味道。不必背负沉重的行囊,不必花费昂贵的费用,和朋友一起来到了漳河之畔的苇水村。

  天工并不作美,天空阴沉沉的,雾霭缠绕,冷风扑面。天气虽然有些冷,但每个人都兴致勃勃,热情高涨。苇水村依山而建,街巷曲折,仿入迷宫。走在窄窄浅浅而又高低起伏的巷道上,如同踩着岁月的琴弦,踏出一曲悠扬的曲调,让人陶醉在如痴如醉的惬意之中。淡淡的云雾轻轻地笼罩着这个迷人的小山村。

  正当我们陶醉在如梦似幻的云雾中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了悠扬的钟声。低沉的钟声穿过层层雾霭和屋舍,传向了遥远的天际,回荡在群山之间。一听这声音就知道,一定是从某个寺院或是庙宇中传出来的。循声而望,在村中间有一处红色的院落,走进院子一看正是一处庙宇。置身于庙宇之中,静静的院子里有好多人在游览,却没有一点喧闹,刚才那种迷离飘飞的神情一下就没了,顿感庄严肃穆。走进大殿,里面供奉的是玉皇大帝,太上老君等各路神仙。和其他人一样,我虔诚地叩拜各位神仙。我想,此时大部分人的心情应该是一种大智大慧的彻悟,也是一种超凡脱俗的豁达。

  走出玉皇庙,我听村里的支书说,之所以这个村子叫苇水,是因为这个村里有一股清澈的泉水终年不停地流淌,村里人们的饮水,生活用水都依赖这股清泉,在泉水的滋润下,村下面的河道旁芦苇丛生,芳草萋萋。有水有芦苇,所以这个村就叫苇水村。随着村支书我们来到了一泓碧潭之旁,只见泉水没有丝毫的污染,清澈见底。碧潭之上有两眼泉井,泉水首先流满这两眼泉井之后,再流到碧潭里,多余的水一直往低洼的河道下方流去。循着流水的方向一直往下,就是芦苇丛生,绿草茵茵的地方。不过现在还是早春时节,大多植被都还没有返青,能看到的只是去年那些干枯的芦苇。在冷风的吹拂下,河道两旁荡起的云雾将整个芦苇丛轻轻地笼罩,尽管是干枯的芦苇也不由得让认想起“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美景。

  临近中午时分,村里升起了袅袅炊烟,随着春风荡漾在空气中,弥漫着燃烧柴禾的芳香。这是一种久违了的味道,让我回到了美好的童年。坐在土坯房子里,看着淡淡炊烟,时空好像穿越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亲切,朴素,自然。望一望窗外静谧的村落,总能读出缠绵的诗意;想一想那一泓轻荡的春水,总能读出温柔的涟漪;看一看那摇曳在风中的芦苇,让思绪编织成一帘幽梦。此时的心境宛约在唐诗宋词里,寻一季清凉,感受风与雾霭的缠绵,体味大山与草木的静美。

  岁月如诗,生命如歌。我们一路走来,历经了种种磨难和艰辛,当我们心身劳累的时候,我们不妨来苇水这样的地方休憩一番,放松一下心身,感悟一下生命,生活将会变得更加美好。



走马观花看苇水

秦旭东

  平顺历史文化悠久,青羊大地上散落着众多地域民俗风情独特的古村古镇。近年来,我县11个古村落入选中国传统村落。这些传统村落蕴藏着丰富的历史信息和文化景观,同时保持着自然纯朴的民俗民风。

  一直以来,大多数传统村落都是以接待驴友、摄友等群体的小众旅游为主。但随着人们旅游观念的变化,在游览文物古迹、名山大川之外,深厚历史、清新自然与纯朴田园有机结合的传统村落,正在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成为大众旅游休闲的新选择。

  在太行山区,用石头垒房子是很平常的事,但是一个村子保存了成片的石头房子,而且大多拥有上百年的历史,那就不多了。近日,笔者跟随平顺县文联组织的采风团,走进了坐落于浊漳河畔的苇水村,领略了风格迥异的太行山区石头村落。

  苇水村,因很久以前泉水奔涌村子周边长满芦苇而得名。目前,该村28户,几百年来,苇水村人开山凿石,盖成房屋、雕成石器、修成路面,直至建成了这个独特的石头村落。

  这里古旧房屋基本是石头墙、石板顶。沿街偶尔也有砖房,村支书岳东仁介绍说,在当时能盖得起砖房的都是富人,因为该村身处大山,盖石头房子的石料遍山都是,只需要自己出力气就行,而砖瓦则需要花钱去买。不管是石头瓦房还是石券窑洞,主要部分都是用方正的条石垒起来的,而每一块石头都有几十上百斤重,可以想见当初建房的不易,如今却成就了历史的厚重。村中的古街道都比较窄,宽不过两三米,是用盖房子剩下的碎石铺成的。经过几百年,石头的棱角已经磨平变得光滑,高低不平的小路让不少游客走上去有些不适应,尤其是穿了高跟鞋的女游客,走起来更是辛苦。

  石头多是红褐色的,周边山势更加挺拔陡峭,村里的地势高低错落也更加明显。房屋建筑高低俯仰,各抱地势,互不雷同。村里的道路交错纵横,相互连通,路上台阶众多,缓坡就算是平路了。全村人的主要收入过去靠的是花椒、核桃等特产,近年来,村党支部、村委会适应新形势的要求,引进外资对村子进行保护性开发,旅游已成为该村一个新的经济支撑点。

  走进一个个村民世代居住的古宅老院,在触摸几百年历史的同时,还可以感受纯朴的乡村生活。采风团中午就餐的地方是一处农家院落,正屋是个里外间,外间里放着七八张圆桌,里间是主人家的住宅,厨房在院子里,烧火做饭用的是柴禾。 

  最吸引眼球的是,一户人家古老的大门外墙上的一对拴马石,倚门对称垒在墙上,石头中间有眼孔,也许这户人家过去在这条晋阳古官道上是个大户,家底不薄、骡马成群;也许他就是这条古官道上的一个店家掌柜。那两个拴马石大概就是他自己或过往客商住在这里时的两个停车位了,这停车位在那时也

不知是免费的还是?

  天空飘过一团黑云,呀!要下雨了,来不及多看便匆忙上车。一路上思绪万千。

  没看够啊,久违了的苇水村,我一定要再来看你!


《今日平顺》报纸客户端:


《今日平顺》微信客户端: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